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五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再见,姐姐

“唔嗯……”躺在床上,穿着睡衣的槿时伸出胳膊,下意识遮挡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

几日前疯狂时被种下的草莓印,依然清晰可见。虽然卧室房门紧闭。但依稀可以听见门外传来的争吵以及睛的咆哮声。

“人妖欧,老头子,我告诉你,我也是人妖。”

“你说她卖屁股,那又怎样?我不在乎,我喜欢的就是她这个人。”

“还有,老头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我妈跟你离婚前,你就有私生子了。没你的公司,我照样有钱。赶快把你那几个传宗接代的天赐儿安排进董事会吧。”

“我告诉你,虽然当初你和我妈离婚,但我也没有选择跟你。我是愧疚妈妈,不敢和她姓,同样的,我也没继承你的姓氏。我姓无!”

槿时趴在床上,一边耳朵贴靠在床单,另一只耳朵认真的倾听空气中传来的波动。

似乎是姐姐和她父亲的争吵,不过没听见男人的声音,应该是在打电话吧。且姐姐和她父亲争吵话题围绕的中心,貌似就是槿时自己。

争吵声渐渐小下去,槿时再也听不清。她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翻过身,避免眼睛被太阳照射,再拉过一个小抱枕垫在胸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气结。

穿着睡衣的晴推门而入,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

“唔嗯?姐姐。”槿时背对着晴,没有转身,只是小声的呼唤着。

“哦,醒啦?什么时候醒的?”晴一边问询着,一边走到桌子旁,将手机随手丢在桌面上。

“就刚刚吧,您推门进来的时候,我差不多醒的。”槿时有些心虚,她不太敢说自己大致听到了姐姐和她父亲对骂的过程。

“哦,知道了,我等一下要去上班。那边催促,说什么我今天必须要到场。一天天的再这样下去,我直接不干了。”晴自顾自的说着,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愤慨。

脑海中又想到了些,晴温和的对槿时吩咐到:“最近几天你小心一些,如果有什么人到咱家来,你就藏好。我书房里面有一个隐蔽处。最近几天可能有些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嗯,知道了。”槿时小声的应承着。

“来,亲一下。”晴对槿时说道。

“好的,姐姐,请稍等。”槿时探出手,拿过床头柜摆放的一盒口香糖,从中倒出两粒,扔进口中咀嚼着,接着翻身下床,咀嚼了一会后,将口香糖渣吐进垃圾桶。

接着迎上了晴张开的双臂,晴将其抱在怀中,低下头,吻上了唇,晴舌头搅动着,两人交换唾液。槿时面庞有些羞红。

索吻的时间挺久。被放开时,槿时只觉得四肢发软。原来言情小说里写的,亲嘴能把人亲软是真的。

二人的嘴唇分离,但是身躯依旧贴合在一起。晴将槿时紧紧的抱在怀中,仿佛在害怕她走丢。

槿时轻轻的推开晴:“姐姐,我好想再睡一会儿。”言毕,慢悠悠的走回床沿。

“嗯,那你继续睡吧。”晴没有说些什么,便出门去衣帽间换上工作着装。

槿时肆意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享受着被窝的温暖,这样的日子真幸福。

舒服的躺到自己想起床时,再美美的饱餐一顿,然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翻阅着哲学书籍。

“嘛,性别二元分化构成父权根基,男人害怕雌雄同体,因为一旦男女可以画上等号,整个压迫体系就都没有意义了。呜,看起来好深奥的样子。感觉可以写进小说里面装逼灌水呢。”槿时将书籍放在膝盖上,喃喃自语。

门外似乎有汽车的声音。琼琚匆匆向大门走去。槿时有些发愣,随后就继续翻阅纸张。

似乎还有院子大门被推开的声音。以及琼琚的声音:“先生,您怎么来了,小姐她去公司了呀。没有准备招待的东西,您还是请回吧。”

“给我起开!”伴随的是怒气冲天的中年男性声音。屋子的大门被踢开。

一个穿着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应该还喷了定型水的中年男人从屋外走进。四处张望着。很快就发现了穿着睡裙坐在大厅沙发上的槿时。

“先生,先生。”琼琚还想上前阻拦。

槿时此时也已经合上了书籍,呆呆的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大踏步向她走来。

“离开我的孩子!”中年男人站在槿时身前,哪怕只有一个人,也极具压迫感。

槿时先是静静的观察着眼前人,穿的衣服肯定是高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牌,但很好看,很显成熟男性气质。同时用鼻子大大的吸了一口气,只是在此时显得有些滑稽。

奇怪了,那些言情小说里面不都挺喜欢写霸道总裁身上有雪松味,也就是2B铅笔的味道吗?怎么根本闻不到啊?

“离开我的孩子。”这中年男子再一次强调,并提高声音分贝。

看着眼前这个依旧精神矍铄,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槿时紧张的吞咽了好几次唾沫。甚至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描述这个场景。只是脑海忽然凭空闪出了言情霸总文中的段落:“沉浮浸淫在商海多年的人物。”

鬼使神差的,槿时向中年男人伸出手。

“你什么意思?”中年男人也不太明白,这个坐着的,祸害他孩子的玩意,又在做什么鬼事?

“给钱啊?霸总文里面不都是这么写的吗?说句离开我的孩子,然后给多少多少万的支票。”槿时不卑不亢的说道,其实另一只撑在沙发上的手心早已布满了虚汗。

“呵,你有这个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吗?”中年男人看向她的目光,更加带有鄙夷色彩,不屑的说道。

“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把你的东西收拾好,离开这里。”中年男人的话语带有极强的压迫感。

“哦,我知道了。”槿时没有说话,默默起身,将沙发上的书也一并抄起,缓慢走向二楼。

她们之间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身份从来不对的,槿时很早就知道,自己配不上晴。一个到处流离的人,怎么可能长久陪伴千金大小姐呢?

槿时又怎敢妄想?她早就料想到会有这么的一天了。只是没想到这一步来的如此之快,彻底打乱了她原本沉溺于安逸的心理。

琼琚默默的跟随着槿时,看着她因为恐惧害怕等种种情绪交织,颤抖的肩膀。只能在心中哀叹一声。

霸总文里都是骗人的,也很少能有灰姑娘可以嫁入豪门。更别说她这不伦不类的身份了。

将手中的书放回到书柜中,原本摆放的位置。琼琚也从储藏室取了一个行李箱,递给槿时,二人沉默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槿时可以带走的东西很少,大部分没用的东西,在到了这里之后就扔掉了。之前的一套小白裙,却没有丢弃。

槿时在晴的卧室中,将小白裙翻出来,换下身上的睡裙,然后穿上有些陈旧褪色的小白裙。

剩下的物什没有多少,行李箱也只装满了一小半。提着行李箱经过书桌的槿时,眼角的余光扫过桌面,看见此前一直被装在盒子中的小红绳。

那是当日在祈愿树下,晴为槿时亲手带上的。

槿时伸出手缓缓,打开盒子,将红绳戴在手上,静静的观察着白皙的手腕以及衬托手腕的小红绳。

目光触及,根本不是红绳,而是一副铺天盖地的三尺白绫。

接着,槿时颤抖着把祈愿的红绳从手腕上摘下,思索再三,丢进了垃圾桶中。这东西没用了,也再也不需要了。

原本被压抑的痛苦哀伤等情绪,已经在崩溃绝堤的边缘。嘴唇翕合,却像服了哑药,发不出任何一个词汇。

姐姐,希望你一辈子喜乐无忧,希望你早遇良人,祝你前途似锦,没有我。

槿时神色呆滞,提着行李箱,缓缓走向一楼大厅,中年男人就跟在她身边,保持着好几个身位,冷冷的盯着她走出门。陡然间开口说道:“我让人送你一程,你要记得,以后再也不许来骚扰我的孩子。”

槿时僵硬的点了点头,苦涩的脸庞居然强行扯出了一点笑容。

她佝偻着脊背,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上所有的朝气彻底被击垮,一步一步走到门外。只听见那个中年男人通过耳麦,对坐在门前轿车驾驶位上的人说道:“小李,送他一程。”

槿时打开车门,机械的坐在后座。此人应该就是总裁文里面的特助吧,不过槿时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思绪可以分出来,思考那些言情小说。

“去哪里?”驾驶座上的小李询问到。

“XX酒店。”槿时像是生锈的机械零件,发出干和沙哑的声音。这副机械的运转仿佛随时都会崩溃。

“知道了。”

没有预想中的嘲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只有沉默无尽的沉默,像是被绝望的海水水淹没的沉默。

随着轿车缓缓停靠在路边。槿时推开车门。神色呆滞的站在道路旁的树荫下。轿车早已扬长而去。

槿时呆愣愣的仰望酒店顶部的招牌。七年了,从稚嫩时期,河畔的第一次偶遇。在街道上,二人的重逢。在这个酒店中,她们二人签署下了私人女仆的协定。

这个酒店是她蜜生活的开始。所以,从哪里开始就要从哪里终结。

灰姑娘嫁不了豪门,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正如槿时永远也不可能和晴在一起。

槿时沉默的看着酒店招牌。身后是城市繁华风光。良久降下目光,修长的睫毛盖住眼睛,提着行李箱转身离去。

微风吹过。街道两旁栽满的法国梧桐树叶沙沙作响。街道上人来人往,车马川流不息。

槿时穿着陈旧的白色小裙子,左手拉着一个滑轮行李箱,右手握住手机,上面正在显示的是腾讯地图页面。

她偶尔会抬起头来,瞄一眼周围的风景。从家乡一路流离到宁城,其实她很少看过宁城的风光。

当走到一家华莱士店面门口,她停下了脚步,驻足于此。大约是思考了一分钟后。推门而入。

“欢迎光临,小美女你要点一些什么吗。”保持着标志性笑容的女服务员问道。

“来三个鸡腿堡,两个鸡肉卷,一盒大薯条,一杯橙汁。”

“好的,请问您是在这里吃,还是打包。”服务员继续礼貌的问道。

“嗯,在这里吃……不过还是麻烦再给我一个塑料袋,我估计不一定吃得完,吃剩下就打包带走。”槿时思索着,温和的说道。

“好的,请这里扫码。”

“滴,支付已成功!”是机器发出的声音。

华莱士的店员去后厨忙碌着弄这些食物了。

槿时文静的坐在一张餐桌旁。点开12306,开始购买火车票。

当支付完成并再三检查后。槿时吁出一口气,转而打开QQ,四个月没有登录,上面的未读消息已经积攒了一大堆。

置顶的两个闺蜜发来的消息有99+,槿时首先点开了糖媌的聊天界面,粗略的扫了一下消息。手指在键盘上点来点去:
“我挺安全的,最近有一些事情需要暂时搁置手机。现在可以给你发消息了,你在日本那边也要平安哦。”

放下手机,轻轻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槿时又拿起了手机,点开另一个闺蜜竹月的聊天界面:“竹月,最近我有事,没怎么登录QQ,现在已经订好了去往江城的车票,你应该能够收留我吧。”

“小美女,你的餐。”华莱士店员已经端着那一盘食物走了过来。“嗯,谢谢。”槿时小声嘀咕了一句。

慢吞吞的撕开纸包装袋,小口小口的吃着。手机叮咚一声,终于发来了消息,是竹月的。

“你说你最近有事,为什么四个月也都没有一条回复。你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槿时隔着屏幕苦笑了一下,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但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四个月我被金主包养。”

“所以你现在是被金主爸爸抛弃了吗。”对方随口的询问道。

“嗯,算是吧。”槿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金主姐姐的爸爸可不就是金主爸爸吗。

“那你未来有什么打算吗?”竹月继续询问道。

“呃,我也不知道唉……可能会到处去游荡吧,实在没钱了就继续去混,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槿时在键盘上输入这一段文字,发出去之后却在抹着眼泪。

“敲你脑袋。”对方如此回复了一句,又发了一个被敲脑袋的黄豆表情包。

随后对方又继续的打出了一段字:“那你现在是在哪里?洪城,泉城,羊城……”

“我现在在宁城。”槿时安静的回复着,所有的食物都被搁置在一旁。

“哦,知道了,那你订的车票是什么时候的。”竹月再度追问道。

“下午三点左右的车票,从宁城到江城,高铁也就三个小时,对了你现在有住的地方吗?”槿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有是有啊,不过你问都不问就订好了车票。也太冒失了吧。”竹月语气中似乎带上了一丝丝责怪的意味。

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回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包。

“哦,对了,你在哪个车站下车?我到时候好去接你。”竹月抛下了适才的责怪,再度关心的询问道。

窗外还是有着秋季的蝉鸣,偶尔有黄色的银杏叶飘落在人行道上。

槿时根本没吃多少食物,把手中的橙汁喝完后,没吃完的全都被她打包带走了。

距离高铁发车还有几个小时。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默默的走在街道上。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东张西望。

行至江边,槿时文静的倚靠着围栏。目光平稳的眺望着宁城的水天与高楼。阳光均匀泼洒在她那陈旧发白的小裙子上。喃喃自语:“就当是一个梦吧。”

可明明知道那不是梦,确确实实存在过的生活,从淤泥中走向幸福,却又再度衰落泥潭。像是在心口剜了一道无法治愈的伤疤。再怎样隐藏,也是血淋淋的。

时间过得飞快,两小时后,槿时终究是站在了火车站入口处。她回头望向了身后的高楼以及水天。

这个留给她深刻记忆的城市,或许,下半生都不会再经过吧。

“再见了,宁城,再见了,姐姐。”说完,槿时拖着行李箱大步向入口处走去。

其实私人女仆一开始就是脑子一热随便写写的,加上流离失所苦闷来缓解情绪。只是后来完善了些,把自己很多的真实经历也掺杂进去。前前后后给剧情打补丁。这就是没有规划的后果,以及错别字一大堆,写的真糟糕。
最近想开点新坑,大家想看点什么呢?拟定的草稿有:
①云鬓花颜:落寞的北方皇储,被废黜,然后皇弟把他抓起来,调教成不男不女。被护卫营救出,逃亡到南方的凰明帝国(投奔小公主凰宁),当公主的狗是莫大的荣幸啊。变百。
②女皇的禁脔接下来大纲:搞事情,色色,226,封妃,在海中自慰……
③没想好名字:一个男娘仙子飞升,然后来到错误的小仙界被另外一个扶她按住操。
④芙蓉帐:古代版的私人女仆,妖妃槿时和女君晴。(大家想看第三人称还是第一人称呢?)
⑤没想好名字:被调教堕落性转成女魔王妻子的勇者。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四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特别篇2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3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五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