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一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一章 纯白花嫁

微薄的亮光透过繁冗花纹的玻璃照进寝房。

“小笨蛋,起床了。”槿时此时还在床上呼呼大睡,耳畔忽然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声。

“唔……”槿时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没有应答。

“快点起床,太阳晒屁股了。”那个声音继续温和的说道。但半睡半醒中的槿时,下意识把被子蒙在自己头上。

一股大力强行把被子掀开,按住在床上的小女仆,强行将其翻个身,一巴掌重重拍打在她屁股上。

“咿呀……”臀部火辣辣的疼痛感。槿时一瞬间就从睡梦中醒来,不满的看向四周。但是当发现穿着睡衣的晴就站在床边时。原本气势汹汹的起床气,顿时萎靡。

“姐姐,你干嘛啊……”槿时撑着惺忪的睡眼,皱起眉头,不满的说道。

晴背着光,双手叉腰,淡淡的说道:“给你订的花嫁到了……”

“花嫁……婚纱吗……订这个干什么……”槿时又皱了皱眉头,表示出不解。

她和晴之间的关系很特殊,既是主仆之间的契约关系,又有恋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婚纱代表着女孩子人生中重要的时刻与爱情的纯净,代表着爱恋的修成正果。但,她想要成为晴的小妻子是遥遥无期。

晴也开始了解释:“我上次跟你说过,要让你试一下花嫁婚纱的……你不是答应了吗!”

“哦哦哦……”槿时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乱糟糟的,只能点头应承。

迷迷糊糊的起床,叠被,穿衣,洗漱,吃饭。槿时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

“走吧,咱们先去洗浴室,把你洗的香喷喷的……”晴拉起小女仆的手臂,自顾自的说道。

“额……姐姐,今天你要穿什么吗。”槿时忍不住询问道。

“我吗?”晴扬了扬眉毛,巧笑倩兮:“我也有专门的礼服,等一下和你一起来拍一些照片。”

当看到摆放好的灌肠工具,以及已经等候在此的女仆们时,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她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了。

灌肠,搓洗全身,烘干秀发……

槿时在衣帽间看到了自己要穿戴的纱裙:纯白色的抹胸蕾丝长裙。同样的她也看到了晴姐姐会穿着的礼服:黑色长袖连衣裙。

女仆们先是为赤身裸体的槿时和晴,精心修剪并打磨了一下指甲,涂上护甲油。

这才开始服侍着两人穿上衣裙。白色吊带袜套上玉足,包裹住细瘦的腿部,更显得腿型修长。

披上裙尾近乎垂于地面的蕾丝抹胸长裙,裸露在外的整个香肩都凉飕飕的,最后还佩戴上了一双长过手肘的白色蕾丝长手套。

坐上梳妆台,女仆们又盘起了槿时的秀发,并为她画了一个淡妆。最后再为其披上头纱。

槿时呆滞的看着镜中穿着白纱的人影,轻轻舔了舔唇角甜甜的口脂。温婉可人的小新娘,眼中仿佛有秋波在流转。

她也没想到自己能有这样的一天,能够穿上婚纱,做一个漂漂亮亮的小新娘。哪怕只是试穿,不是正式婚礼,那也很满足了。

另一边,晴也已经打扮好了,穿着黑色礼服裙的她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上位者气息,正主动走了过来, 伸出手微微躬身,用极其温和的语气说道:“我亲爱的邹槿时小姐,咱们去拍照片吧。”

槿时按耐住激动的心情,伸出了佩戴着手套的手,晴还很有情趣的在手背吻了一下。

如果,这是正式的婚礼该多好啊。槿时暗中想着,恍惚间竟有着一瞬间的失落。

二人手挽着手,手臂贴合在一起,真的就像一对新婚的璧人,娇小可人的小新娘和英姿飒爽的大新娘。

更是有擅长拍摄的小女仆拿着专业的相机。

二人花园中摆了很多个姿势。有依偎的,还有举高高的。

“飞喽。”槿时被抱在怀中,喜悦的喊道。

当所有的照片都被拍摄妥当,大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二人坐在花园草坪中铺设的防水露营布上。

槿时穿着蓬蓬的纱裙,需要小心翼翼的坐着。她小脑袋依偎在晴肩膀上,小声的说着自己的梦想:

“姐姐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渴望是天生的女孩子,做一个贤惠的小妻子,甚至是温柔的母亲。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普通女生,哪怕是传统男性凝视下的贤妻良母。我自己只是一个弱受,一直都渴望能成为一个温婉的的小妻子。但是自己很可能连做一个温柔的小妻子都做不好。”

身边女孩眼角仿佛有泪水划过,晴搂住她的肩膀,用手掌拍打轻轻的安慰着。

“个人空间与社会空间虽然有交集,但也并不完全交融。在社会空间,因为传统文化以及种种道德顾虑,我们的身份认同会有些难办,只能通过外表打扮对应相应的社会性别。但是,”

晴的语气陡然加重:“在我这里,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女孩。”

槿时忽然抬起头,好在这个妆容是防水的,没有花,反而更加显得性感妩媚,她小声的说道:“姐姐,今天能不能让我当一天您的小妻子呢?”

晴也转过头来,看着对方那一对有些晦暗,但是仍有闪烁于渴望的眼睛,微微一笑:“好啊,我亲爱的小妻子……”

接着晴用手撑住地面缓缓站起,又一次坏笑着抱起了槿时,用打趣的语气说道:“既然是小妻子,那我们现在就去洞房喽。”

“呀,姐姐,讨厌……”被怀抱着的槿时娇嗔着,还用小拳头轻轻的捶了一下晴胸口。晴却是笑靥如花。穿着婚纱入洞房吗,以小妻子,新娘子的身份,来一场伴侣之间的做爱。

在寝房中,槿时乖巧的坐在床边,双手交叠于小腹,洁白的纱裙配上雪白的皮肤,像是一个精致的仿真玩偶。

晴也坐在床边,吹着口哨,有着难得的清闲。还有几个进进出出忙碌的小女仆,正在准备着各种各样的玩具:口球,手指粗细的尼龙绳,尿道棒,手铐,脚铐,带铃铛的乳头夹,跳蛋,穿戴式双头龙……

“槿时小姐,请到我们这边来。”站在房间中央的几个小女仆主动开口。

槿时文静的走下床,来到了几位女仆身边。有两位女仆辅助她脱衣,纱裙被脱下,其中一位女仆小心翼翼的折叠好,用其中一面透明的礼盒封装好。

头纱,手套,还有吊带袜都还在穿着在身上,不过这些主要都是为了接下来的情趣,所以就没有被一并摘除。

“只用捆上半身就好了。”晴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槿时主动将双手背负到身后,女仆们先是俯下身,握住她那白嫩的小玉竹,一点一点的将尿道棒给插入。哪怕已经被这个小玩意给开垦过很多次,但槿时还是觉得很刺激,自己下半身那里胀胀的感觉。

终于,女仆们拿起绳子在她身上捆捆绕绕,将其上半身缠绕的紧密无比。正欲为其佩戴上口球的时候,晴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只是近了一些:“口球就暂时不用了吧。”

此时晴也已经走了过来,脱去外衣,全身上下只剩下文胸。她再拿起一旁的穿戴式双头龙,为自己佩戴好。

一旁被绳子绑好的美人,就静静站在原地,长长的睫毛轻轻垂下。

“走吧,我亲爱的小妻子……”晴拿起一些小道具,揽过对方的肩膀,带着槿时走回床边。

在二人走回床沿的同时,那些个女仆大多已经告退,只剩下一个女仆留在房间中,正在摆弄着摄影机。

晴放松的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双腿垂在床沿。被捆绑好的槿时,依然文静的站在晴面前,一动不动,等候着指示。

“坐到我的腿上来吧,我的小妻子……”晴。指了指自己的大腿,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

槿时温顺的走到了晴身边,侧坐在其的大腿上。晴也伸手揽住对方的肩膀,俯下身,先是在锁骨处,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晴又伸出了食指,在槿时红嫩的唇瓣上轻轻点了一下。手指滑过脸颊,划过颈脖,划过被细绳勒的凸起的娇嫩皮肤,在乳房处绕了好几个圈圈,又轻轻掐了一下娇小的乳头。继续往下,温柔的指腹抚摸着腰腹,缓缓的滑向鼠蹊,那里又有绳子穿行而过。

晴还轻轻把玩了一下那娇嫩的小玉竹,轻轻的撸动了几下,甚至能感觉到尿道棒的那些珠子颗粒。自从下面的两颗小玩意被切除之后,这里早就成了摆件。

被人玩弄敏感部位,槿时也不自觉的发出了呻吟:“噫呦……”手指没有继续下滑,反而是一路上滑,再度经过了腰腹,乳房,乳头,颈脖后,又回到了唇瓣。末了,又是在红唇中轻轻的点了一下。

晴又俯下身,在脖颈处和锁骨处都轻轻的啃咬了一下。另外一只手掌也在小妻子的身上游走着。

“呃……”场景中氤氲着淫乱的气息,槿时感觉有些情迷意乱,身体越发敏感,脸庞也逐渐从娇嫩的粉色变成了熟透的苹果。

“呼……呵……”槿时吐着情欲的气息,身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渴望着性行为。

此时此刻的晴,却忽然将人翻了一个面,让槿时趴附在自己的大腿上。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响起。圆润q弹的臀部被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红色掌印。

“咿……”槿时娇喘着,疼痛感在原先上涌的情欲加持下,竟然变成了一种独特的快感。

晴又是重重的一巴掌下去,槿时又开始了娇喘,一掌又一掌下去,原先还有一些羞耻的她,开始主动接纳这种疼痛与情欲,像是个发情的小荡妇,放浪的吟叫着。

巴掌有如雨点一般落下,浑圆挺翘的蜜桃臀上布满了鲜红的巴掌印。槿时对这种疼痛刺激产生的快感冲昏了头脑。双眼翻白,秀口微张,小香舌带着一些唾液从口腔中滑出。半透明的粘稠唾液又滴落在地上。

“呃……”槿时已经说不出话语,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展现着淫荡的样子。晴却放缓了打屁股的速率,又将怀中的美人再度翻了个面,让其坐在自己大腿上,再抱在怀里。

上半身的重力压制着臀部,伤痕累累的两瓣臀,哪怕是坐在别人大腿上,也痛苦不已。

槿时不自觉的蹙起了秀眉,面部表情因为疼痛也有些扭曲。晴温柔的将其揽在怀中,又一次俯下头,吻上了她的唇,四片唇瓣合一,灵巧的小舌头冲进了被玩坏美人的口腔中,四处挑衅。

晴的小舌头在槿时口腔中不断搅动着。对方的小舌头由于主人被玩坏,只能下意识的抵抗。却无时无刻都处在被挑逗的环境。

在这情迷意乱的场景下,槿时的意识总算是恢复了一点。但是身体的本能还是感觉到有异物在入侵口腔,有东西在自己身上抚摸。

槿时已经发情的身体,本能想要主动伸出双手去揽上那个人的脖子。这才想起自己早已被捆绑好,上半身动弹不得。只剩下手指指尖还在不断的扭动。

同样的,被白丝衬托的那双美腿也在轻轻摆动。情欲一阵高过一阵。

直到二人的红唇再度分离。因为长时间的接吻加上身体快感的高潮,有些呼吸困难的槿时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晴眼疾手快,迅速拿过床边的那两枚带铃铛的小乳夹,夹上娇嫩的小乳房。在使用过程中,小铃铛还在叮当作响。

“给……我……”喘息间,槿时的话语也是断断续续。

晴稳稳抱住自己的小妻子,翻身下床,将小妻子的上半身安置在床上。还贴心的将一旁的靠枕拿过来,垫在小妻子颈脖上。

“唔嗯……”

晴将小妻子两条丝袜美腿强行掰开,轻轻握住一只脚腕。那灵巧的脚趾头就像是珍珠一样,还在扭动个不停。晴首先含住了最大的那一颗,用贝齿轻轻的啃咬摩擦,又用灵巧的小舌头去挑逗着。

“噫呀……”

剩余几颗还没被含进口中的珍珠脚趾头,纷纷扭动着。一颗接一颗,晴挑逗允吸着,又对着足板轻轻的呵气,情欲上涌,还伸出手指狠狠的挠,弄了一番。

“姐姐……”被玩弄中的槿时,总算又恢复了一点力气,缓缓的吐出几个字:“给我……插我吧……插我后面……”

原来的那条白丝腿无力的垂下,晴却并不理会又握住另外一边的白丝美足,再度狠狠的玩弄一番。

槿时努力的呵着气:“姐姐……求你了……我想要……让我高潮吧……”

房间的情欲氛围也算是达到了顶点。晴站在床边向前俯身,槿时全身上下已经动弹不得了,脑子里只有高潮的快感。

“告诉我,你是谁……”晴的语气在耳畔厮磨着,像是深渊魅魔的诱惑,槿时狠狠的抖了一个机灵,又清醒了一些。她艰难的睁开眼睛。

“我是……邹槿时,一个普通的小药娘。”槿时迷迷糊糊的说道。

“还有呢,亲爱的小宝贝。”晴温柔的语气却像是毒蛇在吐着信子,让槿时更加难受。

“我……我还是晴姐姐的私人女仆,弱受肉便器,专属性奴隶。”陷入情绪中无法自拔的槿时,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还有吗?你想要做些什么吗。”那语气究竟是深渊魅魔莉莉丝,还是能带来无穷无尽快感的神明呢。

面对着上涌的欲望以及无穷无尽的诱惑。

“我想要姐姐操我……狠狠的操我后面……不需要怜惜我……我想要做姐姐一辈子的小妻子。”槿时强撑着较为清醒的意志,主动说出了最放荡,淫荡不堪的话语。

“你确定要当我一辈子的小妻子吗?”晴轻轻的询问,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窃喜。

“嗯……”槿时的话语,甚至带上了几分哭腔:“我愿意,愿意做姐姐一辈子的小妻子……求求姐姐……现在来操我后面吧。”

说罢,槿时那通红的臀部,依然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同样的乳夹铃铛叮叮叮作响。一切的欲望都已经到了最高点,就像洪水已经蔓延到了堤坝的顶缘,只需要等待一个契机就可以汹涌而出。

“小宝贝……真乖。”晴俯下身,在槿时脸庞上,很温柔的亲上一口。

“记住哦,要当我一辈子的小妻子……”

“姐姐……”槿时已经说不出话了,她的臀部在不断的互相挤压,摩擦着肛肉,作为全身快感真正的触发器。在无比渴求着性欲的恩赐。

同样的小菊穴也在像呼吸一样不断的努力伸缩,内部甚至开始冒着晶莹的水光。

看来甚至都不需要润滑了呢,晴也发现了这般淫靡的场景,却只是轻轻的笑了几下,握住两条还在勉强踢蹬的白丝小腿。

晴终于把下面的那个双头龙顶到了小菊穴附近,轻轻的摩擦,却不紧不慢,像是猎手对于猎物的挑逗。

“姐姐……求你快点让它进来吧。求求你了。”槿时还剩下为数不多的理性在喊叫,但身体更多的则是对欲望的追求。

“啧……真是一个淫荡的小娃娃。”晴啧啧作响。

“嗯……我就是淫荡的小娃娃……求求你了……姐姐,求求你了,插进来吧……”此时此刻的槿时,试图活动自己的脑袋与手指。脸颊依旧通红,对于性欲以及被抽插的渴望,却是空前的强烈。脑海中仿佛只剩下性欲了。

“嗯……那我要进来了。”晴轻轻的顶住穴门口,一点一点的推进。

“啊……”槿时舒服的立即呻吟起来,身体里所有积存的欲望,在这一刻终于被打开,那欲望的洪水,决堤了。

双头龙的橡胶摸索着抽插着,在菊穴内横冲直撞,撑开不知道多少内壁。那鲜红软嫩的肛肉,却主动的包裹着,迎合着,挤压着双头龙。

“噫……”身体内部的那个敏感点被外物触碰,槿时瞬间又抖了一下。

双头龙狠狠的进入,退出,抽插,无穷无尽的快感笼罩着槿时,几乎把她变成纯粹的性欲之奴隶。

槿时在床上主动的扭着腰肢,用身躯一点点去迎合那种性快感。

一下又一下,那延绵不绝的快感,是姐姐对槿时最大的恩赐。

菊穴内进进出出。槿时同样张口,轻轻吐着舌头,一丝丝口涎,从嘴角划下,划过脖颈,滴落在床上。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泪水,不知道是快感还是幸福或者什么……

床单以及头纱已经被泪水和唾液打湿了一小片。
槿时也不记得自己被操了多久,她只知道这是真的很幸福,稍微恢复了一点思维的她。现在更加渴望着做姐姐的小妻子了。既能被姐姐在心理上宠爱,又能被在肉体上恩赐。

“啵……”可能是因为气压的原因,小玩具从菊穴中抽出时,发出一阵声响,还带出了一些水珠,原本狠狠的吸附容纳小玩具的肛肉,没了吸附的物品,也开始一开一合。

“嗯?…”槿时艰难的抬起头来,虽然性快感也已经如潮水一般褪去,但是余味依旧在身体中缭绕,身体中含有存续的快感,她沉默不言。

晴一个翻身上床,摘下她的头纱放在床头柜。将其调整好睡姿,却并没有解开身上的束缚,而是继续将其抱在怀中。

“我亲爱的小妻子……欢愉已经结束了哦。”晴怜爱似的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槿时也像一个温顺的小狗一样主动的蹭着对方逗弄的手掌。被怀抱着,穿着婚纱,被自己心爱的人,被自己心中皎皎的白月光,抱在怀中,像是一个真正的新娘子,让她无比幸福。我的爱人,我的姐姐,希望你永远也不要离开我。

……

几日后,槿时穿着真丝睡裙坐在床边,看着那厚厚一沓的照片,全都是自己各种淫乱的姿势。喃喃自语:“为什么都是我的照片,我有那么淫荡吗……”

她却是忘了自己曾经在床上比妓女还要凶狠的索取,无比快乐的叫床。

晴将对方手上的那一叠照片拿回,似笑非笑的说道:“小笨蛋,真可爱啊,以后这些照片全都挂到墙上去好了。这样子咱们的小笨蛋,以后每天都能看得到了。”

“噫哟,姐姐你好坏呀……”槿时下意识捂住羞红的脸,内心却怦怦跳个不停。

才发现写文越写越high,原来自嗨写书真的能发情,结果硬是发情了一天多。发情了一天,只能揉自己的小兔子,浑身难受。
下半身没了欲望之后,反而是脑子里面总是想high,想多来几次颅内高潮。一直在发情,真是见鬼。另外这一章是极其困倦的时候写完的。反正就是见鬼。
一些不愉快的腌臜事就不用讲了。和一些朋友聊天,内心还是比较愉悦的。
“阿时又漂亮又善良,还很有文化。”
“但你創造文學世界的能力絕對是天賦黨,你的作品也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梦之世界。”
“铐死槿时,让她永远陪伴大家~”
“原来是您写的文,我才注意到。”
“你文笔挺优美,有古典风韵,就是对不同性格身份的人语言风格区分可以再强些。”
虽然我经常写古风小说,还查阅了大量资料来着。但是这本私人女仆是现代娇妻文学呀……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4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一章”

  1. 最近脑子晕乎乎的,准备长期休息一段时间。
    大概接下来会再写一章:血与荆棘。
    详细描述一下自己的过往,其实比起一些痛苦的人,我的人生也不算难受。
    然后这本书暂时性先搁置,脑壳疼,脑壳疼,烦死了,烦死了。

  2. 我也不知道该写什么书。

    被朋友批评了。说私人女仆只是写一个纯粹的性欲童话,幻想乡。没有反映出什么理念和药娘生存现状。

    其实这本书一开始定位就是自嗨小黄文吧。

  3. 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在我看来,LGBT群体是一个被大众缩小化看待的成分及其复杂的群体,其内在冲突并不会比异性恋与LGBT群体之间的更温和
    过去父权社会体系对现代社会的影响仍然很大,这一点是所必须承认的。但是现在时代发展的趋势的确是多元化的,这一点在生产力的发展足够维持人类的基本社会行为需求的前提下是始终成立的。LGBT群体的出现及壮大以及分裂应当都是可以预料且必然的结果,在这种形势下尽管在短期内父权的大厦无法被彻底摧毁,但是在教育风向逐渐转变的条件下,根深蒂固的父权思想终将成为遗物,人类将会走向一个真正平权化的时代。

  4. 作者写的真的好棒啊www,很容易就能代入角色体会到幸福和绝望的
    不过因为角色是以自己为原型的,心疼作者QwQ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