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三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三章 木槿与鸢尾花

明明只是初夏,早晨四点,天气却格外炎热。

狭小矮窄的出租屋内,没有任何可用的通风设备,还是一如既往的凌乱不堪。细嗅时会发现,有淡淡的汗酸味。

槿时捂住肚子侧躺在床上,像只小猫样蜷缩成一团。腹部那种疼痛感,通过神经蔓延向整个身体。也不知道究竟是胃病还是肝病又犯了。

哪怕现在应该是歇息的时间,身体的疼痛可不会在乎作息,直接让她意识清醒过来。

长期服用色普龙,造成了相对严重的肝损伤,没力气,嗜睡。哪怕蛋蛋切除后抗雄完全停药了,但是身体想要调养好,那是漫长的过程。

脸色苍白,额头已经浮现出了不少豆大的汗珠。她强忍着腹痛,左手捂住肚子,颤颤巍巍的从凌乱的床上爬起。然而脚步虚浮的她直接从床边缘砸落到地上。

“嘶……”摔倒的剧痛感从背部传来,还好没有伤到后脑或者脖颈。槿时咬紧牙关,从地面上坐起,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只有几步之遥的桌子边。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瓶。

桌子上还有半瓶冰露的矿泉水,有些脱力的手颤颤巍巍的拧开瓶盖。手臂扫过桌上的那些小药罐。

掌心已经冒出了虚汗,各种小药罐被拧开倒出里面的药片。维生素c,维生素b6,甘草酸二铵肠溶胶囊,阿莫西林胶囊,盐酸舍曲林……

矿泉水已经有些变质,里面传出来些许异味,但也无所谓,喝一小口水,然后各种药片一口闷。

吃完药的槿时,目光扫到桌脚还有一枚肉松饼。下意识拿过来拆开塑料包装袋,囫囵咀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

离开家很久,家里也是会偶尔寄些东西过来。明明在家里可以完全躺平,但她心态变化到宁愿去援也不怎么想回家。

这一点点食物就权当是早餐了。槿时起身迈着虚浮的脚步,双腿发软,走到床边时,身体重重的砸在床上。胸前的那对小兔子虽然有些疼痛,但也就那样吧。

手捞过一旁无比凌乱的被子,再度蜷缩成一团,闭目养神。

仅仅只是眯了一会后,又掀开被子,摸索到床上那已经用旧了的手机,缓缓打开QQ,点进一个人的主页,用苍白发颤的声音进行语音输入:“竹月……我感觉我快要不行了……你说要是我死了……该怎么办啊。”

按下发送键与手机息屏键,将手机随手丢弃在一旁。缩进被窝中,蒙住全身,沉沉睡去。

伴随着一阵叮铃铃的响声,槿时又从被子中钻出,用手捞过手机,正是备注为竹月的人打来的音频电话。

“喂……”槿时有气无力的询问道。

电话那头的对方先是沉默了一下,很快就传来了中性化的声音:“喂,蠢萝莉,你还好吗?”

槿时不满的撅了撅唇,用沙哑和中性的声音说道:“竹月,虽然我长得可能比较幼态,而且的确也不太聪明,但你为什么要叫我蠢萝莉。”

“哦,那不聪明萝莉。”电话那头的竹月依旧在开着玩笑。

“好了,竹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槿时打了一个哈欠,询问到。

“你的身体还好吗,要不要去看医生?”竹月有些关切的问候着。

“嗯……算了吧,”槿时晃了晃脑袋。“我现在身上也没钱。付不起医药费。就这样躺着也挺好的。”仿佛又是在喃喃自语。

“那这样……”电话那头的声音又短暂停流了一下,像是把即将说出口的话语嚼碎咽下去。最后还是开口,有些犹豫的说道:“要不你回家去多躺一会吧,反正你爸妈也摆烂了。”

槿时不由的苦笑一声:“竹月,自从我跑去卖身了之后,我就觉得我脏了。我的存在本让人恶心,我哪里也不敢去,父母身边也不敢回。只想到处去像个幽灵一样游荡,直到死。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是到处去卖,然后染上脏病,死在哪个犄角旮旯里。”

电话那头还是沉默,有些斟酌开口:“那,蠢萝莉,你好好休息吧,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你今天要去应聘家政行业。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待会好见雇主商谈啊。”

“嗯……”槿时对此不置可否。

“就这样吧,挂了,你记得好好休息。”

“好……”

随着嘟嘟几声电话的挂断。槿时再度缩回到了被窝中。像小猫一样蜷缩着,闭目凝神。

太阳从地平线钻出,再高高升起。

“唔嗯……”槿时,从被子中钻出,吐出一口废气。下意识用手肘遮住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在床上摸索着拿起手机。一看时间,立刻从床上跳起。

“九点了……”槿时慌忙的翻出了一套中性衣物,迅速给自己穿好。她记得之前和大美人商量过,九点去签订协议的。

迅速刷牙,再用带有油脂酸味的毛巾,胡乱擦洗一下面部。用梳子沾水随手梳几下,再用发带绑好头发。背上准备好的小包裹,匆匆出门而去。

“XX酒店吗……”槿时打开手机内置的腾讯地图,查询着可以抵达的最近的公交站。

坐在公交上的槿时,看向窗外飞掠而过的风景,有些出神,对于今天和大美人的再度会面,她是有些内心忐忑的。神游天外以至于差点坐过站。

下车之后,槿时死死攥着手机,顺着地图导航前往最终的目的地。

走到酒店附近时,槿时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她的内心还是惶恐和惧怕。像她这样一个废物,真的能应聘为大美人的女仆吗?

“呦,终于来了。”带有戏谑色彩的清亮声音传来。大美人就站在不远处,一身法式复古穿搭。身边还站着一个,穿黑衣黑裤白色运动鞋,同样高挑的美人。

走近了一些,能闻到大美人身上淡淡的香水气味。大美人也是笑盈盈的。拍了拍槿时肩膀:“走吧,我们进去说话。”

被另一位高挑美人用探究的目光凝视着。槿时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依然显得局促。

“对了,你吃饭了吗。”大美人的声音有些轻灵活泼。

“吃,吃了……”槿时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道。

“真的吗?”大美人蹙了蹙眉,回想起当日在街道上的偶遇。内心难免有些担忧。“你要不要再吃点?”

“不,不用了。”槿时低下头,甚至不敢用平等的姿态去和身边的大美人谈话。

“你放心,酒店餐厅里的早餐是免费供应的。你要吃我带你去吃。”

“好……好的。”槿时呆愣愣的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什么,下意识说到:“那个,姐姐。酒店里免费早餐一般不都是到九点半的吗。”

大美人淡淡一笑:“这里就是到十点的啊,还有二十来分钟,足够你吃饱饭了。”

“哦哦……”槿时又是呆愣愣的点头。大美人直接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在内心嘀咕着:“傻傻的,真可爱。”

大美人手中把玩着房卡,三人乘坐电梯,来到了大美人租住房间所在的楼层。槿时随着大美人东走西转,被大美人带到了餐厅。

餐厅小小的,哪怕都快到十点,还是有晚起的客人在里面就餐。

餐厅里有个手持笔记本的侍者,看见来者便会询问道:“您好,请问您有房卡吗?”

“你先去边上坐着吧。”大美人对槿时吩咐道。

“哦哦……”槿时乖巧的点点头,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位置坐下。原本跟随着大美人的那位黑衣美人,同样也坐到了斜对面。

大美人出示房卡。侍者便点点头说道:“祝您用餐愉快。”

槿时安静的坐在原地,隐藏在桌子下的双手却不断的在休闲裤上抠挖。

很快大美人就将餐盘端过来,推到槿时面前:“吃吧。”同时坐到槿时正对面。

槿时看着眼前的餐盘,小碗盛满了粥,还有一根油条,几块早餐肉,两个包子,一个鸡蛋,还有一杯银耳。轻声说道:“谢,谢谢。”

“快吃吧,吃完了咱们还有正事要做。”大美人依然是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槿时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着,手持筷子的双手在不断重复机械的动作。大美人取过鸡蛋,在桌角磕了一下。为槿时剥鸡蛋。

待到餐盘中所有的食物全被消灭干净。槿时放下手中的筷子。还没有说话,大美人就抽出了一旁的纸巾,为她悉心的擦拭着唇角。

“走吧,现在去我房间。”大美人依旧是温柔的轻声细语。

酒店很大,槿时像是一个蚂蚁一样,在迷宫中到处乱窜。直到大美人在一间房间前停下,用房卡刷开房门。

“进来吧,哦,对了,咱们的协议你带了吗。”大美人大步踏进房间。

“带,带了。”槿时局促的说道。同时她走进房间内也下意识的观察着周围,走进来就是洗漱台和大镜子,正对着大镜子的是卫生间。洗漱台前还放着一瓶香薰。

卧室内有一面电视和两张床,应该是大美人和她身边人暂住的。

“哦,忘了介绍一下了,这位是我的管家,琼琚,你们以后还会多多相处的,小槿时。”

那位被称为琼琚的美人,走到床边坐下。而槿时跟随着大美人来到窗边摆放的长桌前,大美人抽出座椅,示意槿时坐下。

同时槿时也从小包中取出打印好的文件,递给大美人。正是私人女仆协议。

大美人中指修长的指节,轻轻的敲击桌面。询问了一句:“你确定了是要签私人女仆的协议吗。”

“嗯……”槿时小声的说道,大美人将协议起来随意看了几眼,淡淡一笑。槿时又是小声询问了一句:“那个,姐姐,协议上我要签的名字是自己的本名还是就写邹槿时啊……”

大美人轻声笑道:“邹槿时吧,反正这份协议也只是走个过场,并不具备法律效应。不过还是要说一句,签署姓名后,咱们二人的协议就算正式开始,从今往后一年之内,你都要作为我的私人女仆。你住我家,包吃包住,月薪五千。每个月工资我会按时打到你卡里的。”

“可是,姐姐。”槿时下意识说道:“我长得并不好看啊,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大美人淡淡的笑道:“我看你底子挺好的,眼睛也漂亮,也就腿有点粗,不过规划刷脂训练的话,也能变得更好看。怎么,你是对你自己不满意吗?”

大美人取过水笔,正准备在协议上签一下自己的姓名。

槿时把头垂得很低,紧紧的抿着唇,身体不住的颤抖,似乎在挣扎着某些事情。

笔尖落在协议文书上,已经写出“无”和一个扁平的“弋”字。

槿时斟酌再三,终究还是开口,她低着头,不敢看大美人的眼睛:“哪个,姐姐,我半个多月前卖过肉了。没有做检测,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染上性病。”

听见这一消息,坐在床上的琼琚冷哼着,面色不善,望向她的目光中也带有了鄙夷。

而大美人眼睫毛轻轻动了几下,僵了会身子,手中的水笔已经把“弋”字的那一划彻底写花。

接着大美人扔掉手中的水笔,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副白手套,给自己戴上,双肘搁在桌面,十指交叉静静的看着槿时。

“你很喜欢滥交吗?”大美人的眼神带有极强的压迫感。

槿时结结巴巴的开口:“就……就那一次,因为对方的开价高,要求无套。同时做一些重口味的事情,所以我就做了。”

大美人微微颌首,看不清她有什么神情:“哦,我知道了。说实话,我很不喜欢那些搞滥交的人,待会我带你去医院做点检查吧,丑话我就先说在前头,如果你没有染病,我们就把协议签订完。如果你染病了,我会基于我们曾经认识过的意义上,给你一点小钱。然后我们就此分离。”

槿时依旧低着头,不敢和大美人对视,她的牙齿都把下唇咬破出了血迹。似乎还带上了一些哭腔:“就,就那一次。”

大美人冷冷的看着她:“我希望你能搞清楚一件事情,我招女仆要的是洁身自好的,而不是喜欢滥交的。不过等你去医院检查出了结果,再说接下来的事吧,如果你没有染病,那这件事我就既往不咎。”

槿时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裙摆,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大美人座椅上站起,一改温柔,变成了冷冰冰的气场。不咸不淡的说道:“带身份证了吗。”

“带了。”槿时局促的说道。

“那拿上你的身份证,我们现在去医院。”大美人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槿时抿住嘴唇。眼眶中残余的泪珠还在不停打转。但是大美人却没心情去欣赏这副美景。

但是大美人恍惚间想到了些什么,对槿时喊道:“把裤子脱了,把你下半身露出来给我看一下。”

槿时抽噎着,但还是顺从的照做了。

大美人保持一定距离,仔细的端详了一番。又冷淡的说道:“好了,穿上裤子。现在咱们去医院。”

出门,下楼,出酒店,坐上大美人白色的小车,琼琚开车,大美人坐在副驾驶位,槿时坐在车后排,启程前往医院,三个人一句话都没说。一直沉默在这份诡异的气息中。

医院人潮涌动,病人与家属人来人往。消毒水的气味弥漫。

挂号,缴费,采血。三人之间的关系格外冰冷。

槿时手持棉签,按住胳膊上采血的伤口,默默的坐在了,休息室距离大美人最远的位置。

她呆滞的坐在原地,脑海中是一片混沌。直到现在,脑海中才勉强组建出几个词汇:艾滋病。

鼻子酸酸,眼眶红红。好不容易得来改变人生的机会,似乎彻底的毁了,她又回到了那个淤泥的世界。

大美人冷着脸,起身,向着槿时方向走来。冷声说道:“走吧,明天再来看结果。今天你又在酒店里住一晚好了。”

槿时没有任何辩驳,只是像木头人一样,沉默乖巧的跟随着二人。

三人一路开车回到了酒店。用槿时身份证单独开了一间房。大美人为她代付。

槿时还是忍受不住,继续抽泣。大美人冷冰冰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哭什么?敢做不敢当啊?”

槿时握住房卡,别过头去,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乘坐电梯到达楼层,然后摸索着进入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和大美人的在同一楼层,而且距离较近。

槿时冲进房间后,迅速脱掉全身衣物,掀开被套,缩进被窝,像小猫一样蜷缩成团,放声嚎啕大哭。

不知哭了多久,也哭累了,浑身是汗。槿时才从闷热的被窝中探出头。不多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以及大美人冷淡的声音:“开门。”

槿时仓促间穿好衣物,踉踉跄跄的跑去房门。用插在房门旁的房卡打开了房间。

大美人就站在门口,目光扫了她一眼,眼神迅速向远处的走廊撇去,询问到:“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来给你。”

“可以吃鸡肉卷吗?”槿时低头,不抱以期望,小声的询问着。

“可以。”大美人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说道。“吃肯德基的还是华莱士,麦当劳的?”

“就……华莱士的吧。”槿时嗫嚅着。“两根就够了,中午一根,晚上一根。”

大美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槿时也缩回了房间,关上房门。走回床边,看着窗外的风景,静静的发呆。

槿时嘴角勾出苦涩的笑容。掏出手机点开QQ,又对着竹月用语音输入码了一条消息。
“竹月……我面试似乎失败了呢,谁叫我好端端的人不当,跑去当婊子。看起来雇主现在很讨厌我。”

手机那边的消息迟迟没有传来,竹月应该还很忙吧。她的两个闺蜜:竹月,糖媌,一个在为生活奔波,一个在日本求学。每天只有零星的时间可以回复她的消息,但也是她为数不多可以倾诉的对象了。

槿时就这样坐在床沿发着呆。直到门外再度响起敲门声。

槿时小跑过去开门,大美人就站在门外,手中提着满满一大包的炸鸡与大瓶可乐。看样子似乎是点了全家桶以及不少套餐。大美人戴着手套,将手中的几个大塑料袋递给槿时。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槿时看着怀中这一大堆的食物。呆愣愣的有些出神。大美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劝你中午最好还是吃完,放长时间吃容易吃坏肚子,等到晚上,你想吃什么,我还会再给你带一份。”

槿时默默的缩回房间,将这些炸鸡通通都放在桌子上,拆开包装,慢慢的吃着。

一整个下午,槿时都是靠坐在床头,双手抱住膝盖,望向窗外发呆。

傍晚时分,大美人也没来敲门,只是在大约八点左右敲门,给她送来了一大份炸鸡和大瓶橙汁。丢下一句:“劝你少吃油炸食品。”便转身离去。

槿时吃完后,又浑浑噩噩的躺在床头。手机叮咚发来了一条消息。拿起来一看,正是竹月。

“摸摸蠢萝莉。”

“别灰心气馁啦,你先活着,等我有钱了我就来养你。”

“你以前说过的,以后我们一起到处去旅游。”

“乖啊,摸摸头,不要哭。”

槿时看到消息却又不由得放声大哭。泪眼朦胧中回复了一条消息。“可是,竹月,我有可能得的是性病啊。我的人生早就毁了,被自己作毁的。”

后面的消息没有再看。她的心理防线就是一步步被自己击垮的。一点点堕落,渐渐的去做更多下贱的事。

月亮高高挂起,黑色的天穹笼罩住大地,银白的月光和闪烁的群星与地面上的霓虹灯交相辉映。

洗漱完毕的晴躺回了自己床上。打开手机,备注大冤种的某人给她发来了一大堆消息。

“呜呜呜,鸢语,你不是说你出门办趟事很快就回来的吗?怎么今天都还没回来。”

晴嘴角缓慢扬起了笑意,指尖在屏幕上点击着快速回复消息:“我这边有事,还要过几天再回去。我那老头子的事,你帮我应付一下吧。回去陪你逛街大买特买啊。”

对面迅速回复了一个:“ok!”

晴放下手机,闭目凝神,准备歇息。但是,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晴依然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轻声呼唤着身边人的名字:“琼琚。”

“小姐,我在的。”另一张床上的琼琚带着困倦的语气回答到。

“我现在烦的要死,”晴自言自语的说道:“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看着顺眼,性格也符合自己胃口的。结果事到临头忽然告诉我,她和人发生了高危性行为。简直都要气死我了。现在就等医院的结果出来了。反正我满脑子都是她,心烦意乱。”

琼琚只是低声询问着:“小姐,你想要的究竟是女仆还是什么?”

晴嘀嘀咕咕:“我想要一只对我绝对忠诚的宠物。算了算了,”

晴不耐烦的挥挥手,想要把那些烦恼全部推的烟消云散。“先睡觉吧。其他的等明天检测结果出来再说,如果她真的得了性病,我不掐死她!”

大约清晨五点。槿时依然被腹部的疼痛刺激醒来。看了一眼天边的鱼肚白。起身下床,脱去全身衣物,踉踉跄跄的走向卫生间,推开玻璃门,打开水龙头再确认水温适宜后,开始冲洗身上的污垢。

又赤身裸体的推开玻璃门,走到洗漱台前,抽出下方的一次性浴巾,擦洗干净身上的水珠。接着的躺回床上,也不闭眼,就静坐着发呆。

太阳逐渐高升,天光大亮。槿时才下意识从床上站起,穿好衣物。在洗漱台前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一次性牙刷牙杯和小牙膏。默默的洗漱着。再用毛巾擦拭面部。

可是毛巾再怎么擦拭,也改变不了红肿的眼眶。

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洗漱台前的熏香。槿时将那根长长的小棍子从瓶中抽出,胡乱抹了一点在面部,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门外适时的响起敲门声。以及大美人轻柔的声音:“起床了吗?”

槿时打开房门,大美人惊讶于这份巧合,接着询问道:“洗漱了吗?”

“嗯,洗了。”槿时小声的回复到。明明想大声一点说话,但就是害怕。

“那我们现在去吃早点。待会去医院,看检查的结果。”

“嗯……”槿时睫毛轻微的颤动着,很快判定她生死的时刻就要到来。

默默的走向餐厅,用自己的房卡点餐。一个人安静的吃完,一言不发的跟随着大美人和琼琚下楼,乘车,去往医院。

越是接近医院,内心愈发的紧张。槿时抿住嘴唇,指节也紧紧的攥住,内心怦怦直跳,也能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安定。

一路来到医院大厅,走到宽大的仪器前,还有护士在旁边引导操作。好在槿时以前经常往医院跑,对于取结果算是比较熟练。

随着仪器将报告纸张缓缓吐出。槿时内心越发的紧张,宛若生死时刻。

机器打印完成,槿时深呼吸一口气。大美人先行一步,迅速将报告纸张全部拿在手里。拿在手中看了看,看见报告单全部都是阴性,唇角上扬,用抑制不住的欣喜说道:“走吧,没事了。”

没,事,了。槿时听见这几个字,内心也并没有多少欣喜,更多的则是劫后余生,原本紧绷的神经放松,全身迅速瘫软无力。大美人直接拉住她的手,压制住内心的雀跃。

二人一路回到了车上,琼琚安静的坐在驾驶位。槿时坐在后座上,这才从放松中恢复过来,内心喜悦,她,活了。

大美人同样也坐在车后位,一只手按住了槿时肩膀,另一只手带着劲风抽打在槿时脸上。

槿时捂住自己的面颊,泪水迅速从眼眶中涌出。耳畔传来大美人冰冷的声音。

“叫你不自爱,你知道有多少人担心你吗?以后再也不许去卖了,听到了没有。”

“嗯……”槿时呆滞的回复。脑海中所有的情绪又被这一巴掌打回了混沌。

大美人缓缓说道:“所以你现在是继续和我签订协议,还是不签协议。如果你害怕我以后会对你使用暴力,我可以给你一万元,虽然不能彻底改变你生活的困境,但是勉强能让你生活过好一些。”

“签协议吧……”槿时勉强控制住了眼眶中的泪水。

“行吧。”大美人淡淡的说道。为了掩盖住自己内心的雀跃。不停的询问着种种。

“我之前看你的蛋蛋已经切了,是在哪里切的?411还是哪里?”

槿时苦笑道:“是黑切的,我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开证。之所以黑切,还是因为一直吃色,伤肝。身体实在承受不了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看你今天醒的也挺早的。”

“因为我一直都有胃病,身体不好,经常被痛醒。”

“好可怜的孩子,以后给你定制一份营养餐。”

“嗯,谢谢……”槿时倚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说道。

“你底子很好,要不要打一针美白针。”

正在开车的琼琚,忍不住说道:“小姐,美白针伤肝的。这位因为长期服用色普龙已经肝损伤很严重了。”

大美人讪讪道:“我忘了,以后要多给你弄点调养身体的营养餐了。”

二人回到了酒店,这一次签订协议很顺利,双方都署上了姓名。无鸢语,邹槿时。

大美人将协议,放进文件袋中。随口说道:“做我的私人女仆是要提供性服务的。不过你放心,我一直洁身自好的,从小到大都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性行为。所以之前才会对你有点凶。不过作为之前对你的歉意,你可以提一些条件,我可以尽量遵守。”

槿时别过脑袋,有些害羞,语气结巴的说道:“那个……我可以接受一些轻度的sm,但是重度的接受不了。不想吃粪便,喝尿。也不想被打扮成小狗狗,不想被叫猪狗,也拒绝接受身体穿刺。

还有我不太喜欢被整个胶衣包裹起来,如果露出头的话还行。也不想被鼻勾勾住鼻子那样子,我觉得丑。我也不希望被当成礼物送给别人。和您签订条约,我只会为您服务,不希望被当成玩物使来使去”

槿时絮絮叨叨,直接把自己的性癖全部讲出来了。一旁的大美人噗嗤笑着:“好啊,答应你。”

接着大美人取过放在桌子上的大背包,从里面取出一套由塑料包装袋包裹的女仆装。

“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仆了,穿上吧!”

“啊???”槿时有些局促的询问到:“可是我出去后,穿着女仆装别人会怎么看我……”

“很简单,就说是coser呗,有什么好奇怪的,你长得本来就很可爱。穿上女仆装,没什么不好的。大部分人都是漠不关心任何事物的。”大美人捂嘴笑道。

槿时面庞快速羞红,心脏怦怦直跳,但她还是很乖巧的穿上了女仆装。

大美人捏了捏被白丝包裹的腿子。嘀咕道:“小腿处有一些肉,以后多做瑜伽,很快就能练成完美身材的。加油哦,我的小女仆。好了,你先回你的房间收拾一下东西吧。”

槿时温顺的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

同时打开手机,看着竹月发来的消息:“如果已经染上了病,就不要一直纠结在痛苦中吧,按时吃药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积极接受治疗。对了,听说现在挺多诈骗的,你应聘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啊。”

槿时随即又给另外一个闺蜜糖媌发了一条消息:“那个,我要去工作一段时间了,在工作的这段时间内,不方便使用手机。我会想你的。”

槿时放下手机,快速收拾好所有的物什,大美人也已经在门外等候了。一路乘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

女仆装也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过好在众人都没有直接评头论足。槿时在害羞和忐忑夹杂交织的情绪中,安静的等候大美人退掉房卡。然后近乎逃也似的离开酒店。

接着大美人带着槿时回到了原来租住的地方。帮助她办理退租手续。

踏进小房间,鼻孔嗅到了淡淡的汗酸味。大美人面色复杂的看向身边人。

所有的东西全部收拾完后。槿时也主动的把自己身份证和手机都交给了大美人。哪怕只是有几面之缘的陌生人,但她内心还是对大美人有无条件的信任。希望她内心的这种信任不会出错吧。

坐在小车上,晴偶尔会观察槿时,柔声开口说道:“作为女仆,也是需要仪态仪表的。只要表现的好,我可以给你涨工资。”

“嗯,好的。”槿时也没什么冗余的话想说。

“我现在带你去做一下全身脱毛。”大美人斟酌着开口。

“嗯,好。”槿时依旧点了点脑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全:全身脱毛。”

那不就是脱光光吗?然后脱毛师看着她一副女性身材却长了一个小弟弟会怎么想?

但槿时也不好意思拒绝,这份工作对她来说弥足珍贵。

内心在不断的打鼓,七上八下。来到了一处美容店。有几个妇女躺在小床上敷着面膜。头发被毛巾包裹住。

大美人简单说明了一下来意。槿时惊恐到唇角发白。双手死死的拽住女仆装裙摆。

脱毛师是一位女生。槿时勉强压抑住内心的恐惧,但仍然需要大美人扶着才能站稳脚跟,缓慢走进封闭的脱毛间。

极具羞耻的脱去衣物。赤身裸体的躺在小床上。槿时身体还在颤抖。但脱毛师只是冷淡的瞥了她的身体一眼,不会多说一句话。

槿时死死的闭住双眼。大美人轻轻握住槿时小手,安抚着槿时内心。

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激光的仪器在身上每一下都会带来微小的刺痛感。

终于完全结束。大美人示意槿时穿上小裙子。槿时全身上下仿佛虚脱了一样。看着自己已经较为光洁的下体。脱毛师淡淡的表示,以后还要再来几次。

槿时一时间又觉得腿软,全身乏力。浑浑噩噩的跟随大美人回到车上。

“走吧,现在回家啦。”大美人调笑着。

槿时抿住嘴唇看向窗外,这两天她经历了太多次大起大落了。

小车一路开着,开出了主城区,开向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人烟也逐渐的稀少。

槿时内心深处又涌现出恐惧,回想起竹月嘱咐过的,现在骗子很多。四肢不自觉的颤抖。

大美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忧虑,握住她的手掌,安抚不安的心情。

槿时还是有不自觉的焦虑,她的手机和身份证都全部交出去了。该怎么办。

随着汽车在一栋大大的别墅前停下,槿时始终悬着的内心终于落下。呼,看起来不是骗子呢。内心深处又迅速涌出了负罪感,明明……大美人对她那么好,为什么还要怀疑大美人是人贩子呢?

打开车门,走下车,好奇的四处张望着。槿时本来还以为。会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门口分列两队女仆,一致的鞠躬说道:“欢迎小姐回家。”

琼琚负责把车子倒进车库。槿时打量着别墅,花园,小喷泉,简约的房屋。

大美人推开房门。一些微弱的叽叽喳喳声,随着风传到门外。

房屋内部也很大,装潢依然简洁。一些女孩子穿着女仆装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或是叽叽喳喳的聊天。在听到推门和脚步声后迅速保持着沉默。

大美人清了清嗓子说道,“所有人都过来,集结好。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新成员。”

陆陆续续还有房间中跑出女仆,在客厅内组成了松散的队伍。

槿时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电视剧似乎是骗人的,这些女仆排列的一点也不整齐。

见到来人都齐了以后,大美人正式宣布:“这一位,是咱们家庭的新成员。邹槿时,我的私人女仆。大家日后要好好相处。知道了吗。”

队列松散的女仆,先后说道:“欢迎新成员。”

大美人挥了挥手:“好了,去玩吧。”女仆们稀松的队伍迅速散开。

大美人挽住槿时手腕,温和的开口说道:“走吧,我先带你参观一下屋子。”

客厅,厨房,浴室,卫生间,总共五层的别墅,每一层都有调教室。书房,衣帽间和大美人的卧室位于二楼。每层楼都有一些女仆的卧室。一个女仆卧室里面一般会有两三张床。上床下桌。

槿时小声询问道:“那个……姐姐,我住哪里?”

“你?你住我房间里。”大美人淡淡说道:“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小窝。”

“哦!”槿时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推开调教室,里面看起来异常干净。大美人轻轻咳嗽几声:“这些调教室都是最近才做起来的,之前都没人用过。”

“哦哦!”

走进厨房,一个大冰柜中装着琳琅满目的生鲜。另外一个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雪糕。槿时咽了咽唾液,喉头耸动,有钱人的生活真好。

大部分房间都欣赏完毕。槿时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询问到:“姐姐,为什么你不让我使用手机,其他女仆就可以呢。”

大美人瞥了槿时一眼,只抛下模棱两可的句子:“因为你和她们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槿时也没有深究,接下来一年她都会乖巧的服从命令。一年时间足够她攒积六万元,如果表现好,还能有更多的钱,就能提早手术了。

“对了,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做。”大美人忽然递给槿时一张纸条。

接过那张写满了娟秀字体的纸张。原本充满了稀奇古怪想法的表情,迅速变成了僵硬。不过好在只沉默片刻后便应下声来:“嗯”。

……

阳光穿透装饰繁冗的玻璃,照进屋内,产生丁达尔效应。

一个身穿女仆装,颈部佩戴项圈的少女从门外走进,一步一步,虔诚而又神圣。向着前方的人影走去,她捧住项圈的牵引链,双膝跪地,将其双手奉上。

大美人背着光,像是下凡的神女。她侧过身来,抬起左手,将牵引链握在手中。槿时抬起头仰望大美人,瞳孔中倒映的都是大美人的身影。

只见大美人伸出右手至小女仆唇边。女仆低头虔诚的亲吻着指尖。

小女仆虔诚的说道:“我会以您为主,永远爱您,永远虔诚,忠于您,永不背叛,姐姐。”

接着大美人双手捏住女仆小脸蛋,颈部佩戴着的小铃铛叮铃铃作响,像是一只柔弱的雏猫,等着人安慰和爱抚。

最后俯下身,揽住小女仆的腰肢,轻轻咬住宠物女仆恰好伸出的舌头。

香艳,旖旎,圣洁,欲望。宛如神明绘制的画卷。

很快,她发了个朋友圈,只有两张照片。分别是囚笼中的金丝雀。和跪于地板手捧锁链,像是虔诚信徒的女仆装少女,对方微微抬起的明亮眼眸中,映照出模糊的人影。

很快就留言:“看起来,咱们的大美人找了一只金丝雀呀,所以这只小宠物,你准备饲养多久呢?”

“或许,会是一辈子吧。”她轻声呢喃着。

父母离异后的那段时间,她长久都没有走出来,但是也逐渐明白了一点。若有什么是她想要的东西,她一定会想方设法强制的留在身边,不管是死物还是活物。

她一眼就相中了这只小金丝雀。而且,这次是小宠物主动投怀送抱呢,那,以后就别怪她会做的一切。

毕竟,她可是自认为病娇啊,病娇最喜欢的,不就是囚禁与强制爱吗?

脑壳疼,长时间emo不写书,感觉文笔越来越倒退。写作越写越差了。
最近是真的心情崩溃,然后又回了老家一趟。先是告诉父母自己去援了,然后还想再去,觉得自己只配做这个事,后来好几天情绪崩溃,把遗愿都告诉了父母和朋友,整天都想寻死。
勉勉强强还是能撑起一点精神来的。小说后面的剧情应该是加糖以及病娇的。
另外小声嘀咕一下,故事中的人物大部分都是有现实原型的。从姐姐到两个闺蜜。我都保有着一定的联系。
最后问一下,各位喜欢私人女仆的哪些桥段呢,又比较喜欢哪一些段落的文字啊。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二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四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2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三章”

  1. 今天是跨性别纪念日,愿世间每个人都能被保护被尊重。愿那些迫害,歧视跨性别者的扭转机构都能遭到法律的严惩。

  2. 现实中,也五年了。我依然只爱着姐姐,爱慕,崇敬,仰视。

    从来没有过其他人,能让我怦然心动,始终挂念。姐姐就像是月亮,能给我活下去的动力。

    月亮就应该在高高的天上,一尘不染。只有努力才能让自己配得上月亮。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