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因为没钱吃饭的我被舍友做成了乳胶小猫咪

因为没钱吃饭的我被舍友做成了乳胶小猫咪 – 黑沼泽俱乐部

“真的……要成为福利姬吗?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姜芮佳看着面前的带有狰狞阳具的口塞以及那一整套的拘束道具,口中不由产生一丝燥意,指尖充血。

即便还没有套上这一份道具,她就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自己套上那份乳胶,钻入这套猫咪拘束道具中,带着阳具型口塞的模样。

她想到这边,脸颊有那么一丝丝的泛红,手指头不由得攒动着床单,咽了一口口水后,将自己的视线看向面前大约身高一米七左右,一头黑长直如文学少女般文静的女生。

这是她的舍友,陈月。

她们是滨周大学音乐学院舞蹈系的学生,在系里面成绩都是一等一的棒!

按照道理来说,她们是可以进入舞蹈学院的。

只不过因为陈月理论课还有文化课成绩比较差,而姜芮佳则是因为个子只有一米六,即便够着脖子也够不到进入舞蹈学院的身高标准。

无奈之下只能进入了滨周大学。

由于舞蹈学院的落选,姜芮佳心中的燥郁无法缓解,便在开学典礼的时候直接和老师告了生病,回到宿舍里看拘束视频,却未曾想到陈月因为忘记带文件回到寝室。

直接撞破了她的秘密。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社死,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陈月的XP居然和她一模一样!

因此她们俩人一拍即合,等过了军训后,便和辅导员说了一声,合资在学校附近的公寓租了一间屋子,住了下来。

由于再也没有任何外人视线的束缚,随后在短短的一个学期内,她们先后购买了一个一人大小的狗笼,各种各样的拘束道具,妇科手术椅以及乱七八糟的道具。

只是可惜,由于大量的金钱被她们花费在了这些道具之上,让她们吃饭都显得略微有些困难。

一开始的时候还能说着什么不吃减肥之类的话,继续买着那些道具填充着家庭。

结果等到后面实在饿的不行,想要搞点东西吃,翻看账户余额却发现到下个月发钱之前所剩下的生活费连每天一个馒头都不够的时候,她们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

这才有了两人协商当福利姬的事情。

准确讲,应该是黄色视频博主。

陈月微笑着伸手拿过姜芮佳视线中的狰狞阳具口塞,在手中随意把玩了一下后,看向面前满脸通红的姜芮佳,不由得凑近她的耳边,在她耳边轻轻吹气道。

“怎么了芮佳?后悔了吗?我和你说过啊,就和我们之前玩的一样,你只需要躺着享受就好了,其他什么都不用管,一切有我哦~”

“不,不是,我只是……”

姜芮佳的脸更红了,向后往后退退,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墙边,甚至只能软了下来,咽了一口口水,低着头道。

“我只是有点怕。”

“怕什么?怕自己的脸被曝光到网上去吗?”

陈月看着面前诱人的姜芮佳不由得笑了起来,起身不在压迫着姜芮佳,而是手指在边上的眼罩上点了几下,轻声道。

“记得我们一开始说的吗?就和我们平常玩的一样,我会给你眼罩带上,还有乳胶头套,看不到你的脸的,他们所能够看到的,只有你的身材,就和平常一样,唯一多出来的,便是这个摄像机!”

陈月从床上起身,走到床边架着的摄像机旁,轻轻拍了拍摄像机的顶端,对着姜芮佳道。

“并且我们拍摄结束后,是我们俩人一起剪辑,又不是你一个人,并且……如果论露脸的话,我比你还有怕的多,我可是不带面罩来安排你的,这风险可比你全身乳胶还要大哦,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说罢,她跪在床上,如母豹一般充斥着侵略性地爬到姜芮佳的身边,伸出手指抵住姜芮佳的下巴,讲姜芮佳的低着的脑袋给抬了起来,露出她那红润的几乎快要滴水的脸颊。

“怎么样?你考虑的如何了?”

姜芮佳的视线想要躲闪,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只能无比害羞地轻轻点头。

“嗯,好,好吧……”

“好耶!既然你同意了,那么我们就直接开始吧!”

姜芮佳的声音还没有落下,陈月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她一个侧滚到床边,伸手直接拉住姜芮佳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随后轻车熟路地脱下她全身的衣物,姜芮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印着小熊图案的内裤。

一瞬间,姜芮佳的脸变得通红,手足无措,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什么样的姿态。

是应该先捂脸呢,还是应该先捂住胸。

“我,我……”

“什么我我我的,走,拿着东西去隔壁的拍摄房间,你应该不想要你的房间被我拍进摄像机里面,然后放到网上吧?”

“欸?”

姜芮佳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正对着她床铺的摄像机,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乳胶衣,拘束服,还有那巨大的阳具口塞,不由得有点恍惚,茫然地点了点头。

“哦,我,我这就……呀!”

她话还没有说完,她的最后一件防护便已经被陈月给扒了下来,洁白无毛的纯净白虎以及如馒头般的户型顿时展现在陈月的面前。

然而,还没有等她“呀”完,陈月便已经将所有的东西抛给了她,对着她道。

“你现在最好快点上一下厕所,等下我们可是要灌肠的,如果你希望自己喷射一地的话,那么就算了。”

“我,我,我……我这就去,欸不对,我们昨天不是已经灌完了吗?从昨天到今天一点点东西都没有喝,还真的要灌吗?”

“嘻嘻,逗你玩的,你先去隔壁房间吧,我拿个摄像机就过来。”

“哦,哦……”

姜芮佳脸已经红道根本说不出话来,她手足无措地接过陈月抛过来的衣物,小心自己的手指不将其划破后,光着身子一路小跑跑到了隔壁的房间。

这是一个布满静音棉的棕色房间。

这里不仅仅有着静音棉,在四周甚至挂上了厚重的遮阳窗帘,足足几十斤重,甚至单手提都不一定能够提的起来。

而在这房间里,则是一个她们买的宠物笼,一个小型的宠物训练用跑步机,还有一大堆的锁链以及绳子。

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姜芮佳原本跳的格外快的心脏逐渐有些放松,似乎这里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

直到……

陈月带着四个摄像机进入了。

她将四个摄像机放在了屋子个四个方向,与此同时她的胸前也挂着一个运动相机。

在摄像机进来的一瞬间,姜芮佳原本放松的情绪再次变得紧张,她有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对面前的摄像机。

而陈月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在看到手足无措的姜芮佳后,她微笑着走到已经蜷缩在地上的姜芮佳面前,伸手从自己的背后掏出一罐装满乳白色粘稠液体的,将其拧开,趁着姜芮佳没有防备的时候,缓缓倾倒在了她的身体上。

冰凉的液体从口中落下,滴落在姜芮佳身上的瞬间,让她身体的肌肉变得格外紧绷。

即便在此之前已经用过无数次,她依旧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习惯胶衣油滴在身上的感觉。

她想要将身体蜷缩地更加渺小,让所有人都注意不到自己,只是没有想到……

“不要动哦,油沾到头发上,就不好了哦~”

陈月如魔鬼一般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让她的身体变得更为紧绷。

大量液体顺着她的身体向下滑落,灯光照在她的身上,将她原本就格外火热的身体反射出如天使般圣洁的光辉。

“要,要不,不要了吧,我和我妈说一声,让她给我打一点钱,不就好了……”

姜芮佳此时此刻突然产生了后悔的情绪,视角的余光看向周围的摄像头不由得开口说到。

但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之前经常依着她的陈月这个时候却直接拒绝了她。

陈月没有说话,而是用力地推倒她蜷缩的身体,光滑带着润滑的地面直接让她跌落在地上。

还没有等姜芮佳说话,她便伸手钩住姜芮佳的头发,将其挽在手心,随后把她侧卧的身体打翻,让其表面朝上,露出了双乳以及白虎。

“不要动哦,如果动了的话,油就沾到头上了哦。”

陈月往前走了两步,骑跨在姜芮佳跌落的身体上,双腿紧缩,不让她有半分可运动的迹象,随后从地面上抹过残余在地面上的润滑油,缓缓地在她姣好的身体上抚摸。

“我帮你把前面的油给上好,你不要乱动哦。”

“我,我,我……我自己上行不行?”

姜芮佳看着面前的陈月都快要哭了起来,双手想要有所动作,可是被陈月用更快的动作制止,然后微笑着摇了摇头,伸手点在姜芮佳的胸前,缓缓向下划拉,停在她的小腹前,轻声道。

“晚了。”

说吧,她用着更为柔和的动作将姜芮佳的身上上满了润滑油。

而姜芮佳此时此刻就像已经剥皮完成的羊羔,上完了油,只等上锅烹饪。

姜芮佳脸色通红,却无力反抗,只能任由其为所欲为。

而姜芮佳泛红的脸,却引起了陈月的兴趣,手指更为放肆,不停地触碰着姜芮佳的敏感区,直到将她的手放在了姜芮佳的白虎之上。

她的手指就这么紧紧地贴着白虎,手指甚至已经深入阴唇之中,却没有继续往里深入,只是那么轻轻地前后摇摆,在她的阴蒂上摩擦。

看着已经敏感到不停颤抖的姜芮佳,她再次轻笑一声,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将手从她的下阴处移开,抚摸向她的脸颊。

“怎么样?”

“不,不怎么样?”

姜芮佳红着移开了眼睛。

看着姜芮佳如此,陈月眼角的笑意根本没有办法隐藏。

她没有犹豫地直接从姜芮佳布满润滑,油津津的身上起身,走到一边双手环抱地笑着道。

“哦?那么后面,就由你自己来做吧,穿乳胶衣哦~”

“我,我自己做就自己做!”

姜芮佳在陈月手指移开后,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一丝丝空虚。

这股空虚让她的心中的羞愧感倍增,不由得直接开口道。

她轻轻哼了一声,刚想起身,却没有想到身下的润滑液根本不给她起身的机会,还没有等她手臂支撑起身体,润滑油便直接让她手掌失去支撑,啪嗒一声跌在了地上。

她的眼睛猛地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不过看着面前陈月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却又有一丝丝的不甘心,再次努力起身,试图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却没有想到自己连最基本的四肢爬行都没有办法做到。

一瞬间,羞辱与不甘在她的心中回荡,她想要证明自己,却无能为力。

因此,她只能无奈地鸭子坐在那边,扭着头看向一边,对着陈月小声道。

“我站不起来了。”

“哦?你说什么?”

“我我我,我站不起来了……”

“什么?我怎么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

陈月伸出手,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模样,气的姜芮佳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只能低声下气地开口道。

“我说,我站不起来了!”

“请人帮忙应该说什么来着?我记忆力怎么不太好啊?”

看着陈月如此找打的模样,姜芮佳心中的羞愤更为剧烈。

可是如果继续这样的话,她感觉她只能等地面上的油干了,才能从地上起来。

自己就要继续这样光着身子在摄像头之下吗?

她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闭着眼睛大声道。

“对不起,我站不起来了,请你帮帮我!”

“真乖!”

陈月看到姜芮佳如此,眼角的笑意根本没有办法遮掩。

她轻轻推了一下姜芮佳的身体,将其放倒后,伸手将放在一边的乳胶衣拿起。

看着这个乳胶衣,姜芮佳一愣,随后大声道。

“不,不对,这个乳胶衣不对吧?这个比我们之前穿的小了两号了!”

她想要逃跑,却因为脚下的润滑根本没有任何移动的能力,只能看着陈月拿着那份乳胶衣走到她的面前,对着她如恶魔般的低语道。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这个乳胶衣可贵了,花了我们好多钱呢,所以不要逃跑哦小宝宝,除非你想要我们俩攒了几个月的钱全都白费哦,那么多的钱可以换多少吃的啊~”

“可,可是……”

姜芮佳无比着急,但是身体却出奇的冷静,根本不敢有半分动弹,深怕弄坏了这份乳胶衣。

看着姜芮佳如此顺从,陈月不由得轻轻一笑,将手中的乳胶衣套入姜芮佳的玉足之中,顺着她的身体缓缓向上拉动。

从小腿,到大腿,再到全身。

姜芮佳只能看着那乳胶衣逐渐吞噬了她的身体,却无能为力。

小了两号的乳胶衣包裹着她的身体,给了她难以言喻的拘束感。

她甚至喘息都有那么一丝丝的费劲。

但是一想到自己如果动作幅度太大会让这个她们花了几个月生活费定做的乳胶衣破损,她又舍不得,只能任由陈月在她的身上肆意妄为。

明明只是一件乳胶衣,却穿了两人足足半个小时的功夫。

期间陈月不停地地在往姜芮佳的身上倒油。

一是为了让姜芮佳更难以移动,二则为了更好地传下这份乳胶衣。

在这份乳胶衣穿好后,陈月往后轻轻跳了两下,打量着她面前的这个乳胶人偶。

准确将,是除了头部之外的乳胶人偶。

即便是陈月,看着姜芮佳如此,也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姜芮佳的身材在乳胶的压缩之下,已经完全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除了……姜芮佳屁股底下的两条突出来长条。

这长条就好像是男性乳胶衣用来放阳具的地方,但是出现在女性乳胶衣上,便绝对不是这样的用法。

姜芮佳原本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疑惑的时候,下一刻,她便知道了身上这两个凸出来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了。

陈月看着姜芮佳嘿嘿一笑,走到了姜芮佳的屁股后面,伸手扶住她的腰,然后贴近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暖气道。

“接下来不要动哦,不然出了什么事情我就不好说了。”

“欸?”

姜芮佳一愣,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一根温热的手指便带动着那些乳胶塞入了她的体内。

“噫!!!”

姜芮佳眼睛猛地睁大,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脑袋却被陈月扭到了一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力亲了下去。

嗡……

姜芮佳大脑一片空白,一根小巧的舌头在她的口腔中肆意地掠夺着一切,玩弄着她的舌头。

她眨了眨眼,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什么。

在她被乳胶勾勒出完美线条的翘臀之下,原本多出来的两根乳胶已经彻底失去了踪影,变成了完美的户型以及菊花的模样。

她终于知道了那个突出来的乳胶条是做什么用了。

陈月缓缓松开姜芮佳的下巴,两人交错的唇齿终于分开,换来的是浓重的喘息声,以及几乎粘连在一起的唾液。

姜芮佳满脸通红地看着陈月不好说话,而陈月则是一脸笑意地双手抱着姜芮佳的小脸。

“现在直到那两个长条究竟是有什么用了吧?”

“嗯,嗯……”

姜芮佳红着脸点了点头,默不作声。

而陈月似乎格外喜欢姜芮佳这个模样,用力再次一口亲下,亲的姜芮佳喘不过气来这才放开。

看着面前的乳胶小人,陈月笑着将其放开,走到一边,将所有的拘束用品拿了过来后,将姜芮佳的手臂折起,套入手套之中,让其用其手肘支撑在地上。

当然,因为地上润滑还有手肘上没有做防滑的缘故,她的手肘刚刚撑在地上的瞬间,便啪嗒一声张开,整个人如同土下座一般给陈月跪了。

“你!”

“嘿嘿嘿,别担心,等一下就好。”

说吧,陈月对着姜芮佳的双腿使用了相同的方式,将其对折后绑起。

最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一根带有巨大阳具的猫尾顺着乳胶衣上的润滑,直接插入了她的菊花之中。

“噫!”

姜芮佳在这巨大的刺激之下,菊花一张一缩,如同会动的小嘴一般,想要将这份猫尾给吞到肠道内。

可是实际上,她是想要将其吐出。

她恨恨地看了一眼边上的陈月,小声道。

“不要!”

但是因为地上过于湿滑的缘故,她身体成土字型趴在陈月面前,没有任何一点点的说服力。

陈月看着姜芮佳这副又倔强又色气的形状,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揉了揉她的脑袋。

“乖啊,不要动,等下就进去了。”

“进去?什么……”

姜芮佳只感觉到一股巨力顺着自己的菊花而来,将那带有狰狞阳具的猫尾彻底塞入她的菊花之中。

原本还在那边一张一合的菊花这下如同彻底吃饱了一般不在动弹。

而姜芮佳,也如同这菊花一般,失力地趴在地上,看向身边的陈月,小声求饶道。

“不要了,我不想……”

“后面还有最后一点点就完成了,等完成了我们再说好吗?宝贝?你应该不想前功尽弃吧?”

看着面前的陈月,又看着自己几乎没有任何能力起身的,如同砧板上鱼肉一般的娇柔身躯,她沉默了。

此时此刻好不好已经不是她可以决定的了。

与其耍小脾气拒绝陈月,不如同意她的继续所作所为。

她对着陈月地下了头,轻轻嗯了一声,小声道。

“好的。”

“乖啊~这就对了,小猫咪就应该这样乖乖的~”

陈月一边笑着安慰姜芮佳,一边走到边上将一个纯黑的乳胶面具拿了出来,放在姜芮佳的面前。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小玩意。

乳胶面具就是常用的开口面具,纯黑色的头套前有一个开口器,强迫使用者张开嘴唇。

而其他的小玩意则是……

“这个是特制耳塞哦。”

陈月将两个如橡皮泥一般的玩意放在姜芮佳的耳朵前,对着她开口道。

“能够保证100%的隔音,以及传达我想要让你听到的话,带上后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哦,虽然头套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头套效果太差了,我换这个可以吗?”

虽然是疑问,但是却用了肯定的语气,姜芮佳看着面前的耳塞,纠结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嗯……嗯!”

“嘻嘻,我就直到你会同意!”

陈月嬉笑着亲了一口姜芮佳后,伸手捏住姜芮佳小巧的耳朵,轻轻揉搓着她那几乎完美的耳朵轮廓。

“真的是漂亮啊,只是……”

话没有结束,陈月便将两个耳塞塞入姜芮佳的耳朵里。

如橡皮泥一般的耳塞在姜芮佳的耳朵中变形,填充着每一分的空隙。

巨大的压迫感让姜芮佳甚至怀疑这样的耳塞是不是已经突破了自己的鼓膜,达到了自己的大脑里。

特别是她抬起头,看向陈月的时候,发现陈月只是动嘴却没有任何声音传达到她耳朵里的时候。

这一刻,她心中的恐慌甚至超过了一切,有点想要逃走。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乳胶衣束缚的缘故,还是她脚下太滑的缘故,她并没有成功,而是跌坐在了陈月的怀中。

看着顶上微笑着的陈月,她的心中莫名其妙产生了一丝害怕,张大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下一刻,陈月的声音从耳朵里传来。

“不要担心,我说了,这个耳塞是自带音响的,可以让你听到我想要你听到的,这下安心了吗?”

“嗯……”

姜芮佳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对着陈月点了点头。

因为耳朵被封闭的缘故,她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因此只是用鼻子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陈月如同抚摸着小猫一般抚摸着姜芮佳的脑袋,又从一边掏出两幅纯白色的美瞳后,对着她道。

“这个呢,就是一个比较常见的东西啦,隐形播放器,戴上后也只能看到我让你看到的一切哦,还是那个头套的缘故啦,没有办法完全遮掩,总还是会有光进来,所以我只能用这个东西咯,没有问题吧?”

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失去反抗能力的姜芮佳想到这边也断然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只能点了点头。

陈月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将姜芮佳的眼皮翻开,想了想,如恶作剧一般伸出舌头想要舔一口姜芮佳的眼球。

这样的动作吓得姜芮佳一直想要往后退,却根本无路可退,只能用力扭动着脑袋,不想要继续下去。

看着姜芮佳如此,陈月只能作罢,嬉笑着将手中的巨大全遮美瞳挂在她的眼珠之上。

一瞬间,姜芮佳的一面视线完全封闭,再也收不到任何一片光。

而下一刻,她的右眼也同样如出一辙,在陈月的控制之下被全遮美瞳封锁,再也没有任何一丝阳光能够进入其中。

无尽的安静以及如深渊一般寂静的周围让姜芮佳内心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恐惧。

直到……

一根小巧的舌头顺着她的鼻腔,往上轻轻舔动,划过了她的眼珠,最后停留在她的眉毛前。

陈月,如同一开始说的那样,没有容她拒绝,便舔动着她的眼珠。

如果不是自己的脑袋正枕着陈月的大腿,她甚至有点想要直接逃离这个世界。

然而下一刻,陈月的声音响起。

“接下来要带头套咯,记得张嘴。”

话音落下,姜芮佳便感觉自己的头发被全部聚拢在一起,似乎穿过了某个缝隙后,从缝隙后如丝绸般流淌而下。

一个带着一丝丝胶质的软柔面套顺着她的头发向下,慢慢覆盖过她的额头。

一个似乎是圆形的金属器具顶着她的脑袋往下,似乎要碰到她鼻子的时候,这个器具被提了起来,并没有与她的琼鼻摩擦,而是略过了她的鼻子,停靠在她的嘴前。

这个时候,她终于知道了这个圆形的金属器具究竟是什么。

开口器。

用来打开她的嘴巴的。

她可以不张开,但是这样开口器略选尖锐的圆形会抵着她的上下嘴唇,刺痛着她。

到时候突然不小心倒在地上,特别还是像刚刚那样趴着倒的,那么后果难以想象。

因此姜芮佳只是稍微犹豫片刻,便将嘴巴张开,老老实实地咬住了那个巨大的圆形开口器。

似乎感觉并没有多难受,但是只是过了几秒钟,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嘴巴有那么一点点的酸痛,不由得啊啊几声。

没有任何回应,陈月并没有回应她的声音。

取而代之的,便是脑袋后面的松紧带彻底紧绷,将她的脑袋完全包裹,不留任何一丝丝缝隙。

随后便是面罩眼睛上的封锁,即便没有任何用处,可是姜芮佳依旧感觉到了如同带潜水眼睛一般的束缚感。

等到最后,便是脖子上的拉链用力一紧。

这一刻,原本就难以呼吸的姜芮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更加困难。

一切似乎都已经完全结束。

姜芮佳的四肢已经完全动不了,只能用着膝盖还有手肘四处扒拉。

而眼睛看不见任何的东西,耳朵也彻底听不见。

只剩下口腔以及鼻子可以呼吸。

她也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这并不是通过鼓膜传播的,这是通过头骨传播的声音。

她就这么趴在地上,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感受着身边陈月走路传来的细不可闻的震动,强行让自己安心。

然而下一刻,她便知道了错误。

一切都没有完毕。

面罩上原本还给她留着的呼吸孔被彻底堵住。

两根巨大的吸水棉球团就如同做核算检测一般,用力塞入姜芮佳的鼻腔之中。

她甚至感觉这个棉球甚至可能已经塞入了自己的肺部一般。

“呜呜呜呜!!!!”

她的手脚疯狂的摆动,想要制止陈月的暴行。

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

她感觉到一个人跨坐在自己的身上,抵住自己的四肢,让自己无法移动后,继续将那棉花球塞的更深一些。

痛苦,窒息。

即便她的眼珠已经被全遮的美瞳所覆盖,但是在这头罩之下,她却依旧流出出一丝丝的泪水。

这泪水只有她自己知道,除了她,没有任何人能感受到这泪水。

她用口腔用力呼吸,但是开口器前面的口塞却被完全封堵,她根本没有办法突破口塞的防线。

一时间,她甚至感觉自己可能还没有饿死,就提前窒息身亡。

然后下一刻……

眼前大亮。

强烈的光线刺激让她的眼珠不由得紧缩,在灯光之下缓缓舒张,随后猛地睁大。

她看见了。

她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视角,而是看见了陈月的视角。

那个挂在陈月胸前运动相机的视角。

她根本不知道,陈月给她的头套居然是带有猫咪耳朵的?

她顺着陈月胸前的视角,伸出双手轻轻抚摸着如同乳胶猫咪一般趴在陈月怀中的自己,一时间有点茫然。

眼前的这猫……是自己?

姜芮佳不知道,但是下一刻,一股巨力从自己的腹部传来,她看着陈月将自己抱起,丢入放在屋子角落里的宠物笼中,感受着透过笼子传达到她皮肤之上的粗大铁柱,这才确定。

此时此刻如同小猫咪一般被饲养在宠物盒子里面的乳胶娘,正是自己。

她的视线就这么跟随着陈月在屋子里转动,从各个方面观察着自己。

一直到陈月走到摄像机旁边,她的心才猛的一沉。

摄像机,一直都是开着的。

之前的一切都被录了下来。

而耳边,也在这个时候传来了陈月的声音。

“小猫咪,如果你不想要这份录像传出去的话,记得和我配合好后面的环节哦~”

“你,应该会同意的吧?”

摄像头被拿下,姜芮佳看到了陈月的脸,身体不由得用力扑动,想要说出什么。

但是换来的只有剧烈的体力消耗以及无法呼吸的窒息感。

还有,从她耳机里传来的,自己那轻柔到让人心生怜意的奶猫叫声。

“喵~”

她扑动的身体逐渐放松,无助地看着面前的一切,而耳机中的奶猫叫声也同样变得无力。

似乎她的“啊啊”声已经完全被转化成了奶猫叫声一般。

这一刻,她不再是人,而是一直小猫咪。

一只被束缚起的,乳胶小猫咪。

一只被束缚起,装在笼子里,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乳胶小猫咪。

菊花里的猫尾巴轻轻拍打着铁笼,她早已无力反抗,只能用力掠夺着口腔中残存的氧气,不再言喻。

而陈月,则是乐呵呵地将运动相机挂在自己的胸前,打开门走了出去。

让姜芮佳的视线和她一起,与围观她是如何从一个人,被制作成一只无法反抗的乳胶小猫咪。

13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5 thoughts on “因为没钱吃饭的我被舍友做成了乳胶小猫咪”

  1. 看到滨周大学绷不住了,啪的一下点进来,很快啊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