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uijinmi ♥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四至五章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四至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强制

“你…可以像刚才我那样对我吗?”她背靠在我怀里试探着说道,把我的手牵到胸前,笨拙地教我捏住乳首。

“所以刚才是你喜欢的桥段?”妾似琵琶斜如抱,任我翻指弄宫商。双手分两路上下进攻,一边轻拢慢捻抹复挑,另一边间关莺语花底滑。

用指甲从后颈划到尾巴骨,掰开狭缝找到后庭,一按,她轻咛着扭身体躲避,却是与我更近一分。扶她坐起,双手兜着还算圆润的屁股,扬起手掌狠狠拍下,波纹从屁股颤到发梢。

一下,再一下,手底逐渐发烫,我猜屁股上肯定出现了层层叠叠的掌印。她紧闭双眼,檀口微张,双手扶在胸前不住搓揉,乳头被扯出不可思议的长度,牛牛尖尖含着分泌液,尽数洒落我的小腹。

停下手里的动作让她平躺,把双臂交叉放在身下,我箕踞而坐,压制她的双腿,牛牛没有任何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中。茎身的皮褶全部舒展开来,只见血管盘虬卧龙附着其上,冠沟由于充血变成深色,从两边向顶端延伸。

花瓶里的玫瑰似乎已经放了几天,摸起来松松软软的,有些脱水。用花瓣一端拂过下颌、腋下、肋骨、腿间,蘸一些液体送到她唇边,“尝尝自己的味道吧。”她伸出舌尖轻轻点一下,随即舔舐起来,花朵一颤一颤。

花茎上遍布小刺,手握着还好,但如果是更细嫩的皮肤呢?用花瓣和花萼撩拨着右乳,花茎缓缓靠近左边乳首,横放花枝贴近一剌,“别…啊——”强烈的刺激让她的身体几乎弓起来,前液汩汩而出。

半握住双腿间这个挺立的家伙,分出两根手指的指腹在顶端搓弄,尿道口受直面刺激,逐渐张开,被流淌而出的液体滋润得反光。她的喘息声逐渐急促,胸脯的起伏越来越大,嘴唇抿紧又放松,只剩酥软的求饶声:“不可以…要坏掉了…”

事已至此,可由不得她,左手手心蒙在牛牛顶端画圈,右手食指拇指相抵成环,圈在冠沟上下套弄,“啊呜啊呜”她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了。我俯下身看她,已是眼神迷离之状。发起情来才更诱人嘛,舔舔她的唇角,咸咸的,绒毛有点扎舌头,见她无神附和我,轻轻咬住唇瓣往外扯,让她哼唧都漏风,太有趣了。

看神情就知道她早已习惯了女性化高潮,那我怎么可能让她继续舒服下去,当然是继续帮她冲啦。“会很爽的~”不知道她听到了没有,我起身继续执着于牛牛,后庭的小花花一翕一张,仿佛说着欢迎光临,用手指在地毯上摩擦至滚烫,绕着画圈,她腰胯摆动,祈求恩泽。

但后庭并不是我的目标,手指上移至会阴穴,摁到盆骨底时能感受到尿道跳动,双指左右交替摁下,尿道牵动前列腺的感觉是另一种刺激。我也不撩拨她了,来点真格的,双手同时加速,她喉咙里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呜声,待其节奏越来越密,我适时低下头,朝牛牛吻过去,舌头抵到冠部,它比看起来更加多汁,口中跳动热浪接踵而至,淡淡的碱味与腥气,差点被呛到。

箜篌像是一条上了岸的鱼,头发散乱,一道液痕从嘴边流向耳后去。我把被子拽来陪她休息。不多时她主动凑过来,拥抱、接吻,“呜呜——”她似乎尝到我口中的液体味道不对劲,伸舌捞走了大半,还试图啜吸剩下的部分,我又气又好笑,松口说道,“我就想给你尝尝呐,你全吃啦?”

“哼哼~”她醒了一些,十分欠揍地哼道,用鼻尖轻轻蹭着我胸前。我一手把住她拿正敏感的牛牛往我腿上摩挲,“看来射一次不够,那就再责个三分钟吧。”“唔嗯别咳咳咳…”她着急说话,咽得太急被呛个正着,却紧紧环抱着我,双腿夹着我的身子,不给多余的动作留下丝毫空间。

去卫生间稍作洗漱,箜篌打开卧室的门。在某种程度上说,卧室里很空旷,正中摆一张床,几张避免赤脚踩在地面上的泡沫垫从门口延伸到床边,开着窗,空气很冷冽。她抱着被子蹿到床上,快速翻腾,从被子下探出头来,“你还习惯吗?我比较喜欢让房间里冷点儿。”

我不置可否,“无所谓,你不是挺烫的么?”她掀开被子欢迎光临,被窝里还藏了一个抱枕,“好啦,睡觉吧。”我借给她一只胳膊抱着,她的睫毛一点点变沉,折腾这么晚,虽是兴头上,却也免不了一丝乏意。

第五章 聊天

被窝软软乎乎,睁眼有点陌生。略一恍神,掀开被子,怀中是等身抱枕,温迪身上的衣服很简单,只勉强遮得住敏感部位。

奇怪。

我下床,门隙里一个黑白身影来来去去,箜篌系着女仆裙正在忙活,显然她没有意识到我醒了,被我吓一跳,土豆脱手咕噜噜噜滚到我脚边,我捡起来递给她。“你醒啦,早安哦。你睡觉的时候可不安分,抱不到我就抢我老婆来着,真是引狼入室,无所谓啦就当是你给她附魔了,”她作幽怨状,随即手舞足蹈,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拖到沙发上,我还有点难为情,用另一只手捂住胸,“欸害羞什么嘛,这件你试试。”她从沙发那头儿找出两件旗袍和披肩,看风格应该是同一套。

“昨晚我梦到的东西可怪了,我为了打发时间写高考命题作文,找喜欢的老师要联系方式结果是钉钉,还有…我想不起来了,我刚才记下来的,等一下,”裙摆转起来像一阵风,卷进卧室又奔出来,手拿一张纸条,“刷完boss才能进洗浴中心的门;去浴池泡澡结果把毛衣卫衣和外套落在大厅…那件我买大了,按身高买的但上身后全是褶子,太好看了不想退,欸快穿上给我看看——浴池女老板一边清理管道一边说一大堆我朋友死的方式的谶言;在浴缸里边泡边喝,顺便听管家絮絮叨叨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思考四口之家和七口之家在一起时能聊些什么话题,还有个梦中梦不记得了,我感觉做完了一个连的人的梦。”

话密得我都插不进嘴,好不容易等到她大喘气,“在我那边的时候,我可没有直勾勾看着你穿衣服呀,”她眼神看得发直,仿佛下一刻就会把吸管扎我身上然后嘬干。“转过去。”她依依不舍移开目光,我拿起衣服辨明正反,然后套身上,胸前的面料略显松弛,除此之外正正好好。坎肩边缘挂着流苏,裙子上半部分是旗袍的式样,斜襟盘扣,胸前装饰花边。下摆的开叉被百褶裙布料填充,别出心裁。

我扣好扣子,准备去卫生间看看上身效果时,壁炉玻璃映出一脸痴汉状的箜篌。“欸你真是没谁了,这都防不住你…别乐了,拿条丝袜来。”我无奈道。

“就在正对着你的那个茶几抽屉里,你自己挑。”她头也不回,继续傻笑。我拉开抽屉吃了一惊,各号各色袜子一应俱全整整齐齐,不知该拿哪件,“我趣,很难不让人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副业。”

“你们男生,啊不,男学姐不就吃这一套吗?”她靠过来,从中抽出一条无缝裆肤色连裤袜,下边露出硅胶男朋友的一角。正欲反驳她的话,她揽着我,手指堵在我嘴边,“那不然为什么昨天你盯着人家的脚看了那么久呢?”

着她的道了。她的手伸到胸前的褶皱,直接搓揉我的乳首 胸前确实是我的敏感地带,体内就像过电一样,酥痒的感觉从胸前弥散到全身,我都没发现衣服胸前有暗扣。“嘟嘟——嘟嘟——”厨房里响起动静。“豆子炖好了,穿好衣服才能吃饭哦,”她从我身上跳下来,拿起土豆又转身凑近耳边,“拜托啦~”

厨房里乒乒乓乓,嗤啦一声是总攻的号角。不多时她端两盘出来,盘里盛有茄汁焗豆、熏西兰花、生火腿片、一小团土豆泥和不一样的煎蛋。

她解锁pad播放音乐,是《喧繁之港》的后半段,“你想吃荷包蛋还是太阳蛋呢?”我不想拂了她的心意,但太阳蛋那透亮的蛋黄明晃晃地瘆人,正纠结着,“那一人一半好了。”她用公平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拿餐叉切开,太阳蛋蛋黄并没有预想中流出来,反倒是切面晶莹透亮,“是溏心蛋啦,我也不爱吃淌黄儿的蛋。”她扎走一半,一只脚踩着凳子,撒上椒盐大快朵颐,“要我喂你吗,your highness?”话虽这么说,轻佻的口气里却不见一丝尊重。

“别了别了,不过为什么要说也?”西兰花带着培根的味道,表面被烘得有点韧,土豆泥略干,跟茄汁拌一起正合适。

“嗯..我猜的,毕竟我们太像了嘛。味道怎么样?”她嘴边流下一道橘红的酱汁。我指指自己嘴边,她有点不明所以。

“很配你的女仆裙。”我抽张纸巾帮她擦干净,她低头避开,“欸欸别躲呀,连这点默契都没有,还说我们太像了…又脸红,你是不是又害羞了?”

“我记得那次吃饭时,你把寿喜锅蘸料用的生鸡蛋打在铁板上煎了,服务员还想提醒你来着。”

“那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她没回答,手里也没了动静,只闻《地狱中的奥菲欧》的旋律,过了这一段她才开口,“因为我也不想吃生鸡蛋呀,你不是分给我一半嘛。”她嗤嗤笑道。肴核既尽,盘子一推,“每当听到这段的时候我就在想,奥菲欧都快到人间了,却因为回头而永失妻子,他该多伤心啊,”她指指我这边的酒瓶,我递给她,“虽然后人把这个故事改编得也没多悲伤就是了。”four roses威士忌兑入热水,琥珀色的酒液很快化解不见。

“有时我就在想,做这款酒的麦子,它来自于哪里,经过怎样的跋涉才由另一个人操纵发芽、研磨、发酵,在橡木桶里混合又分装,最后装瓶被我买来,当做喝水时的调味。”

她双手捧水杯跪坐于地,看着水汽,水汽轻抚发梢,掠过巴拿马浅烘水洗咖啡豆、《九歌》和黄盖玻汾,在天花板下盘旋不见。“我以前很容易失眠,尤其是刚喝兴头上就没酒了的时候,往往是半夜两三点,所有人都在睡觉,这一刻没有人知道我醒了,哪怕我身边就有人睡着,但是我不能和他们说什么,我只能看着远处的路灯,在想此前有没有人被一眼孤寂的路灯看着呢?还有Avril Lavigne的《here`s to never growing up》,许久不想,再听的时候总能联想起中学时候蒙头躲在被窝里看小说时的感觉,这是孤独吗?”

“一个种子落在心土里,以泪浇灌。它抽出细长的茎,攀附躯壳,单叶互生,叶子层层叠叠,边缘如锯。路人从来的方向而来。躯壳局促地搓搓手,露出一簇翠绿如叶的珍珠,犹豫——但还是狠心摘下呈上。贵客一愣,情理之中滴水不漏地道谢,然后朝着去的方向继续远去。”

“所以,唯有自己的身体能永远陪着自己的灵魂,灵魂好歹都要依附于这个容器活着。”她轻笑两声。我没接话,把她的和我的杯盘收拾到厨房,“你都吃完了嘛,看吧,我说我们还挺像的,至少口味上是这样。直接放洗碗机里就好了。”

“欸,不想了,反正事到临头有武大郎顶着,到时候就知道啦。”她侧身揉着脚腕,“现在你知道叫‘箜篌’是什么意思了嘛?”

“所悲竟不还。”我没有说出来,提笔写下这几个字。她提杯敬我,仰脖一饮而尽,起身去阳台用火枪引燃木炭,不时发出细细的咳嗽声。

天际灰白,大风四起,雪花徒劳地撞着窗户。

当壁炉燃起,她便是这方寸间至高无上的后。

<<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三章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六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四至五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