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xiandu ♥

仙子,轮到你解锁战败CG了 第二章

仙子,轮到你解锁战败CG了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心罚梦魇,咽欲淫舌

三番两次的试验后,陆景快速熟悉着古卷的各种操作。

之后,他又一次审视起自己的专属天赋。这个天赋甚至还附带了两种特殊能力。

【红尘天命:你获得红尘之心,能感知并汲取附近的堕欲之力。】

红尘域:红尘域下,无仙无神,红尘欲起,百倍激增。天赋持有者可以消耗堕欲之力激活红尘域,在周围展开一层重叠的维度空间。

(对拥有命痕者的压制效果增强。)

(对拥有命纹者的压制效果转变为绝对指令。)

天命环:天赋持有者可与天命环佩戴者建立无誓之约,天命为证,命运共连,触犯者将遭受心罚梦魇的侵袭。可通过注入堕欲之力增加天命环上限或转换天命环的形态。

(当前天命环上限:1)

(对拥有命痕者的誓约条目上升命痕对应数量。)

(对拥有命纹者的无誓之约将自动转化为心识奴约。)

陆景摩挲着下巴,他得到的天赋果然和命运、欲望有关。

他尚且还记得自己的新天命,欲天之主。顾名思义,大概也与欲望相关。

难不成是因为他穿越前正玩得兴起的R18恶堕小黄油?但那个游戏和这个世界又毫无关联。

他尝试问过古卷,也没有得到想要的解答。

将心中的疑惑暂且搁置,陆景将意念转向古卷新出现的栏目——【战败档案】。

那里有着战败者的详细记录。

第一页,上书的便是苏白羽的名字,以及她那栩栩如生的“吞精检查”画面。

“啧…不愧是战败CG,还挺色…”

陆景轻瞥一眼,但随即他欣赏的眼神顿时一凝,眉头皱起。

“等等……”

“她卷轴上的容貌,似乎与我记忆中有所不同?”

古卷之上,苏白羽本应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但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另一张花容月貌,虽气质与神韵有几分相似,但面貌却全然不同。

陆景陷入沉思。

“难不成…是伪装?!”这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让他有种被坏女人欺骗的愤慨。

“好气啊(`ヘ´)=3,下次见面时一定要揍她屁股!”

思来想去,陆景也暂时拿苏白羽没办法,只好收敛心神,望向古卷的下半部分记录。

【姓名:苏白羽】

【境界:筑基后期】

【命途归属:尘寰界】

(收集三种命痕可激活专属命纹,改换命途。)

【当前命痕:】

【咽欲淫舌:喉舌敏感度倍增,若未定期满足吞吐之欲,便淫涎难止;淫涎者,吞之则欲念自生,吐之则媚香弥漫。】

(解锁新的战败CG或注入一定数量的堕欲之力可获得新的命痕。)

“筑基?修仙世界…吗?”陆景喃喃道。

这下子,以自己的金手指,岂不是只有魔道这根独木桥可走了。

得亏他没什么道德洁癖,魔道也并非走不得。

谁说当魔道就必须会奸淫掳掠、杀人放火?

修仙世界里,强者为尊,合法合规的性交易和人口买卖可多着呢。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为了生计和修行,想必仙子神女们也会同意为自己解锁新CG吧。

资本家嘛,学会画饼、学会投资、学会PUA……

不过,一个初见的女人都这么贼,也不知道这世界的黑心资本家好不好当。

万一某天他干坏事就被哪个路过的正道仙子或者大能给随手扬了。

呃……

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莫欺少年穷,等我苟到无敌!”

“啧。”

畅想过后,陆景咂咂嘴,缓缓从椅子上起身,轻轻拍了拍衣摆,目光好奇地四下打量。

这里似乎是一座宫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泥土气息。

地面上铺筑着古朴的石板,岁月在其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宫殿周边,灯火摇曳,宛如一颗颗星火,照亮着整个殿堂。

“先到处看看吧。”陆景心中涌出一股冲动,他迈开脚步,朝着苏白羽离去的反方向探索。

宫殿里的房间并不多,除开他所在的大殿外,陆景只在周围发现了三个房间。

第一个房间像是原身的书房,里面墨香满堂,书架林立,堆满了书籍和卷轴,还有几个形似玉简的玩意儿。

陆景随意翻阅了几本,又面容抽搐的阖上。

算了,等识字后再看。

第二个则是个空旷的小房间,布置得十分简洁。地面上铺着一张厚实的地毯,上面摆放着几个精致的檀香和一个柔软的蒲团。

陆景猜测,这应当是一个闭关室。

他快步走到蒲团前,盘膝坐下感受了一番。

结果却是没有任何气感。

“啧,我果然不是天生道子。”陆景撇嘴,他现在对如何修行完全一无所知。

他当即决定,下一步计划——学习!

……

最后一个房间,位于宫殿深处。

陆景推开门,一股刺骨的寒意便瞬间袭来。

“什么鬼地方,真冷啊。”强忍着不适,陆景紧紧抱着手臂,继续朝内行去。

即便房间内灯火通明,也无法驱散那股四面八方涌来的寒意。

而寒意的最中心,也是房间的中央,是一个小型水潭。

陆景早就注意到了那古怪的水潭,其水面上闪烁着幽幽的粉色荧光,根本看不透彻。

他慢慢凑近,液体却突然翻动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水下挣扎。

“嗯?!”

陆景心中一惊,连忙后退几步,警惕地观察着水潭里的动静。

过了片刻,液体恢复了平静,但那种诡异的感觉依然让他心神不宁,就仿佛水下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

“稳妥起见,还是先别靠近吧。”

陆景有着作为修行菜鸟的觉悟,凡事得稳一手。

【堕欲+728】

眼前闪过一条虚幻的文字。

原本打算就此跑路的男人身形一滞,顿时口吐芬芳。

“卧槽?!”

……

夜色如墨,星辰寂寥。

苏白羽行于风中,新换上的一袭白裙在夜风中轻轻飘动。

虽然魔头已除,可随后的波折,以及身上被那个邪魔留下的种种痕迹,以她的心境一时也难以平复。

苏白羽在心中默默思索。

变故骤生,她的计划被完全打乱,此处,这幅面容也只好暂时放弃。

不过,心念一转后,她发现自己倒是正好可以前往麓山城那边通风报信,顺便完成通宝古符中三号的那份报酬丰厚的紧急寻人委托。

原本她就计划除掉魔头后便前往麓山城搜寻线索的,但世事难料,谁知那魔头的肉体上竟孕育出如此可怕的存在。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

唯有天生淫邪的邪魔王幼体才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苏白羽眼帘轻垂,雪腻的指尖轻抚自己软糯的粉舌,舌面上古怪的纹路虽已沉寂,但那残留的余韵仍在她心头荡漾,仿佛她的舌头上正盛开着一朵朵春日之花,每一片花瓣都向外淌着蜜。

甜酥酥的。

虽然不明白自己被放过的原因,但她知道,这事儿绝不算完,那个邪魔必然还有着其他算计。

她能预感到,这次的事件不过是冰山一角,它预示着一个更为庞大、更为复杂的漩涡即将席卷而来。

整个南辰域争位之际,各方势力接连登台,竞相角逐,真是无边乱世。

要么逃离,要么参与。

她必须变得更强才行。

……

【堕欲+1】

盯着眼前第三次冒出的虚幻文字,陆景默默计算着堕欲点数的增加速度。

“大概每5分钟可以加一点。”

“倒推的话,方才那728点,攒了有2天半?”

“这水里指不定有什么妖魔鬼怪吧?”

陆景心下有着一些猜测。

“不过,这对我来说似乎是个宝贝儿?每天都可以来一次。”

站在水潭边,陆景轻吸一口气,感受着寒意透过肺腑,不禁打了个哆嗦。

“走了走了,冻死我了。”

数分钟后。

跟着苏白羽离开的方位,陆景穿过宫殿,踏上了一段冗长的台阶。

当他走出台阶的尽头时,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些意外——他发现自己竟身处某个宅院。

夜色早已深沉,月光洒在荒废的院落中,略显凄凉。

陆景环顾四周,只见草木萧条,屋舍无光。

显然,原身应该不常待在外面。

他简单逛了逛宅院各处,如他所料,空无一人。

站在原地略微思索片刻,陆景决定暂时先找个卧房休息。

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的身影逐渐融入了夜色之中,整个宅院再次陷入了沉寂。

……

随后的三天里,陆景并不急于寻找修行法,而是在附近找了个酒楼,一边做着临时帮工探听消息,一边了解世界的历史和常识,顺便每天吸收一次宫殿深处里的堕欲之力。

渐渐与酒楼的伙计们混熟之后,陆景终于得知自己的方位。

他身处玄月皇朝雍州下辖的庆丰城,以织造闻名。

而玄月皇朝位于南辰域的北方,与北域相望。据说两域之间,横亘着一片浩瀚无垠的天痕海,唯有仙人可渡。

“城内的人们对修行之事似乎并不陌生,茶余饭饱后,从各地流传出的修行者们的奇闻轶事是极佳的谈资。”

倚靠在酒楼的某个角落里,陆景手中提溜着抹布,偷偷摸着鱼,暗自考虑着自己的计划。

原身在城中似乎完全就是路人,无人知晓,更无人识得,大概也曾是位精于苟道的魔头,就是不知怎么被苏白羽给发现并除魔卫道了。

现在,陆景继承了这份空白的身份。

而他之前在原身的衣衫里也找到了一些不明用途的物件。

袋子、令牌、形似丹药的丸子……

也许是宝贝,也许是杂物,也许是线索。

但他不知道如何使用,现在都放在宫殿里藏着。

“陆景!才来几天,你又在偷懒!马上客人就要多起来了,快去干活!”

一声清脆地娇喝从不远处传来,酒楼中嘈杂的气氛中突然多出了一抹轻快的旋律。

听到声音,陆景嘴角微微一瘪,随即头也不回地随口应道:“好嘞,马上!”

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少女怒气冲冲地跑到陆景面前,扬了扬小拳头,道:“你这怠懒的家伙,亏得我好心收留你。”

“我错了!”陆景果断道歉,毕竟,他还指望着眼前的少女教他识字呢。

说罢,陆景拿着手中的抹布快步走到无人的酒桌边,漫不经心地擦拭着桌面,思绪却不知不觉又一次飘远了。

真是奇了怪了,那些穿越者前辈们到底是怎么如鱼得水地生活在种种陌生世界的?

一个个的,身怀诸多知识和绝技。

不像他,只会现代社会的基操,Crtl+C和Crtl+V。

不过他倒是会算数,在这城内当是一绝,绝对可以当个账房先生。

可惜,除了数字,其他大字暂时不识一个。

另外,他也考虑过身怀的金手指,但此时他灵活的道德底线尚且偏高,做不来随机找个姑娘糟蹋的坏事。

他还曾有过另外的想法,去青楼逛逛,体验一下新世界的万种风情。

然而,没钱。

这世界酒楼的薪水竟也是和打工人一样,按月发放的。

哦,他们叫月钱。

“陆!景!”

一道尖细的声音突然在陆景耳畔炸开,他猛地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白嫩的小手正拍在他的肩膀上。

抬起头,便迎上了黄衣少女那双灵动又苦恼的眼睛。

“呃……”

陆景试图开口解释,却被黄衣少女扯着衣袖,用力拉到酒楼的后厨。

后厨里,炉火正旺,油烟弥漫。

“我错了!”陆景道歉。

“错哪了?”黄衣少女不依不饶地追问。

“我…我不该偷懒…”

“哼,你这家伙,总是这样,一不留神就偷懒。”少女双手叉腰,眉头紧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她指着一处桌边上的一堆碗碟说:“你看,这些碗碟还没洗呢,你赶紧给我洗了去!”

陆景一看,果然是一堆油腻腻的碗碟,他苦着脸,无奈地撸起袖子开始动手。

清闲的摸鱼工作没了呀。

黄衣少女站在一旁,眼神犀利地盯着他。

“我告诉你啊,陆景,你要是再敢偷奸耍滑,我就直接扣光你的月钱,让你喝西北风去!”

陆景正手忙脚乱地洗着碗碟,听到少女的话,他连忙点头:“是是是,我保证好好干活,绝不再偷懒!”

而此时,酒楼里有中气十足的男声传来:“小莲!你在哪儿?快来招呼客人!”

黄衣少女皱了皱眉,瞪了陆景一眼。

“哼!爹爹叫我,我一会儿再来时,你要是没洗干净,你这个月的月钱就没了!”

她可不会因为这个男人会讲故事再任由他放肆偷懒了。

看着莫小莲快步离开的背影,陆景擦了擦手,心中嘀咕道:“这世道,就连可爱的小萝莉也得上班啊。”

他之前偷偷打听过莫小莲的岁数,实在是年幼得紧。

正埋头洗碗之际,虚幻的古卷蓦地在陆景眼底展开。。

见状,陆景眼角抽搐了下。

“又来!那家伙还不死心啊,非要每天试探个一两次才罢休?”

古卷之上,陆景熟悉的文字微微闪烁。

【心罚梦魇已触发,是否进驻梦魇?】

“是。”

……

麓山城。

苏白羽看着周边突兀变幻的环境,柳眉轻蹙。

“还是不行么?”

不论是直接说明还是旁敲侧击,每一次尝试向他人传递出陆景的信息,她都会被拉入这个怪异的世界。

这里的时间流速十分异常。

也许外界才过去几秒,但她在这里却度过了相当于几个时辰的漫长时间。

而在三天前第一次进入时,她便自然而然地明白了离开这里的规则。

只要她诚心遵守约定,就能避免心罚梦魇的侵袭。

她曾假意尝试过,但似乎并不被空间所承认。

所以每一次,她都几乎待到了这世界的时间上限。而如果一天之中,多次违反约定,在这个诡异世界的时间还会延长。

想到这里,苏白羽发出一声幽幽叹息。

随后,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弄着腰间的丝带,丝带便如流水般滑下。

幽蓝色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而后,如同盛开的兰花逐渐凋零,缓缓飘落至地面,层层叠叠,形成一片华美的裙裾之海。

而后,她继续褪去身上的雪白亵衣,仿佛是在剥去自己最后的枷锁。

当一切的束缚落下,苏白羽跨前一步,静立在空旷的空间中,整个人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仙子,肌肤胜雪,曲线玲珑。

“这一次,就不劳烦你了。”苏白羽脆生生地开口道。

“苏白羽,你就非得和我过不去吗?”

陆景从虚无之中走出,脸上带着寡淡的表情。

他打量着她那张依旧伪装的俏丽面容,心情却不怎么愉快。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邪魔之流,必斩之。”

“你凭什么断定我就是邪魔了?!”

“死而复生,满嘴谎言。”

“我那是真话!”

这几天里,类似的对话在这里其实已经重复了好几轮。

陆景就不懂了,这女人怎么只认死理,一点都不懂得变通。

穿越者就这么不受这世界待见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是邪魔,就没有守序善良的邪魔吗?

不过,上次他倒是成功报了被骗之仇,狠揍了她的屁股一顿。

“没必要费口舌了,我是不会听信邪魔任何一句话的。”

“来吧。”

苏白羽扬起头,张开双臂,闭上双眼,宛如引颈受戮的囚徒。

“你这样三番两次地刺激我,就算我不是邪魔,说不得也被你给逼成邪魔了。”陆景吐槽道,“还是说,你就是想让我像邪魔一样肆虐,然后被你的同伴发现?”

苏白羽蓦地睁开眼,望着前方的男人,脱口而出。

“我没有!”

“那你们镇魔司就是这样教你应对邪魔的?更何况,我还什么都没做。”陆景反问道。

“我不信。过去了三日,如今不知道已有多少人遭到了你的毒手。”苏白羽决绝道,“但凡多留你一日,都是我之过错。”

陆景摊了摊手,一脸无奈。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几日我非但没有害人,还为你们玄月皇朝贡献了些GDP。”

闻言,苏白羽内心的想法并没有一丝动摇。

邪魔乱世,这并不是预言,而是已经发生的,甚至早已波及整个南辰域的事实。

不过,邪魔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如果因她之言语导致更多无辜平民受牵连,她同样难辞其咎。

想起镇魔司内曾接受过的培训,苏白羽缓缓吸了口气。

“冷静……”

邪魔的话并不可信,她必须要有自己的判断。

或许,晚些时候她应该去问问经验更加丰富的前辈们该如何面对狡诈的大邪魔。

至于现在,还是不要进一步激怒邪魔吧。

将胸口的浊气随着不甘一同吐出,苏白羽揉了揉自己脸上的肌肉,放缓自己的表情,轻声道:“别试图欺骗我了,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我想让你别缠着我了!”

明明只穿越过来3天,陆景却感觉发生了好多事,心好累。

苏白羽摇头,道:“只有这个不行,我会想尽办法解决掉你的。”

“你……”陆景无语,气道:“我警告你,别惹我生气!”

苏白羽想了想,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她顿了顿,语气稍显柔和:“放心,接下来我都依着你,这样会让你的心情好受点了吗?”

说实话,这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棘手的邪魔。

以前她遇到的那些邪魔都能靠武力解决,但眼前这个家伙明显不同,它的力量远超她的想象。

她轻敌了。

在它尚未表现出敌意前,她本不该提前透露自己想要消灭对方的想法,引起对方的警惕。

但如今也不算晚。

想通这一点后,苏白羽望着身前的陆景,心底有了全新的计划。

伪装和扮演,对她而言似乎并不困难。

“依我?”

陆景满头问号。

“嗯,我尽量不惹你生气,让你心情愉快。”苏白羽回答道。

只是,她的心中轻声补充着那句未出口的话语:“让你在愉快中,步向灭亡。”

陆景愣住,好一会后,他再次试探道:“那…你不许再缠着我了?”

“抱歉。”苏白羽的嘴角微微上扬,婉拒道:“请换一个要求吧。”

这一次,她不再提及干掉邪魔的话。

可唯独放过它这一点,不可能。

“你TM,那我要你依着我有什么用?”陆景怒道。

“也许,你可以对我更加放肆一些,不用忍得那么辛苦。”苏白羽歪了歪头,脸上露出清浅的笑容。

她笔直地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是邀请,更像诱惑。

陆景继续忍了忍,但心底那股冲动如潮水涌出,他发觉自己的确忍不住了。

此界,本就是他惩处苏白羽之处,岂能由她翻身做主,挑起他心中的波澜。

思绪至此,陆景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所有的忍耐都化为这一刻的放纵。

他猛地跨步向前。

而苏白羽看着他逼近,脸上那清浅的笑容不减反增。

如果她能安抚住邪魔,哪怕只是短暂的三五天,也算是对世间做出了不菲的贡献吧。

数步之后,陆景的手掌终于握住了苏白羽伸出的右腕,用力将她拽入怀中。

一瞬间,他就感觉到她的汗毛轻轻地竖立在她的雪臂上,他低下头,于她的耳畔低语。

“你的身体可不像你所说的那样依我,你在害怕什么?”

苏白羽抬起头,目光与陆景的视线相交,又轻轻偏向一旁。

“没什么。”

陆景嘴角轻掀,冷笑道:“那就看着我。”

轻咬着下唇,苏白羽强迫自己直视着陆景的眼眸。

她仿佛能看到,那双黑色的眼眸中,掩藏着炽热的欲望。

“张嘴,舌头伸出来。”陆景继续命令道。

苏白羽一怔,眼神微垂。

也没什么。

她对自己说。

而后。

她的粉唇轻抿,嗫嚅了数秒,然后柔软地分开。

滑嫩的小舌也颤颤巍巍地探出了头,如同初生的嫩芽,带着一丝湿润。瑰丽的命痕交织其上,微微闪动着,一如她此时翻涌的心绪。

即便在梦魇之域,咽欲淫舌的命痕同样不曾失效。

陆景的呼吸霎时变得急促。

他不再犹豫,将头低下,让自己厚实的唇瓣覆上苏白羽的柔软,对她的嫩舌纠缠不休。

于是,两个舌头无声地搅在了一起,就像是两个小小的肉色磨盘,相互交缠研磨,那津液就成了流淌的语言。

“唔…❤”

舒适、愉悦、满足充盈身心,苏白羽感到一阵神秘的眩晕,双眸一闭,一切心中的计较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一种原始的本能,烈火般地燃烧了起来。

礼教的束缚、理性的尊严、邪魔的危险以及女性的羞耻心,一切的一切,此刻仿佛全都烧成了灰烬。

她从未想过,邪魔的吻,竟会如此热烈,以致她本能地微张嘴唇,分外渴望着另一股独特味道的涌入。

她渴求着欲望的甘霖,而这份渴望被他一一满足。

直到他们猛然间分开,苏白羽的脸颊早已染上了一抹令人心醉的粉红色。

“总感觉你比我更享受呢,都湿透了。”

陆景的耳语唤回了苏白羽仿佛被燃尽的理智。

她缓缓睁眼,察觉到腿间那只正在作怪的手掌,本能地用力夹紧。

“分开!”

陆景的声音愈发低沉。

“……”

苏白羽咬唇,一点点放松双腿,而每放松一点,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手指更肆无忌惮地深入自己体内,搅动着春水。

“平常人可体会不到每天都被破处的感觉。”

“苏仙子,你应该感谢我。”

陆景扯起嘴角,低声笑道:“今日份的破处感言,你可有想好?”

苏白羽自然毫无想法。

她甚至想当场剁掉陆景那乱来的魔手。

可惜力不从心。

“那你还有一点时间慢慢想。”

看着苏白羽在自己怀中微微扭动却又不敢用力挣扎的小模样,陆景确实感到心底的不快如云雾消散。

而另一种想要欺负她的情绪豁然升起。

于是陆景指尖的弹奏愈发轻快迅捷。

拨弄、按压、勾起……

随着节奏的变幻,苏白羽的目光也开始忽明忽暗,一会儿睁开来,一会儿又眯缝着。

苏白羽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全然不像她,

可她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羞耻的自己。

渐渐地,陆景感到女子原本平缓的呼吸声中不自觉加入了某种别样的颤音,渐高渐低,分外悦耳。

“嗯…❤”

“明明现实里还是处子,何必总是主动进入这里像雏妓般被我肆意淫玩?”陆景趁机劝说着。

“你…也可以选择不动手的,嗯~❤”

“你要找我麻烦,还不许我反抗吗?!”

陆景的指尖用力一勾。

“啊…❤轻…轻点…❤”

苏白羽没想到这邪魔的道理还真能说得通,她竟无法反驳,只好沉默地承受着陆景的“反抗”。

区区邪魔,天生竟通晓人族之道理,真是可怕。

直到彩霞覆满苏白羽的俏脸,陆景才慢慢抽出粘满淫水的手掌,递到她的眼前。

“喏,你的淫水,要尝尝吗?”

苏白羽偏过头,一副“我才不要”的模样。

陆景笑道:“方才还说依我,打算现在就变卦吗?”

“苏仙子,你也不想我真正去做些邪魔之事吧?”

终于肯露出真面目了吧,混蛋邪魔!

苏白羽在心底恨恨道。

她羞愤地扭过头来,不甘至极,嘴巴却乖巧地主动分开,探出粉舌像小猫一样轻舔陆景指尖。

忍着莫大的屈辱,苏白羽抬起头,脸上露出牵强又虚假的笑意。

“请不要那么做,我只是还没准备好。”

“你也知晓,我还是个没有经验的处子,不懂得如何让你满意,我会慢慢学习的。”

“那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陆景拍了拍苏白羽的脑袋。

“学习的第一步,就先用你那张会说话的小嘴给我把手指好好清理干净。”

不得不说,以前世界里那些俗到不行的威胁放到新世界还真挺好用。

不过,不知不觉间,他和苏白羽的关系竟变质成这样了,

明明他最开始只想让她知难而退的。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还是二弟最得我心。

……

<< 仙子,轮到你解锁战败CG了 第一章仙子,轮到你解锁战败CG了 第三章 >>
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3 thoughts on “仙子,轮到你解锁战败CG了 第二章”

  1. 大大求求更新一下《魔域》35章后情节吧,三个月了……╥﹏╥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