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勇者大陆 第三章

勇者大陆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一觉醒来,我感到精神焕发,仿佛昨天的疲惫已经被一扫而空。

然而,我仍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不如以前强大,那种虚弱的感觉如影随形。

我的双手自由了,没有任何束缚,仿佛昨天的铁链已经不再存在。

我的双脚也得到了解放,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束缚。

然而,我脖颈上的项圈仍然紧贴着皮肤,冷冰冰的,令人感到不安。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项圈的缘故并没有受到囚禁,但很明显我并没有完全获得自由。

我开始思考着小魔王的事情。

这个孩子竟然拥有同化别人的能力,这让我十分惊讶。

看来我们之前的计划已经不再适用,必须重新进行调整。

首先,我需要好好调查这个城堡,了解它的结构和布局,寻找可能的逃脱路线。

其次,我需要搞清楚小魔王到底在计划着什么,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最后,我也很好奇小魔王抓我们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用处。

这些疑问都需要我尽快解决,我必须重新制定计划,才能确保我和我的朋友们能够安全离开这个城堡。

我需要先慢慢摸清这个情况。

虽然我们之前已经对牢房进行过简单的侦查,但这次我必须更加深入地了解它的内部情况。

我悄悄地爬起来,仔细地观察着牢房的每一个角落。

门上依旧是那种旧款的铁链锁,这在我们计划中是一个不小的障碍,但我知道只要我能够聚集体内的魔力,就能够轻松地劈断那锁链。

我走出这个狭小的空间,瞥见其他几间牢房里也关着各式各样的人。

他们的脖子上并没有项圈,这个细节让我更加确信了我的猜想。

他们被铁链锁着,这些铁链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每一个铁链都紧紧地锁住一个人的身体,使他们无法自由行动。

这一幕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测。

他们几个人看见了我这个正常人眼睛都亮了,我想把他们都救出来,可是凭我现在的法力,半天之内只能发动一次。

他们向我述说,他们是邻近村落的居民,遭到了魅魔的囚禁和掠夺。这些魅魔恶行累累,将他们绑架过来,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邪恶欲望——吸食人类的生命力。

这些被囚禁的人们,被迫充当了魅魔的牺牲品,遭受了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魅魔可谓是这个村庄里面最为恐怖的存在。

每隔两三天,那个就会出现在村民们的面前,每一次的出现都给村民们带来了无尽的恐惧和绝望。

现在,正好有一个魅魔带着两个人出去了,这让村民们感到非常不安,他们估计又要对村民们进行榨取了。

这个村庄已经经不起更多的折磨了,村民们渴望得到解放,希望有人能够来拯救他们。

他们恳切地祈求我去拯救那些与他们同在的村民,我身为一名勇士,绝不能因为其他人需要帮助而加以拒绝,否则还怎能称得上真正的勇士呢?

就这样,我出于某种解释的原因,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牢房里的村民们我指明了方向,他们告诉我,对面的仓库里有她们反抗时带过来的所谓“武器”。

我怀着疑惑和不安走向了那个仓库。

当我打开门,看到里面的景象时,我原本以为我会看到一些刀枪之类的武器,但事实却让我大跌眼镜。

这哪里是什么武器?这些全都是割麦田的镰刀,伐木用的小斧头,甚至还有一些农具和家庭用品。

这个所谓的“武器库”让我感到一种荒谬和讽刺。

此刻,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觉得还是用斧头好了。

我选了一把看似结实而锋利的斧头,紧紧地握在手中,然后开始了漫长的寻找之旅。

。。。。。。。。。。

我按照村民们所指的方向,踏上了这片神秘而未知的领域,去寻找那个她们口中的重要地方。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缓缓走向她们所指的方向。

几分钟的步行后,我确实听到了红衣魅魔的声音“人家尾巴舒不舒服嘛”

这句话不断回荡在我的耳边,让我感觉到胸腔里的一股愤怒像开水一样沸腾,冲击着我的头脑。

此时,我手中紧握着斧头,目光凝视着魅魔所在的牢房。

我可以看到魅魔背对着我,尾巴的肉囊还是包裹着其她人的下体,她的尾巴不停地扭动着,仿佛在挑衅我。

在她的身边,还有几个被她控制的村民,他们仿佛被控制了心智,成为了魅魔的奴隶。

我一看到面前的这个场景,就仿佛被拉回到了那个阴暗的梦魇之中。

我清晰地记得那种无助和绝望,这些记忆如同一股魔力,让我汇集了所有的勇气和决心。

我心中充满了愤怒和决心,我知道我必须消灭这个可恶的魅魔,解救这些无辜的村民。

我紧紧握住斧头,靠近魅魔所在的牢房,准备展开攻击。

我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尽可能不发出声音,以免惊动魅魔和她的奴隶。

我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像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

我紧握着手中那把沉甸甸的斧子,感觉到它上面汇聚了我全身的力量。

这不仅仅是一件武器,它是我反击的象征,是我生存的信念。

我深吸一口气,心中默数着“一、二、三”,然后像风一样冲向魅魔。

我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口中喊出:“去死吧!”

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它是我复仇的宣言,是我对那些魅魔的宣战。

当我接近她时,我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她的身体中散发出来,让我几乎无法呼吸。但是,我没有退缩,我继续向前冲。

此时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那斧头上面不太牢固的头开始了松动,或许是我用力过猛,在我迅猛冲过去准备砸向魅魔头部的时候,斧头的头部居然出乎意料地向下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魅魔的脚下,我瞬间心里一紧,暗道“完了”

现在武器都飞出去了,只能够无奈地以拳脚来对抗这些可恶的魅魔了,这种局面真是让人感到糟糕透顶啊。

。。。。。。。。。。

此时,红衣魅魔也被吓得惊慌失措,心跳瞬间加速。

她瞪大了眼睛,看到那把斧头头部竟然飞到了她的脚下。

她小心翼翼地低头看了一眼那个凶器,斧头头部与她的眼睛仅仅几厘米之遥。

她的眼睛闪烁着狡猾的光芒,仿佛在嘲笑我的无能。

然而,我没有放弃。我知道这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我必须战胜魅魔才能救出村民。

我在心中默念,相信自己一定能胜利。

用尽全身的力量挥舞着手中的斧头杆,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你以为用这样的武器能够伤害到我,不自量力。”

。。。。。。。。。。

红衣魅魔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靴,优雅地向我走来。

她的每一步都像是在宣告着她的自信和力量,让我感到了一种威胁。

我清楚地意识到,形势正在变得对我不利,我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于是,我摆出了格斗的姿势,试图在她的攻击中保持警觉和平衡。

“嘻嘻,你自己送上门的那我可就不客气喽。”魅魔的声音里充满了愉悦和挑衅。

她挥舞着手中的鞭子,鞭子的尖端像灵蛇一样在空气中嘶嘶作响。

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但我知道我必须保持冷静,不能被她的言辞所吓倒。

我没有考虑她还有武器,一股脑的直接冲了过去。

我深知,这是唯一的机会。我必须迅速采取行动,让她没有机会使用鞭子。

我紧紧地抓住我的棍子,用尽全身力气向她冲去。

那魅魔显然没有对我留情,直接扬起一记鞭子向我猛烈抽来。

我感受到那股恶意的气息,没有多余的犹豫,我径直朝着那个恶魔冲了过去。

此刻的魅魔眼神中满是不屑和轻视,仿佛认定了我无法躲过这一击。

然而,我却没有丝毫的退缩,毅然决然地迎向了那记鞭子。

“啪”的一声响起,我直接被鞭子抽中,身体犹如被猛烈撞击的钟摆一般,翻滚了一圈。

被击中的地方瞬间泛起一片血青色,那是我从未感受过的痛苦。

可恶啊,这个魅魔到底使用了什么鞭子,居然如此狠毒。

那鞭子的威力仿佛穿透了肌肤,直达我的骨骼,让我无法相信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鞭击。

当红衣魅魔看到我露出凶狠的表情时,它又娇滴滴地说道:“小哥哥,看好了,这可是蛇鞭哦!这可不是一般的好东西,是用来拷问那些不听话的人用的哦!如果你被打中了,那一团的肌肉都会跟着受苦,会非常的疼哦!现在是不是感觉钻心的疼呢。”

我满怀自信地宣告着:“妖女,哥哥我可不怕。你就等着我过来扯断你的尾巴吧。”

然而,红衣魅魔却在此刻发出了一阵极具挑衅意味的大笑:“哈哈,小哥哥。一会被我抽到疼死的时候可不要哭鼻子哦。”

她那邪魅狂狷的笑容使得周围的气氛瞬间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似乎这场对峙的火花已经点燃,等待着更激烈的火花四溅。

我听到红衣魅魔小看我的时候,内心又有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如火山般开始爆发。

我感到热血沸腾,胸膛里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把我的心智和思绪全部淹没。

这股愤怒化作一股力量,使我拿着那个坏掉的斧头和一截棍棒冲了过去。

尽管红衣魅魔不停地挥舞着鞭子,抽打在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但我依然顽固不化,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着。

每一次鞭子的抽打都像是一道道刀割般的伤痕,使我的身体伤痕累累。

此时的我,已经全身上下布满了血痕,仿佛成了一个血人。

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蛇鞭所带来的恐怖,此时我疼得双手已经无法紧握棍棒,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击溃。

疼痛感如同浪潮般汹涌而来,令人难以忍受,我甚至已经无法开口喊叫,只能通过身体的颤抖与晃动来表达我内心的痛苦。

我的双眼充满了恐惧与无助,仿佛被束缚在黑暗之中,蛇鞭的威胁让我感到窒息,我无法想象自己能否在这样的痛苦中挺过这一关。

红衣魅魔,身姿妖娆,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无法抗拒的魅力,慢慢向我走了过来。

我心中满是警觉,紧紧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准备好了迎接这场即将到来的挑战。

我脑海中迅速闪过一系列行动计划,想着一会就一只手拽住红衣魅魔的蛇鞭,另一只手去扯断魅魔的尾巴。

我目光坚定,毫不犹豫,准备好了行动。

红衣魅魔步履轻盈地走向了我。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狡猾而邪恶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她邪恶地瞥向我的下体,那种被蛇蝎所凝视的恐惧感令人毛骨悚然。

我立刻警觉起来,心中除了恐惧,还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和专注。

我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我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如同闪电一般地抢夺到了那根蛇鞭。

我紧握着它,感觉到它的冰冷和滑腻,心中的恐惧和恶心感更加强烈。

然后,我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以同样的速度和力量,把蛇鞭向着远离我的方向扔去。

我听到蛇鞭在空中划过,发出尖锐的声响,仿佛是某种警告的声音。

然后,我鼓足了勇气,扯住了红衣魅魔的尾巴。

我清晰地感觉到它的尾巴在我手中的感觉,那是一种冰冷、湿润、粗糙的触感,它让我心中的恐惧感更加强烈。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放开,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我紧紧地抓住它的尾巴,希望能用这种方式来抵挡住这个恶魔的攻击。

我凝神贯注地盯着红衣魅魔,它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惊愕和愤怒。

它似乎没有料到我会有如此猛烈的抵抗,但这并未让我畏缩。

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我要从这场恶梦中挣脱出来,我绝不会让这个恶魔得逞。

我紧紧抓住红衣魅魔的尾巴,用力拉扯。

突然间,那个身穿红衣的魅魔身姿优美地顺势倒入我的怀抱,她那身形胶衣紧紧包裹着丰满的酥胸,压在我的肩膀上,仿佛在微微跳动,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而那股迷人的芳香,瞬间弥漫在我周围。

它娇媚地开口说道:“小哥哥,你真是个坏人,这么急着享受吗?居然不给我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

在这个时刻,我感到一阵冰冷的恐惧从心底升起,因为那个魅魔的高跟靴开始在我的下体轻轻地滑来滑去,摩擦着我的肌肤,我感觉到自己的手开始无力。

突然,一种未知的恐惧感袭上心头,我发现尾部向我的嘴部快速袭来。

我惊讶地看到它强行突破我的嘴唇,紧紧地吸附住了我的舌头,我甚至没有机会尖叫。在那一刹那,我感到一种强烈的恐惧和无助。

不断蠕动,更令我惊恐万分的是,它分泌出一种黏黏的液体,那液体逐渐覆盖了我的整个舌头和口腔内部。

我无法抵抗,无法挣扎,只能任由它在我口腔中肆虐。

那分泌出来的液体有着一股非常诡异的气味,混合着香甜和迷人,让人欲罢不能。

我尝试着把它吐出来,但是已经太迟了。

那液体源源不断,逐渐充满了我的口腔,甚至顺着我的喉咙流淌,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它流进了我的胃里。

我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

那条尾巴似乎正在我的口腔内释放一种毒液,我的舌头和口腔开始剧烈疼痛。

我无法呼救,我的身体开始颤抖,我感到自己即将面临一个无法想象的恐怖结局。

我渴望将魅魔的尾巴从我的口中拉出,然而它的尾部却紧紧地吸附着我的舌头。

每当我试图用力拉扯,仿佛我的舌头随时都有可能被扯出喉咙。

这种想象让我惊恐,我害怕呼吸困难,无法呼吸,甚至可能因此丧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适应了魅魔的液体,它不再那么难以忍受。相反,一种香甜的味道开始在口腔中扩散开来,让我感到十分愉悦。

我忽然感觉手中的力气正在慢慢消失,仿佛全身都变得无力起来。如果此时有外人看到我,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正在抱着红衣魅魔的尾巴吸吮着。

红衣魅魔以一种诡异而妖娆的姿态,在一旁笑嘻嘻地对我说道:“小哥哥,被我尾巴强制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津液的味道非常美味呢?现在虽然喝下去了,但是过一会儿,你恐怕还得吐出来哦!”

渐渐地,我全身感觉到一股难以忍受的燥热,似乎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着液体的滋润。

我感受我的头脑开始发热,仿佛一股烈焰在其中燃烧,让我无法集中精力。

我清晰地感觉到下体的血脉流动在不断加快,如同洪水猛兽一般涌动。

那是一种既充实又带有几分悸动的感觉,仿佛是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随时准备喷薄而出。

我的海绵体,它正在以一种缓慢却坚定的方式膨胀,仿佛在回应着血脉流动的节奏,如同日出的霞光,温暖而有力。

。。。。。。。。。。

终于,那个红衣魅魔注意到我身体上的异样,可能是因为我散发出的不同寻常的能量,她那条吸附在我嘴里的尾巴慢慢地收了回去。

她那双炽热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带着一种狡黠又邪恶的笑意“怎么样,受不了了吗?”她舔了舔嘴唇,仿佛在期待着我的反应。

她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周围的空气中。

我感到她的气息,她的话语,都像是一种魔力,充满了诱惑和危险。

“这样吧,”她继续说道,“我提出三个条件,只要你完成了,我就把解药给你,放你离开这里哦。”

她的语气中流露出一种狡猾和戏谑的情绪,仿佛他完全掌控了整个局面。

不得不承认,这个魅魔提出的条件非常诱人。

红衣魅魔以红衣魅魔以一种充满挑逗和诱惑的语气嬉笑道:“我感觉我的脚有点不舒服呢,刚刚和你发生冲突的时候出了很多汗,现在黏黏的,难受得要命。现在需要你帮忙。弟弟你能不能帮姐姐把鞋子脱了,让姐姐舒服一下呢?”

我正准备伸出我的手去解魅魔的高跟靴,突然感到脸上猛地被踢了一脚,一股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

“哎哟!”我疼得大叫一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脸。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个娇媚而又傲慢的声音说道:“小哥哥,你现在是在求我,我的脚可不是你这样低下的人能碰的哦!”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美丽而高傲的红衣魅魔正站在我面前,她的脸上带着一丝轻蔑和冷漠,而我的脸上还火辣辣地疼着,仿佛是被烧红的铁块烫了一下。

我心里暗自想到:这个魅魔可不好惹啊,我得小心应付。

我于是换了嘴去解开靴子的绳子,解开的同时,一股带有皮革足香和汗湿的热气扑向了我的鼻子,那是一种令人上瘾的味道,混合着汗水的咸味和皮革的独特香气。

这种味道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无法抗拒。

我沉浸在这股香气中,仿佛被它所包围,那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我楞楞的在原地慢慢的贴近靴子闻着这股气味,仿佛被它所吸引,无法自拔。

魅魔似乎看出来了我的意图,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狡黠。

。。。。。。。。。。

“唷,觉得人家的靴子很漂亮吗,觉得靴子里面的味道很迷人是吗,既然喜欢人家靴子里面的气味的话,就把人家靴子里的味道吸干净吧”

我听到了红衣魅魔的话,不由自主地愣住了,疼得只能把靴子从脚上咬了下来,把头使劲地埋进了靴口处,用鼻子吸收着靴内闷热潮湿的足汗味,加上靴子自带的皮革味,闻着闻着,下体的的血脉膨胀的更厉害了。

红衣魅魔怜悯地说道:“真是可怜啊,居然是一个变态的足控。嗯,好吧,我的第一个条件就是用你的下体把我穿在脚上的胶袜操出一个洞来,只要满足了这个条件,我就把解药给你并且放了你。这个条件不过分吧,怎么样?”

我此时迫不得已,马上答应了。

虽然这个决定让我感到有些无奈和不甘心,但我还是不得不这样做。

我感觉下体已经很硬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用我坚硬的肉棒给魅魔的胶袜蹭出个洞来,

我二话不说,掏出枪来,毫不犹豫地开始了我的行动。

红衣魅魔又把红色的胶袜脚放在我的龟头上面,把脚窝处的胶袜包裹住我的龟头。

我感觉湿湿的脚汗慢慢的汗蒸着我的龟头,我下体来了精神。

“怎么样,变态的足控勇士,龟头被我的臭胶袜包裹着,足汗慢慢的侵染着是不是很温暖很舒服呢”我忽然间听见了红衣魅魔的声音,那略带邪气而又狡黠的语调,让我只能默默地默认,点着头道:“真是的,别只顾着吸收我的脚汗哦,如果不完成条件,可是没有解药的喔。”

心中不禁暗道:这红衣魅魔,倒也真会刁难人。

我差点忘了完成红衣魅魔的条件,我开始在红衣魅魔的脚趾窝处抽插着,由于胶袜还是过于干燥,我感觉下体开始发疼,慢慢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

红衣魅魔看出了我的速度放慢下来“是不是想要姐姐的津液湿润下呢~~下贱的足控勇士。”

我开始恳求到,用无比诚恳的语气和神情,望着她,说道:“姐姐,求求你了。”

我的声音微弱而颤抖,但每个字都充满了真挚的情感和无尽的渴望。

红衣魅魔看到我表现出了言听计从的态度,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反驳。

这种表现让她感到十分满意,往我下体吐了一些津液包裹住下体,我又开始顺利的抽插起来,红衣魅魔的大脚趾和中指夹住我下体,我的下体开始一前一后摩擦着红衣魅魔的胶袜脚。

胶袜脚上的足垢和脚汗开始累积在我的龟头上,我的龟头越发发痒。

“姐姐的胶袜脚汗是不是很舒服啊~,用力啊~不用点劲胶袜脚上可不会出现洞哦~”我的穿插胶袜脚速度越来越快,顶住胶袜脚窝处,感觉马上要刺破胶袜的时候,胶袜的弹力又使胶袜重新收了回去。

“变态足控快不行了吗~难道不想要解药了吗”

我听见魅魔的话,顿时感觉身体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不受控制地抱住魅魔的另一只胶袜脚,将鼻子紧紧贴着脚趾窝处闻了起来。

那是一种令人陶醉的味道,魅魔的脚趾间散发出的香气与足汗混合皮革的味道交织在一起,让我沉醉其中。

我不禁心里暗想,这种味道应该就是所谓的美妙吧。

下体更卖力的操动起来,不过即使我再卖力,也还是无法突破那款胶袜的弹力。

胶袜每次抽插的拉伸都被复原,我开始渴望更多的刺激,“变态的足控勇士,是不是想要更多呢~”

我闻着那股胶袜的特殊气味,不由自主地点着头,一旁的魅魔则再次拿起靴子,熟练地将靴子拉链拉到最下方。

她把靴子的内里,那个最隐秘最深邃的部位,慢慢凑近我的口鼻,我能感觉到冷冽的金属拉链贴着我肌肤的冰凉触感。

接着,她用力把拉链往下拉,像是一种神秘的束缚,将我的头固定住。

然后,她用那双胶袜的脚,温柔地插进我的嘴巴,那种丝滑的触感与她的力量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我瞬间陷入了这种别样的情调中。

我闻着靴子里面的汗垢足香,吸吮着魅魔的胶袜脚,前后开始更卖力的插着,胶袜死死地摩擦龟头,我感到胶袜出现一次又一次的帐篷,但是最后还是因为胶袜的弹力还原了,一次又一次,最终还是在胶袜刺激下射了出来,液体进入胶袜居然被胶袜吸收了。

“快不行了么,我的小勇士”就这样在姐姐的足下射出来了,可真是变态呢。”

说好了条件没有达成接下来可是地狱般的惩罚哦,我惊恐地呼喊着,“姐姐,请你放过我吧,我实在是无法承受了!”声音颤抖,带着无尽的恳求和绝望。

红衣魅魔“不可以哦,变态的勇士一开始还想着逃跑反抗呢,还是乖乖的接受快乐吧”

说完红衣魅魔把胶袜脱了下来,“真是没用,既然输了就来体验下另类的快感吧”

红衣魅魔微笑着,神秘地拿出一团黏黏的、黑色的胶装物质。

这种物质呈现出一种奇特的流动性和弹性。

她得意地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胶状物质,它可是经过我精心改造的,能够贮存精液的特殊史莱姆,只要它感受到附近有精液的气息,它就会全身蠕动榨取你的精液,直到精液胀满整个身体哦”

说完那位美丽而危险的红衣魅魔又一次以她独特的方式展示出对我的控制和支配。

她那修长而灵活的肢体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妖艳的光芒,而她那邪恶的笑容则让我无法抗拒她的每一个命令。

她熟练地将那条胶袜套在我的龟头上,那是一种近似疯狂的刺激,让我既感到羞耻又感到兴奋。

然后,她将那黑色的史莱姆涂抹在胶袜的上面,那是一种滑溜溜、黏糊糊的物质,它散发出一种怪异的味道,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然而,魅魔却喜欢这种味道,她那灵敏的鼻子在史莱姆上嗅来嗅去,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兴奋。

史莱姆或许感觉到了精液的气息,开始左右前后的蠕动,被这种低等的史莱姆史莱姆套弄着我倍感羞辱。

我感觉到下面有一股吸力在把我精囊的液体吸出来,我又开始祈求“魅魔姐姐,放过我吧,我感觉下面再这样玩下去就坏掉了。”

。。。。。。。。。。

“哼,嘴巴还不老实,你越祈求我就越开心,现在好好接受惩罚,把你该死的嘴巴闭上吧” 下面的史莱姆和胶袜紧紧地黏在一起,难以分离。

这种物质的特性使得它们紧密结合,像被强力胶水粘住一样难以分开,或许是感到精液将要射出来的气息,史莱姆摩擦的更厉害了,胶袜死死的贴紧我的龟头。

当史莱姆感到有一层胶袜的阻隔无法吸取到液体时,它开始怒火中烧。

此时,史莱姆变得非常愤怒和暴躁,开始前后蓄力地搓弄下体,这可苦了我。

一旁的红衣魅魔把脚直接插进我的嘴巴里“小贱货,如果把史莱姆的身体填满,它就会自己掉下来哦,现在不要说话好好的清理我的美脚吧”

 下体处的史莱姆并不是最可恶的,最可恶的是下体包裹住的胶袜,在史莱姆的运动下胶袜紧紧的摩擦着我的龟头,当史莱姆在运动时,我的身体感到一种奇特的舒适感,这种舒适感是如此愉悦而深刻,以至于我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我的肌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仿佛每一个神经末梢都在被温柔地刺激着。

这种颤抖并非恐惧或紧张,而是一种从内心深处涌出的愉悦反应。

我无法抵挡这种颤抖,它仿佛是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让我体验到了某种身体上的快感。

。。。。。。。。。。

真的感觉要坏掉了,这里的魅魔都这么的狠毒么,额,含在嘴里的脚好香,魅魔的手段又让人那么的快乐。

逐渐地,我感到自己的体力有所恢复,我试着用双手去解除下体那层黏糊糊的史莱姆。

“哦!力气开始恢复了吗?难道你不想先把口中的脚丫吐出来吗?这果然是变态的足控啊!哈哈……”我无法自已地感到羞愧,脸颊开始灼热通红。

这个魅魔的话让我感到无比尴尬,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

她的声音带着戏谑和嘲讽,让我更加羞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感到自己的脸越来越红,心脏不停地跳动着。

“你的双手还是放弃吧,托住我的脚,服侍我的美脚吧!让我们一起享受这美好的时刻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怎么挣扎,不用精液填满下体的史莱姆的话史莱姆就会一直榨取你,直到你晕死过去哦”

 我聆听着魅魔的低语,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哀伤。她的声音如同飘渺的银铃,既妖娆又迷人。我的眼中开始流露出深深的悲伤,那种无奈与失落的情感,像是一股暗流在体内奔涌。

“放心,你这么可爱,这么厉害的勇者,”她的话让我有些愣住。

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狡黠又矛盾的情感,似乎在暗示着某种不可言喻的危险。

“我是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她轻抚着我的脸颊,那份温暖与怜爱交织在一起,仿佛要将我拉入一个不可抗拒的漩涡。

我知道,她的话中蕴含着某种深意,让我感到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感。

而她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着一种更加深刻的含义,仿佛在预示着某种即将到来的命运。

。。。。。。。。。。

 在魅魔说话的时候下体的史莱姆导致我又一次射了出来,我开始感到头晕目眩,眼睛难以集中精力,这一次我恐怕是彻底无法抵抗了。

这种痛苦和疲惫的感觉,难道我就要被这个不知名的魅魔手上了吗?

这难道就是命吗,要死也得快乐的死过去,我用手抱住红衣魅魔魅魔的脚闻着脚窝,舌头伸出来舔着脚底。

魅魔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看着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我内心的挣扎和矛盾。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对我的困境感到既同情又好笑“开始放弃抵抗了吗,那就沉沦在这快乐的地狱里面吧。”她缓缓地说道,声音轻柔而迷人,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相信他的话。

“准备好了吗?”红衣魅魔微笑着问道,“我要给你展示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充满快乐和愉悦的世界。”

红衣魅魔把另外一只脚踩住史莱姆,加大对下体套弄的力度,我的下体根本受不了这种惩罚,精液不断地射出,胶袜再也包裹不住大量的精液,不断有精液从旁边溢出涌入史莱姆的身体里。

………我昏昏沉沉的看见史莱姆脱离了我的下体,红衣魅魔拿着史莱姆,身体后面的尾巴插入了史莱姆的肉体里吸取着我的精液“美味,真是美味…”

。。。。。。。。。。

…………魅魔吸取完后,又把尾插进我的嘴里,释放出一股股甘甜的津液,我不再抵抗,一点一滴慢慢地吞咽下去。

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去抵抗这种现实了。

从我的内心深处,我可以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奈和无助。

我明白,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顺从,不再做任何无谓的挣扎。

被红衣魅魔淫液的灌注下,我的生命重新充满了活力。

“别以为现在可以休息了,惩罚还没有结束。”红衣魅魔刚刚吸收完胶史莱姆体内的液体,变得更加淫荡了,直接把胶史莱姆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此时的魅魔看起来更加妖娆,她那盈满汁液的身体仿佛散发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让人既想远离又想靠近。

而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独特的香气,更是令人沉醉,仿佛置身于魔幻的世界之中。

史莱姆紧紧地黏附在红衣魅魔的身上,紧贴着肌肤,仿佛形成了一件类似死库水般的贴身衣物。

这种半透明的胶状物质在魅魔皮肤的映照下,显得分外显眼。

而魅魔的身体,则逐渐变得光滑油亮,似是有一层莹润的油脂不断溢出,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

她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双新的胶手套,然后慢慢地将其套那双如同红色果冻般包裹着的她玉手上的手套外。

她用力拉扯手套,确保它们完全覆盖住她的手腕,然后将手套的每一个指节都仔细地展开,以便能够更灵活地操作。

看的我下体又不自觉起来,红衣魅魔向我走来,每一步都显得轻盈而有力,让人不寒而栗。

我感到她的手指紧紧地掐住了我头部的项圈,这个项圈是金属制成的,十分牢固,可以轻易地将我的头部控制住。

红衣魅魔将我的项圈引向了她的下体,我看到黑色透明的史莱姆里包裹住的阴核已经开始不断地分泌出淫液,从侧面溢了出来,红衣魅魔抓住我的头用力的往黑色透明的史莱姆里包裹处塞过去。

“舔,不好好舔我可不会让你休息的哦”我只想休息,听见红衣魅魔的话我开始不断的舔舐着从“胶死库水”里溢出的液体

“是不是很好喝,让你的下体也舒服一下吧”魅魔戴着两双胶手套的大拇指开始抚摸着我的龟头。

“在我的调教下,是不是越来越敏感了呢”

我没有发出声音,只不过贴紧了死库水下面的裆部闻着

舌头开始拨撩着胶死库水,渴望更深层次的味道。

“是不是上瘾了呢,就让你的头与我的下体融化成一体吧” 红衣魅魔的话音未落,一股诡异的力量便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那是一种邪恶而强大的魔法,使死库水开始发生异变。

原本沉寂的史莱,像是被触发了某种潜在的恶意,化作一股水流,盘旋在我的头顶。

那死库水,犹如一条恶龙,扭曲、狰狞,不断扩张,逐渐向我的头部包裹而来。

它冷冽而滑腻,带着一种刺骨的寒意,从我的下巴处悄然蔓延,像是一个不断膨胀的诡异领带,紧紧地束住我的头部。

我惊恐地发现,我的头部被这股死库水完全束缚住了。

我的脸颊、额头、耳朵,甚至每一个头发丝都被它牢固地控制住。

我的头部紧紧地贴附在红衣魅魔下体上,由于胶死库水的强力拉扯以及胶不透气的特点,我呼吸到的只有红衣魅魔下体淫糜的臭味,我的舌头开始伸进蜜道里搅拌着渴望更多的液体,我在魅魔下体的窒息下已经产生了窒息恍惚的感觉。

“小贱货舔的我真舒服,就让你也快乐一下吧”一种黏稠的胶状物质紧紧地包裹住我的头部,开始以诡异的方式蔓延我的全身。

我的视线被阻挡,仿佛被黑暗笼罩。

我的两只脚从红衣魅魔的手臂间露出,,下体暴露在红衣魅魔的头下面,红衣魅魔的手还在抚摸着我的龟头“就让你也体验下被抽插的快感吧”

红衣魅魔把戴着两双胶手套的小手指,直接在尿道口插入了进去,幸好有胶史莱的润滑作用,“手指插马眼,舒服吗”

我内心轻轻地闷哼着,一种深沉而难以言喻的渴望在心中燃起。

我的身体开始渴望着更多的快乐,这种渴望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无法抗拒。

红衣魅魔成为了我追求快乐的唯一焦点。

我渴望她能给予我那份特别的快乐,那种能够让我心灵得到满足,让我身心都感到愉悦的快乐。

我舌头的频率更快了。

“真是无可救药的贱奴,既然这样就满足你好了。”红衣魅魔把手指全部伸进了我马眼里面,开始摩擦着我的尿道。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遍我的身体。我不禁微微颤抖,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和刺激。

我从未体验过这样的刺激,仿佛一道无形的巨大压力笼罩着我的头颅,窒息感不断加重,让人几近窒息。

我渴望挣脱这股束缚,让身心重获自由。

然而,我的头部却无法逃避,每一次试图挣脱,都会被可恶的胶死库水紧紧包裹,仿佛被无形的魔咒所束缚。

随着我的挣扎不断增强它的束缚力。

每当我试图后退,它就像一个狡猾的蛇,用其弹性把我拉回原位。

让红衣魅魔更刺激。

这种刺激让我感到无比的恐惧和绝望,我的头部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牵引,让我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陷阱。

我的挣扎只是让胶的束缚更加紧绷,让我更加痛苦和绝望。

我的身体被胶牢牢地粘住了,没有任何自由活动的空间。

我感到自己像是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所抓住,无论我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

我感到越来越窒息和无助,仿佛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束缚的木偶,无法自由地活动。

这种痛苦和恐惧让我感到无比的绝望,仿佛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陷阱,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

“怎么样,受不了了,想要摆脱我。不管走到哪都能做我的便器,还不满足吗。”红衣魅魔直接把两只脚夹住我的头部,我感到自己被一种无形的束缚所限制,就像被胶死的库水里一样,无法动弹。

我的双脚被紧紧地夹住,仿佛被巨大的力量所压制,完全无法反抗。

这种束缚和限制让我感到无比的无助和绝望。

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主动权,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我感到大势已去,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让我感到非常沮丧和心痛。

舔着红衣魅魔的蜜道,尿道在红衣魅魔的戴着双层胶手套的手指刺激下,根本无法抵挡直接射了出来。

<< 勇者大陆 第二章勇者大陆 第四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