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614 ♥

和雨奈的全包乳胶监狱 第十七章

和雨奈的全包乳胶监狱 第十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对于我追求答案的方式出现了些偏差,但也大相径庭,我很快就能得到结果,只不过过程无法接受,在那之后我时常会想如果我没有那么做,哪怕是在别墅的书房里多坐一会,和早春姬多聊一会天,后面肯定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这也是很久之后从春草姬口中得知的。

我无法睡得安稳,昏昏沉沉之中,感觉身体就好像被穿在棍子上,放在火上烤,身体疲劳得就好像经历了无数次的长途跋涉。

我睁开眼,一切没有改变,那个陌生女人还在,她低头打量我,不知道看了多久。

“这么快就高潮了,真淫荡呢,不要用那种目光看我,只有奴隶才可以去监狱总部,在你探视完雨奈之后,就会放你离开的,但必须的,为了防止你泄密,你得穿着它们,在七天的假期内你将可以继续穿着它们,所以在七天之后你才可以选择脱掉它,你的补偿金会被收回,或者续约成为真正的巫女人偶”她说。

七天,不是说只是一天吗。我摇头,口塞深入喉咙让这么做变得困难。

“这是必须的,要知道全包衣在封口以后短时间内是无法打开的,而且没有一天刑期的女奴。”

怎么可以——不要,我心中大叫。

“好了,跟我去打包室。”

她的手里牵引着我项圈上的绳链,那是痛苦的开端,力道不大,却能轻易破坏我的平衡,无法抗拒,我不得不跟着她,而她似乎把虐待我当成了乐趣,我想不明白,唯一的解释是她是一个疯子,一个虐待狂,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报复,然而现在,我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我从来没有这么无助,恐慌,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可是我又不是罪犯,为什么要忍受这些。

雨奈难道是重刑犯,没想到会这样复杂,就算是重刑犯,也不应该连探望者都这样严加防范,这是一段极度屈辱的经历,在之后的无数个日夜中,都在后悔这件事,会想,我为什么要破根问底,涉足力不能及无法掌控的领域。

重新回到人来人往的大厅,被遮掩着的面部,看起来灯光都变昏暗了许多。那里的人朦朦胧胧的,更看不清他们的样貌了,这在刚认识雨奈时就从她那里得知了,下贱的奴隶,这是为了不让奴隶认识除主人以外的人,这理所应当,他们看向我的目光肯定是怪异和厌恶,应该还有鄙夷,因为我之前也是这么看待雨奈的,我误会她是自愿的,把此当为乐趣,不过他们会怜悯我吗,显然不会。

受不得人群火辣辣的眼光,不得不用力扭扯着肉体,想要更快逃离这个地方,束博线拉扯着我的双腿和双手,内层的胶皮紧绷着肉体,胶膜在敏感部位偶尔滑来滑去,它紧贴着,死死粘黏在皮肤上,窒息感全身上下都有,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无法无视,每一个毛孔都在求救,怎么动都是垂死挣扎,排出的热气全被阻挡在里面,保存在根本不存在一丝一毫间隙的空间里,环绕全身,像蒸炉一样的闷热,如果为没有被封闭得这么严密,汗水一定会不断分泌,离奇的是我周身都很干燥,如果无视掉闷热和紧绷感,还有被丝滑触感包裹的舒适,它真是个奇迹。

咯吱咯吱——

我忍着腿间的胀痛带动双腿前行,随着我的扭动,每一个动作,关节处挤压的褶皱处的胶皮咯吱作响,心脏狂跳着,却无比沉重,不知道是因为用力还是被莫名抬起来的性欲,除此之外周围过于安静了,甚至本该嘈杂的环境显得寂寞,静得让人恐慌,因为是我很难听到,哪怕他们在说话,被模糊了,我听起来就好像隔着几层厚棉被,而不是乳胶和丝袜,他们在说什么,应该是说我的坏话。

“快看,这个女奴好像穿着巫女全包衣,”有人跟了过来。

“开口在哪啊,在下面吗”有人的手碰到我的背,甚至还顺着背脊往下滑。

“哇,她穴里面含着的东西好大啊。”

“看她下面流了好多水”有人摸了到我的大阴唇。

“呜呜呜,呜呜嗯……”手拿开,你们这群混蛋,我才不是下贱的女奴,不是女奴我心里尖叫,嘴里却只能发出呜咽声。

放平常我肯定一句也受不了回怼,动手,全包衣是透明的,除了绳衣以及上面的内置,堵住阴道口假肉棒的底座很大,一看就能看到,特别是嘴上的,打量我的人扫一眼就能看见它,本应该隐藏起来的东西,而不是暴露在人前。

踩着的高跟鞋几乎让我踮着脚尖,拉扯着腿上的束博线不超过5厘米,或许更短,它限制我走路,链接在腿环上,腿环类似皮带一样,勒得生疼,血脉被挤压得闷胀,好在并没有麻痹,所以可以接受,事实上我知道这样设计的好处就是长期佩戴后就不这么想了,即使如此,每分开腿,就会有很大的的向内的反向拉力,导致走一小步都不得不非常用力的分开腿。

不行了—不行了—

由于体内的异样感,我每走一步路下体的肌肉不自主的绷紧,这是为了抵抗体内的痛处,适得其反,特别是小穴里的嫩肉,更加强力的挤压里面的鸡吧,在我向前迈步的时候,被带动的鸡吧会摩擦着剐蹭阴道壁,可以清楚感觉到它的形状,它上面的胶刺,如果是普通鸡巴还好,用力挤压可以接触得更严密,能让嫩肉紧绷变得更敏感,也能更加舒服,带胶刺的鸡吧就不一样了,我只要一动,就能感觉到它上面的每一颗凸起的形状,它们深深的扎进嫩肉肉壁,只待我走一步,就会剐蹭起来,像用指甲扣挖磨蹭,像一只狼牙棒没经过丝毫润滑的塞入了下体,干涩得如同刮痧,肉壁已经没有任何一点多余的空间,再大一点肯定就会撕裂,剧烈的疼得我几近晕厥,只有停下来努力放松阴道才会有所好转。

这——痛——好痛——怎么可以走————

这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漫长的路,不知道终点走多远,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混沌的脑子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只想停下,蹲下,然后好好检查穴内是不是已经裂开了,崩坏了,停下时,也就意味着我能够“休息”,不过她没有,甚至还不断催促着,拉扯着我项圈上的细链,坏笑的看着我,我又羞又气,那种奴隶主的眼神看着我只想把她撕碎,恶心,可恶,她就应该下地狱,怎样才能让她下地狱呢。

得益于我的速度,只是转了几个走廊,就用了很久很久,来到一个墙壁是乳胶材质的房间,类似于精神病院一样,防止病人上面布满了方形的软包,就算是人撞上去也不会疼。

我只能勉强观察到近处展台上的陈设,或者在强光之下的东西,我面前的不远,一处传送带吊着的一个奇怪的东西,一个框架,框架之中是黑亮的乳胶,压抑,神秘,反射着亮光,里面有东西在动,我努力看去,才发现是一个人,身形是一个女人,她似乎非常难受,痛苦,身体不断的扭动,抽搐着,的双腿不情愿的大开着,头和手时不时拉动着胶皮,弧度很大,双手放在两边。

她的身体匀称,性感,乳房很大,被乳胶无情的压扁了,她挣扎着,大腿和手臂头部时不时扭动着,牵扯着胶皮,往前往后拉伸顶撞,把平整的胶皮拉得老长老高,乳胶膜被带起来,带得有些透明,似乎再拉开一点点她就会胜利,胶皮就会被绷烂,但她始终会力竭的,如果她不能彻底战胜乳胶,那无论怎么扭动拉扯都拜托不了被紧贴压迫的事实,她往前胶皮就跟着往前,往后就跟着往后,她停止又恢复原状,让她恢复成羞耻的姿势,在里面无论如何都是严丝合缝紧贴着她,只能带起一块块褶皱。

她的形状被凸现出来,所有细节,肚脐眼,眼睛鼻子的轮廓,包括可怜的乳房和穴口,阴唇的形状都被勾勒出啦,中间的阴蒂,肉片柔嫩的弧线下,突出一大块圆柱形的底座,乳胶材质也把它封印在其中,内置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深入到穴内。

“这是运送不听话的女奴前往地下的传送带,也不是没有更轻松的运送方式就是了。”安莉丝亚跟我讲解道。

里面的女奴看起来确实很难受,我想问更轻轻的运送方式是什么,奈何开不了口。

“嘿,安莉丝亚!见到你可真不容易”

这时,一声夹杂着愤怒的声音就向着我们传了过来,迎面走来的是一个老年男人,他的声音苍老,低沉,仿佛风箱中的嗡鸣,声音很严厉,他走到我们面前站下,我得以看清他的脸,白发苍苍,苍老又刻薄,满脸皱纹和胡渣,浓厚的眉毛皱成一团,乱糟糟的络腮胡子随意的耷拉着,而他叫的安莉丝亚也只能是带我来的这个女人了,原来她叫这个名字。

“嗯,厉尔特老师。”安莉丝亚俯身拉起裙摆,对着利尔特露了露阴部。

“我们找到那个性爱人偶了,她名字叫艾丝,你知道的,她负责保养地下的巫女人偶,她前段时间失踪了。”利尔特说。

“是的,确实如此。”

利尔特点点头继续说:“据你电话里的说法,她是用刀片划开了乳胶衣逃跑的,那么她哪来的刀片,每个被运送往地下的囚犯都必须仔细检查,地下是不允许有这样的东西出现,我早说过,这些囚犯天生邪恶,狡诈,她们罪恶的身体需要得到净化,在最严厉的拘束之下也需要最严厉的管控,不止她们身体乃至恶魔的灵魂,安莉丝亚你也不例外,据我所知你让小艾去了地面,还让她自由活动。”

利尔特声音放大,如同他的容貌一样,不受人喜欢,凶狠的,声音严厉又冰冷,让人生寒,我条件反射的往安莉丝亚身后靠了靠,可是上天并不眷顾我,霉运一定一直围着我打转,很不幸,他还是注意到了我,然后他开口了,对着我。

他指着我说“哦,天啊,这个女奴是谁,她为什么只穿着这么简单的拘束,而且看见我,见到一个男人,为什么不趴下,然后用手扳开阴唇展示小穴,来以示尊敬,要知道整个地下的女奴都应该对男人尊敬,也包括女王。”

“她不是这里的犯人,利尔特先生,她意外进入了地下密室,是因为一个叫雨奈的巫女人偶。”安莉丝亚回答。

“巫女人偶?巫女人偶可没有亲属,你应该知道的,女王的容忍度有限,更不容许这里的秘密传出去,安莉丝亚,再给这个女孩再套一层束博袋吧,这里是监狱,不是观光的地方,我要看到她与其他囚犯一样,而不是让她睁着那不轨的眼睛到处乱看,往后必定闯出祸端,就好像玫沙雅一样,还有,她高潮了几次,我看到她大腿上全是淫液,”

“两次,先生。”

“哦,马上,安莉丝亚,她淫荡的身体需要训练,你应该把她送地下去,明天,我会过来亲自监督这里的人偶打包过程,她必须受到重点照顾,决不允许一头狼混入羊群,她一个外来者,自由人,不确定因素,需要最严厉的调教。”利尔特皱眉,厌恶地喊叫,他的唾沫横飞,

“是的,先生……”

不知道他是本性如此还是吃了火药桶,对着谁都充满了恶意,我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他,我什么也没有做,他为什么要把他的愤怒,迁怒于我,

而安莉丝亚对他也是顺从的,她把我拉到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太窄了,中间放着一个长条形的床。

“地下的通道没一个月才会开放,你运气不错,正好是明天,今天你必须在这里呆一晚上。”

安莉丝亚说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条长长的丝制物,不透明的粉红色,看起来很色气,拿在手里整理着,找到入口后她就拿着一端,拉开开口往我头上套,我刚想躲闪眼前已经被粉红覆盖,不断下滑,深入,从头部往下越来越多陷了进去,我仿佛进入到一条狭窄的甬道,里面神秘又幽静,也很舒服,也许因为我外层穿着全包丝袜也很滑,那丝套就很快被套到了脚底,随后她让我坐在床上,拉起我的双脚把我整个套了进去。

“这个从里面是打不开的,在你前往地下之前,你必须呆在里面,这样可以防止你拿一些非法物品藏在身体里。”

不——完全看不见了。

随后一阵阵缝纫机的声音从我底传来,随着沙沙的一阵阵嗡鸣,脚底下一轻,安莉丝亚捏住开口的手松开了,我试着用脚蹭了蹭,什么也没了,开口不见了,就连本应该应该因为收紧开口的褶皱也没有,仿佛那里从来没有过开口一样。

这一切太不可思议,我又被封了一层吗,试着动了动,发现身体就好像一个蚕蛹一样紧贴在一起,双手双脚都被压在一起,可是里面之前分明还算宽松,现在为什么会这么紧,配合着身上本来就穿着的两层全包衣,我感觉越来越透不过气来。

“这个是针对不听话的女奴专门设计的一次性束博套,是根据温度控制的,如果女奴因为剧烈运动挣扎导致身体发热的话,就会收紧得更厉害,起到束博的作用,当然发情和高潮也会,这是你私自高潮的惩罚,女奴是不允许私自高潮的,这也是我的疏忽,正常的女奴高潮会被强行压制,你是自由人,还没有穿上全套的全包衣,所以并没有这些限制,不过,因为利尔特老师的要求,你必须接受处罚,明天我会开打开它放你出来,”

明天,没有关系,我并没有多想,在此之前我被允许休息了,我当然可以保持不动,体内的东西存在每动一下都是折磨,疲惫就连被挑逗起来的性欲也被疲惫压制。

安莉丝亚走了,我听到门被关上,并且被上了锁,

我实在太累了,但在极度难受的情况根本不可能睡着,浑浑噩噩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越来越窒息,丝料紧贴在我的脸上,它比一般的丝袜厚一些,完全不透明,好像也不透气。我呼吸困难,头脑晕眩,双肺像被火焰灼烧,我尝试着大力的呼吸,把口鼻尽量紧贴在丝膜上,我多想把它吸入口中咬烂,可是它被口塞阻挡了,这做不到,而且,我发现鼻腔内也有异物,不知道什么时候里面多了软管,所以我不关怎么呼吸,也感觉不到面部有空气流动。

身体难受得要命,全身都被压在套子中,手臂上的束博环也因此被紧紧地压在背上,顶得生疼,双脚也是如此,几乎没有了活动空间,喉咙处的项圈因为束博袋的更加用力的挤压我的喉咙,血脉不畅,本来就很难受的压迫感更加变本加厉。

我坐立不安,忍不住挣扎,像毛毛虫一样,十分艰难地翻过身才能坐起身来,然后又扭动着躺下,一时间竟忘了安莉丝亚的话,随着我的动作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压得我仿佛能听到骨骼的咔咔声我才醒悟过来,不能再动了,会被压死的。

不过也许是因为扭动带动了空气,我居然吸到了丝丝空气,非常混浊,甚至还闻到了味道,脓重的丝料味混合着淫液的味道,也许是束博袋中仅剩的空气了,因为束博带的丝料现在它已经紧压在我的身上,就连腿间也深深凹陷下去。

填坑,小半年了还有人看么……

<< 和雨奈的全包乳胶监狱 第十五至十六章
1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1 thoughts on “和雨奈的全包乳胶监狱 第十七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