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六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笼中雀鸟

似虚似幻,云海升腾起伏。“如果姐姐能一直爱我,做姐姐一辈子的性奴小受妻又如何。”槿时坐在云海中,自言自语。

身后一道突兀的声音却猛然响起:“一旦对一个人彻底开放、服从,真实的自我就会被掩埋,当你不再独特的时候,她对你的兴趣就会消减……最后,你就会被抛弃并遗忘,抑或者被在欺骗中度过余生。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没有任何独特之处的玩偶,即使很漂亮,很可爱。”

槿时沉默了,抓起一旁的云团,仿佛在自言自语:“我相信姐姐,是真爱我的。”

仍旧有声音在冷冰冰的响起:“可是她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宠物罢了。一只笼中金丝雀而已。人可不会与宠物谈恋爱。如果哪一天她玩腻了,不要你了,你该怎么办。”

“不,不可能。”槿时疯狂摇头,抓起身边的云朵,猛然扔出去。

“不。”槿时猛地踢蹬了一下被子,哪怕在睡梦中,她也是无尽的惊恐。

“又做噩梦了吗,小槿时。”姐姐大人温柔的抱住了她,亲吻着她的面颊。

从噩梦中陡然惊醒的槿时泪流满面:“梦中有一个人对我说。彻底开放、服从,真实的自我就会被掩埋,当我不再独特的时候,对方对我的兴趣就会消减……最后,我就会被抛弃。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没有任何独特之处的玩偶,”

姐姐大人也只是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抚。槿时咽了一口唾沫,还是小心翼翼的发问:“姐姐,你爱我吗?”

姐姐大人把怀中的槿时翻了一个身,面对面,并在她的面庞上吧唧亲了一口:“小槿时这么可爱,没有人不会喜欢。”

“那……”槿时小心翼翼的发问:“姐姐,你会爱我一辈子的吗。”

“嗯。”姐姐大人漫不经心的回复道,但是槿时却感觉到了几分迟疑甚至不确定。

看着抱住自己的大美人,槿时依恋的靠在她怀中:“姐姐,是不是小药娘比其他群体更加缺爱。更渴望被爱。”

“嗯,应该吧。”姐姐大人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就不渴望。”

姐姐大人真美啊,初见时她就很美了。槿时还记得,夏日河畔那个局促的孩子,小心翼翼的询问:“那你叫什么啊?”略显稚嫩的大美人微笑中不失张扬:“我叫晴,晴天的晴。”

槿时小心翼翼的询问:“姐姐,我可以像小时候那样,继续叫你晴姐姐吗?”

“哦?”姐姐大人扬了扬眉毛:“随你,我的小女仆。”

窗外月明星稀,槿时却心思沉重,一叶忧虑。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

起床的晴姐姐,看了一眼满头焦虑的槿时:“我的小女仆,如果你实在太累了的话,那我允许你今天躺在床上一整天。”

不多时,晴又从别的房间拿出来一个宜家的鲨鱼。扔给床上的槿时:“抱着吧,说不定你能好受一些。”

槿时抱住面前的小鲨鱼,呆呆的坐在床上。脑海中就充斥着那句:“你只是被她当成宠物而已,玩腻了就会被随手丢掉。”

不知不觉中,槿时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一个想法:“离开这里,离开晴姐姐身边,回到社会中继续起起伏伏。”

槿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冒出这个想法,她渴望被姐姐爱着,但是又恐惧,恐惧自己对于姐姐来说,就像怀中的这只小鲨鱼一样,只是可以随手丢弃的玩具。

她害怕有一天自己被姐姐抛弃,会精神崩溃。她实在是太过贪恋姐姐给的温柔了。所以她就更害怕,有朝一日这些温柔全部变成镜花水月。如果这样还不如提前离开给自己一个完全美好的回忆。

虽然目前还在姐姐家里待了几个月的时间,完全不够协议上面的一年。但是槿时发现。晴姐姐似乎没写条文,说她提早离开有什么惩罚?

日升日落,槿时就这样抱着鲨鱼,除了中午吃了顿饭,回来继续抱着鲨鱼出神,竟然迎来了日落时分。

直到夜晚,槿时全身光溜溜,没有任何拘束道具,跪坐在床上。她摆着土下座的姿势。向着自己的姐姐主人俯首:“姐姐大人,今天就让我主动服侍您吧。”

她已经下定决心,下定跑路的决心了。那么就来最后一次欢愉吧,希望这次欢愉,能成为她记忆中美好的回忆。二人的肉体激烈的碰撞缠绵。槿时甚至试图越界,啃咬了一次晴的乳房。

槿时匍匐着,吮吸吞吐晴姐姐胯下佩戴的小玩意,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极尽缠绵。

巫山云雨,颠鸾倒凤,婉转成欢。

直到姐姐沉沉睡去。

槿时却努力让自己清醒着,她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我应该如何既保持独立人格,又一直作为私人女仆。”

她毕竟是眷恋是爱这里的。哪怕她只是一个玩具,但是她在这里终究还是很幸福的。

晚夏的夜也不算太过于炎热。月色温凉如水,门外有习习的凉风。山野间,还有萤火虫在飞。

槿时默默的从床上爬起,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睛搭放在她身上的手臂,尽可能不弄出一丁点声音,翻身下床。穿着白色的脚缓缓踩过天鹅绒地毯,很是舒服。

她披上了那件第二天清晨准备换上的女仆装,感觉依然还是太暴露后。将晴挂在一旁的风衣扯过,披在自己身上。她早已准备好了一张纸条,已经夹在晴姐姐常看的书本中。

这件风衣应该很贵吧,槿时咽了一口口水,不过她都准备跑路了,还能怎么样。

槿时小心翼翼的翻找着床头柜里的一些东西。她带来的随身物品很少,而且似乎就被晴姐姐存放在这儿。白天已经翻找,确认过一次东西的位置了。

翻找东西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床上的晴翻了一个身。发出的细微响动,让槿时汗毛倒立。她矗立在原地,将近有几分钟,才基本确定,晴只是个翻身后。终于翻找到了自己的东西。

不过一个小布袋罢了。里面装了自己的身份证,以及晴给的上千元加上自己的一些零钱。虽然手机找不到,不过也差不多了。再这么待下去,暴露的可能性更大。

临走前,槿时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床边亲吻了晴的脖颈,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小声道:“姐姐,对不起,是我配不上你。如果我和你门当户对,我一定会直接大胆的追求你。可惜,你是豪门千金,我只是一个低贱到泥潭中的玩意。或许我们本来就不合适,但我真的很爱你。”

槿时转身离去,推开房门,换上了门口鞋架的圆头小皮鞋。姐姐的别墅中,晚上一直都有三个女仆巡夜。但是今夜却静悄悄的。槿时一门心思只想着离开,完全没注意到这点。

在床上的晴又翻了一个身,咬住贝齿。清醒的眼神中带着狠厉以及愤怒……

推开别墅花园的那白色栅栏门。槿时驻足在外,缓缓的深吸一口气。

这间别墅挺大的,修筑在山林间,不远处还有一条溪流。是一个独栋别墅。这片山林间,居住的人却是极少。门口有一条长长的柏油马路。

灯光昏黄,槿时一个人行走在路灯下,孤单的身影被拉得老长。隐约还能听见溪流的哗哗声音。还有飞鸟振动翅膀,远处传来了:“咕咕”的阴冷叫声。槿时打了一个寒颤,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鸟?究竟是布谷鸟还是猫头鹰?

槿时瑟瑟发抖,脑海中不自觉的在想起各种恐怖故事:披头散发的女鬼,拿着锯子的小丑杀人狂,随时可能会起棺蹦跳的僵尸。
害怕的她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那习习的凉风,却感觉像是厉鬼的索命。

槿时不由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但仍旧如此,她也是将近二十分钟才走出了这一片山林。看着远处城市那星星点点的灯光。

槿时大概知道自己是在偏远的城郊地带,自己步行应该还要一个多小时的路,才能走到人群相对密集的区域。

槿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应该怎么办。明明……明明待在晴的身边更加舒适。她为什么要逃呢?明明这才是自己向往的生活啊。她为什么要从这舒适的小窝中逃出来?继续回归社会这个吃人的泥潭。

不过从来就没什么后悔药可言,她既然已经出了门,那不可能回去了。

微风吹拂,槿时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柔与温暖,她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埋着头快步向前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见到了一群人影,足足有六个人,只可惜是一群醉鬼,闻着花臂的小混混。还在阿拉阿拉的发着酒疯。

槿时不想理睬他们,埋着头希望快步离去。其中一个醉鬼睁着惺忪的睡眼:“大半夜的,怎么有一个小妞啊。”

其他人听见他这么一说,满头的醉意也醒了一点:“是啊,还是一个独自出行的小妞。”其中一个人满身酒气,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小妞,要不要陪陪哥哥一晚。”

槿时下意识加快了脚步,不想理睬这些恶心的渣滓。然后那些小混混面色不善的围了上来,直接伸手抓住了她两边手臂:“贱货,还给脸不要脸了,让你来伺候大爷们是你的福气。”

又有人强行剥去了她身上的风衣。槿时试图反抗,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十手。

“卧槽,”一个小混混口吐脏话:“这小婊子还穿着女仆装呢。”另外一个不怀好意的笑着:“大半夜穿女仆装跑出来,不是自己主动跑出来卖的,就是主人的任务吧。小婊子!”

一些人的咸猪手也很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游走:“这白丝腿子还真是嫩滑呀,一看就是能玩很久的。”

槿时完全被恐惧冲昏的头脑,害怕到都说不出半个字来。一个人直接向她的裤裆摸去,却又愤怒夹带惊恐的叫了起来:“卧槽,那是什么玩意。”

其余的一些混混十分不满的责问那个人:“你大惊小怪嚷嚷着什么。是跳蛋还是什么玩意。”

之前上手摸的那个人却愤怒的指着槿时:“这小婊子是男的。”“男的?”其他几个人也不信,纷纷上手猥亵。

“男的又怎么样?这小婊子长着一副好看的皮囊,也不就少了一个可以玩的洞罢了。”槿时屈辱的流下了眼泪,紧闭双眼。

其中一个人不满的叫着:“人妖啊,这么恶心的东西,你们还下得去手。反正我下不去。”其余的人就是不满的表示:“那你就别跟我们抢,今天晚上我们就来好好享用这个小婊子。”

他们的咸猪手上下游动,槿时原本紧抿的嘴唇,小声抽泣了起来。来个人救救她吧。

“卧槽,你们是谁。”“怎么又来了一群婊子。”
恍惚间那几个混混忽然放开了槿时,开始和来者防范起来。槿时却只是木然的站在原地。

身后响起了晴高傲的声音:“动我的人,你们的手就别要了。”“臭婊子,你们在说什么,你们爷爷我可是……”

回复他的,却是棍棒打击肉体的声音。槿时站在原地,又激动又害怕。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晴。

身后还想起了那些混混的求饶声,但是声音越来越低。槿时依旧像个木头雕塑一样站在原地。晴悠悠的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哪怕没有说话,身上那种凌厉的气质依旧能让槿时芒刺在背。

槿时小心的咽了一口唾沫,藏在女仆装裙摆中的手抠抠搜搜,代表着强烈的不安。一只细手化作手刀,击打在槿时脖颈处,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

…………

“唔。”昏睡中的槿时迷迷糊糊,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伴随着从沉睡中一点点转醒。槿时却发现自己佩戴着眼罩口球,而且全身被人用拘束道具束缚着。似乎正躺在什么东西上。

槿时试图挣扎了几下,发现毫无反抗之力后迅速停止的动作。她在晴身边呆了几个月,经常会戴着眼罩口球,被拘束起来。早就已经习惯了。

而且他发现自己下体也被塞入了尿道塞和肛塞,应该是防止自己排泄的吧。

槿时缓和住自己的内心,尽量不让惊恐和无助影响它。但是她明显还是有顾虑的。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究竟是晴姐姐身边。还是自己已经被那群混混绑架带走了。

槿时感觉不到任何光亮与时间,但是房间内隐约还是有一个时钟在滴滴嗒嗒,随着阳光的高升,屋内的气温也渐渐升高。整个房间一直都是静悄悄的,一直都没有来人。

槿时无助的被拘束在原地,内心的焦虑感还是让她无法真正沉睡。只能在无奈与惊恐中被消磨着意志。

究竟过了多久,槿时根本不知道。直到门被吱呀一声推开,脚步声越来越近。槿时打起了精神。“唔。”槿时透过口球,轻轻呜咽一声,以图示弱。

耳畔传来了晴戏谑的声音:“你跑什么呀,邹槿时,这里对你而言,究竟是龙潭还是虎穴狼窝。你就这么想跑。”

槿时眼罩下的睫毛低垂,只是缩着个头。偶尔还通过口球发出一阵阵哀鸣声:“唔。”

晴温暖的双手继续捧住了她的脸蛋, 迫使被眼罩口球拘束的小可爱和她面对面:“告诉我,你,跑什么啊,邹槿时!你就这么不待见我这里吗。”

语气中除了愤怒不善,甚至还带上了冷冰冰的杀意。

槿时默不作声,晴却忽然改变了态度,摘下了她的口球:“算了,小宝贝一定渴了吧,先喝点水吧。”

槿时还没反应过来,晴姐姐就已经吻上了她的唇。将口中的液体一点点渡到她的口中。一口又一口。嗯,是有些甜。槿时甚至觉得有些享受。

“那么,请小槿时来告诉姐姐,你为什么想跑啊。”晴语气逐渐温柔,捧住槿时小脸蛋,就像面对一个叛逆的孩子。

“我……”槿时没有说话,她对于想要离开这件事,自己都说不清楚。

“那小槿时好好思考一下吧,我再去为你弄些冰糖雪梨来。”晴温和一笑,拿起手中的杯子转身离去。

槿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向自己交代。思绪飞舞间,竟然就联系到了某些狗血言情小说的情节。小声嘀咕道:“她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他中了她的毒 ,病如膏肓,皇甫铁牛,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像啊,真的很像。现在她们所经历的,太像那些狗血小说,古早虐恋言情,里面的情节了。

然而一声:“乒。”彻底打断了槿时的思路。
晴手中的玻璃瓶被她愤怒的甩在地上。玻璃渣飞溅。

晴面露冰霜,脚步声加重,一步一步踩到槿时跟前。狠狠的捏起了她的下颚,迫使槿时抬起头来与自己直视。瞳孔中似乎有怒火在压抑。

“邹,槿,时!”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对你难道还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跑。你以前的温顺都是装出来的吗?你说作为私人女仆,消磨了你的个性。”

音调越飙越高,仿佛在咆哮:“每个月足足有二十五天,整个白天,都是由你自己规划的。你可以看书码字,继续维持自己的爱好。甚至可以什么也不做,专门躺在床上睡大觉。”

“不,不是的,抱歉,抱歉。”槿时虽然还被掐着下颚,但是还是努力的冲喉咙中吐出字节,此时的她泪流满面,只能一个劲的道歉。

晴的语气没过多久又从怒火变成了不屑的笑意:“没错阿,我就是想把你留在我身边一辈子,做我的乖巧小受妻,但我已经尽可能的尊重你的人格尊严了,你不想要的我都不会强迫你。大多时候做爱也会和你协商,你究竟还要搞什么花样!”

晴发狂似的把槿时身上所有的拘束道具都解开。“你觉得我限制你的自由?那好啊,我允许你走,你滚啊,现在就滚啊。永远别回来了。”

手带着劲风,重重的抽了过来。槿时连带着躺椅直接被一巴掌抽到了地上。也顾不及被抽到的脖颈处那红彤彤的手掌印。就那样匍匐在地板上。

她的眼睛浸满了泪水,望向晴的目光充满了祈求:“不是的,姐姐,不是的。我只是刚刚分了一下神,在想狗血言情罢了。”

“呵,”晴双目通红,甚至状若疯魔,她身上原来那种知性典雅的气息,完全被滔天的怒意所掩盖:“那你大晚上的为什么要跑?”

“我,我……”槿时结结巴巴,畏畏缩缩。是啊,她为什么要跑呢?待在晴姐姐身边这么幸福,不愁生计,不愁吃穿,每天过得悠然自得。

晴就那样死死的盯住她,过了一会儿,冷哼一声,向前走几步,将倒在地上的躺椅扶正。自己坐上去,抬头闭目养神。不在理会匍匐在地面上的人。

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强忍住快蹦出眼眶的泪水,小心翼翼立起半个身子,却仍旧跪伏在地面上。一点一点向着晴的方向挪动着。跪伏在晴脚边,小脑袋小心翼翼的蹭了蹭晴的裤腿。

场景就这样僵持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多到让人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槿时,忽然觉得有一双柔和的手,捧住了自己的脸颊。温柔的声音传来:“疼吗?”

槿时没有说话,柔和温暖的双手将她拉了起来,揽进怀中。还轻轻拍了她的背部,以示安慰:“下次别再任性了,另外,留下来好吗,外面的世界太冷了,你更适合这里。”

“嗯……”槿时被晴抱在怀中,小声地应承了:“好……”是啊,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太冷了,她更适合这里。

晴温柔的拍抚着槿时背部:“你就是长期被身边的人pua,才导致你太过自卑和懦弱。离开他们就好了。”

不过,晴真的很想在心里感谢那帮恶人。如果不是他们把自己的小可爱pua成这样懦弱的小药娘,对方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对自己温顺,死心塌地。

“槿时小宝贝,你一辈子都是我的。”晴轻声笑道。

自己的情绪永远是低落的,文中的名字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我多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成为一个知性的美女作家。我也渴望能成为漂亮大姐姐的小娇妻。
另外这个文章我已经写了很多章,但是因为身体加上情绪以及不知道什么因素,可能会暂时搁置一段时间。但这本身就是我美好的幻想啊。
我终究是一个非常缺爱的人。
再附:心态崩了,发现本书在一些QQ群里面流传了。还有人说我写刀子什么的,拜托最刀的是我自己,毕竟是以自己为主角。书里面我自己都跑去卖身了。描写那个段落,搞得我抑郁了好久。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五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七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