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五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双影牝舞 V

尸体很新鲜,甚至肌肉还会抽搐。

她的打扮几乎和我完全一样,但是头部被一个脏兮兮的亚麻色的布袋子套住。衣物在胸部被扯烂,巨乳漏出来。双腿被切下,掉在一旁。身体内大部分血液恐怕都已经洒干,现在只是慢慢地从切口处流出血来。

此外,从头套到胸部再到腹部,浑身上下都沾着血痕和一股半干的腥臭精液。大概有变态对着这具尸体射了几发。

毫无疑问,这具尸体就是我。我死了,死前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侮辱,然后回到了存档点?但我根本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

这时我才注意到,黑色的、宛如流动着的雾气一样的东西漂浮在尸体沾满精液的胸口之上。我决定将其命名为“黑之魂”。

鬼迷心窍般地,我伸出手碰向黑之魂——

01010011 01000001 01010110 01000101 00100000 00110001

“我现在已经存档,如果我死去,那我就会回到现在。”

我这么对朝仓和说,不过,似乎并没有未来的我回到现在的迹象。大概,我在未来的三天内都没有出什么意外。

我拒绝朝仓和的连接异能,用语言和他交流。不只是担心他有可能趁机偷窥我的想法,更是害怕我分不清——到底是我自己的想法,还是他伪装成我的想法。

我们继续探索白环行动基地。说是探索,其实也只不过是闯入每个房间,在里面稍微翻一下。

我们在类似库房的地方发现许多单兵作战设备,但这些设备上面大多带着电子认证锁。我们暂时没能从档案中找到解除锁定的方式,因此,这些高科技设备对我们而言恐怕还没有之前找到的金属球棍好用。

但我还是从中毛走一根类似短手电筒一样的设备。根据说明,这是光剑。我想试试能不能把它带到现实世界中,再想办法破解。

剩下的房间则乏善可陈。大致都探完一圈后,我问朝仓和:

“你感觉时间过了多久?”

“大约半天吧……神奈学姐呢?”

“两个小时左右,已经出现偏差了。”

时间在末日幻境中以一种难以理解的形式存在。在我的手机时钟上,显示时间是上午二十七点负三分。

根据白环档案中的记录,一切计时手段在末日幻境都将失效。

而如果在末日幻境中丢失时间感太久,等返回现实世界的时候,很可能会进入一些诡异的、不存在的时间。例如八月三十二日、二月六十日等等。这种时间可比末日幻境要危险得多。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决定离开白环基地,尽快探索出口。

基地外,灰雾浓了许多。之前是只有远眺才能够意识到灰雾存在的程度,现在,二十米外的物体就已经变得模糊了。

神奈学姐,我们怎么找出口?

“不要在我的心里说话。”我警告朝仓和。

“抱歉,我还有点分不清……”他算是道歉。

我从口袋中掏出一串车钥匙,展示在朝仓和眼前。

“神奈学姐居然有……”他止住,改口,“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发现的?”

“佐藤老师的车,在天台上的时候确认过了,还停在校内。”

虽然有些对不起佐藤老师,但想必她会体谅的。

我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高中生,当然没有取得过驾照。不过,前世的我有一些开车的经验,哪怕这个世界上的汽车有些许不同,开自动挡汽车的难度也就和打游戏差不多。

佐藤老师虽然年轻,座驾却是辆老土的面包车。这面包车在各类学生活动的时候常常派上大用场,即使是在末日幻境,也似乎能帮上我们的忙。

我在校内停车场稍微熟悉一下驾驶方式之后,便直冲出校门。

朝仓和坐在副驾驶上,双手拄着金属球棍,没系安全带。

“还是系一下比较好。”我对他说。

“有什么意外的话,跳车会慢。”朝仓和随口答道,比起我的劝告,他似乎更注意窗外,“不过,明明是在异世界啊。”

“什么?”

“那些排着队的丧尸,都靠着左边走吧?过马路的时候,也都走了斑马线。神奈学姐也是,慢悠悠地靠着左边的路开车,在路口还会下意识减速。根本没必要吧?”朝仓和解释,“明明是异世界,还在严守交通规则。就好像被铁链锁住了。”

“你想把规则比作锁链?但人总得守规矩才能让社会好好运转。”我说,“这有点反社会的苗头,你是不是被瘴气侵蚀了?”

“是心被锁住了。这里完全没有人,只有这列丧尸,以及神奈学姐和我而已,又哪来的社会呢?”他说,“这里本没有锁链才对。”

我没心思和中二少年辩驳,但他有一点或许说的没错:在末日幻境里,根本没必要还那么慢悠悠地开车。

仪表盘上,车速从三十攀升到九十。丧尸脑袋们连成一串可笑的速度线。我这时才想起来打开远光灯,免得雾里突然窜出什么怪物……不过,虽然我一直警惕,但到底也没窜出什么东西来。

面包车沿着丧尸行列,在市内道路中一路前行。

根据白环的档案,末日幻境的出口往往出现在瘴气浓度最高、整个末日幻境中最危险的位置。

这出口有点像一个漩涡。是由于世界与外界之间的某种压力差,而形成的会将世界内的东西通通吸回的漩涡。外界的东西会被某种过滤机制拦下来,这反而也增加了出口附近的瘴气浓度。

我不知道哪里是“瘴气浓度最高、整个末日幻境中最危险的位置”。不过之前我的直觉就在警告我:丧尸队列的尽头及其危险。所以,出口很可能就在那个位置。

当然,就算我们不主动过去……根据白环档案中的理论,名为命运的吸力也会将我们逐渐引入那个旋涡中。

主动一些总是好的。

随着面包车枯燥地前行,我的精神逐渐疲惫,只是在麻木地沿着丧尸行列驾驶。

雾气越发浓郁,路两侧的景象变得熟悉又陌生。车速不自觉地慢下来,再然后则是彻底停滞。我急躁地踹了两下油门,算是确认这车已经彻底抛锚。

方向盘上不知何时爬满了黑色的蠕动污渍,我的手套上也沾到一些。副驾驶上,朝仓和不安地盯着窗外,右腿不停地抖动,双手拄着金属球棍不停地敲击车底板。

我听着烦躁,一巴掌拍在这个男高中生的脸上:“下车!都被你敲坏了!”

他大声吼我,然后还是下车。我也提起自己的球棍下车。车当然不是被朝仓和敲坏的,佐藤老师的车只是逐渐被瘴气侵蚀,不再能正常工作而已。

四周的景色已经完全变样。路两侧不再是现代居民区,而是砖石和木材都直接裸露在外的粗糙建筑。雾气浓郁,非但遮住了太阳,也让我只能勉强看清这些建筑一楼的部分。

地面被狭窄泥泞的土路取代。土路两侧歪斜地排列着煤油灯,在恍惚的灯光下,依旧排队前行的丧尸们好像不再有面容。

这里一点也不像千神市。不过,这似乎说明我们没有走错方向。

越是靠近出口,瘴气浓度就会变得越高。高到一定地步,瘴气浓度甚至足以显现出完全改变末日幻境的幻象,盖住出口的位置。

如果不击溃幻象的核心,就无法脱逃。好巧不巧,这个核心的展现形式往往是一个强大的怪物。

会是什么样的怪物?一群丧尸融合成的一个肉球?我按捺着现在就把这群丧尸挨个敲爆脑袋的冲动,要拉着朝仓和往前走。

一扭头,却发现朝仓和已经褪下裤子,肉棒对着我挺立,向上翘起,弧度如同香牙蕉。

我应该用身体抚慰这根肉棒。

“砰!”

我拽着朝仓和的衣领,把他按在佐藤老师的车前盖上。左手的球棍擦过他的脖子,尖端穿透车盖。

“休想伪装成我的念头!”

我恶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慌乱,情欲,阴谋被识破后的不知所措。既想要躲开我,又忍不住被我吸引。

一副没卵蛋的软样。

我气不打一处来。松开拽着他衣领的右手,朝仓和的身体随即沿着车盖慢慢下滑。我提起膝盖,抵住他的肉棒,就这样把他卡在车盖上。

灼热、坚硬,又有一点点软弹的怪异触感。即使只是隔着黑丝用膝盖触碰,我都能感受到恶心。就是这种丑陋的东西想要插入我的身体?

真是令人作呕的性欲。

我的左手松开球棍,就那么顺势扼住朝仓和的喉咙。他想要抵抗,却又不怎么敢动弹。只是用手握住我的小臂,做不出更激烈的动作。

我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但他眼神中的渴求更浓郁了。

我的身体越发贴近他。膝盖更用力地向上提,直接把朝仓和的肉棒压在他的肚子上。

越是用力掐住他的脖子,那根肉棒就越是想要从我的膝盖下跳出去。肉棒越是想跳出去,我的膝盖就越是要压死它。

不过,这东西像泥鳅一样滑溜,我的黑丝能提供的阻力也远小于人体。膝盖不得不追着肉棒,左左右右地来回碾压它。

我的身体原本也有些火苗,如今更是在这种猥亵的劣情中熊熊燃烧。右手不知何时已经伸进裤袜中,撇开内裤,挖出蜜豆,用指头揉弄起来。

朝仓和握着我小臂的力气似乎变小了。他似乎在对着我祈求什么,但我根本听不清楚。

“不准射。”我俯下头,对着他的耳边吹气。

膝盖绕了半圈,让他的肉棒暂时离开肚皮,再反向把它压在车盖上。肉棒在膝盖的侧面划过,有什么粘稠的液体留在黑丝上。大约是先走液。

这肉棒快不行了。我死死地压着,锁住他的尿道,右手加快自渎的速度。

快感忽然迸发出来,打软我的骨头,又在脑后一阵阵地回荡。我的膝盖不由得松开一点,朝仓和也趁机射出来,一半打在车盖上,一半射在我的小腿上。

透过黑丝,我的腿第一次感受到精液那粘稠灼热的触感。那个瞬间,脑中忽然冒出一丝清明。

我都在做些什么?

是瘴气的影响吗?

“真恶心。”我不自觉地呢喃道。

我松开朝仓和,看着他就这么滑落在地上。他已经失去意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不可能再信任一个漏阴色情狂,也不打算再和他同行。

我把朝仓和就这么扔在这里,甩干手上的爱液,提起金属球棍,独自前行。他的精液还留在我的腿上,慢慢滴落。

……

泥泞的土路越发狭窄。回过神时,我已经挤进丧尸行列中,和他们一起前行。

在丧尸行列的尽头,是一座屠宰场。在我前面的丧尸,一个接一个地把自己送上不同的屠宰流水线。机器将它们挂起来,用不同形状的怪异刀刃宰杀、解刨、放血,扔进地上的坑中。

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脚底下原本也是个大坑,只是已经被丧尸的尸体填满。在腥臭的血肉土壤上,不知怎得间或着开着几朵白色的小花。

我忽然意识到,虽然一直将他们称作是丧尸,但他们身上其实没有腐烂、伤口。他们看上去是活人,只是对外界没有反应,只做着和别人一样怪异的行动而已。

他们都已在此处完成人生,现在轮到我来选择自己的屠宰用具。

我不想使用普通的流水线处死自己,隐约间,我好像听到远处有人在磨刀。

我循着声音走去,在这个屠宰场里发现了一个木制的大房间。每一寸木头都沾满血,尸块堆积在各个墙角,有些还穿着衣服。我们的世界的衣服,异世界风格的衣服。

每隔几步,就有粗大的铁链和铁钩从天花板上悬垂下来,吊着一个个尚在滴血的人类残躯。

在尸块与钩锁的丛林中间,一个三米高的巨人坐在地上,带着头套,裸体,背对着我,正在保养一把两米长的屠刀。

仅仅是看到这个屠夫,我就感到头晕目眩。

我向着屠夫冲过去。

头部、球棍打。被抓住、疼、摔……

不知谁的血液溅到我的头上,我短暂地恢复了思考能力,理解到发生的事实:

刚才,我以为自己很勇猛地向着屠夫冲过去,但实际上只不过是像丧尸一样缓慢地、歪歪扭扭地挪动。我的手刚举到半空中,金属球棍就不小心脱落在地上。

那个巨人屠夫转过头来,漫不经心地用一只手抓住我的头,把我提起来,向着一只铁钩走去。我几乎没在挣扎。

在屠夫的身后,一个丧尸歪歪扭扭地对着他跳去,用身体把他撞歪。被突然袭击的屠夫没抓稳我,我就此跌落在地上。

那个丧尸是朝仓和,不知何时醒来后也跟在我的后面,没穿裤子,肉棒挺立。屠夫转身抓住他,把他挂在铁钩上。

铁钩从朝仓和的左胸穿出来。溅在我头上的是朝仓和的心血。

“为什么?”我问。

但朝仓和已经无法张口。只是我的心中好像浮现出一个念头:

至少……神奈学姐是特殊的。

在我的心中留下遗言后,朝仓和死去了。即使变成挂在铁钩上的尸体,他的肉棒也依然挺立。

我本应该用身体抚慰这根肉棒的。

强烈而尖锐的情绪充斥着我的内心,沉闷而痛苦的怒气挤压着我的胸膛。我站起来,以为自己正要捡起金属球棍,身体实际做出的动作却是解开胸部的纽扣,把裹胸布扯了下来。

我在做什么?又被瘴气扭曲了认知吗?

屠夫又一次抓住我。他把我的身体胡乱缠绕在铁链上吊起来,又用一个布袋子罩住我的头。我的视线陷入黑暗中,知道自己已经变成等待宰杀的牲畜。在悲伤和悔恨中,我陷入绝望。

我听到挥刀的声音,然后,我失去了双腿。

片刻后,反应过来的我开始无用的挣扎。我感觉自己在空中摇晃,这场景在外人看来一定很可笑。被布袋堵住的嘴发出滑稽的惨叫声,但我的身体其实还没来得及发出痛感。

我只是在宣泄情绪。而我的表演让屠夫性欲大起:他发出咕滋咕滋、撸动肉棒的声音。

如今的我只是个被宰杀的畜生,那屠夫甚至不想和我这坨肉块做爱。

血液不停地从切口处喷涌出来,我的人生也步入倒计时。一股浓郁而肮脏的精液忽然浇在我的头套和双乳上,很大量,腹部或许也有,但我没法隔着衣服去感觉。

精液是我生命最后的触感。在种种尖锐的情绪中,又好似被精液激发出奇怪而扭曲的快乐:我的人生就是如此轻贱,失去生命的痛苦不过是取悦男人的猎奇表演。

但死去的人的不只是我。在一旁的铁钩上,挺立着肉棒的朝仓和尸骨未寒。

我本该成为他的英雄。

怪异的快乐背后,是长久的悲伤涌上心头。

我马上就要死了。在死前,我并没有经历到传说中的走马灯。取而代之的,是想起在白环行动基地的时候,我从朝仓和的目光中读出的那种渴望:

我那时候就该成为他的牝。

01010011 01000001 01010110 01000101 00100000 00110001

——我绝不会变成这样。

吸收了黑之魂,从死去的我身上继承到她的经历、情绪、信念。

悲愤交加,悔恨之泪也在触发的边缘。我被强烈的冲动支配,不假思索地喊出死去的我的遗愿:

“请对我实施御牝仪式!”


档案袋

姓名:神奈 琳

性别:女

年龄:16

身份:女高中生

称号:生徒会长

罩杯:F

状态:

SEN 74  欲求 0  

异常:

[轻微伤] [瘴气侵蚀:轻] [梦魇入侵:4/10] [黑之魂]

特性:

[从顺 lv2] [欲望 lv2] [侍奉精神 lv2]

[阴蒂感度 lv2] [胸部感度 lv2]

[百合 lv3] [施虐愿望 lv1]

能力:

读档 C级

每三天可以进行一次存档,在三天内,死亡或失去人智后,可以返回至该存档点。一个存档点只能被读取一次。

已读档1次。已吸收黑之魂1次。

肉搏 F级

最低级的战斗能力。可以举起简易武器挥向敌人的程度。


系统解说 5:

[特性-侍奉精神]

代表了从侍奉他人中得到的喜悦程度。

[特性-侍奉精神]的等级不会超过[特性-从顺]。

每1级侍奉精神:

– 对侍奉系调教指令执行检定提供2点加值。

– 提升不超过侍奉精神等级的[特性-技巧]时,消耗变为四分之三。

第4级侍奉精神的额外效果:

– 每天如果没有进行侍奉行动,欲求增加2。

第5级侍奉精神的额外效果:

– 可以从侍奉行动中获得快感。

第6级侍奉精神的额外效果:

– 永远失去人智,除了侍奉他人外无法进行其他任何行动。

[异常-黑之魂]

吸收了黑之魂,被其中蕴含的强烈情感侵染,变得异常冲动。

解除条件:弥补黑之魂中的遗憾、消解黑之魂中的怨念。或者,静养一个月。

效果:

– 更容易主动进行能够满足黑之魂内情感的行动。相关行动的调教指令执行检定+15。

– 每次陷入该状态时,SEN减少2d6。

终于要进入调教章节了!

一如既往,求评论收藏推荐加群玩。

discord群:https://discord.gg/5nJZtf4Dmf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四章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六章 >>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仮花

现实解离中。 《御牝馆藏谭》 discord群:https://discord.gg/5nJZtf4Dmf

One thought on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五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