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 黑沼泽俱乐部

清纯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别墅花园中,一个举止优雅的女孩身着女仆装,坐在花园内,阴凉的藤蔓架子下,温馨布置的石桌上,打起面前的一块糕点,悠悠的享用着。偶尔还用勺子搅拌着,玻璃杯中被调好的燕麦粥,再来喝上一口,怡然自乐。

别墅以及花园中,也是偶尔有身穿女仆装的小女仆经过,但是明显都没有这个女孩清闲。

女孩的幽幽的享用完了自己的食物后,站起身来,她身上的女仆装和其她的女仆略有不同。

女孩子容貌不能说是惊天动地,但也可以说是温柔典雅。她修长洁白的颈脖,带着一个小项圈,上面刻字的几个字,正是别墅的女主人姓名。被裁剪修饰的极为色情的女仆装,贴合在女孩身上。

修长的黑丝衬托着嫩滑的腿部,高跟鞋让腿部的形态更加完美。

女孩迈着相对文静的步伐,高跟鞋哒哒哒的声响中,她把自己的餐具送去洗涤。

她,叫槿时,是一个小药娘,是这栋别墅主人的契约私人女仆。

而别墅的主人同样也是一个药娘……术娘。槿时一般称呼对方为:姐姐大人。

说起来,姐姐大人比起槿时大了三岁,在槿时雨季时期,双方就有见过,虽然不是很熟。

然后就在两个月前,已经奔波流浪,居无定所了几年的槿时,又和姐姐大人偶遇了。真的只是偶遇,都不是双方刻意制造的。

姐姐大人很有钱,然后在经历了一段故事之后。槿时又一次主动的去找了姐姐大人,希望能签订一份女仆契约,做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作为私人女仆,其实和普通女仆略有不同,除了承担小部分家务工作,偶尔,还会做为姐姐大人的性奴肉便器使用。她很乐意,从小缺爱的她,渴望被人爱,只要有人能爱自己,哪怕是作为对方的性奴也无妨。

当然在签订契约时期,槿时提了一大堆附加条件,给人的感觉反而是她才是咄咄逼人的那个,而姐姐大人像是得不偿失的一方。

大致的内容就是,槿时作为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姐姐大人不能把她交给其他人玩弄,她只是姐姐大人一个人的私人女仆。

她可以接受姐姐大人的凌虐,但是拒绝接受穿刺,切除四肢等伤害肢体的事,也拒绝接受那些要求吞咽粪便尿液的无理要求。

她还记得签订这份契约的时候,自己的内心怦怦直跳,而姐姐大人只是目光大致扫了一遍条约上她的条件。

表情似乎带有几分玩弄,但是姐姐大人很麻溜的就签了这份契约。

契约的时间只维持一年,姐姐大人也要求槿时对她自称臣妾,称呼自己为姐姐大人。槿时要在寻常的服侍中尽可能满足姐姐大人所有的玩弄。

经过一个月的仪态培训,她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大手大脚,也拥有和自己温婉的长相一样的气质了。

姐姐大人允许槿时在别墅中大部分地区四处闲逛,但是拒绝她触碰电子产品,也几乎拒绝其他的女仆与她对话。

槿时本来就因为孤单导致的话唠,倾诉欲极强。结果在这里除了姐姐大人,没有任何人可以交流。她只能更加的依赖姐姐大人。

而现在,姐姐大人正在外面工作。槿时作为私人女仆,只能在别墅中走动,当然为了她不烦闷,姐姐大人还细心的准备了一台打字机,以及自己书房里面充盈的书,槿时都可以随便阅读。

每天的日子就是这么平淡,只有服侍姐姐大人的时候,槿时才会有少许的快感。

今天白天还是依旧平淡的一天。不知不觉间已经黄昏了。

穿着高跟鞋的女仆长,在书房旁边的小垫子上找到了正躺着闭眼无聊数小绵羊的槿时。以一种极其冰冷的语气命令到:“槿时小姐,主人马上就要下班了,请你做好服侍的准备。”

“嗯,知道了。”槿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小垫子上坐起,然后站立,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比较杂乱的女仆装。

向着餐厅赶去,其他的女仆们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槿时。站在姐姐大人经常享用食物的座椅旁。双手笔直合于下腹,低头保持一个温顺的姿态。

不多时,姐姐大人已经回来了,伴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座椅被拉开,穿着一身职场服装,尽显御姐气势的姐姐大人已经坐在了餐桌上。

“小槿时,就像以前一样,开始服侍吧。”姐姐大人用一种不容抵抗的语气命令道。

“好的,姐姐大人。”槿时温顺的说道,麻溜的蹲下,然后钻进了餐桌底下,跪在姐姐大人翘起的玉足前。

轻轻为姐姐大人卸去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小手轻柔的为黑丝玉足捏揉,小心翼翼的像是捧住珍宝一般,将那双美丽的玉足捧在了自己面前。

带有着几分汗水味,发酵味,还有皮革的味道。这味道有几分酸爽,但因为姐姐大人经常喷香水和清洁身体,所以并不是很难闻。

槿时小心翼翼的用舌头舔食这双黑丝玉足,餐桌上的姐姐大人也不停的用黑丝摆弄着槿时,偶尔是插进她的喉咙,使劲搅弄,带出连成丝线的口水。又或者用另外一只黑丝足去摆弄,抚摸着槿时娇嫩的脸蛋。

这让姐姐大人十分享受。有时候姐姐大人也会恶趣味的把玉足伸到槿时裙底下,玩弄着被锁住的那个小玉竹。

作为一个小药娘,槿时连小蛋蛋都已经去除,因为缺钱,还留下一个小玉竹。做手术需要的近十万元钱她还完全拿不出手,不过也没事了,现在那个小玉竹只是一个纯粹的观赏工具,还被特制的锅盖锁具给锁住。虽然大部分的阴茎贞操锁都是需要有蛋蛋卡住的情况。但也不是没有专门特制的。这份锁具也正是姐姐大人赐予的。

享用完了餐盘中的食物,顺带享用了乖巧女仆的服侍后。姐姐大人心满意足。呼唤着女仆长。

“琼琚,带槿时小可爱去吃点东西,然后洗漱一下吧,今晚我要享用。”

“好的,主人。”女仆长琼琚恭恭敬敬的说道。

不多时,姐姐大人就踩踏着高跟鞋踏踏离去。

直到简单的吃完了一顿饭后。槿时被几个女仆拉去洗漱了。直到女仆们往槿时菊穴中插入管子,注入灌肠液。开始进行了灌肠。所以这顿晚饭吃了跟没吃没什么区别。

当灌肠完毕后。女仆们又一次为槿时进行全身的沐浴。

光洁无毛的身体被身穿泳衣女仆们悉心的清洁着。槿时始终低着个头,直到洗漱完毕,女仆们拿起浴巾为她擦洗。

光洁的肉体站在原地,槿时乖巧的像个提线木偶。女仆们悉心服侍她换上情趣用品,一个女仆率先为槿时花了个淡妆,梳子刷过及腰的青丝,口红温柔覆盖娇嫩的肉唇。

很快,一副皮革黑色眼罩佩戴在了槿时面庞。现在的槿时,像是一个黑暗中无助的小兽。

油凉滑嫩的黑乳胶手套一点点覆盖上槿时柔弱的玉手臂,完美贴合。又是一副紧身束腰修饰着小玩具的腰姿体态。

娇小的乳房被安好了乳钉,上半身以几条皮革带子组成的衣服衬托。

臀部开裆,方便主人大人玩弄临幸的乳胶短裤修饰着槿时的蜜桃臀。

几个女仆架住槿时,为她佩戴胶袜。油亮漆黑的袜子,从晶莹剔透的指尖一点点上滑。越过了膝盖,完美的包裹一双玉足。

槿时被这些冰凉温柔的衣物包裹,舒服的发出呻吟。又是一副脚链挂在了槿时脚腕部,主要的作用是增加情趣色彩。

现在的她就是一个楚楚可怜,等待姐姐大人临幸的宠物性玩具。无助可怜,美艳诱人。

女仆们站在两边,各挽着一只手。牵引着被蒙住眼睛的槿时,走进姐姐大人的寝房中。

槿时温顺的跪在铺设了羽绒地毯的地板上,
上半身保持着前倾匍匐的姿势。臀部尽可能的翘起。

地毯毛发抚摸着槿时被乳胶包裹的腿部,带来一种奇异的愉悦感。

就这样保持着温顺与谦卑的姿态。等待着姐姐大人的宠幸。

整个房间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一点声响。槿时被蒙住了眼睛,完全无法观察四周。她也试图在心中默念计数,结果都太过无聊了。

长时间保持这样的姿势,让她腰部及以下的酸痛无比。那么,就稍微活动一下吧,反正只是活动一下下而已。姐姐大人不可能发现的。

所以就当槿时偷懒,换了一下姿势,伸懒腰的时候。

身后传来了姐姐大人那清冷又威严的声音:“小槿时,又在乱动,你很不乖哦。”

听到了日思夜想的姐姐大人声音,槿时娇躯明显是颤抖了一下。迅速改回来之前那个臣服的姿势。“臣妾给姐姐大人请安。”

“哼哼,但是你就是不乖呀。”姐姐大人的话语充满了一分不满,两分戏弄,三分幸灾乐祸,四分愉悦的扇形统计图。

“不乖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哦。”姐姐大人说着。一根粗长的橡胶肉棒凑到了槿时唇边,紧贴着槿时红唇,也不待姐姐大人继续发话。

她没有任何犹豫,迅速含住了小棒棒,专心致志的为佩戴着小棒棒的主人口交,吞吐,灵巧的小舌头上下摆弄着,像个欲求不满的男娘荡妇。

很快,这个橡胶棒棒就会插入自己敏感的菊穴,带来姐姐大人恩赐的无上性高潮。单想着就能让槿时口舌生津,更加卖力的侍奉姐姐大人。

她对真人性器官无感,甚至有种天然的排斥。真人性器官又腥又臭,让她本能不适。
但橡胶性器官满足了她内心的欲望。

姐姐大人满脸温柔的看着自己胯下,被蒙住脸的小可爱正在吞吐着橡胶肉棒,婉转承欢。会心一笑,抚摸着小可爱的秀发。终于将橡胶肉棒从小可爱的口中抽出来,还连接着少许银丝。被蒙住眼睛的槿时茫然的抬起头来,带着几分呆萌。

姐姐大人捧住槿时的面庞。使劲的蹂躏。
过了好一会儿,姐姐大人才把小槿时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

小可槿时就这样依偎在姐姐大人的怀里,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

直到被姐姐大人在床上摆好,两条腿分别摆开,大小腿用拘束工具捆在一起。

姐姐大人又取出了一个鲜红的口球,塞进了小可爱的口中。把小可爱双手扭到头顶,一副皮革手铐迅速铐住。

槿时温顺的保持着这样被缚住的姿势。偶尔从口腔中发出一阵类似小猫发春的呻吟。“唔,嗯。”

姐姐大人坐在床边,依然是不紧不慢的玩弄着小可爱,温热的气体喷涂在槿时的耳尖。槿时的面庞迅速因害羞而变成粉红色。

姐姐大人还是不紧不慢的用舌头舔食着槿时小可爱白嫩的颈部。纤细的玉手也非常不老实的玩弄着被打上了乳钉的娇小乳头。

房间内欲望的旖旎越发充盈,“呜呜嗯”,槿时被调教的性欲上涌,努力摇晃自己的肢。
终于姐姐大人在小可爱的耳朵旁吐气如兰的发问:“小槿时,想要吗。”

“唔嗯嗯嗯。”快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槿时剧烈的点头。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主人身下的那个橡胶肉棒,快点捅入她的身体吧。

然后姐姐大人还是一幅不急不慢,胜券在握的模样。“想要,那就求我吧。”

“唔唔唔唔唔。”槿时的语调在不断的变化。只可惜被口塞塞住,发不出任何的请求声音。

“我都忘了,小可爱现在没办法说话呢。”姐姐大人半调笑着,纤细的手指划过小可爱白嫩的面庞。“那么,槿时小可爱,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无助的槿时,呆愣愣的跪在原地,大脑的思绪完全被打乱。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激烈的请求声:“唔,唔唔唔,唔……”被捆缚住的手臂还试图摇晃。

“我的小淫娃,看来你很想要啊,那我就不调戏你了。”姐姐大人单手捏住槿时的下巴。很快又把小可爱摆正了一下跪姿。稍后慢悠悠的爬到了小可爱的身后。

槿时尽力的抬起自己的小菊穴,姐姐大人也终于把橡胶肉棒贴住了小可爱的菊花穴。从身后抱住小可爱娇柔易推倒的身板。

“我要开动了哦。”

槿时还没准备好,被她口水润滑过的粗大橡胶肉棒迅速插入她的菊穴,粉嫩的褶皱迅速被撑开。

一股异物入侵的感觉,在小可爱的脑袋中升起。大脑指挥着臀部下意识的将入侵物体以挤压的方式排出体外。

却带来了更大的快感。姐姐大人迅速的在小可爱的菊穴中挺身抽插。很快就找到了小可爱的敏感点。

“唔唔唔……”槿时试图仰起头,尽可能用肢体动作分担一点这种快感。

姐姐大人不但在抽插她的菊穴,还在玩弄着她的小乳头。

一点点唾沫从口头的孔洞中飞舞而出,在床上乱窜。原来这就是性交的感觉嘛,这就是被心爱的人宠幸的感觉吗?

小可爱的脑袋已经无法多加想象了。她的脑海中全都是姐姐大人的宠幸与那根橡胶肉棒。

好幸福,再多来点吧,姐姐大人再多宠幸一点吧。槿时被眼罩遮住的眼睛早已翻白。就像是一个痴女一样。

幸福的爱欲,对姐姐大人的臣服感,肉体的欲望。像打桩机一样,随着橡胶肉棒的进进出出,慢慢的深入槿时的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姐姐大人的抽插动作明显慢了不少。小可爱也实在坚持不住。既然就这样,在被抽插的状态下昏睡了过去。

小脑袋低垂,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一副已经被彻底玩坏的模样。

看到小可爱已经昏睡过去,姐姐大人这才放开了她,舔了舔嘴,似乎在回味着这种场景,为怀中的小可爱,麻利的解开腿部的束缚。将她抱在怀里,像个抱枕小玩具一样,入眠。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姐姐大人温柔的拂过槿时的白嫩乳头。玩弄着乳钉,径直含住了乳尖,用小舌头挑逗之,睡梦中的槿时忽然颤抖着。

姐姐大人肆意玩弄着槿时的小身板,似乎在自言自语:“可爱的小槿时,我会把你留下来,做我一辈子的私人女仆,你永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她对槿时有一种绝对的掌控欲望,虽然初次见面不算明显,但是在上一次见面时期,她已经脑海中有了一份执念。在告诉她,把这个小可爱留下来。

女仆契约只是一个心理暗示,她根本没打算在契约时间结束后,再度续约或让槿时离开。她要把槿时变成专属于她一个人的宠物性奴小受妻。

感情需要培养,任何人都不大可能接受突然成为她人的所有物,她循循善诱,把槿时渴望被爱的心理不断放大。直到对方心甘情愿的向自己臣服。

今晚的这一次,她早早的就站在了寝室门口,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就是为了等待自己的小可爱犯下错误。

7.8年没有见面,这次她调取了槿时所有社交资料与发言动态。蓝鸟,知乎,qq,以及槿时写的那些涩情小说,摸清楚了槿时的一切心态。为的就是能牢牢掌控她的身心。

哪怕有朝一日,槿时知道了她的想法也无所谓,是槿时在依恋她,离不开她。到时候,槿时会答应的。她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月落星沈,太阳还未升起,天空已经泛起了白。

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槿时,只觉得脚底板痒丝丝的。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正在她脚部游走。想要伸腿踢蹬,却发现自己脚腕被死死的握住,动弹不得。

无奈的她想动动手指,却发现,似乎,小手也被不知什么道具禁锢住了。“是谁!”半睡半醒的槿时迷迷糊糊问了一句。

脚部的物体不再游走,槿时却又觉得内心怪渴望继续的。一声不满中带着稍许嗔怒的御姐声音传来:“是我呀,小槿时。”

“原来是姐姐大人,抱歉,臣妾又一次不守规矩,冒犯了您。”“没事,小槿时这么可爱,我不忍心责罚的,安心睡吧,槿时小可爱。”

也不管床上被拘束的女孩儿状态。姐姐大人低下头,把玩着手中一对黑巧克力雪糕,专心玩弄着,肆无忌惮。同时像品尝珍馐般,将被乳胶袜完美包裹的晶莹足趾含在口中,悉心舔舐。

被人玩弄着敏感的足部,怎么可能睡得着。虽然身体上传来的感觉,是比较痒的,但,被姐姐大人玩弄,是如此的温暖舒心与幸福。就这样一直下去吧。

(最近明显发情的次数比较多了,对,好几个朋友都发过情。很多比较丧心病狂的话都说出来了。好像有好朋友陪着我。

“你其实更想做这样的药娘 然后被嘿嘿嘿吧。”
“哪怕被漂亮的小药娘绑着抱在怀里都好。只想有个温暖的依偎……看看这种东西可以有点颅内高潮……本身实际上并不愿意透别人也不想要被别人透,不过的确喜欢被漂亮的药娘绑着抱在怀里。”
“是不是无性恋还没法判断,但性欲确实挺强烈的,合着你把理性的一面都留给我是吧w”
……
“将来我如果有能力 决不会让你到这个地步。我越了解真实的你 就越喜欢你。”
……
“我想要所有人都幸福。而……真实的我。一无是处。”
“我也想让所有人都幸福,所以首先想让你幸福。”
……
“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未来。我挺软弱的,做不到像其他人那样子,年少时期就可以潇洒的四处云游,银鞍赵客。”
……
“发现我抑郁加重之后社恐又变严重了”
“看得出你很多情,应该是挺敏感的类型,这样感情世界丰富 但有时也会因此疲惫。阿时既然选择我当你朋友 希望我会让你失望。”
……
“我相信会很棒,阿时可以自己做“漂亮大姐姐”嘛,而且现在就能看到你有这种潜质,只是颜值或许真的只能别人看到 自己看不到,要不你也不会这么自卑”
“真想有人能陪在身边,所以很多时候就在想,当一只鸟笼中的金丝雀也挺好的。”
“要知道 金丝雀在山林中的同类更多”
……
“如果我的人生也进行改变呢,如果我高二就开始吃糖呢,如果我真的愿意去做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呢,如果我主动愿意断绝所有和我的关系去给别人做妾呢。”
“你怎么会一无所有,不是还有我吗?”
“不要离开我,好吗,这辈子,不要离开我……求你了。”
“阿时最近有点……”
“我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想被抱走。我这几年暂时先苟活着吧。看看能赚多少是多少。
以后实在不行你养我吧,我会很乖的。”
……
“抱歉,我烂了。这是我渴望的……真的,我是认真的,我挺渴望这样的。”
“那祝你实现愿望”
“你生气了吧?很抱歉,我又一次发癫发情。”
“不是,我真心祝你实现愿望。”
“你别这样,我有点害怕,那我们还能继续当好朋友吗?”
“你有点太紧张了……当然可以。”
“我总是渴望被人爱……嗯,谢谢你。不管我以后变成什么样,希望我们都还能是好朋友。其实就按照我的心态,要么对别人有着强烈的占有欲,要么当别人的私人小受宠物。 ”
“但是肯定能找到呐”
“以后你养我不,我会乖乖的。”
“养你的话 还是会逼你写小说喔。”

总之就写了这篇以自己为角色的意淫小黄文,我目前现实生活还行,已经离开家了,在四处奔波。朋友只能提供少量的经济支柱,要靠自己一个人养活自己)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二章 >>
6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雨生烟

mtf,小受,业余扑街作家,可以接小说定制。推特号@xysy_js

7 thoughts on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1. 发现我在哪都是游离的。
    我哪都融不进去。
    我一辈子也成为不了真的女孩。
    这幅身体是个囚笼。
    我是个怪物。
    敏感又缺爱。

  2. 人类躯壳的束缚,心灵创伤的禁锢
    孤僻而游离,
    我们都是异类,不必在乎。
    什么都知道,但无法改变,看着自己沉沦很难受吧,但是,晚安,明天还要开始

  3. 其实别人对我昵称挺多的:小烟雨,生烟,烟姐,烟妹,阿时,小槿时,槿酱,时姐。

  4. 阿巴阿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可能也就是一些胡言乱语中掺杂的部分小黄罢了吧。
    第一章,第五章,第九章算是黄,
    第七章算是比较暧昧的那些。

    感觉自己写的也就一般般。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