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我在某奴隸公司肉便器科工作BL版

我在某奴隸公司肉便器科工作BL版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喜欢被关进阴暗狭窄的空间,喜欢那种惊呼绝望的感觉,我的喜好,被某SM品牌公司发现了,便挖掘我成为一名职业的同志男奴;这当然不是因为我是同志,而是我的身材极好,每天都有训练,但又注重饮食,使得我身材好得来不会过份,脸蛋帅气也是我的卖点,当过几年的模特儿,就是不喜爱与人接触,所以没有继续,反而在这公司里,很快就得到了升职,而我也因为喜欢的工作能够满足嗜好,而每时每刻都处于兴奋之中。

公司是一家职业经营奴隶业务的公司,一旦和公司签署条约,我们就变成公司的物品,不再作为一个人,而是取悦顾客的性玩具而存在著,公司有著严格的规定和管理要求,作为公司财产的奴隶自然也被严格管理著,除非特殊原因,是不允许回家的,所以我吃住也在公司。

我工作在肉便器科;因为是新组建的单位,所以工作人员还不充足,暂时只有作为实习生的我和另外一个叫做轩轩的可爱男孩,他虽然没我那么健硕,就是阳光年轻,有活力的那种,而作为全新的单位,我们住宿的方式也不同于其他部门,算是实验性的改革,总之,是又特殊又让人兴奋的。

我们平时的衣著都是连身的胶衣,不过颜色就多元化,另外就是带锁的高跟长靴,最初很不习惯,好几个星期还有仆倒的情况,最惨是钥匙在部长手中,无法随时打开,有时部长不在,就脱不下来,幸好胶衣是不带袜子的,免强可以脱下,但要穿上就有难度,所以都是不脱脱为妙,试过几天才脱下来,混身臭汗不止,长靴脱下一下,袜子的臭味简直令人马上晕眩…至于金属项圈与束腰也是缺不了的,再加上方便穿胶衣,头部以下的体毛都作了永久脱毛。

因为工作的原因,阴茎有打药,加上每餐的特定饮食,膨胀增长得很大,胶衣作了点改动,在下体开了洞,把该遮掩的地方完全裸露在外面,走起路来就会晃动,所以总是能吸引顾客的眼球,一次部长提议加入作为工作的一环,表演乳牛挤精,慢慢成为收入十分高的工作专案之一。

后来,部长又有新动议,工作结束,我和轩轩也保持著胶衣工作装,按照公司的要求,这是克服羞耻心,保持平常心的一环,当然也为了适应高跟长靴,而入睡的时候,就要全祼和轩轩以69式互含捆绑在一起,这个真的很有难度,因为大家的阴茎都成为了异物,他的比我更异常,而且他常常很易就兴奋,几次差点令我窒息而亡!!

不过现在,我已经不会再为漏出私处而感到羞耻了,高跟长靴也穿习惯了,感觉它已经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深喉也不是什么问题,甚至吞精…嘻嘻,这个就不多说了。

刚习惯不久,公司忽而执行军事化作息,所以科长会帮助我们进行实验性的休息,科长是一位30岁出头的帅哥,听说还当过演员,当然也和我们一样的装扮,唯一不同的是他有穿上特制的裤子包裹著下体,不至暴露人前,但听说那其实是贞操裤,前后都被禁锁著,比我们痛苦百倍!

说回我们的实验性休息吧,科长先会用绳子将我们双手反绑,捆绑对于熟悉了公司工作的我们来说简直是小儿科,鼻子带上鼻钩,嘴巴塞上口塞,双腿在脚腕上挂上分腿棍,分开双腿漏出后穴,因为我们都很淫荡,怕会控制不住的手淫,所以捆绑是必须的,可是我们又必须保持亢奋,所以还是会采取些不同于手淫的辅助工作,所以科长完成了上述工作后,会在我的阴茎和小穴里涂抹催情药,开始只是凉飕飕的,一会儿后就像是千万蚂蚁爬过一样痒痒,满脑子都是男人的阳具,想著被插到死的欲望,而阴茎还会坚硬无比,不住流出汁液。

总之就是这样,来公司这么久,只有这强力的催情药怎么也适应不了,不过轩轩看起来比较习惯;擦完催情液,科长又把挂著催精液的针头插入我和轩轩的阴囊,这真的很疼,疼的要死,等下睡觉时候,阴囊就会发胀,胀的难受,挂著催精液的瓶子则挂在房间的吊杆上,之后,我和轩轩要走进一个巨大的透明真空胶床,科长会为我俩嘴巴的口塞中塞入一根导管确保我俩不会窒息,真空床的质地很结实,我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但我尝试过挣扎,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当真空床被拉起来,就会发现它的整体是个正方形,而我和轩轩则站在它的中央,真空床的上端和屋顶的吊杆连在一起,科长看到我们进入真空床后,就会收紧袋口,通过真空泵吸干里面的空气,很快,原本看起来松软的真空床就完全贴住了我们的身体,而我们就像标本一样被固定在真空床内,没有了空气的真空床就像玻璃一样坚固,我们连动下手指都不行,应该说连一微米多馀的空间都没留给我们,就这样,科长按下滑轮的开关,我和轩轩被装在真空床里,就像是袋装食品一样被挂在吊杆上,然后并排挂著,科长检查一遍后,就关上灯离开了,而我们将在紧张和刺激中入睡。

至于为什么要采用这种麻烦的方式,好像是公司准备扩张业务,将会有更多的奴隶将入驻公司,为了节约空间,省掉床位的麻烦,所以采用这种革命性的创新方式,毕竟原本一个只能住4人的房间,一下子挂上十个奴隶也还有多馀的地方,可谓方便不少。

至于工作方面,说是肉便器科,但其实工作内容很复杂的,基本上是救火部门,哪里缺人,我们就往哪里跑,不过最近也开始干一些像是肉便器的工作了,上周就被分配到一楼的客厕里去,最初还以为又像上次一样,让我叼著刷子用嘴清洗厕所,没想到是全新的体
验,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放置play。

厕所经过改造,去掉了小便池全部使用大便池,这还不是关键所在,在大便池前面差不多半米的位置,大便池挖出了一个半米长宽高的方形空洞,空洞内壁铺设了和厕所地面一样的瓷砖,看起来十分豪华,而在孔洞底部,则用铆钉固定著好几个金属卡扣,我立刻明白了它的作用,而兴奋不已。

那次科长为我打扮,一如既往的连身贴身橡胶衣、鼻钩,不过连身衣除了露出下体外,还露出两颗乳头,两颗乳头在狭小而紧窄的小孔中露出来,使它变得激突和肿胀,另外就是这次不用口塞而是撑口器,手掌也被套入了橡拳手套内,就是只有握拳,没有手指那种,而在手腕处用锁子锁住,有用金属镣铐将我的手腕和乳头根部锁在一起,让我保持跑步双臂停在胸部两侧的姿势,亦把我本来已经激突和肿胀的乳头,一下子变得更加肿胀激突,
双脚则是大腿和小腿绑在一起。

科长让我躺在那狭小的空洞内内,因为手臂被折叠,双腿也被蜷缩,所以勉强可以躺进去,不用说,当然是一点也不舒服,不过仰头看著厕所的顶部,感觉还蛮新鲜的,科长将我的项圈和孔洞地板上的锁扣锁死,双脚也同样和两个锁扣锁死,完成后,将钢化玻璃的盖子盖在孔洞上面,用锁子将盖子锁住,因为盖子被设计成和地面等高,所以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突兀,或者说这就是厕所一开始的设计,而我则必须仰面蜷缩在狭小的空间,一直看著厕所天花板,当然我的阴茎是漏出来的,而小穴因为分腿,也完全裸露,很快,客人就络绎不绝的来到厕所。

他们看著我,好奇的停下脚步,而我只能用挪动身体来回应他们,男人们很快就习惯了,开始小便,我则在下面像是偷窥狂一样看著他们拿出阳具,而大便的则会蹲在我脸上,和我面对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姿势太性感,男人的阳物膨胀到夸张,看到我热血沸腾,阴茎同样也夸张的挺立著,而我也卖力的扭动身体,尽量让自己显得又骚又刺激。

很快,厕所里面埋著个帅哥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多人专门来看我,并且站在我脸上的位置,冲著便池尿尿,我所在的马桶变成了最吃香的一个,而有些人还释怀的尿在强化玻璃上,尿液顺著我的出气孔溜进来,弄的我满身都是,虽有胶衣保护,幸亏科长发现的及时,要不我就被尿淹死了,等著我被救出来的时候,嘴巴里、小穴里、乳头上全是粘稠的尿液,浑身骚味,难受的要死。

吸取了这个教训,排气孔以暗管的方式换了出口,而玻璃罩子完全没有了缝隙,我就变成了活的展品,在厕所下面尽情表现著自我,公司还为了让我有肉便器的感觉,将便池的排泄管换成透明的,正好穿过孔洞中我胯下的位置,让我无时无刻不看著尿液和粪便,而我仰头,就是男人的阳具、阳具、还是阳具,以及玩略不改的男人将尿湖的满玻璃都是。

所知,周五的时候如果你拜访公司,一定要使用一楼的客厕;那时候,你只要低头,就能看到风骚的我分开双腿,裸露出小穴痛苦的扭动身体,那就是我。

在厕所工作,因为时间比较长,因为休息与否,都在同一位置,而且工作一开始,就是数天了,所以,工作了个多月,我就有一段长假了,我休息了好一段时间,身体一恢复,公司就督促我上班,可能因为几次的意外,我成为了公司的红人吧,因为一段时间的空闲,我对工作变的有些生疏,或者因为心里上变的松懈了,一大意,犯了一些低级错误,结果被客人连续的投诉;虽然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但公司的规章是很严厉的,对于犯错误的奴隶,都要给以严厉的惩罚,就算是我也不能例外。

我被带到客人面前当众赔礼道歉,科长还答应客人要严格惩罚我,当众惩罚奴隶的画面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所以客人们都表现的十分兴奋,按照习惯,科长联系了后勤科,后勤科不愧是游击部门,反映很快,马上就带著道具来了:一个男奴推著手推车,手推车上放置著一只正方形的木箱,木箱有1米的长阔,高度则是1米5,木箱制作的很考究,外面还有雕龙的花纹,整体给人一种高端大气的感觉。

因为是惩罚,后勤科的人对我很粗暴,把我按在地上,目的是要我尖叫,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套入了皮质黑色的单手套,嘴巴被塞入金属撑口器,嘴巴被强行撑开,我被鞭打著屁股命令自己吐出舌头,我害怕的吐出舌头,我的舌头早穿了舌钉,就被科长用夹子夹
住,拿出鱼线绕过我舌头上下舌钉的两端,又将鱼线拉出来,调整好长度,将它们绑在我乳头上的环上。

因为鱼线的牵扯,我的舌头和乳头都被拉扯的很痛苦,我为了减轻痛苦,只好低著头,看著科长把我的异物塞入一个极之细小的贞操鸟笼,只有龟头突出来,鸟笼顶部有两金属棒在我龟头马眼位插入我的尿道之中,我痛的不断流泪却不敢挣扎,当上锁一刻,我满头都是汗水、泪水、口水了;之后被强行放倒,双腿M字捆绑,后勤科的人强行分开我的双腿,用特质的,就像科幻片中闸门的荷叶设备撑开我的菊花(外面是一个环,中间是很多塑胶挂钩),结果菊花就被强行打开了,弄的我特别疼,疼的乱叫,而打开的菊花就像是个黑洞。

客人凑近看,还兴奋的表示看到了我粉红色的肠子,科长笑笑的拉动的的贞操锁上的装置,龟头马眼慢慢地也被插入的两支金属棒分开了,套上龟头环后,也被左右挂住鱼线,然后绑在大腿根的胶袜上,结果我就变成了三穴全开的羞耻姿势,科长和后勤科的人不由分说的将我放进木箱内。

我是躺著的姿势被放进去的,项圈也被铁链固定在木箱底面,而我被绑住的双腿被上抬,保持屁股向上的姿势,科长又将固定在木箱左右两侧的链子和我双腿的皮带连在一起,确保我腿没法合拢也没法放下,结果就是面孔和阴茎穴和菊花都对著箱子顶部的姿势,只有后背贴著箱底,客人只要从箱子外俯视箱内就能看到我的全貌以及毫无遮掩敞开的三穴。

最后,科长在我乳头上贴上跳弹,又为我戴上眼罩,鼻子里插上导管,就完成了工作:“大家,这是对犯错误的奴隶的惩罚,接下来,他将作为垃圾箱为大家服务。”我听到科长这么说。

奴隶作为垃圾箱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不如说是公司内最刺激的隐藏项目,客人都兴奋的高呼,没想到竟然让我赶上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了,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保持著躺在竹箱内,仰面朝上,菊花和小穴以及嘴巴全部被打开的姿势,被后勤科的奴隶推著在会场内来回走,客人看到我,就络绎不绝的赶过来,将垃圾扔到我身上,身上每次传来触感,都会让我既紧张又害怕,身体本能的颤抖。

有人故意对准我的龟头穴,把烟灰弹进去,有人往我嘴巴里吐痰,小穴里被插入了吃剩下的蔬菜,身体上是喝不了的红酒,没多久,我就感觉自己被垃圾淹没了,即使这样,我也没有被允许停下来,垃圾满了,后勤科的同事就将垃圾拿掉,至于我身上的污秽则没有去除,继续工作,然后是新的一轮开始…

我已经不知道肉便器科的具体工作了,这是轩轩的话,其实我和他的想法一样,现在的我们,并没有从事肉便器科的工作,而是在为幼儿科工作,这事还要从2小时前说起,那时候,我们正准备上班,刚从晾衣架上解下来,浑身还酸痛的满是疲倦,科长突然告诉我们去幼儿科帮忙。
幼儿就是有些大人喜欢扮成小孩的虐待狂罢了…

在幼儿科的同事的帮助下,把我们的手脚折叠,就是前臂向后和后臂靠拢,大腿如法炮制,然后用黑色的皮带将前臂后臂固定在一起,大腿小腿固定在一起的样子,变成这样,就只能爬了,幼儿科的同事又拿来了全身包裹的胶衣,胶衣上有拉锁,然而却没有手臂和
双脚,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按照爬行姿势设计的。

在大家的帮助下,我和轩轩被套入了胶衣内,手臂完全被收缩,双腿也一样,紧凑的收缩感让我有一种会这样一直下去的错觉,而手臂确实没法展开,我和轩轩只能爬在地上,手肘和膝盖的位置因为被垫了缓冲物爬起来格外不舒服,感觉十分刺激,而胶衣紧紧包裹住身体,就像多了一层皮肤,因为质地轻薄,身体的曲线完全没被遮掩,不如说显得更风骚了。

胶衣是连体的,穿上后除了隐约的轮廓看不出手脚,而小穴,阴茎,还有胸口是裸露的,只有这几处保持了我们原本的皮肤,我是黑白两色的,轩轩则是棕色的,也就是我是斑点狗,而轩轩的设定是狐狸犬,我们又被带上了犬耳的发卡,我们的脑袋上被套上了类似套锁的设备,皮带勒紧我的下巴和嘴唇,虽然没什么不舒服,但会让人有一种失去最后的尊严的感觉,嘴巴里是一如既往的红色口塞。

而这次,眼睛被带上了降低视力,只能看到很进距离,而且只能看出黑白两色的美瞳,为了打扮,我们的项圈除了链条,还在外面多了一个蝴蝶结的掩饰,而阴茎根部也被丝带打了蝴蝶结,龟头环上挂上了铃铛,乳头环和豆豆环上也有铃铛,平时的鼻钩也没用,而是用了鼻环,也挂上铃铛,看起来不像是狗,到像是奶牛,因为催乳剂,我和轩轩的阴茎都很大,在地上爬的时候阴茎就会晃动,又因过长,龟头会与地面磨擦,我们只好尽量抬“头”,可是这样弹动著,铃铛就会响起,立时所有人都会被铃声吸引过来。

在我们的胶衣外面,我们还会被穿上束腰,虽然说是狗,也要表现出性感,这是基本要求也是客人对未来调教师训练而对我们提出的要求,最后将菊花里塞入犬尾肛门塞,肛门塞的顶端是一个金属闸门,放入肛门后,通过遥控器可以命令阀门打开,蛋状的金属球就会放大1倍,完全卡在肛门里,硬拉绝对会脱肛而且疼的不得了,最后,工作人员将犬名牌子挂在我们脖子上就结束了。

顺便说一下,因为是来帮忙,所以是临时起的名字,我是豆豆,狗龄是2岁,特点是发情这个样子;轩轩则是丁丁,特点是口交的样子,就这样,我们被牵到了地狱……

房间的地上摆满了玩具,我用模糊的视力看到好多好多的“孩子”,科长将我们牵到房间内,他们立刻兴奋的冲过来,科长把我们交给他们,就离开了,我注意到他们认真的打量了我和轩轩。

之后是拉著我们走,又过了一会,完全习惯了,玩弄的也变的更加大尺度了,有的他骑在我背上,另外的他为了让我快爬,用皮鞭抽打我的屁股,还有他用电击器电击我的乳头,疼的我不断发出凄惨的低吼,还有他玩弄我的鼻子,似乎那个大的出奇的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还有的打开我后穴的阀门,拿假阳具抽插我的小穴,我感觉肚子要爆炸了,高潮和痛苦扭曲在一起,我失神好几次。

他们最后不解气,直接把小手伸进了我的小穴,那可是拳头啊,他们还将我翻过来,看著我向乌龟一样无助晃动四肢的样子,用针扎我的乳头,踩在我的阴茎上,还有人用金属棒插入我的尿道内,令我痛不欲生,真是毫不手软,这成了我的噩梦,我和轩轩都发誓,再也不陪他玩了。

不过,要说起性服务,就不能不说出租业务,我们也会有出租业务,而作为性具,而不是人,我们的出租也很另类,因为我在厕所的活跃,受到了点名,一群准备出外游玩的旅行团体点名租赁了我,而我,将在一周内作为便携发泄用具陪团出行,在接到任务后,按照习惯我来到道具配给室和工作人员说明了一下。

他便拿出了长方形的木质盒子,盒子比我的身材要小,但这是基本型号,所以我也能勉强进去;总是,我站在盒子前,双手被反绑,绳子是帮助手腕和手肘缠绕了2圈,我被要求弯腰低头,因为公司的柔术训练,我们都可以弯腰到鼻尖贴住膝盖的程度,腰部和双腿一样垂直的时候,工作人员用皮带将我的腰部和大腿固定在一起,然后我被抬起来,放倒工作台上,小腿往后弯曲,贴住大腿后,再用皮带将小腿、大腿、腰部捆绑在一起。

这样,我几乎被折叠了三次。

工作人员会打开盒子,将我侧著放进盒子内,盒子内有很多分格,通过细小的机关就能固定身体,我的头抬起,嘴巴正对著盒子的前端,嘴巴被带上撑口器,脑袋也被固定著,工作人员将我的两个因之前的便所服务弄得变大了的乳头,从盒子下面的孔中掏出来,再用能卡住乳头的乳拷铐住,再和箱子外壁固定,在下面增加一层可抽拉的隔板将乳头隐藏,
盒子就这样被盖住,工作人员调整盒子上下两面和我嘴巴和屁股的间距,让它们保持贴住后将盒子彻底锁死,盒子上面带著把手,只要手提就能携带,十分方便。

从外面一看,四四方方像是皮箱的盒子完全不会让人联想到色情,更不用说里面装著活生生的一个人,旅行团将装著我的盒子带走,一旦需要,只要按下盒子前端的机关,盒子前面就会打开一个圆形的孔洞,男人就可以将膨胀的jj塞入孔中,强行让我为他口交,当然,我是没法拒绝的,也没有任何措施阻止jj进入我的口中,粗暴的男人会把jj插入我的喉咙,弄的我只想咳嗽,而痛苦的呜咽声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更加粗暴的插我。

后面的机关自然不用说,漏出的空洞对准了我的阴茎和小穴,如需要的话,也可以打开箱子下侧的隔板,就会凭空露出我的一对大乳头,便携性设备的好处就是方便携带,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只要你想,就可以使用我,而且还能同时使用,特别是这种旅行团体,猴急的男人们会将装著我的箱子围住,前后各站一个,一个使用我的嘴巴,一个使用我的菊穴。

还有等不及的男人会蹲下玩弄我的乳头或阴茎,好不容易接待完一帮客人,又换了一帮客人,一会也没停下来,而我还不能抱怨也不能反抗,因为我只是个性交机器,廉价的满足大量欲求不满的客人。

一般来说,性交机器的锁只有在公司使用特殊手段才能打开,可是有次外出被租金时,我的锁子却被意外的打开了,我被男人们从箱子里取出来,看著十几个彪形大汉用色眯眯的眼神盯著我,我那时候也慌了,我被绑著,也没法连络人,再有,他们旅行的地方是个荒山野岭,虽然我是个孔武有力的男子汉,但是全身被绑著的人,根本就无用武之力,结果我嘴巴和小穴里满是精液。

可是一阵轮奸后,他们情况还是十分兴奋,可能是我一身紧身橡胶衣加束腰,把我的身材勾勒得更加有型有格,高跟男靴和项圈,变成了性感模样,男人们都变的亢奋起来,男人七手八脚的将我的口撑打开,用不知某人的臭袜子塞入我的口中,用胶带固定,又将我反绑的双手不断上拉与项圈绑紧,使我不得不抬头挺胸,又有人用绳子在我的阴茎根部狠狠捆绑住,使他一直坚硬挺立住而不能射精,再用绳把我挺立著的阴茎像木乃伊般重重包裹,再用力下拉与膝盖绑紧,我痛得只能弯腰,另外有人在我的脚腕处绑上分腿棍,使得双脚分开,之后一根粗大的假阳具捧,一下子插入我的屁眼内,可能是刚才被轮后,屁股早已麻目了,没多大的痛楚,后来才知道已经爆裂淌血了,阳具捧的底部与分分腿棍固定在一起。

男人们把我扶起站立著,可是身上的捆绑,令我只能抬头挺胸、弯身半蹲的免强站著,可是灰还未站稳,他们又让我走在前面,他们用木棍抽打我的屁股迫我走快一点,可是我真的不行,我相信屁股早被打的通红,有人在我乳头扣中间的铁链挂上重物,疼的尖叫,而这更刺激了他们,开始疯了的叫嚣、抽打我,不知不觉就被他们像是赶牲口一样驱赶到了深山中,我边行,边带动阴茎的拉扯,已经令我很是兴奋,加上后庭的假阳具一下一下的抽插,令我更加刺激入迷,我竟然不再害怕,反而兴奋极了。

到达深山后,男人们又再新一轮的轮奸我,却不给射精的机会,我的阴茎早已被绑的发紫了,我就是奇怪,整团男人都没有零号?后来才明白我的异物太惊人了,谁敢爆肛尝试滋味,可怜的的阳茎就一直在兴奋著…当他们都草够了,又要玩些刺激的新花样,这才是让我害怕的。

男人们决定将我挂在树上休息,我就被高高的吊在树梢上,我的双腿被大大的分开,露出早已被操得合不来菊穴,大风一吹,不但像是荡秋千一样晃动,小穴更是凉飕飕的,他们看见我在抖震,就说为我添暖,就起了个火在我下面烧,我挣扎的很厉害,真的感觉到了火的温度,他们还把我慢慢下降,我开始惊了,连鸡鸡也吓得软下来了,一瞬间,还以为自己要变成烤肉结束一生了,幸亏他们只是玩玩,吓吓我。

我还在惊魂未定一刻,他们弄熄了火堆,把我慢慢放下来,就在我还未喘定之时,又马上被绑在树上,手被吊高,脚抱著树的大大张开,屁股对著他们,有人把我后面的胶衣剪破,原本只露出小洞,现在整个屁股都露出来了,他们不断的拍打我的赤股,又在上面画了靶子,所有人站到远处拿气枪打我的屁股,还比赛看谁打的高分,评价标准竟然是我疼叫的程度!!

因为屁眼都被操开了,有不少枪弹都打入我屁眼之内,痛得我眼泪直流,可是我根本发不了声,因为他们用袜子塞著我的口,又用胶带封著,我不断的扭动身体,乳头都被树干刮损了,直到我弄掉胶带,吐出袜子,叫破喉咙,他们才停下来,然后把我从树上解下来,我怕了,也不理有力无力的,脚一解开,我就推开他们向前跑,可是一个踉跄,竟然掉进一个大坑之中,男人们都笑起来了,各人用脚把四周的泥土往坑里推,最后我被埋在坑内,只留下脑袋在地面上,我的身体全被埋在地下。

男人们看著我的死人头笑得不亦乐乎,他们掏出JJ开始在我脑袋上撒尿,我吓的尖叫,可是已经叫不出声了,他们玩够了才满意的将我挖出来,这次他们真的玩腻了,决定跟公司开个玩笑,就把我双手反绑,双腿M字分腿捆绑,用袜子塞入我的口中,带上一个全包橡胶头套,只留下一个塞在鼻孔的导管给我呼吸,又在我软下的鸡巴,套上一个紧包的东西,再用保鲜膜缠绕我的身体,将我的身体绑成一个球,几乎看不出人形,男人把我扔进了旅行箱,在箱子内塞满他们的臭袜、底裤,还放入了红外线摄像机自动拍摄。

这还不够过瘾,旅行箱上锁后,男人们还用绳子在箱子外面捆绑,并把捆绑后的旅行箱塞入了一直稍大的木箱,钉住后埋进了我之前跌入的坑内,填好土,只留下我的导管出气孔,做了记号就离开了,我一直蜷缩在阴暗狭小的空间,听不见声音,也看不到东西,能闻到的只有他们的臭味,我感觉很害怕,巨大绝望的感觉侵袭著我,而这种感觉又让我刺激非常,身体上的痛楚放大了各种感官,无法活动的身体,也让我只有思想活动的异常频繁。

鸡巴开始硬了,忽然一下强烈震荡起来,龟头、茎干、甚至蛋蛋都传来强烈震动,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却没有射过我我,很怏就射出来了,可是震动没有停下来,特别是龟头位置,射了之后是最敏感的,连一点小触碰也不行,可是现在是震动,是不断的震动,我痒的不断挣扎,可是根本一点作用也没有,我感到射尿了,可是震动仍是不断,我开始去接受它,慢慢我又硬起来了,又射了,又痒了,又射尿了…不知道在恐惧、孤独、刺激、高潮的轮回中度过了多久,终于在崩溃前被救了出来。

后来我知道,是公司发现了我项圈内异常的信号,才来找我了,而他们发现我被埋在地下的时候都大吃了一惊,而那些玩弄的我男人也被公司指责,并且追缴了大笔赔偿金,还有赚了,我在黑暗的地下中那段红外线视频,后来被公司编辑后出版成限量影片,据说在圈内卖的很火,结果是很多人点名请我玩活埋play……

1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1 thoughts on “我在某奴隸公司肉便器科工作BL版”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