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uijinmi ♥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六章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折花

我伸直腿部检查伤口,其实也就磕开两道口子,并没有伤到血管,但她绷带勒得太紧了,腿脚都有些发凉。

壁炉的火炭逐渐燃尽,房间里的光亮被一丝丝抽走,华灯初上。箜篌日常接单画画,抱着pad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现在正在沙发上傻笑、蠕动,与玩偶们扭曲在一起。我写东西故意闹出动静。

应是白云揉碎,随风乱入凡间,

八百里乘风起,九重天羽叶诞。

临阵赋闲。

嘁驱驱老九,句句惊寒。

南穹悬璧,一梦成圆。

夜如岁,无眠,

朗月隐星,依想前时各一边。

长歌当哭,银装遍地,月瀑微敛。

屑,她趴在温迪抱枕上,翘脚都快踢到我了,头也不回一下。

无聊,无趣。

环视周围,昨天被拿来当道具的玫瑰引起我的注意,“我出去走走。”起身去拿衣服,路过她拍了一把屁股。

“啊,怎么啦,要我一起吗?”天可怜见,她终于想起来还有我在。

“随你咯。”我一边穿外套一边说,顺便穿她一双袜套,外边的雪虽然不大,但似乎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那我也去…等下——”她拿起那页纸,看看我,看看诗,又看看我。“算了我不去了。”

我在门口穿鞋,“想说什么就说呗。”

“嗯…没什么,我再给你加两句,”她沙沙续写,边写边念,“念狂朋怪侣,青丝皓齿,欢唱苍言,对酒留连。”

化用《戚氏》 的一句,有点意思。她放下诗词走到我旁边,从门后取下深色披风罩在身上,兜帽大得出奇,戴上后我只看得到她的嘴唇,嘴唇动了动,并没有说什么,却是向上勾起。

这里没有如羽如叶的雪花。又一粒霰掠过眼前,在脚边摔碎,碎片共同填补同一片白色。悬铃木叶将落未落,如倒悬神像,破碎的裙梢切割铅灰色的天空,湘江之上雾霭蒙蒙,对岸的山不见踪影,另一边,商业区繁灯氤氲。

雪落在城里,也落在山上。

果然如她所说一般沉闷,偶见一人也插兜低头行色匆匆。一位奶茶店员整理吸管,百无聊赖间悄悄抬眼打量我,备餐间的门帘缝隙里隐隐见到还有几位在打游戏。我拢拢衣角,一会儿再买好了,回去时给她捎一杯,不过她喜欢什么口味呢?温热七分糖的蜜桃乌龙,加椰果和茶冻,照我喜欢的买应该不会错。

感觉背后有些异样,回头,一只田园犬踏着碎步超过我,还有个人正走着,伞打得很低。忽然几声叮铃响,头顶一暗——

“阔别已久~”箜篌吐吐舌头,把我的手从口袋里拽出来,又顺着缝隙塞到自己的披风夹层里,披风布料很厚实,相当暖和,迎面走来的大爷一脸鄙夷地看着我那只不该出现在那个位置的手。

“你不是不出来吗?猫猫祟祟的。”

“呼,好冷好冷。我是想给你送怀炉的,”她从怀里抽出一个鹅卵石样的东西塞到我胸前,“还有这个。”她指了指伞骨,其间嵌着一截枝条,叶子小小、椭圆,枝叶分叉处长着更小更圆的白果果。

“哈,认真的?”我试探着问她。

“呃呃~”她兴奋地点点头,鼻尖被冻得发红。

她取下枝条,两指捏着在伞顶高度缓缓划了两圈,然后定住。伞柄横举,伞面挡住大爷的视线,身体慢慢凑近,我已经闻到她身上的味道,熟悉的温暖玫瑰。她轻轻踮脚靠近,睫毛蹭到我的脸颊,然后是凉凉的鼻尖,不及多想,转头找我的嘴唇。

有点干褶的唇边带着一丝凉意,内里却温热,她的唇好柔软。与可人儿接吻哪里顾得上计划,牙齿不小心相碰,她嘤了一声,我环过她的腰腹努力抱紧,下体相贴,已然起了反应。鼻息交织,我感受到热量从耳垂慢慢扩散到全脸,她也一样。她伸舌正好探到我的舌尖,害羞地躲了一下,又溜到别的地方,随时变换形态的舌头像史莱姆一样滑,只捉到津液里淡淡茅根的味道。我慢慢伸手卡着她的下颌,兜帽下还藏了项圈,怪不得会有铃铛响,勾住项圈这下她没法动弹了。用舌尖拨弄她的齿龈,然后被她轻嗯着咬了一下;伸舌左突右进,直到抵住舌下系带,卷舌时把她也卷在中间。

她的呼吸逐渐变急,伞早已掉在地上,扒住我的肩,身体绵软直往下坠,面色潮红,久久不见平复。

我捡起雨伞靠墙,她解开披风趴在我身上,心脏相对,只隔两层相同单薄的布料,“咦,怎么感受不到你的心跳?”我的size勉强超过A,但跟她一比就显得很大了,此时压在中间被挤平就像一个缓冲垫,她的心跳我倒感受得清清楚楚。

她在rua我的胸,找到我的乳首轻轻揉搓,乳核又酥又痒,现在轮到我迷离了。她兴味盎然,两指搭在乳首下数着肋骨,寻找正在跳动的地方。

“我要在你这里种下一个种子,它将以你为养分,它的根须深深刺进你的身体,让你在每个雪天,心头都因为没有我而微微疼痛。”

她轻轻啄一下我的唇,不给我伸舌的机会就分开了。

花店门前,老板正从车里搬下一盘盘鲜花,叫我们先挑着。

“你肯定没有收到过花吧?”她伸手拂过走道边的满天星。

确实,开化前觉得花很娘炮,开化后也没人觉得我会喜欢花,很久以来又不合群,连给别人买花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收到花了。

“其实我也没有。那要不我们各自转身,为对方挑选一样呢?”她眨眨眼出了主意。

“好呀。”这就有得斟酌了。我走过玫瑰们和康乃馨的展台,玫瑰我倒有想法,但大部分花束玫瑰其实都是月季,只有形与色,味道相去甚远。文竹、多肉和金鱼草也别来凑热闹了,真挑了这些我觉得她会笑话我。

顺着味道走到打折货架前,箜篌也到了这边。这边大部分都是一些尾货攒成的捧花,有些还没来得及修剪。台面上赫然一只重瓣红玫瑰,花瓣重重叠叠还未开放。

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移开目光,看她也是两手空空,那么游戏还在进行中。目光相碰,错身而过,从对方眼神里读出来想法:想要,但如果被猜到那就太无聊了。

再找找吧,用排除法只剩下两个选项,她出门不知道跟老板说了什么。

到底选是水仙,还是郁金香呢?水仙花除了已经被包装成捧花的就是还在水培盘里的,拔不出来,我放弃了。各色的郁金香摆满了这片区域,又该选什么颜色的呢?我从花架间偷偷看她,老板正帮她找什么东西。选粉色还是紫色呢?刚才那支玫瑰就是红色,现在就不考虑红色了。

“准备好了吗?我过来咯。”她背着手朝我走来。我连忙把手藏在身后,“哦,我知道是什么了,三,二,一——”

我指向水培盘。她拿出来的是一朵向日葵。一圈明黄色花瓣整整齐齐,花蕊部分是深色。“呃?”她没想到我指的是水仙,跟老板打过招呼后,我剪下一支最中意的,与箜篌交换。

“哦~现在我明白了,谢谢!”她牵过我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吻。我看着向日葵出神,这也是我没想到的,没有一点头绪,“这…我很光明么,还是表示好色?”

我拿着两支花准备结账,但她坚持要自己付给店家向日葵的钱,“送钱给你的我肯定不是第一个,但既然有这个机会,那第一个送给你花的只能是我哦。”还有玫瑰,这才是我出门的目的,现在游戏结束了,送给她不算犯规吧。

“一起喝一杯么?”我问她。

“哪里哪里?king`s man还是seven eleven?”她似乎很兴奋。

“蜜雪冰城。”我没好气地说。

“蜜桃乌龙,热,七分糖,加椰果和茶冻….没有茶冻吗?那脆啵啵好了…就在这边喝吧。等下,你要什么呢?”

箜篌巴巴望着我,“十二分糖…”

“好好,这样都吃不胖的体质真叫人羡慕啊。”我转头跟店员说,“第二杯开始做了吗?把前一杯少加的糖都加第二杯里吧…嗯?不能这样吗?那我再买一杯五分糖的,把糖浆都加第二杯里。”

我亲手穿吸管,递到她嘴边,“我想看看你是怎么把这玩意儿喝下去的。”

喝着走着,她把花插进披风缝隙里,叼着玫瑰,正折着向老板讨的包装纸。取下玫瑰喝奶茶,忽然凑来亲亲,渡来一口,甜得打脑壳。

<<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四至五章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