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滑稽今天要摆烂 ♥

不见黄昏坠海 第一章

目录

  • 不见黄昏坠海 第一章

不见黄昏坠海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人的基础欲望很简单,生存欲、性欲、攻击欲。”男人坐在情趣酒店宽敞的大床上,只留一盏昏黄的氛围灯,随手抓起酒杯,递了过来,“而酒,是挑逗人类欲望的魔鬼。”

红紫的葡萄酒液在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中晃荡。

暧昧的颜色。

我默默接过酒杯,抿了一口,然后将被子捂得更紧了一些。

被子下面的我一丝不挂。

我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有这种处境……不,不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这个尴尬的环境,是我自找的。

盘腿坐在床上、用被子罩住自己、一丝不挂的女人,和同样盘坐着、衬衫扣子解开一半、慵懒地向我说教的男人。

在情趣酒店里。

我努力地想往被子再蛄蛹一点。

“不用这样的,反正也看过。”他似乎是勾了勾唇,然后无奈地稍微偏了偏头,“快喝完。”

他刚刚肯定是嗤笑了。

肯定!

我忿忿地一饮而尽,一杯红酒而已。

“红酒 只是开胃小菜,恰到好处的前戏会让后面的过程更加舒爽。”男人收回杯子,又拎出另一瓶酒,“接下来是威士忌,酒吧里通常会把这种酒混合搭配上许多东西,冰块、蛋清、饮料。”

倒了半杯后,酒杯再次回到了我手上,他面目不清地背光看向我,“别喝太快,容易醉。”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陪你喝酒?”我的目光从橙黄的酒水移转到男人的脸上——这人脸上总是挂着那种令人生厌的散漫。

“你说的啊,想试试。”

“可是,我……”我不是来试试喝酒的。

快进入正题吧,拜托,让我快点度过这段时刻……真是太煎熬了……拜托……

“我说过了,酒是挑逗人类欲望的魔鬼。”他的手指擦过我的脸颊,骨节分明的手,触感鲜明得就像这家酒店里充满性张力的装饰,“亲爱的,你有性欲,但是还没被释放出来。”

他顿了半刻,玩笑式地问道:“要亲一个么,左清霁。”

也没见过几次面,叫我名字叫得熟练。

路葳蕤。这是一个坏男人。

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也是这样,黑夜里的酒店,外面雨声淅淅沥沥。

……

去除琐碎雨声的黑暗里,可以用侘寂来形容四处的沉默,天空偶尔闪过明亮,电光转瞬即逝。

明瑶,我的室友,正在和我一家酒店的双床房里,百无聊赖地刷手机。

详细点说,是我陪明瑶来住这家酒店。

再详细点说,这家酒店也大有来头,位于学校的附近,是所有对地点有点追求的,富哥约炮的首选。

我不知道这些,是明瑶和我讲的八卦,我也不知道明瑶是不是被富哥包养了,但的确有一个她称之为“主人”的男性为这件住房埋了单。

虽然知道世界其实很纸醉金迷,但“包养”“约炮”这种事发生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还是难免起了好奇心。

“我和主人的关系只关乎纯正的性啦,没有那些肮脏的金钱交易。”在宿舍的时候,明瑶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笑眯眯地和我说,“而且,清霁你这种小处女肯定不懂的啦,做爱可是这个世界上最舒服的事之一。”

“很舒服吗?”我不懂。

“那可是当然,特别是高潮的时候哦,欲仙欲死,清霁要是感受过,肯定会和我一样上瘾的。”

话题中忽然引入我作为假设,我有些脸发红。作为二十年单身的清纯女大,我的确不懂这些东西,唯一的印象也就是在初中开设的生理课程上,老师说的那些生殖器官,还有一笔带过的交媾。

性在我的眼里,是新奇又不敢触摸的事物。

“那……你们都怎么做的呀?”我忍着脸红心跳,继续问着。

“这个可就多啦,好多体位,好多方式,后入骑乘足交口交,哼哼,我最喜欢观音坐莲。”

听不懂。

但还是好奇。

“可是一想到那种东西插进去……不会疼吗?”

“哎呀,肯定会疼的啦,不过嘛,后面就麻痹了……唔,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快感盖过痛感了。”

我记得我絮絮叨叨问过好多问题。

“那,一次能做多久啊?”

“男生的下面真的能膨胀好大?!”

“到底是个什么爽感嘛。”

明瑶甚至还给我看过他们做爱的视频——一个娇嫩的雪臀,手持相机的拍摄者打桩般抽插,肉浪晃动,明瑶娇媚地呻吟,音调逐渐升高,最后一次抽插后,她浑身猛烈颤抖了几下,小兽似的哀鸣着瘫软在床铺上,眼神迷离,脸颊潮红。

她高潮了。

我以为分享照片或者是视频就是我们对于性的最高规格探讨。

直到有一天,明瑶悄咪咪地附在我耳边问:“晚上我主人要来找我做,你想不想来看?”

这个问题成功让我宕机了几秒。

“小清霁,你不是也很好奇这些东西吗?实战看一次,可以懂好多喔~。”

理应来说我该拒绝。

可我仿佛被蛊惑了,明瑶一直在我耳边念叨着“做爱很快乐”“主人肉棒很大”“没准还能让清霁小处女发发情呢”

也许是和明瑶交流的内容总是过于开放,我内心已经潜移默化接受了这些淫荡的用词。就看看……也没事的吧?

我想看一场身临其境的性交。

于是我出现在了这家约炮酒店里,和明瑶一起。

她穿着黑色蕾丝的连体胸衣,腹部的雪白肌肤隐隐约约显露,背后由几根绑带束着,大片光洁的美背暴露在空气中,漂亮的蝴蝶骨振翅欲飞。下身则是超短的蕾丝短裙和开档渔网袜,只要稍稍抬腿,丘壑森林间的景观便一览无余。

“清霁,你说我这身套装能不能榨干他?”

她跪趴在床上,压下前身,屁股高高翘起,浑身上下充满着色欲的气息。

简直欠操。

我刚想回答,门口却哐哐响起敲门声,明瑶匆匆忙忙跑了过去,打开门的同时甜甜地喊:“主人你来啦。”

我顺着方向望去,看到男人半张立体的脸,下颌线分明。

长得似乎还行。

他们缓步腻歪过来,见到我时,男人动作顿了顿:“这就是……你室友?”

“对啊,主人,她可好奇我俩的事了,今天带她来看看咱们啪啪啪。”

“好奇?”男人低低地笑了声,看着我,“好吧,你好,我叫路葳蕤。”

“你好,左清霁。”出于礼貌,我不得不回了一句。

有什么交换名字的必要吗?!

只想当透明人的我暗自吐槽。

幸好路葳蕤接下来并没有再来找我搭话,客气性的报上名号后,他转头与明瑶寒暄了起来。

“主人,这周的露出任务我都做完了哦,我还拍了视频和照片呢!”

“真棒,有被人发现吗?”

“没有啦,虽然有一回塞着小玩具,忍不住叫了一声,不过还好当时附近没什么人注意到 。”

“上次给你买的小玩具用着怎么样?”

“那个震感好强,声音也小,每次都要高潮停不下来。”

“哦,那还有……”

……他们的对话光是听着就让我羞耻。

那个小玩具好像叫失控,由于寝室是双人间,所以明瑶每次自慰的时候都很肆无忌惮,还让我拍过她的视频,视频里她叫得好大声……好……淫荡。

我的脸热乎乎的。

“啪。”

一声脆响,路葳蕤关了灯,只剩一盏他们那张床的床头灯,男人脱了上衣,肌肉精壮。

他抚着明瑶的后背,说:“今天这身不错。”

“那可是,瑶瑶好几天没和主人做了,小穴痒得要命,今天可得把你榨干”

“那你也得有本事。”

他们互相拥住亲吻,明瑶闭着眼,迷离地伸出舌头,水蛇般扭动身躯,贴在男人挺拔的身躯上,任由侵略。

路葳蕤的手探进胸衣内,缓缓揉捏挑逗,雪白的团子在手掌中不断变换形状,明瑶动情地发出甜美的呻吟。她的动作幅度愈发放大,仿佛将要渴死的旅人,拼命地在男人肌肤上索求贴合与荷尔蒙,明瑶一只手解开腰带,路葳蕤应着她的动作脱下裤子,那一刹那,我看见什么东西从裤裆里跳了出来。

那是阴茎。

我第一次目睹到男性的生殖器,却没想到这么的……雄伟。宛如鸡蛋的龟头,青筋虬结的柱体,明瑶的小手堪堪握住,她痴迷地上下撸动了下,说:“主人的肉棒真大~”

“想吃么?”

“想!”

明瑶俯下身,撩开遮拦的发丝,环绕着龟头舔舐了几圈,然后张开樱桃小嘴,一点一点吞入了半根肉棒。

她模仿着抽插的样子吞吐着肉棒,手上同时也在撸动着,狰狞的巨龙在明瑶的小嘴里进进出出,粉舌绕着龟头打转,餍足的表情仿佛在品尝珍馐。尽管明瑶经常和我说起那些场景,但还是难以想象,在不知道多少个晚上,这样可爱的女孩在酒店床上,忘我地吃着大肉棒,欲望如雾一般浓郁。

一时间房间里充满明瑶吮吸肉棒的肉欲声,还有男人舒爽的喘息声。

肉棒……会很好吃么?我的身体也有些发热,嘴里莫名升起一股空虚感。

“小骚货口技越来越好了,起来,”路葳蕤拍了下明瑶的雪臀,“白天那么清纯,晚上穿那么淫荡,欠操。”

“因为瑶瑶只是主人的小母狗,被调教得只有发情本能了~”明瑶吐出肉棒,转过身去跪趴下来,翘起的屁股被路葳蕤抹满淫水,她娇喘着叫到,“请主人享用母狗的骚穴~”

好,好淫荡。明瑶比我想象中还会说这些骚话。好像只要一进入性爱,她就立马抛弃了作为人的羞耻,转而诚心诚意去当了一只趴在男人胯下求欢的母狗,为一根肉棒痴狂。

路葳蕤说得没错,明瑶平时白天的确打扮得很清纯,白衬衫黑格裙,或者是各种捂得严实的装束,她本身也长得萌系,看上去像是一只学院风甜妹,保守而治愈。但是此刻两颊酡红,眼神迷离,穿着隐隐约约露出美好春光的情趣内衣,等待着肉棒插入的女生,也是明瑶。她沉沦入了夜里,投身至无底的性欲。

好像小说里代表光明的女主被反派陷害后变成黑暗的使徒。

我呼吸隐隐粗重起来,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又褪下黏着身体的衣物,用被子挡着我身上仅存的内衣,目不转睛地盯着男人的肉棒插入女人的小穴。

“唔唔……啊……哦……”明瑶欢愉充实地发出呻吟,好看的眼睛里潋滟着水光,男人卖力地挺送着胯部,每一次抽插都会发出色气的“噗嗤噗嗤”声音。我的眼前忽然闪过明瑶给我看的那条视频,女人臀部肉浪涌动,性器交合,淫水横流,视频里的明瑶情欲勃发,她娇喘的声音好听得不像样子——这一切与眼前的景象重合。明瑶的乳房在男性宽大的手掌下不停变换形状,她的屁股是真大,操起来都有股心惊动魄的骚味儿。

“小母狗,对着你室友,让她看看你那骚货样。”

路葳蕤拍斥着让明瑶面对我,我的心一瞬间紧张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而紧张,只是那根弦猛然绷紧,也许是这一切太刺激,淫浪做爱的室友和陌生男人,还有层出不穷的dirty talk,对于在肉体上尚且算作纯洁的我,是不小的心理冲击。

但是我的注意力马上又被明瑶吸引过去,她有些害羞地扭头不敢正对着我,却被路葳蕤又拍了两下屁股,这才缓缓地偏过头来。

她真的好色。

这是我看到明瑶正脸的第一想法。

她被肉棒狠狠地操着,脸上潮红得像是抹多了腮红,几乎一整张小脸都是朦胧的晕开这种温暖又格外情欲的颜色。有点难耐的表情,像是被大肉棒顶撞得受不了,但难耐下埋着溢于言表的愉悦,所有空虚被填满之后、遵从身体本能显露的快乐。

“啊……主人……你慢一点……小母狗……受不了……啊啊啊……要被……啊唔……”

做爱……真的有这么爽吗?能让一名清纯少女,堕落成一名被肉棒操得乱叫的母狗?

他们又切换了体位,路葳蕤平躺在床上,明瑶摆弄肉棒半天,找准了小穴的位置,一坐而下。

“啊!!!!!顶到……啊……好深……主人……”

还是面对着我。

不管是陡然拔高的音调还是一脸被插坏的表情,都直冲冲撞击在我脑海里,波涛汹涌。

这应该就是女上位,明瑶说过的观音坐莲,她最喜欢的体位。

明瑶恣意扭动腰肢,抬臀用下面的小嘴吞吐肉棒,尽情享受性器在小穴里直顶顶撞击的无边快感,她骚货样的大屁股每下去一次,就要发出一声长长的、绵绵的喘息。她的腰很细,浑身的汗在小灯下发射着光,此刻她的腰肢,她的臀,她的小穴,她的一切,都充满了最原始的美感,每一次的肉体碰撞都仿佛蘑菇放出成群的孢子,孢子载满性欲,一切都为交配而生。

太性感,太肉欲。胸衣后面的系带一拉即开,此刻半挂在身前,两团大白兔随着小穴对肉棒贪婪地吮吸而跳动,蕾丝短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丢到一边,明瑶的私处一览无余,粉嫩的阴唇,脱过毛的阴部干净清爽,却在开裆渔网袜的衬托下多了几分魅意。

我的欲火终于按捺不住,蓬勃地在身体里炸开,乳首挺立,下体流出丝丝缕缕的淫水。

这样的明瑶太骚,骚得像个站街婊,活该被操得

乱叫,操得神志不清,她好淫荡,她怎么能这么淫荡,骚逼就这么爱吃鸡巴么……我被猛烈张狂的情欲侵扰,胡思乱想,身体却无比诚实地告诉我渴求什么——被操,被侵犯,然后舒舒服服地释放——就像明瑶那样。

我竟隐隐有些羡慕她,羡慕她有个途径可以满足自己的性欲,而我,我只能干看着,当一个好奇又无知的旁观者——等等,这个体位,路葳蕤看不到我的所作所为。

我心中的欲火燃烧更甚,如果有面镜子,我的身体肯定是粉红色的,我每一寸皮肤都滚烫得要命,那个词怎么说……欲火焚身!

鬼迷心窍地,我放下了挡住身体的被子,褪下了最后一层内衣,此刻我光溜溜的和明瑶坦诚相对,她好像并没有意外的眼神,或者说,她可能已经被操得思考不了了。没想到我的性行为启蒙居然是一场面对面的春宫图景。

一想到这个,我的情欲就愈发火热,有些奇怪,但明瑶说过性欲上头的人想什么都会被她自己修正成正常的,也就是说,这样荒诞的做爱是正常的,我因为看了做爱而想自慰也是正常的,都是正常的,我就只是……绷得太紧……想释放一下。

明瑶在我对面一上一下坐着肉棒,我在明瑶对面叉开双腿,缓缓摸索到阴蒂,明瑶总叫这个地方小豆豆,说这里是女生最敏感的性器官。我的手放在小豆豆上,有一股刺激性的感觉,说不清楚,不是快感,就只是很刺激,有种想把手撤掉的感觉,但我忍住,按照明瑶说过的方法,指腹绕着小豆豆打转,渐渐的,真的有了丝丝快感,像是一把火,瞬间点燃了干柴,我开始按捺不住直接挑逗小豆豆,刺激的同时又有过电般的知觉,欲罢不能,仿佛冥冥中有个指令告诉你继续这么做下去,会很舒服,我就想要舒服,能够满足我欲火的舒服。

我用着生疏的手法玩弄小豆豆的时候,明瑶的音调也在逐渐升高,她快要到达顶峰了,娇喘里性诱惑力无限放大,蛊惑着我也不自觉喘息起来。

“啊!!!”明瑶的音调升到最高的同时,她忽然失了声,身体剧烈颤抖一阵后,软趴趴地躺下,被路葳蕤扶住,他坐了起来,用情欲未褪净的眼神注视着我。

我正在自慰。

若是往常,我定会觉得尴尬,可此刻我只想高潮,这样的眼神反而给了我一种莫名的刺激感,一种破坏常规的背德感。我深深喘息着,我还从未知晓原来我也能发出这么好听的娇喘。

突然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浮上心头,在我未能反应过来的刹那,身体已经本能做出了反应——仿佛大脑被彻彻底底地抽空,棉花糖般幸福的愉悦感包裹全身,然后意识猛然回归现世,仿佛抽离般感触着自己大声淫叫,像明瑶一样无法自制地浑身抽搐,下身喷出大量的水花。

我的第一次高潮来得格外汹涌。

在意识短暂昏迷过去的最后一秒,我看见那男人看戏样的散漫眼神,可能还有点要收拾烂摊子的麻烦情绪。

但那时脑海昏沉,我只划过一条想法——高潮真的好爽。

一点文末的碎碎念

说实话,每次想写文投在沼泽上,总是因为自己不够变态而感觉格格不入,然后就放弃掉这个一瞬间上头产生的想法,乖乖回去写我的正常小破文。 不过最近真的经历了很多事,需要做点不需要动脑子的事情释放一下,然后就在发情的状态下面写了这篇,啊,真的写的全程思维都好混沌,希望你们能够喜欢(探头)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8 thoughts on “不见黄昏坠海 第一章”

  1. 没关系,加油,毕竟不是所有的文都bt,至少我觉得你写的文章很好看啊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