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山紫水明 ♥

关于哥布林对于捕获母畜的使用与调教方法研究

关于哥布林对于捕获母畜的使用与调教方法研究 – 黑沼泽俱乐部

一、绪论

1.1 选题背景

哥布林,这一遍布大地的种族由来已久,自神话时代起便与人族生存在同一片土地之上,人类与哥布林的冲突也从远古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在长久的历史中,人们在与哥布林的冲突中积累了大量经验,对哥布林也有着相当程度的认识,然而,这些认识都是基于经验主义的,通过大量案例总结出来的规律,并未真正科学的、系统性的研究哥布林这一生物的内在规律。

1589年,扶摇发表的《魔物演化论》开创了生物学发展史的新纪元,也令科学研究方法的思想渗透到学界的每一个领域。从那时起,人们开始对魔物进行科学、系统的归纳、分析、总结,并逐渐演变为如今的生物学。

1897年,超大型哥布林部落攻破库洛特帝国首都引起诸国动荡,人们第一次对这种弱小、丑陋、愚昧的种族感到恐惧,并兴起了猎杀哥布林的热潮,同时学界也一改以往倾向研究巨龙、巫妖、炎魔等强大种族的习惯,转而开始对逐渐兴起的哥布林族进行研究。

目前,猎杀哥布林的热潮逐渐褪去,但学界对于哥布林的研究并未停止,不论是人类生存空间不断扩大导致的与哥布林部落的冲突,还是冒险者日复一日与哥布林这类数量最多的低阶魔物的战斗,都需要学界的理论支持。

本文以哥布林捕获母畜为研究对象,分析归纳不同母畜在哥布林部落中的功能位置、详细记录哥布林对于捕获母畜的调教方法,更加全面地丰富对哥布林社会的认知。

1.2 选题意义

1.2.1 理论意义

对哥布林的研究由来已久,但真正以现代的科学研究方法对哥布林进行研究的历史只有大约三百年,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鲜有学者对此进行研究。虽然近一百年的时间里,学界对于哥布林的研究有了相当程度的丰富,但依旧称不上全面,对于哥布林的研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要走。本文旨在丰富补全对哥布林社会研究,更加全面地认识哥布林这一物种。

1.2.2 现实意义

根据冒险者公会发布的《2023年任务途中遇害统计》可以得知,去年在执行哥布林相关任务中被捕获为母畜的冒险者高达6.9万人。哥布林对于新捕获母畜的警惕性是相当高的,想要逃跑难度颇大,而许多人在成为母畜后一段时间逃跑也因对哥布林、身边母畜、改造后的身体不够了解而错失逃脱机会。本文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冒险者了解哥布林内部对母畜的各类调教方法,让冒险者提前知道逃跑的合适时机。

1.3 文献综述

1.3.1 研究综述

对于哥布林的系统化研究最早可追溯到扶摇(1589)年发表的《魔物演化论》,主要阐述了哥布林的生活习性、身体构造、战斗能力,为后世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托随泰尔伊西拉夫斯基·茶(1936)总结了多年的母畜生活,证实了哥布林已经发展出了拥有文字、拥有语言、存在神灵信仰的文明;纽斯提亚(2008)证实了哥布林并无性别之分,哥布林胎儿的成长是通过父代射出卵后寄生于母体,通过吸收母体养分来成长的;伊斯(2022)通过对各地哥布林的考察,总结了哥布林对于肉畜的烹饪技法,并提出哥布林已经从学习人类烹饪转变为了会自己根据肉畜身体情况选择甚至创造合适的烹饪方式;千草命(2024)通过亲身体验,提出哥布林在生殖器方向上的进化要比其它性状更加明显,不同年代、地区的哥布林,其生殖器会更加契合当前年代、当前地区雌性的身体,通过这种方式令雌性即使逃跑也无法忘记哥布林肉棒的感觉;蕾莉(2024)提到,哥布林巫术的泛用性在个别领域要远超人类法术,拥有强大抗性的龙族亚人在面对哥布林的肉铠化改造巫术时,其抗性完全没有发挥作用,并且在改造完成后弱化了其对哥布林攻击的抗性。

1.3.2 研究现状述评

目前学界对于哥布林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哥布林本身进行研究,且在这方面的成果已经很多应用于实战当中,如今的冒险者在刚成为冒险者之际都需要先学习了解哥布林的习性、优势、弱点等,极大程度减少了在哥布林相关任务中的伤亡。

然而在另一方面,对于哥布林社会内的其它要素研究颇少。母畜是哥布林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且现在人们对于哥布林部落内部的母畜的情况也是知之甚少,以母畜为对象进行研究才能时哥布林研究变得全面。

二、相关理论概述

2.1 哥布林无性寄生理论

长久以来,人们对于哥布林一族中没有雌性,且所有接受哥布林种付的母体无一例外都只会诞下哥布林一事有着诸多猜想,但自纽斯提亚教授解剖研究哥布林开始,学界已经探明了这一问题的原理。

哥布林虽长有与其它哺乳类动物类似且完整的雄性性征,但产生的并非精子,而是可以独立成长为胚胎的卵。然而哥布林体内并没有子宫为卵输送营养,因此哥布林会将自身的卵射入母体,卵在母体的子宫内完成着床并吸收母体营养才会开始发育为胚胎。在此过程中,哥布林卵还会读取并获得母体得基因以获得母体优势,子代哥布林会在保留哥布林体征得前提下长有一定量的母体特征,包括但不限于天赋能力、智力等。

2.2 巫术系统化理论

哥布林萨满使役的巫术属于信仰系法术的一种。信仰系法术的主要特征是日常以祭祀、祈祷等方式获取神灵力量投射于己身,在必要情况下以特殊的方式将这一力量外放使用。随着近几年学界对于哥布林愈发深化的研究,可以判断哥布林族群已经发展出了语言、文字、宗教信仰等文化特征。关于哥布林的崇拜对象,目前学界认为这是一种原始的祖先崇拜,可以追溯到神话时代。哥布林定期举行了仪式就是它们向它们的神灵祈祷的过程,而哥布林萨满则是获得神力投射的特殊个体。

2.3 哥布林智慧进化理论

哥布林胚胎在母体发育期间会读取并获取母体的基因序列以得到母体优势,包括但不限于天赋能力、智力等。在数千年前的神话时代,哥布林毫无疑问是野蛮、弱小、毫无知性可言的物种,依靠着强大的繁衍能力以及群居合作的特性才在世界立稳脚跟。获取母体优势并不会在短时间内让哥布林有明显的进步,这个过程是以千年为单位的,但在长年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中,如今的哥布林毫无疑问已经与神话时代愚昧蠢笨的哥布林有了很大不同,并且已经发展出了独特的哥布林文化。

三、母畜使用方法的分类总结

本章主要讲述哥布林对与捕获母畜的分类以及特殊类型母畜的特殊调教方法。需要特别注明的是,虽然哥布林对于男性往往是直接杀死了事,但在个别极端情况下,存在着将男性带回部落改造成除孕母以外的其它类型母畜的情况,由于此类情况发生概率极低,本文不作讨论。

3.1 孕母

孕母即是为哥布林孕育、生产并养育哥布林幼崽的雌性。这是哥布林部落中对于捕获母畜最常见的使用方法,也是普罗大众对于被捕获女性所面临未来的最常见认知。

哥布林倾向于将身材丰满的母畜当作孕母,但大多数哥布林部落并没有那么多母畜可供选择,所以也经常出现身材贫瘠甚至尚未发育完全的母畜被当作孕母。

哥布林个体力量弱小,再加上人类对于哥布林部落的清剿,大多数哥布林部落的成年哥布林数量稀少,也因此哥布林将可以生产哥布林的孕母视作做重要的财产,将孕母安置在巢穴的最深处,同时也会安置一定数量的守卫来防止孕母被抢走或孕母自己逃跑。

相比起其他母畜,孕母得到的照顾是最多的,为了保证孕母的身体健康以生产更多哥布林幼崽,孕母的生活条件是所有母畜中最好的。但并不是说孕母可以过上优渥的生活,因为哥布林部落的生活水平本就不高,所以即使孕母可以比其他母畜优先获得食物和衣物,也经常出现孕母被饿死、冻死或病死的情况。

个别孕母可以获得外出散步的机会,但这种机会仅限表现良好、服从度高的孕母;对于始终坚持反抗的孕母,哥布林会直接砸碎或砍掉孕母的双臂和双腿,有时还会拔掉其牙齿,让其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由于哥布林部落糟糕的卫生条件,如果没有哥布林萨满的巫术保护,这类孕母很容易因伤口感染而死亡。

虽然孕母的职责中有养育幼崽一项,但其实孕母也只需要提供奶水就足够了。相较人类婴儿,哥布林幼崽的嗅觉与四肢更加发达,即使是刚出生的幼崽也能仅靠自己爬到孕母身上吸食奶水。哥布林幼崽从出生到可完全独自行动一般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最长不会超过三个月,在此过程中孕母即使全程不动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3.2 马奴

由于大多数哥布林身材矮小,加之畜牧业亦不发达,哥布林部落中鲜有出现马、牛、驴之类的坐骑,为了解决运力方面的问题,哥布林会给身材健壮、耐力充沛的母畜套上马辔与缰绳(有时会将母畜的头发分成两股充当缰绳),调教为坐骑。

马奴的手脚在大多数情况下会被对折束缚起来,以膝盖和手肘接触地面。这也是大多数母畜在刚成为马奴时的状态,哥布林通过这种方式破坏母畜的自尊,改变其自我认知,让母畜逐渐将习惯四足爬行的姿态。不少曾经当过马奴的女性在获救后无法重新适应双足行走,依旧保持着四足爬行的习惯。

在调教时,哥布林还会蒙住马奴的眼睛,让她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感受缰绳上,训练完成的马奴即使不再蒙眼,即使眼前时悬崖或障碍物,只要缰绳指示前进,依旧会条件反射地向前冲去。

对于服从度高的马奴,或者一些哥布林部落的调教方法存在差异,哥布林会解开对马奴双腿的束缚,将双臂束缚在后背(或直接切断),让其以双足行动,这也是哥布林母畜骑士与哥布林母畜战车在需要高速冲刺与灵活行动的战斗时经常出现的形态。

大陆南部的哥布林部落会给马奴穿上皮革制的厚靴子,保护马奴的双足是一方面,但更主要是为了让马奴的双足长期被汗液腌渍,使马奴双足瘙痒难忍,只能拼命奔跑来缓解。

一些有一定工艺水平的哥布林还会为马奴配置特制的辔头,让马奴只能发出“咴咴”的声音。

如果在战斗中发现被哥布林乘骑的马奴需要特别注意,这类马奴对哥布林的服从度往往都很高,不少冒险者甚至职业士兵在清剿哥布林巢穴时遇到马奴很容易因为同情心而松懈,进而被哥布林或马奴偷袭。

在哥布林的日常生活中,也经常使用马奴运送物品或作为代步工具。比如在掠夺完成后,哥布林会将食物、工具、母畜等战利品分类装车,每辆车配置一名哥布林作马车夫,由二至四只马奴来拉动。

3.3 肉铠/肉盾

肉铠即是作为铠甲或盾牌以抵挡敌人的攻击的母畜。与孕母和马奴不同,哥布林对肉铠的选择并没有明确的倾向性。虽然拥有抗性、身材健壮的母畜作为肉铠更具实战价值,但肉铠对哥布林而言主要是用来消解对方的反抗心,让对手不敢贸然攻击,其防护性能属于次要。虽然出现过哥布林依靠拥有强大抗性的肉铠抵挡攻击的案例,但此类情况过少,本文不作过多讨论。

使用肉铠、肉盾的基本是如哥布林勇士、哥布林王之类的大型哥布林,它们会将肉铠以绳索或铁链绑在身上(也会将肉铠的四肢切断,以铁索、铁环连接断面),有时还会用阳具插入屄穴用以固定,但更多是用来凌辱肉铠以及消磨对手战斗意志。

在著名的瓦迪兰守城战中,作为攻城的哥布林一方就大量使用了肉铠、肉盾。小型哥布林们将捕获的母畜绑在攻城器械和盾牌上,缓慢推进战线,负责守城的将士看到被捕获的妻女普遍战斗意志低迷,加之第一公主就在敌军敌阵,更加不敢发动攻击。

虽然刚捕获的母畜亦能直接挂在身上作为肉铠,但肉铠也有特殊的调教或者说制作方法:哥布林萨满会在肉铠身上施加【痛觉转化】【加速恢复】之类的巫术,然后故意去击打肉铠,在肉铠身上穿环打钉,让肉铠更加耐用,也让肉铠的身体习惯被当作肉铠的感觉。

个别肉铠在战斗过程中会发出魅惑的淫叫声,一些经验不足的冒险者很容易因这种声音在战斗中分神,在大意中被哥布林夺取性命;服从度高的肉铠还会说出劝降的话语让对手放弃抵抗,虽不见得真的能让对手放下武器,但也不失为一种消磨抵抗心的手段;在近身战时,肉铠可能会使用魔法或撕咬来帮助哥布林取得胜利,因此与穿戴肉铠的哥布林战斗必须十分谨慎。

3.4 肉畜

肉畜是专门用以食用的母畜。肉畜一般都是其它类型的母畜转变而来的,母畜如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继续履行原本职责,哥布林就会将其当作肉畜食用,不会浪费一丝一毫。个别物资充足的大型部落还会对肉畜进行育肥,以确保在食用时品尝到更加肥美的母肉。

哥布林虽然会用火,但多年以来都是直接食用生肉,并不会对肉类进行过多加工。但大约在两三百年前,哥布林逐渐开始食用熟食,虽然哥布林的肠胃依旧可以生食,但如今的哥布林比起生食明显更加偏爱熟食,只要条件允许,哥布林一般烹饪后再食用。

根据对哥布林部落遗址的考古发掘,基本可以判断哥布林20世纪猎杀哥布林狂潮时间,通过捕获的母畜学会的烹饪,这些母畜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教授哥布林烹饪的技巧如今不得而知,但哥布林在百余年的时间里迅速总结出了一套培育肉畜、烹饪母肉的技法,并且世界各地的哥布林还在迁徙途中相互交流,形成了如今各式各样的母肉烹饪技巧。

3.5 祭品

哥布林会定期举办祭祀仪式向它们的神(或称祖灵)祈祷,不同部落的祭祀仪式虽有所差异,但无不需要选出一位上好的母畜作为仪式的祭品。

祭品的选择往往以该部落对于好的标准进行选择,一些部落喜欢身材娇小,就会选择用身材娇小的母畜为祭品;一些部落喜欢体态丰腴,就会选择体态丰腴的母畜作为祭品。

仪式的过程也各不相同,有的仪式会将祭品束缚后以烈火焚烧、有的仪式则是母畜淫辱大会,哥布林在短暂的祷告过后对祭品进行轮奸群交、有的仪式则是将祭品开膛破肚,以堪称繁琐的方式将祭品制成美味佳肴,最后分而食之。虽然仪式各有不同,但所有仪式都是哥布林向它们的神祈祷未来更加美好的过程,象征着哥布林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不过,并非所有祭品都会用到对哥布林之神的祭祀当中,个别哥布林掌握有召唤邪神的仪式,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祭品未必是母畜,偶尔也会以哥布林自身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作为祭品。

需要特别注明的是,破坏哥布林的祭祀仪式是“有可能”存在被神灵报复的风险的。库洛特帝国曾有位冒险者在哥布林祭祀期间破坏仪式,清剿了巢穴的哥布林,数月后当其举办婚礼时新娘突然不知所踪,几星期后负责巡逻的卫兵发现被该冒险者清剿过的哥布林巢穴又聚集了一大群哥布林,并且其失踪的未婚妻就在巢穴内做孕母,事后该女子成功获救,却完全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其记忆依旧停留在举办婚礼的前一夜。类似的案件还有塞维亚公爵案、洛肯领村民失踪案等,不过也同样存在许多故意破坏仪式后无事发生的情况,因此案件的真相究竟为何,学界对此众说纷纭尚未定论。

3.6 乳畜

乳畜即是专门生产奶水以养育幼崽和供哥布林饮用的母畜。与其它类型母畜不同的是,乳畜在大多数情况并不是作为单独职能的母畜而存在的,许多母畜会在保留原职责的情况下同时兼任乳畜。

孕母在怀孕期间会生产大量奶水,同时长期的孕母生活也使得孕母即使没有怀孕,身体也依旧保持产奶,正因如此,绝大多数情况下乳畜都是由孕母兼任的。经过笔者的调查,孕母的母乳并不完全由哥布林幼崽吸食,由相当一部分乳汁最后是进了成年哥布林的胃袋。

为了提升产奶量,哥布林萨满会使用特制的药物以及巫术令乳畜的乳房高速、过度发育或长出复乳,经过这种方法调教过的乳畜,胸部最次也能达到H杯的水准,目前经过哥布林改造过的最大乳房记录为O杯,其日产最高奶水量可达近80L。不过,过度的巫术改造也会极大程度地消耗乳畜的生命,目前已知的所有经过乳畜化改造的母畜没有一个能活过40岁。

乳畜化改造的咒术最终会以咒文的形式出现在肌肤上,用手挤压或乳畜高潮时咒文亮起,同时促使乳畜产乳,最终在高强度的乳压下从入孔喷出。

除孕母以外,肉畜是兼任乳畜最多的母畜。不过这类母畜往往不是为了产奶而进行乳畜化改造,其主要目的是增加母肉的风味,产奶只是附带的。

虽然少见,但一些部落确实存在专职的乳畜,不过此类乳畜只会出现于物资丰富的大型部落。

四、哥布林对母畜的调教方法研究

4.1 对母畜的惩戒手段

(1)殴打

在哥布林针对母畜的各种各类惩罚手段中,殴打是最轻也是最常见的。基本上所有掳掠来的母畜都会经历这一步,依靠疼痛迫使母畜不敢反抗。

(2)断肢

倘若经历殴打仍不放弃抵抗,哥布林会选择将母畜的手脚切掉,更有甚者会连同牙齿也一并拔掉,彻底剥夺母畜反抗的可能,如此即使未来母畜还想反抗也无法对哥布林造成威胁。

切下的断肢大多数情况下会被哥布林分食,但也有的哥布林为了摧毁母畜的精神会强迫母畜吃下自己的断肢,如果不愿意吃,则会故意让母畜饿上好几天,然后将精心烹饪的断肢送到母畜嘴边。

(3)饮精

饮精对于母畜而言可谓家常便饭,但作为惩戒手段的饮精并不是单纯让母畜喝下哥布林的精液那么简单。

哥布林会将母畜蒙上眼睛,以一个不变发力的难受的姿势束缚起来,之后该母畜所能够得到的所有食物都只有哥布林的精液,且在此过程中并不会停止对母畜的淫辱。

(4)咒印

为母畜施加咒印是哥布林萨满相当常用的一种手段。以惩戒为目的时,哥布林会对母畜施加【感度提升】后用各种手段殴打母畜,被咒印提升了敏感度的身体会感受到比平常激烈数倍的痛感,有时还会加上【同感转化】和【禁止高潮】,让母畜在不断地殴打中不停歇地积攒快感,却无法高潮,在寸止中不断消磨母畜的意志。

哥布林内部还存在一种被它们称为“粪猪”的刑罚。对于冥顽不化的母畜,哥布林萨满会施加【贪食】的咒印,然后将母畜扔进部落的粪池中,被施加咒印的母畜会被难以忍受的饥饿感折磨,在强烈的饥饿感中吃下哥布林的粪便。

注:在惩罚过后,如哥布林萨满、哥布林勇士等拥有更高智能的哥布林会故意对母畜表现出温柔的举动,以此使母畜形成依赖、信任哥布林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4.2 利用已驯服母畜

在哥布林部落内偶尔会出现对哥布林完全没有反抗心的母畜,这类已驯化的母畜一部分是在调教中彻底臣服于哥布林,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从小就生活在哥布林部落,从未接受过外界的教育而对哥布林臣服。

哥布林会借助这类母畜对尚有反抗心的母畜进行劝导,劝诱她们乖乖接受哥布林的一切,不要试图反抗;已驯服的母畜还会在被哥布林暴肏时叫得非常大声,虽然有母畜确实觉得舒服的原因在,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周围的其他母畜一个“和哥布林做爱很舒服”的心理暗示。

已驯化母畜还会帮助哥布林注意准备逃跑的母畜,会在计划准备阶段向哥布林告密,或计划实施阶段拖住逃跑母畜。

4.3 以哥布林巫术进行肉体或精神改造

依靠传统的方式进行调教无疑是效率低下的,故而一些哥布林萨满会将巫术运用在对母畜的调教上。哥布林运用与母畜调教上的巫术五花八门,以下列出比较常见的几种。

(1)肥满化

哥布林捕获的母畜中除了掳掠村庄获得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俘虏前来讨伐的女冒险者,这类母畜不少都有着强健的身体,哥布林会通过巫术消解这些母畜的肌肉,增加更多脂肪,极大程度削减了母畜反抗的力量以及逃跑的能力。

(2)虚弱化

肥满化并非唯一削弱母畜力量的方法,对于需要调教为马奴、肉铠的母畜,哥布林需要保留她们的肌肉且不能让其体重过重,此时会使用虚弱化的巫术,被施术的母畜会浑身乏力、食欲不振,不少研究哥布林的学者曾亲身体验过这种巫术,感受大体与生病差不多。

(3)巨乳化

此种巫术属于乳畜化改造的一环,在被施术后几分钟,母畜会感觉乳房发热、胀痛,并且在一段时间内食量会变大(若此期间无充分营养补充会很大程度折损母畜寿命),被施术者的乳腺异常发达,即使没有怀孕或特殊改造也有极大概率产生乳汁。此类巫术的丰胸效果非常明显,一天可以增长胸围3-5cm,但随着胸部逐渐增大,效率也会逐渐下降。

(4)产乳化

此种巫术又名【乳牛化】【产乳的诅咒】,一般与【巨乳化】同时使用。被施术的母畜会在几分钟内进入假孕状态并开始产生乳汁,虽然经过巨乳化的母畜大概率都会产生乳汁,但同时施加产乳化可以大幅度提升乳畜的产奶量,基本是未施术母畜的1.5到2.5倍。

(5)精神弱化

此种巫术专门针对内心坚韧强大的母畜,被施术的母畜大脑活动会变得非常活跃,同时忍耐力大幅度下降,很容易因为一些小的刺激引发大幅度的情感波动,哥布林会对施加巫术的母畜用各种该方式凌辱,使母畜心理崩溃,从而破坏母畜的反抗心。

注:这种巫术很容易引发母畜发疯。

(6)精神操纵

精神操纵严格意义上并非单个巫术,属于一系列巫术的统称,【精神弱化】也包括在其中,但受限于当前学界对哥布林巫术的了解,目前只能以相对笼统的方式对哥布林巫术进行解释。

此类巫术在哥布林内部也是相当难以掌控的巫术,只有少数哥布林萨满拥有直接操纵精神的能力。施术时,哥布林萨满会用手触摸母畜的头部,通过肉体接触直接将巫术力量传导至母畜的大脑,并对母畜的记忆、常识、行为逻辑等进行修改,在此过程中,母畜的大脑会遭受严重的刺激,会出现头晕、目眩、耳鸣、留鼻血等症状。

(7)人格排泄

人格排泄属于特殊的精神操纵巫术,哥布林会将被施术者的记忆、情感等抽象事物进行实体化后使之排出体外。大多数情况下人格实体化后会变为凝胶状从肛门排出(存在以飞机杯形态或液态排出肛门或阴道的情况),被排出人格的母畜会在保留肉体本能的情况下丧失对外界的反应能力,不过这种一般是人格未彻底排出的情况,个体名为帕里斯丁的特殊哥布林萨满所发动的人格排泄拥有比其它哥布林萨满更强力的效果,被施术的母畜会彻底丧失一切反应,母畜肉体与死亡无异。

人格排泄的发动方法根据哥布林萨满的能力分为两种,能力强的哥布林萨满会直接施术;能力稍弱的哥布林萨满会先给母畜注入透明的胶状特殊物质再进行施术。

目前尚未发现将实体人格重新溶入人体的方法,哥布林一般会将人格压缩成阳具、肛塞、乳塞之类的样子塞回母畜体内,但当哥布林认为该母畜无法驯服的时候,也会直接将实体化人格扔入粪池废弃。

4.4 使用特殊魔法道具进行肉体或精神改造

世界上存在各种各样拥有强大力量的魔法道具,虽然每年对于这些魔法道具的探索回收工作从未停止,但依旧有相当一部分被哥布林掌握并运用于母畜的调教当中。

(1)飞机杯权杖

外表与寻常的哥布林萨满用的权杖类似,杖身刻录有相当多哥布林文字,根据破译,大体可以判断是一个痴女大魔法师主动成为哥布林的肉畜,最终被砍掉四肢制成飞机杯,死后还将灵魂封印在权杖上的故事。

携带飞机杯权杖的萨满可以施展特殊的巫术——【飞机杯化】。被施术的敌人会瞬间丧失四肢沦为人肉飞机杯,同时由于巫术与传统魔力系法术存在差异,传统的魔术防护手段并不能抵抗【飞机杯化】。

飞机杯权杖在雷斯格勒战役中遗失,究竟是被毁坏了还是被哥布林回收了目前尚不可知。

(2)原初人格

通体为半透明的粉色,外型与没有四肢的人肉飞机杯无异。根据与其它排出人格的对比,可以确定这是被人格排泄排出的某个母畜的人格。该人格是目前已知的最早的实体化人格,根据哥布林的传说,这是哥布林之神最早一批母畜的人格融合后的神器,不需要特殊力量,就算是普通哥布林,只要将原初人格按在母畜的额头前,就能使用巫术【人格排泄】将母畜的人格脱出。

目前该道具被安放在艾利浩斯宝物库,只有内院成员提出申请并获得批准后方可观察研究。

(3)驭雌缰绳

按哥布林的文字可译为缰绳,但外形是一整套束缚器具。被束缚的母畜会下意识认为自己就是应该被乘骑的马奴,只要被扯动缰绳就会产生强烈的服从心理,同时该道具还会连接到母畜身体各处的敏感带,在被驾驭过程中会刺激到各处的敏感点产生强烈快感,令母畜沉迷于被当作马奴。

目前该道具在银月帝国境内某哥布林部落中,由于该部落拥有大量马奴,频繁迁徙,虽然一直尝试回收该道具,但一直未能成功。

(4)吸乳虫

吸乳虫是一种经常与哥布林同时出现的蠕虫,以吸食母畜的乳汁为生,因为进食时会对母畜注入拥有丰胸、催乳效果的体液,哥布林常常将之作为乳畜化改造的重要道具。

吸乳虫在产卵时会用细小的牙齿向母畜注入带有麻醉、肌肉松弛效果的毒液,然后通过乳孔钻入乳房内部产卵,产完卵后吸乳虫会在母畜的乳房内直接死亡,其身体会迅速化为丰胸和催乳的养分被母畜吸收。

注:被吸乳虫扩张过的乳孔就算重新收缩也不可能恢复原本的大小,请勿私自利用吸乳虫进行丰胸。

五、结论

经过对哥布林社会内各类型母畜的分析研究,本文详细分析了哥布林对于不同类型母畜的不同处理方法以及针对不同类型母畜的调教方法。

哥布林对于母畜的看法与人族对于所养殖的牲畜看法并无差别,哥布林将母畜视为财产,并根据现实生活的需要对母畜进行调教。虽然哥布林的智能不断提升,但暴力、野蛮依旧时最能反应哥布林生活状态的词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哥布林都会保持掠夺的特性,不会去学习人族耕种、畜牧的技术,我们仍需要将哥布林视为一种将会长期存在的,会对社会造成破坏的敌人,并坚持哥布林的清剿战略。

通过对哥布林调教方法与习惯的分析,如果不幸被哥布林捕获成为母畜,不应在刚被捕获的时候激烈反抗或逃跑,此时的哥布林是最为警惕的,且很容易对母畜实施极端调教手法,但也不能放弃逃跑的想法,长时间接受哥布林的调教、改造,会对身体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届时即便获救也无法回归常人的生活,唯有麻痹哥布林,把握好时机,在身体能力还没因改造而弱化太多之前实施逃跑,才能最大程度避免沦为哥布林母畜的结局。

参考文献


[1]九维,孟德拉,特琳娜.肉铠回忆录[M].2023
[2]千草命.女性生殖器与哥布林生殖器的适配程度研究[J].艾利浩斯月刊.2024,(2):108-110
[3]蕾莉.哥布林肉铠强化手术对龙族亚人有效性实验报告[J].艾利浩斯月刊.2024,(1):24-27
[4]扶摇.在自然选择中保存优良族的魔物演化理论[M].1589
[5]托随泰尔伊西拉夫斯基·茶.对逐渐繁荣的哥布林的文字与信仰考究[D].艾利浩斯出版社.1936:68-71
[6]纽斯提亚.哥布林孤性真相[A]哥布林器官功能研究[C]纽斯提亚.2008:201-218
[7]伊斯.哥布林对母畜的烹饪方法研究[J].艾利浩斯月刊.2022,(4):54-58

我到底在写什么

2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4 thoughts on “关于哥布林对于捕获母畜的使用与调教方法研究”

    1. 肉铠回忆录是真的有这篇文的,三个作者里排第一的就是作者id,在p站(蓝色那个)可以找到。龙族亚人那篇……我尽量写(咕)

  1. 谢谢你同时告诉我H设该怎么写以及论文该怎么写,解决了我目前的两大瓶颈

  2. 根据我写论文的建议,是在小标题之间最好不要空着,可以加点总结啊介绍什么的,看着更科学点(bushi)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