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qhs107 ♥

奇妙人生 第一至三章

奇妙人生 第一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四川省,巴蜀之地,沃野千里,人杰地灵,乃天府之国也。相如词藻绣文章,诸葛遗愿传道统。尤其川西这边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每年都会吸引不少旅客慕名而来。

我坐车来到甘江市,这里是四川盆地最西面的一座小城,坐靠川西山脉,俯瞰天国风光,从山上流下来的水汇聚成江倚着小城向奔向远方,相传是因为水质甘甜而得名。这里不光景色出彩,更吸引我的是这里没有大城市的急迫,有的却是民风淳朴,悠然自得。

我打算在这边待一段时间,这个愿景可能是受到《遥远的救世主》里面丁元英隐居古城学习、悟道的经历影响,我在这社会摸爬滚打了几年之后,对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和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的厌恶,促使我想去找一片净土去抚慰我那颗被各种欲望和诱惑所害的心灵。

很快就在当地找到了适合我租住的房子,远离市区,价格公道,而且可长租也可短租,非常符合我的要求。

房子是在一个老旧的工厂里面,接待我的是一个留着寸头的大叔,一脸的胡子茬看样子有时候没刮了,对我倒颇为热情。

大叔告诉我,这厂子可有些年头了,在三线建设时期这里还叫甘江公社的时候建立的。一开始是做军工的,后来改开之后为了效益就啥都做些。因为近些年发展的越来越差,所以没啥订单的时候就给工人放假了,正好可以把空出来的宿舍租出去。

“那边的楼上看上去不是挺多人的嘛?”我看着不远处楼下停了很多车的那栋楼问道。“那栋楼也租出去了,是个做生意的老板租的,好像是搞期货的。”大叔叹了口气,把话题又转到厂子上“现在这年头重工业不行了,搞轻工业才有出路,可惜厂子转型太慢了,现在只能做点定制加工的活咯”看得出来大叔对这厂子有些感情,我对此也只能随声附和,只想先看看要租的房子咋样。

员工宿舍在被租出去的那栋楼旁边,每个宿舍都有有五六十平的样子,有厨卫,家具齐全还有空调。我看的颇为满意,便当即租了下来。

大叔走后,我从行李里面拿出藏好的“玩具”:一副手铐和脚镣。脸上露出笑容…总算可以肆无忌惮的玩这些东西了,这里人不多,也没人认识我,可以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之前戴着玩具只敢在家里玩,现在可以“全副武装”的外出了。是的,我来这里的目的不光是读书、游玩,还为了满足我这个异于常人的“小癖好”。

我拿着脚镣看着窗外不远处山丘,幻想着戴上手中的装备去那里冒险的情景,身上的拘束,行走的不便,可能的意外,这些都是我的想象材料。渐渐的,身体产生些感觉,仿佛体内的欲火被点燃了。看着手里的脚镣,想要现在就锁在身上满足一下我心中按捺不住的欲火。但是残存的理智告诉我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权衡过后,终归理智没能战胜欲望,我的内心已经被当前的欲望填满了。

不过很快就因为我的不理智,导致自己被变化无常的命运捉弄。

我的脚镣是银白色的,两端是圆筒状的金属,外侧是正圆形,里侧呈更符合脚腕的椭圆状,锁芯在圆筒的上方,脚镣展开后中间的链子,大概只有三四十厘米的样子,锁上之后,我的双腿只能迈开很小的步伐,大概每次只能向前挪动一只脚还多一点的距离。原本脚镣的长度是可以让我走路时不至于如此狼狈的,是在后来我有一次嫌弃脚镣的链条太长了,就找了把梅花牌的小钢锁将中间的一些链环锁了起来,之后又在开锁的时候不幸将钥匙折在了里面,于是我的脚镣就只有这么短了。

将脚镣锁在脚上之后,我看了看时间,下午六点左右。犹豫的看向桌子上的定时锁盒,如果将钥匙锁在里面,那出现什么情况可就神仙难救咯,有些担忧的同时,随即又觉得这样做或许会更有趣,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被发现了也应该没啥事,不如顺从一下自己的欲望。

于是我定时了12个小时,到明早六点才可以取出脚镣的钥匙。定时锁滴滴的声音响了五次过后,最后响起一声更大的锁定声音,心中却随着锁定的声音放下了杂乱的思绪变得轻松起来,毕竟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不是吗?菩萨说过“无法改变的事情,担心也没有用”

当我完成戴着脚镣收拾屋子的任务后,我那股兴奋的劲头已经过去了,正巧这时肚子也饿了,刚琢磨着要不要冒险出去买点吃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方才的洒脱消失不见,慌乱的神色不自觉浮现。这肯定是房东大叔来找我交代事情了,我刚搬进来没一会也不好装作不在家。但若是让大叔进门后被发现了…那这岂不是刚来这里就要社死了,要怎么跟大叔解释这件事呢?平时还机灵的大脑这会都成浆糊了,啥也想不出来。我呆坐在原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看屋里没什么反应,“咚…咚…咚”大叔敲门的力气比上次更大了。我此时只想着找个什么理由把他支走。

“有什么事吗?我现在洗澡呢”我壮着胆子说道。

“那你洗完澡,出来找我就行,我在外面等你”大叔的声音渐渐远去,还没等我放下心。“快一点哈”大叔仿佛还嫌我不够惊慌,又从门外喊了一句。

我大声做出回复“知道了”

又在沙发上坐了少许,确定大叔应该已经走了,我才赶紧拿起桌子上的定时锁盒,这个盒子虽然我很喜欢,但此时只想找个东西给它撬开,脚上心爱的脚镣此时却成了我最大的阻碍,原本几步路的距离此时要慢慢挪过去,不知道要挪多少步。

如果此时有人在场定会感到奇怪,只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女穿着淡雅长裙,本来应该气质上乘的姿容,此时却显得颇为狼狈,少女弯着腰一手提着脚镣一手拿着个锁盒在屋子里面到处翻找,金属碰撞的声音响个不停,为可怜少女奏响悲伤的伴奏。

终于在一个抽屉里面找到了一把改锥,找到工具的我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因为我对自己能否撬开这个不锈钢材质的盒子很是怀疑。

果然十来分钟后,盒子丝毫没有毁坏的迹象,我无奈的放弃了这个办法。“看来只能戴着脚镣去找大叔了,怎么刚来这里就给我这么难的考验啊…”我把脚镣中间系了绳子栓在腰上,然后换上了一套灰白色汉服,这是我裙子最长的一套衣服。站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这样应该没那么容易被发现吧。”我喃喃自语道。只见镜子中的少女那本就清秀的面容,在更简洁素雅的灰白色汉服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出尘。不过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少女的脸上多了一丝忧愁。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正所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丢些人罢了,这些从佛法上来讲都是虚假的,对我来说无所谓的。”我开始安慰自己。但是当我下楼的声音把声控灯都吵得亮起来的时候,我才头一次感觉脚镣的声音真的很大,很吵。

缓慢的走出宿舍楼却并没有看到大叔的影子,只看到旁边那栋楼下有不少人在聚餐。

“喂,这边”随着大叔的声音,我看到聚餐的人群中有人在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啊?这么多人!这破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我捂着脸埋怨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看来我这次是逃不过去了。

“叮铃…叮铃…”随着脚下不断传来的声音,我一步步向前挪去。本来不远的距离,此时对我来说却好像被拉长了十倍,而且我总觉得那群聚餐的人在看我,好像在疑惑这个女孩怎么走的这么慢,还一边走一边传出动静。

艰难行至大叔跟前,大叔起身对我说,“你忙半天应该饿了吧,坐下一块吃吧,这些天,伊老板发财了,天天在这聚餐。正好沾沾伊老板的财运”。

what?就叫我出来吃个饭啊。就这破事早知道就不来了。可恶的大叔刚才也不说清楚。

“发啥财啊,你别听他瞎说哈”,我身旁一个人说话了。这人三四十岁的样子,手上戴了块金表,一张圆脸面色红润,那派头看着应该就是大叔说的那位伊老板了,他坐在那里,指着他旁边的空椅子,笑着对我说,“别站着了,赶紧坐吧。你看看有你对口的菜不,不行我再让他们做点。”

我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不太饿,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

“别紧张,就当认识认识嘛。你就住隔壁,离我们这儿这么近,咱们迟早都是要认识的嘛。”伊老板一边说还一边站起身把他身旁的椅子拉了出来。

我还是客套的回绝他的热情邀请。挪动着步伐,准备赶紧回去。尽管我的动作已经足够轻微,但依旧会持续从脚下传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看我实在不给面子,伊老板走到我跟前,轻声对我说:“你裙子里面藏着秘密吧?我看你走路这么慢,动作也这么僵硬,一边走还一边有声音,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你说呢?”

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扭头示意我坐回去。

声音不大,却让我心里一紧。

这就被发现了?这什么眼神啊!

“啊?没有啊,我本来就走得慢。”我抱着侥幸心理试图反驳道。

伊老板依旧是一幅笑容,十分笃定的对我说,“那你迈一大步让我瞧瞧嘛。”

我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回应他,也不知道此时应该做点啥。

看我如此表现,他脸上笑容更盛,“现在能坐回去了吗?不然你的小秘密可能就保不住了”

意识到伪装已经暴露,我无奈的点点头,只好跟着他坐了回去。

完蛋!

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被摆上天平,准备迎接自己的审判。

第二章

灯红酒绿,嘈杂的声音就像那酒桌之上的酒杯一样,不断地灌进我的耳郭。

我呆呆地看着这群人的往来客套,心里也乱糟糟的。

“看你年纪不大,是刚刚大学毕业吗?”伊老板的声音响起。

听到有人跟我说话,我才回过神来。

“额···没有,我已经工作一段时间了。”

“那你长得确实蛮清秀的。”伊老板抽着烟,半躺在椅子上,看着桌上喝得不省人事的人们。

我只顾吃菜,不知道怎么回答。

“知道为什么我能看出你的秘密吗?”

我低着头,依旧没有回答他,想表现得从容一些,但脚上轻微的碰撞声暴露了我的紧张。

伊老板自顾自的说着,“我有一个很小的妹妹,她很喜欢研究这东西,我也就跟着了解了很多。”

“所以我今天一看到你走路那姿势,再加上那点动静,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戴上脚镣了。”他转过头来,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眼神中透出些许得意,“怎么样,我的眼神还行吧。”

听到她妹妹是同好,而且他也是因为这层关系才看穿的,我心中的戒备放下很多。

总归不是歹意嘛!而且还能免费蹭顿饭,何乐而不为呢。

想开了之后,我也稍微有了些底气,“那你喜欢这些东西吗?”

“我嘛···还行,之前爱看一些穿戴这些东西的美女,后来忙于事业,就渐渐忘了。不过,今天你又唤起我的那些回忆了。”

伊老板举起酒杯,示意我跟他喝一杯。

我情绪高涨时,总喜欢吟几句诗,抒发情感。

而此时我带着脚镣,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和一群陌生的人吃饭喝酒,看着远处的群山隐藏夜幕之中,想起一首诗,便脱口而出:“人间五十年,如梦似幻般。”

我觉得此时喧闹的人群,和我尽力隐藏自己戴脚镣的情景,就如同做梦一般,给人一种荒诞感。

“是啊,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幻······”,伊老板微笑得看着我。

这是《金刚经》中的一句偈语,想不到一副土财主模样的大老板还懂这个。

“你还挺有文化。”

伊老板的笑容依旧,“哼哼,我没啥文化,只是近些年喜欢看些佛学。”

正巧,我对佛教也有些了解。

既然有了共同的话题,他也算半个同好,我和伊老板聊了很多。

推杯换盏之中,我喝醉了。

我也不晓得那天晚上最后吃了多少菜,被灌了多少酒。只知道当我第二天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床上。

接近晌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脸上,有些刺眼。

我下意识想用手去遮挡。

唉?

我发觉手臂有些异样,被子里传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迷迷糊糊的双眼,好像在手臂上看到了一副手铐。

有些模糊的意识瞬间清晰了很多。

嗯?我什么时候戴上的?昨晚喝醉了,自己给锁上的?还是说送我回来的那个人给我戴上的?

如果是别人给我戴的手铐,那我的钥匙?

我顿时发觉有些不妙,残存的睡意终于彻底消失,连忙起床寻找我存放钥匙的锁盒,带动的锁链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果然,我放在桌子上的锁盒不见了!

“坏了”,看着手上的手铐。感觉要出大问题了,没了钥匙,身上的手铐、脚镣,凭我自己是不可能暴力破解的。因为在这之前我也有时会因为定时的太久,忍耐不下去的时候,尝试各种办法暴力破解这手铐和脚镣,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只能无奈的忍受到定时结束。

难道我要戴着手铐和脚镣,去买把锯子,给这玩意慢慢锯开吗?昨晚戴着脚镣去蹭饭,已经让我心惊胆战了,难道还要戴着这身装备,穿过更多的人群,去买可能能打开这玩意的工具?

“饶了我吧。”,这场景,光是想想,就觉得恐怖。

我开始极力回想昨晚喝醉之后的事情,但只能回想到跟那个伊老板喝酒那会,再往后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

不过那个伊老板好像也说过,他喜欢看戴着手铐脚镣的美女来着。再结合他一开始阻挠我离开的场景。

“靠。”

越想越觉得罪魁祸首是他,除了他,其他人应该也没有这心思。

随后我发现自己的手机和房间的钥匙也不见了,怎么还有这么可恶的人,我气得咬牙切齿。

拿走手机我还可以理解,可能是不想让我报警,那他拿走房门钥匙是想干嘛呢,我试着拧了拧门把手,果然,房门也被他反锁了。

好嘛,直接给我关起来了,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是醉酒之后单纯的恶作剧?还是在跟我玩字母圈的游戏:囚禁play?或者还有别的更有恶意的形为,强x、人体买卖······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只能怪自己好端端的干嘛非要戴脚镣出去,这下好了,想摘都摘不掉了。

我无所事事的挨到了晚上,伊老板并没有找上门。

房间里没有吃的,到中午我就开始饿了。到了晚上我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要是再没人来,我感觉自己要戴着手铐脚镣被饿死在这破地方了,给警察留下一桩啼笑皆非的案子。

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娱乐方式,我的手机还被拿走了,我只能无聊的趴在窗户旁边,看着他们公司的人进进出出。期待那个混蛋伊老板能良心发现,给我带点吃的过来。可惜看了一天,都没有人往我这边走。

眼看着天色又暗了下来,他们公司前面又开始热闹起来,又要开始聚餐了啊“天天聚餐,真有钱啊!”我还有闲心吐槽。

不过等到他们聚餐开始许久,我也不见有人往我这边走。我的期待彻底落空了,看着围着铁丝网的窗户外面,他们大快朵颐的场面,我饥饿的肚子感觉更饿了。

然后,穷极无聊的我,又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开门的声音惊醒了。

“是谁?”

我拖着脚镣,走出卧室,戴着手铐的双手也懒得遮掩了。现在只想吃点东西,然后去问问那个人究竟想做什么。

来的人正是我心心念念的伊老板。

他浑身酒气,脸上始终一副无害的笑容,手上提着很多打包的食物。

“抱歉,今天事情实在有些多,所以来得晚了些。”他很自来熟的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把食物往桌子上一扔,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会,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呢!”我反应过来,想去晃醒他。“喂,醒醒啊!”

进门就摸摸我的头,然后就扔给我食物,自己睡觉去了。这是把我当宠物来养了啊,主人对待自己的猫啊、狗啊啥的不都这样做嘛。

我有些凌乱,搞不懂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我实在叫不醒他。

不过肚子实在是饿了,我决定先吃饱肚子,再去叫醒他。

第三章

我吃的差不多了,思索着要不要趁他昏睡之际逃走。

我压低声音,尽可能的不让镣铐发出动静,轻轻的摸到他面前。

逃走之前想着能不能从他身上拿回我镣铐的钥匙,要不然就算跑出去,我也得戴着这些东西,实在有些不便。

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我连呼吸都好像停止了。

就在我准备下手之时,他醒了。

“干嘛呢?”

中气十足的声音,把我吓的一哆嗦,仿佛自己做了坏事被发现一般。

“想偷钥匙是吗?”他站起身,宽大的身躯压迫感十足。

啪!

我来不及反应,就重重得挨了一耳光。

懵了。

凭什么?

明明是他把我关起来,还拿走了我的钥匙,到头来却好像自己做错了事情一般。

我觉得十分委屈,眼里止不住的泪水,缓缓流下。

就算是玩同好之间的游戏,这样做也是实在过分了,我心中仅存那点含情脉脉也没了。

我不想玩了,不管是恶作剧也好、耍酒疯也罢,我一点也不想忍耐了。

“还我东西,我要报警了!”我生气得用哭腔喊道。

他看我这幅样子,却笑了起来,仿佛在嘲讽我那不争气的眼泪。

见状,我彻底生气了,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我转身就想拉开房门,直接去警局报警,也不管戴着这身装扮社不社死了,现在只想让这个混蛋得到教训。

没等我得逞,一只大手抓住了我的手臂,他另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手臂仿佛似铁铸一般,无论我如何挣扎,都逃离不开。

“放手,你个混蛋,凭什么打我?”我从牙缝里艰难的吐出声音。

他掐的更用力了,“不要闹了,小乖。”他那箍住我手臂的那只手转移到了我的脸上,替我擦了脸颊上的泪水,然后又摸着我的头。

我感觉自己完全喘不上气了,“放·····咳咳····”伴随着我的挣扎,镣铐的碰撞声‘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小乖,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死在无人注意的角落、要么乖乖当我的包养的一只宠物。”他的声音很平淡,仿佛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但手上的力道却没有丝毫放松。

我甚至没怎么听清他说了什么,因为此时我已经被掐的头昏眼花,浑身使不上力气了。

眼角的泪水汹涌而出,而我已经顾不上别的了,死亡的恐惧让我抛开了一切尊严,“····额····咳咳咳·····”想要答应他的要求,我却完全说不出话了。

我只得拼命的点头,想要告诉他我服从了。

他却好像没看到一样,说到:“嗯?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小乖。”

默认什么?我答应啊!我服从了啊!倒是让我说话啊!

我不会真的要被掐死了吧!?

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我还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想要告诉他我答应了,从而尝试继续点头。

但眼前的场景逐渐黑暗起来,耳朵里也逐渐没有了声音,身体开始发软。

他竟然真的敢杀了我!这是我即将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随后,脖子上的力道放松了。

“·咳咳咳···”空气的不断涌入,让我即将消逝的意识回来了。

活过来了,濒死的体验,让我求生的欲望十分强烈。

“现在还要去报警吗?”

我吓得赶紧摇头,不知道是因为他喝醉了还是因为什么,感觉现在如果不按他说的做,他可能真的在这种状态下弄死我。

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梦想,才刚起程。

还有那么多的事物和知识,我还没有了解。

我真的不想死。

“那你会乖乖的当我的小宠物吗?”声音还是如此平常,他的目光也是那般无害,仿佛真如他喜爱的佛一样,看上去无欲无求。

我却被吓得浑身发抖,赶紧点头答应。

天晓得不答应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只要还有命在,那就什么都有可能,这是我读了这么多书得出的结论。

“这才对嘛。”

他放开了我,又躺到沙发上。

我瘫倒在地上,此时脸上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大脑始终昏沉沉的,还是不太清醒。

“小乖,我给你起的新名字好听吗?”

“好听。”我沙哑的回复。

能不好听吗?现在就算你叫我狗屎,那也好听啊。

“想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嗯。”

他冲我招招手,“过来。”

我勉强站起身,走过去。

他又伸出手指朝下点了点。

我明白了,随即,乖巧的跪在地上,任由他的手掌放在我在头上。

现在什么尊严、自由、人权,我都不在意了,现在只想着活下去。

想到这里,对比我之前过的正常人生活,又对比此时作为毫无尊严和自由的宠物生活。我的眼睛就酸的厉害,又十分害怕哭出来会惹到他,只得死死地憋到抽搐也不敢发出声音。

他到我这个样子,又笑了起来。

“咋又要哭了?不要哭嘛,看起来跟我欺负你一样。”

你难道不就是在欺负我吗?

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委屈让我再也忍耐不住,“呜呜呜···o(╥﹏╥)o···”

“我本来以为你是好人······”,我哭着说:“我才愿意相信你的,没想到你这样对我·····佛学上讲行善布施,你就是这么行善的吗?平时念‘阿弥陀佛’的时候,你不会亏心吗?”

我把委屈统统诉说出来。

“好了,不要哭了,只是让你做我的宠物而已啦,给你发工资,养着你还不会侵犯你的贞洁。”

听到他给出的保证,我的委屈少了些。“真的吗?那我要做多久?”

“不会太久了,因为我的时日不多了。”他缓缓说道。

“为什么?”

“你以为为什么我会把公司放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因为我们表面上是在做生意,实际上确实在做一项十分危险的活。虽然现在钱是越赚越多,但我也越来越害怕。”

“你?害怕?”给我吓得发抖的人竟然也会害怕,我有些不敢相信。

“对,因为钱赚的实在太多了,今天我一算账,净赚160w,一天赚160w啊!这些钱多到让我感觉有些恐惧。这么大的利益,是个人都会为之疯狂,都会为了这么大的利益而背叛一切。可能明天我就会出意外,也说不定。”

“那你见好就收不就得了,都赚了这么多了,金盆洗手不也挺好嘛。”

他却无奈的说:“哪有这么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就算我想退,上面有很多人也不会让我退的。我知道的太多了。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的成功隐退了,真到出事那天你觉得参与其中的人不会供出我来吗?”

“我之所以喜欢上佛法,就是想让我的心,安定一些。就算真到出事那天也可以坦然接受。”他一边说着,手还不老实,摸完我的头又开始捏我的鼻子,“而且你刚才说佛学讲究行善布施,那你可知我已经将财产捐出去一半了呢?这算不算行善?这算不算布施?”

我跪坐在地上,呆呆的听着他的故事,这是常人根本接触不到的,感觉像是电影里面才会发生的事情。

“可就算这样我的心灵依旧得不到慰藉,之后我也尝试找过一些情人,去从生理上掩盖这种不安的感觉。但随着我对佛法的学习,开始对这些完全被欲望驱使的女人,越发的感到厌恶。”

“那你为什么选择我,而且为什么要当宠物而不是那啥情人呢?”我好奇的问到。

“昨天我一见面就对你有了些兴趣,毕竟我也喜欢过这些东西,后来把你留下来聊了聊,发觉你和我是同类人,都学习过佛法,都想远离这个世俗的社会,就开始喜欢上了你。”

哈?就因为这个?

我看着手上锁着的手铐,感觉十分后悔。

就因为自己昨天多说了几句话,结果现在莫名其妙的当上了别人的宠物。

他接着说到:“快喝醉时,你说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要看遍世界的风景,体会过人生的百般变化,做完自己想做的事。这样到死亡之时也就没有了遗憾。让我有些触动。”

啥?我还说过这话?

现在我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干嘛要显摆自己的学问啊,本身就是一瓶子水不满,半瓶水晃荡。现在还晃荡出事了。

“要说这不留遗憾呐,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让你当我的宠物。看看你对自己想体验的这人生百态,开不开心。有了你,我的心里终于平静下来了。”他打了个哈欠,看样子又要睡着了。

“开心?”我抬起戴着手铐的手,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脸,自嘲的说到:“那我可真开心啊。”

而且你心里平静了,我呢?

趁他还没睡着,我连忙问到我现在最想了解的问题:“那你要是未来几年都不会出事呢?”

他一下就知道了我的心思,懒洋洋的说:“那你就只能祈祷,我哪天会大发慈悲放了你了。”

然后,他彻底睡着了。

奇妙人生 第四至十四章 >>
7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5 thoughts on “奇妙人生 第一至三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