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四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四章 魅魔?妖妃!

卧室静悄悄的,那细微不可察觉的喘息声甚至被窗外的虫鸣声掩盖,床上躺着的的美人面部酡红,己然是饮酒小醉的模样。

橘红色灯光勾勒出肉欲的旖旎。

晴跪坐着,温柔的看向眼前这具任人宰割的美肉,柔荑般洁白纤细的手,在娇嫩的肉体上一点点抚过,进一步引起了身前人儿轻微颤抖。唇角弯出一抹笑意。

她强势高傲的性格,以及挑剔的个性。很难找到一个心仪的对象,眼前的这个小可爱,符合她内心预期的七七八八。

温柔,弱势,乖巧,无依无靠,贪恋她人的爱意。

在几个月温柔的性行为与言语的挑逗中,一点点的,小可爱对她的依赖已经深入了骨髓,几乎可以确定,小可爱这辈都不会离开。

哪怕她驱赶,小可爱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留下来。能和她契合度这么高的小可爱,想必能宠爱一辈子吧。

晴想着,轻笑出声。小可爱既会是她的私人女仆,小女友,小妻子,也是独一无二的专属绒布球。

她内心的征服欲,想要把小可爱所有懦弱卑微祈求的一面,全都压榨出来。就像雕琢一块璞玉,精细打磨调教成自己心爱的养成系妻子。

晴加快了手中的行动,一条又一条的拘束道具,被施加在槿时身上。而槿时只能背靠床头,无力的坐躺着,浑身上下动弹不得,只有胸脯有少量的起伏。

真是美啊,被禁锢住的精致美人,楚楚可怜等待眼前人享用的玩偶。

被束缚住的面庞,哪怕没有施以粉黛也显得像精致的洋娃娃,蒙住双眼,楚楚可怜。

安置了环形开口器的口腔,在这欲望旖旎的灯光下,显得神秘深邃。

被拘束单手套严密捆绑束缚的双臂,隐藏在身后。

装上了乳环的娇小乳房,随着胸部微微的起伏,极其缓慢的抖动着,晴压下了现在就想扑上去蹂躏,拉动乳环的欲望。

小腹的位置还贴了一个淫纹的纹身贴,更显得淫靡。

洁白娇小的小玩意儿,被连珠状尿道塞开垦。又无力的垂在下身,引人爱抚。

白丝鱼嘴袜裹住的双腿细瘦修长,却又被锁链禁锢。槿时此时无力的躺在床上。裸露出来的那十根脚趾头,丝毫不得动弹。白皙中透着粉嫩的肉色,很想送进嘴里吸吮挑逗。

这副精致的玩具,在哪都是那么的美丽诱人。晴已经食指大动,忍不住想要抱着蹂躏把玩一番。

但她还是按耐住了目前的这股冲动,戴上一次性手套,取过放在床头柜的小瓶子。将瓶中晶莹剔透的液体倒在掌心。

接着一点点均匀的涂抹在槿时身体上,从乳头到鼠蹊,再到脚趾缝。美人的身躯上浮现着光泽,将这情迷意乱的氛围再升上一个台阶。

一切都已经处理完毕,晴俯下身。在道具缝隙中槿时羞红的脸庞吻下,留下一道浅浅的唇印:“宝贝,我还有一点别的事情要做,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吧。等我回来就奖励你哦。”

槿时轻微点了点头,文静的躺在床上,但身体各部位还是会轻轻颤抖。

随着房门关上的咔咔声,终于,屋里只有她一个人了。静悄悄的,窗外那微弱的虫鸣,以及哗啦啦的溪水声,在这寂静的夜中格外醒目。

只是,像个洋娃娃一样的槿时,此时根本不能聚起精神,安静的聆听大自然在夜晚的乐章。

本来百无聊赖的她,逐渐感觉到有一股火苗在乳房,小腹,下体,脚趾尖中燃烧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欲火燃烧的越发旺盛。

好难受,真的太难受了。槿时努力晃动了下自己的身子,无助的扭动着腰部,试图通过各种动作来分散欲望的压力。

然而所做的一切却没有任何的意义,身体任何的不适感都被放大了无数倍,瘙痒,性欲……

槿时无力的呻吟着。在床上翻滚,臀部使劲摇摆。在床上奋力挣扎着,将床单弄得乱七八糟。试图用小菊穴夹住床单的褶皱,从而缓解一点欲火。然而这始终都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床单那细细软软的被绒,又进一步刺激到了槿时后穴敏感的神经。

性欲愈演愈烈,像是永不熄灭的烈火,然而始终没有一个可供缓解的喷发口,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淤积。

好难受,好想要,好难受,好想要。脑子里面全都是混沌的浆糊。身体带来的触感让槿时无时无刻都在煎熬。

时间究竟过了多久?姐姐什么时候能回来?她真的好难受,多希望姐姐现在就能过来把她玩弄的昏死过去。至少昏过去了就什么也感受不到。但是她现在格外的清醒。

咔哒,是房门打开的声音。站在房门口的大美人,静静的眺望着床上的女仆,目光注视在灯光浅浅照射的淫纹上。

房门又被随手关上了。房间里还有极其细微的脚步声。晴悠悠的登上床,细手随意搭在美人的腰部。

槿时内心中充满了期待。

“额,呵呵。”她无助的从喉咙发出了有如痴女一般的叫声。

晴只是默默的端详着眼前的这具艺术品,并没有急于开动。

“唔……”本以为来人可以缓解自己欲望的槿时,终于发觉了对方并不想进行下一步动作。小声的呻吟起来。努力的摇晃着腰肢,并甩动着身前的乳环。

她试图以最性感淫荡的一面,勾起姐姐的征服欲。耳畔却只飘来了一句:“宝贝乖哦,再忍一忍吧,前戏还都没开始呢。”

“唔嗯~”槿时甩了甩脑袋,提高了呻吟的音量,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在晴看来却显得更诱人了。

“如果你再这样不听话啊,我就把你扔在这里,什么也不管了!”晴的语气忽然冷了下来,吐出的文字都带有恐吓。

槿时迅速的摇晃脑袋,却不敢发出任何有点声音,哪怕面庞已经被束缚住,却还是摆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晴伸手直接握住了槿时左脚脚踝。被锁链相连接的右脚无力的悬在半空。晴用双手捧住槿时的左脚。宝贝身上的哪一处她都喜欢。

因为开着空调,槿时身上几乎没有出现什么汗液,身上还带有一些沐浴露遗留的香味。

晴俯下身,温热的鼻息喷洒在粉嫩的足心,被欲火焚烧得全身都是敏感点的槿时,面对这一点细微的举动,身体轻微颤抖了几下,内心似乎又充满了期待。

在槿时的心心念念中,晴终于张口,熟络地将美人脚趾含入口中。夹缝也细心的舔䑛。她是有一些洁癖的,不过小美人的全身上下都被搓洗的异常干净。

芊芊玉足被含着,舌头挑逗着,牙齿轻微的啃咬着。足部的湿热骚痒感,虽然并不能缓解多少欲望,却仍旧使得槿时心神荡漾。

指腹从白丝上划过,摩擦并裹挟着欲望,一点点向下身靠近。

“唔!!”美人发出了畅快的呻吟。晴不急不慢,手拂过小腿,反复玩弄。

终于,双手一点点上滑。滑到了鼠蹊处。轻微弹了几下那个小玩意。槿时娇嫩身躯又是轻微的颤抖。

晴却直接起身,走下床去。

“唔嗯?”槿时勉强从喉管中发出了疑惑。被蒙住的面庞也是下意识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晴走下床,来到桌子前,先用矿泉水润了润口腔,再撕开跳跳糖的包装袋,含服,拧紧瓶盖,糖的包装袋扔进垃圾桶。再回到床上。俯下身,轻轻的含住了槿时身下那个小玩意。

舌头肆意的挑逗小玩意。槿时身躯又颤抖起来,这是她厌恶又无奈的器官。虽然再无用处,但还是能作为部分快感的触发器。

槿时下意识弓起了身子。

“唔……”槿时小声的呜咽着,然而频繁的挣扎早已消耗了她全身上下所有的体力。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由自己的身体被姐姐玩弄。

被含住的小玩意儿时刻都能感受到跳跳糖的轻微的炸裂,全身所有的注意力都凝聚在这,任何感知都格外强烈,被大美人香舌挑逗的感觉。

只是,这个让她自己厌恶的器官早就只是一个摆设了。这样的挑逗只能徒增她的欲火和渴求。

槿时下意识弓起身子,原本平放的腿,也下意识弯曲,十根脚趾更是蜷缩起。

好,好刺激。

晴缓缓吐出口中含着的小玩意。跪坐在床上。望向被束缚住的美人,似乎才想起了什么,低声自语:“都忘了呢,是要给你一个惩罚,而不是奖励。”

言毕,晴向床头爬去,一旁的床头柜上摆放好了一副穿戴式的双头龙。拿在手里却并没有急于穿戴。而是将其挺入的那部分凑到了槿时的口腔旁。

“咕唔……”槿时感受着唇边的物体,喉头耸动,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更没有做什么前奏,直接粗暴的将双头龙插入口塞中。槿时修长的脖颈被撑得有些不自然的鼓起。

俯下身来,在槿时耳畔轻声呵气:“好好侍奉吧,宝贝,用你的嘴穴来侍奉,只要能做得好就给你高潮。”

槿时瞬间就觉得反胃感充斥着整个身体,想要吐,但是怎么吐不出来。舌头也被得压制近乎没有活动的空间。

尝试着用喉管去挤压,一时间却更是反胃无力。在床上努力挣扎了一番,却发现毫无用处。

姐姐就在身旁捂嘴轻笑。槿时又挣扎了一阵子,却只能彻底放弃。

抑制住外物入侵那恶心的作呕感,努力吸着气,缩紧喉管,裹住玩具。小舌头在为数不多可以活动的空间内忠诚的摩擦着。

“嗯,终于自觉了。”晴满意的观赏着,接着再度俯下身来。

晴直接掐弄着槿时的雪白乳肉,嵌进去了道道痕迹。小指头勾住乳环,随意提弄。槿时痛苦的弓起身,她感觉自己的乳房马上就要被扯断了。

而发声的喉管内已经被玩具填满。连一点痛苦的哀鸣都无法发出。眼罩下流出了浅浅泪珠。

只能平缓的喘气,胸腔起伏,小声的抽噎着。只是在哭泣过程中耸动的喉管,包裹住小玩意,又迎来了反味感,以及……被虐出的性快的。

晴指头轻微放松,槿时察觉到拉力的消失,迅速倒回床单上。可是还没有再喘吸几口气。晴伸出手指,再度勾起了乳环。

“唔……”槿时身躯条件反射的又弓起。起起落落,痛感交织的性快感。一次又一次,槿时也腰酸背痛,甚至没有多少体力弓身。

槿时只是并不会随她的愿,手指拉扯乳房高高提起。

“呜啊……”槿时此时连力气都没有了,胸部拉扯的剧痛,仿佛韧带就要断了,乳头随时会从身上断裂开来。下意识用喉管发出痛苦的悲鸣。

晴勾起的手指迅速放下。下秒槿时就砸躺在床上。晴目光中透露出几分隐忍,随后就被果决所掩盖。

沾满涎水的玩具从口腔中抽出,拉长的银丝崩断。落在了开口器和项圈以及裸露的皮肤上。

槿时娇嫩的身体轻微颤抖,胸口剧烈起伏,无助干咳起来,小声的呜咽着,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要遭遇什么,至少,口腔和喉咙自由一些了。

晴下身因为情欲上涌湿漉漉的,不需要润滑了。快速把玩具佩戴在身上。全然不顾及槿时近乎哀怨的呻吟,将其翻转过来,胸部朝床,调整好状态,摆放成了撅起臀部的姿势。很轻松的就捅了进去。把褶皱的肉壁撑得绷直。

只是,上半身的压力大多被压在了胸部的那两团雪白嫩肉。压的槿时有些喘不过气来。

“唔。”清浅的泪水从眼罩下不断滑出。槿时喉咙中仍然有那种被塞满的余力,干咳喘息,哀鸣声连连。

可不管槿时再怎么哀求,晴也不会手软。毕竟她犯错了,所以她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晴双手抱住槿时的腰,猛烈的撞击。先前的铺垫已经让槿时痛苦不堪,如此这般,槿时却并没有觉得身体里的欲望有几分宣泄。反而从身到心有一种撕裂般的痛苦。

槿时颤颤巍巍的扭头,努力从脸庞上摆出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试图博取怜悯。眼罩下的双眼早已泪水汪汪。

“呵,宝贝,你犯的大多数错误,我都可以原谅你。唯独自杀是绝不可原谅的。所以我希望你能长点记性。”晴开口,温柔而又清冷的声音传至耳中。

槿时越发觉得胸口的那一团肉压到自己喘不过气。她知道姐姐的性格,再祈求也没有用的。默默的转过头去,一边脸颊贴在床上,努力的进气换气。

“哈啊……”激烈的运动不知道过了多久。晴的动作也渐渐缓慢了下来,将双头龙抽出。长长呼出一口气,同时感叹自家女仆身体的鲜嫰。槿时在床上默默垂泪。

快感吗?或许是有的。但早已被铺天盖地的屈辱感和疼痛感、窒息感所掩盖。

终于,槿时那被迫翘起起的臀部,滑到了床面。身体和床的接触面积大了许多,胸部传来的窒息感,也减轻了不少。

槿时大口大口的呼着气,结束了吧,嗯,一定结束了。

先前的泪水早已流干,新鲜的珠泪还在眼眶中酝酿。无助且彷徨。

“宝贝,怎么就趴下了呀。才这点惩罚而已,就受不住了吗?”晴再度俯下身,像是夺魂的厉鬼,又像是勾魂夺魄的妖精,阴恻恻地说道。

槿时不过几个喘息间,身形又被摆放回了之前屈辱的姿势。

双头龙耀武扬威,再度捅进了她的菊穴,这一次是更加凶猛的横冲直撞。

槿时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自己种下的罪果。姐姐从来都没有任何一次像这样的生气。勉强干咳出几团空气,喉咙处有了淡淡铁锈血腥味,眼前黑乎乎的,准确来说应该是一团灰色的蚊香模样。

这根本就不是性欢愉,而是性虐待吧。槿时脑袋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还是勉强想着什么,接下来两眼一闭,直接不省人事。

看着槿时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晴明显慌乱了,从小可爱身上抽出玩具,从床上跳起,颤颤巍巍的将指尖放在鼻息处。还好,有呼吸,就是有些紊乱。

仓促的将槿时身上所有的束缚都快速扯下,晴跪坐在床上,将昏迷的槿时平放,头部放置在大腿上,用手捏按她的人中和指尖。

同时对着门外大声喊道:“琼琚,琼琚,快来啊,小槿时被我玩的昏过去了。还有多来几个人,麻烦叫一下医生啊。”

槿时听见耳畔悉嗦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不算是比较清醒,眼前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像素。整个脑袋都晕乎乎的。

似乎有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姐姐好像就站在他旁边,隐约还听见在讲什么:

“这位姑娘是交感神经过度兴奋,导致脑血管痉挛,以致于脑部供血不足,从而引起的晕厥。”

医生意味深长的看了晴一眼,继续说道:“打完这瓶吊水,小姑娘还需要静养。总之,大小姐,剧烈的性运动还是少玩为好。”

晴不负以往强势高冷的模样,像是个被人戳中心事的害羞少女,只能讪讪的点头。

槿时逐渐从浆糊一片的大脑子中转醒,想要抬起右手,一股疼痛感迅速传到大脑。“嘶……”

敏锐的晴,察觉到了槿时的变化,迅速扑上去。按住她的右手:“宝贝,你醒啦,别乱动,你还在打点滴。”

槿时缓慢的转过头看向晴明亮的眼睛,沙哑的开口:“姐,我好渴,我想喝水。”

“好,我去给你弄水来。你就这样躺着,别乱动。”

医生向床前走几步,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不知为什么,槿时脑海中又想起写作时遣词造句的斯文败类一词。

医生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小姑娘,你现在身体状态很差。需要静养几天,记住,你们今天的这种剧烈运动。以后尽可能的要少做,不做最好。很伤身的。”

“嗯,知道了,谢谢医生。”槿时点了点头,医生望向她,却并没有询问什么,只是看了两眼就走出门外。

槿时探究了一下自己周边的环境,现在躺在姐姐的床上,已经换上了一套睡裙,那些拘束道具像是被仓促间取下来,扔到一边去的。

晴端着玻璃杯急匆匆的向卧室赶来,槿时也平静的望着她。晴用勺子轻轻舀起一点,吹了吹气,送到槿时嘴边:“宝贝,这是生姜蜂蜜水,喝点吧。”

槿时没有说话,静静的看了晴一眼后,还是乖巧的喝了。

晴小心翼翼,一勺一勺的将杯中的所有蜂蜜水全部喂完。才长长的舒出一口气,走向门外。

医生仍然在外面等着。槿时竖起耳朵来,静静倾听。

“小姐,我冒昧的提一句,您为什么不搬回原来的房子呢。不但交通便利,而且一旦临时有事,我上门的速度也会快很多。而且先生很想你。”

“知道了,劳烦你费心了。”晴无力的摆摆手,今天发生的事情仿佛耗尽了她全身的气力。

“嗯,那我就先走了。”医生没有停留,提起医药箱大踏步离去。

晴这才放松的吐出一口气,倚靠在门帘上,摸了摸额头上的虚汗,随后走进房间内。

不知道为什么,右眼跳个不停,希望这几天不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看见晴走回房间。

槿时故意气鼓鼓的缩回被子中,光从被子缝隙中透露进来,借着浅薄的灯光小心翼翼的检查了自己的身体。身上局部零散的分布着一些淤青的痕迹,脖颈和锁骨处也有不少草莓痕迹,这一次体验和前面真是截然不同啊。仿佛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怎么啦?生气了?”晴在床前俯下身来,凑到被子前用,看起来轻松愉悦的声音问。

“哼!”槿时死死的拉住被子,仅露出一条缝,然后悄悄的钻出小半个头。努力睁大眼睛,用一种气愤的眼神盯着晴。但整个人看起来却像是一个气鼓鼓的可爱少女。

“这次是我的不对,所以宝贝你想要我什么补偿呢。”晴的语气仿佛是春风般羲和。

槿时仿佛就是为了这句话,立刻将小脑袋钻出被子,发出铿锵有力的几个字:“我要吃大!餐!”

“好啊,都依你,宝贝,你想吃什么大餐。”晴捂住嘴偷笑着,真是可爱。

槿时假装气鼓鼓,小拳头从被子中伸出来,有些耀武扬威的说道:“我要吃澳龙,我要吃燕窝粥,银耳羹,我要吃鱼子酱,不对,鱼子酱不好吃。我要吃战斧牛排,蟹黄酱拌泡面,明太鱼子,沙虫,土笋冻,禾虫肠粉,法式焗蜗牛,巧克力……”罗列了一大串的菜名。

晴左手握住下巴,仿佛在思考:“好啊,我答应你,不过巧克力我还是不推荐你吃,热量比较高。容易变成笨猪猪。家里有澳龙,蟹黄,牛排,不过明太鱼子还没有,沙虫干好像还有一点,下次熬粥给你吃吧。至于禾虫,现在好像不是应季的时候,不过我可以弄点干贝云吞给你吃。”

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像是欲求不满的吃货,又像是逗人开心的小宠物。

接着槿时倚靠在床头,闭上眼睛,只是睫毛偶尔会轻微的摆动着,闭目凝神。

晴就在身边全神贯注的守着她,静静等候药水的打完。

随着药水瓶中最后一滴流进了㬵瓶。晴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棉花,拔出针头,并用棉花按压在其上。

槿时看着晴专注的动作,觉得脸有些通红,上半身凑过去在晴额头亲吻了一下。

不过晴并没有怪罪她。在确定按压的时间足够以后,这才把棉花摘下,还观察了几分钟,确定不会流血。接着就把针管扔进垃圾桶。

“姐姐。”槿时小声的呼唤着。

“怎么了,宝贝?”晴温柔的看着她。

“那个,现在几点了?”槿时斟酌着开口。

“哦,现在四点半了,有什么事吗宝贝。”晴依旧还是温柔的问询。

“那个我想出去看太阳升起来。”

“那穿上衣服吧。外面冷,容易受寒。”

“不嘛,我就要这样,我要姐姐抱我出去。”槿时撒着娇,作为一个成年人,也只有在姐姐面前,她可以把如此天真呆萌的一遍展示出来。

“真拿你没办法。”晴用手指在槿时鼻尖刮蹭了一下。披上一件大风衣,将槿时抱在怀中,裹挟着外出。

槿时脸部浮现出娇羞的红晕。其实她非常享受被姐姐抱在怀里,如果是被绑着的,那就更好了。

走出门外,四周冷飕飕的,槿时缩进大衣里面,与晴贴身靠着,只露出了小半个脑袋。

院子里的物什大多数都有秋露,晴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

槿时缩在大衣里,像条美女蛇一样。轻轻晃动着腰肢,用光洁的小腹磨蹭着对方。双手很自然的就攀上对方的肩膀,也在大美人的身边呵气。

“我啊,就想当一个勾引人心的狐媚子,以色侍人的妖妃。”

白玉一般的食指贴上了她的唇。“可我喜欢的是你呆萌温柔的本来模样。”

又把她以跪坐的姿势侧放在大腿上,挠着脚心。同时俯下身,在锁骨处轻轻咬上一口。

“唔嗯……姐姐!不可以乱来,医生说了我还要好好休养的。”槿时被挑逗着,发出娇喘的声音。

“怎么?就你挑逗我,不允许我玩弄你?”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槿时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姐姐,我错了……”

“但是我现在真的很想吃掉你啊。”晴将身边人抱得更紧了。

槿时撒娇似的说道:“那……那回床上去啊,外面还有露珠,很潮湿的。而且在外面做一点也不舒服的……”

那个,试验了一下这种做爱方式,真的不推荐尝试。感觉挺危险的,尤其胸前两团肉被压在那里,窒息感真的好强。也有可能是因为我本就体弱多病的缘故吧。
只是,万一一时兴起上头了,搞得窒息就难办了。重则死亡,轻则心肺复苏,胸骨断裂。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三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五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