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清清子 ♥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第二至三章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第二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我本来就是喜欢孩子的类型,加上重欲导致的荷尔蒙激发,每每迫不及待想要生几个出来。无奈苦于工作辛苦繁忙,我的位置着实不可替代,真要抛下一切的话,几百员工势必落得个失业的下场

或者干脆把公司卖掉算了?不过暂时也没有合适的买方,就只能应付作为权宜之计,把做母亲的喜悦留在未来再品尝吧。反正我还不到三十岁,以后仍然还留有不少的机会,也急不在这一时。生育也要为了子女幸福考量,据说较为年长的父母,他们的子女会因为稳定的失业和家庭这一氛围的影响,成长得更为出色。不管怎么说有一些道理,于是就暂且搁置下去了

我真的超级讨厌这个国家,为什么人们都对女性的强事业心满怀不解和鄙夷?招投标的时候,许多老练的男性商业精英也在我面前屡屡吃亏碰壁,也许是其他方面都无懈可击的缘故,我的性别就成为仅剩的靶子供他们打击

业务方面无可指摘后,妆容不够精致、衣着不够得体和礼仪不够规范等挑剔,就成了屡屡爆发激烈冲突的导火索。明明美体、健身、穿搭、美妆、行为和语言这些小事因为我出身名门,成年后也参加过不少进修课程,再加上主人日常的体验和检阅,所以理应美轮美奂才对。

可实际上非议不减反增。那些油腻猥琐的中年男人体态臃肿,把西服撑成一个套子,鼻子或头顶的油几乎要滴下来。为什么男人有钱就够了,其他都可以随随便便的?谁赋予了他们这样的特权?

我已经在他们对我和对其他女性同僚开黄腔时撞破多次,反驳就会被打上对号入座的标签,只能装作没听到,然后在我在场的时候暂时中止这猥琐的话题;或者仅仅是因为性别的缘故被刻意鸡蛋里挑骨头,百密一疏的时刻到来之际,我的过错便会作为女性整体的班班劣迹被打上烙印。一些和我一样出身华族的男性要员,甚至添油加醋地编制某个在逃大小姐创业一地鸡毛的故事作为笑柄并含沙射影,我只能说现实里比拼不过就用精神胜利法是卑劣幼稚的行径

好在基本的法治还存在,我也不是三缄其口的类型,把几个性骚扰的家伙送进去以后,至少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暂时躲了起来,因此最多就是打嘴仗嚼舌根。真要口舌争胜负,还不能说一句脏话,而只能以理服人。反正规矩多到数不胜数

总而言之,男性制定规则,女性遵守规则。女性想与男性同台竞技,就需要承认和接纳男性同时为裁判员和运动员的事实,做不到最好就是最差劲的那个。一直以来,我都把身体状态维持到极致,穿最紧的套裙和最高最细的高跟鞋,化全套的妆,将如是的重重重压作为最精妙绝伦的武器和铠甲,在凶险的商业竞争里纵横捭阖

主人,也是我的先生,只对我本人的身心有支配欲,契约之外我做什么是无所谓的事情。再加上主人性格其实比较内向和细致,不太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于是我赚大钱养家,主人做一份短工时的技术性工作的同时顾家便顺理成章了起来

其实我不认为经济地位高的人就应当强势。人的角色很大程度上是环境赋予和塑造的,不一定完全基于自己的选择。我喜欢主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主人这个人,以及我与主人的相处模式是我自己充分选择的时候。在主人面前或身边放低姿态任由支配的体验当真舒心极了,反过来说,踩着恨天高,用线条分明的商务套装作为伪装,板着冰块脸让那些单单因性别歧视我的人挫败和难堪其实非常无聊

最近又遇上了我习以为常,但一些女性下属未必能够如此待之的情况。本该随我一起去见客户的男性助理生病告假,公关部的成员又在集体享受带薪假期,平时主要工作是文书定稿的女性助理便自告奋勇随我一同。我其实已经预警过很可能没什么好事,自己可以一人前往,她还是坚持,我便只能无奈地同意

我为她化了妆,挑选了衣服和鞋子,她立刻表现出巨大的不适应,也许我要负责任吧。我在美国和欧洲接受了大学教育,所以其实对下属的礼仪要求与这个国家不同。我对属下的要求是得体,这个国家的礼仪却以悦人为核心

我要求团队里无论男性和女性成员都要保证干净整洁和效率,有着符合自己职能和立场的外形。一般来说不需要和客户打交道的员工,日常衣着打扮都是干净整洁即可。所以这位文秘为主要业务的女士,其实日常都是卫衣牛仔裤和帆布鞋为主要穿搭造型,也基本不怎么化妆。现在一下子沉浸在自己的美貌中不可自拔,自然对我的警告置若罔闻了

司机载着我们到达了会面的地点,是一处和式的居酒屋。下车到进入室内的几步路,她已然走得踉跄,预示着某个不好的展开。女性在商务场合很容易因男性的咄咄逼人而丧失气势,然后同意过于苛刻和显失公平的结果。高跟鞋能够增加身高带来自信,也因难以控制而会导致刻意的谨小慎微。十二厘米的落差是我能接受的底线,这样带来的痛苦所转化的助力才有意义。此次谈判至关重要,于是我选了十五厘米的鞋子,在落差之余还加了三厘米的防水台。她不怎么穿高跟鞋,我在公司衣帽间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双最低的给她,也有十厘米,已经带来了些许不小的麻烦

我们在玄关脱鞋后,在黑丝外面套上侍者递过来的棉袜。她还在因不必受累而欢呼雀跃,我直呼天真。虚饰的强势失去了,宛若幻想作品里因置身敌方结界中力量遭到削弱那样,其实根本谈不上好事

和室的奇妙远不止于此。置身于和室的女性,无论权势和地位如何,都直接被赋予从属地位,还稍有不慎便会无可辩驳地陷入失礼局面。这就是为我精心挑选的猎场和牢笼,当足跟自被托起的状态解放,足底接触木地板后,我的膝盖一直在发软。她暂时没什么感想,不过很快就会因后知后觉付出代价了

在有大概八张榻榻米的房间内,阵阵幽香焚出,三位舞姬正坐在角落,演奏着三味线,箜篌和尺八。对方的主要目标还没到,只有一位负责接待的男秘书盘坐在榻榻米上,他叫我们暂且等候一番。我让身边的她与我如出一辙地,在之后预定落座的坐垫右侧正坐。当我的膝盖与榻榻米接触时,整个人彻底沉淀下来,失去了一贯的气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我是名门的小姐,能够让圈子里的人称一声姬樣,成长在祖上传下来的古宅。打从记事起,日常便是振袖加身,和室生活。也习惯模仿家庭教师和女仆们的行为规范,对着父兄和家中长辈行礼。她和我不一样,是普通家庭出身,住的地方充其量是高价位的公寓,或者就是新修葺的一户建,家具陈设都是洋式的

对方专门晾了我们四十分钟,四十分钟的正坐把我的助手打垮。我喜欢叫男助手与我一同参加谈判就有这个缘故,他们在和室盘坐就可以了,无需正坐。她有点低血糖,先是膝盖以下的部位剧痛,然后便是冷不防地侧向摔倒晕了过去,属实失礼至极。但这是对方的圈套,她没有错,我自然不会为难她

我倒是没什么感触,毕竟各个节日或重要日子的时候,穿最正式的振袖打最紧的太鼓结,正坐一整天也是常有的事。比如说除夕那天,后半夜便要晨起梳妆打扮几个小时,在朝日升起后直至正午的时刻一一造访家中长辈,递上新年的祝辞。下午直至天黑的时段坐在别苑的主殿,以姬的身份亲历堪称门庭若市的拜访。夜晚则有盛大的宴会,品鉴怀石料理,花整整七小时欣赏完整的十三番能乐。期间除去寥寥的走动,皆以最端正的坐礼示人。身上的着物是无暇除去的,因而这一整日都不得便溺,也要尽力避免饮食。这日前的半日通常会限制排泄,保证清晨沐浴梳妆前的小解能够干净,之后再妥帖地灌肠,清理干净以后用物件约束两处排泄的空洞,用来度过美好又煎熬的一日

这次谈判很成功,我用闲暇时间把思路整理得十分清晰,一直都掌握主导权。离去时将少不更事而满是歉疚的小助理带走同时再好生开导,也算是圆满达成了既定目标

午餐时间,我随便吃完寡淡无味的健康套餐后,咂着醇香的黑咖啡,在除我之外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踱步,期待着下班归家后美妙甜蜜的晚餐时光。按照习惯,我在墙壁上的全身镜前驻足停留,对仪表的细节进行一番修饰后,随时准备在休息时间结束后投身下午的工作

披肩中分的漆黑直发在耳后收拢,裸色妆容凸显出正红色号口红的明艳。纹眉过去的时间久了,于是描摹了一番,看来需要找时间再纹一次了。身上就是定制的漆黑女式西装套裙,包括上衣,作为内搭的白衬衫和膝上裙,以及作为下着的漆黑丝袜和漆黑绒面高跟鞋。控制饮食和健身的缘故,乳房和臀部不算特别丰满但绝对是挺翘的类型,腰际和四肢也是相得益彰的纤细,但却绝对谈不上瘦弱,总之就是女强人的一般形象

强势的外表也有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我其实为搭配裙装而选用的是过膝袜,而不是裤袜这种老掉牙的东西。女体隐秘的股间也毫无保留地挂了空挡,因除毛和磨皮呈现出瞠目结舌的雪白和樱粉。膣处媚肉的腔体内部,放置着重达一百四十五克的阴道哑铃

盆底肌因承载惊人的质量,时常发力而微微发酸。质量本就是此处幼嫩不堪承受的,金属球的表面又十分光滑,自体内滑出的风险并不是不存在,也就此可能被人发现,因而认作痴女

商业就是常伴风险的,因此将风险应对作为常态是一种很好的训练。本来主人给我用这个玩具只是出于恶作剧心理,主人知道我在站立和行走状态下,持续发力情况下三四十分钟就会承受不住,跑进洗手间央求着取出,不会产生什么困扰。不过我因全身心投入被调教这件事,从中获得了新的体验和新心得,继而一直佩戴就是后话了

沉重加光滑,单纯的蛮力不能持久,但是做出张弛有度的改变后,效果大有改观。随着呼吸放松和舒张核心力量,让小球在腔道内上下滑行,继而给身体放松空间,耐久力就好于时刻紧绷的情况。自发丝到脚尖都为维持这种随时会支离破碎的精密而恪守着纪律性,如履薄冰的慎重保证着万无一失,反倒是没有这个小家伙,体态、仪态和步幅倒会因为自由散漫而做不到尽善尽美。与鞋跟越高越细,行走时越注意因而越安全的道理如出一辙,因此我就刻意通过这种时刻暴露在危机感的情况,增强自己的肢体协调和思维反应能力

摩擦带来的官能快意绵延不绝,一个小巧的月经杯置于体内浅处,避免着湿到脚踝这样的无奈之举。这几日与主人聚少离多,清理汁液的次数也频繁了起来。不知不觉到周末了,所以迫切地希望主人的疼爱

第三章

我让助理驱车送我到一处温泉旅馆,到达目的地后下车,叫他把车送去保养就可以下班了,挥手与他道别

对着梳妆镜补妆后,走进预定好的房间,我依旧是正坐在矮桌我那一侧坐垫的右侧等候。客随主便,主人尚未落座时,客人也不方便僭越

我被刻意晾了一个多小时

以足背支撑身体,并拢着于臀下被压扁的双足会因为逐渐缺血的过程麻痒着失去知觉,并伴随着剧烈的钝痛。过一阵子看似痛觉消除了,实则只是在静止不动的情况下舒服了些许,但凡要移动身体而运动扭曲的足部时,就会理解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家中礼仪再怎样严苛,练习再怎样周到,人类生理基础摆在这里,所以能做到的并不是让身体适应,而是只有忍耐。比较能忍一些的我,并非就不觉得这个姿势难受

地位的尊卑有序导致了这个局面,男性可以肆无忌惮地放松身体,作为陪衬和从物的女性只得时时刻刻谨小慎微,将妆容、仪态和言行锤炼到极致,以便随时胜任指摘和检阅

目标人物随手拉开纸门跨步入内再随手关门的洒脱,当真是简约至极。此前我入内时,要先在门前廊道处正坐,而后以双手轻拉纸门下方创造出一掌的空隙,一气呵成拉开后拜倒行礼,膝行入内,转身分两步闭门后膝行到预定的位置等待

那人入座,我也抱着百感交集的心情,下拜问候,得到肯定答复后,膝行挪动到坐垫上,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将话语脱口而出,揭开了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第一幕

“你说好的,和你做过以后就会把我的那些照片删掉,为何仍然纠缠不休?”

“请注意你的措辞,筱崎清子女士。不是事先声明过你对我的称呼应该是什么吗?在这个大前提不正确的情况下,任何进展都不存在意义呢。”

不曾使用任何腮红的全妆也掩盖不住羞赧,躯干和脊背上传来若有若无的麻痒,并拢的双腿似乎夹紧着抽搐了一阵。忆及那种种不堪入目的光景,我微微低头,以细若蚊吟的声音回答着

“对不起,请原谅清子的失礼。……是主人啦……主人说过要把那些照片删掉后就远离清子的生活的,然而主人为何不守约定,仍然试图纠缠……”

一贯塑造的强人形象和雷厉风行的作风,顷刻间就土崩瓦解了。一声“主人”唤起了太多难以启齿的追忆,心跳声在脑海中清晰可辨,呼吸带动周身灼热起来,我知道,自己已经是主人的东西,回不去了,不能没有主人

连第一人称都从“我”替换为了“清子”,无疑是在宣告自己身为主人的物这一现实

“拜托,主人的确把照片全部删掉了没错,也没再想纠缠。明明是清子自己要来找主人的,是也不是?”

“明明是因为……”

我的发言被粗暴地打断

“闭嘴,清子,先回答主人的问题!”

我立刻从坐垫上移开,当即土下座,以惶恐不安的声音诉说着,泪水已经打湿了面前的榻榻米

“万分抱歉,主人,是清子僭越了。回主人的话,是清子主动要约主人到……温泉旅馆的……,清子是主动的一方。”

“原因呢?”

主人未发话,我不再敢把埋下的头抬起

“主人确实把照片删掉了没错,但是主人为什么录像……”

“这是当然的吧?清子的身体反应这么有意思,自然要以各种方式留念。清子要好好反思才对呢,如果不是清子自己淫乱,就不会有那些有意思的反应,又怎么会被留下资料作为把柄?所以答案已经很明白了吧。”

“是,主人,是清子的身体淫乱,才勾引主人。”

“清子的身体为什么淫乱呢?”

“回主人的话,工作压力太大了,清子的先生又不怎么碰清子,于是就……欲求不满……。”

“抬起头来,看啊,太太的身体这么美丽,为什么筱崎先生在如此佳人入籍后,却如此冷落和唐突呢?”

我抬起头来,即便桌上平板电脑播放的影像如此刺眼,却依旧不敢移开视线,这就是,主人的命令

视频中的丽人一丝不挂,置身于狰狞的刑架,是这衰败庭院中唯一明媚的光景

晶莹的细汗打湿了整个胴体,夕阳下好似上了暖色的釉

浓密青丝披散着,身体无论如何都想获得些许荫蔽,但是安全感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漆黑的丝带约束着视线,眼眸的位置氤氲着星星点点的濡湿

同色的咬物置于樱桃小口,于正红色号的口红相得益彰

纤细双臂在身后十字交错着,由红绳约束后呈现着后手吊缚的样貌,线条分明的肩胛紧绷到极致

腿间蜜裂用悬空的细绳分隔的同时,由漆黑的伪具楔入。一端深入娇嫩的子宫,一端的孔洞由绳径直穿过,娇躯因此光鉴可人,如若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圣徒

如茧般绵密的绳子,将大腿中段至脚踝上方的细腿不留一丝间隙地簇拥

小巧瘦长裸足踏着的,是遍布金属波折和瓦楞的平面,泉涌的情欲生成了蛋清状的晶莹镀层,硬朗瘦削的踝骨看上去温婉了几分

背吊的幅度过于惊人了,几乎要到脱臼的临界点,腕部和肩部的剧痛,连带足底的石抱酷刑牵扯着神经,即便体腔里的狰狞再怎么忠于职守地伸缩和摆动,这具身体依旧陷入了阿喀琉斯追龟的悖论,与高潮永远有一线之隔

触手可及的刹那,女性身体的本能便是绷紧足背承担律动,因此无论是高跟鞋还是正坐,吸引男人眼球的,永远是类似高潮形态足部的我见犹怜

视频中的佳人本能地浅浅呻吟着,苦痛又坚决着踮起脚踵,绯色的斑驳陆离因脚掌立起而生动浮现

背吊的折磨暂时远去,然而足底接触面的减少触发了膣内物件的机关,轰鸣戛然而止,好似水在沸腾的瞬间切断火源,娇躯只能恰恰因为界限突破征兆的浮现,不甘地维持在临界点

单单以裸足前掌点地的踮脚姿势让踏足之处的压强翻倍,仅仅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幼嫩的足底便被砥砺到不堪的程度。再加上渴望律动的耳鬓厮磨,佳人认命一般,无奈地把足跟放下支撑身体,主动让皓腕和颈肩受难

放下悬空的白嫩脚腕时,大约十多厘米的长度因女体的沉降,破开滚烫湿滑的黏膜,本应传递出唯美不堪的音讯。充分充血的乳尖和秘处的三处茱萸被狰狞鳄鱼夹拉扯着,铃音把原本的淫靡妆点吃清澈的乐音。粗长表面颗粒遍布,每每破开体腔的时候都起到了延迟身体落下的作用,不知道以极致柔嫩主动冲击是何心情

踮起脚尖无数次,终究是无法突破身体本能给身体设下的界限。佳人逐渐认清了自己被折去双翼的命运,泪如泉涌着放弃了思考,袅娜地立在原地不再反抗,保持着凝固的模样

“先生每天只知道钓鱼和踢球,对我根本没什么兴趣,两三周才会有一次,每次也就几分钟……”

我触及右手无名指的婚戒,心里满是心酸

昔日自己最荒诞之一的淫行,此时此刻如同再度亲历,我无奈地发现身体敏感到了极点

乳房和小腹已经酸了许久,因正坐而并拢的双足足跟,将臀肉自下而上、自外而内地收紧,私花的两瓣互相摩擦,身体不争气地动了情,此情此景自然逃不过主人的法眼

“以冷面著称的商业之鬼,筱崎清子女士,其实是个欲求不满的发情人妻,土下座求着男人临幸,真是不堪啊。”

我将头埋下去,嗫嚅着反驳

“不是的,主人。主人是特别的,清子因为主人才会发情,清子不会对别人有感觉的。也只有主人,能够让清子再三顿首渴求临幸。”

“就连筱崎先生也不能让太太舒服吗?”

“是的,主人,只有主人可以让清子舒服,先生不可以。”

“真是可悲。清子把主人当做什么了?自己欲求不满的时候就挥之即来,舒服过后就挥之即去的牛郎飞机杯?今天主人就把话放在这里了,本来这段关系该结束的,是清子硬要纠缠,主人只能勉为其难地再答应一次。但是主人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这一次,清子要么就在这张契约上签字,要么就这样欲求不满地离开吧。”

我满怀欣喜地双手递过这张契约,细细端详其上的约法三章,不啻为盛宠吧

没有限制的任意处置

没有安全词

与先生离婚后,入籍主人家

与此前受胁迫而疯狂的七日七夜不同,这次的契约一旦生效就没有回头路了,但我甘之若饴

我将契约置于榻榻米上,解衣直至一丝不挂,分腿跪坐,将穴印了上去

圈内不成文的规矩是,这种程度的契约订立,必须借助一次无性的高潮

主人将沙漏置于桌上开始计时,一分钟以内我如果不能高潮,此生不会有第二次签订契约的机会

我双手各自抓住两侧的脚腕,与主人四目相对

一丝不挂的身体微凉,但因为感受到主人视线的支配,忆及往昔发生过的种种。我的身体旋即染色,如若涨红的虾子一般,在一阵呆滞的抽搐后,股间喷射出清液,就这样高潮了

清理过身体后,我重新着装,正坐在那人身前,握紧他的手

“我是阳痿吗?就这样让亲爱的欲求不满?”

我无奈地笑笑

“做主人的时候清子自然是满足的,但是作为先生,我在侍寝时,的确能感受到敷衍呢。”

“亲爱的太高贵冷艳了,为夫驾驭不住啊。要不把自己带入主人的角色,还真有些力不从心呢。”

“初为人妻,如有不周到的地方请海涵。假如还是心有芥蒂,请尽管行使主人的权力,管教清子。无论如何,余生请多指教了。”

我发自内心地拜倒在那人面前,满怀着感激和憧憬

<<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于您之外再无余生 第四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于您之后再无余生 第二至三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