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uijinmi ♥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 黑沼泽俱乐部

12月24日。

比起其他节日,圣诞节并不会显得特殊哪怕一点,过后马上就是元旦和期末考,我只有两门不太重要也不紧急的考试,姑且还留在学校,我那闲云野鹤般的舍友自知复习不过来专业课,干脆直接申请缓考,提前放假,现在正打包行李,准备回家过年。

“早啊。”我掀开床帘和他打招呼,床头的pad显示七点钟,冬日的太阳很低,穿过窗户直直映在脸上,有点刺眼。

“hi…你桌上的套套有用吗?昨天太急我忘了买。”他摸头讪讪道。

“没事,你拿去吧。”

“义父!”他喜形于色揣在兜里,套套是学校防艾活动的答题奖励,当时我去凑热闹,甚至还没开始答题,一位海关大叔慧眼如炬,越过最前边的人头给我塞了一盒,可能他已经看出来我是易感人群吧,只不过我根本没有艳福,套套到手后连包装都没拆。

我拽来被子蒙住头,我听到舍友撞倒了水桶又连忙扶正,关门时嘭的一声响,真叫人羡慕啊。重新睡去,这天早晨很安静,安静得不像是一个节日,甚至不像是正常的一天。睡到12点,起身发呆。

 一个人,好听点说是独享自由,但其实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口。似乎我应该也约人一起出去:留意社团群里的面基消息,然后怀着别样的目的接近某些人,就像普通的男大学生那样对异性产生好感。此前我确实这样计划过,但真正这样做过几次后,成功证明了我很难融入人群。胡思乱想到下午,终于下定决心出门。

一位女孩子蹲在草丛边,拿着肉脯试图吸引猫猫过来,但猫咪很警惕,在两三米外徘徊。见我一直看她和猫猫,女孩子起身微笑道,“其实我想摸摸它来着。“我走近一些,蹲下看着那只黑猫,“我来试试?可以给我一点吃的吗?“她拿了半片给我,我撕一点放在地上,”咪咪!喵呜?“猫猫走过来,我把手掌伸过去让它闻闻味道,随即大口吃了起来,女孩子似乎很惊讶,”你们…认识?“

“没有呀,在这边第一次见毛色长这样的。你想摸那就先伸手让它闻闻味道。”

她学着我的样子伸手,猫猫闻闻,不再介意被触摸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的样子,公主切发型挑染几缕绿色,一条纤细的银链贯穿耳垂与耳骨,很瘦,风衣半身裙的搭配令人耳目一新,小腿处露出一节棕色花纹的长袜;看不到全脸但睫毛很长,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猫猫。

悄悄换个姿势朝她衣领口望进去,“空荡荡的。”我腹诽,正想时目光相对,她眼神闪躲看向猫猫,我不动声色地起身坐到旁边的条椅。不对劲,正常女生碰到这种情况怎么着也该蹙我一眼,哪儿有被冒犯了自己还害羞的。

思索之际感觉肩头被推一把,衬衫上赫然出现一团梅花印,猫猫踩着我仓皇而去,跑远后端坐下来,舔着前爪。女孩一脸惊恐,她不知怎么惹恼了它,我却平白无故挨了四脚。她连忙说:“我好像弄疼它了,抱歉抱歉。“情急下她的嗓音听着有点违和,又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出湿巾欲帮我擦拭衣服,我伸手制止,“别别,把灰土掸一下就好了。”重新打量她,这才发现几分异样:前不凸后不翘,身形单薄得像张纸;手指纤长,指节轮廓却清晰可见。

她不会是男生吧,我想验证一个猜测,慢慢伸手,扣住她的手腕,

“男生。”我轻声说。

她怔一下,轻轻点头。

“衣服弄脏可不能这么善了,怎么办呢?“我径直伸向她下体,摸到铃铛形状的凸起和一个硬硬圆圆的东西。”噢~玩得很大嘛。“

她不做声。

我凑在她耳边轻轻说:“放心我不会伤你,只要我说什么你做什么,不然我马上喊人说你翻我包,“我指指不远处的警亭,”你也不想给警察解释一个男孩子为什么会戴着锁穿裙子吧?“

她低头躲着,脸颊更红了,“嗯。“声音微若蚊蝇。

“自然点儿,跟着我走,别有多余的动作。”

我搂着她的肩膀并排而行,就像其他情侣一样,路过警亭跟执勤警察打招呼,叔叔笑着招手。

“我是景雨,怎么称呼呢?”

她顾不得伪声了,中性的嗓音颤颤说道:“箜篌。”

“昆仑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是吧?”

“嗯。”

经过简单自我介绍,她身体没那么僵硬,我询问她:“去吃饭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抱歉我刚才拿警察诈你,现在来去都是你的自由。”

“嗯。”

“吃什么呢?要不要去吃铁板烧?”

“嗯。”

“你能不能说个完整的句子…”

“好。”她放低声调。

“您好,请脱鞋,您几位呀?”迎宾员挂着职业性的笑容招徕顾客。

半封闭的包厢里是改良的坑式坐席,并排坐可以摸大腿,相对坐可以蹭脚丫,怎么想都很棒;烤盘嘶嘶作响,镬气烈火烹油,使旁人难以察觉异样的声与息——这才是我的目的。

牛舌切片汁水充盈,夹一片放上烤盘,铁铲微压立马翻面,重复三次,为的是受热均匀且熟后依然平整,待表面泛白,筷子将其分开,断面呈不规则撕裂状,火候尚佳。瓷碟置于炭炉预热,否则若鲜烤牛舌接触常温物什,纤维收缩汁水泄出,牛油凝固糊嘴、风味溃散大半。轻撒细盐,喷枪烤烫,牛舌出锅,盛入其中。“嗤”一声微不可闻,但为其附上咸与美拉德风味。

不多时,我将牛舌折成三叠,双指捏着奉于箜篌嘴边。目光相对,她会意了,皓齿轻启,从边角撕下小半,慢慢咀嚼,品尝得很享受。

余下一半蘸了酱汁,这次她连我的手指也含入口中,舌尖一裹卷走肉,有酱料的润滑,她的舌头却是难以捉摸,舌尖在两指间穿梭,待她调戏够了才把食指抿干,指尖到她唇边拉出一条细长的银丝,她扶着我的手腕,从大鱼肌舔舐到指甲边,媚眼如丝,欲拒还迎。

“漱口,把舌头亮出来,puppy——”我拉长尾音命令她。

朱唇轻启,兔牙一见即匿,独留粉舌在空气中晾着,湿润晶亮。

“保持哦,不许动。”我补充道。

她点点头,舌尖微微颤动。

作为小狗,箜篌相当合格,酱汁流过的地方被舔得干干净净,把水倒在手心里搓搓手,在此之前我觉得自己的手还是相当耐看的,除了右手食指——小时候甲床受伤,直至现在长出来的指甲中间都有一道隆起。

朝箜篌勾勾手指,让她挪到我旁边,她说不了话,只是望着我。拿起她的右手,如柔荑,似葱根;素色指甲未经雕琢,手指部分透着清亮的光,食指箍着一个深色的皮质指环,更显手指修长。指环上有一些横平竖直的笔画,但是看不清内容。

正巧服务员挨个儿包厢问是否需要毛巾,“要!”我说。包厢门打开,我接过毛巾擦手,帮箜篌擦手,再趁着炭炉的热气烘干。

再看她,舌头依然晶亮,“你有听我的话吗?”我问。

她犹豫一下,轻轻点头。

我的语气带了一丝严厉,“你是不是舔舌头了?!”她眼角低垂,可怜巴巴看着我。

那就重来呗,我抽几张纸巾把她舌头沾干,舌面呈现磨砂般质感,等到完全干后,我用她舔过的两根手指捏住她的舌头把她拽到我面前,为了增大摩擦力我还加了一些粗盐。面对面我直勾勾看着她的眼睛,直到她脸色遍红,目光躲避着看向别处,眼睛逐渐湿润。

“好啦,”我松了手,恢复日常的状态,帮她掸掉落在身上的盐粒,“是不是期待着我做些什么?”

她木然地坐正,用筷子笃笃笃地点着瓷碟里的酱料,给她夹肉她也没反应。见状我伸手摸摸她的头发,扶着她的肩膀,她把头埋在我怀里,衣服被一点点洇透了。

饭毕,她环着我的脖颈深深一嗅,发出满足的叹息声,“好香。”她说。虽是初见,但似乎与其他成双入对的情侣们别无二致。

出门散步,一路无话。

她哼着salty sailor,一步一跳踩枯叶,清脆的碎叶声与小皮鞋的踢踏声和鸣,丝毫不介意我的目光,看样子心情应该不差。

“诶,你的指环,上边似乎有字?”我率先打破平静。

“嗯,对呀,自己刻的。”她脚步依旧,只把指环取下递过来。

我对着路灯仔细端详,这应该是由细窄的一条皮料拧成光面朝外,然后首尾相缝制成的,“什么字呀?你…..义…”我尽力念着认识的字,她转过身来面对面伸出右手,“帮我戴上吧。”

我套在她手指上,她顺势抓住我的手十指相扣,指环正好在手心,狡黠道,“不告诉你~”

行吧,随她的了。

路边的梧桐树干矮且粗,只有两个树杈,分两边横着长,放眼望去,这一排树都长这样。路灯高悬于未落的枯叶间,光与影交错,橙黄的灯光难掩季节的寒意。围墙缺口里,学校的第三教学楼灯火通明。

路过便利店,她买了一瓶清酒灌到水杯里,把还剩下一点点的酒瓶递给我,“cheers.”“哪儿来的酒蒙子。”我接过酒瓶感叹,回应我的却是略略略略的声音,碰杯,一饮而尽。

她跳上路边的花坛,蹬掉小皮鞋,脚丫子一晃一晃,几缕透白的热气飘飘摇摇,转瞬即逝,见我目不转睛盯着看,她示威似地用脚尖轻轻踢我的腿,随即把小腿伸进我怀里,纤细,小腿肚捏起来松松软软,外层是长及膝盖的羊毛袜,内层似乎是连裤袜。掀开裙子一角正欲深入探查时,她羞红脸,我抓着她的脚踝轻挠脚底,悄悄一闻,确实没有异味,只是微微的潮湿气息和玫瑰的味道。

“呼,累了。”她哈口气,然后搓了搓手。

“还冷,”我补充道,“去我那边坐坐吗?”

她点着下巴思考,忽然压低声音惊呼:“欸,那只猫猫!”

是那只促起我们缘分的猫猫。猫猫沿树杈走着,悄无声息,瞳孔在阴影里反射绿幽幽的光,它觑了箜篌一眼,从树杈跃到围墙,随即远去,只留下背影。

“嗯…它嫌你幼稚。”我揶揄道,“咚”肩头又挨了一脚。

把她偷进男寝还是费了些工夫,我叫她在楼下等着,自己先去宿舍把被子拿下来,然后裹着她扛进宿舍楼。宿舍里黑着灯 ,舍友意料之中的不在。把她放到床上,抓住被子边边把她扽出来,原来都快睡着了,那我还是先去洗澡吧。

脱衣,入浴,出来正见她钻在我的衣服里,“脏,快放下。”我把衬衫从她怀抱里抽出来,“但是好好闻~” 她埋头说话的声音含糊不清。“好啦,快去洗澡吧。”没办法,只能哄着她。

她恋恋不舍地脱衣服,平坦的小腹上有川字形的轮廓;胸前一片平坦,“苏州没有机场,但她有”。乳头跟贴图似的,路过灯下都照不出影子来,不过粉粉嫩嫩,跟被勒着的蛋蛋相得益彰。等等,被勒着的蛋蛋?“那锁怎么办?!  ” 我连忙喊道,她也不回话,梦游似的走进卫生间。

洗澡时她眼睛都睁不开了,鼻翼翕动似乎在辨着方向,随即朝我怀里一倒——“好香。”她挂在我身上说道,鼻息间带着熟透苹果的气味,冲我脖颈咬了下去。

“啊——嘶,松口松口!”我快哭了,这妮子是真舍得下力气,拿我当肉脯啃啊。

兵荒马乱,浴巾拭身,草草上床,如泥酣眠。 

睁眼,天色尚青;口渴,还有胸前的痒感;低头,怀抱之人眼眸清亮,在我胸前用指甲划字。

“我要尿尿。”她嘟嘴道。

“你还锁着呢,怎么尿?”

“就那样尿啦,不信你来看看?”

我才没兴趣,翻身平躺,她跨过我,炫耀似的故意晃晃蛋蛋和锁,跳下床,一扭一扭走进卫生间。

卫生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我也没了睡意,下床把水烧热,极力回忆着她的触感,只记得她很瘦,瘦到哪儿哪儿都硌手,可惜酒后睡得太沉,连梦都不记得,更别提怀抱时的感受了。

她把脏衣篓端出卫生间。“干嘛,要给我洗衣服?” 我感觉莫名其妙。

“你有体香欸。”她一件件地嗅。

“呃…我是不是该感谢你没有把我当早饭啃了?你咬得我现在还疼呢!”我轻轻摸牙印,用指腹感受着凹凸。

“咦?”她从衣篓里抽出一条丝袜,抖落抖落,觑我一眼,“你有女朋友还抱着别的女孩子睡觉,多屑!”

“昨天我说的你是不是都忘了?那是我自己的呀,不会女装那凭什么把你玩得五迷三道?还有你算哪门子女孩子,有女孩子会以锁为荣吗?母狗而已。”我反唇相讥。

“噢,是你的呀,狗妹那塞~~是不是我污蔑你喜欢女孩子,惹你生气了?”她挑衅似地把袜尖捧到鼻子下嗅味道。

“你是不是变态,我带了个什么玩意儿回来…”我对她的行为有点无语。

“恋物而已啦,尤其是丝袜。难道你不觉得,穿着裙装进入男厕,把那些正在解决生理需求的男孩子们吓得一蹦三尺高……“

她抽出衣篓底的连衣裙套在自己身上,头发散披,风情万种。

“很有趣吗?”

我表面如常,内心早有了想法,站起身伸懒腰假意放松,趁箜篌不注意一个箭步上前,右手擒住她的手腕。“铮——”是我的发簪掉在地上,没等簪子落定,左肩已经把她抵在墙边。她瞳孔一颤又强装镇定,“干….干嘛?”

 “穿成什么样自然是你的自由,但阁下不怕被人抓来解决生理需求么?”

我偏头正好对着她的右耳,耳垂透亮,耳廓外围的绒毛跟接骨木花簇一样,看着就很好吃,嗦耳垂又抽空舔了一下耳骨,她轻嘤一声,极力缩脖子躲避…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明明耳朵敏感得像个开关,却要热衷于在这里打洞,挂了吊坠又戴骨钉,就像张牙舞爪的奶猫。

虽然很可爱,但我并不打算放过她,用最柔嫩的舌底摩挲绒毛、探寻耳骨沟壑的走向,又慢慢滑向深处,舌尖在耳洞里左冲右突。

她早就不再挣扎,要不是我抵着,她的身体已经流在地上了,跟史莱姆一样。换个姿势,单只胳臂正好可以环住她的腰,正脸看箜篌,已是一副阿黑颜模样,眼神微茫朱唇轻启,见我停了动静她逐渐恢复清明,但红晕止不住地从耳根扩散到脸颊。

“母狗。”我冲着她的耳朵轻声说。

“嗯?唔,才不是…”四目相对又躲闪,她咽口唾沫,喉结一显,马上消失不见,颀长如天鹅颈。真棒。筋络与血管丝丝分明,手指搭在锁骨之上,颈动脉微微跳动。绞杀动脉大脑缺血,可以快速让人晕厥,但让箜篌变傻了就不好玩了,不过可以像对待猫猫那样挠下巴,她眼睛眯成一条缝,然后虎口对着喉管缓缓用力——

似乎是察觉到空气从体内一丝丝被抽离,箜篌想把我的手掰开,但找不到着力点,指骨抠到泛白都无济于事。“呵呃——”她的喉咙最后挤出来一声颤音,又变成阿黑颜的状态,直到双腿开始抽搐我才松手,她靠着我扑簌簌地咳嗽。

“其实你可以不放手的,”再看她时,眼里噙满泪水, “有点爽…”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第二章 >>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 thoughts on “我时时怀念的那个时候”

  1. 很久没有读到这种好文章了。
    人物弧光圆满,生活化描写细腻。层层递进,小心铺垫,让一切合理化。更容易代入。不是一上来就直奔下半身的。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