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定制萝莉养成记 第三章

定制萝莉养成记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们在烈阳的暴晒下了约摸有了三十分钟左右吧,一位脑袋上是电脑屏幕的老师带着一群小兵,也就是酷似电脑显示器形状的机器人们找到了我们s班“原来在这里啊”机器老师用一种似合成人声说说话,这应该是在本世纪的技术顶尖了,简直和正常人说话发音一模一样,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学校会委员会会把如此高端的技术搭配在如此荒谬的造型上,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的。我摇摇脑袋,认为这不可理喻。

不过好歹是有人帮咱了,机器人把身上的束缚一并解开,只剩下了手铐,脚铐和嘴上的口球了,不过思雨的解开麻烦了些,尤其是项圈,花费了好长时间才向学校委员会要到密钥,看来密钥申请流程很麻烦的,我也只好是庆幸于自己佩戴了皮筋罢了。

在休息和等待思雨解开之后,两个机器人扶着一个人,似乎生怕跑丢了,对此我也只能感慨于学校的防备了,手铐和脚铐的密钥都在你们身上,又不是传动的钥匙还能想办法开锁,连锁孔都没有的又何从谈起打开呢?就算打开了,也怎么出去见人呢?

进到电脑教室后,这回倒是没有什么别的要求了,服装也换成了日常规定的那套,甚至没有那烦人的视力保护架子碍事。不过,古董的电脑却映入眼帘,那还是老式的台式机,居然在这里没有用上高新科技,真够怪的。

电脑桌是一列列的拜访着,毕竟节约空间,椅子在坐上去后,居然没有任何限制,除了脚上的脚铐让晃动抖腿有点限制和嘴上的口球不能哼歌以外,倒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毕竟,上学来第一天就被如此限制,只要不糟糕大抵就行了吧。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玩几个啸游戏,作为信息与寄术的准备课。”老师操控着电脑,没想到这老古董玩意居然能奇迹的统一开机,系统是windows9,在开机以后,极域电子教室弹出了窗口,里面正是老师的屏幕。

老师打开了桌面上的“扫雷”并讲解到:“首先随机点一个,会显示出许多数字,这些数字象征着附近雷的个数,右键用插红旗来表示出个数,如这里的3,就是表示附近有3个雷。左键则继续点击。如果触碰到雷,则会弹出随机惩罚,如果插红旗的个数准确率较高,或者雷的个数最后剩下较少,也会有对应奖励的。”我才恍然大悟,半天在这等着我呢。老师倒是很是麻利只讲解了一遍,就派了机器人监视在显示器旁,也没有在讲解就调出来扫雷的页面。

我随机点开了一个,还好没有炸,但是却显示出附近的4个方格,居然全是4,我想着运气不好,赶紧往附近插了6个红旗,赶紧选择了右上角的了,结果一击即中,所有的雷全都一下子弹了出来,他们以及其快的速度炸掉,不过我仍然捕捉到,但是满屏的雷,未免有些太显眼了罢,即便是那么快的速度,这么能不被发现了。

在我充分感受到了恶意之时,旁边的小机器人也立马吐出来了一张罚单:“插对6个旗,其余全炸,惩罚:喝下500ml水。”机器人递来一瓶矿泉水,我摸摸小腹,又看了看屏幕上的惩罚升级时间,无奈的把水惯了进去,喝了这么多水一早上还没尿过一次,真要憋炸了啊啊啊啊啊,水又冲上来打了嗝,不过口球遮盖了这声音,又被咽进肚子里了。第二局的时候,我才想着估计就几个没有雷,其他全都是雷,因此我把手都电麻了才换来了全屏都是红旗的盛景之后。以为这样就可以了,随机点了一个地方,居然雷炸了,但是这一局只有这一个雷,其他全是空的。

啊?我看着屏幕有些恍然,紧接着机器人又吐了一张报告,这报告上赫然写着:插旗准确率:1%!!,惩罚超级加倍!连体裙裤袜鞋,密钥请在本周结束之后再手表上领取!连体裤袜鞋?这是什么?虽然看过学校校服有连体丝袜,当时这玩意貌似没有在手表指南上。小机器人很快带来一个托盘,上面正式要穿的衣服,我展开后才发现这是一件独特的刑具。

为什么是刑具,而不是衣服呢?因为裙子的上方连接着束腰皮带,而裙子里面这是一件蕾丝白内裤,下面则是两条大腿吊带袜和腿环,腿环也很有分量,貌似是铁做的。脚踝部分专门开了孔,估计是给脚铐用的,鞋因为在最里面倒是没摸到什么东西。

可因为观察时间太长了,等我研究完,惩罚升级倒计时也早已超时。小机器人又递来了堆堆袜,这不得捂死我啊,而且这要是有体育课怎么办才好啊喂,就等着铐环。我只好不再耽搁了。机器人让我脱下了原本有的裙子和袜子,袜子从脚铐的缝隙正好穿过,而我的下半身也裸露出来了,我不好意思的不知道看到哪好,因为下半身只剩下了孤零零的贞操内裤还套在腿上和死死在我脚上裸露着的脚铐。

我站起身来,先把裙子穿了上来,调好了束腰,束腰已经是逼近极限了,这裙子甚至做的时候都有些小,呼吸有些困难了,而滴答一声的锁定,无论我是否穿戴剩下的,这裙子肯定是锁定住了。而内裤也贴合了上去,,先把腿环拷在了大腿上,因为这玫瑰金的颜色,似乎是偷工减料的从脚铐或是手铐上拆下来的零件,不然为什么会有锁定还会在两个腿上呢?

而新增加惩罚由蕾丝变为了冰冷的铁链,我不情愿的托着戴手铐的手,把锁链引到了铁环之上,卡在了大腿后面。现在,我的身体只能挺直啦,不让硬邦邦的铁链和束腰在我一旦弯下腰的时候,便会抑制住我的呼吸,铁链勒尽肉里。

而和我预想的没错,脚铐的确漏在了外面,根本不给接下来的机会。

最后是鞋,鞋是没有做松紧带设计的,因为里面正好有个铐环扣住了脚,鞋里似乎放了什么类似指压板的东西,硌脚不说,憋不住的笑却被口球拦住,化成了满天的口水在脸颊上,想到要带这玩意整整五天,真是一场酣畅淋漓啊。

接着是米白色的堆堆袜,堆堆袜从鞋中穿过,正好到了铐环的位置,居然遮住了,但我却总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什么不好的预感。

下课铃声响起,这似乎是今天第一次听见这铃声的,这上课不是标准的几十分钟,而是很随心所欲的,貌似也没必要这铃声响着,响了恐怕也没有老师会照着做的,不如不打也罢,不过这铃声到底有什么用呢?

“诶呀,同学们午饭时间到了,赶紧去就餐吧,在学校西北一号楼处,只有45分钟用餐时间,同学们可以在手表上找到路线哦。”

我瞅了一眼思雨的,她的运气似乎意外的好,我看见她精确无误的预判到了每一个雷所在的位置,插上了红旗。可惜是多插了一个,否则就会拿到第一名了吧。就跟那回考试一样,哎,失去的自由几时回?

垂头丧气,可连垂头都不被允许,丧气也无法吐露,怀着郁闷的心情,和思雨一起走出了教室,手表都设计刚好适配手铐的链子长度,让另一只手能够到,搜索了一下学校南边的食堂。

地图上显示20分钟到达,2km,等等?夺少?本来一句“阿米诺斯”想要出口,缺化作了呜呜生,思雨估计也听不清。

两千米20分钟,但是就餐时间只有45分钟,而且我还得穿着这让我一走路时不时笑和被链子锤打的装备走,要么能走到食堂,但发现用餐时间结束,又得慌慌张张赶去下一节课,要么是走都没走到,我自认为我既不是时间管理大师,更不是什么长跑天才。

思雨嘴挪动一下,但因为口球的原因,根本听不清说的什么,她把戴着手铐的手伸向了我,我还在犹豫时,想让思雨先去,我慢慢挪动也许能到,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小跑起来,脚上晃起来了的镣铐声如同圣诞节的铃铛声一样响了起来,貌似在庆祝什么本不如此的东西,嘻嘻的笑声也在此之间幕间交奏着,好似那圣诞节人们围着火鸡唱起歌来的孩子那童真的嬉笑声。

但若是真有火鸡就好了,我像那童话故事只能用火柴来幻想着那火鸡还得等上几载?我渴望着大口呼吸着,可一次次被口球和那无味的口水所淹没,我喘着粗气,脚踝的疼痛逐渐变得没有感觉了,或许是那堆堆袜的原因吧,长时间的直着身子跑步,而不是正常的姿势,我担心那铁链会再一次打到自己的大腿上,只能小跑起来了。

渐渐的,汗水充斥了身体,尤其是下体的钢铁贞操内裤又和蕾丝小内裤混搅着,汗水充满了那里,一直捂着不透气浸湿了下体,前面喝的水也许一部分通过汗排出去了,但是更多的充斥在膀胱中,被管子塞住也无法排出的存在感时时刻刻都再围绕着我。

我有些跑不动了,松开了思雨都收,思雨那也便等来等我,我甩了甩手腕,恐怕监狱里的犯人都没有如此都对待吧,我们像是没有狱警还是正规合法自愿都囚禁于此,落差涌上心头。

思雨看了看手表到:“呜呜走,(剩)三十多(分钟),懂?”我点点头,同以前一样悄悄的在她那飘逸长发两只手拨开了藏在里面那玲珑小巧的耳朵,说到:“唔也憋着(难)呜喵?”思雨回答道“唔唔!尤其是上节课了呜!”我们再一次大笑起来,呜呜声好似风琴吹响了我们的开端,也承接了之前,这回,我牵着思雨的手小跑起来,喔一直在笑,思雨也跟着我笑。

好待,再极限只剩二十分钟的情况下到了食堂,才总算是放开了手活动活动了手腕,双手又自然的垂在了裙子下,进到了食堂。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带着口球可怎么吃饭呢?总不能吃流食吧。我看了看前方的机器人,还好不是吃什么流食那种难吃的玩意,只见那机器人在那里先是解开了口球,又往同学嘴里塞进去了一个细长型前面凸起扁平的东西(阳具形状),并迅速用黑胶带封住了嘴,等吞咽下去后,解开又重新带上口球了。

我们跑这么长的路,半天就是吃这玩意啊,可实在饥饿至极,有的吃就算不错了,只好也到机器人面前,吃了那怪东西,那怪东西表面上是咸苦的,里面的馅料确实是实打实的米饭,有种吃寿司的奇怪感觉,真的很像,甚至还有海苔,机器人又递给我了一瓶水,说是里面有矮人科技压缩毛巾同款压缩粉料,喝完水就能在胃里变答辩糕。

我本来是不情愿喝的,但是在听说喝完有排尿机会便毫不犹豫的喝了下来,尽管我们都知道是被迫喝下的,小腹已经很撑了,但还是坚持喝完一瓶596ml的水,机器人这才为我们开放了权限,排放秒数是随机的,我拿到了35秒,思雨却只拿到了15秒,我们冲向厕所,如饥似渴的找到一个位置就开门进去了。我身上有束腰,本身就紧,脱着还是比较麻烦都,只能先把腿环移到膝盖处,蕾丝内裤也就下去了,链子成一个环形垂在了地上,因为这毕竟是需要和皮肤接触的,我担心打扫的不干净,还把铁链翻到了膝盖上,膝盖的受重力再一次增加。

我刚习惯性的要脱下袜子时,等一下,因为裙袜子鞋是连体的,而裙子还被锁定着,密钥得等到周五放学的时候才能拿到。这该死的,我这怎么脱啊,只能隔着袜子摸了摸里面的长管子。可恶啊,明明有35秒钟,可我却一秒都不能释放,早知道不喝水了!

气的我直跺脚,“啊!啊!疼”又喘来呻吟声,下面是指压板,踩上去疼的要死啊,而且铁链子还打到了身上,白色袜子已经透露出来了粉红,估计是鞭打过的痕迹。

为了不再受到二次伤害,赶紧把蕾丝内裤和腿环提了上去,走出了门。可恶啊,这一周都脱不下来还上不了厕所,这是想把我憋死吗。

想要排出体外就得流汗,流汗来源于运动,运动后小腹鼓胀,鼓胀就需要排出体外。很好,这就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了,再接下来的五天内,就必须节水无尿的拮据生活,而且剩下的五天内,也就和正常学院授课没什么区别,除了剥夺了我的排尿和让我不自觉地笑,限制行动和言语自由以外,以及每次上课得固定着,画图时直接手忙脚乱,链子短真的难画,我愈发的期待周五了。

1-5

我终于期盼到了这个令人兴奋的日子,星期五,终于能摆脱掉那些限制着我自由和言语的器具了。

在星期五放学前一个小时,手表收到了一封邮件,正是关于全班同学本周所有戒具密钥和作业的邮件:

莫离同学:

你好!这是关于你本周的器具的解锁密钥以及本周的综合实践性作业。1,手铐密钥:Kwsxeycs

2,脚铐密钥:vkynk

3,惩罚-连体裤袜鞋:gyhskxqxsvo

4,口球:sakiamami

因为手铐是限制手的自由,并不支持在手表上输入这串密钥的,而且实在侧面,只好拜托思雨打开。

“咔嚓”的声响,我尝试性的转动了手上的铐环,铐环也从原来合并一体,变成了两个半圆,手从中脱了出来,我又把左手脱了出来,活动了手腕,终于可以随意向两边伸去,自由的感觉真好啊!

接着是脚铐上的钥匙,这个直接输入在手表就行了,一样打开了。

最后是连体裤袜鞋上的密钥,先从手表上打开了束腰,再束腰解开的一刻,酸爽的感觉不自觉地涌了出来,我脱下裙子,接着是腿环拆开,蕾丝内裤也拆了下来。

我把堆堆袜从拿了下来,现在,我只剩下了袜子鞋裙在身上了,我慢慢褪下了裙子把袜子也从中取了下来,扣住两只脚的铁环也开了,光脚从鞋中释放了出来,下一回再也不想穿这玩意了。

脚底已经被指压板通红,而且略微有些臭味,但这白裤袜也有防臭的效果,不然那才是臭气熏天,这只是略微得臭jio而已。

最后是口球,口球的扣带解了出来,口水猛然的涌了出去,我低下身来咳嗽了几声,才缓解过来。

不过仍然没提到这贞操内裤,恐怕不出意外,又该是答题了。

休息了一会儿,才算是接着往下看:本周综合实践性作业1,脱下全部衣服,只剩下贞操内裤。穿戴好舞蹈服,不用穿内裤和裙子,,另外,安全扣不用寄上,只需要保证里面的皮帘不掉即可。(若在未规定情况下私自寄上,后果自负!)穿上透明舞蹈大袜,鞋子无需。2,请带上象征着本校的白领巾(全校)3,取出501号柜子中东西,里面有本周具体资料。

为了赶紧放学走人,拿到2天畅玩卡,我找出来了舞蹈服,先把透明的袜子套在了腿上,这俩都是透明的,然后我不得不怀疑能隐隐约约看见里面,然后是褪去上身衣服,有些冷打了个喷嚏。

白领巾其实就是个项圈,垂下去了一条领带,上面印有学生信息。自然不是能佩戴在衣服领子上而是戴在脖子上,把项圈扣在脖子上后,穿上了舞蹈服,舞蹈服是那种连体设计,毕竟舞蹈服也是能兜住的。

我收拾完,找到501号箱子,打开是一个铁盒,正好碰到了思雨,思雨和我都穿了舞蹈服,不过她是光腿光脚在地板上走的,脚踝上还戴着一双乳白色的镣铐。“这是?”我询问到,“为什么要戴着这玩意呢?”思雨回答道:“还不是因为本周综合性实践作业啊,我还得取502号柜子。”

我点点头,打趣到:“那一会儿坐地铁怎么办啊?这样肯定会引人注目的吧。”

思雨别说别拿出那个铁盒:“不必担心我只要取出来这双白裤袜穿在身上,反正链子是乳白色的嘛!”“嗯?等等?”

“怎么了?”

“这是白色长袜和黑的短袜子啊,还有一堆锁和镣铐以及一些不知到是什么东西。你来看看”

“就是啊,真是奇怪这样吧”我灵机一动,“你把白色长袜穿在脚铐里面,然后白黑色袜子再穿一层遮盖一下不就可以了。”

我看着她穿好,等待着一起放学回家走,毕竟一个人还是比较社死都,尤其是印着信息的白领带,那玩意对学生隐私保护没一点用处,这时,我收到了一条消息:“前往高新一路600号”

600号?这不是我新家吗?

思雨穿好后,冷不丁惊奇地说:“莫离,高新一路600号不是你新家吗?”“嗯对啊”我点点头“我也收到这条消息了,不会你也收到了吧?”

“看来这回得并肩作战了。”思雨打趣到“赶紧走吧,再不走那似人学校大门关了。”我拉着思雨的手就往外出。

一路上,我们的脚在炎热的水泥路上行走,有些地方坑坑洼洼的,脚都快要烧着了,因为我新家离学校其实并不算远,没必要达到坐地铁的地步,而且坐地铁反而更容易社死,不如走在热腾腾的地上好,隔着袜子踩在地上着实是一种奇特的感受,而思雨呢,捂着两层袜子,估计是踩棉花一样的因为镣铐和总得避开行人,一遇到人,她只能躲在我后面,我们还得瞅着后面有没有人,毕竟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啊。

我们总算是到了家,而学校的手表貌似是靠着白领巾的定位系统,又发了一封新邮件,打开501号盒子,并系好安全扣挂上502号箱子里的任意小锁,并打开飞行棋地图。

*铁盒内以及穿戴所有东西都有实时感应,如果不照办,将会电击处理。

我匆忙行动起来,把502号合资,寄上了安全扣,打上了个小锁,并把501盒子里的飞行棋地图拿了出来,铺在了卧室的地板上。

思雨也闻声赶来,我们闲聊到“没想到是玩这种飞行棋游戏啊,这实践作业还好没我想象得难。”

我铺开才发现这和地毯基本一样大了,这应该是虚幻空间。什么地图能有这么大,“小心陷阱啊喂”提醒到。

根据规则,必须先两腿跪地双腿向两侧分开,臀部着地,两手放在前面,也就是鸭子坐一样,一旦该姿势识别正确,即代表参加游戏,并除了前进以外,无法再动弹。我给思雨了从501铁盒拿的骰子骰子出来。

根据判定,思雨先扔骰子,思雨抛了出去,骰子停在了6格,思雨从另一边起点开始爬行到了第六格,第6格是,触发惩罚:“带上口球。”

而我这扮演实施惩罚者,我从箱子中拿出来一个不同的口球,想要整蛊一下思雨,等我踏进地图时,手表显示到:“锁定成功!这是马具型口球,请根据以下教程佩戴。”

我走到思雨面前,向她展示了一下口球,她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我安慰到:“试试看嘛,又毒不死人的。”抱着好奇心,我把口球轻轻塞进她的嘴里,似乎有些大,超出了这玲珑小嘴,先和普通的一样寄紧了后面,又轻轻的把上面的从头顶穿过到后脑勺,寄在了一起。

我点点头,问到:“怎么样?”“呜呜呜!”

不过我还是不太能忍受的了思雨被这么绑着的,接着,思雨投掷了下一个,是3思雨前进了3格,3格是:奖励-一双舞蹈鞋,然后我耐心的帮着思雨穿上了舞蹈鞋,舞蹈鞋是平底的,把鞋带插进了孔中,同时又在内侧挂了小锁,这让我都分不清这是惩罚还是奖励了。我拍了拍背,让她不用担心,接着投出的是3格,3格后是被惩罚者无事发生,惩罚者需佩戴胶布封嘴。啊?还有我的事啊,可是惩罚者的惩罚是判定后自动完成的,我的嘴被封住了,也说不出来话了。当然,这是没法用手揭下来的,虚幻空间,一切由系统判定。接着,思雨投出了5,5格是惩罚-惩罚者振动棒插入袜中。这回仍然没有让我出手,震动棒直接插在了舞蹈服里的裤袜中,而且裤袜的打开始必须打开安全扣,安全扣却被小锁锁上了,这根本打不开。我的神经突然高度兴奋起来啦,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像按摩一样震动着,以致于没发现思雨有投出了新的骰子,2-惩罚tk手套我翻出来了一双手套,这手套是无指全包裹着都,我把遥控器塞了进去,使手握成了一个拳头一样。思雨也是不负众望,居然在摸索中把关闭的模式变成了开启,也许是模式太过激烈了哈哈大笑个不停。系统警告:被惩罚者违规执行,惩罚:乳白色手铐和肛塞,我忽然感觉屁股里有什么东西被插入了,而且还得夹紧,不夹紧似乎要掉出来一样,这东西极其滑溜,这要是掉出来,估计还得再挨顿批。

哎,我怎么也带上了手铐。

“接下来,本次游戏第二环节–打牌!”

1-3和1-4成废稿了,写了一半感觉太过拖沓了,就没往下写,直接1-5了。

在原本写好的编辑器上复制来这个新编辑器,无论是markdown还是纯文本,都要手动分段分行。

<< 定制萝莉养成记 第二章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1 thoughts on “定制萝莉养成记 第三章”

  1. “啸游戏”“寄术”。。。
    呕~吼↗!!!
    你也是鬼畜区来的?ヾ(✿゚▽゚)ノ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