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olin ♥

奴隶战衣 第五至八章

奴隶战衣 第五至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赛德鲁的实验室中,已经完全被洗脑成为主人的忠诚性奴的露冰和安雅正在全心全意地服侍着她们唯一的主人——赛德鲁。第一个被洗脑成功并且屈服的以太战衣契合者露冰,现在已经完全抛弃了曾经的正义誓言,变得更外妖艳淫荡,她身着着格外暴露的黑色礼服,看似是黑色真丝连衣裙,实际上在胸前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从她细长的脖颈一直暴露出饱满的乳房内侧还有深邃的乳沟,在向下延伸到光滑平坦的小腹,而下身的裙摆则是直接分成四条窄窄的丝带,雪白的大腿外侧和敏感的大腿内侧都暴露无遗,哪怕是实验室里最小的一阵风都会让丝带飘荡,修长的大腿便会完全显露。当然更吸引人注意的是不经意露出的下体,悬挂着几缕细细的淫丝,晶莹的淫水拉成丝顺流而下,在地板上留下一条条水迹。此时的露冰可以说完全不知羞耻,走的是性感妖冶风格,每一个步伐都尽显风情,尽可能地扭动腰肢和屁股黑色高跟凉鞋在夸张的猫步带动下有节奏地发出悦耳的声音。赛德鲁此时才把视线从露冰的下身转移到上半身,玉臂上佩戴了半透明的黑丝手套,不安分的手指还在无意识地做着套弄肉棒的动作。这一设计是赛德鲁最近新洗脑植入的内容,为的是让露冰无时无刻都不自觉地幻想自己在套弄主人的肉棒,现在的她没事做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在手里抓一个棒状物然后不断爱抚,这一细小的变化甚至露冰本人也没有注意到。

不过现在的她完全不会思考和注意这种事,从她那略带绯红的美丽脸庞和不断吞咽搅动的嘴巴就能看出来,灵巧的小舌即使被嘴唇封闭在嘴里也停止不住模拟为主人口交的动作,不住地撩拨着幻想的肉棒,而时不时的吞咽动作更表明她沉浸在咽下主人精液的快乐之中。最勾人的当属她那媚眼如丝的美目,永久性的妆容把热情的红唇和魅惑的眼睛勾画的格外诱人,她的每一个眼神都足以让男人为之倾倒,更不必说她那几乎从来不会清明的眼睛了——现在她的眼神几乎永远都是迷离的,瞳孔就没有集中的时候,当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脑海中时刻不停止的性幻想的结果。看起来外表没什么动作的露冰,脑中却一直在进行各种性幻想,当然主角永远是自己和主人在各种场合的做爱(偶尔会有安娜),看起来她已经把赛德鲁灌输给她的一千部形式各样的AV理解混合并且加以创新了。

用赛德鲁的话说,现在的露冰即使什么都不做,那些下意识的小动作和小眼神都足以让一个普通男性射精,更不要说这个魅惑的美人行动起来会发生什么了。就连赛德鲁本人也不是很敢命令允许她火力全开,可能是洗脑力度稍大的缘故,现在的露冰情欲无比旺盛,这几天的鏖战已经几乎把赛德鲁榨干,他有点后悔植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了——所有他最近一直命令露冰在实验室门口当门卫,当然露冰本人肯定是欲火焚身难以忍受的,不过她还是会幸福的想着,“主人的命令永远是对的~”,这样的不断重复的指令让她感到幸福,高兴自己是一个听话的性奴,而且“只有听话的性奴才能被主人干”,想到这她更加兴奋了,忍不住偷偷摩擦起双腿。

相比之下,露冰的“妹妹”安雅则风格迥异。作为第二个被洗脑的以太战衣契合者,她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妹妹”,只不过露冰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妹妹罢了,毕竟现在主人宠爱这个不够淫荡的妹妹竟然胜过宠爱自己,露冰不明白这个连魅惑主人和服侍主人都做不好的清纯傻姑娘有什么好的,可是“主人的想法永远是对的,作为性奴的她不需要思考这么多”,更何况现在的她脑子里几乎只剩下情欲,根本容不下太多的思考。不过神奇的是现在她远比曾经幸福——不用思考只要全心全意服从主人的生活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安全,回想起曾经高度紧绷的战斗时期,作为一个身背巨大拯救世界责任的以太战衣契合者,她每天都焚膏继晷,想着怎么保护城市,让她无比疲惫。跟现在的她比起来,她真不理解曾经的自己是怎么想的,为了所谓虚假的“正义”消耗精力,以至于没有时间享受生活和真正的快乐。总而言之,“服从”给她带来了无上的快乐,她现在完全没有兴趣回到过去。

但是正在为主人口交的安雅显然不这么想,她虽然也经历了洗脑,但是程度和时间远远比不上姐姐,而且主要是直接的身体改造和性交洗脑,她不像露冰一样内心有着完整的理由和逻辑,正因如此,她时不时还会反抗,只不过没有什么效果,更多的像是在勾引主人罢了。赛德鲁给她的定位是保留一些反抗意识但是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萝莉,而露冰的定位则是完全服从以及淫荡魅惑无比的荡妇。安雅身穿蕾丝女仆装,没有露冰那么暴露,也更显清纯,半透明的白丝满足了赛德鲁这个老二次元的嗜好,此时的她正在服侍主人的同时被“惩罚”着,双乳被乳夹不断折磨着,下体也塞了一个小号跳蛋小幅刺激。她满脸潮红地舔舐着巨大的肉棒,嘴里发出不情愿的呜呜声,但是身体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这种现象也是上次给安雅强制洗脑后的结果,赛德鲁惊奇地发现由于安雅的洗脑是直接用性刺激完成的,她虽然身体会强制遵守洗脑的内容,但是心底还是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对的,只是在性的刺激下她的理智完全无法战胜性欲罢了。所以在赛德鲁调教安雅时,她还是会一边娇喘一边“口出狂言”辱骂赛德鲁,不过看起来赛德鲁完全乐在其中,丝毫没有修正这一点的想法,或许他就是享受安雅这种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还很诚实的样子吧。反正他对自己的洗脑还是十分自信的,不觉得会有挣脱的可能。

但是……对于接下来的任务赛德鲁担忧地看着这两个人,感觉十分没有底气。虽然之前说好了准备让两人回到tind组织假装正常,实际上去抓捕更多的女孩回来洗脑成性奴,但是这两个人的表现似乎完全不足以完成任务。首当其冲的原因是两个人的身体现在都极其敏感,无时无刻都在发情,这样的异常很难掩盖;其次是露冰,她那格外淫荡暴露的性格恐怕很难伪装成正常人吧……赛德鲁很难想象露冰一边自慰一边跟tind组织成员打招呼的样子……然后是安雅,她看起来最有可能,但是管不住嘴的话,她很可能意志挣脱控制说出计划真相。总而言之,赛德鲁现在很头疼。

不过方法总比苦难多,这几天赛德鲁也在不断研究改进最新一代的“淫核战衣”,首先是外形上恢复了以太战衣的样貌,常人完全无法从外面分辨,只有打开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触手和洗脑设备才会发现。然后赛德鲁准备让两人穿着新的“以太战衣”回到组织,一方面作为契合者日常穿着以太战衣也合情合理,另一方面以太战衣作为隔离材料可以大幅减少两人的皮肤和外界的接触,防止格外敏感的两人当众高潮。再对内置功能稍加改良,增加排泄系统方便她们长时间穿戴,增加信号传递装置,方便赛德鲁实时监控和下达指令。最后让内部的触手实时控制两人的行为,一有不正常的行为就加大刺激予以纠正。现在赛德鲁只能暗暗祈祷不要出什么意外。

他推开安雅,叫露冰也来身边。露冰兴高采烈地小步跑来,弹跳的乳房在暴露的礼服下左右摇晃,似乎随时都会从窄窄的丝带下爆出,一路留下的水迹也说明这几天的“站岗”让露冰积累了不少情欲。不过腾出嘴的安雅果然开始了“反抗”:“可恶~坏蛋主人~又要叫我们干什么坏事嘛!人家还想要肉棒在嘴里!人家还没有吃到好吃的精液!坏蛋主人!”

“笨蛋安雅,就知道说这种蠢话,当心主人惩罚你!永远不给你肉棒!”露冰火大地责备。

“什么啦!露冰姐姐你还好意思说我!要不是你这么快屈服变成主人不知羞耻的洗脑奴隶,雅奴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人家才不想变成只知道被肏的荡妇!但是雅奴真的很想要~主人~”说着,生气的安雅噘着嘴揉起了自己的乳房,“可恶,淫荡的身体又不听使唤了!”

“安雅你……你这个笨蛋!要不是主人对我们的驯化,现在你哪能有这种快乐!还不好好感谢主人,反而怪起我了!”露冰转头谄媚地看着主人,“主人你放心,我们姐妹永远都忠心于主人,安雅她只是脑子不太好使。”她说着开始风情万种地撩起裙摆,把丝丝连连的蜜穴展示给主人:“希望主人不要在意,再说主人这几天都没有宠幸冰奴呢,一定很想要释放一下吧~希望主人可以赏赐冰奴那又骚又浪的小穴呢~”

“露冰!!!你才是笨蛋!!”安雅更加大力地揉捏起乳房,脸越发红了,也不知道是快感还是生气导致的。

“好了!你们两个不省心的东西!” 赛德鲁大声中断两人的争风吃醋,这样在旁人看起来怪异无比的对话,每天都在赛德鲁身边上演,一时间赛德鲁有点后悔当初用下半身思考了,现在的场景让他好气又好笑。

两人立马身体一阵抽搐,都跪在地上不动了,低下了头,只有下身的淫液不曾停止流动。实验室里,只有水滴下的声音和赛德鲁的命令。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接下来要你们执行的任务非常重要,你们给我正经一点,要是完不成,我就罚你们一个月都不能见到我!”

听到这么严重的惩罚,露冰吓的浑身发抖,声音都带着哭腔,尽管不敢抬头,还是可以感受到她的恐惧;“主人不要!冰奴一定会完全听从主人的命令,好好完成任务的!请主人千万不要惩罚冰奴!”

安雅则是不满的喊道:“你这个坏主人,又要强迫雅奴去干什么坏事!主人你太坏了!雅奴才不会帮助主人收集更多奴隶,让她们也享受到被主人巨大好吃又无比粗壮的肉棒贯穿的快乐呢!但是雅奴真的不想被主人抛弃~雅奴好害怕~要是一个月不被坏蛋主人的肉棒肏,人家会死的啦!”

习惯了安雅的逆天发言,赛德鲁知道这代表这两个人都会好好完成任务的。安排了一些细节后,赛德鲁就叫两人穿上了改良后的“以太战衣”。不出所料,露冰果然开始抱怨衣服太丑了,还不方便她自慰,让她变得一点都不骚了。安雅则是很高兴,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穿着以太战衣保护世界,和可恶的大肉棒战斗是快乐时光。

“好了,任务正式开始。你们现在回到tind组织的本部,下一步的命令我会通过耳机发布的。” 赛德鲁特别强调,“记住,一切行动听指令,你们战衣里面的触手平时会保持小幅度的刺激,满足你们淫荡的身体,如果你们感觉到空虚的下体没有被触手填满,瘙痒的乳房没有被抚摸,就说明这是我的惩罚!说明你做错了!但是如果你们表现不错,每完成一项指令,我都会让触手大幅刺激你们,给你吗高潮的奖励。所有给我记住了!做得好有奖励,做不好有惩罚,要是任务失败,就给我等着这辈子都没人干你们的结局吧!”

听到这,两人都不敢放肆了,乖乖前往任务目的地。

第六章

“注意看,前面就是tind大本营,直接正门进去,不要表现出任何异常。”赛德鲁在耳机里吩咐道。

然后他就注意到露冰已经忍不住开始夹腿了,双手也不安分地在黑色乳胶战衣的胸部摩擦,显然这样的隔绝让她时刻发情的身体难以忍受,战衣内部触手的小幅刺激也完全不够她吃的。“别想了冰奴,这个战衣可以隔绝你们所有的自慰可能,也无法脱下,只有完成任务才有奖励,现在给我把手放下!马上见到你们曾经的同伴了,给我正常点!”

“是!主人,冰奴知道错了。”听到主人的声音,冰奴立马双眼迷离起来,端正地坐好了。赛德鲁感慨在遵守命令方面露冰还是没的说。一旁的安雅则完全沉浸在“回家”的快乐中,她的情欲没有露冰严重,这样的战衣对她来说刚刚好。

“前面的车停一下,出示一下证件。”门卫大爷走了出来。

“你好哟~健壮的大叔~”打开车窗,露冰习惯性地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手不自觉地开始勾搭起门卫大爷。大爷一阵诧异:“你不是露冰吗?你失踪了这么久,大家都以为你牺牲了。”就在她要伸出手去摸门卫的下体时,赛德鲁按下了一个按钮。

“啊!!”露冰像被电击了一样缩回手,尴尬地笑了笑,“我开玩笑呢门卫大爷,我是露冰啊,我回来了,可以让我进去吗?”

显然大爷没有注意到异常,他高兴地说:“当然可以,出示一下证件就行,大家都很想你。”

露冰愣住了,当然不是因为她忘记自己的证件去哪里了,而是因为下体的空虚实在是难以忍受。“可恶啊~我真是笨蛋,上来就被主人惩罚了……下体好空虚,乳房好痒,好难受……主人人家错了~~”她满脸通红地想着。

“露冰小姐,你还好吗?出示一下证件。”

“啊她没事!她刚刚有点中暑了。我有证件,我是安雅啊,还记得我吗?”关键时刻,安雅掏出了证件。

“哦!安雅啊!你也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我马上通知里面的人,她们肯定高兴坏了。”门卫高兴地去打电话了,车里安雅忍不住吐槽起了姐姐,“你的脑子是被主人洗坏了吗?刚刚说了在车子里!”

“对不起啦~都是这个该死的衣服害的,人家难受嘛~主人,求求你了~”露冰难受地扭动身体,被填满了几个月的骚穴一下子什么东西都没有,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言说,仿佛有一千只蚂蚁在阴道里啃咬,红肿的阴蒂也无比渴望抚摸,淫水也加倍地流了出来。赛德鲁感叹自己幸亏加装了排泄系统,不然露冰的战衣恐怕是早就已经湿透了。多余的淫水被赛德鲁转移去了战衣的能量核心,为战衣提供能量去了,即使如此,过多的能量也会让战衣不堪重负,赛德鲁不得已只能命令触手重新进行刺激。

感觉到下体重新被填满,露冰长出了一口气,小声地娇喘了起来。但是当她注意到一旁被主人“奖励”到两眼翻白的安雅时,她霎时间妒火中烧,“原来主人给的奖励这么舒服吗……可恶的小婊子,一脸享受的样子真是可恶啊……我接下来一定比你被干的多,你就给我等着吧!”

不过安雅已经完全无暇顾及这些,下身突然增加的刺激让她娇喘连连,浑身不住地抖动,眼睛忍不住地上翻,几乎要失去意识——“原来被坏蛋主人奖励是这么舒服的事情吗~好像要更多~”

于是乎,一场“争斗”又在暗中开始了。赛德鲁得意地笑了。

车开进tind大本营,几个年轻靓丽的女生跑了出来,为首的是烟云,是tind最小的成员,活力四射,看起来天真无邪,在战斗时却心狠手辣毫不留情,赛德鲁早就领教过这个杀手萝莉的厉害;紧随其后的是烟微,是烟云的孪生姐姐,平时看起来沉默不语,在团队发生分歧时总能调和矛盾,大大的眼睛总是可以看穿别人的心思,她也是赛德鲁此次行动最担心的对手;第三个是戴眼镜的洛霖,她是团队的技术人员,博学多才同时严谨细腻,虽然看起来十分谨慎,赛德鲁却觉得是最容易攻略的对象;最后的是tind现任队长铃兰,一个24岁的成熟御姐,是所有人中最年长的,也是身材最出色的。她身着青色长风衣、白色上衣和紧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棕色高跟短靴,不紧不慢地跟在最后,脸上虽有惊喜却也有怀疑,作为团队的领导者她无疑是优秀的,但是赛德鲁已经感觉自己开始兴奋了……

“露冰姐姐!安雅姐姐!我想死你们了!”烟云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熊抱。

“我就知道你们会回来的!”烟微笑着拉住露冰的手,想看看露冰身上有没有伤口。

洛霖在一旁微笑着招手,没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她也很高兴。

铃兰笑着大步走上前,“好啦烟云,你看看这像个什么样。露冰安雅,我们先进去说吧。”她微笑着看着两个阔别许久的队员,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露冰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在赛德鲁对她的洗脑中,植入了对于过去队友的憎恨,面对这样的拥抱她条件反射地感受到厌恶,但是为了得到主人的奖励,她还是摆上笑脸,牵着烟微的手,搂着烟云向接待室走去。安雅则是高兴的泪流满面,抱着铃兰不肯撒手,想哭诉自己经历的一切却又无法开口。赛德鲁一边注意安雅的行为,加大触手的刺激防止她泄露秘密,一边观察众人。看得出,露冰在队里是最受欢迎的那个,烟微和她关系最好;烟云没什么心眼,喜欢所有人;烟微对露冰很是了解,很有可能发现如今大变样的露冰的问题;洛霖最不受欢迎,看起来跟所有人关系都一般,也没什么存在感,但是赛德鲁敏锐地感觉到洛霖和铃兰有着许多联系;安雅很开心,但是显然她不如露冰受欢迎,不过她对队长铃兰似乎有别样的依恋;至于这个队长,赛德鲁感到十分棘手,恐怕她已经发现了异常……

但是无论如何,攻略的顺序已经定好了,赛德鲁深吸一口气,先是这个看起来被众人孤立的洛霖,她应该是最容易背叛组织的人,虽然洗脑她并不容易,但是赛德鲁有临时控制行动的设备;然后凭借洛霖和队长不一般的关系,直接掌控对战,想到这里赛德鲁一阵兴奋,他深知这种看起来高冷的御姐其实内心都有被奴役和控制的黑暗面,而他已经忍不住看着铃兰变成他的母狗了……控制了铃兰之后就好解决了,烟微是目前最可能的威胁,烟云战力很高但是内心太简单,完全不足以构成威胁,就放到最后。

想到这里,赛德鲁觉得tind已经成为囊中之物了。

第七章

“快坐吧,两位。”带众人来到会客室后,铃兰热情招待露冰和安雅。赛德鲁感觉不对劲,明明露冰安雅是内部人员,铃兰却直接带她们去会客室,一路上刻意避开了有价值的设备和房间,他完全没有收集到有效信息。赛德鲁感慨铃兰果然不一般,但是他就是喜欢这种攻克高难度御姐的挑战。

“你们来的太突然了,大家都没有准备,连午饭也没做。这样吧,烟云烟微你先在这里陪着两位姐姐,叙叙旧,我和洛霖先去准备午饭。这么久了你们肯定饿坏了,我们中午吃顿好的。”铃兰还是那副笑脸,看不出任何心理活动,露冰和安雅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听从。赛德鲁越发感觉不合理,为什么好朋友消失这么久她们甚至不问问去了哪里……赛德鲁通知两人准备好麻醉枪,如果有意外就直接动手。

“队长,要不我也去吧!”烟微说,“只有我才知道露冰最喜欢吃什么,要是没有玉米她恐怕要伤心一整天呢。”

“哈哈……是啊,还是烟微了解我……”露冰尴尬的笑笑,其实压根没听到别的,脑子里只剩下“玉米”了……

“玉米……玉米……要是插进去,肯定感觉很不一样吧……会不会高潮到失神呢~”

“冰姐你傻笑什么呢!”烟云叫醒了痴笑的露冰,此时三人已经离开,会客室只剩下露冰安雅和烟云。“没有没有,只是一想到你姐做的玉米就馋的流口水呢。”

“冰姐你还是那么馋!对了,我可要问问你们,这么久消失,你们都去哪了?大家都担心死了!不是说好去调查少女失踪案吗?安雅后来发现你不见了,也是擅作主张就去救你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烟云担心地问。

果然!还是问了,赛德鲁心中一紧。不过好在她们并不知道具体的消息,对自己的了解仅限于“少女失踪案”,什么纳米乳胶乃至于淫核战衣和洗脑的事情一概不知。

“冰奴雅奴,按照我们说好的答案回答。”

露冰抓住机会,从头到尾复述了一遍赛德鲁给的标准答案,心里很高兴,终于可以得到奖励了。

“哇……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啊……你们真不容易,待会多吃一点补一补。”烟云果然单纯,直接相信了。

露冰也得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大肉包,下体的触手终于变得又粗又硬,不再像之前一样撩拨着阴道,而是长驱直入,同时大力揉搓勃起的阴蒂,上身的两个触手则是变成了巨大吸盘的样子开始吮吸她的乳头。露冰瞬间被快感裹挟,巨大的快乐冲击着她本就一片空白的大脑,她多么想像之前安雅一样大声娇喘,大大张开双腿让触手更加深入一点,然后全身迎合抽插。但是为了不被发现,她只是被动地发出一点点压抑的呻吟,尽力压制身体的强烈抖动。但是如此强烈的刺激还是让她双眼失神,一丝口水不受控制地滴落在胸前。

“咦?什么声音?”烟云敏锐地捕捉到了触手细微的震动声,“冰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没有,人家……我可舒服了呢……额不是,我可能是有点热,刚刚有点中暑。”露冰脑子里被干的一团混乱,已经语无伦次了。

“诶你们傻呀,这么热的天还穿着以太战衣,脱下来不就好了。”

“啊这个不行……”安雅赶忙救场,“上次战斗太剧烈了,我们都受伤严重,只能一直穿着战衣修复身体,不然会出问题的。”安雅违心地回答,眼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但是愧疚很快变成了直上云霄的快乐,愧疚什么的……只要享受快乐就好了~不用在战斗了~主人~肉棒~服从~

得到主人奖励的安雅脑海中又浮现起自己被彻底洗脑那天的指令,于是沉默的会客室只剩下了战衣震动的声音和两人细微的喘息。

烟云果然是心大,这种异常都没有发现,还在拉着两个人唠嗑。

在赛德鲁放下心的时候,另外三人却已经到了一间密室,开始讨论起来。

“所有,烟微你终于承认我的判断了?”铃兰冷冷地问。

“唉……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露冰她确实已经变心了,从她的眼睛我能看出来……”烟微很是伤心。

“更离谱的是她竟然什么时候喜欢上吃玉米了……”铃兰嗤笑道。

“这么扯的东西你也编的出来,最离谱的是她还信了……”洛霖吐槽。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她们究竟何种程度的背叛了组织……”铃兰说。

“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记忆丧失,恐怕不是单纯的被威胁背叛,而是更加恐怖的东西——她们可能已经不是自己了。”洛霖沉吟着,“两种可能,或者她们被某种魔物洗脑或者控制了,或者她们不是本人而是其他人变形成她们的样子,或者进行了附身。我倾向于前者。”

“为什么?”

“我对以太战衣太熟悉了,看到她们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那不是以太战衣,刚刚用机械眼观察了一下”,洛霖调整了一下厚厚的镜片,投射出了露冰战衣的全息投影,“里面有这种触手在活动,所有我估计是某种魔物制作的乳胶衣,伪装成以太战衣,从内部控制两个人。”

“同时根据她们记忆丧失和常识改写的情况,魔物很可能已经摧毁了或者改造了她们的心智。”洛霖无情地公布了真相。她唯一没有想到的可能就是这触手并不是天然的魔物,而是赛德鲁意外实验的产品。

烟微听到这眼泪已经几乎流了出来:“为什么是露冰……我宁可是我自己去承受这些……”

“哼,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的自负,作为唯二的以太战衣契合者,居然还不打报告就私自执行任务,不带救援不留后手,失败是必然的。”铃兰说。

“我知道是我们的错了,但是总有办法救她的吧?”烟微看向洛霖,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对不起,如果是这种程度的洗脑,恐怕我也无能为力。”

铃兰补充道:“更关键的是……我建议你当露冰已经死了,至少她原本的意识已经不存在了。你现在的手软只会成为我们的把柄。”铃兰冷静无情地分析,她现在的表情和刚刚的知心大姐姐完全不同。

“不……不……”烟微痛苦地抱住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如果你不想我们的故事变成一群美少女战士一个个被魔物洗脑恶堕的本子的话,就给我站起来,拿好武器,准备战斗。”铃兰扶起烟微,“相信曾经的队友,心慈手软就是美少女战士恶堕的根本原因。但是对不起,我不接受。”

“以太战衣3.0已经可以使用了,现在不需要契合者也能使用,而且威力更大。只要不掉以轻心,我们几乎不可能输。”洛霖调出仪表盘,几下按动之后,全新的以太战衣弹出。

“大家先带在身边,今晚行动,一个不留。”铃兰说完,痛苦地闭上眼睛,一滴眼泪还是控制不住地落下。

如果不是那个夜晚,或许我还不会那么绝情……但是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 奴隶战衣 第七章奴隶战衣 第八至十一章 >>
1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lolin

牛头人主教!

6 thoughts on “奴隶战衣 第五至八章”

  1. 好看,关于后续的剧情走向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在反派不知情的情况下两女主解除伪装和自己的同伴发生战斗虽然最后成功让两女主摆脱反派控制,但同伴们都筋疲力尽晕倒在地,而且两女主恶堕后的性格,生理需求,奴隶战衣全部被保留了下来。于是两女主把自己的同伴们带到反派的其中一个据点开始逆推,调教,洗脑,穿上奴隶战衣,这次洗脑就不是为了让同伴们成为反派的手下了,而是让同伴们认识感受到穿上奴隶战衣淫欲带来的快乐。也可以让反派亲自洗脑,但最后并不会真心认反派为主人,之后女主假装任务成功带着被“洗脑”的同伴回到反派基地,在反派自以为获胜时背刺反派。因为恶堕性格被保留的缘故,主角们任然会称呼反派为主人,自称为奴,做着淫荡的行为,说着淫荡的话语,但行为上却背叛,羞辱反派。之后女主们的组织成为了一个一正一邪的存在。这就是我的想法了,具体细节过程还是要看作者怎么写了。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