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 第二章

目录

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泄密的惩罚

这是我第一次步入大岛江的办公室,毕竟像会所老板这样的人物,不是我一个普通会员可以触及的,更不用说我还是中国人,在日本人的SM会所里属于二等公民,要不是会所发生了严重的视频外泄事件,怕我将事态闹大,他也不会主动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

在这个会所里,会员是严禁私自拍摄视频的,进入会所时手机都要交给保安统一保管,更不用说在调教现场拿出手机来拍摄。在这样的地方,居然发生了会员的视频外泄事件,对会所来说也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了。

整个会所位于东京远郊一处偏僻的山腰上,分地上和地下两个建筑群。在地面上的是一个回字形的日式建筑,有点像放大版的四合院,里面主要被布置成特殊风格的客房,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某个豪华的度假山庄。但“四合院”的地下却是别有洞天,据说是原来二战时期挖的防空洞,几乎整座山都是被挖空的,这个会所大部分的活动都是在地下空间进行的。

而大岛江的办公室就在“四合院”距离入口最远的那个房间,这个位置绝不会有会员或其他闲杂人等经过,而且门口还有两道牢固的电子门,看起来这个老板也个是很需要安全感的人,我心里闪过一丝不屑。

我用余光扫视着大岛江的办公室,在他正面的墙上是一排的监控视频,至少有20几个显示屏,循环切换着画面,监控着会所的各个角落。在他右侧墙上挂着两幅战国时代的绘画,一副是一个身穿盔甲、全副武装的武士,另一幅则是一个跪在地上,双手被反绑、乳房外露的女犯人,背后还站着一个举刀的武士,从背景看应该是在刑场上。在两幅画的前面是一个木架,木架上横放着一把精致的武士刀。

左侧墙上是一排柜子,柜子里摆放着一排立柜,柜子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都是一些寻常的摆件和书刊。

倒是办公桌上的一只笔筒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笔筒乍一看像是一个女性生殖器,但细看之下,又更像是盛开的一朵樱花,里面插着几只金笔,一看也是价值不菲,而我妻子的那份合同,就摆放在笔筒边上的桌面上。

“方先生,你好!”一个只有170CM不到,但非常壮实的中年男人很有礼貌地向我伸手致意,应该就是大岛江本人,在他旁边那个30出头的瘦高个叫川崎,那是我在日本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是他将我介绍进了这个会所。

“视频的事情非常抱歉,是我们管理疏忽,”大岛江示意让我们坐下,“不过我们已经找到了泄露的人,一定会严惩。”

“是吗?”我其实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取消妻子的那份合同,将她带回家。至于是否找到泄露视频的人,以及他为什么要将视频发给妻子,反而是次要的了。

“是的,”大岛江将手伸到桌子下方,似乎是按了一个按键,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两个大汉拎进来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男子,丢到我们面前。鲜血不规则地分布在破碎的白衬衫上,形成一种特有的视觉效果,显然是刚刚遭遇了一顿痛打。

“就是他偷录了视频,除了发给你妻子,还发给了报社和警视厅,不过那两份视频都被我们及时收回,只是给你妻子的那份视频没有来得及处理。”大岛江的话让我有些惊讶,这些人竟然连警察和媒体都能摆平,背后的关系之深可见一斑。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仔细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发肿的脸,虽然有些脸熟,但肯定从未打过交道,但谈不上有恩怨,我其实是想问,他为什么单单将视频发给了我的妻子?

“方先生,他因为被妻子抛弃,就一直对我们怀恨在心,一个月前他用服务员的身份混进了这里,正好拍摄了你的视频。”大岛江走到男子旁边,一脚踩住了男人的右手,男人立刻发出了痛苦的哼哼声。

“他把自己的无能怪罪到了我们这里,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们。”

我盯着地上这个男人,他应该只有30不到,他的妻子也成为了这里的性奴吗?按理对于一切的始作俑者,我应该对他恨之入骨才对,可奇怪的是我竟然恨不起来,反而还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如果我的妻子在这里接受了超出我承受度的调教,我是不是也会像他这样,记恨于会所里的一切。

“他会被怎么处置?”我扫试了下男人身上的伤痕,殴打他的人虽然下手非常狠,但都避开了要害部位,显然并不想要他的性命。

“按照规矩,泄露这里秘密的人,要被斩去一只手,如果还纠缠不清,那就哼哼……”大岛江的话让我背心发凉,这种手段果然是黑社会的风格。

那个男人显然也听到了大岛江的话,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并没有乞求大岛江放过自己,而是不断地哀求将他的妻子放回去。

大岛江冷笑了一声,走到书柜旁边,回头低视着男人,“只怕是你的妻子都不愿意回去吧。”

只见大岛江按动了一个机关,书柜自动从中间向两侧分开,变成了一扇移门,门内传出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像是被堵着嘴巴,但又分明是愉悦和兴奋的声音。

随着书柜的完全打开,一幅足以让每个男人血脉膨胀的画面出现在我们面前:那是一个被捆绑在沙发椅上的裸体女人,女人的双手被捆绑在椅背后,但麻绳在她的身上显然不只是为了剥夺她的自由,女人的双乳被麻绳紧紧地捆勒住,像极了两只饱满的水蜜桃,稍微一捏就会渗出水来,她的双腿更是被架在椅子的两边扶手上,折叠后被麻绳捆成了一个M字型,女人最私密的部分毫无遮挡地暴露在空气中。

在女人的阴道和肛门里,分别被插入了一粗一细两根电动棒,一根细麻绳套住这两根电动棒的底部,紧紧地勒在女人的股间,防止电动棒从她体内滑出。从留在她体外那两段扭动的情况来看,电动棒的大部分正开足了马力在女人的体内肆虐着,刺激着女人的感官。

女人的嘴巴里戴着一个白色口塞,白色的塞嘴球和鲜红的嘴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随着女人呻吟大量的口水从塞嘴球的边缘渗出,顺着她的乳房流下积蓄在腹部。女人的双眼被一个皮质眼罩蒙着,被完全剥夺了视觉。

女人应该已经被这样绑着有一段时间,美丽的肉体上覆盖了一层薄汗,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光泽,在她身体下方的毯子上是一大滩的液体,或许是女人兴奋时流出的爱液,又或许是她失禁的尿水……

这样的画面出现在其他地方,或许会被当成绑架、限制人身自由等犯罪行为,但在这个地方,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这里的每一个男人,都以淫虐女人为乐,出现在这里的女人,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都只是男人们的玩物而已。

面对这样香艳的场面,就连见多识广的川崎也看得目不转睛,可是对于我脚边这个男人,就是另外一种感受了。

只见他的表情从刚才的恐惧变成了惊诧,随后突然发狂地大叫起来:“美子!美子!”

我立刻明白了,大岛江密室里的女人,正是这个可怜男人的妻子,那个他努力想救回的爱人。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男人歇斯底里的叫喊中,那女人只是刚开始有了一点反应,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有的样子,没过多久,被紧紧捆绑的身体竭力向上绷起着,被堵塞的呻吟声变得愈发急促,丰满的乳球随着呼吸节奏频繁地上下起伏着,突然一股液体从女人的下体喷泄出来,这个女人,竟然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以这种羞耻的方式达到了高潮。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脑子里浮现出一种幻觉,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变成了我的妻子,任我怎么呼喊,她依旧沉浸在肉体的欢愉中,就像是一个无法被唤醒的梦游者……

“你的妻子已经舍不得离开这里了,”大岛江关上了书柜,拿出一张纸丢在男人面前。

我注意到在那张纸的顶端,赫然写着几个日文繁体字“離婚協議書”,在下面是一行隽秀的字迹——田中美子,这让我想到了妻子在合同书上的那个签名,这个美子在签下这个离婚协议书时什么样的状态,是不是受到了他们的胁迫,还真的是发自内心地想离开丈夫?

“不,不会的,美子不会离开我的,这肯定是你们逼着签。”男人和我持有一样的怀疑。

“美子为了留在这里,连离婚抚养费都放弃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大岛江故意把“照顾”两个字加大了音量,显然有着特殊的用意。

“你们这帮混蛋!”男人不甘地瞪着大岛江,除了骂骂咧咧之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换做是我处在他的境地,我肯定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对付这个组织。

“把这个窝囊废带下去,留下他的右手,然后丢到山下,”大岛江朝着那两个手下挥挥手,“如果你再纠缠不清,不要怪我们对你不客气,还有你的老母亲,也会没人照顾了。”

那个可怜男人被强行拖了出去,只是留下了一通毫无作用的骂声,随着距离的拉远变得越来越微弱……

“听川崎君说,你也有事要跟我说?”大岛江坐回了那张老板椅上,用桌上的毛巾擦拭着双手。

“我……”经历了刚才那一幕,我之前酝酿的替妻子求情的话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大岛江的冷酷和残忍让我不寒而栗,如果我替妻子求情,会不会也被无情拒绝,甚至还会被他们视为窝囊,就像刚才那个男人一样。

想来也是,我自己无法说服妻子配合自己的爱好,在会所里发泄,被妻子知道后,又无法改变妻子的决定,甚至连妻子签下了耻辱的合同,就在一旁的我都无能为力,现在如果开口请求会所接触妻子的合同,一定会被耻笑为无能的窝囊废,尤其在这种大男子氛围严重的地方,那是非常丢人的。

“方先生可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合作伙伴呢。”见我有些紧张,川崎主动帮我说着好话。

“方先生的妻子也是位勇敢的女性啊。”大岛江翻看着妻子的合同,应该是看到了勾选调教项目的那一页。

“是的,方太太之前并没有接受过任何调教呢。”还好川崎没有说出我之前劝说妻子失败的事情,那一定会遭到大岛江的轻视。

“是的,主要因为她工作太忙了。”我赶紧接过川崎的话,阻止他再讲下去,但我的理由非常单薄,妻子专注于自己的工作是实话,但工作忙和拒绝配合我玩SM并没有必然关联。

好在大岛江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正好翻到了附在合同后面的生理心理检验报告,上面似乎有一些照片,肯定是我妻子的在接受体检时拍的,“你太太的身体很不错呢,是个非常适合被调教的女人,这样的极品女人怎么会没接受过调教呢?”

“方先生非常疼爱太太,肯定是不舍得对她用调教手段啊。”可恶的川崎再次抢过话头。

“女人,就应该是男人的附庸,不懂得服务男人的女人,就失去了她最主要的价值。”大岛江得意的发表着他的大男子理论,言下之意更像是挖苦我这个做丈夫的,没本事让妻子成为这样的女人。

“是的,所以我希望她能得到最专业的调教。”我违心地附和着大岛江的观点,也算是为自己找了个托词。

“是的,我们这里的调教是最专业的,”我的话果然引起了大岛江的共鸣,也让我暂时摆脱了尴尬的境地。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和对你贡献妻子的感谢,我将你们的会员级别升到二级。”大岛江将两个绿色手环推到我们面前。

之前在会所里,我和川崎戴的都是黑色手环,代表我们是最普通的会员,只能在地下一层的范围内活动,接触那些同样是爱好者的男男女女,而一直听川崎说起,这里的会员等级制度非常严格,会员被分为三个等级:一般的付费爱好者都只能是普通会员,佩戴黑色手环,只能在地下一层的范围内自发地交流,而一些具有丰富调教经验资深玩家被列为高级会员,佩戴绿色手环,可以进入地下二层享受专属会员服务。

至于VIP会员,据说都是一些神秘人物,他们佩戴着红色手环,这里面有权高位重的政客,也有富可敌国的商人,还有一些在日本SM圈子里顶级的调教师,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调教会所里的任何女人,即便是将女人弄死弄残都不用承担后果,如果我的妻子落在他们手上,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真的?方桑,你可真的要感谢大岛先生,这可是我们SM爱好者的圣地啊。”川崎拿起了其中一个绿色手环,就像是对待一只价值连城的物件,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这个绿色的会员手环,能够让我见到妻子吗?能让我将妻子救回吗?我拿起了这个绿色手环,脑子陷入了沉思……

<< 妻子大冒险之日本地下调教会所 第一章
1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