♥ 作者: MoleeMO ♥

不太顺利的一次冒险

不太顺利的一次冒险 – 黑沼泽俱乐部

作为一名资深的恋物癖,我从小时懵懂时开始就深深迷恋上了舞台上演员的各式紧身服装,那些穿着在舞蹈演员、运动员、魔术助手等各式有着曼妙身材上的美女上连体紧身衣,将她们紧紧包裹住不露一丝皮肤,而这些演员穿着这些紧身衣却又如同赤身裸体般在众目睽睽下肆意的展示着自己的身材。她们明明全身都被一层紧紧的衣物包裹着,却看起来又那么享受,使我着实羡慕,希望也能穿上这身衣物,让紧身衣紧紧包裹住我。

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网络与手机的普及,对于这些我的追求也开始也来越高,连体丝袜、全包紧身衣、乳胶衣、木乃伊全包、面具、kigurumi等完全契合我癖好的各式产物也逐渐步入我的眼帘。但由于上学的原因,还是完全没有条件接触到这些东西,只能从各种视频图片中看着别人穿着各式各样的紧身衣,玩着各种各样的play,对此我也只有羡慕的份,幻想着自己也穿着这些东西做着同样的事。

现在,看着床上的各式装备,我淡然一笑,幻想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我是要自己成为视频那些被乳胶紧身衣包裹着的人了。

结束了一周的工作,我回来清洗好自己,然后看向床上的东西,也就是我变身小玥的道具们:一件全包的肉色乳胶紧身衣,一件连体的硅胶变装衣,都已经抹好了润滑油。穿着之前,我想给自己的各处敏感部位贴上电击片,随后我拿起硅胶服,它有着一对D杯巨乳以及假阴,还是脖子处穿入的,每次穿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但在成为一个性感的乳胶娃娃面前,一切辛苦都是感受不到的。我手从脖子处伸进去,一直拉扯衣服知道手从另一端的腿部伸出,便将一条腿从脖子处伸入,从腿部穿出,并将裤腿往上拉到膝盖位置,同时另一条腿如法炮制,再将衣服整个向上提,直到假阴完全覆盖了自己的鸡儿,下半身便成功有了一对白皙性感的腿以及一副娇羞欲滴的花瓣。再往上提,将两只手臂分别伸入硅胶衣的手臂中,收紧,一对Dcup的巨乳便在我的胸前晃来晃去,随后整理好领子,这件硅胶服便完全贴合住了自己的身躯,将我从一个毫无特点的普通男人变成了一个有着性感淫荡的硅胶身体的男人。

当然这才是刚刚开始,随后便是那件乳胶的肉色紧身衣了,背开拉链的它明显好穿许多,脚部是用的连五指设计,将脚趾一个个套好,再将乳胶衣慢慢上拉,一边拉一边整理排出其中的空气,随后两条反光的性感乳胶玉腿油然而出,裆部看上去有着拉链,但拉开来是两个红色的套套,我拿出一对跳蛋,从红色套套中塞进硅胶服的假阴中,而这假阴之下便是被硅胶服固定住,早已经涨大的鸡儿,只是硅胶衣压力比较大,加上比较厚,哪怕直直挺立着却也不甚明显。再拿出一个震动肛塞,从后面的套套中塞入自己的py中,硅胶服在屁股的地方是开口的,因此可以将肛塞直接插入。随后拉上拉链并锁上锁,看上去就什么都没有一样。

随后便穿上上半身,摇晃的硅胶大奶也随即变成了一对乳胶大奶,手指也被胶衣的手套紧紧包裹住,影响了些许触感,但不影响我完成接下来的穿着。乳胶衣的头套嘴部也有着一个红色的套套,而鼻子处是一对15cm的鼻管,而眼部是微孔的,戴上这个头套,就如同被剥夺了视觉嗅觉和味觉一般,外部看起来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的乳胶rbq。我先咬住嘴部的套套,再将鼻管慢慢鼻孔中插入,长达15cm的鼻管使我着实难受想要打喷嚏,但我强忍着把整个头套戴上,拉上拉链,再将背后的拉链拉上,用用一把早已准备好的小锁将拉链两头锁上,咔哒一声,我便彻底成为了一个光溜溜的乳胶人型。

我看向镜子,虽然看起来整个头套是封闭的,但微孔头套可以让我还是能勉强看清楚外面,只能看见一个有着乳胶大奶的光头,嘴巴是一个红红套套塞在嘴中,动一下便会响起乳胶摩擦声的肉色乳胶娃娃,有着连体硅胶衣对身材的修正,这个乳胶娃娃也是前凸后翘。看到此,我也不免在镜子前搔首弄姿一番,以前只能在视频里见到的乳胶rbq,现在就站在我面前,就是我自己。谁能想到这个全身被套在乳胶里,裆下被塞着跳蛋和肛塞的乳胶娃娃在刚才还只是一个普通男人呢。

当然,装备还没穿完,这次的计划也还没开始。

我拿出一个光头的美女头套,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挺拔的鼻梁以及樱桃小嘴,看起来楚楚动人,但同时美丽而平静的脸庞下,嘴巴内侧处还连着一个长长的假jb,我深吸一口气,打开嘴将那个jb含下,这个jb透过我嘴部的乳胶嘴套,长的直顶到我的喉咙,我不免一阵反胃,但还是勉强将其含下,再将鼻孔和眼孔对好,再将头套的拉链拉上,刚才无脸的肉色乳胶娃娃便拥有了一副美丽的面孔,随后,我依次穿好黑色蕾丝内裤和胸罩,再穿上一件薄薄的黑色连体丝袜,乳胶的反光透过黑丝,显得更加神秘而性感,随后我穿上一件长袖的黑色连衣包臀裙,穿上一双12cm的黑色漆皮高跟鞋,戴上一顶褐色的波浪卷长发,之前一个肉色的乳胶娃娃现在就变成了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冰山美人,外表美丽而平静的同时,里面却是一个浑身被完全不透气的乳胶包裹,浑身上下插满了情趣装备的男人。经过如此长的装备穿着,被乳胶紧紧包裹的我也早已浑身是汗,只是全被包在了乳胶衣中一滴也不会漏出去。

看着镜子中,腿和手微微透着乳胶光泽的面无表情黑丝美女,我拿起手机,对着镜子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群里:“小玥已经准备好了哦”,–小玥便是我变身为乳胶娃娃后的自称,也是群里的网名。随后我再往群里发了几个二维码,分别是控制我的跳蛋、肛塞震动以及电击片的,群里一共10来个人,都是网上认识的有着相同爱好的网友,平时大家都会互相发一些自己平时变装或者乳胶衣的视频,偶尔也会线下变装聚会啥的,从初次体验的惊喜到后来大家学着网上各种新奇的玩法,我也早对只是变身为小玥感到不满足,而是开始追寻更加刺激的玩法,而这些次的聚会下来,大家别的不说,对我的抖m程度和忍耐力都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什么电击,放置,强高,甚至是窒息,我的坚持能力都远远在群友之上,被群友冠以先天乳胶抖m圣体的称号。

这次我是想到一个新玩法,我不是把自己锁在了胶衣里吗,而胶衣的钥匙没在家里,早就被我藏到了之前选中的一个地方,我的目标就是在群友把我玩坏之前,找到钥匙并回来把胶衣脱掉,把装备都拿下来才能结束痛苦。

“哦哦哦开始惹,抖m小玥的究极耐力回!”,“玥姐hso”,“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看看小玥能不能坚持到那”,“直播呢直播呢”,“这次包了几件啊,这次玩这么大少穿点便于行动”,我早已把这次的游戏计划发给了群友,傻屌群友现在七嘴八舌讨论着,我也同时拿好手机和钥匙,放在包里出门了。

现在是晚上11点,外面也确实没什么行人了,但我要去的地方在离家3公里的一个公园里,我把钥匙藏在了公共厕所的一个隔间马桶后面,这3公里来回我得穿着这身乳胶衣,戴着一堆情趣用品走着过去再回来,只能说是能1个小时结束都算快的了。

我想了想,还是拿出口罩,虽然是有戴面具,但那个面具被人直接看到感觉也不是很好,怕吓到人,默默的呆了一会,下定决心,便打开各个玩具的电源,出门!

只能说,戴着微孔头套加面具,大晚上的视线基本要什么都看不清了,还好走的路上一路上都有路灯,能勉强辨别方向,12cm的高跟鞋也着实不方便行动,好在一路上暂时一个人没看见,不过有人看见也没什么关系的把,毕竟自己还是包裹的挺严实的。

乳胶摩擦的声音从衣服下传来,伴随着高跟接触地面后清脆的响声,加上我沉重的呼吸声一起,我惴惴不安,拼尽全力在夜色中辨识着方向,在宁静的街道上慢慢行走着。

突然,我全身上下的电片开始有了反应,贴在吉尔上的电片着实让我全身一惊,我一下没顶住踉跄了一下,虽然是早有心理准备,但突如其来的疼痛还是令我蹲在了地上,差点摔倒在地,就在我要勉强起身时,肛塞和跳蛋也同时开始震动,我这下确实是没法控制平衡摔倒在了地上,我赶忙爬了起来,随后拿出手机看看自己面具假发是不是歪了,所幸并无大碍,随后忍着震动和电击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草电死我了,差点没摔死”,然后有发了一张在外面的自拍。“啊没事吧”,“要不别玩了我去帮你把钥匙拿了送过来吧”,“这就不行了?我还没开到最大呢”,群友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我也没法想那么多,忍住震动和电击继续一步步艰辛的走着。

但明显,想着自己现在虽然外表是一个大晚上独自出门散步的美丽女子,但里面是一个嘴里塞着长长假jb,身上各处敏感部位被傻屌群友们随意掌控着,全身包裹着乳胶衣,下体肆意震动,奶头和吉尔被肆意电击但话也说不出来,路也看不清楚,只能忍受着拼命往前往走动的乳胶rbq,自己的兴致是越来越高昂了,也变得越来越抵挡不住下体的震动和电击了。现在路程估计才走了一半不到,我现在非常想把玩具的电源都关上,但这些玩具只要打开了,要关上的只能拿出来才行,下面的拉链被锁无情的扣住,乳胶衣也被无情的锁住,完全没法自己关掉,同时,现在算是在一条大路上,路上虽然没几个行人,但也完全不可能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衣服面具啥的脱下来,那才是究极的社死。

明显,玩我身上道具的人越来越过分了,他们开始在群里交流怎么玩才能让人进入更好的高潮,各种方法层出不穷,我也完全没法控制,只能在群里偶尔回几个表情包表示抗议,毕竟大伙也知道我是男的,整男的肯定不会像整女的那样怜香惜玉,大概吧。于是我身上的道具开始尽情的发挥其各种各样的能力,我被折磨的欲仙欲死,浑身大汗,但被乳胶衣和面具完全掩盖,如果有路人看见的话,能看到一个长发妹子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走几步就偶尔要找个路灯电线杆啥的休息一会,但你从她身边经过时,她又大步流星仿佛12cm高跟鞋不存在一样从你身边走去。

当然不敢在路人身边停留,光是这可能听见的震动声便能完全引起路人的怀疑了,万一碰上个好事的问起来自己完全没法开脱。但是,真的也没法想这么多了,身上各个部位越发肆意凌辱着我的身体,兴奋到难以自拔的我使出吃奶的劲终于走完这条大路,进入了一个巷子,身旁也完全没人的同时,找到一个垃圾箱后面,确定没人看得见我时,我也再也忍受不住,在这多重的折磨底下彻底高潮射了出来。我解开大衣的扣子,疯狂的隔着乳胶衣和衣服扶摸着我的乳胶大奶和乳胶下体,尽情的享受这折磨带来的一切,现在的我已经忘记了一切,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当然话还是没法说的,只能被动发出呜呜声来进行发泄,“呜呜呜,呜!…”,我感觉吉尔明明被电的都要麻了,但还是在兴奋的作用下挺立着,喷射着,py深处,疯狂震动的肛塞在前列腺带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使我双腿完全发软,无法控制瘫坐在地上,而奶子和大腿内侧的电击也是如同鞭笞一般,敲打着我的内心。“呜!”,刚停歇一会的吉尔又射了出来,我隔着面具透过乳胶鼻管疯狂的深吸着气,但明显空气透过两层格挡是不会很轻松的被吸入的,我整个人有点发晕,全身似乎都能感觉到心脏强烈的跳动着,有点喘不过气了,感觉有点不妙,。我赶紧拿出手机,颤颤巍巍的用滑溜溜的乳胶手打了几个字“大伙行行好,停一下吧,孩子顶不住了”。大伙见状也很识趣的停了下来,同时也关心了起来“真没事吧,别死在外面了,知道你很厉害但还是注意点安全啊”,“停一下停一下各位,再玩小玥会出事的”,“也不开个直播,不然我哪知道你咋样了”,“对对玥姐还是开个直播吧,大伙看着也爽”。额,不开直播是因为大晚上开了也看不见啥,而且我光走路就用尽了所有精力了,所以没开直播,但想了想还是开一个吧,我也怕这群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真把我玩死。

我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有对着手机整理了下假发,然后在群里开了一个直播,“哦哦哦直播来了”,“光线好差啊,啥也看不清”,“这是在哪呢”,群友又七嘴八舌的聊了起来,我对着镜头挥了挥手,然后一只手拿镜头对着自己,一边继续朝公园方向走去。

刚才那一波让我现在腿有点发软,几个贴着电极片的地方也开始一阵一阵的疼了起来,py也一涨一涨的,现在乳胶衣底下应该尽是汗液和精液的混合物,而脑袋那块口水也早就已经顺着只能张开的嘴流的到处都是,所幸还没堵住面具的呼吸孔,但明显能闻到自己的口水味了。没办法,现在是贤者模式了,心中所想只有赶紧去把钥匙拿了再赶紧回家把这身rbq装备脱下来。

终于在漫长的跋涉后,我走到了公园门口,这个公共厕所在公园中心的地方,其实有离门口近的,但当初只想着多折磨一会自己会更爽,现在则是完全想打死白天的自己。公园的灯在微孔头套和面具的双重加持下显得更暗了,以至于我现在有点分不清方向了,没办法只能凭着感觉走了。

夏天的夜晚,无人的公园里蝉鸣阵阵,安静的能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而我一身胶衣里面早已浸满了液体,走起来甚至能听到水声。而我还在一边有的没的敷衍下群友给他们比个心,一边按照记忆拼命搜索着那间厕所的位置。

功夫不负有心人,重重束缚下的我幸运的找到了那间藏着钥匙的公共厕所,来到了它的门前。

突然想到,我这样是女装啊,我藏钥匙的地方是男厕啊,万一里面有人咋办,虽然大晚上应该不能有人才对,但变身了乳胶rbq的我对现实的一切都毫无安全感。碰到一般人估计都会说我去错了去另一边,但万一碰上个痴汉看我穿这么骚要弄我咋办?我在门口犹豫了,群友们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件事,在那瞎起哄说这下完了,钥匙拿不回来了。没办法,我心一横,真有又咋样,我虽然外表看上去是一个黑丝骚货,外表下是一个到处插着情趣用品的肉色乳胶rbq,但填充其中的可是一个真男人,还是贤者模式下的真男人,虽然有点虚,真要有人想弄我我还是能抵抗的!

这样想的我奋力向前迈出了第一步,看向里面,还好还好,里面没人,我赶紧来到第2个隔间,锁上门开始在马桶后面抓瞎摸着。我之前把钥匙装在一个小塑封袋里,卷起来拿胶带贴在了马桶的背面。我是下了班去贴的,到现在也不过半天,想着怎么样也不可能被人发现吧,对此我之前怕出意外还特地试过在这个厕所的马桶背后贴上东西,过了一个星期都还在的呢。

就在我自信满满摸着的时候,却越发疑惑,怎么不在这呢,怎么会摸不到呢,一股恐惧感涌上心头,我又朝地面摸了下,没有啊,到处都没有啊!我开始慌了起来,虽然面具的表情还是一脸平静,但底下那个含着大jb的乳胶rbq已经心跳加速,慌得不行了,我又赶紧换了几个隔间,以至于各个隔间都找了个遍,都完全没能摸到任何东西。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玩完了,怎么会这样呢,钥匙没了我tm出不来了啊,我坐在一个隔间的马桶上,慌张的发了几个消息,当然,直播也还开着,群友们见状也急了,一些人叫我再照照,不行把面具脱了还能视野清晰点,一些人叫我要不赶紧回去,回了家再想办法,大不了把胶衣拉链拆一下,一些人还说要不我发个定位,离得近的看看能不能帮个忙,我也心急如焚,本来一切都计划的很好,为什么最关键的一个地方会出差错啊,这钥匙为什么会没了啊?我又不死心的忍着臭味在这个厕所里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还是一无所获。

正当我终于放弃,呆坐在马桶上,疑惑着钥匙到底是怎么没了的,同时想着没钥匙要怎么不弄坏装备从这身乳胶衣里出来时,厕所门口突然传出了“哒哒哒”的声音。

是脚步声!我害怕的停止了呼吸,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别人来这个厕所?而更让我恐惧的是,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居然停在了我现在在的隔间前。

难道说?

完蛋了完蛋了,是不是被管公园的发现了有变态在公园搞事来抓我了?不要啊,我虽然玩的变态,但身上一点没露啊,外面看起来就是个安分守己的小姐姐啊。还是说真的有变态,看上我一路跟踪我到这?哪怕是哪一个我都无法接受,而慌张中却忘记最后一件事–这厕所的门我还压根没锁。

我所在的隔间门被突然啪的一声拉开,我的心里一片空白,被这突然的一切吓得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好,是小玥吗?”

略微回过神来的我透过乳胶微孔的头套和面具的眼窗,我依稀辨认出那人影有着一头长发,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穿着很普通的连帽衫和牛仔裤。

“小玥你好啊,我是小菲”,当我目瞪口呆的时候,听到她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地。

这不是我群友吗,还好还好,我都差点被吓尿了,不过真尿了也只能尿胶衣里,漏不太出来就是。我知道她是同市的女同好,1个月前进的群,但由于我最近一直很忙,所以暂时还没有和她见过面,看过她群里发的照片,身材一流,没想到她大晚上能找到我这来。

“看你的直播我认出来你在哪了,再加上从你之前说的计划里我就猜到时这个地方了哦,这离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近呢,所以我就过来了哦”,哦哦哦,原来是这样,早说啊,我刚才都快吓死了,我虽然说不出话,但用呜呜呜的声音表达了抗议,“呵呵,真不好意思啊,想给你给一个惊喜来着”,随后她打量了浑身上下一下,现在我由于着急假发都歪了,衣服也乱糟糟的,“来我来给你整理下,然后送你回去吧。”我呜呜的点头感激着答应了,然后让她把我好好的整理了下。

此刻我看了眼手机,把情况告知了群友,大伙都庆幸着还好有群友就住在傍边,能帮帮现在的我,我也和群友们道了别然后关掉了直播,手机也确实快没电了。整理完毕,她摸了摸戴着我面具的脑袋,“走吧”,然后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出了公园。

“我家在这里”,我用手机给她打了几个字,小菲看了下笑了道:“嗯嗯知道了,要不你先去我那吧,我家就在附近一会就到了,你去我那先收拾下,回头我开车送你回去,顺便看看你这胶衣要怎么脱,锁没法拆的话,估计要得把胶衣拉链剪了。”我想了想,好像确实没办法只能先这样了,先去她那处理一下自己这身东西,不然继续再带着这些玩意嗯走3公里我现在确实也不太行了,于是便点头答应了她。她便牵着我的手把我往她家领去。

但没想到的是,她家虽然很近,但路途中要经过一段夜市,我看到那熙熙攘攘吃夜宵的人群顿时心中打起了退堂鼓,呆着了原地,小菲见我我不走了,笑着说到:“怕啥,你又不是第一次出来了,看群里你这样出来可不止一次两次,还白天出来过,现在怎么跟着我不敢走了?”我也是无语,那几次出来都是穿的正经cos的kigurumi出来的,身上可也没像个rbq一样全身的洞里塞着这么多东西,啊,倒不如说我现在这样就是个如假包换的rbq。但她依然坚决的牵着我的手把,我往人最多的路中间带,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了,挣脱不开她的手,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去了。

哪怕是半夜,夜市依然喧嚣,我低着头快步从人群中穿过,可依然有很多人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了,只能说还好还穿着大衣和口罩,不然这下活脱脱一个出来的烧鸡在大庭广众之下卖骚了。但确实,好像也有人看出来我露出来的半条腿底下乳胶的反光很奇怪的样子,盯着我的腿一直看,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想着从这个夜市区赶紧路过。

可令我没想到的事又一次发生了。

正当我低着头快步走着想要快点结束这次羞耻PLAY时,突然间胯下传来嗡嗡的声音,跳蛋和肛塞同时震动了起来,电击也随后到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快感,我也是一下没忍住又踉跄了一下,“呜….”我强忍着,尽量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贤者模式已经过去了一阵了,现在我的下面又开始躁动不安了,可这是在人群里啊,是哪个杀千刀的在这么重要的关头玩我身上的东西。不过还好,由于夜市人声嘈杂,玩具的震动声被掩盖住了,可我走路开始扭扭捏捏的样子也被路过对面的人看在眼里,投出了疑惑的目光。

小菲走在前面看我走不动道了,也发觉了不对劲,“怎么了?哪难受吗?”,我点了点头,指了指下面,拼命忍受着,只能说还好外面的是面具一脸平静的样子,不然就真是一个变态羞红了脸在闹市区公开被调教被人看的一清二楚,我虽然有m的倾向,但我还是没到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件事的。而且,真被人看到了在这人这么多的地方玩这个,估计要被带走喝茶的吧。

“我帮你关一下吧,我看看啊扫码在哪…..”,我只心里想着快点快点,不然孩子真的要在这里又高潮了,这种事情不要啊。我也帮她看着手机屏幕,一只手偷偷捂着自己的裆部,看看能不能减轻一点震动的感受,一只手也在她手机上指指点点,终于,就在我马上就要喷射的前一刻,震动和电击终于都停下来了。随着心里所想终于结束了,差点弄死我,但我忘记了对于控制自己不要射出来这件事,心里只要一放松的话…

我双腿一软,蹲在了地上,吉尔一抽一抽的在硅胶衣和乳胶衣下喷出了炙热的液体,仿佛在嘲笑我的刚刚的徒劳,旁边人见状以为我是肚子疼之类的,旁边那个烧烤店老板还说要不要到他摊子那边休息一下,小菲估计也没想到我这么不争气,尴尬的笑了笑把我拉了起来,赶忙向夜市外面走去。

我现在简直是欲哭无泪,我当然知道有些朋友对于当众高潮这件事有着别样的看法,喜欢这种感觉来着之类的,但我只是偷偷摸摸的出来玩啊,只想自己找个角落偷偷玩而已,并没有真的这种想法,但现在嘛,毁灭吧,已经无所谓了。唯一能安慰自己往好的想的就是乳胶衣把一切都严严实实的遮住了,没人真的看见我胯下现在到底是如何泛滥。

“又没人真的看见,”小菲看着蹲在街边不想再动的我,也尴尬的说到:“你看那老板都只以为你只是肚子疼而已,谁会没事往那个地方想,再说了,你本来不就是想来干这事的吗,人多人少有什么区别。赶快起来,马上就到我家了。”不得不说,虽然未曾谋面,但小菲对我还是很关心的,这种情况都能安慰我,要是别的女人早觉得我变态了。我尴尬的起身,朝她点了点头,她也开心的又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牵上我的乳胶手,带着我继续往她的家里走。

真好啊,之前哪怕是和同好一起出来玩,那也是一堆老爷们穿着kig搁那装可爱,小菲可是真的女生,还真心喜欢和我们这群老爷们玩一样的东西,甚至热心肠的愿意在我明明是自己为了追求刺激跑出来干变态勾当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来帮助。我越想越感动,世界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女生。我由于有这个癖好,一直没啥找人谈恋爱的动力,毕竟自己变个装就是一个完全戳自己性癖的妹子,还需要什么真妹子,况且真妹子见到我这癖好没先向我父母举报我就不错了。

就在我越想越飞天的时候,我站在了小菲的门前,我才猛然想到,啊,这是要进一个素未谋面的女生家里啊,这虽然我确实全身被乳胶包着基本啥也做不了,但玩我们这个的有一说一都和性是强相关的啊,就真不怕我要做些什么吗,把这样的人往家里带,这妹子没问题吧。就在我对小菲产生怀疑的同时,也突然想到,等等,我在公园公共厕所找不到钥匙的时候,那个时候消息刚发出去,她就出现在厕所了,还准确无误的进了男厕就找到了隔间里的我,这是怎么回事,当时太慌张了完全没有去想这些事啊….

可正当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身体已经自动的走进了她的家门。

“砰”,门被小菲关上了,同时还传来一声咔哒的声音。我刚回头想要和她问下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只见她拿出手机按了几下,我身上的玩具瞬间齐发,还都是最大档的,我瞬间瘫倒在地,“呜….呜呜呜!”我想去抢她手里的手机,却被灵活的闪躲开,下身的剧痛让我一下完全无法起身,只觉得她绕到了我的身后,随后她趁我无力起身时,拿出一个袋子里的毛巾向我的脸上糊了过来,我顿觉不好,坏了,这是要干什么?想要挣脱,但她的手死死按在了我面具的呼吸孔上,这股子气体从面具经过,经过鼻管吸入了我的身体里,我平静的面具表情下,双手握住她的手腕拼命想要将她的手拉下来,两条乳胶腿也穿着高跟鞋到处乱蹬,疯狂挣扎着,但由于身体的装备现在是完全全开的状态,再加上一晚上折腾身体早已疲惫不堪,我完全无法从小菲的手中挣脱,“呜呜呜!”我想要憋气来避免吸入这毛巾上的液体,但明显我越挣扎氧气用的越快,再加上只有鼻管一个呼吸口,我完全无法避免这恐怖的气体被一下又一下的吸入身体中。

最后,随着眼前一片模糊,我只感觉到身体越来越无力,脑袋越来越模糊,双腿无力再蹬,手也无力的放开小菲,垂到了地上,失去了对世界的一切感知。

之后发生的一切,就从这开始。

1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9 thoughts on “不太顺利的一次冒险”

  1. 慕名而来,慕名而来呀!
    在群聊里听玥姐说,有人在黑沼泽上写他的小作文儿。所以就过来看一看是怎样的小作文。
    我只能说是写的非常好。
    请作者继续努力,狠狠的写玥玥,把玥玥写的越惨越好。

    1. 啊这是我自己写的玩的,人物名字是随手取的,完全没加过什么群捏
      不过有人喜欢我这个自娱自乐的文我是很高兴的,大家喜欢我就多写点
      (其实有挺多存货但怕大家不喜欢这种的就只偷偷发了第一章捏)

    2. 你个小啊哈,居然敢冤枉我。
      我亲自来证实我的身份。你居然还想狡辩,就是你发的,你不要狡辩了。
      乖乖的接受玥姐的惩罚吧。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