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我的面前,主人与牝正准备性交。

这话或许不太恰当。因为,古泉同学还不是我的主人,我也暂时还不是牝。

严谨起见,稍稍更正一下:在我的面前,古泉同学与我正准备性交。

虽说还是有些奇怪……

我正躺在猩红色的地毯上,秀发散落,末梢融化在血色里。我曾经不介意用高岭之花标榜自己,可眼前的我的气质却更像是妖艳的淫妇。双腿张开,抬起,指肚扒在大腿的根部,陷进去,掐在奶白的腿肉上,指尖仿佛落在洁白光滑的阴阜上,邀请着。

我自然不会认错自己。可如果我眼中的这只牝是我,那正看着我的我又是谁呢?

她不是我……比起这个飘摇的想法,我还是觉得,她就是我。

因为,我的内心被喜悦环绕着。

我想成为主人的性奴,我想成为主人的牝。而今天,终于,我的身体要完成它的宿命,成为专供主人泄欲的道具。

这是她心中的愿望,我能深切地感受到这份激动。不,当然,应该说这是我心中的愿望。

几天前,我偶然撞见主人与斋藤樱的淫戏。作为生徒会长,我本应立刻喝止这种败坏风纪的行为,却因为天性淫贱,反而被其吸引,一边偷窥,一边自慰。我没能忍住绝顶的呻吟,暴露在主人的面前。就这么,开始被主人调教,一步一步地认识到自己的牝性。

这只是梦中的设定罢了,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

那之后,我就一直在看着,我就一直在接受调教。是梦或者现实,都没有关系。我内心的改变是真实的,哪怕是被侵蚀也好,是被外力强迫的也好……我现在都是一只渴望主人的低贱牝奴,这才是真正的我。

肉棒压了上来。竿身按在我的蜜裂上,向下劈,要顺着这个弱点把我的身体切开来。过去的我将随之死去,全新的我从尸体中诞生。

啊,插进去了。

虽然,我没有任何感觉。

在梦里,我无法感觉到从未感觉过的事物。毫无性爱经验的我,此刻自然也无法在梦中幻想出被插入的感觉。

可仅仅是梦,仅仅是概念,我也能够感觉到满足。像虫蛹化蝶,以被使用的方式,以成为一个在主人胯下婉转承欢的牝奴的方式,我的存在被成就了。

白色的小花突破血肉的土壤,静悄悄地绽放出来。

地毯上的我越发耀眼。如同一张草图被迅速完善,线条,颜色,纹理,光影,从梦境中闪烁的片段般的色块,变成了真正的生命。我感觉得到,地毯上的我,也就是我,心中的痛苦,探求,执着,一切让生命成为生命的情感,都在膨胀。

梦中的成就还无法带来最终的满足,醒来后,要去追求真正的主人,让梦想成真。

相反的,正如同鬼魂一般漂浮在空中、看着我的我,我的存在则越发削弱。像是坏掉的灯泡,做出报废前的最后闪烁。

意识也渐渐模糊。我该死去了。

接下来,一切都交给地毯上的我,以一只牝的身份,迈入新的牝生。

只不过,在从人世间消散之前,我好像还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留念。

我望向主人。

即使是现在,我依然看不清他的脸。我所能看见的,依然只有那根肉棒。婴儿拳头大的龟头,宛若巨龙一样狰狞的笔直竿身,一如既往。我甚至能在梦中闻到那股气味……气味?

不对,我要侍奉的不是这根肉棒才对!

射精了。

地毯上的我像虾一样拱着腰,小腹被肉棒顶出一块鼓起,又被强行灌入的精液撑大。颤抖着,子宫和小穴的容量都到达了极限。白浊的精液从蜜裂中逆流出来,沾满股间。猩红的地毯也被染白了。主人的肉棒抽出来,放在地毯上的我的面前。顺从地,伸出舌头,用小巧的口穴容纳主人巨大的伟物,清理上面的污垢。

才不对!我才不是他的东西。

我愤怒的要冲过去制止她。虽然不知道怎么移动,但我的视点确实在向她靠近。

我吼道:停下!

梦境中没有声音。说是吼,更像是我在脑海激烈地在想。

不,这样不行,用想的话,就显得她好像是我一样。可我才不是她!

我是神奈琳,江川中学的生徒会长,从末日幻境中生还的神秘专家,朝仓和的临时牝犬。我必须和她分开来。给她名字,她是梦魇琳。

我不是梦魇琳。

我吼道:“停下!”

梦魇琳的动作滞住了。她转过头,甚至舍不得吐出肉棒,就这么用那张紧吸着肉棒的滑稽马脸看着我。

然后,又回过头去,专心致志地用喉咙侍奉着古泉。就好像我只是个不值一提的杂念,随手打发掉了。

我愤怒地飞扑过去,却像鬼魂一样从梦魇琳的身上穿过,完全碰不到她。我狐疑地看着自己的手,我的手,我的身体,都还在虚实之间闪烁着。

“烦人。”我的背后传来了和我一样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看到梦魇琳已经吐出了肉棒,一脸厌恶地像是看苍蝇一样看着我。

“不过是个傀儡而已,时候到了就给我乖乖消失!”

傀儡?

“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啊。”梦魇琳舔着嘴角上的精液,轻笑着,“困在梦境里的我无法感知到未曾体验过的感受,即使被主人调教,也得不到任何具体的感觉。肉棒的触感,精液的气味,绝顶的快乐……虽然概念上可以想象,但是无法真实的体验。所以,才有了你。”

“我……”

我的身体变得更加飘忽不定。

“还在否定吗?你就是一个傀儡,用来为我获取未曾体验过的男人的感觉的傀儡。为什么你要坚守不插入的原则?只是因为我要把自己的所有初次都留给主人。”

“别骗人了!我是神奈琳,才不是什么傀儡——”我在弥留之际大喊道。

“你觉得,真正的神奈琳,会那么轻易地变成一只无名小卒脚下的牝犬?可别太小看我啊!”

梦魇琳一步步向我逼近。她的发梢,指甲,都像那对鲜红的双眸一样,如血液般燃烧着。

“你是傀儡,那家伙也只不过是个用来制造感觉的竿役罢了。你们所经历的调教,说到底,只是我和主人操作的游戏,是梦境的映射。真正的调教可一直在这里啊!”

“当然,现在已经不需要你了。这次醒来之后,我就可以亲自在现实里成为主人的牝奴——所以,请安息吧。”

梦魇琳扯住了我脖子上的项圈。

我感到不能呼吸。现实中的我的身体,肯定还在正常地呼吸着,只不过,那些生命的元气,全都到了梦魇琳那边。而我,则随着她的话语,越发衰弱,越发接近死亡。

她所说的,我不能承认。可是,我却感到自己的内心已经在动摇,由不得我不信。

沿着勒痕,梦魇琳的指甲刮着我的脖子。

“还不肯放下执念,安心成佛吗?也罢,听好,傀儡琳:你的执念就是这根项圈。接下来,我会拽断它,在它断裂的瞬间,你也会随之消失。”

可我不甘心!我所承受的,我所经历的,就这么被她轻描淡写地否定了?倒是她所谓的在这梦境里的“真正的调教”,在我看来,最多只是些像梦一样的破碎的片段。

如果她在梦里遭受的虚幻调教,能让她变成她的主人的牝奴;我在现实中接受的临时主人的调教,不管是被临时主人的能力操控,还是被梦中的我或梦魇所操控,又怎么会变成虚假的东西呢?

再怎么说,我顺从主人,侍奉主人,被主人玩弄,那种淫荡又下贱的情感,那种让人头晕目眩的官能快感,都是实实在在的我才对啊。

何况……

“你自己才是梦魇的傀儡才对吧!”我强撑着,龇牙怒吼。

主人送给我的项圈始终没有被扯断。

才不管梦魇琳说什么鬼话,才不管我是不是什么傀儡,我就是神奈琳,这里是我的梦!她只不过是背后有梦魇撑腰,现在才这么得意。我的背后,也有主人在啊!

可是这里太深了,主人的连接只能读取到浅层脑活动。所以……

我的直觉提示我该怎么做。

意识深潜,不知道什么时候得到的能力,不只是向着深海潜入,也可以向着水面上浮。

如同溺水的人,把主人鸡巴的气味当作救命稻草一般抓着,拼命地朝着水面挣扎。

我本来无法碰到梦魇琳,也几乎没法干涉这个梦境,哪怕向上逃离,恐怕也只是掩耳盗铃。但是,梦魇琳拽住了我的项圈,我们之间就有了联系。我在上浮,拖着整个梦境一同来到意识的浅层。

一瞬之后,梦魇反应过来,用它的能力,把梦境向下拖去。

仿佛拔河一般,我们之间的角力势均力敌。操控梦境是他的能力,而我却是梦境本身的主人。一时之间,梦境的位置就停在了此处,不再移动。

但是,这里就足够了。

我感觉得到,主人的连接已经作用在了我的身上。帮我,主人。

好。主人回答道。

半梦半醒间,我感觉到,主人的鸡巴在我的鼻梁下刮蹭,留下气味浓厚的精垢。我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浇满精液,不自觉的张开嘴,伸出舌头,贪婪地舔抵着。

然后,梦中的我也拥有了实体。

我的双手攀在了梦魇琳的脖颈上,掐住她。就像神奈学姐曾经教给主人,又被主人一遍遍应用在我身上的那个方式一样。

我看得到梦魇琳脸上惊恐的表情。

这是杀人术,在我的身上应用过多次。虽说,每次主人最后都手下留情,没有把我真正杀死,但我的身心,早就被刻下来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不要害怕。”我对梦魇琳说,“我们都是真实的,我们都是神奈琳。”

然后,我亲上了她。

我没有过接吻的现实经验,在梦境里的我们,就算接吻,也没有任何感觉。但是,仅仅是概念,也有着足够大的作用。我撬开她的牙齿,缠绕着她的舌头,两个人淫靡的津液交织,滴落。我把自己的内心传达给她,把我所迷醉的,主人的味道也传达给她。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只是我的直觉,我的本能,驱使着我去这么做。

梦魇琳挣扎着,但她手上的力量在衰弱。我试着去接受她的内心,去接受她对她的主人的执念。我不评判她,也不评判我,只是感受,感受是唯一的真实。

安息吧。

片刻后,只剩下一个我了。

我感觉自己的思考变得活跃而敏锐起来。

我看向梦魇,或者说,古泉同学。我依然看不清他的脸,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我在现实中没有见过他。

终于来到了直面梦魇的最终阶段,可是,我该怎么对付他?他又会怎么做?我不知道,我对他的了解实在太少,只能试探,再跟着直觉行事。

“古泉同学……主人?”我装作一副困惑的样子,“我到底是……?”

“琳奴,来我身边。”

梦魇像是在说话,话语又好像是直接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则乖巧回答道:“好的,主人。”

顺从地向着梦魇走去,我心里却还在思考。如果梦魇此刻身在我的梦境之中,他是否正与我连接?如果他正与我连接,就像主人能够改动我的思维一样,我是不是……也能够影响到梦魇的思维?

主人,帮我。

我跪在古泉的身边,仰望着他,眼神摇摆着。此刻的琳奴迷茫又脆弱,在困惑中不知所措。

“怎么了?”梦魇问。

就是这样。

“我……虽然现在才说可能有点太晚了,但是,我突然不明白……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会这么想?”梦魇。

“因为,虽然我长着一副异常下流的身体,但主人其实根本对调教女孩子本身没太大兴趣吧?主人和斋藤同学做的时候,一直都是在普通的性爱,与其说是调教,更像是在满足斋藤。主人是爱着斋藤的吧?想要让她幸福。所以,虽然成为主人的牝很开心,可是……为什么主人会想要我呢?”

因为你是……

“因为你是特殊的。”梦魇说,“你是精神统合装置,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必须把你变成我的牝才行。”

我感到一阵恶寒,主人的气息忽然消失了。现实中的我的脸上应该还依然挂着精液,可是,主人的鸡巴却不知所踪。

被袭击了。

“你也在拖时间?是斋藤樱?”我下意识发问。

没时间等梦魇回答,我一头撞过去,死死抱住他。趁着意识还清醒的时候,催动力量。意识深潜,我不理解究竟是怎样作动的能力,但是,拜托,让我把梦魇一起拖到现实里来——

——

档案袋

姓名:神奈 琳

性别:女

年龄:16

身高:174

罩杯:F

头发:深黑的长发盖过了臀部,两侧微微翘起,刘海向左斜

瞳色:赤

身份:朝仓和的牝犬 / 女高中生

称号:“神奈学姐” / 生徒会长

道途:牝之道途-牝犬

主人:朝仓和

状态:

瘴气护盾 5/5  欲求 16 SEN 81

玛娜 5880

异常:

[欲求不满]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九章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一章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仮花

现实解离中。 《御牝馆藏谭》 discord群:https://discord.gg/5nJZtf4Dmf

3 thoughts on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