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三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岁岁平安

雷声阵阵,大雨倾盆,无数水滴垂天而落,驱散了夏日的燥热。雨水如豌豆,一般噼里啪啦的敲打在卧室的窗户上。

哪怕门窗紧闭,也隐隐约约能听见狂风怒吼,重重的撞击在精装的玻璃窗上。

风声雨声,雨点噼里啪啦,越来越大。好在现在是半夜三更,道路上基本没有行人。

槿时蜷缩着身子,依然像只小猫一样,缩在被子中。被姐姐大人玩弄了一整天,全身发软,疲惫不堪的她早已进入睡眠。

一道惊雷重重的划过,照亮了黑暗中的房间,轰隆隆的雷声紧接而来。

睡梦中的槿时颤抖着,似乎进入了一些不美好的回忆。

极度重男轻女的家庭,整天都在争吵的母亲和奶奶,被污蔑成野种去做亲子鉴定的时光,对自己性别认知的迷茫,奶奶把怒火发泄在母亲身上,而母亲又把怒火发泄在小小的孩子身上,坚信着打是亲骂是爱的父母,一遍一遍的用棍棒拳头教育着孩子。

多少次因为成绩或者其他的事情,把小小的孩子打的鬼哭狼嚎。

孩子的坚强等等性格一遍遍的在暴力中被消磨殆尽。总是唯唯诺诺。初中时被人校园欺凌,也不敢反抗。

随着青春期的发育,这个孩子总是迷茫的看着自己的性器官。厌恶憎恨这个玩意儿,这玩意就不应该出现在自己身上啊。

高中时期更多的校园欺凌,性别认同,孩子越发的抑郁迷茫。只能沉溺在虚拟的世界中,在这里TA有无数的话可以说。有无数的话想要倾诉,虽然总是被别人指责的为倒垃圾。

后来TA终于遇见了一个男孩,他们聊得很开心。那个男孩叫ta叫姐姐,烟烟。关系越发的亲密。忽然有一天,ta告诉那个男孩:“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槿时,木槿花的槿,时间的时。大致意思就是希望自己的人生像木槿花一样短暂而又绚丽。”

那个男孩乖巧的说:“那我可以叫你阿时姐姐吗。”后来呀,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那个男孩甚至允诺,他们会在一起一辈子,他们可以一起工作攒钱,为槿时去做手术。

回忆本该是甜蜜的,只可惜呀,他们终究没有在一起。槿时太过偏执了,总有一天那个男孩说了很多直指她内心的恶毒的话,二人就此断开。

槿时的心理世界崩塌了,虽然她一遍又一遍的暗示自己,这全都是男孩的错,但是,如果不是自己那么的偏执,无理取闹,又怎么会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呢。

这个世界一点也不美好,槿时上了一个垃圾大学,因为爆柜导致的一系列破事,最终精神也接近崩溃,选择了退学。

可是父母永远也接受不了她,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接受得了跨性别呢。

那冰冷的话语似乎在耳边响起:“你要是真的去做了这件事情,那我们全家就一起去死。”

“你为什么这么自私,不去关注一下家里,你要是做了这种事情,我们全家就没脸见人了,这对你的妹妹也会有很大影响,她未来会嫁不出去的。”

心理医生对于陪同她来就诊的母亲表示:性别认知障碍是无法改变的。她的母亲也对心理医生表示,自己对于孩子性别认知的事情完全知道,让孩子自己赚钱手术去吧,她会在手术前的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的。

她的母亲也曾扑到自己的母亲,她的外婆怀里痛哭。哭诉着觉得自己人生一切都没有意义,人生完全毁了。

甚至她的父亲说着:你是想当人妖变态,所有人眼里阴沟里的老鼠对吗?你想做的这个事情,中国的法律就不允许。

槿时奋然顶嘴:“谁说法律不允许了,中国在这方面有相对完善的法律。”

她的父亲又暴跳如雷:“你是想做人妖去卖屁眼,然后死在不知道哪个鬼地方吗,中国的人民也不允许。你要是做了这个事情,别说我们村子,可能整个城市都会被人指指点点。你要祸害我们所有人吗。”

这场对话无疾而终,槿时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尽量的躺平,当一个家长眼里的乖乖孩子。还打了一段时间的零工,攒够了几千元钱。

槿时计划着这笔钱足够吃一年的糖了,她重新开始吃糖,首先买了两个月的药量,吃了将近一个月的时候,糖又被父母发现了。

父母亲直接冷冷的大喊着她那男性的名字。她只觉得十分讨厌,更多的是厌恶叫她的全名,因为从小到大叫她全名,总是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比如说老师责骂,父母责骂。

接着父亲翻出了她的糖,放入塑料袋中,当着头发已经蓄得很长的她,一点点碾碎,然后加入热水。

她缩在被窝里面,怔怔的流着眼泪。

第二天她的母亲又走进了房间,冷冰冰的问她:“说吧,你想要我怎么称呼你。”

虽然槿时很渴望被叫做自己的这个名字“槿时”。但是她还是沉默了。

母亲依然是冷冰冰的发话:“既然你想要做这件事情,那我和你爹也不会拦着你了,从今往后我就当我只有一个女儿,我没有崽,我已经死了崽。还有,我不希望你给我的女儿带来不好的影响。”

槿时无助的躺在房间中,虽然之前有小药娘劝她离家出走,结果和她贪图安逸,和那个小药娘吵了起来。这一次她坚定了出逃的计划。揣着两千元以及一些零散的衣物。

还在临行的前一天出门去采风。可惜逃跑的行迹还是暴露,但是她早已经成功了出逃。哪怕身份证被扣留,但是还是凭借着手机的电子身份证买到了车票。

从那时起,她已经没有家了,她变成了一个四处漂泊的小药娘。

她还是那样懦弱自卑,觉得自己吃糖太晚了,觉得自己没什么学历,觉得自己实在太丑太男性化了。

可是至少,继那个男孩之后,她还有好几个朋友,两个很要好的小药娘闺蜜。

“可是阿时真的很好看呢,为什么要自卑呢。长得那么可爱,而且阿时真的很优秀啊,在我心里,阿时就是最棒的。”

“想要卖的事情以后再说,如果你真要去混,没有你的文字,真的很可惜。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就去做吧,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不想离开你。你对我很重要,我只要你能开心就好。”

“阿时确实有才华,外表也很不错,不过我不怎么喜欢只有漂亮外表的跨性别,还是喜欢你这样的温柔善良。”

“我也想努力改变世界,但我不想还没改变世界之前,就先失去你。”

“反正每次我读你的设定都很开心。”

“好想去阿时的世界喔,真的很美主要是,那个世界有明确的目标,每天都能燃烧激情,比躺在床上玉玉好,那个世界的神可是明确存在的,死了还能去神那边,知道最关键的是什么吗,跨性别死后真有个还算不错的归宿,槿花的花语温柔的恋爱、坚韧、质朴、永恒美丽ww。”

可是啊,这么好的一个闺蜜。差点,差点就因为她的偏执与疯狂,差点像那个男生一样,永远的离开。

或许她本身就不配,不配拥有一个温暖的住所,不配拥有家人,不配拥有知心的朋友。

蜷缩在出租屋中,等到某一天猝死,然后被人发现的时候,污水横流,臭不可闻,或许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吧。

窗外又是一道雷声炸响。好似山岳被劈开,连带房屋都震动一下。

槿时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从梦中惊醒,屋子是如此的漆黑,看来以后要让姐姐大人插一盏小灯。

槿时身体继续向后缩了一下,软软的身躯也靠到了一个更加柔软的物体上。

“嗯?”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纤细的双手抱住了槿时的腰。“又做噩梦了吗。”

“嗯……”槿时继续往身后柔软的怀中缩了缩。

姐姐大人也把柔弱的槿时揽入怀中,轻轻拍打她的背部:“睡吧。”

槿时贴着姐姐大人柔软的身体,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隐约还能闻到姐姐大人的淡淡茉莉花体香。发丝垂在自己身上,总觉得痒湿湿的。不过真的很幸福啊。

槿时后半夜总算睡了个好觉,睁开眼睛的时候,日上竿头,姐姐大人早已离开了。也没有享用她。

槿时默默的从床上爬起,将被子透了透,然后叠好。换上了新一套,已经被送来的女仆装。经过简短的洗漱以及用餐之后就跑进了姐姐大人的书房中。

这里堆着一摞槿时寻常看的书。比如说各期《科幻世界》、《博物》的杂志。《银河帝国:基地》,《星球大战》,《战锤40k》,漫画《穿越效应》,《飞出个未来》。《大宋楼台》,《大宋衣冠》,《天工开物》……

不远处还堆着一摞厚厚的打印出来的书:乱世银娘的《想变成鹰的鱼》,Sakai的《圣丽安伪娘学院》,雩风的《菩提债》,朝歌夜弦的《勇者打败魔王就想跑?圣女不答应!》,xuezhao的《记一位特殊的“女孩”》《百合花飞过的夏天》。

在书桌以及打字机旁边还有两摞厚厚的草稿纸,其中一摞是槿时累积了几十万字的各种设定集。另外一摞纸纯粹就是拿来涂涂画画的草稿纸。

槿时拉开书桌的椅子,坐了上去,同时嘴里还咬着一支笔。慢慢的翻阅着自己的设定集。

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设定集放回原处,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打开打字机,噼里啪啦的开始打字了。

“在写书了吗 。”身后一道淡雅的声音传来。槿时很快放下手中的键盘,回过头来。

“嗯,姐姐大人怎么没有去上班呢。”同时说出了内心的疑惑。

姐姐大人淡淡一笑,今天的她并没有穿着高跟鞋和职场套装,合适一套休闲衣和小布鞋。缓缓的走了过来。按住槿时的肩膀。

“上班而已,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反正我的钱也花不完,所谓上班也就是体验一下生活。和那上班比起来,小槿时这么可爱,我还是更喜欢和小槿时贴贴啊。”

槿时乖巧的向着身后蹭了蹭,像一只等待被抚慰的小猫咪。姐姐大人把座椅旋转了一下,让槿时和她面对面。

一只手继续按住槿时肩膀,一只手伸出食指。“张嘴。”槿时很听话,乖乖的张开了嘴巴,姐姐大人的手指伸进粉嫩的口腔中,肆意的玩弄着。

被异物入侵,抠弄着并不是很舒服。甚至有种想呕的感觉。但是,槿时尽可能的用自己的小舌头去侍奉姐姐大人的手指。

直到手指拉着银丝离开口腔,用手帕擦了擦。

姐姐大人凑到书桌前,近距离观察着打字机上面的文章。“又开始写新书了吗。”

“嗯。”槿时低着一个小脑袋,小声说道:“书名叫做《华胥梦:星河万里》,是一个讲述跨性别和抑郁症的蒸汽朋克太空歌剧。设定集就在桌子上。”

槿时正准备起身去翻找桌面上的相关设定集,姐姐大人依然把她按在原地。

“嗯,之前看过,设定总体偏向于灰暗。”

“是……因为我觉得,抑郁症,跨性别眼中的世界,大多都是没色彩的。”

“是he吧。”

“是的……虽然故事比较灰暗,但是也不希望太过绝望,总要掺杂一点希望,六七把刀子加上一两块糖,虽然到时候可能很多读者会打我。寄刀片什么的,但是终究希望结局是美好的。当然了,估计我写书也没多少人看,那么就不会有什么人打我了。”

“你为什么想要写这个故事啊。”

“一开始就是为了写抑郁症和跨性别的故事,想写那些相对特殊的群体的故事,写一个坚毅的小药娘,爱她的两位母亲,另外一个小药娘爱人,教导她人生哲理塑造她三观的跨性别军人,写所有人一起团结起来,打败星际法西斯以及其背后以负面情绪为食的邪神。

当然了,还和我以前看了几本小黄文有关,虽然某些书是小黄文,但是作者文笔真的优美,而且主角很有大格局。当初看的我都走来走去,来回踱步。”

“嗯,华胥梦,的确是美好的梦境一样的世界。”

“是的,这本书我很早就有写作的计划了,当初是想和闺蜜一同创造的,不过依然是以我自己的构思为主。她很喜欢我的这个故事,我也问过一些小药娘,甚至是飞天猫,倒是挺想看我的故事的。主要是我之前一直在摆烂。现在磨磨蹭蹭的也终于可以动笔了。”

听到闺蜜这两个字,姐姐大人目光明显波动了一下,似乎有几分嫉妒以及愤恨。

“你设定的主角是个怎么样的人呐。”

“她?她她是孤单的女孩。她是春风。她天蓝色的眼睛包含着世间的纯净。她的白色裙子在铅灰色世界格格不入。她可以给世界带去光明与希望,抚平因为战争,仇恨,歧视,病痛,带来的痕迹。她不是独一无二的光,这世界还有千千万万的光。但是她能放大这些光,聚合这些光。”

“嗯,不错,你加油吧,不过我记得你好像好几本小说里面主角的眼睛都是天蓝色的。”

“就当我的某种偏好吧。”

“嗯,好。”

“那姐姐大人你今天不上班,出去是干什么啊。”槿时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询问道。

“你今天有空吗。”姐姐大人也不回答,是突然问了这样一句。

“嗯嗯,我一直都有空的啊,反正在哪都是摆烂在这里也可以摆烂的。所以姐姐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姐姐大人扫了一眼槿时:“那我带你去换件衣服,等等一下我们要出去一趟。”

“嗯,好的,都听姐姐的。”

这一次换上的衣服是一套寻常的女装。刚刚一米七的槿时和将近一米八姐姐大人站在一块倒像是姐妹。

当然姐姐大人也不是非常安分,把槿时带上车子之前,还是坏坏的往她菊穴中塞了好几个跳蛋。槿时红着脸,咬住了自己的银牙,被姐姐大人拉上了车。

这是一辆银白色的车,槿时。也没有看过什么车的品牌,但是大概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品牌车。

姐姐大人把槿时安置在后座,还拉上了安全带槿时默默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像个安静的瓷娃娃,除了脸色潮红,银牙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窗外的风呼啸而过,经过昨日的大雨,地面有着不少积水,倒也凉爽。

槿时却没有任何观赏的心思。虽然试图默念数字计时,但是实在集中不了注意力。

也不知道车开了多久,似乎远离了城市,来到了一片山区。

终于车轮缓缓停下。姐姐大人拉开车后门,为槿时解开安全带。

此时的槿时,全身发软。迅速的倒向姐姐大人怀中。

姐姐大人的手升入槿时菊穴中,很晚的抠弄了几下。槿时小小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很快,姐姐大人就把几个还沾着水,湿漉漉并且嗡嗡作响的跳弹取出。

槿时娇躯明显又颤抖了一下,这下子真的全身无力软趴趴的。

“休息一下吧,等一下我们还要爬半个小时的山。”姐姐大人把槿时抱在车沙发上。同时打开一瓶水,凑了过来:“喝点吧。”

这水有点甜,喝完总算好受了一些,接着歇息了些许时刻,槿时就被姐姐大人拉起,爬山去了。

好在现在的环境是个阴天,太阳并没有多晒人,仍然有些体虚的槿时,迈着小碎步,踏着阶梯,一点一点的向山顶攀爬。

反正磨蹭时间挺久的,但是经过不懈的努力,终究爬上了山顶。

山顶有一棵树,被巨大的花圃围着。树上面挂满了红色的丝带,不过大多都偏老旧,并没有多少新的鲜艳丝带。

“这是什么树啊。”槿时有些好奇的发问。

姐姐大人拉着槿时走的更近了,树木极大,下面的一些经过风吹雨淋已经淡化了颜色的丝带,还在随风飘动。

“这是一棵祈愿树,据说在这里许愿都很灵。以前每天来这里许愿的都人满为患,可是到现在都很少有人来了。”

说罢,姐姐大人掏出两根崭新的红丝带,上面写着双方的名字,把其中一个递给了槿时:“许个愿吧。”

“嗯,好。”槿时。踮起脚尖,努力的将红丝带挂在树上。闭着眼睛双手合十,默默许愿:“希望我和姐姐都能幸福。”

同样的姐姐大人也挂好了丝带,将自己的祈愿一字一顿的说出:“愿我的小槿时,年年岁岁,岁岁平安。”

槿时此时已经睁开双眼,迅速扑到姐姐大人怀中: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姐姐大人:“希望姐姐能健健康康,长乐未央。希望我们长久不分离。”姐姐大人迅速把她揽入怀中。

两个人就这样,在山顶上,抱在一起,远处树顶上的风铃,被微风吹过,铃铃作响。

最近我应该不会更新这些作品了,我要跑去写正文了。而且最近我实在没什么灵感,正文也搁置了很久了。就暂时这样吧,自己想到什么写什么,慢慢来。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四章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1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三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