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章 明月皎皎

明月高悬,月光皎皎,清风拂过,树林沙沙作响。

槿时穿着冰丝吊带睡裙,踩着一双白色拖鞋。站在四楼后阳台上。

听着潺潺的流水声,长长的睫毛轻微动了一下,在树木斑驳梭罗的影子下,还是有点点星光坠落于溪水中。

槿时轻轻念叨出了一句诗:春风又绿江南岸……后半句她却没说出口。

槿时忽然觉得有些想笑,她伸出左手捂住自己的脸,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悲凉。现在是秋天,哪来的春风?明月何时照我还……那我又该去哪啊?我除了这里还有其他的家吗?

笑完之后,槿时觉得全身无力。肩膀已靠在旁边的一根罗马柱上。另一只还能活动的时候主动抚上罗马柱。

她是一个无力的少女,静静依靠在柱身上。

来这里也有两个月了,槿时甚至觉得有些倦了。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不被允许触碰电子设备。唯一可以解闷的就是和姐姐的欢愉。她实在是太寂寞了。

而且姐姐总是说让她当小受妻……那何时才能真正给她这个名分呢?

好累啊,实在是太累了。好困倦啊,实在是太困倦了。她哪儿也不想去。哪怕在这里再枯燥。再寂寞,那也比外面的吃人世界要好很多。

她已经逃了两次了,一次逃一次求死。现在她连逃离都已经倦了。她现在已经不介意在爱欲中沉迷了。

不远处传来一个小女仆叽叽喳喳的声音:“琼琚姐姐,你最近听说了吗。听说有个男娘被京城大少包养了。以后每日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乖乖挨操就好了,我好羡慕这种生活啊,如果自己也能碰上就好了。”

琼琚典雅又不失温柔的声音,很快也随着风传了过来:“这一点也不好,甚至比被金主包养还要恐怖。这样被有权有势的人当做宠物。没有自己的人格尊严。关在狗笼子里面没有自由。

被打被虐也是常态,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洗澡上药都是恩赐。还要每天笑脸相迎叫一声主人,日日如此夜夜如此。

富人们的玩法是平民们永远也想象不到的,他们还会持续给自己的小宠物打春药媚药,让小宠物永远保持在发情状态。

各种药物的冲突会导致小宠物短寿,而且根本不可能主动脱离,人也总是喜新厌旧的,当所谓的主人玩腻之后,小宠物就会被直接抛弃,拖着伤病哭哭啼啼都还算好的,更多的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最重要的是,作为宠物或者奴隶,你根本不能触碰任何电子产品,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上不了网络,看不了小说,打不了游戏。什么也做不了。”

“有这么恐怖的吗?别吓我。”小女仆一时间竟然也有些慌乱。

槿时依旧依靠在罗马柱上。手指轻轻拂过被精心打磨的大理石柱身。任由微风吹起她的裙摆,拂过面庞。

她现在又是什么呢?不过是一个待遇相对好点的私人女仆,牢笼广阔的金丝雀罢了。始终都得不到一个真真正正的名分。

她太眷恋,太渴求被爱了,明明知道像晴这样的,对于她来说高不可攀。但还总是会抑制不住的去幻想。

风声又带着小女仆的声音传进了耳朵:“可是我看槿时小姐过得也挺幸福的啊,哪怕没有手机也过得还行。”

槿时收回了摸在柱身上的手,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无奈。

风声依旧带着琼琚的话语入耳:“首先,槿时小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绒布球,她还是一个拥有人格尊严的自然人。目前所有的服务也只是契约。

其次晴姐姐和槿时小姐是旧时。而且晴姐姐和我们一样也都是mtf。她也不会太过难为其他mtf的。

更何况,槿时小姐是作家。使用网络设备只会让她沉迷于各种娱乐当中,不能安心写作。这样子就变成鸽子了。身为读者,你能忍受鸽子吗。”

小女仆义愤填膺的声音传来:“肯定不能啊。”

“那不就是了……”

后面的谈话内容是什么?槿时已经不太在意了。她揉了揉脑袋,看着天上的明月。思路一时间飞扬出去。

她还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看来以后要多多了解异质性爱了。顺便温故一下戈夫曼的《污名:受损身份管理札记》,好好的去自我分析一下性别身体与权力吧。

波伏娃的书籍她也要去看了。还有有构造主义心理学、机能主义心理学、行为主义心理学、格式塔心理学以及精神分析心理学和人本主义心理学……

槿时依旧像个柔弱无力的少女,或者说本来就是如此。

哲学啊,她原本不怎么喜欢看,不过终究还是需要翻阅一下了。其实她是更喜欢尼采,倒也不是真的了解尼采的哲学流派,而是因为一些句子,拿来卖弄做作正好可以满足她的文青病。

月儿弯弯,明月皎皎,星星闪闪,影儿绕绕。槿时抬起修长的脖子,望向天幕中平静的云层。仿佛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大姐姐。

初次见面的晴,就这样和她蹲在路边,笑着问她:“你好啊,我能够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吗。”

真是太美了,让年幼的她怦然心动。在内心中烙下了一个深刻的烙印。那个心里魂牵梦萦的角色,既是晴,又不是晴。

是年幼的她,心中对于美好的所有向往,都附加于记忆中这个女孩身上。

槿时抬起左手,仿佛想要触及那片难以触摸的人影。轻轻说道:“我的爱人,你在哪。这片星河天幕之下,我好想你。”

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清亮女声:“你的爱人就在这里。不需要去想。”

槿时还在怔怔的望着天空,记忆中的形象缓缓散去,却又凝结到了自己的身边。

晴已经来到了槿时身边。她穿着一身正式服装,白色衬衣,黑色长裤,胸前还搭配着一条小领带。黑丝袜衬黑色高跟鞋更是显的她原本就体态修长的身体更加完美。

槿时垂下手,轻轻的倚靠在晴肩膀上。小声说道:“姐姐……”

“嗯……”

槿时又小声询问道:“姐,你今天去哪儿了。”

晴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回复:“哦,我家老头子叫我去公司一趟,本来不太想去的,最后还是去了。而且老头子还说我都二十七岁了,算是大龄剩女,应该找一个心仪的男人嫁了。”

听到这儿,槿时此处心头一紧。

晴却是噗嗤一笑:“我告诉他,我喜欢的是像我这样的……而且我已经找到一个小女友了。”

“是谁呀,”槿时有些好奇的发问,既有些失落,又有些怅然,以及对即将呼出口答案的恐惧。

“当然是在我身边的小可爱。”晴用着调笑的语气说道。

槿时忽然觉得内心有几分释然,但是却涌现出了更多的紧张:“姐姐,您别说笑了,您是千金,我是垃圾。”

晴伸出一只手,捏了捏身边人的小脸蛋:“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的小女友。”

槿时内心却没有多少欣喜,却是有着无尽的怅然,以及对自己身份的迷茫:“姐姐,我现在究竟是什么身份?”

晴微微一笑的说道:“你是我的小女仆啊。”

槿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内心的渴望:“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你的小妻子呢。”

晴假装左手握住下巴思考了一番,这才说道:“嗯……还差一些火候哦。”

槿时却忍不住吐槽:“到底差什么,是不是要整一个什么九转,还有半步……九转私人女仆,半步妻子,准妻子,伪妻子,普通,高级,巅峰,大圆满。”

“呵,小笨蛋。”晴伸出手刮了刮小女仆的鼻梁:“你呀……这又不是玄幻小说世界,哪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玩意。”

槿时还是觉得内心空荡荡的,但是依靠在晴肩膀上的她,真的很像一个温柔有多愁的小娇妻。

她嘴唇轻微蠕动了一下:“姐姐,你为什么选择了我,”随后语气加重了一些。“请,不要随便敷衍我……我想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被爱的资格。”

晴也望向了那平静的天幕,月亮已经躲藏到了云海中,若隐若现。

“首先,我喜欢小药娘。”

“还有更多比我好比我优秀的小药娘啊。”槿时头低的更低了。内心一种无缘无故的攀比心和羞愧,让她坐立难安。

晴伸出手,又捏了捏身边人的小脸蛋:“我讲话,不要插嘴。等我讲完了再说。”

缓缓吐出口中的一口浊气。晴目光垂下,望着附近的小树林。清风拂动之下,树叶沙沙作响,连带一片树影也开始斑驳。

“而且我和你都是文学少女,喜欢文学。虽然你第一次见面时期和我的对话有些生硬。

但我还是觉得很有意思,而且哪怕你当时没有吃糖,我也大致能感觉到,你很有可能会回到跨性别这条路上……

真的,我觉得你挺可爱的。又乖巧,而且来看上去很无助。真的,总是会让我升起一种占有欲。好想,好想把你给吃掉。”

晴缓了一口气,回过首,迎上身边人不解的目光。

“而且从小到大,我总感觉内心缺点什么,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基本可以确定,你的内心可以与我互补。”

槿时还是小声询问了一句:“就这些吗。”

晴转过头来,捧起了对方的小脸蛋,盯着她晦暗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还有一些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基本上可以确定,你就是我喜欢的人。”

槿时长长的睫毛轻微抖动了一下,喉结滚动了一番:“嗯……”

月亮从云海中走出,地面上的光亮被加重了几分。初秋的夜空仿佛快要被斟满到溢出。

槿时依偎在晴的肩膀上,这是她的姐姐,她的主人,她的爱人。

她轻声的念出了一小句诗:“醉后不知天在水……”

这是梦吗?如果是梦,就不要醒来吧。

晴也温和的念出了下一句:“满船清梦压星河。”同时伸出手,揽住了身边的女孩。

天空点点星光泼洒而下,温柔又娇羞的女孩,倚靠在更加高挑女孩怀中。一切都是如梦似幻。

过了,好一会儿,晴才温和的说道:“走吧,我的邹小姐。”

“呃,去哪……”槿时一脸迷茫。

“带你出去逛逛啊,你之前不是说希望我定期带你出去走走吗。”晴又温柔的捏了捏身边人的小脸蛋。

“而且我的车子都还停在门外呢。”

槿时这才回忆起来,自己之前根本没有听到汽车入库的声音,姐姐就已经走到她身边了。原来汽车是在门口吗?

“哦,好的好的。”槿时点了点头,却像是一个蠢笨的娃娃。

晴这是目光斜斜的瞥了一眼槿时身上的真丝睡衣:“这件衣服你还是在家里穿吧,先给你换件衣服再出去。”

槿时行为动作都有些拘束,低着头,依旧保持着那副习惯性的动作:左手握住右手手腕贴合于小腹。

晴领着槿时来到了试衣间,琼琚站在二人身后,始终跟随着。

晴挑了一件白色蕾丝衬衫,配上还没到膝盖的牛仔半身裙,又挑选了一副轻薄的白丝裤袜。

槿时低着头,手指在不断的搓磨。

晴的声音响起:“琼琚,去把那双白色高跟凉鞋拿来,另外再拿几个小跳蛋过来吧。”

槿时一脸娇羞的说道:“姐……我是出去兜风,不是坐在车上受虐的。上次你带我出去,用跳蛋是真的难受。”

晴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嗯,那跳蛋就不用拿了。”

琼琚微微鞠了一躬,转身出门去寻找那双鞋子了。

晴又自己选了一套灰色半高领打底衫,牛仔长裤。

晴直接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凳上,脱下高跟鞋,一件件解开自己的衣服和黑丝。

被汗水浸泡,以及在高跟鞋中穿着了一天的丝袜玉足。槿时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为什么,总想把它含在嘴里。

晴抬起眼眸,望向了槿时的目光:“怎么?你想尝尝吗……”语气中充满了戏谑。

“额……”槿时小心翼翼的咽了一口唾沫,她挺想的,哪还有什么羞耻心哦?姐姐的丝袜腿,她都不知道舔过多少次了。

看着槿时依旧呆滞,晴叹了一口气:“那这双丝袜,就暂时不洗了。留着下次做爱的时候塞到你嘴里。”

槿时又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好……”

琼琚此时已经找到了那双高跟凉鞋,外加一双给晴准备的运动鞋和小短袜。在门口敲了敲门就径直进入。走到槿时面前,微微躬下身,同时将高跟凉鞋放在槿时身前地板上:“槿时小姐,您的鞋子。”

琼琚接着又走到了晴身前,重复一次刚刚的做法。

槿时看了自己的高跟凉鞋一眼,这个跟也不算高,也就三四厘米左右,还好还好。

“你愣着干什么啊,快穿衣服。都快九点了。”晴开始催促道。

晴都差不多把衣服给换好了,槿时身上还是那套真丝睡衣。

“哦哦哦……”槿时这才反应过来……

琼琚安静的将二人的换洗衣物折叠好,匆匆走出。

“哦,对了,我那双丝袜别洗,用收纳盒装起来。下次给咱们的小可爱用。”

槿时霎时间就羞红了脸。

全身服装终于换好,槿时脸上红晕依旧没有消散。她低着头和晴一起走出了别墅。

车慢悠悠的开着。槿时坐在后座,低着个头,手指头还在不断互相搓磨。

车辆悠悠的开着,槿时倚靠在车窗旁,窗户已经开了一点,随着车速还能吹进来一点凉风。

而且车上常备着几瓶饮料。有阿萨姆,还有普通的冰露,橙汁,美年达,可口可乐……

呆在安静又温馨的小车中,似乎窗外的那些影子以及咕咕的叫声,没那么可怕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城郊,车子继续往前开着。居然经过了槿时被人猥亵的路口。

“咿呀……”槿时捂住自己的眼睛,发出尖叫声。

“怎么了吗?小宝贝。”晴轻声的询问道。她还在盯着前面的道路,不过似乎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别害怕了,上次那帮人都被我们打的屁滚尿流了,好了,咱们来听听歌吧。”

车子缓缓停在路边,晴纤细手指飞快的点击着汽车上那个小屏幕中的软件。随着一阵淡淡的乐声从车中响起。晴驱车离去。

连续播放了好几首。

现在,车内放的歌是《后来》。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消失在人海……有的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只是听到“有一个男孩曾经爱着那个女孩。”槿时眼皮狠狠的跳了跳,她忽然想眷恋一下那位男孩子。随即这个想法就被内心彻底打压。嘀咕了一句:“我才不要被那种人爱!”

往事本该如烟,随风散去,但是总有几缕,始终停留在原地。

晴通过内后视镜瞄了一眼坐在后座的小女仆,淡淡的问了一句:“在想什么呢……”

“额,我在想我的初恋……”槿时小声的说道。

“你的初恋不是我吗?”晴随口问道。

“抱歉抱歉,是我口误……”槿时连连道歉,生怕引起姐姐的不满。

晴立即切换下一首歌,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的说道:“你还是忘不了他啊……”

是啊,终究是难以忘怀,毕竟可是谈了足足两年。从心悦君兮到反目成仇。哪怕曾经多数的温柔都是伪装出来的。终究是一段难以忘却的回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内只有音乐在播放。

槿时半张脸贴在小玻璃上,看着车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有着几分孤寂。

随着汽车终于停靠,晴抓起两瓶饮料,拉开车门,走了下来,又拉开后面的车门。将一瓶饮料塞入槿时怀中,说道:“到了,咱们下来走走吧。”

槿时怀里揣着这瓶阿萨姆,始终低着个头,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女孩。

这是一片滨湖湿地公园。不远处的广场上,大妈们依然还在跳着广场舞。路上各种人影络绎不绝。

有青春期的恋人,带着孩子的老人,老夫老妻,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气息。

槿时更加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她小心的抱着晴手腕。脑袋更是依靠在晴肩膀上。两个人维持着一副恋人的模样,慢悠悠的走在路上。

命运是一个圈,我们就在里面跑,永远在跑,但怎么都跑不出去。

槿时忽然感觉到很悲凉,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姐姐,你说,跨性别能看到光明来临的那一天吗。很多人总是说,坚持着活下去,这只是黎明的前夜。可是为什么这个前夜是如此的漫长,一点光明也看不到。”

“我也想为其他的跨性别开辟光明的道路,”晴的目光中有着些许的忧伤:“哪怕仅仅做到帮助一个是一个。”

两个人慢悠悠的走着,已经来到了湖边。她们站立在河畔,双臂倚靠在木栏杆上。

湖边的夜风温柔的吹过槿时的白丝袜,内心激起丝丝荡漾。

槿时看着湖中自己的倒影,以及几条悠闲的鱼儿。

晴温和的说道:“在父权社会,女人是艺术品……商品……被人待价而沽,只有强势的男人才是人。”

槿时小声的询问:“那么非二元性别呢。”

传来的声音无比冷冽:“传统秩序中,根本就没有我们的与位置,”晴嗤笑一声随口说道:“违背公序良俗,公序就是多数人的秩序,良俗……现在依旧还是传统的父权秩序性别二元论那一套。

主流的教育对幼小的孩子灌输的是歧视LGBT的观念,导致跨们在幼年时期就怀疑自己是不是“不正常”。真正需要的不是是否宣传。而是如何从孩童能明白的性知识中“抹去歧视的部分。”

晴的声音依然温和:“小槿时,你知道吗。等性别平权真正实现的那天,跨性别将不再受关注,因为尊重与理解已自然融于观念。

到那天,“跨性别”的框架也随之解体,显露出的是每个独特而又互相平等,真实生活着的人。”

槿时抬头望向星空,宇宙的尺度是如此的漫长,人类的生命也不过是仅仅的一瞬间。可是人类为什么还要把短短的生命,用在仇恨与歧视的消耗上。

或许光明还要很久远,长路漫漫。但是她也想看到那一天。

天空中有点点的光明闪烁,那是一架飞机。槿时看着飞上夜空的飞机,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的人生,以后也能像这飞机一样,鲲鹏展翅吗?

星夜漫漫,七月流火,大火星西行,但是隐约还能听见蝉鸣阵阵。

槿时知道,在古典文化中,蝉鸣代表着死亡与新生。生命的不朽与延续,她想一代又一代的跨性别,总会有人能够看到那一天的吧。

两个人一路无言,漫步在河畔,到处散步的行人也越发的稀少,夜空深沉。

当晴驱车带着槿时返回别墅的时候。槿时已经沉沉睡去。依靠在车座上,呼吸均匀,偶尔还能吹动一丝丝额前的秀发。像是一个精致的睡美人。

晴以公主抱将其抱起,隐约还能听见槿时梦中的呓语:“姐姐,不要离开我……”眼角似乎还有晶莹的泪痕。

晴温柔的用手指抚去眼泪。

我的爱人啊……这次你再也不会走远了吧……

想不到我这个刀子专业户,居然写起甜文了。而且隐约感觉自己的文笔以及场景描写,似乎又精进了一些吧。希望以后也能精进一下人物描写,心理描写,动作描写。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八至九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一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6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十章”

  1. 朋友问我写作的时候会不会带入。那当然了,都用自己的名字了。看的时候完完全全把自己代入故事啊。而且还可以第一人称第三人称自由切换。

  2. 写着写着就成娇妻文学了,哈哈哈,挺想当小娇妻的,本来还想搞个带球跑的剧情,可惜小药娘不可能带球跑。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