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四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灰色时空

“但是,槿时小姐,您想过这种生活的后果吗?您的尊严、自由和尊重都将被剥夺。您是否愿意接受这种屈辱的生活方式?你要向前看,不再让自卑和贫困阻止你的梦想。你要相信自己,勇往直前。”——AI

浅夏的风吹过绿化带,时间刚过响午,一部分人已经吃饱了饭食,但为了躲避烈日的酷乐依然缩在房间中午休。

酒店的旋转门被推动,两个身影先后进入。
“欢迎光临,你们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吗。”身穿着酒店制服的女前台,保持着标志性的笑容,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句子。

进来的那两个身影分别属于一个较胖的壮年男性和一个相对较小的女生。那个壮年男性身穿一身灰色服装和长裤,不知道什么品牌。但是身体裸露的皮肤处,依然有大片大片的浓密毛发。

那个身材较小的女生,背着一个白色小挎包,脸上画着一个淡妆,容貌尚可。穿着一件米黄色连衣裙。年龄约莫也就二十岁出头左右。

女前台大概就可以判断,这是一个拜金的女大学生,为了钱财不惜出卖肉体的故事。不然这么青春的大好年华,谁会去谈这种胖胖的毛发浓密的三十四岁男的?

“一间情侣套房。”那个壮年胖男性说道。

“请问您有预定吗。”前台依然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没有,现开一间。”那个壮年胖男性说的。

“好的,麻烦二位出示一下身份证。”前台依然保持着那种温和的,犹如春风的笑容。壮年胖男性率先递过自己的身份证。那个女生磨磨蹭蹭的翻着自己的小挎包,那胖男性狠狠的瞪了她一下,她这才颤颤巍巍的取出自己的身份证交给前台。

女前台接过那个女孩的身份证,瞅了一眼。身份证上的人像倒也和那女孩外貌复合。但是性别一栏的男字,有些夺目。

原来这是一个小伪娘吗?不过女前台并没有多在意。做酒店前台的这么多年,各种奇怪的事情早都司空见惯了。

在电脑前操作了一下,递给那个胖男性一张房卡。他就搂着那个小伪娘的腰,向着房间所在的楼层走去。

套房中布值得倒也温馨,大胖子大马金刀的坐在床上,槿时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挎包放在床头柜处。又低着头走了回来。

“来之前灌肠了吗。”大胖子忽然发问。

“啊,灌了,来之前已经灌了。”槿时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就好,省得我还要花费一番功夫。”大胖子嗤笑一声,说罢就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露出浑身浓密的毛发,以及那根黑漆漆的男性性器官。

槿时依然还是呆愣愣的站立在原地。

“你愣着干什么。”大胖子看着傻傻站在原地的槿时。有了一些怒意。

“哦哦……”槿时这才褪去自己的衣服。文胸包裹之下,微微鼓起的乳房。白色内裤中若隐若现的小玩意儿。

“内裤也脱了。”大胖子命令到。

槿时想服从命令的机器人,呆呆的把自己的内裤也褪下。露出了洁净的下体,以及软塌塌的小玉竹。全身只剩下。辅助娇嫩胸部的文胸以及腿上的白色小短袜。

她有些害羞的站在原处。

“过来,跪下给我口。”大胖子命令道。槿时漠然的走到他的身前,缓缓跪下,身体向着被黑色阴毛包裹的性器官处凑过去。

“磨磨蹭蹭的,你到底出不出来卖了?”大胖子有些愤怒的发问。按住槿时的头,将她狠狠的抵到自己的下体。

一部分浓密的阴毛以及整根腥臭的男性性器官,都塞入了槿时口腔中。她只觉得有些恶心,想要干呕。剩余的阴毛戳在槿时娇嫩的面庞上,有些生痛。

“你这嘴巴倒是动啊,你出来买点还矜持什么。”大胖子恶狠狠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槿时死死的闭上双眼,舌头搅动着口腔中的这个异物。大胖子狠狠的按住她的头,防止她将口中的异物突出:“快一点,使劲舔。你个婊子,你是出来卖的,不要装矜持了。”

槿时紧闭着双眼,无尽的屈辱感从内心升腾而起。但她还是尽可能的用舌头去侍奉口腔中那个让人恶心的异物。

“就是这样啊,你个小骚浪蹄子。”大胖子还是按住她的头,甚至愉悦的吹起了口哨。

槿时忽然觉得口腔中多了一股新鲜的温热感,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尿液,慌不择路的想要把口中那根恶心的玩意吐出来,并把尿液也吐出来。

却仍然被大胖子按住头部,头顶还传来了恶狠狠的声音:“小东西不许吐出来,全部吞下去,如果吐出来的话,我就扣你的钱。”

槿时强忍着内心的屈辱感,还是把那让人反胃的液体给吞了下去,她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已经被人给操了,难道还要就为了那所谓的贞洁以及道德放弃卖身的钱不成?

她闭上眼睛,尽可能的想要让自己忘记一些所谓的道德。告诫自己目前只不过是一个卖身的骚浪婊子罢了。

但是身体传来的反胃感却是越来越强。大胖子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不停的抽插着,直到又一股白色液体喷薄而出,她强忍着恶心,基本上都给吞了下去。当然还是有少量的尿液以及精液。流淌在嘴角,下滑到脖子,低落到文胸上,泛开一阵的污浊。

直到射了一发,大胖子这才放开按在她头上的双手。

“结束了吗?”槿时颤颤巍巍的发问道。

“呵呵,结束。小婊子你想的太好了,这只不过是个前戏罢了。”

大胖子躺在床上,冷冷的继续说道:“既然我的鸡儿都已经润滑了,你的屁股就不需要润滑了。坐上来自己动。”

槿时喉咙滚动了片刻,虽然她之前写了不少色情小说,但是她毕竟真的不太喜欢真人性行为,特别厌恶真人的性器官。更何况……

但她还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胖子身前,跨坐在他身上一点点的蹲下。

“快点,再不进来就软了,出来卖个银都这么磨磨蹭蹭。你这婊子连卖淫都做不好啊。”

槿时闭上眼睛咬紧银牙,强忍着哭腔,感觉到那东西离自己的后门越来越近,温热感在摩擦自己的菊花,随后就是撕裂般的疼痛。
大胖子将她狠狠的向身下扯去。

只经过少许开发的后穴,感受到一股撕裂般的痛。“自己动,顺便叫。”大胖子冷冰冰的提醒。

槿时只觉得无尽的屈辱感,以及自己内心深深的无力,哼,还不怪自己,好逸恶劳,好吃懒做。不想找工作,只想着鬼混,找一些轻便的钱。

她颤抖着在大胖子身体上上下下。同时发出一些干哑的:“啊,嗯,咦。”

“叫你妈的,叫你是在读英文字母表吗。”大胖子宽厚的手一巴掌呼过来,在脸上留下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叫爸爸。”

“老公……”槿时咬紧自己的牙齿还是发出了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只从牙齿缝中吐出了这两个字。她真的不太明白为什么一些人在做爱的时候喜欢让那些女生叫爸爸。反正她觉得很膈应。

“行啊,就继续这样叫。”虽然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大胖子依然很满意。

“老公……操死我吧,操死这只小母狗吧。”槿时闭上眼睛,一行清泪从眼角划过,无数放荡的污言碎语,从自己的口中说出。

一股温暖的液体,从坐着的那个东西上面喷薄而出。屈辱,实在是太屈辱了。她曾经恬不知耻的说,实在不行就去卖吧,自己就是一个放荡的人。真到了这一天,却感觉无尽的无助以及屈辱感。

虽然胖子在她体内无套内射了一发,但是她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真正的终止,依然在机械的重复着那些动作。

接着大胖子又把她揽进怀里,一边操弄着她的后庭,一边低下头将她的文胸向下扒,允吸着那枚小巧精致的乳房。

槿时浑身无力,只能闭上眼睛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只要没有看到就不存在。但是身体传来的疼痛感,身后的撕裂感,乳房被啃咬的感觉。却让她觉得仿佛在地狱中沉沦。

浑浑噩噩,她都记不清楚自己被操了多少次,自己整个人也觉得软趴趴的,大胖子却觉得极其满足,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个个的草莓印。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槿时无力的躺在床上,大胖子在他身旁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

“呵呵,没想到这小婊子,一个雏,还蛮紧的,虽然不是很熟练,但是爷爷我今天高兴了。”

槿时趴在床上,全身无力,只有身体少许的起伏证明她并不是一具尸体。一支烟完毕,大胖子麻溜的起身穿起裤子。同时将一沓钱币随手扔在地上:“诺,小婊子,这是你今天的钱,我有点期待下次见面时,你的技术会不会熟练一些。”

听到了自己有了钱。槿时强撑着身体,从床上爬起冲到地上。她手忙脚乱的将地上那一坨百元人民币捡起,颤抖似地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清点,不多不少,整整两千元。此时的她,卑微的就像一条狗。

不过,她本来就是狗啊,或者说还配不上狗这个称呼,她不过是一个放荡的婊子,卖屁眼的恶心人妖,生物活在淤泥里的臭虫。

那个大胖子扔下一套女装常服,扬长而去。槿时趴在地上,呼吸极度不均匀,却仍然在死死的攥着手中的那一坨人民币。

伴随着房间门重新关上的咔嚓声。槿时才撑起精神,攥紧自己的拳头,一点一点的从地上爬起。先是用自己已经褪下的衣服上的布料擦拭了一下这一坨人民币,塞进了自己此前随身带来的小提包中。

这才摇摇晃晃的向着淋浴间走去。推开淋浴间的门,槿时直接踉跄的扑倒在马桶上。她使劲的抠弄着自己的喉咙。

“呕……”她绝不允许这种肮脏的东西留在自己的身体里。被体液稀释呈浅黄色的尿液以及浑浊的精液,从她的喉咙中被吐出。

她就一直抠弄着自己的喉咙,尽可能的把胃里翻江倒海都吐出来,吐到只剩下酸水,她还在吐。甚至手指都抠破了喉咙,铁锈的气息充斥着口腔。

“砰。”她攥紧右拳,重重的砸在马桶边缘上。对马桶造不成任何影响,反而让她的整只右手都疼痛无比。

口腔中恶心的味道挥之不去,文胸甚至长发上的精液已经凝结成了精斑,身上散发着屎尿津液,混杂的恶臭味道。

她发疯似的将自己身上的仅存的小文胸重重扯下,冲到洗漱台前。拆开一次性的包装袋。握住一次性的牙刷,挤上牙膏,死死的刷过牙龈,哪怕被刷出了血液。

一遍又一遍,用杯子中的水,咕噜咕噜再吐出。机械的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口腔中只剩下淡淡的血腥味。

她咚的一声,随手把一次性物品扔进了洗手池旁的垃圾桶中。扯起一条一次性毛巾。打开淋浴喷头,仔细的搓洗着。直到把全身上下的污垢彻底擦去。现在的她光溜溜的,浑身被搓的通红,就像被煮熟的大虾。

“呼。”槿时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终于洗干净了。她拉开淋浴间的门,赤身裸体的走出,身后氤氲蒸腾的热气向着大房间内冒出。

整个房间无比杂乱,槿时很快就换上了那个大胖子留下来的女装。拿上自己的小挎包。
槿时快步走到房门口,正准备离开。回头看向了那张巨大的床铺。

这可是酒店的床唉,虽然不一定干净,但肯定比自己那狭窄出租的床要软和不少。既然来都来了。

槿时放下了正准备伸向门把手的左手,回过身来慢悠悠的走向巨大的床铺。上面的脏污并不是很多。而且基本已经干涸。槿时躺在床上打了一个滚。还真挺软和的,拉过一旁的被子,暂时先睡一觉吧。

几个小时后,槿时从床上爬起,面色复杂的看着房间。慢悠悠的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此时天色已黑,星河落于天幕,整个城市的霓虹灯闪烁,远方天空之上,隐约能看见几颗星辰闪烁。原来已经到夜晚了吗?

槿时站在窗前,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又找到床头柜前,提起自己的小挎包,再度打开,清点了一下里面的钱币,不多不少还是那两千元钱。

“呼……”槿时再度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细长的睫毛微垂,看不清下面眼神的波动。她只是将自己手中的小挎包攥得更紧,仿佛怕它长出双腿,从自己的掌心跑出去。

短暂伸了一个懒腰,斜挎上自己的小提包,同时将其放在自己胸前。一只手死死按住。这才拉开酒店的房门,走出去。

酒店人来人往,经过前台的时候,还是能看见一些小情侣在登记开房。

她站立在马路旁,周边车水马龙,慢悠悠的走着,仿佛与世人隔绝,吸上一口气,是道路两旁石楠花那种精液的味道。她又觉得自己的胃在翻江倒海。捂住自己的嘴巴,跑去街边的小商店买了一瓶一元钱的冰露矿泉水。

狠狠的灌上一大口,这才压抑了自己那种呕吐的欲望。她一手拎着矿泉水,垮着小提包,就像是没有目的的游魂一样漫游,和这个繁华的世界格格不入。

直到手机的轻微震动声,才让她回到了现实。点击那绿色的接通键,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女声:“姐?”

“嗯?有什么事吗。”槿时听出来了,给她打电话的是她的妹妹。她之前总喜欢缠着自己,叫哥哥哥哥。

电话那边仅仅沉默了片刻,就传了相对急切的声音:“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暂时能找到住的地方,虽然小是小了点,而且有一份工作。虽然只是服务员什么的,但是基础月薪也有三千呢。”槿时随口胡编了几句,不可能把自己说得太好,也不可能把自己说的太差,就用这种相对现实一点的去骗一骗自己的妹妹吧。

“那就好!”妹妹温和的说道:“你在外面多保重身体,想要回家随时可以回来的。”

“不必了,”槿时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我现在就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妖怪物。要是回家,宗族里面指指点点。对全家都不好,尤其是对你的未来。”

“哼,就那群傻逼嚼舌头的玩意,我才不在乎呢。”电话那头传来妹妹不屑又愤恨的声音:“他们就是一群傻逼,只会嚼舌根,在背后漫天造谣,指指点点。反正以后我要到大城市里去买房子。”

“那你就加油吧。”槿时用着相对轻快的语气安慰着。

“对了,姐,”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我们家里人都很想你,希望你能在外面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同时不要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黄,赌,毒,永远不要碰。”

“啊,哈哈哈哈。”槿时尬笑几声:“你姐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这些事情怎么会去碰呢。”然而眼角却已经渗出了几滴泪水。她悄悄的将眼角泪水抹去。

“那就好!”妹妹温柔和的说道。

“我现在挺忙的,那就挂了啊。”槿时仓皇的将电话挂掉。两行泪水已经流过了唇角,带来一丝咸咸的味道。

同样是二十四岁,一些人步步高升,而她却因为自己那懒惰的习性,在污秽的泥水里面苟且。

天气变化的极快,仿佛就是为了嘲笑她一样。当他还在街道上漫无目的时,漫天的乌云就已经笼罩局部城市的上空。

第一滴水从天空滴落,短短几分钟,大雨倾盆而下。没有带雨具出门的路人仓皇奔向路边的一些屋檐下,寻找避雨的地点。

槿时就像是生锈的机器人一般,木然的行走在雨中。一些商店的橱窗,温暖且明亮。她呆滞的走着,经过一家服装店的时候,转过身正好看见了,摆在橱窗中一件鲜艳的女装,真好看啊,自己穿上一定很好看,只可惜标签上面的价格足足有七八百呢。

“嗒,嗒。”一辆灰色的小轿车从身边经过,轮胎重重的碾过了身边水坑中那泛着些许白色泡沫的黑灰色污水。溅了槿时半身。她也只是像是零件老化生锈的机器人,木然的转过头。默默的看着那辆小轿车扬长而去。

雨还在下,越下越大。甚至地面在雨水的撞击中都溅起了一阵阵的白雾。街道两旁的行人已经很少了。

也不知道在雨水中淋了多久,槿时忽然走到了一处天桥上,她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挪动,慢慢的爬上天桥。原来那倾盆的大雨已经变小了很多,只剩下偶尔淅沥沥的细雨。

槿时站在天桥的栏杆旁,用手抚开上面那密集的水珠,就这样趴在栏杆上,看着远方广告牌的霓虹灯,来往的车水马龙,山顶上装的不知道是探照灯还是什么的白色灯光,照射的极远。

雨水或者说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眼睛,眼角看到的只有散光。这座城市还是那么的鲜活。

拧开矿泉水的瓶盖,就者曾发丝滑落的雨水,轻轻小酌一口,一口又一口。

恍惚间雨水已经停了,抬头望向星空,还是能看到一些星辰在闪烁。槿时勉强认得几颗星星,那颗大一点的是木星,也就是岁星,还有火星,那里一闪一闪的是飞机,貌似还看到了参宿四。

钢筋混凝土的巨大城市,像个庞大的巨兽吞噬着渺小的身影。浑身湿漉漉的槿时闭上双眼喃喃自语:“风神啊,请您吹起我的羽毛,带我去到那高高的蓝天吧。”她试图翻过栏杆,变成一只蝴蝶。

却又硬生生的止步在原地,她不敢,如果有一天她死了,或许她妹妹还是会伤心的吧。而且说不定到时候的新闻报道就写某某某的天桥,一女装男子跳楼轻生。

在没有做手术之前,她还不想死,她不想以男性的身份离开这个世界。晚风轻轻的吹过面庞。

她站在原地,一口又一口。把矿泉水当忘忧酒。紧紧闭上双眼,眉头却彻底舒展。

再度睁开眼睛,祈愿树上的风铃铃铃作响。槿时正和姐姐大人相拥,她眷恋着这份温暖,那灰色的时空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现在,她再也不是阴沟里的臭虫,再也不是见不得光的老鼠。她不再是没有归宿四处漂泊的孤魂野鬼。

她现在有了一个美好的家。

现在精神状态真的非常非常不好,虽然目前居住的地方能暂时收留我,但是我想要去沿海的一些城市找一些小药娘或者是药郎合居,反正精神特别崩溃,希望闺蜜能够早点养我。

自己目前还是有道德和羞耻心的,而且我真的对真人性器官恶心,以后走一步看一步,人生各有未来。

或许以后,我会像书中一样自甘堕落,又或许,我会踩着万丈骄阳。

很喜欢这句话:“其实我也不确定我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可能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变成那种女人,那种在夜晚接客的风尘女人,但至少你记忆中的我……可是永远不会变的。”

我只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开心一些,做阳光下的野百合,永远向阳肆意盛放。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三章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五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5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四章”

  1. 陪一个药娘散心了一天,在火车站接她,又在火车站送她进站。

    现在心里有点难受。分别的难受,对自己未来迷茫。哭了,我未来何去何从。我想躺平,又想有钱,到处走走。

    哭了。

  2. 向你推荐
    《重启人生》(日语:スターティング・オーヴァー)是由三秋缒创作的一部小说。
    《三日间的幸福》(日语:三日間の幸福)是三秋缒创作的一部小说,并有一部改编漫画。
    感觉有些不合适,但就这样吧。
    自甘坠落吗,
    或许知道或许可以改变但,有些好奇呢。

  3. 自己的最高赞誉就是读者哭着说:从来没看一个小说片段看得这么难受过。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