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Iced tea zkyc ♥

恋靴者的自述 第三章

恋靴者的自述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这些年,“女装”逐渐成为了网络热门词汇之一。男生穿上女装,打扮成女生模样,看来也并不是那么的不可接受。我在网上浏览着那些男生女装的帖子,惊讶于他们竟然可以女装得“天衣无缝”,让人根本看不出来他们的男儿身。

一连看了好几个帖子,我也有些蠢蠢欲动。走到镜子前,我对着自己打量了一下。其实,我的身材与同龄人相比,确实非常矮而且瘦,皮肤也更为白皙。或许,我也可以试一下女装?

恰逢网购也已经普及,在网上买东西,就能避免很多尴尬——我一个男生,总不能跑去商店买女装和丝袜吧!精挑细选,我选择了一套销量不错的白色JK水手服,一双白色的丝袜,还有配套的假发和化妆品。

接下来的故事,其实诸位就连用脚趾头也能猜想的到。我穿上了白丝袜,还有水手服,戴上了假发,并且花上了足足两小时为自己画了妆容——女装,我是认真的!

抱着期待,我再次来到了镜子前。

天哪,这……

镜中的人,真的是我吗……

很难想象,镜中的这个少女,是我!

第一次女装就大获成功,令我相当满意。我为自己拍了好几张照片,并且发到网上与大家一起分享,很快便收到了海量的夸赞。我开始认为,自己在女装方面是具有相当的天赋的。就这样,我踏上了女装的不归路……

而与此同时,恋靴这个被埋藏已久的癖好,也开始蠢蠢欲动。既然,我能女装,也喜欢穿靴子,为什么不将二者结合呢?

于是,我在网上搜罗并订购了一双靴子——正是那位姐姐穿过的,平底马靴的款式。时至今日,我对当时偷窃她的靴子丝袜还是无比愧疚,这也促成了我决定自己去购买,而不是继续偷窃。

当然,只有一双靴子可不行。利用平时攒下的钱,我又购买了配套的黑丝和连衣裙——没错,都是那位姐姐穿过的款式。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穿上了黑丝,穿上了连衣裙,并将足尖伸进了靴筒之中。这么多时间过去了,穿靴子的感觉还是没有变,还是那般的温暖舒适。但这次,当我看着自己穿着和那位姐姐同款的长筒靴,心中生起了一种别样的情愫。

现在的我,穿着和那位姐姐同款的靴子,同款的丝袜,同款的连衣裙。镜子里的我,会是什么效果呢?是不是就像那位姐姐一样?

但现实终究还是令我有些失望。虽然全身上下都是同款,但我却始终打扮不出那位姐姐的感觉。不过转念一想,我只是一个女装的男生,眼下就连伪娘还都称不上,又怎能与那位漂亮而温柔的姐姐相比较?

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也会变得和她一样漂亮——我暗暗为自己定下目标。

在那之后,我开始深入学习化妆、伪音技巧,并且持之以恒地锻炼自己的身体,以求获得更美丽的形体——这番努力所获得的回报颇丰,比起刚刚接触女装时,现在的我在外表上更像是一个女生了,并且张口说话也是甜美的女声。我在网络上分享着自拍照,大家都夸赞我的女装技巧,都说如果不是做了特意标注,根本不会察觉到我的真实性别。

就这样,我用我的亲身经历证明了“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这一“定理”。在这一过程中,我的心理也发生了变化。女装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单纯的娱乐,而是一种真正的爱好。

其实,也不仅仅是爱好。在性欲的驱使和催眠下,我在网络上搜罗各种伪娘的情趣性爱视频。我至今还记得,当时我搜到了一个伪娘,经常穿着丝袜和长筒靴出镜表演,或是自己骑在假阳具上俯首弄姿,或是被壮硕无比的肌肉男压在身下抽插凌虐,或是被冷峻艳丽的女王用皮鞭暴力抽打。可以说,她的视频内容完美地贴合了我的各种癖好。我近乎疯狂地关注她,逐分逐秒地观看她的视频,还积极地参与她的评论互动。甚至,我开始也购买了假阳具、贞操锁、自慰棒、跳蛋等等情趣玩具,紧锁上我的房门,穿上丝袜长靴,模仿着她的姿势,俯首弄姿。

我也有过想找别人一起来“玩”的想法,无奈的是,当时的我涉世不深,对很多条条框框的东西也不甚了解,也更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这么做。因此,当时的我能做的,也仅限于“自娱自乐”了。

在假阳具上的一次又一次高潮射精中,时间飞速流逝,我也迈入了大学的校门。住在拥挤逼仄的寝室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痛苦的拘束——彼时的我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小伪娘,早已离不开了女装。因此,我决定独自租住,并同时参加了勤工俭学项目,以填补房租和生活开支。尽管这样一来,能让我变身女装的时间也仅有周末的晚上,但也总比住在寝室、完全无法女装好多了。

而文章开头所描述的“靴子博物馆”,也正起始于这一时期。我从家中将那双平底马靴,还有所有的丝袜、情趣玩具、化妆品都带到了租住的房屋——独居确实为我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便利,我将房屋的储蔵间作为我的“仓库”,将我的“装备”像博物馆展品一样摆开,特别是那双平底马靴,被我放在了柜子里最显眼的位置。

而这时的我,也逐渐放开了自己。我开始对着镜头,摆弄出各种骚贱姿势,卖力地用假阳具抽插后庭,并用伪音发出各种骚贱的声音,说着诸如“求主人操我”等等下流淫荡的话语,并在情趣平台上一一上传。令我诧异的是,这些视频的反响意外的激烈,最开始上传的几个自慰视频,仅仅一个晚上就能播放量过万!更有不少圈子里的大佬也来加我的好友,与我交流,其中就有当年我所疯狂迷恋的那个长靴伪娘!

而与这些大佬们相识相熟了以后,我也算是真正迈入了她们的社交圈子。而我也有了爆棚的自信心,视频里展示的姿势、说出的话语愈发淫荡下贱;同时,我开始制作上传收费的“专属视频”,打开了勤工俭学之外的另一种收入渠道。

除了那些伪娘大佬以外,我也结识了一些女王和男S——因为我的本质上也还是一个骚贱淫荡的伪娘M。原以为,我的恋靴癖好不会被大家所接受,甚至会被耻笑、辱骂,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当我坦白了这一切,大家其实都相当能理解我的这个癖好。甚至还有一位同城的女王,叫做潇月,她具体地问了我的心路历程,并且表示,她对我这个有着恋靴癖、喜欢穿丝袜长筒靴的小伪娘相当感兴趣。如果有机会,可以约一次线下。

渴求多时的我,自然不会错过这等好机会。和女王约定好了时间,就定在了周六,晚上六点半,到她的家中!

那一个礼拜,我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就连上课的心思都没了,坐在教室里,耳边是讲师的滔滔不绝,脑子里却都是骚贱淫荡的幻想。等候,几乎成了一种煎熬。

就这么好不容易地熬到了周六,我早早地离开了勤工俭学的单位,回家收拾好了要带的东西——潇月女王事先已经看过了我的所有“装备”,她为我挑选了一套紫色的JK格裙,肉色的丝袜。当然,那双我最爱的平底马靴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拖着沉甸甸的拉杆箱,向着潇月女王,出发!

潇月女王真的是非常富有,她家住在一个非常高档的独栋别墅小区。我在小区里七拐八弯,好一通寻找,才来到了她的那幢别墅门前,险些就过了约定时间。怀着激动而又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按下了门铃。

潇月女王很快就打开了门,热情地邀请我进来。当她看到来时的我还是男儿身的模样,还笑着说:

“真是的!我还以为打开门会是那个漂亮的小伪娘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对不起女王大人,我还不敢,穿着女装出门……”

“傻瓜,叫我姐姐就好了!大胆穿嘛,有什么好怕的!女装起来,你明明很漂亮!比我都漂亮!”

“姐姐过奖了……现在,我可以换衣服吗?”

我表现得相当拘谨,唯唯诺诺,生怕触犯了潇月女王的禁忌。

“可以可以,不过你要是想先洗个澡,再换也可以的!要不要我带你去浴室?”

“那是再好不过了!谢谢姐姐!”

潇月直接拉起我的手,带我去了浴室。说实话,此刻的她,温柔动人,与我心目中女王的那种冷酷形象并无半点一致。

“沐浴露,洗发膏,随便用!有什么事出来喊我,我就在客厅!”

作为一个新人,又好不容易才获得潇月女王的垂青,我怎能磨蹭?三下五除二,我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冲了一把凉水澡。

“这么快就洗好了啊?那你换衣服吧!姐姐我也要去洗一把!”

潇月女王随即便走去了浴室——她真的很放松,对我也没有丝毫戒备,浴室门都没有锁闭起来。不过,一个新人小伪娘,还是个无可救药的小受,又怎么可能有侵犯偷看女王的心思呢?

与几年前相比,现在我的女装技巧可以说是熟门熟路。还没等潇月洗好澡出来,我便已经完成了女装变身,乖乖跪在了地上,等待着女王。

而潇月女王,则是洗完澡后干脆换了身打扮——高叉的连体服,黑色的丝袜,还有一双高贵的厚底长筒靴。她见到我跪在地上,莞儿一笑,缓缓走到了我的身边……

随着她一步一步走近,靴子的踢踏声也逐渐放大,我的心跳也随之加快。如果没有这层胸膛的阻隔,我想这颗心甚至能猛地跳离我的身体。

她蹲下,伸出手,用食指指尖轻轻挑起了我的下巴。

“小伪娘……这么漂亮,比我还有女人味,真的是伪娘吗?我倒要验验货。”

此刻,我们俩都已经进入了状态。

“女王大人,请您……请您随意玩弄我……”

“哦嚯嚯,随意玩弄……这个小伪娘很骚很贱嘛……”

说话间的功夫,潇月女王已经拿出了一个皮质项圈,为我系上。随着她轻轻一拉,发号施令,我便站起身跟着她来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真不愧是有钱人!竟然还有专门的情趣房间!这件房间里,各种情趣用品应有尽有,光是捆绑用的绳索就有各种颜色各种粗细十多套,至于镣铐、震动棒、电击器等等就更不用说了。而真正使我羡慕无比的,是那些“大件”,一座囚禁笼,一具束缚刑椅,还有硕大无比的大功率炮机——要知道,这些设备可是价格不菲啊!我“打拼”一个月,不吃不喝都买不起其中任意一件。

潇月为我上了一副镣铐,并将我的手举起吊缚在了空中。紧接着,她就咽了咽口水……

伸出手,开始抚摸我穿着丝袜的大腿。

我从未被别人如此玩弄侵犯过私密部位,更不要说眼下的我,是一个穿着女装、穿着自己心爱的长筒靴的小伪娘,还被人牢牢捆绑着不能动弹。

情不自禁地,我发出了娇喘。很微弱,但也被潇月女王敏锐地捕捉到了。

“这点就不行了?小骚货!都还没开始呢!”

话音刚落,她的指尖,便冷不丁地滑向了我双腿中间的私处。

“呜呜……不要,不可以摸那里!”

尽管私处早已硬挺,但其实在这之前,从来也没有异性触碰过那里。因此,潇月女王的这一摸,给我带来了极度的刺激,就好像触电了一般,我仿佛感受到了一股电流涌过全身,身体不由自主猛地缩了一下。

“啊哈!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小伪娘!落到我的手里,你还敢不要?还不可以?我可不可以摸你的废物阴蒂?”

伴随着冷峻的话语,潇月的手狠狠地捏住了我的私处。她的力气还是很厉害的,这一捏,疼痛刺骨。

“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女王可以摸!女王可以随便把玩!”

“什么我错了,你是我的性奴!”

“是女王大人,性奴错了!”

潇月这才满意地松了手,转身取过来了一个震动棒。

“真不愧是一个上好的伪娘性奴,废物阴蒂小的都快摸不到了哈哈哈哈哈!这么小的小鸡巴,是不是已经射不出来了呀?”

震动棒被调到了最大档位,死死地顶着我的私处。我根本受不了这等刺激,不受控制地开始嗯嗯啊啊地淫叫。

“快啊,射给女王大人看!要是射不出来,那就是真废了,就要拉去阉割掉!”

不知何时,潇月拿了一根皮鞭,狠狠地抽打着我的大腿。

我完全沉浸在其中,完全失去了理智。我竟然还真的觉得,要是我不乖乖射出来,就真的会被潇月女王阉割掉。于是,我相当骚贱地用尽全力将腰向前顶,让私处与震动棒完全贴合。而相较于震动棒,皮鞭抽打大腿其实并没有带来多少刺激——或许也是因为潇月女王照顾我这个小萌新,只是在轻轻抽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前逐渐昏暗,只觉得下体胀胀的,瘙痒难耐。我知道我这是即将高潮射精了,于是学着看过的色情视频的情节,乞求潇月女王允许我射精。

“女王大人,性奴请求射精!”

“欧呦呦,来的还真快啊,废物阴蒂这么快就受不了啦?给我憋着!不许射!”

“是!女王大人!小姓奴坚决不射出来!”

嘴上虽然很配合,但身体其实临近崩溃边缘。不得已,才一分钟都没过,我便再度发出乞求:

“求求女王大人,性奴请求射精!性奴……性奴要撑不了了!求求女王大人!”

“倒数五秒才能射!”

那五秒,就好像五个小时一般漫长。我很害怕我撑不住,提前射了出来,惹女王不高兴。得亏潇月是故意数快了,才让我“幸免于难”。

她将震动棒猛地一下拿开。我已经失了神,翻着白眼,随着整个身体的抽搐,白浊温热的精液喷涌而出,浸湿了内裤和丝袜,顺着腿流进来了靴子里。我想这时候如果在我面前放个镜子,一定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最羞耻的一刻。

虽然已经完成了高潮射精,但调教游戏远未结束。潇月给我松了绑,又命令我跪下。

“小伪娘,听说你是个恋靴癖啊是不是?”

“是主人,性奴是恋靴癖。”

我还没从刚刚的高潮中脱离,只能喘着气小声回答。

“大声点,说出来!”

“性奴是恋靴癖!”

大声说出我是恋靴癖,真的有够羞耻。

“怎么个恋靴法?”

“性奴喜欢自己穿靴子!也喜欢,也喜欢看别人穿靴子,闻别人的靴子里的味道,舔别人的靴子!还喜欢被别人穿靴子踩踏!”

“哦那你真是选对主人了,主人我呀,有很多靴子呢!今天就来好好调教调教你这个骚贱淫荡下贱的恋靴伪娘!”

潇月将左脚伸到了我的嘴边。

“给我舔,好好地舔!”

“是,主人!”

我学着那些视频里的姿势,双手捧着潇月的厚底长筒靴,从脚尖部位开始,沿着靴子鞋边逐渐逐渐向上舔去。我还天真地以为,舔女王的靴子是什么很销魂的事,其实并不如此。潇月的这双靴子,是世界名牌,价格相当昂贵,用的皮革也最上乘的。然而就是这层皮革,如同尖刀一般,切割着我的舌尖。每舔一下,舌头的疼痛就要放大一倍。

而她则拉来了一个板凳坐下,右脚伸进了我的裙下,轻轻地踩着我的下体。尽管才刚刚射精完,但我的废物“阴蒂”却再度变得硬挺。此时我才发现,因为曾经长期戴着最小号贞操锁,现在就算完全勃起,都没有潇月的一只脚长。

“好吧,可以了!小性奴给主人舔靴子舔的真好!主人今天很开心。”

我跪着不敢抬头半点。

“谢谢主人,主人开心是小姓奴的荣幸。”

“来,过来,今天赏赐你……”

潇月利索地脱掉了左脚的靴子,命令我捧好这只靴子,整个脸都贴近靴筒口,闻她的味道!

我当然很兴奋,立刻双手接了过来,恭恭敬敬地捧着吸闻。潇月女王的味道,可以说是非常强烈,完全掩盖掉了靴子原本的皮革味道,倒是非常符合她的女王形象。

当我捧着她的靴子“享受”靴筒里气味的时候,潇月将她的另一只靴子也脱下了。她的黑丝玉足,再度伸进了我的裙底。用脚拇指脱下了我的丝袜和内裤后,我的身体再度猛地颤抖了一下——

潇月女王用她的黑丝玉足夹住了我的下体!

我明白,这是赏赐给我的足交!于是,我更加兴奋,闻吸地也更加卖力了。潇月当然也察觉到了,不停地羞辱我:

“真是淫荡下贱啊,主人赏你一次足交,兴奋得跟什么一样!”

“好好给我闻,把靴子里的味道都给我吸干净!否则我就把你的废物鸡巴踩爆掉!”

我当然不敢也不想怠慢。

刚从长筒靴里脱出来的黑丝玉足,还散发着温热和湿润气息。更不用说这玉足现在还夹着我的下体上下撸动。潇月时不时还用脚尖摩擦龟头,真是飘飘欲仙的感受。不用说,我也没有坚持多久,就已经临近高潮了。

“主人,主人,小姓奴……小性奴想要射精!”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糟了,我都忘了我整个脸都还贴在靴筒上。迫不得已,我只得暂时放下靴子,乞求潇月女王允许我射精。

“哈哈哈哈哈,好!射一个给我看看!”

“是主人!”

毫无疑问地,我的精液射满了潇月的黑丝玉足。她不仅不觉得难受,反而还更兴奋了,并且拒绝了我为她清理双足的请求,直接穿回了靴子里。

“踩着你的精液穿在靴子里,好舒服啊!都说精液里蛋白质多,不知道踩着你的精液穿靴子,明天我的脚会不会变得更白呢!”

“一定会的,请主人榨干小姓奴!”

“好啦,现在听我命令!脱掉你的靴子!”

我不假思索地就执行了潇月的命令,将平底马靴脱下,摆放在面前。

“来,现在,捧着你的靴子,给我闻!”

什么?要让我自己闻自己的靴子?我一个变态都觉得变态!不过既然是潇月女王的命令,我还是乖乖照做了。

在自己的靴子靴筒里,只有淡淡的靴子本身的味道。我竟然还有些失望。

“好了,放下!现在回答我的问题,是女王大人的靴子味道好,还是你自己的靴子味道好?”

“女王大人的靴子味道好!”

潇月很是满意,我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只可惜,时间过的太快。此时已经十点多了。

不得已,我的第一次调教,只能到此结束。

回去路上,我还不相信刚刚这一切是真实发生的。恍惚间我还以为,那是一场春梦。直到我摸到了大腿上皮鞭抽打的伤痕,疼痛袭来才让我醒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 恋靴者的自述 第二章
1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