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1050108611 ♥

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二十九章

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二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你,坐上去这里。”随着王虎的这声命令响起,也正式揭开了今天来到的主题——肛门性行为。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慢吞吞的爬上了情趣八爪椅,王虎也帮扶着将我的双脚分别放在两边的固定架上,至此,我就这样被迫的摆出一种大腿呈M字型分开的羞耻坐姿,光秃无毛的私密处也毫无遮挡的呈现在王虎眼前。

王虎的目标并是那光滑有如天生白虎,美丽如同饱满馒头的娇嫩一线之地,对于这处引无数男人着迷,让无数女人妒忌的部位,王虎并没有把太多的目光放在地方,他现在最为注视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用来排泄黄白之物的地方,她这里同人是极为诱人,同样的极为可爱,同样经过医师的精心保养,那肉红粉嫩的颜色,真的勾起了他的心肝儿了。

我并不知道王虎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被他这么一直盯着下面在看,心里紧张感就越发增加,浑身上下在不知不觉间也激起了一层层鸡皮。

“来,小母狗,把手抬高举起来吧,我现在要给你的手脚绑上,这样一来你就不会因为乱动而打扰到我了。”

抬起双手后,我本以为王虎只会像之前在情趣酒店那样,使用八爪椅上的扣子把我手手脚脚扣起来就算了,没想到这次居然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绳子,将我的手腕,手臂都固定在头顶上的架子上,双腿这边也是不逞多让,无论是我的脚腕、小腿、大腿都被他用绳子给捆绑起来,甚至连腰腹部位置,同样被王虎用绳子给捆绑起来,固定在八爪椅上面,至此,我除了脑袋还能灵活扭动以外,其他地方想要动弹一下都十分勉强。

被王虎以这种方式给固定起来,这不禁让我变得更加之担心,担心一会儿被玩弄时会不会很痛,担心一会儿被玩弄时会不会流血。

“老公,一会是不是会很痛的?我,我,我现在还能换么?”

我实在是被目前的情况吓得有些语无伦次,我现在就有如一只被固定在解刨台上的小青蛙,在死神屠刀的来临前,作最后的挣扎。

“这怎么可以说变就变呢,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完完全全的把肛门放松就是了,只要你能放松肛门,我保管不会把你弄得太疼的。”
    “那,那不是还会痛么?”

“第一次多多少少肯定有一点痛的,也就一点点而已,你适应以后应该就没什么大碍的。”

“真,真的?”我有些半信半疑,要是真像王虎说的那样,怎么会把我绑成动也动不了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啊,难道你刚才看到电影里那女星有什么痛苦表情么?你
试试学她那样把肛门完全放松就是了。”

“我,我跟她不一样。”我哪里可能跟电影里的女人那样能将肛门放松成这样,弄点润滑液就随便让人进出自如,我又不是什么变态女人,有这种喜欢被人玩弄肛门的特殊爱好,王虎你这家伙找比喻能不能找个合理点的?王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转头从床上拿起了投影仪的遥控器,在上面一番操作后,

我居然看到投影屏幕上出现的清晰画面居然是自己毫无遮挡的隐私部位区域。我坐上情趣八爪椅时候就感觉怪怪的,怎么会有一根圆圆的东西从底下蔓延上来,难怪王虎会在这边捣鼓着什么,看样子他刚才就是在安装这个摄像头支架了。

“啊!这!!我!!!!”现在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排泄器官被人玩弄还要难受的事情了,如果有,那一定是那个地方被玩弄的时候自己还要一边看着。

“小母狗,为了把你的第一次记录下来,你看我对你多贴心,你之前没有跟丈夫先生试过肛交对吧?!

“没有,没有试过!”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正常人谁会试过这种不走正道的恶心行为啊。

“我想也是,要不然绝对不会如此抗拒的,行,小母狗你可要盯紧屏幕哦,我们的游戏即将要开始咯!”

王虎说完,也不再理会我什么表情,拿起摆在小架子上面的酒精喷雾,给自己的双手都仔细喷了一遍消毒干净以后,又拿起旁边的那瓶润滑液,倒了一点到食指上面后,就慢慢的往我双腿之间靠近,通过投影屏幕上传来的画面,我便看到他那只邪恶的手指离我的排泄器官开口越来越近了。

“咕噜!”

我不安的吞咽了一下,身体即使在几乎完全固定的状态下,还是很自然的想伸缩后退,来逃避这场难以启齿的灾难。

“放松点,要不然会弄痛你的。”

王虎那带有润滑液的手指已经完全贴到我的肛门上面了,他并不着急就这样把手指探进去,而是轻柔至极的打着圈圈,一遍又遍的抚摸着我那娇嫩的肉体。

虽然在这几个月来我在美容院的理疗室也曾有过差不多类似的经历,但无论怎么说那也仅仅是让同性别的医师给我做灌肠理疗罢了,并不是现在那样子用这个地方做着如此淫邪不堪的事情,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

在王虎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下,我的肛门处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一种若隐若现的酥麻痒感,我知道使用这种手法去挑逗身体任何一处地方都会有这种轻微的感觉产生,但还是觉得十分的羞耻难堪。

“放松后面,不要把屁股的肌肉夹起来。”

王虎见我还是刚才那幅样子,再次给我提醒了一句。

这次我总算乖乖的听话了,王虎的手指也终于停止了打圈圈的动作,再次给自己倒了点润滑液,在完完全全已经做好外围润滑的基础上,他的手指终于慢慢的探进了我身体上最肮脏的地方。

开始,王虎手指的进入并没有让我产生什么特别的感觉,也就是跟灌肠时候把胶管住水口塞进直肠差不多,有一点点异物感而已,但是伴随着那根手指的不断扭动,不断的缓缓进入又缓缓拉出,我的括约肌以及被手指碰触到的那些直肠区域,居然产生了种淡淡的酥麻电流感,那就像是刚起了情欲,阴道壁被摩擦时所产生的感觉。我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眼中水汽堆积,已经有了几分欲望。

难道是又给我用了什么春药?我不由得狐疑的望着王虎。

“喂,小母狗,你可别乱冤枉人哦,这酒精买的,喷雾、润滑液也是你买的,

这几个玩具也是你清洗的,噢,抱歉,这些还没来得及使用,你就已经有感觉忍不住要叫出来了,你说说我该怎么给你下药,你说说?”

王虎——脸无辜的看着我,给我分析着所有情况。(然而事实却是在这几个月的美容院理疗中,每次对我下体的保养、灌肠、按摩都在使用肛门处的春药,几个月的时间也足以改变原来肛门处的感知,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你,你在我上洗手间时候在酒精喷雾或者润滑液中下了药。”

“呵呵,不拆包装纸你还能打开它们不成?反正我是做不到,其实你也别狡辩了,就老实点承认自己是这种体质的女人吧!”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我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动摇了,或者王虎说得没错,他并没有一丝给我下药的机会,唯一可以解析的,也只有我自己本来就拥有着如此体质,但是我还在疯狂的摇头,不想听王虎在旁边对我灌输这些极为恶心的知识,不想让自己去接受这个羞耻难堪的事实。

“呐,小母狗,你可要看着哦,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在玩具上面给你下料咯?!”

王虎对着我喊了一声,紧接着就拿起那个粉色的肛门拉珠在我面前摇晃了几下,似乎是要给我证明他的清白,甚至在给拉珠表面涂抹上一层润滑液时候,也故意放在我面前才进行的。

我紧张羞耻得要命,按下来就要被这些邪恶玩具给玩弄排泄器官了,要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时候,也或许还不至于如此失态,但是我怕了,生怕自己真的被这个玩具给弄到高潮,生怕自己真的是王虎口中所说的变态肛门女。

“放松后面哦,我要把它弄进来了!”

王虎说完,我就从投影屏幕上看到那个粉色的拉珠不断的向我那里已经被充分润滑的嫩红地方探去,慢慢的,通过感觉神经处传来的感触回馈,我知道它已经已经贴到了我的排泄口了。

“要进来了哦!”王虎再次提醒了我。

拉珠前段那颗最少的硅胶小珠就已经将我的肛门处那些嫩肉缓缓的分开,很顺利就进入了我的排泄器官了。

前三颗拉珠其实也就跟王虎手指的直径没太大区别,所以有了第一颗拉珠的顺利进入,第二第三颗稍微大一点的拉珠也很容易的进来了。

整个过程王虎一直都做得比较慢,所以我那处被侵犯的地方暂时没有产生什么酥麻的电流刺激感,只有淡淡的异物进入后的不适应感觉。

“接下来这颗珠子可能会有点大哦,小母狗你可千万千万不要把屁股夹紧了!”

王虎的话刚说完,我就在屏幕上看到他又往拉珠上面倒了一点点润滑液,他所说的那颗拉珠应该是整个玩具中直径最大的2.5厘米拉珠,中间是这样的一颗,最后面也是这样的一颗。

话音刚落,王虎便慢慢的推动着那个邪恶玩具继续前进,其实2.5厘米的直径其实也不算多大,也就是比王虎的大拇指头大一点点而已。

或许是我并没有按照王虎的要求去放松自己那个地方,最大的小胶珠进入过程并不算太过顺利,稍稍把我后面弄得有些发胀,那颗珠子才总算进入了我的身体。

有了这颗直径最大的珠子作为扩路先锋,后面那三四颗2.2cm、2.3cm的软胶珠子也是挺容易的进来了,只不过伴随着这个肛门拉珠的越来越深入,我的排泄器官反馈回来的异物感也随之而来的变得越来越强烈,一直到王虎把最后一颗2.5cm的珠子也弄了进去。

“要开始咯,小母狗你可要忍住哦!”王虎已经换了一种紧握邪恶玩具的手法,慢慢的开始将拉珠往我体内拉出。一颗,两颗,三颗,最后面的三颗拉珠被缓缓的拉出了我的体内,我马上感动一种不自然的、不真实的、被强迫的排泄感传达到我的大脑,随之而来的就是刚才那股淡淡的饱胀感和异物感也得到了一定的缓解和释放。

直到第四颗拉珠(还没到中间最大那颗)被拉出体外,王虎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再次拿起放在小架子上的润滑液,给那几颗拉珠以及我的那处地方都倒上了一点点。

被王虎这样一番玩弄,我的身体并没有像刚才那样产生能让我察觉到的酥麻快感,这让我开始在心里暗暗的庆幸着自己并不是王虎口中的变态肛门女时,没想到王虎又把拉珠推回了我的身体里。

拉珠进入体内的速度要比第一次要快了些许,除了刚才才被释放些许的异物感又重新回来外,那一丝丝若隐若现的酥麻快感居然又出现了。

“这,这,不是,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什么变态肛门女,我不是变态肛门女,我想有这种感觉,我不想要这种感觉。”任凭我再怎么激烈的在心底里呐喊,那一丝丝酥麻感还是在拉珠与排泄器官接触的地方持续不饿的生产。

伴随着王虎不断重复着将玩具拉出又推入的动作,我的括约肌也不知不觉的适应了人的动作,我的括约肌就也不知不觉的适应了这种拉珠的大小了,至少在现在而言,那种被塞进最大颗珠子时产生的饱胀感已经消失不见了,换而回来的是更直观感觉刺激。

进进出出进进出出,这个时候王虎已颗拉珠拉出我的体内已经不满足于只将它们拉出再重新将它们推入进来了,他现在每一次拉出的,是完完整整一整条肛门拉珠,再放进去的,也是这整条肛门拉珠。

我就这样看着自己的排泄器官被插入又被拉出,被拉出又被插入的羞耻过程,每次被进入,肛门的褶肉总会产生小小凹进去的变化,每一次被拉出,那褶肉也会随之微微凸了起来,在玩具完全离开体内的时候,我甚至看到自己的排泄口不受控制的生成了一个小小的,有小指大小的黑洞,经过几秒钟的时间,那小黑洞才会缓缓的闭合回来,变成原本的模样。

这个进入又拉出,拉出又进入的过程除了给我带来了一丝丝不算强烈的酥麻刺激电流快感以外,那种异物感与排泄感也伴随着拉珠的每一次进出而不断的在重复交替着。

“小母狗,是不是已经开始有感觉啦,我看你脸红红的,应该已经产生情欲了吧。”

王虎又一次给玩具添加润滑液,因为排泄器官这个地方并不会像生殖器官那样可以通过不断刺激而产生爱液作润滑作用,所以这个动作是必须要做的,要是对后庭部位润滑得不够充分,是很容易对它造成伤害的。

“没,没,没有!!”

我赶忙否认自己这种羞态,王虎那家伙却微微一笑,紧接着开口补充道:“没有?那看来我得把速度再加快一些才行哦!”

“不要。”

“不要?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肛门变态中毒女么?那你就好好的证明给我看吧。”

王虎的脸上充满着戏谑,充满着残忍,我感觉自己要是不达到一次他所说的那种让人恶心的肛门高潮,这家伙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啊!”王虎并没有跟我开玩笑,这次把拉珠推进我体内的速度明显要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我一时间没能忍住这突如其来的酥麻快感,当着王虎的面就直接的喊了出来。

自从肛门拉珠的进出速度加快以后,王虎又换了一种能让拉珠以更快的速度进出我体内的方法来玩弄着我的排泄器官,那就是拉到中间那颗最大的拉珠以后,又重新把整个玩具推入我的体内,不断的重复着,不断的加快着。

“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再快了,停啊,停啊!!

我已经完全按耐不住酥麻电流感对我产生的刺激,一边断断续续的向王虎苦苦哀求着,一边又忍不住任由嘴巴发出婉转动人的呻吟。

渐渐地,我的脑海在酥麻快感、异物感、排泄感这三种不同感觉的刺激下变得越来越空白,视线也难以继续集中在投影屏幕上,慢慢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展示出一种半闭朦胧的溃散状态,口中的求饶声也变得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淫荡至极的娇美呻吟声。

客厅内,交错回荡着拉珠玩具不断进出而产生的水流撞击声,王虎激动而沉闷的深呼吸声,以及我失神激羞的呻吟声。

“啊!!”双目已经完全失神的翻起了白眼,脑海也变成白茫茫的世界,我徒然爆发出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呻吟后,尿意迅速股强烈的在我的下体蔓延开来,直接让膀胱肌失控了数秒的控制,涓涓暖流直接通过尿道口喷洒而出。

“高潮了,小母狗你终于高潮了,看看你的脚趾握得都快抽筋了,一定是好兴奋、好舒服吧。”

王虎一脸激动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完全不在意那些溅洒在身上的液体肮脏与否。

“不,不要动,老公你不要动那个玩具,我受不了了,让我休息一下,让我休息一下。”

我还在微微的喘息着,即使我看到那根肛门拉珠还以一种猥琐的方式挂在我身上,珠子还停留在我体内,可我并不想它现在就被王虎用手拉出来。

“肛门高潮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回味无穷啊,你这肛门变态中毒女。”

“不,我不是肛门变态中毒女,我不是肛门变态中毒女,我不是,我不是。”

“我不是!””呜,呜,我不是!””我,呜,呜,我不是!!””呜!!!”

一开始我还是疯狂的摇头否认自己就是王虎所说的那种女人,可是呐喊了一会儿,否决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弱,到最后,只剩下了我低泣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王虎这个恶魔为什么有如此爱好,喜欢玩弄别人这个地方。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明明长得清纯秀丽,却会拥有如此恶心的体质。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最肮脏的地方被玩弄时,所产生的快感居然比前面还要强烈。

所有的委屈、羞辱、不安聚集在一起,从刚开始的低声哭泣,到现在已经是梨花带雨了。

王虎并没有继续以恶毒的语言来刺激这个已经哭成泪人的小女人,也没有温声细语对我安慰一番,他只是用双手温柔的把我的小脑袋轻轻按住,在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的时候,他的嘴唇就已经贴到了我的嘴唇

王虎身上那强烈的雄性气息不断传入我的鼻孔,牙齿还没来得及咬上抵抗,就已经被他的舌头入侵到口腔。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办法继续哭泣了,轻微缺氧的大脑也由刚才伤心不已的状态变得混乱不堪。

我本能的想伸出双手将王虎抱住,只是被绳子固定在情趣八爪椅上,我的无意识动作最终也只能是无功而返。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虎的舌头才离开我的口腔。

双眼通红依旧,却已经没有泪珠挂在眉梢,只是嘴唇上多了一抹泛光湿滑,

“这样才乖嘛小母狗,但你可别再哭了喔,再哭就要成花脸猫不漂亮了喔。”

心乱如麻,现在只能用心乱如麻来形容我的心情,刚才明明厌恶王虎厌恶得不行,但是现在那种厌恶感却几乎是消失大半了,甚至在被他抚摸着脑袋温柔安慰的时候,我的心里甚至有产生了一种甜甜的、温暖的被呵护感,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短时间内相互变化,让我内心十分混乱,让我一时间有些难以将各种情绪处理过来。

我咬着嘴唇没有对王虎作出任何回应,对方也没介意我沉默不语的表现,他乐呵呵一笑,接着说着:”其实我们这代人的性观念已经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也发生了不少的改变,就拿肛交为例吧,现在有不少女性已经能接受这种与传统方式不一样的性行为了,你可以打开那些网络购物平台看看,搜索一下肛交或者后庭这类词语,绝对能搜出不少相关的产品的,要是我们国内真的没有这个市场,那谁会冒着丢钱到大海的风险去生产这种玩意呢,其实我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也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而已,肛交,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它已经是一种很普遍的性行为了,多少夫妻有时也会换换口味给自己来点不一样的激情,像你这种天生就能拥有的体质,你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还来不及呢,能拥有这种体质哪里是一件坏事啊,这分明是上天对你的一种恩赐。”

王虎这一次的长篇大论的 “演讲”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充满着歇斯底里的神情,他讲得很慢,讲得很温柔,他又像是生怕我听到某些不好的词语忍不住要哭出来,时不时还在我的小脑袋上轻轻的抚摸几下,本来我对他平时的那些歪理言论甚是讨厌的,没想到这一次我居然能把大部分都听了进去。

“可是,可是那里这么脏这么恶心,我真的没办法去接受这种行为,而且你还说我是那种,那种什么什么的女人,我,我怎么可能去接受这个恶心的形容词!!

被玩弄肛门我是接受不了的,被玩弄肛门时会产生快感也是我接受不了的,但是伤害我最深的,就是王虎所说的那个词——变态肛门中毒女,那是我最难以接受的心结所在。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将所有心声都向王虎吐露出来,等我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时候,才感觉有些为时已晚。

“糟了糟了,为什么要把心里话说出来啊,王虎这家伙以后肯定会经常用这个词语来侮辱我的。”我本以为事情会像墨菲定律那样总是会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没想到王虎接下来的话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糟糕情况。

“你是想说变态肛门中毒女吧?抱歉,我的小母狗,刚才是我太过激动了,一时间把这个词给搞错了,才会把这个词给说了出口,被你这么一说我现在才想起来,这个来自于小日本的词语应该是用来形容那种对特别喜欢肛交、对被玩弄肛门特别上瘾的女人才对,害你伤心还弄哭了你,我在这里真的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才行,一会咋们一起去吃个饭,然后再买个新包包送你,就当作是我给你的一点点赔罪,你看这样行么?!

我没想王虎这家伙居然还会跟我说道歉,跟我说对不起,这在我眼里根本就像是什么天荒夜谈一般,一样的让人觉得太过之不真实。

王虎看到我一副完全不开口说话的模样,应该是生怕我对他的解析并不相信,还拿来手机专门给我搜索出那个恶心的形容词,当我在某部影片里看到有关于这个词的日文介绍时候,我才彻底相信对方所说的是事实。

终于能彻底摆脱这个恶心的形容词,这不禁让我感觉多么的高兴,而且平日无故还多了一个新包包,虽然过程有些曲折有些伤心有些浪费泪水,不过也算是收获满满不亏不亏呢。

<< 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二十八章我是幼师潘婷茹 第三十至三十一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