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1050108611 ♥

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三十至三十一章

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三十至三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十章

要不以后多在王虎这家伙面前流泪装装可怜,说不定他的大男人主义一上来,又会给我送这送那呢,李姐不是说过么,适当的撒娇可是女人最大的武器呢。

“嗯?你摇头晃脑的是不愿意接受我的道歉么?”

“啊?不是,不是的老公,我在松松脖子而已。”

额,有些得意忘形了,完全没注意自己的行为动作,还好能想到合适的理由,还好还好。

“喔?脖子不舒服,我给你揉揉吧!”

王虎也没在意我的小理由是真是假,他慢慢的走到我身后,还真的给我轻轻的捏揉起脖子来了。

就在我享受着王虎这般温柔对待的时候,我并没有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掉进了他的圈套,他所在的位置并没有被摄像头拍摄到,所以他那充满戏谑而残忍的微笑,我也并没有能看到。

“哪里还不舒服,你就直接给我说吧。”

“不用了老公,我的脖子已经松多了。”

虽然知道对方是在”赎罪”,才会又是给我道歉又是给我送包包的,但是被对方按揉脖子,我还真的不敢让王虎劳驾太久了。

“那我们换个玩具就开始第二次旅途吧?”

“可是!!”

“小母狗,其实肛交并不恶心,也并不肮脏,所谓肮脏恶心的,只是看你怎么去看待而已,既然你有幸得到上天的眷顾和恩赐,为什么一定要抗拒它而不是学着去接受它呢,一个月最多也不过是给自己一两次机会去体验不一样的快乐而已,只要不上瘾不成瘾,你就不用担心自己会变成那种变态的女人了吧?!”

王虎慢慢的把嘴靠近了我的耳边,边说话还不忘给我耳边吹吹气,弄得我耳朵暖暖的痒痒的,想了想对方说得好像也没有错,只是偶尔间给自己换一种体验而已,只要不上瘾不成瘾,那自己就不会是刚才手机影片上所描述的变态肛门中毒女了。

而且无论自己是否愿意,还不是得任由王虎玩弄么,只要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要违逆王虎的意见,想来他也不会拉下脸来经常强迫让我去做这种事情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以后,积累在我身体的快感已经消失殆尽,王虎将”悬挂”在我股间的肛门拉珠轻轻拉出时候,也没有让我产生什么电流刺激的酥麻感。

王虎已经把自慰棒的棒身完全润滑了,等他将开关打开后,那根透明的东西就已经像毛毛虫一样不断扭动着”躯体”。

“小母狗,要记得放松身体喔,放松身体会让你好受很多的。”

“我知道了,老公。”

我嘴上虽然说得轻松,但心里却还是紧张得不得了,这自慰棒的直径可是有3.5厘米的,刚才那颗2.5厘米直径的拉珠进入时候就已经就不算容易了,我担心这东西会把我弄得不太好受甚至是疼痛。

跟我想象中的结果并不太一样,虽然这根扭动的毛毛虫在通过括约肌的时候确实给我带来十分不适的异物感,但是胀痛感这方面,也只是很轻微的一点感觉而已,甚至不见得比刚才把那颗最大的拉珠”按”进去的时候多多少。

当王虎确认了那根棒身也才只有10厘米的情趣玩具已经完全进入到我的身体后,他便把玩具的另一个开关按钮也发打开了。

一种类似于被”啵啵啵啵啵”的声不断从自慰棒中传出,我的身体也感受到有什么物体在棒身中不断撞击而产生前后运动的震感。

这种类似于小幅度抽插的高频震动感,再加上棒身有如虫子般不断扭动的触感,敏感的排泄器官很快就给我的大脑传来酥麻快乐的感觉。

“啊,啊,啊,啊!”

听了王虎刚才的话,虽然我对这个地方被玩弄还是带着十分之厌恶和恶心的感觉,但是我也不再抗拒来自于身体所发出的愉悦气息,连一点忍耐口中之音的心思也没有产生,很快就让自己勾人心弦的娇喘春意回荡在房间里。

王虎见我已经完全陷入在情绪之中,便握着自慰棒的棒身,开始像刚才那样做出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突然增加的快感让我更加纵情的放声淫叫着,被绳子捆绑得严严实实的身体和四肢都开始不同程度的产生了生理反应。

被绑在头顶的双手开始微微的作出爪子般收紧肌肉的动作,已经微微隆起的嫩白雪山上,两颗动人心魄的肉红乳珠,也因为动情血液的充盈而变得格外的骄挺肥美,如果你想知道这具身体现在哪一处地方最为勾魂,那一定是这双嫩白诱人的玉足,可能现在你看到的是有如嫩藕芽儿的脚趾正以扇形般夸张的姿势张开分开,金属光泽的紫红色甲油正点缀着这把玉扇的表面,但只要你有足够的内心去等待,你到时候就能看见玉足会紧握成弓状,并把这把由脚趾组成的玉扇紧紧的收拢起来。

王虎眼看着我已经完全的陷入到快感的漩涡,便直接把玩具的档位开到最大,手上的套弄动作也不由得再次加快起来。

如果说刚才的自慰棒给我的感觉是一条蠕动的毛毛虫,那现在的它,绝对是一条活奔乱跳的泥鳅,强烈的酥麻快感向我奔袭而来,早已摇摇欲坠的小船已经来到漩涡中心,什么时候彻底掉进去,也不过是迟早问题而已。

“啊,啊,啊,啊!”

叫床声连天连天的我完全是一副放浪形骸的样子,我身体所呈现出来的姿体语言也更加强烈了。

双手已经由刚才的握爪变成了握拳装,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乳头也有如一节小肉笋一样疯狂的勃起、坚硬如小石,腰腹部即使被绳子捆绑得严严实实,还是不自觉的想要把它挺起来,玉足张开的动作也甚是夸张,完全分开的脚趾也让人忍不住要担心这样会不会抽筋的。

“啊!”

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娇吟响起,我又次经历了夸张刺激的肛门高潮,膀胱的控制肌群再一次失去控制,储存在其中的尿液也疯狂的向外涌出。

除此以外,王虎这一次并没有把玩具留在我的身体,反而在我到底巅峰的时候将它快速的拔了出来。

在短短的电光石火间,我瞬间体验到两种完全不能由自己控制的失禁状态,前面的排泄口不断有水流洒出喷出,后面的排泄口也张开成一个食指大小的小圆洞。

“1 2分钟多一些,还会尿失禁,真是个成色绝佳的极品。”

“希望通过以后的训练,探索更深入的部位后,你的成绩能不断的提升,早日对肛门性行为上瘾成瘾,成为你最不愿意成为的那种变态女人。”

王虎这一次并没有太过在意处于高潮时候失神状态的我,反而是看向旁边铁架上放着的手机,把上面秒表的时间暂停了下来。

又是一次跨度有几十秒钟的绝顶大高潮,当我的神智由空状态完全恢复过来以后,我发现自己真是晕的有些不行了, 连手指头也不想动了,至于刚才王虎在我面前摆出一副邪恶笑容对着我唠叨的事情,在那种状态下我根本是什么也不知道。

“小母狗,我看你目前这副样子,并不适合继续下去了,要不,我们推到下一次在继续怎么样?”

王虎看着我低声气喘的模样,一脸温柔的说着。

“可是,可是我只答应了一次肛门性行为啊,怎么还要有下一次?”

还有下一次???我不禁有些担心王虎对之前的赌约说话不算数。

“你先听我说完再由你自己选择吧。”

王虎微微一笑,便来到我身后开始把我手腕上、手臂上的绳子解开,同时边说道:首先,我们之前说好的内容是肛门性行为,我们现在进行的最多只是发生关系前的前戏而已。其次呢,以你现在这个身体状态真的不太适合继续下去了,要不然你很可能累得连床都起不来。最后一点呢,也是我们能继续进行下去的最大阻碍,我想刚才那个玩具刚进入的时候已经让你有点不适应了吧,要是我用上最后那一个比电动按摩棒还要粗的假阳具,或者你会疼得嗷嗷大叫,就别说我这根真家伙了,它粗不粗长不长其实你心里也有数,要是我今天真的要跟你发生关系,你别说只是痛得嗷嗷哭了,可能把你那里撑得出血也不奇怪。”

王虎说着说着,已经将我两边手的绳子完全解下来了,自己总算能让最上半部分的身体可以自由活动了。

“可,可是,下一次不是跟现在一样的情况么?!

王虎的话真的把我给吓到了,想想他那处比小电影里的黑人也不逞多让的东西,要是现在就被他插进排泄器官里,还真的有可能给撑出血来呢,就算自己答应对方下次再继续,但也不可能休息一段时间就能适应的啊,我那里是天生敏感而已,并不是天生跟那个白人金发女子一样啊。

“这个你可以放心,等会我给你买个小东西,只要你带着它一段时间,就应该能勉强适应我那里了。”

王虎又回到了我的面前,接着补充道:”反正最终的决定权我就交到你手上,你要怎样选择也是全凭你自己,要是你觉得放在一次对你有些不公平,那一会儿我再让你自己挑几件喜欢的衣服,这应该可以弥补你的小小损失吧。”

“老公,你先给我先说说那个小东西是什么吧。”

虽然我对于能挑选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这个提议有些心动,但我的机智还是告诉我不能这么随便就答应王虎的要求,要是对方说的小东西是某种会震动会摇动的肛门玩具,那不是长期要让我经历肛门高潮么?那我倒不如闭上眼睛作视死如归的决定算了。

“就是电动扩张肛塞,我给你看看实物吧。”

说着,王虎便拿起手机在某购物 a p p 里给我搜索出一大堆这类型的情趣用品。

“电动的?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后面经常被刺激。”

“想哪里去呢,你这小傻瓜。”

王虎说着,还给我的小脑袋来个一个暴栗,虽然不算很痛,但我还是懊恼的摸着自己被敲打的地方,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盯着他。

“怎么说得好好的就动手打人,有没有绅士风度啊,还喊人家小傻瓜,你才傻,你全家都傻。”就连我自己也没有发现,现在的我像极了一个被男朋友教训一顿后有生着闷气的小女生,样子可爱极了。

王虎看到我这副表情,也有些失了神,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摆出一脸无奈的样子接着说道:”小傻瓜,你可别看到带有电动字眼就以为那是会震动会摇动的行不,别人所描述的电动,是可以通过遥控或者手机软件来操控这个东西的大小而已,你所想的那种玩具,是叫电动肛塞,不带扩张两个字的。”

知道了这东西并不会对排泄器官造成不必要的快感刺激后,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王虎给出的提议,不过对于这家伙无缘无故敲打我脑袋的事情,我还是比较耿耿于怀。

谁没事会去理解这种东西的区别啊,这家伙肯定是故意想敲打我的脑袋的,虽然我暂时没有证据,但我知道他就是故意的,不行,一会不能只让他给我买三件衣服,要四件,不对不对,要好几件才能弥补我的损失。

“明天我就让公寓清扫的阿姨把这个东西给你带到这里吧,到时候你拿回学校看看说明书怎么去操作就行了。”

王虎所说的阿姨就是给我公寓打扫清洁的阿姨,五天左右来一次吧,以前就直负责给王虎所豢养、调教的女人打扫卫生的,所以对于这个房间的情况,甚至我那几张挂在客厅里的照片,那个阿姨基本都是视而不见不闻不问的,一直做好自己的事情就算了。

“啊?要带回家使用?”

“放心吧,普通人不懂这个东西,用了也看不出来,所以你可要抓紧时间使用和适应哦。”

王虎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继续补充道:”我建议你在回学校以后就把那个东西给一直带着,要去舞蹈班那边之前才拿下来比较好。”

“睡觉时候也要带啊?好,好吧!”

我吞吞吐吐的提问着,不过想了想,也是算了,要是不快点让自己尽量能适应,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样才乖嘛!”王虎说着.他的手在我的小脑袋上温柔的摸了一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的,反正每次被他使出这招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痒痒的,很温暖很享受,想动,又有些不想他停下来。

第三十一章

“小母狗,刚才你已经爽了两回,是不是也该让我快乐快乐啊。”

王虎给我完全松绑后,带着七分笑意分期待的看着我说道。”啊!”王虎完全没让我有思想准备,话没说完就把把我抱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我忍不住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这该死的公主抱还让我的心跳噗噗噗噗的加快了很多,羞人、紧张、甜蜜,各种愉悦的心情涌上心头。

“小母狗,今天你给我用一些新花式来解压解压怎么样?”

王虎将我整个人扔在了床上后,就趴在我身边,一边用手抚摸着我那肉红诱人乳头,一边贴在我耳边轻轻的吹着气。

“新花式?你不会还想欺负人家吧?”我被王虎这一系列亲昵动作弄得有些心乱,不过今天我已经感觉足够的满足了,有些不想继续再做了。

“当然不是,我可没忘记一会要带你去买新包包新衣服呢,要是把你弄得下不了床,那不又成了我的不是么?”

“我想你穿上那些性感的衣服袜子,然后用脚慢慢给我弄出来。”

王虎又一次贴到我的耳边,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十分轻细,有种神秘秘的感觉。

“那,那好吧!”

最近跟李姐混在一起,对那些有恋足倾向的男人那些心思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我没想到王虎居然也有这样的爱好,不过看在他会儿要给自己买新包包新衣服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将自己双足的第一次献给他吧。只是觉得男人的心思真是奇怪,明明有着包裹性更强的“洞洞”们却弃置不用,对于我们的小脚却更加念念不忘。

当我穿上王虎从衣帽化妆间翻出来的情趣内衣跟长筒袜以后,脸颊处便不由自主的开始微微发烫了起来。

这套情趣内衣实在是太性感太羞人了,即使我几乎每天都会在钢管舞老师那边着诱人的舞蹈服上课,也有过在王虎面前穿过其他情趣内衣的经历,但那当我面对自己这一身打扮的时候,我的小脸蛋还是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太羞人了,实在太羞人了,就是赤身裸体也没有现在这么羞人难堪了。

这套黑色的连体情趣内衣,使用的是极为大胆的开档式设计,被袒露的地方除了女性双腿间最为诱人的秘密花园以外,胸前那两块遮住布上也被剪裁出不大不少的空档。

总之穿着这套情趣内衣,两侧胸脯在性感的蝴蝶结装饰下开始放肆的展示着自己的魅力,胸前那两颗最为诱人葡萄,也骄傲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后背纤细的肩带更是夺人心魄,美背也裸露在外,再往下的臀部同样处于裸露状态中,在那里只有腰间处挂着两根同样纤细的裤带,原来的小屁股在美容院医师的精心护理下已经越发开始圆润挺翘起来,现在已经可以说是白嫩的小蜜桃了,其实也不需要多长时间,这枚青涩的蜜桃就可以完全成熟了,那时候才是真正的肥美多汁,丰臀翘臀。

套在腿上的那双黑丝长袜同样也极为魅惑诱人,在客厅的灯光映照下,薄透的肉黑中便会散发着泛泛的银色珠光(淘宝搜银丝袜/ 亮丝袜)。

“老公,这个怎么给你弄出来啊。”

虽然因为我老公的原因,我也偶然间看过其他一些黄网上发出来的足交图片,但是该怎么去弄才会让王虎舒服,这我可一点也不懂呢。

“就是这样,你用你的脚帮我把小兄弟夹住,然后上下这样的不断的套弄就可以了。”

“……”额,就不能形容得比较具体一点啊,王虎你这样说跟我没问有什么区别啊,难道我还不知道用脚丫子给你去弄么?算了,还是别问了,自己慢慢摸索吧。

慢慢的,我伸出了自己的丝腿,靠近了王虎那里,终于,我用那双包裹着薄透亮丝的丝脚夹住了他那已经开始挺立起来的生殖器。

一下,两下,三下,缓慢的,羞涩的上下运动着。

“嗯,挺舒服啊,小母狗,你弄得真不错,再用力点,夹紧一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听到王虎的话语,我的脸蛋一下子羞红了起来,手脚感受到对方那里的温度很高,仿佛是一根火把一样,烧进了自己的心里,穿着诱人黑丝的双脚听话地更加用力把那根粗壮硕大的东西夹着,上上下下的不停帮他套弄。

“小母狗,快点,再快点,我越发觉得有感觉了。”

“啊,我腿都快弄累弄抽筋了,让我休息一会再弄吧。”

我有些后悔答应王虎的要求,又是抬腿又是动脚的,比在舞蹈班时做一些瑜伽动作还要苦还要累,这好像还是刚开始没多久而已,按照王虎那持久度,那不是要把我的腿弄废了才能让他发泄出来么?

“噢抱歉,我还真是没考虑周到,来,小母狗,我们换个位置,你睡在地上,我坐在沙发上,这样弄就不会让你太累太难受了。”

“老公,这不是让人家更累更辛苦么?”我心想着王虎这家伙有没有搞错位置了,让我把脚伸到沙发上那不是增加游戏难度么?他应该说是我坐在沙发上他睡在地上这才比较适合嘛。

其实王虎这样说是有他的原因的,作为一个长期豢养女奴的调教师,也没有喜欢被虐的隐藏性格,主次尊卑在他的眼里是看得很重的,他可以跟女奴们斗斗嘴耍耍小情调,也可以给女奴们来点暖心的小动作,但是让他像只公犬男奴似的睡在女人的脚下任由对方“践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些情况我当然是完全不清楚的,要不然也不会一脸疑惑的向他问为什么。

“不会的,你一会跟着我手中的节奏就是了。”说完,王虎就一下子翻下了大沙发,往衣帽间那边走去,等我还处于一脸疑惑状态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张不算大的洁白睡毯。

“来,小母狗,你睡在地上,再用你的小脚丫把我这里夹住。”我不明所以,也只能照做,乖乖的将身体躺在地上的毯子上面,并将那双没有一丝赘肉但在多脂饮食的催化下逐渐丰腴的黑丝美腿轻轻的伸到了王虎的腰间,找准位置后便缓缓的将双腿分开,黑丝玉足也慢慢的把对方那粗长发烫的东西夹在了中间。

我现在的姿势比平常的双腿m字形张开还要羞耻得多,对方居高临下的坐在床上,很容易就能观察到我那处完全没有衣物遮挡的光秃美馒。再加上身上所穿的情趣内衣实在让我感到太羞人太难堪了,双重的羞耻心理影响下,我浑身上下的肌肉都有些绷紧了起来。

“老,老公,我,我还要继续像刚才那样一上一下的帮你弄么?”反正我现在是又羞又担心,羞的前面就已经说过了,担心的那就是自己会不会把脚累坏,反正我是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是能让我以这种姿势能给王虎发泄出来又不会让自己累倒的。

“嗯,你帮弄一会,累了就夹住停下来就是了。”王虎说完,就拿起身边那瓶刚带过来的润滑液,扭开盖子就往我的两只穿着黑丝的玉足上倒了小半瓶。

裹着丝袜的脚丫子被那滑溜溜黏腻腻的润滑液覆盖上以后,皮肤表面马上传来一种让我感觉怪怪的触感,比单纯的被润滑液覆盖在皮肤上多了一种难以摆脱的束缚感。

原本我的脚板对王虎那根东西的温度还算是比较敏感的,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那里不断的传来滚烫的气息,不过现在有了润滑液的“降温”,这反而让我有一种在套弄生黄瓜的感觉了。

“老公,我的脚有点麻有点累了,可以让我休息一下么?”我可不是在消极怠工故意撒谎,以这种姿势给王虎足交,确实比刚才在床上去弄还要让双腿更加发软发麻,才给对方弄了一会,我就感觉再也不能给他上上下下套弄下去了。

“嗯,没事,你就继续夹住我那里就可以了,我自己来弄。”王虎说完,就用手分别握住了我的两边脚腕,用力将它们轻轻地推得再靠近一些后,便开始不断的摇动着它们做出上下套弄的感觉。

本来在我使力给王虎套弄的时候脚心就会传来一点点痒痒的感觉,现在被他就这么握住脚腕一上一下的由不得自己使劲的时候,脚心传来的痒痒感也开始变得强烈了一些。我感觉现在就像有人用东西在给我抓脚心痒痒似的,虽然不像被手指抓着的时候那么剧烈,但我还是没被王虎套弄多久我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把脚心给弓起握紧起来,嘴角也开始忍不住的露出一点比较奇怪的笑意。

“小母狗,你的脚怎么啦?”王虎很容易就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一边继续套弄也一边在观察我那双脚丫。

“痒,人家的脚被老公你这样弄得有些发痒。”我就快有些要忍不住要笑出来了,变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王虎。

“不会吧,你的脚丫子就这么怕痒么?”王虎好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看了看我,不过他很快就把那种眼神收了起来,一转即逝间,我并没有看到他那古怪的眼神对方就已经回复了很关心我的样子了。

“嗯嗯,哈,哈哈,老公,哈,你能不不要继续弄人家的脚啊,哈,快有些受不了。”

王虎促狭的看着我因为足底发痒而涨红的脸颊,心中歹念一起,肥厚的脚掌顺势踩在了我对着他张开的美鲍之间,本就敏感的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踩踏刺激的浑身颤抖,竟然射出了一股尿液,足部的麻痒伴随着阴部的瘙痒刺激的我犹如过电一般,一抖一抖之间竟然也到达了小高潮,双腿也在脱力中早已不受自己的控制,被王虎牢牢的把控下,足弓之间配合着润滑液也形成了一处“别有洞天”,随着我被王虎踩踏出小高潮后,王虎也是兴致勃勃,加大了足弓处的抽插力度,又痒又麻的感觉贯穿全身,呜咽声更是催发了他淫虐的快感,终于在一阵低沉的怒吼中,王虎马眼微张,吐出一口口浓灼的白精,撒的我身上、腿上到处都是,王虎看我的囧样哈哈一笑,抓起我的嫩足仔细端详了一番,“这骚蹄子敏感度还是可以,足弓也不错,做个精液足交也是特色,就是得再养养就好……”随即大手一扬,将我甩在一旁,大步走向浴室洗漱去了。

我躺在一旁的地板上,依旧在微微喘息,刚才被玩弄脚、踩阴部高潮的感觉仍然在不断的回味之中,我不禁问自己:我为什么会这么舒爽?明明自己的脚被王虎当做飞机杯一般发泄欲望、自己最宝贵的私处也被他肆意踩踏,我却恬不知耻的迎合着他的动作,轻易的获得了高潮?难道我真的变了?以往还可以对自己说是大叔老公的感情让我更加投入,而这次完全没有情感加成的王虎却轻易的将我玩弄到极致,我的身体真的是天生淫娃?

而王虎在浴室中一边冲洗,一边回味着刚刚的足交触感,随即拿起手机,发出了又一串改造我身体的信息……不一会儿,看着手机中肯定的回答,他也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又哼起不知名的小调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虎洗了一半,想起还在外边身上全是精液的我来,随即大喇喇的全裸走出浴室,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项圈,来到我身边,不由分说的就扣在我的脖子上,轻轻扯了扯链条,半拖拽的将我带到了浴室之中,而我身上还穿着刚刚的情趣内衣,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是明白了他想要鸳鸯浴的心思,白了他一眼,就乖乖的坐跪在地上,等着他的安排了。

王虎见我这般乖巧的模样,嘿嘿一笑,拍了拍我的脸蛋说:“婷奴,不得不说,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你刚刚白我的眼神,真是和李姐有几分想象了。那种女人的嗔怪与娇媚,看着真舒服。”一番调戏的话说的我微微脸红,王虎更是满意:“对对对,就是要这种又淫荡又羞耻的样子,哈哈哈,李姐这时候就不如你了,她已经是熟女一个了,你这种刚刚开苞的小花,才是最美丽的!哈哈哈!”说完故意扯了扯绳子,将我扯向他湿漉漉的下身,我明白他的意思,杏口微张,在浴室温暖的水汽和花洒的水流中,我闭上了双眼,逐步含住了他软掉后依然粗壮的阴茎。

“嗯……对,真不错……你这技术还真是越来越好了……你老公也是真舍得啊,把你着小娇妻往家里一扔,自己去国外搞工作去了,换了我可舍不得,天天草你都来不及,还把你托付给我,哈哈哈真是……婷奴,刚刚跟你老公沟通过了,身体改造可是拖不了了,趁着寒假快来了,把隆胸和纹身都做了吧,最近有空去我那儿坐坐,看看你老公给你挑选的纹身图样……嘿嘿,保证你满意……”

王虎昂首挺胸的接受着胯下少女的侍奉,而我听着王虎的话,想起了我还在异国他乡的老公,脸上流淌的究竟是水还是泪,谁又说得清呢?

<< 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二十九章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三十二至三十五章 >>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3 thoughts on “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三十至三十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