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uijinmi ♥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三章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反攻

夕阳落鼓,暮霭翻沉。一双耳骨链躺在窗台上。

一颗碎钻点缀,头部和中段的两颗钉可以将水波纹链分别固定在耳垂和耳骨。而它的主人,前两天出自“很好玩”的想法,坚持不让我送,要自己出宿舍楼,结果在宿舍楼群里引起轩然大波。“最近学校里没什么活动吧?”“啊我错过了什么????”,看这架势,似乎她下次出宿舍楼时就不会是完璧之身了。

可她现在还是不是呢?

箜篌留下了她家地址,就在学校附近的小区,从宿舍楼出发,直线走二十分钟就到——指翻墙。学校里一些设施很有年代感与人文气息,40年前毕业的老学长们也来怀念围墙上的豁口。下边踩脚的凹槽里被喷上一层砂浆,增大摩擦力的同时不至于落一鞋灰,使每位路过者都能感受到来自土木老哥的爱。

“门没锁,直接进来。”我在门前站定,收到了箜篌的消息。

一推开门,温暖的木质玫瑰气息扑面而来,手机屏幕上霎时浮现一层水雾。墙上暗红色光里有一个人的轮廓。裙褶上的反光轻轻流动,沿着裙角垂束的方向往上,一指宽的腰带勾勒出柳腰,右臂横放在腰间,手背撑着另一边手肘,左手轻轻摇晃高脚杯,旋即一饮而尽。

莲步轻移,她坐在沙发里,几个乱放的大抱枕提供足够的包裹,拍拍身边的位置,“不开灯可以吗?”

我到她旁边坐下,她曲腿整理丝袜,缝合线在趾尖妥帖地收紧,伸腿担在茶几上扭扭脚掌绷直脚背,小巧的脚趾彼此分开,趾缝间的丝袜透着光;脚骨微微凸出,脚跟圆润,脚踝纤细,跟腱侧面凹下去,小腿肚的肌肉被挤到两边。

茶几上散放铅笔与A4纸,一边放烧水壶,越过茶几是壁炉;另一边是一个细颈花瓶,重瓣玫瑰正值妩媚时,花瓶外套着毛衣,瓶颈处垂下来两颗绒球。我有些没看懂,这是怕花瓶冻着?

“其实那是袜套啦,另一只上的球球被猫猫拽下来了——不是上次那只猫猫,所以这只就被我套花瓶上。”她解释道,起身提壶,帮我也斟了一杯,凉茶的味道随着水流弥漫开来。等待茶凉之际,我拿起白纸翻看。

她的字迹很有特征,青睐繁体,每个字都是一笔连成,游丝枯白,竖画伸得很出格,让人联想到身披飘带的敦煌飞天。

“…晴天俐落,促雨同晴日一樣俐落;江南的雨婉轉,夜雨寧静,風爽朗,陰宜眠,夜晴——或講月明星稀之時,最討歡心。晴久了就來點雨,抑或繼續晴下去,自便。

不得不提雪,白日雪沉沉悶悶,倘若下久了,那逢魔之時便出奇長。雪不似雨,下密了也衹是窸窣之聲,趁機出門,如豆燭火都明亮得緊。此時若放晴,不見星光見月光,銀妝遍地,月瀑微斂。”

“老夫的字还不错吧,”她趴在我耳边伸舌舔了一下,帮我把碎发捋顺。把衬衫下摆从半身裙下抽出来,开始解衣扣,“这位美丽的小姐,做点成人游戏吗?”

我没有拒绝,闭眼静静感受她下一步动作。扣子从下往上解,第一颗,第二颗,从第三颗开始慢了下来;她腾出右手从腰胯摸到肋骨。第四颗,第五颗;手掌攀上乳峰,指腹轻夹,凉意激得我直往另一边躲,偷偷睁眼,她眸子里跳跃着火光。第六颗也被松开,第七颗颈扣有点费力;我感觉胸前的手消失了,衬衫滑落,她环着我脖颈,伸舌头定位,轻轻咬了一口。

一个叮铃铃铃响的东西系到我脖子里,感觉是项圈。她摸得我血脉贲张,我有点期待下一步。

她伸手指勾住项圈,忽然发力,我被拽得向前正倒在她怀里,“my turn(该我了),”她轻声说,气息吹拂脖颈,忽冷忽热,“去洗澡。”

花洒水流开到最大,雨帘足以环绕我俩,铃铛沾了水,响得瓮声瓮气。相对而站,水流沿着发丝蜿蜒而下,流过平滑纤瘦的肩峰、似乎从未发育过的胸脯到双腿间,她终于打开了心爱的锁。牛牛逐渐膨胀,尺寸不小,接近从中指尖到长根的长度,包皮后褪,粉粉嫩嫩的头部探出来,张牙舞爪地可爱。

她拿起洗发水开始搓揉头发,肋骨清晰可见,像搓衣板一样,丰盈的泡沫在体表盘绕,犹抱琵琶半遮面。我趁她睁不开眼睛,蹲下身将她的牛牛含入口中。

“唔嗯,别闹…”她轻咛,夹紧双腿往后躲,直至靠墙避无可避,牛牛在我口中逐渐膨大,在唇齿之间打转。我尽量吸紧,用舌面摩擦尿道口与系带部位,不多时便尝到咸丝丝的味道,牛牛在嘴里直打滑。

她还在洗头,我先出去了。卫生间门口的鞋架最上层摆着两双拖鞋,一双崭新一双稍旧,旧鞋应该是她日常穿的,崭新的那双正好是我的鞋码。“我穿什么衣服呀?”我把浴室门推开一条缝,伸头问道。她正吹头发,吹风机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令我讨厌,“很冷吗?”她反问我。

确实不会冷。客厅铺着地毯,我坐在壁炉前享受温暖,不一会儿吹风机的声音停息,卫生间的门开了。,“过来。”她喊道,还有哗啦哗啦的声音。

我走到她面前,她正摆弄着一条铁链,下巴一挑,旁边橱柜上有一个眼罩。她盯着我的眼睛,眼神很陌生,声音冷漠,“戴着,跪下。”

正犹豫时,她轻喝一声,用链子抽向我的大腿,“跪下!”汗毛倒竖,我缓缓屈膝在地,抬头看她,不带一丝感情。

还是戴上眼罩吧,至少这样可以看不到她冷冰冰的脸。她把铁链和项圈安装在一起,绕过我,狠狠扯一把链子,猝不及防我直接趴下,手肘砸在地板上,生疼。“跟我爬。”她命令道。

我跟着紧绷的链子四肢齐动,直到链子变得松弛,正想开口问她,她先说话了,“立起上身,舌头伸出来。”她拿东西夹住我的舌头,卡在嘴角,动弹不得。

没过一会儿她叼着我的舌尖,微微使劲,我又疼又怕,急得呜呜叫,“啪”我脸上挨了一巴掌,不疼,却打懵了我,只剩木然地附和她的动作。

她松了口,换了一个部位重新夹弄我的舌头,应该是她的脚趾,不是很灵活,动作没轻没重,在被狠狠地扯到一次后,舌根开始火辣辣的疼,口腔里充斥一股铁锈味。

我觉得现在未经她允许,哪怕再轻微的动作都会招致她的不满。平时口水滴在身上,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清理干净,但现在口水夹杂血水早已顺着下巴淌下,流过胸前、小腹、大腿,在膝盖前聚起一汪。

“趴下。”我俯下身,双手放耳边,只有双肘和膝盖撑地,在湿漉漉的地面上直打滑。她踩着我坐上橱柜,脚尖划过脊背,水痕有些发凉。

我早就泪流满面,丝毫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态度忽然变得这么决绝,是因为在浴室里的小动作惹恼她了?泪水顺着眼罩边流下,滴沰声逐渐密集,直到一口气没喘上来,身体难受得发抖。

她感受到异样,把脚挪开了。“起来,你怎么了?”我抽噎得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体倒向一边,抱起膝盖缩成团,感受着她的触碰我也没有丝毫反应。她跳下来跪在我旁边,快速把我身上的器物卸掉,语无伦次,“你…我们休息会儿好不好?”

我的大脑难受得就像被抓着当毛巾拧,只剩下一个本能想法,我想冲洗一下身体。等气喘匀后我朝卫生间慢慢爬去,箜篌想扶我起来,我把她的胳膊摆开,兀自向前爬,膝盖磕到门框,门扇止不住颤动。

背靠着墙,凭感觉拨开花洒,倾泻而出的冷水激得我恢复一些痛觉,睁眼看看膝盖,血流满地。一阵乒铃乓啷声音后,她手提医药箱站在淋浴间门口。

她探探水温,一咬牙,钻进水幕关掉花洒,身上被淋个精湿;拿来干浴巾披在我身前,又帮我把边角捱到肩后,眼圈通红,放正我的腿检查伤口。看到她前后迥然的态度,我忍不住放声大哭。

她咬着嘴唇帮我清创,相比酒精,碘液的刺激性小了很多,但还是很难受,我本能地绷紧下肢,肌肉虬起。沿着她的鼻尖滴下不知是水还是泪。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冷醒,膝盖上绷带缠得细细密密,箜篌抱着我的腿,似乎她也累了。我轻轻把她摇醒,相顾无言,起身一跛一跛走出浴室。

拖着左腿,取来外套躺在壁炉前,她默默抱来一床被子铺在我身上,然后也赤身钻进来。

“对不起。”声音带着哭腔,她把胳膊搭在我腰间,我一言不发。

听着背后的呼吸声逐渐平稳,我掀起被子想上厕所,她突然惊醒,双手拨开刘海,地毯上头枕着的地方有一团暗色的水迹。“不要走嘛,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再也不这样做了。”

因为许久没有说话,我的嗓子沙哑到失声,只得摆摆手,转身去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她背靠茶几坐着,抱着腿肩膀一抽一抽。我走近,伸手摸摸她的头发,贴着她坐下,抽噎得词不成句,“我..我以为…我失去了…你了。”

“乖。”我从喉咙里生挤出来一个字。她略一错愕,梨花带雨的模样浮现惊喜,起身够到水壶,仰头含一口,双臂环着我的脖子吻上来——

卷舌撬开牙关,茶水缓缓渡来,微微烫口,正是最有滋味的温度。顺喉而下,好过来了,意犹未尽,舌尖相伴翩跹。口感跟牛牛一样滑。

我轻拍她的背,抽噎逐渐平息。

“抱歉,我只是想试试,”

“我以为你也会喜欢的,”

“没想到把你惹哭了…”

我盘腿让她坐进怀里,相对拥抱感受心跳,“下次想玩先跟我说一声呀,连安全词都没有,算什么事嘛。母狗~”

<<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二章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四至五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