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2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2 – 黑沼泽俱乐部

特别篇2 想离开我?不可能!

“你真的确定了吗?”晴坐在沙发上,挺直着身体,关切的看着身前的女孩儿。甚至提问中还带有一丝担忧的色彩。

“是的,我想好了姐姐。”槿时非常郑重的点头:“我真的很想到处去看看,感谢您这几年来对我的关照。只是没有想到,首先厌倦的人竟然是我。”

槿时勉强从嘴角咧出一抹不像笑容的笑容。她们,终究没有走到一起。槿时其实内心还是爱着姐姐的,但是对于姐姐那种近乎偏执的控制欲,却极其害怕。

在姐姐身边待了几年时间,她已经积攒到了一笔不小的财富,经过一段时间内心的反复煎熬,也下定了决心向晴坦白这一切。

“好吧……”晴吐出一口气,唇角是掩饰不住的苦涩。“外面的世界很广阔,祝你能到处游玩。不过希望你能定期回我这里来看看。”

槿时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明明姐姐的身体像是因为受到打击在佝偻下去,但是刚刚那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却是狠厉,不知道她是不是看错了。

晴缓缓张开苦涩的唇瓣,声调中仿佛带上了乞求:“那今天先在我家留一晚吧,让琼琚给咱们准备一套丰盛的散伙饭。休息一晚,你明天养足精神再走吧。”

“好的,谢谢姐姐关心。”槿时眉头高高扬起,内心无比雀跃,只是在内心的缝隙中,仿佛有着一点点苦涩以及愧疚。

琼琚收到晴的命令,便带着几个小女仆去厨房,做着丰盛的大餐。

独留下槿时和晴,二人坐在沙发上,相顾却也无言。

客厅中万分寂静,似乎可以听见银针落在地上的声音。槿时内心涌上一股对于晴的愧疚感,便想活跃一下气氛。她小心翼翼的用手机点开一个界面,递给晴,下意识张口却觉得喉头干涩。

只得结结巴巴的说出口:“姐……姐姐,这是我之前用AI生成的一部分的文章段落。感觉还有挺有趣的,想给您看看。”

晴抬起淡漠的双眼,古井无波的扫过手机上那段文字。

[姐姐听到小女仆的请求后,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容,她说:“你以为这份契约是可以轻易解除的吗?你已经成为了我的私有财产,我可以随时使用你,你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

随意看了一下,晴的目光还是平淡无奇。可,槿时知道,姐姐表情的平淡之下,一定是语言无法形容的悲哀。自己内心的负罪感再度增强。

槿时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她只能讪讪地收回手机,默默的看着窗外。

二人彼此靠坐着,此时的关系却无比生疏,像是隔了一堵十米厚的钢墙,将两人隔绝在彼岸。

这沉默的氛围终于被走来的琼琚所打破。只听她轻声说道:“小姐,槿时小姐,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请去餐厅享用。”

晴依旧沉默无言,她缓缓的从沙发上坐起,向餐厅走去,鞋跟踩在地面上嗒嗒作响。

槿时也起身跟随在晴身后,一路来到餐厅。

晴从琼琚手中拿过一个瓷碗,在电饭锅中盛了满满一碗饭,随后便将这碗饭交给了槿时。

槿时受宠若惊的接过饭碗,哪怕现在,姐姐对她还是无言的关心。内心因为背叛产生的负罪感越发强烈。

二人坐在餐桌前,桌上摆满了各种丰盛的美味食物,槿时夹起一块蟹肉,放进口中,细细的咀嚼着,再扒上一小口饭。

晴似乎因为今天的打击,只是随便吃了一点小菜,看上去无精打采的样子,碗中的米饭颗粒未动。

槿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先把在酝酿的话语咽回到腹中,自己慢慢的吃着食物。

因为长期被晴要求刷脂节食减肥的缘故,槿时习惯性并没有吃多少。只是偶尔会觉得有种眩晕感,头部昏昏沉沉。槿时只当是饭后的困意上涌。便躺在座椅上,靠着椅背向后仰头。

眼皮上仿佛有千钧重的压力,槿时再也坚持不住,缓缓闭上双眼。

晴默默放下手中的筷子,安静的看着已经闭眼的槿时。过了一会儿缓缓起身,向着槿时的方向走来。

晴将之前AI创作的文章安静的的复述出口:“你以为这份契约是可以轻易解除的吗?你已经成为了我的私有财产,我可以随时使用你,你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

……

槿时迷迷糊糊的,感觉周围有轻微的晃动,内心勉强挤出一个念头:为什么床上还有抖动啊。耳畔隐约传来其他人的对话声。

先是琼琚的声音:“可是小姐,没必要直接做成人棍吧。弄一个地下室,再用小笼子关起来不就行了。再说了,人棍制作风险也很大。何必呢?”

再是姐姐那宛如万年冰山一样的语调:“我给过她机会的,是她自己没有珍惜。”

槿时依旧困顿的脑海,迷迷糊糊的想着。人棍?为什么姐姐在讨论这个?听语气感觉有点像是黑道,也不知道谁得罪了姐姐。

槿时细微的扭动了一下身躯,哪怕半睡半醒中的大脑也勉强感觉到自己被束缚住了。

怎,怎么回事?槿时勉强在运转的脑子,无法分析现在的状况。

耳畔传来晴掺杂着冷漠与戏谑的声音:“哦!看上去快醒了呀。那就再来一支镇静剂吧。”

槿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到有冰凉的液体抹在她的手臂上,以及针管刺穿肉体的痛感,她恍恍惚惚,又直接晕了过去。

晴坐在车上,收好针管,将槿时抱在怀中。怜爱的看着怀中的小美人,缓缓捧住对方面颊,指腹一点点的抹过,感受着细腻的触感。

晴依旧如春风和煦般的面庞,却从唇齿中吐出最寒冷的语句:“宝贝,睡一觉吧,等到这一觉醒来,你就永远是属于我的了。”

怀抱中的人儿沉睡着,白色小车在孜孜不倦的开着,驶向指定的目的地,驶向她作为正常人生的墓址,也驶向其作为另一种身份的新开始。

……

“请问无小姐,您是否确定要将这位患者截肢做成宠物?另外容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仇人还是什么?”

脸庞略显青稚的医生坐在电脑前边敲打着病例,仔细询问着。

打扮端庄典雅的晴,很郑重的点了点头:“我很确定要这么做。她是我的妻子,我很爱她,希望她能永远的陪伴在我身旁。”

年轻医生眼镜下的双眼闪过一丝错愕,毕竟这所私立医院,专门为富人权贵们办事,他们早已见多了各种各样富人的重口味与奇怪喜好,见怪不怪了。

所谓的询问也只不过是一个例行的流程罢了,但大部分富人都只是带玩物来的。而近乎所有主人对玩物的兴趣也就一两年左右。所以做的改造手术只需要能让玩物维持两三年寿命便可。。

眼前这位却说即将送入手术台的女孩是她的妻子。又说希望永久陪伴,怎么看都很荒谬。

“可是无小姐,这种手术风险是极大的,大动脉出血,术后感染等等。随时都可能轻易要了患者的性命。您真的确定吗。”医生依旧询问道。

“是的,医生,我非常确定。我可以加很多很多钱,希望你们能让我妻子可以长久陪着我。”晴郑重的表示着回复,桌下的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裙子。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过放弃,想继续把小女仆软禁在家。但是内心深处的蠢蠢欲动,又在唆使着她,要她把小女仆变成彻头彻尾的宠物。

“好的,无小姐,我知道了。术前询问一下,肢体切除,您需要切除到什么程度。我们一般来说有几种方案:仅切除手脚掌,或把膝肘以下区域切除的低位截肢,亦或者是整个手臂和大腿根部都完全切除的高位截肢。其中完全切除的难度最高,患者的死亡风险也是最大的。”

“……”晴抿住嘴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就,四肢绝大部分切除,只剩下一小段吧。”

“好的,我知道了。”医生点点头。

伴随着昏迷中的小宠物被推进手术室,无影灯亮着。穿着绿色手术服,全副武装的医生,开动着一个个仪器,再拿起手术刀。

晴在手术室门口的座位上坐立难安,不由得站起身来来回渡步。内心忐忑不安,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豆大的汗珠。

时间一点点过去,伴随着手术室前的绿灯亮起。晴终于安心下来,下意识想要走到手术室前推门而入。

一名医生已经打开了房门,晴抿住嘴唇,内心有些急切。

只见医生沉声说道:“无小姐,您妻子的状况目前还算良好,我们为她截去了大部分上肢,目前还要住在ICU观察三天。而且需要静养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进行下一轮的手术。”

“那让我看一眼她吧。”晴有些诚恳的说道。

“好的,但不宜在手术室久留。”医生平静的说道。

晴一步一步,终于站在了病床边,看着小宠物平静的睡颜,和有些苍白的面颊。她下意识想伸手去触摸,却迅速缩了回来。

等麻药过去,小宠物意识清醒之后,或许会非常痛苦吧。但是这第一步终于完成,小宠物再也不可能离开她。

睛向后走几步,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当站在门口时,又下意识望了一眼依旧在沉睡中的小宠物。观望了好一阵,才出门离去。

接下来的几天,晴一直在家中坐立难安,内心时时刻刻都想飞到小宠物的身边。去看着所爱之人的面庞。

终于,手机传来叮铃铃的声音,滑动绿色的接通键,电话那头传来医生的声音:“无小姐,我们是XX医院的医生,现在通知您,您妻子的生命危险已经解除,现在从icu转入了单人间病房,您随时可以前来探视。”

晴道谢后便挂掉电话,面上涌现出万分的欣喜。迅速催促着琼琚收拾好物品出发。

……

“唔……”小宠物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但感觉应该是挺久的。哪怕外界的阳光并不炽热,她也是下意识的伸手挡住阳光。

下一瞬间,臂膀处便传来刺骨的疼痛。两只手臂都仿佛被撕裂了一般。那种疼痛感就好像是srs一样。

“嘶,好痛。”小宠物依然没有察觉到上肢已经消失的事实,仿佛间还是能感觉到幻肢的存在。

坐在床头削着苹果的晴,也注意到了病床上的响动,随手将水果刀和苹果都放在桌子上,用手帕擦了擦手。伸出纤细的玉手,轻轻的安抚着小宠物的额头。

“宝贝,你刚做了大手术,要好好休养,不要乱动。”

小宠物缓缓睁开,一头雾水的询问道:“手术?什么手术?”之前晴已经陪护她做过了srs手术吗,还有什么要做的手术。。

晴抿住唇角,缓缓开口说道:“上肢切除手术。”

小宠物仿佛被五雷轰顶,迅速扭动着身躯,万向身侧的双臂,却只见到密密麻麻的绷带,以及连接在腿部的输液针管。

“是谁,是谁把我的手给切了,究竟是哪个畜生?”小宠物的情绪像是被点燃的炮仗,无数的脏话脱口而出。

“是我。”晴一改适才温柔善良的话气,淡漠的说道。

“你?”小宠物勉强安静了一会,听见晴嘴唇中跳出的字句。但也仅仅只是呆滞了一小会儿,便又继续像是燃放的爆竹。疯狂的辱骂,攻击着一切。

“赶快把我的双手给我装回去,立刻马上。”小宠物愤怒的叫喊着,说出了天马行空的话语。只是早已被切除多日的手臂,怎么可能还能再装回去呢?

晴缓缓从一旁的小凳上站起,就矗立在原地,身形高挑凛冽。双眼冷漠的盯着小宠物,丝毫不掩饰瞳孔中磅礴到极致的杀意。

哪怕对方仅仅只是站在那里,眼神中是直击零度的温感。凌人的气质也令小宠物下意识抖了个寒颤,像是亘古不化的冰川,又像是猛虎攻击的前奏。

晴的眼中是近乎谴责的傲慢,对于小宠物反抗和斥责的不屑溢于言表。直勾勾地,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小宠物。唇角轻勾起一丝戏谑的笑意。

“因为你不乖,我给过你机会的。”

小宠物一瞬间就陷入呆滞,嘴唇翕合,声带颤动,任何一个字节也无法跳出口腔。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可为什么,对方的气场却将她压得哑口无言。

小宠物似乎忘了,晴本来就是一个雷厉风行、绝对强势的人。只是晴在家里会卸下一切尖刺,尤其对于她,会展现出极其温柔善良的一面。

小宠物无力的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晴只是轻轻嗤笑一声,便又把小凳子搬到桌子旁,拿起水果刀,将原本没削完且已经出现部分氧化的苹果继续削完。再切块放入果盘中。

晴取过一只牙签扎上苹果块,想了想,随后又将苹果块放回盘中,并将牙签收好,放在小挎包中。

“喏,吃苹果。”晴用手帕擦擦手,用指尖轻轻夹起一块苹果,递到小宠物唇边。

小宠物死死的盯住她,像是一只准备伺机复仇的毒蛇,咬牙切齿到把面目扭曲。

“啧,真丑。”晴并没有被小宠物的面容给吓到。只是瞬间就把递到小宠物唇边的苹果块收回,抛进自己口中。

小宠物怨毒的目光始终尾随晴,对方并没有装腔作势,一块又一块苹果送入口中。看的小宠物有些口干舌燥。

似乎有些吃饱喝足,晴将房间内所有锋利的器具全部放进挎包中。

小宠物身边的点滴似乎也已经打完了。晴缓缓走到病床边俯下身,将小宠物身上的针头摘下。

小宠物想要猛的蹬腿来给晴造成伤害。晴却冷哼一声,冰冷的目光望向她,一瞬间,小宠物所有疯狂的想法彻底消弭。晴很顺利的处理完针管,就把吊瓶也一起带走。出门后还直接锁上了房门。

门外的脚步声似乎已经彻底远去。躺在床上的小宠物,终于远离了宛如冰山般的寒意,便开始愤怒的叫喊起来:

“无鸢语,你个畜生,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你不得好死。去死去死去死!你给我去死啊。”

小宠物骂骂咧咧,可惜骂来骂去,始终都只是那几句。每次骂到累的时候就喘一口气,然后继续破口大骂。

叫骂声究竟持续了多久?小宠物也不知道。房间内也没有时钟给她查看时间。只是喊到后面,喉咙干涩无比,仿佛吞了一口燃烧中的火炭:“畜生……畜……生……水。”

小宠物再也没有什么气力来叫骂了,只能躺在床上,一口又一口的,试图用干涩的唾沫来润滑仿佛被刀子割过的喉咙。浅浅的泪水从双眼流下,其中一部分流到了干涩的嘴唇,带来点点湿润,大部分则沾湿了枕头。

小宠物眼角的余光隐约望见不远处,小桌子上的餐盘中还剩下一些苹果块,哪怕已经彻底氧化。

小宠物摇晃着身体,用着腰部的力量一点点从床上撑起,踉踉跄跄的向着桌子的方向走去。失去双手之后,平衡性一时间掌握的并不是很好。

站在小桌子前,小宠物下意识伸出双手,想要把拿起一枚苹果放入口中。忽然才回忆起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彻底切除了。

小宠物苦笑着,弯腰俯身下去。将面庞凑到餐盘上,轻轻的啃咬着桌面上的苹果片。

苹果的汁水沾在脸上,充满了不适感。小宠物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双手。

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地消灭了餐盘中的苹果。小宠物缓缓把腰部挺直。那双全身上下最漂亮的眼睛,此时却充满了死气。她望向周围。

咕,喉头涌动,咽了口唾沫。小宠物猛的向墙头撞去。只是没想到墙壁也铺上了软垫。小宠物除了头部疼痛,有些晕乎乎的,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似乎晴对于房间内的安全布置很好,就是为了防止她自杀。小宠物苦涩一笑,可她现在没了双手,活着真的不如死了痛快。猛用力咬了一口舌头,剧痛感传递到大脑。小宠物一瞬间清醒了不少。她隐约记得科普中说过,咬舌自尽根本不可能导致死亡。顶多痛的死去活来。那她还是少受一些罪吧。

小宠物便无奈的顶着满脸的苹果汁液,一点一点走到床沿坐下。目光眺望,不断的观察这房间周围。

面部苹果汁液粘着的不适感,让小宠物非常不舒服,不远处还有另外一扇小门,应该就是卫生间吧。

小宠物从床上起身,踉踉跄跄的来到那扇小门前。伸出不存在的上肢,想要开门。她呆呆的看着被绷带包扎好的肩膀,痛苦宛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涌来。

小宠物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嚎啕大哭。哭着哭着,面庞与脖颈上全都是泪水与苹果汁的混合物。

终于,小宠物哭累了。摇摇晃晃的,在抽噎中勉强站起身。缓缓弯腰,把头部的方向对准门把手,用下巴挤压门把手。

本来小宠物准备直接用嘴巴去咬的,但是联想到这种门把手上不太卫生,直接放弃了。

咔哒声中,门开了。小宠物面庞上终于涌现出了一丝喜悦的色彩,她踉跄着走向洗手池。勉勉强强用下巴将洗手池上水龙头的提把手钩起,水龙头中的水喷洒而出。

接着小宠物用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成功的冲洗完了脸部。猛的甩了甩脸上的水珠,再用下巴将水龙头关好。

小宠物又踉踉跄跄的回到病房主房间。她回首望了一眼卫生间,大门还开着,嘎吱嘎吱的摇晃着。

只用下巴是无法把卫生间门给带上的,小宠物无力的望向四周。很快便惊喜的发现有好几个晾衣架挂在一旁的橱柜前。

小宠物快步上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衣架上的细菌总该比卫生间门把手上的细菌要小很多吧。张口咬住其中一个衣架,缓慢抽出,来到门前,利用衣架的钩子勾住卫生间的门,一点一点的带动。

可惜过程中失误了好几次,给小宠物的志气造成了打击。但最终还是成功的用衣架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小宠物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瞬间觉得内心似乎有些成就感。

叼着有些变形的衣架,将其扔到桌面上。来到垃圾桶前吐出几口唾沫。小宠物摇摇晃晃的爬回到床上。极其别扭的钻进被窝中。

由于双手已经彻底消失。整理被子并不能用双手只能勉强用膝盖和脚尖来挑弄一两下。只是被子盖的并不是很好,隐约还是能感觉到有些透风。

午夜,外面的天空完全被漆黑笼罩。虽然远处有细微不可见的霓虹光芒。

但小宠物依旧恐惧至极,因为双肩不间断的疼痛感,她还是没有睡着。漆黑的病房中,仿佛躲藏着无数个索命的厉鬼与杀人凶手,她缩在被窝中瑟瑟发抖,不断啜泣着。口中还在呼唤着:“姐姐……”

第二天,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被窝中顶起一丝缝隙,小宠物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缓缓钻出被窝,眼圈周围尽是乌青色。

她呆滞的靠躺在床头,乌黑的眼圈搭配着通红的眼角以及满脸的泪痕。怪异中却也显出一副病态的美感。

门外传来咔哒的声音,晴穿着法式复古小裙子推门而入,眼圈同样乌黑,她身后跟随着琼琚。

小宠物隐约记得,当初她们签订女仆协议的时候,对方就是这么穿的。只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同样眼圈乌黑,是因为罪大恶极做噩梦了吗?

所有的怒火一瞬间就涌到了唇边,小宠物脱口而出:“你个畜生,有什么脸面来见我?”

晴扬了扬手中的食盒,对她温柔一笑:“宝贝,我给你煮了鸡汤,还有海鲜粥。都是补身体的好食物。”

“呵,收起你假惺惺的样子,你给我滚远点。”小宠物不时用眼角瞟向时盒,依旧在嘴唇中吐出无数的脏话。

晴直接搬着小凳子坐在桌边,随手把食盒放在桌面上,闭目养神,不把丁点目光施舍给小宠物。

琼琚轻声温柔的安抚道:“槿时小姐,吃点东西吧。小姐真的很喜欢你,她离不开你。”

“所以她就要用这种反人类的方式把我留在身边吗?”小宠物以近乎咆哮的方式愤怒的质问着。

“槿时小姐,木已成舟。过去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们改变不了分毫。只能去接纳发生的一切,还是要多开心一点才行啊。小姐也希望您能高兴一些。”琼琚还在安抚她。

“滚,妳们都给我滚。给我滚的远远的。”小宠物大喊大叫。

“呵,敬酒不吃吃罚酒。琼琚,我们走。”晴睁开双眼,立刻站起身来。提起手中的食盒扬长而去。琼琚也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小宠物后,便跟随晴出门离去。

小宠物眼巴巴的就看着晴将食物给带走。她原本以为对方哪怕离开也会把食物留在原地。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只能不断的咽唾沫,望向门外,近乎望眼欲穿。

似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小宠物一瞬间喜出望外,不过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表现出一副平淡厌恶的样子,内心却怦怦直跳。

身穿白大褂的壮年医生提着医药箱推门而入。小宠物大失所望,沮丧的情绪溢于言表。

“无少夫人,您该换药了。”医生语气柔和,安抚的说道。

听见少夫人几个字,小宠物阖上双目,也不想辩驳。又不是穿越到了民国,哪来什么老爷少爷老夫人少夫人。再说谁家少夫人会像她这么凄惨。

医生一点点给她解下绷带,将原本旧有的药物取下,再一点点敷上新的药物,接着换上新的绷带包扎好创口。

小宠物紧紧咬住牙齿,眉头因为疼痛已经扭曲到变形,痛的生不如死。

“少夫人,痛可以喊出来的。喊出来不积压在心里,总归能好受一些。”医生语气平淡的说道。

小宠物依旧咬紧牙关,勉强张开嘴唇,发出几个字的颤音:“谁跟你少夫人。”

医生依旧是包扎着,不过还是能分出一点精神来回复小宠物:“您是无小姐的妻子,自然就是无少夫人。”

小宠物因为疼痛倒吸一口凉气,发出“嘶”的一声,额头不断涌现豆大的汗珠。她也不想再和医生争辩什么了。

曾经,她是很渴望做姐姐的妻子。只是没想到她会被这样对待,所以,她要下定决心记恨对方一辈子。

医生给小宠物包扎完两边的创口后,又在她大腿处扎了一针,将吊水瓶挂在一旁。那是特别大的一瓶,目测可以吊很久。

小宠物闭目养神,强行忍耐住腹部的咕咕叫与饥饿,再不吃饭,估计她曾经的胃病又要出现了。

可小宠物没有办法,只能等待着晴带食物来投喂。

应该也到了中午吧,外面的光芒还是很盛大,晴手中提着一袋两个食盒。目光没有向小宠物施舍分毫。极其冷淡的说道:“给你带了鸡蛋羹,鱼香肉丝,肉沫茄子。只问一遍,你吃不吃?”

“吃……”小宠物强撑着干涩的喉咙,开口说道,她语气平淡了不少。再也不像之前那般的冲撞。

晴将食盒打开,坐在床头,用小勺子一点点的喂给小宠物。先是用一半鸡蛋羹垫垫肚子,再给小宠物投喂主食,末了,又将最后半份鸡蛋羹当做饭后甜点喂下。

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饭盒,准备转身离去。身后传来小宠物的祈求声。“那个,有水吗?”

“等下次再说吧。”晴丝毫不顾及小宠物眼巴巴的目光,转身直接离去。

看着晴渐行渐远,小宠物嘴角掀起苦涩的笑容。

一整个下午,也只有医生护士会每半个小时来查房一次。小宠物并不知道,在她的病房中装有摄像头,晴同样也在医院中,关切的看着摄像头内的实时场景。

夜幕缓缓降临,恐惧包围小宠物,无边的黑暗究竟蕴含着什么?在这里的每个夜晚,她都缩在被窝中,惶恐不安,不断的怀念着被晴照料呵护的温暖时光。所有的憎恨如冰雪般点点消融,她越发地怀念着姐姐的好。

是姐姐给了她一个家,让她不再流浪。姐姐能给她宠爱与关心,让她享用各种美味的佳肴。也是姐姐一直陪护着她做完srs手术……

第二天晴照例前来探视她。小宠物终于鼓起勇气,小声的开口说道:“姐姐。”

“嗯?”晴淡淡的询问。

“那个,我怕黑,晚上在这睡觉很害怕,您能不能晚上来陪着我,求求您了。”小宠物声音越来越低。极度害怕晴不答应。

其实小宠物知道,医院中病房中的灯在夜晚都是开着的。但她住的病房的灯开关,她就找不到。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晴要让她屈服。至于反抗,呵,她已经彻底放弃了。就像琼琚说的,都已经变成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只能接受现实了。况且,现在也只有晴对她好。

“嗯……”晴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我待会让医院弄一张床来和你拼床。然后就带上一些物品过来,以后晚上就陪你一起睡。”

“谢谢姐姐。”小宠物轻声地呢喃着。

有了晴搬到病房中来照料她,小宠物的生活便利了不少。无论是穿裤子,上厕所,吃饭喝水掖被子。

在夜晚,小宠物缩进晴的怀抱中,感受着温暖与安全感包裹全身。小宠物低声的呢喃着:“姐姐,不要抛弃我好不好。”晴轻轻的拍打她的背部,以示安抚,却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

时光一点点流逝,转眼间小宠物就在医院中待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因为没有双手,她大部分解闷的时候,都是晴抱着她,给她讲故事。

这天,晴摸了摸小宠物的头,就像是安抚一只小猫咪:“宝贝,你下一场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

“是什么。”小宠物低声的询问着。

“视神经切断手术。”晴语气平淡,她看着小宠物,试图安抚随之而来的焦虑与愤怒。

“知道了,就是要劳烦姐姐,以后照顾我可能要更麻烦一些了。”小宠物低声说道,所谓命运的恩赐,早就在冥冥之间开好了价格。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用顺从的姿势,去渴求晴对她的宠爱能够更长久一些。

从病房又一次来到手术室,之后又回到病房。小宠物从睡梦中转醒,眼睛周围包着纱布,她脑袋摇晃睁着眼睛,果然看不见分毫了。

“姐姐?”小宠物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宝贝我在的。”晴柔声的安抚着小宠物。

“抱我一下好不好。”小宠物祈求着,现在的她,也就这一个小小的愿望了。

晴走向小宠物,将其揽到怀中,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被姐姐抱住,哪怕日后再也看不见,此时的小宠物却是异常的安心。

渐渐的,小宠物也开始接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的事实。

双眼失明后,生活上的确是更麻烦了一些。时时刻刻都需要晴在身边牵引守护。小宠物非常清楚,她这辈子也离不开姐姐了。

又是休养了约莫一个月的时间。小宠物依然平淡的接受了要切除她左腿的要求。她也越发的依赖姐姐。再一个月的休养,又被推进手术室后,小宠物的右腿也被切除,她浑身上下只剩下头颅和躯干以及四肢的残余小部分。

她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只人棍,从此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再也融入不了社会,从今往后的她,只能以晴饲养的小宠物身份而活着。

时光荏苒,距离小宠物被送到医院,也有小半年的时间,医院告知啨,小宠物休养差不多了,已经可以出院,并交代着日后的一些康复过程。

晴吹着口哨回到病房。琼琚收拾着物品,她们三人马上就能回家了。

晴将小宠物从床上抱起,小宠物没有说话,像是乖巧的小绵羊无比温顺,任由晴为她换上了一身按照现在身材定制的紧身衣。只是下体部分没有被遮掩到。同样小宠物温顺的含住递到嘴边的口球。

看着摆放出来的下体道具,晴却有些选择困难。那是安装着两个按摩棒的贞操带,正好可以对准小宠物前后两个穴道,晴内心隐隐有对小宠物的怜悯。

晴晃晃脑袋,吐出一口气,指头点来点去,轻轻的说道。“点兵点将点到谁我就选谁。”

指尖很自然的就点到了贞操带。其实这只是她给自己内心的负罪感找了一个借口。借口天意如此,实际上哪怕她点到另外一边,最后手指也会落在贞操带上。

晴很顺利的就给小宠物佩戴上了贞操带,完全清醒的小宠物依旧温顺,没有一丝一毫反抗。就像是个瓷娃娃,任由主人打扮蹂躏。

最后,晴给小宠物裹上襁褓,抱在怀中。她身后跟随着提两大行李箱物品的琼琚,走出门外,向着停车场的方向,向着家的方向,向着小宠物此生都无法摆脱的由爱与偏执构建的牢笼。

特别篇系列就当是同人来看吧,我在现实姐姐的底线上疯狂作死,把温柔的姐姐写得这么疯狂与病娇。另外花园和沼泽最近不太互通,所以就再放几章过来了。。另外我最近真的很缺钱啊,呜呜呜,连糖都减少不能吃到每天的标准量,请给我多一点投喂打赏吧。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五章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2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2”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