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清清子 ♥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第七章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某个晚上,同主人在餐厅用餐时,遇到了些小插曲

点餐后主人去如厕,就在这个间隙,我被某个异性搭讪并表白,收到了一朵色泽浓烈的鲜切红玫瑰

我彷徨无助的时候,恰好主人归来为我解了围

不过那第三人并没有放弃的意味,恰恰相反,得知我人妻的身份反而愈发兴高采烈,直言挑明要与主人竞争我的归属权

语毕,那人就离去了,因为主人已经拿出手机准备联系警察,打算以痴汉的名义将那人送进去

见到对方识趣,主人也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去,与我聊了些别的转移注意力,不至于扰了胃口和兴致

享受美味的餐点后,主人驱车带我回家,从而排除二人世界的一切杂质

侍寝结束后,我打理好今日所穿着的色无地,正坐于主人床前,询问主人还有什么吩咐

“明天开始禁足,同时禁食吧。”

“是,主人❤。”

果然该逃的惩罚逃不掉呢,我不由得期待起来了

接下来的三日,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主人,不被允许踏出房门一步,也不被允许吃下任何固体食物,只能以液体补充生命所必须的营养

发呆也是百无聊赖,便对镜复习起行停坐卧的礼仪,也是希望与主人再会的时日,自己的臣从和恭谨不会打折扣吧

食色,性也

人类的欲望有着不同领域和方向,总量也存在着多寡

唯独可以确定的是,当人类的一方面欲望受到约束后,会以另一方面欲望的报复性增长作为补偿

禁足和禁食的日子里,我的自由,以及享用美食的权利都被暂时剥夺

与主人暂时的别离,彻底放大了我的性欲

夜晚难寐,每天在床铺上的时间都超过了十小时

闭上眼睛,脑海中回响飘荡的只有与主人的敦伦结合,强自镇定不知道多久才能遁入梦乡,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总会伴有丝丝头痛

连高潮都需要主人赐下的我,自然不被允许任何形式的、非主人命令的自慰

覆盖股间私密的里衣总是湿漉漉的,需要时常更换,最后一日更换到了五次之多

我的气色显然不是很好,看上去发烧了一般,虽然身体的确总是在滚烫瘙痒着

到了一定程度,我便卸妆再重新化妆,刻意省略去了腮红,只因雪白的粉底已然无从遮掩我炽烈火热的情欲,便无须过犹不及

身上的着物,色泽也不知不觉鲜艳着,彰显着奔腾活跃的心境

第四日清晨,我沐浴更衣上妆,静坐在榻榻米上,对着房门望眼欲穿

并没有等待多久,却完全静不下心来

主人在习惯起床的时间之后仅仅过了两三分钟,便打开房门,站在廊间,俯视着我

“清子。”

“主人❤。”

晨间的新鲜空气随着主人的动作涌入室内的情况,使我羞耻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这三日,我让这间和室彻底浸润成情欲的味道,主人的造访才让我明白,本来闻起来不是这样的

主人与我互相打过招呼后,只是立在原地,一言不发,我也是安静地坐着纹丝不动

动作分明着,主人表面上好似弯腰俯视我,将上位者和审判者的立场展现得淋漓尽致,实则只是试图掩藏自己已经充血勃起的男征

打开房门的瞬间,室内室外空气交换,这一瞬间,主人因这一室淫靡,以及罪魁祸首的我,直截了当地中毒了

那饱含独占、掠夺和惩戒意义的视线,沿着我的身上扫过

我的私花不听任任何理性的一丝一毫,泌出滚烫的淫蜜

此时此刻稍微动弹一下,怕是不仅仅是里衣,还要将着物的下摆都要沾湿,当真失礼至极

“事已至此,无需多言了,随我到调教室来吧。”

“是❤,主人❤。”

主人在廊间等候,我膝行出门,转身跪坐闭上门扉后,立起,随行在主人右后方

抵达主人的房门前,我跪坐下来开门后,侧身与门平行正坐下来,恭迎主人入内

之后我膝行随行,转身跪坐闭门,再转身正坐膝行几步,双手交叠置与膝前,自然地弯腰俯视指尖,臀部未离开并拢的足踝一线,是标准的请罚姿势

主人将桌上的花瓶扭转一百八十度,房间内靠墙的一处屏风缓缓移开,径直走了进去

见状,我便膝行跟随,遁入从不对任何第三人所展示过的秘密所在

四面不见光,只有昏暗的油灯照明,意境朦胧至极

想到我很快就会疯狂地散发出信息素,打破此处的静谧,我的内心满是负罪感,这份耻辱让我的身体滚烫着,从而足以对抗阴冷的同时还有盈余

我坐在榻榻米上,依旧摆成请罚姿态

“把头抬起来。”

“是❤,主人❤。”

我打结的腰肢和外露的后颈渐渐与地面垂直的过程中,分明是在颤抖不停吧

毕竟每次进入调教室的境遇都是一样的,在这里呆好久好久都出不来,期间一直保持着灭顶的快感,会快乐到恐惧更多快乐的地步

在外面的时候,总是想着进入调教室,但别说当真进来,哪怕是调教准备的阶段,排山倒海的惧意让我每每不由得想要打退堂鼓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只有两个想法,意识到自己在疯狂发情,以及想要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

不过主人会把我关起来并溺死在快感的深渊,这种被支配被强制给予过量幸福的极乐,便是我行将面临的绝罚

抬起头来,借助昏黄的烛火,映入眼帘的便是几天前收到的那朵鲜切红玫瑰,此刻蔫巴巴地开在桌上的花瓶里,花瓣也摇摇欲坠的样子

“明明按照清子之前说过的去做了,可这花眼看还是养不活。”

我精通花道,也的确传授过主人一些保养鲜花的方法

“思来想去,根本没有科学可以解释这一点,那就是诉诸玄学的时候了,主人我果然是个天才。”

我一言不发,等待着主人说完

“这朵花蕴含着对清子的浓烈爱意,此刻却落在了主人的手里,那肯定贞烈至极,不乐意让主人养起来。但倘若换个方法,用清子来养,肯定能够焕发新的活力吧。”

“用”清子来养,再联想到这三日的禁足,我即刻明白了主人想要做的事情,也是我即将要承受的事情

“是❤,主人❤,全凭❤主人❤喜欢❤。”

我俯身盈盈拜倒,从容地接纳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两天后……

我的表情,可以说已经被灭顶的情欲催垮了

双眸紧闭着,眼角不断渗出冰晶般纯粹的泪滴,但温度却是过度的滚烫,显然是情深意切,而并非悲苦吧

沉溺于官能快意如此痴迷了,以至于每每忘记了呼吸,绯红的面容偶尔掠过点滴因缺氧导致的绀紫

口腔内被塞满了丝绸,发不出声,完全用不上力,也被剥夺了深呼吸的能力

满室旖旎,是鸦雀无声的静谧

单纯用鼻腔摄入氧气,勉强满足血液高速流动和心脏急剧收缩的所需

面容上的妆容完美无缺,精心涂抹过的口红依旧明艳

口中充实的缘故,涎水不断通过嘴角流下,是迷失所导致的忘乎所以

我的装束已经彻底凌乱不堪

后腰的太鼓结依旧恪尽职守,或者说只有此物负隅顽抗

盘好的发失去了一切饰物的约束,如若墨色的瀑布般倾斜而下

雪白的双臂、胸脯、颈部和后背尽数裸露,连带的还有象牙似的双腿

凌乱的玫瑰色衣料,被后腰仅存的约束折成一短一长不对称的两折,向地面垂落

我的身体被束缚成勾玉或者逗点的形状,悬吊在半空,仅有纤长的发丝末端,以及那一抹鲜艳的后摆能够堪堪触及地面的榻榻米

玫瑰色的绳网,彰显着此刻我之于情欲的深陷

双臂已然青紫,被拘束成后手观音的姿态,合拢的掌尖大约与锁骨的高度平齐

肩部和肘部的关节都达到了临界点,稍稍活动便有脱臼和错位之嫌,不过绑得极紧的缘故,让丝毫些许的运动变得不可能,因而这份彻骨,不至于带来不可逆的损伤

感觉起来,好似往关节里不断刺入冰锥似的寒冷和钝痛

裸露的娇躯细汗遍布,躯干的上身,绳子嵌入肌肤不留余裕,体表樱粉痕迹的千沟万壑,是爱意涌动的通路吧

双腿自前部与躯干折叠在一起,将酥胸压成扁圆,因而肺部仅仅能够以最舒缓绵延的方式,实现身体与外界的气息交换

事先被灌入泌乳药物的缘故,甘醇的奶汁从乳尖流个不停,沿着腋下,与汗水一并滴落,给身下一段距离之处的草绿色带来点点滴滴的斑驳

各自穿了两层足袋的双足,在脚踝处于后颈锁死的同时,脚掌也由如虫茧般细密的绳网绑得严丝合缝,没有一丝一毫的活动空间

足底足背肌肤因长久闷绝着,早已洇出无数绵密的汗滴,将媚药融化后,以皮肤吸收的形式纳入体内的物质循环

潮湿,闷热,麻痒,若没有外力的援助,将会化作永恒吧

腰部以下的部位之所以高度高过与地面平行的头颈,是后腰枕在一根竹竿上的缘故

竹竿两端的末梢,自天花板垂下的绳子悬吊着与地面平行,大约高出头部二三十厘米

头部和心脏的位置低于腰际,血液稍稍逆流,让我总有一种醉醺醺的迷离错觉

这个缚法下,我股间私密之处的孔洞正对天花板

那支红玫瑰开得明艳,与先前的行将就木天壤之别

花枝被刻意剪短,花茎表面的细刺也被打磨到用手自上而下撸动也不会有丝毫刮痕的程度后,插入我的膣腔直至子宫

如主人所想,浸泡在体内蓄满的滚烫爱液,为其注入了新的生机

看来科学真的解释不了很多问题呢

花茎的下沿一直犹如跗骨之蛆般,死死咬住子宫壁上的某一处敏感点

花托恰好保留与阴唇平齐,底端的几枚花瓣不仅有花茎所汲取营养的滋润,其表面还被直接沾润的缘故,开得尤其绚烂

形单影只的开放,或多或少有些孤单

我肠腔最外侧的菊门所在,放置着一粒粉水晶制成的玫瑰肛塞

花朵因为是自下而上生长的缘故,花朵型的肛塞也只有头下脚上吊缚时作为点缀,与日常生活无缘

平素里习惯的还是朴素的类型,覆盖菊门的部位多是宝石点缀的平面,以恰好遮掩为宜

想想也简单,那么一大朵花放在那里,我要如何才能正坐下去?

禁食三日,每日晨起时也会固定将肠腔濯洗干净,现在我的体内没有丝毫人间无谷为原料所代谢成的废物

主人为我灌入了足够的能量饮料后,将这里为我装饰明丽

肠腔无时无刻不在麻痒着,显而易见的,是此前尝试过的山药泥成分

磨砂质感的细嫩颗粒和纤维刺入并黏着在我的肠腔体表

仅仅是充实着,而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律动,也就是说给予的快感堪堪达到挑逗欲望的程度,与满足依旧有着天堑之隔

这导致我的后穴一直处于饱胀且欲求不满的状态

天花板上的漏壶按照一定节律滴落液滴,直至后庭花的花冠

此次选用的肛塞完全不存在肛塞本身的功能和意义,即限制排泄,而是类似漏斗一样的存在

无论如何都动不了的缘故,后穴能够稳定地接受延续生命所必须的能量

此次的调教并非边缘控制、高潮保留或毁掉高潮,恰恰相反,高潮反而是值得鼓励的举措

我的阴蒂上,一枚花骨朵在吮吸着,这带给我足够的感官刺激

明明是跳蛋,却采用了花形的设计,使用方法也并非置入或紧贴,而是用身体凸出的部分作为楔子楔入,体验花朵和花瓣层层叠叠的吮吸

那是我还正坐在原地,当主人单膝跪在我的身后,用绳子只是隔着衣料接触我身体的时候,下面已经湿得不受控制了

长期将身体经由各式着物的宽袍大袖遮掩和拘束,我的生理感官不知不觉间出现了一些变化

被捆缚或包裹成为司空见惯的日常,所谓优雅便是维持着示人形象的端庄

至于衣料之下是多么淫乱,则是专属于个别人的秘密

表面与实质的反差感与倒错感,也是规训的重要环节

上流社会的男人们,对自己的女伴加以赞赏之时,经常是她们随自己出席正式场合,以淑女一丝不苟的温柔、恭顺和明艳示人时,体内的淫具却已然将她们拉下泥淖

多么虚伪的事实啊,越是典雅大方的衣着和妆容,实质上往往越发卑劣

因为往往是越发卑劣的实质,越需要光鲜亮丽的门面进行装点

据我所知,越是淑女的典范,床笫之间的侍奉方法便越是五花八门,越是需要平素里故作端庄

为什么我知道,因为这就是我的本质吧

身处逼仄阴翳的和室,而且还是仅属于主人和我的调教室,不会有任何第三者造访

身子还因为层层叠叠的绳子被拘束成纹丝不动的模样,此刻的我完全就是在主人的攻势下化作一滩春水,主人将我注入什么样的容器,我便不假思索地适应新的形状

此刻我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一个人类平淡的日常,而是以禁脔的身份被主人任意地凌虐亵玩

药物之于生理,加上安全感之于心理的结合下,我的身体敏感百倍

阴蒂上道具的吮吸,总是能够轻松地将我送上高潮

嗓子眼里无声的嘤咛如泣如诉着,肉壶缠绕着花枝紧紧不放

一泓湿热的清液化作喷泉骤然而出,将那朵玫瑰灌溉得愈发娇艳了

此前三日的禁欲对于常人来说没什么问题,但对我这种情种而言,绝对相当于一般人三年

现在我被吊在这里无人问津,身体所受的刺激也完全足够,完全就是敏感得不行

性器官被直接刺激着,足上媚药也发挥了良好的功效,遍及躯干各处的蚀骨剧痛也竭尽所能刺激着肾上腺素

小穴总是在喷,痉挛伴随着红肿刺痛,却又是那样的甘美快意

我的尿穴被刻意晾在一边,膀胱内积蓄着大概两日以来的液体,一次都没有排泄过

双层足袋的闷绝有些过了头,足部的温暖显然超过了常理能够揣测的范围

女性侍寝时,往往被要求保留足袋

女性的尿道短而小,憋不住尿,足部格外温暖的情况下侍寝,容易诱发婴儿时代的本性,也就是尿失禁

在丈夫身下尿失禁的妻子,往往会因为超乎寻常的羞赧而立刻潮吹绝顶

一些性功能不甚好的男性,往往会要求女性侍寝前大量饮水憋尿的同时,穿上格外厚实的足袋,以排泄强制高潮的方式,掩盖自己能力的弱小

不过女性也的确能从这种生理刺激中得到倒错和变态的性快感,出轨的概率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低

当然也有喜欢使用处于憋尿状态女子的阴道的癖好,括约肌是一体的,这时候往往会异常紧致

欣赏着身下娇躯忍耐排泄的同时承欢,连最基本的生理活动都被约束着,也是人生一大乐趣

腰间的束带依旧保持紧致,将小腹勾勒成纤细紧窄的模样

三穴却没有一处不饱满,膀胱、肉壶和后穴的内壁,没有一处不因为过度满盈的快意而处于水满则溢的边缘

花核上的淫具,结合体表的绳子,给我制造了整个人被吸附在容器里的错觉,浑身筋酥骨软,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每时每刻,后穴内都有涓涓细流滴灌进去,在肠道的液柱水面留下一股涟漪,这股小巧的波纹,每每诱发着我体内的喷薄而出

又被吮吸阴蒂高潮了,括约肌因为生理本能而缩紧到极限的同时,尿道连着膀胱疯狂挤压体内暴虐的水球

每次高潮,都好酸,好麻,好舒服……

此时的感受与先前的后穴姜罚毁掉高潮不同,每次阴蒂高潮的时候,总有一个天使在对我低语

“单单是阴蒂高潮就这样舒服了,放任自己三穴齐喷会是什么感受?”

可我却是被恶魔支配的那一个,对于显而易见的简单方法,我头都不回地弃如敝履了

不,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恶魔吧

主人在布置好现场并离去前留下了这句话

“清子的爱液,想必会让这位好事的先生所赠送的花朵恢复生机吧。可是等到清子尿崩形成喷泉将其淋湿的时候,怕不是先前开多欢,现在就会马上枯萎多颓废。清子如果乖,就赶快用尿把这朵花淋死,主人就让你解脱。”

我身为人妻,也已经认丈夫为主人,但在此之前,我首先是我自己

身为我自己,无论立场如何,当有异性表达自己作为异性的赞赏时,我的内心一定会首先甜丝丝的

不得不说,按照我的性格和脾性,这朵玫瑰花所蕴含的爱之花语,的确让我心旷神怡

我是个恶魔,精神上就这样干脆地出轨了

要我直接杀死这朵爱之花,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吧

旋即,一个全新的、两全其美的计划映入我的脑海

这朵玫瑰的花茎显然在主人精心将上面的刺全数打磨以后,已经十分脆弱了

那么我便可以借着高潮,用膣腔内壁将花茎挤碎,那样就会自行枯萎

任何男人都可以爱我,但是你们的爱如果如此不堪一击,那说明你们没有爱我的气量

我会将这份爱化作滋润自己的养料,除此以外什么都不会变,包括对主人的绝对服从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要费另一番功夫了

滴灌进入肠腔的液体明显多余一个人每日应当饮水的数量,而且里面似乎掺入了利尿剂,显然主人急着让我失禁的样子

我有我的尊严,即便是注定以放尿为结局,我也不允许自己到达临界点以前就释放

尽量多以潮吹的方式,将多余的水分排出体内,减少膀胱内尿液积蓄的速度,同时以阴道壁挤压那已经千疮百孔的花枝,就能够做到尿失禁以前让这朵花枯萎,而不是以尿液将其侵蚀殆尽

况且就这样被吊着,分明很舒服的样子,我想要忍耐到最后一刻,而不是简单草率收场

计划执行起来的时候,存在许多并非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困难

潮吹是个体力活,潮吹的次数越多,体力透支越厉害

当体力彻底透支殆尽的时候,潮吹的液体就会顺着股沟在重力作用下流出,即所谓的崩坏绝顶,而并非有力地夹紧阴道壁并将爱液喷出的有力绝顶

倘若贪恋快感,让身体步入崩坏绝顶的险境,虽然排出液体的速度极快,可终究还是会有部分液体凝聚在膀胱里,且这样根本没力气夹坏花枝,到头来还是会以失禁结尾

但是不潮吹,很显然短短几个小时后自己就会失禁

积攒力气,让每一次潮吹都竭尽全力,使得阴道壁狠狠挤压内容物的同时,尽量喷出多的液体,保证每一次有质量的决定都达到制造有效压力的目的

找到这个诀窍的时候已经浪费了一天多的时间,几乎到了尿意崩溃的边缘

此后试图激发有力的潮吹时,因体内积攒过多液体的缘故,痉挛的括约肌自行给膀胱压力,由此带来的酸软酥麻着实是说不出的受用,小穴根本使不上力

而且我的小穴一直都很杂鱼,真的夹上去,一瞬间就会舒服成软趴趴的样子

于是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自外而内,给花枝施加和积累若有若无的力,终于等到了内部应力膨出的时刻,我的身体也到了极限

花瓣,总算是一片片飘零了

调教室所有的榻榻米都湿了个彻底,肛塞咕噜咕噜地滚着

在地面的花枝乍看完好,实则内部已经整个被折断成无数残片

主人再度与我会面,已经是又过了一天多之后的样子吧,毕竟我这样也没有准确的时间观念

在主人手里的,是九十九朵玫瑰花所集成的花束

“清子想说什么,就说吧。”

主人取出我口中层层叠叠的丝绸,似笑非笑地凝视着我,又看看那凌乱的可疑花枝

“对不起❤,主人❤,清子❤……”

我任由热泪沿着眼角滑落,将自己的小聪明全盘托出了

“那清子接下来想被怎么调教?”

“主人❤插满❤清子❤……”

宅邸的图书室内,主人趴在榻榻米上浏览着自己爱看的漫画书

我的姿势不变,只不过改了吊缚的位置,静静地化作花篮,身处房间的一角,肉壶里塞得满当

主人恨不得看一页漫画,就要朝我的方位瞧四五次,我只得暗自忍耐笑意,内心深处却暖洋洋的

主人真可爱呀,书好像打从一开始就是倒拿的

要说我有什么愿望?那就是以后被彻底锁死在方寸之大的和室,成为主人自赏的孤芳吧

不过在当下这个社会,显然不是很现实吧

那么退而求其次,我在内心许愿

以后无论如何,都要将自己留在主人的视线里,无论如何,不要让别人再趁虚而入了

“主人❤,清子❤永远是❤主人❤的❤东西❤。”

<<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第六章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设定集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第七章”

  1. 感觉作者的文笔已经薄纱很多正经作家了……有考虑过写一些能上台面的文章吗?中国的现代文学需要您去发展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