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七章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宝贝,今天我们要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首先,我想请你为我做一件事,那就是吠叫一声,让我们的快乐感染到每一个人。”

“汪汪!”我兴奋地叫了一声。

“真是个乖巧的小狗狗。”玛丽满意地点点头,“看到这有多简单了吗?当然,这只是个开始。不过,我们会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现在,我认为是时候向我的小狗展示我们关系的优势了。”

“我不会为你脱光衣服,但你现在可以崇拜我的阴户了。温柔点,避开丁字裤,舔我的阴唇!”玛丽“没错,小狗。现在就开始吧!”

我面朝上,她蹲坐在我的脸上,用她那美丽的小嫩穴对着我的嘴。

我的头朝前伸了伸,玛丽双手抓住了我的头发,由轻到重,由慢到快,一下就把我的头按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她的上身向后倒下,双脚踩在了我的肩上,双手把我的头在她那里一压一拉地反复移动着,我的脸深深地埋在她的的两腿正中央,我的鼻子好象被两片张开的嘴唇轻轻地包裹着,而从那个「嘴」里流出来的带着一丝丝甜味的液体糊了我满脸、满嘴,我大口大口地把那些流到我嘴里的,对我来说象蜜一样的、充满少女体内芳香的液体咽到肚子里,我伸出舌头,在那拚命的亲着、舔着,生怕漏掉每一寸肌肤,我的舌头象一块吸水的海棉,在反复轻揉地擦着,吸收着那象小溪一样源源不断流出的蜜汁;

“是的!是的!就是那个地方!就在那里!不要停下来,小狗!你不敢停下来!”

一会又象一个探头一样,在那张开的小穴里一出一进,出来时,舔着、吸着那两片美丽的唇,进去后,在那里灵巧地翻滚着、旋转着,我恨不能我的舌头长得再长一些、再长一些,直到能舔到那美丽的花心深处。

我的舌头在她的穴里舔着,她的屁股紧紧压着我的脸转着,我的脸几乎被她扭的变了形,她兴奋地呻吟着,高潮过后,她依然蹲在我的脸上,我伸出舌头继续满足着她的愿望,舔她的阴部周围轻轻地亲着。

“真是个好狗狗!今天你的表现真的非常出色,进步神速。但是,训练还没有结束,我们明天还要继续哦。”

“现在,你最好还是先回去。我们不想让其他人认为你真的疯了。”

“还有……把我的项圈还给我!我们不想让任何人起疑心,而且我想无论如何我都得把它拴上皮带!”

听到玛丽的话,我立刻将项圈递给了她。

玛丽接过项圈,轻柔地系上了腰间的皮带。

她微笑着说:“这样我们就放心了,你回去吧。”

(玛丽好感度40%)

。。。。。。。。。。

因为玛丽耽误了太久时间,现在已经来到了下午。

我看了看时间,和妮基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无奈下我只能先赶去赴约。

当我来到地下一层时,没想到伊莱恩已经在那里了。

“你看看你,我敢打赌,在我被捕期间,你一直在偷偷摸摸。好吧,只要你保持这个水平,我想我可以让你看看。噢……”伊莱恩转过身来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狡黠。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我今天心情很好,所以我们会玩一个小游戏。如果你赢了 ,也许你可以直接从我这里得到许多答案!现在就跟我来吧!”伊莱恩微笑着说道,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诱惑和神秘。

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我知道我必须跟着她走。

“伊莱恩”热情地引领着我进入特别的“房间”,这个房间其实是一个地下室中的储藏室,堆放着一些旧设备,早已被遗忘在角落。

但伊莱恩似乎对这些旧物情有独钟,她认为它们仍充满了故事和魅力。

“这个房间不仅仅是用来存放旧设备的,”伊莱恩解释道,“有时,我和其她工作人员会在这里与病人一起玩乐,给她们带来一些欢乐。你这样的病人,也一定会喜欢的。”

伊莱恩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调皮,她神秘地笑道:“我曾经幻想过用水刑来增添一些刺激,但我觉得,是时候玩点更‘电动’的游戏了。跟我来,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在伊莱恩的催促下,我只好迅速脱掉衣服,躺在了木板床上。

伊莱恩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中充满了兴奋:“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你准备好了吗?”

随着伊莱恩的引导,这个看似普通的储藏室瞬间变得充满悬念和刺激。

而我也不禁紧张起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伊莱恩的话语让她感到一丝不安,但她也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在这个“房间”里,一场前所未有的冒险即将展开。

“伊莱恩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她感觉到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沉声说道:“一切都很好,很紧……很好,非常好!”她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和力量,让人无法抗拒。

(伊莱恩好感度40%)

伊莱恩瞥了一眼我,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你现在根本无法逃脱,完全听凭我的摆布。天哪,如果我是你,我会更害怕一些。”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她继续说道:“你知道吗?你越是挣扎,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放弃抵抗,听从我的安排。”伊莱恩的话语中透露出一种残忍的恶意,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她看着对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如果你乖乖听话,或许我还会考虑放你一马。否则,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伊莱恩的话让我不寒而栗。

“你喜欢这样,不是吗?你来这里不仅是为了寻求答案。你来这里还因为你是个怪胎!一个对疼痛的怪胎,就像我一样。我一开始就知道了。” 看到你了。连想想都……“伊莲说着开始脱自己的衣物”……让我兴奋。你感觉到了吗?热血沸腾,期待?该死,让我把这个脱掉……”

“……让我们开始吧!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蠕动。如果你接受我的折磨足够长的时间,你可以问我你的问题。我什至可能会考虑回答它们。好吧……“伊莱恩“中等电压……应该是你能承受的……短时间。好吧,它在你体内运行的时间越长,就越痛苦。如果你不能再忍受下去了……那么 只要尖叫!”

伊莱恩“这里……我们……出发!”

随着一股电流贯穿我的全身,我瞬间感受到一种强烈的不适感。

。。。。。。。。。。

“停下,别把我的玩具弄坏了!”妮基突然出现,带着严肃的表情看着伊莱恩。

伊莱恩立刻回应道:“我不会的!”看上去有些惊慌失措。

妮基不耐烦地命令道:“给我滚出去!”她的语气十分坚决。

伊莱恩显然被吓到了,他小声咒骂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了。

妮基转过头来看着我,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哦,我太期待了!”她激动地说。

妮基继续说道:“我几乎睡不着!”她的语气充满了期待和激动,显然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好奇和渴望。”

(妮基好感度30%)

妮基“好吧,让我们舒服点。脱掉衣服。是的……我会给你一些东西看……像往常一样!”

妮基自顾自地脱掉了衣服“就像我说的,这对我们俩来说都会很有趣。 “”

妮基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和残忍。

她缓缓地走近我,低声说道:“你知道,一开始我真的想掐死你。但是现在,我想看看你到底能承受多少。这应该会很有趣……”

妮基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残忍的愉悦感,仿佛在享受着这场折磨的过程。

我感到一阵寒意从脊背升起,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

妮基继续说道:“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快点开始吧……”

就在这时,旁边的柜子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动一样。

妮基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神变得警惕起来。

“什么声音?”她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安。

妮基的脸上满是困惑和警惕。

她向四周张望,眼神中流露出不安和疑惑。

“什么……?”妮基再次问道“你听到了吗?”

她紧紧地盯着我,似乎期待着你能给她一个解释。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妮基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

她再次大喊道:“嘿!”她的声音中充满了警惕和威胁,“谁在那儿?谁在那儿!?”

她的喊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显得格外刺耳。

 “不……没有……没有人吗?”

妮基走向柜子,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它。

“杰克?”她咬紧了牙关,低声咒骂道:“杰克他妈的!”

“哦不!”杰克惊恐地喊道。

杰克正蜷缩在柜子的角落里,脸色苍白,神情慌张。

“你好吗,杰克?”妮基抓住了杰克“来这里!”

妮基瞪着杰克,双手叉腰,怒气冲冲。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失望和愤怒,她大声质问:“你这个愚蠢的白痴!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难道你打算永远躲在这里,不敢面对现实吗?”

杰克被妮基的责备惊吓得浑身一颤,他急忙求饶:“哦!请不要这样说我!我并没有打算永远呆在这里!”

妮基不屑地冷哼一声,继续挖苦道:“你真是个可悲的小懦夫!你就是个软弱的家伙,一个失败者!我早就知道你是个白痴和胆小鬼!”

杰克被妮基抓住头发,他大声喊道:“啊啊啊……小心!哎呀,我的头发!”

妮基眼神冷冽,她威胁道:“你给我呆在原地,否则我会用我的脚后跟狠狠地扎进你的背,让你痛不欲生!到时候,你会求我亲自把你拖进地下室!”

杰克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他哀求道:“啊!求求你停下来。放我走吧!”

妮基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整个疯人院都在找你,你简直就是个麻烦!但你根本就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不是吗?这一切都是为了杰克!”

“来人!来人!我找到他了!他就在这里!”妮基开始叫人

杰克大喊地对我道:“快来!帮我,我们马上可以离开了。就差一点点”

我心想,太天真了。。。要知道在门口还玛丽看着呢,哪有那么简单。

然后妮基转身对我说道:“别听她的,他就是个只会胡言乱语的疯子!”

只见妮基掐住了他的双颊,捏开他的嘴,缓缓地张开了她的性感红唇,一道晶莹剔透还牵着丝的温润津液就这样淫糜的顺着她的嘴唇,不偏不倚地流淌进了杰克的口中…

“给我好好含着不准吞下去!贱货!”听着她对杰克的斥责,我感觉到我的内裤紧绷了起来,而妮基的玉手则慢慢的抚上了他发烫的身体,像是在抚摸一条狗一样,轻轻的从他的头顶滑向了背脊,刻意留长的尖锐指甲刮过了他的脊梁骨,又摸上了他的腹肌,让杰克浑身一颤发出了令人羞耻的闷哼声。

“呵呵~真是敏感啊,我很喜欢你这种发情的下贱模样…身材也锻炼的不错,那么,来看看…你的下面.怎.么.样.了.呢~!?”温柔的在杰克耳边低语着的妮基,突然间语气变的高亢,而本来在他腹肌上轻抚的手也突然滑向他的腰间,一把扯下了他的三角内裤,另一只手则攀上他的胸前,猛然捏住他的乳尖向外拉扯着。

“唔~~~嗯嗯嗯~~~”杰克想要开口求饶,但是想到妮基的大量津液还在他的嘴里,根本无法好好说话,只能摇着头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哈哈~拼命摇头是甚么意思啊?还不够吗?真是个下贱的东西呢…”

被扯下了内裤的杰克,微微发硬的阴茎跳了出来,妮基接着蹲了下来,朱唇轻佻的在他的龟头旁吹了一口气,年轻人血气方刚,一瞬间,他的阴茎像是一条坚硬的铁棍一样耸立在空中,妮基却早已见怪不怪,熟练的用手撸动了几下,还用小指的手指甲抠弄了一下马眼口,杰克的表情痛苦却又沉醉,说不出来的矛盾,眼见已经调动出奴的欲望了,妮基便松开了手。

接着妮基命令杰克仰躺在地板上,双手自己扶着腰把臀部抬起,接着拿来了道具,传来嗡嗡嗡的声音,原来是一只小号的肛门按摩棒。

我想这可能是原本妮基本来留给我的。

照她的说法,男人的兴奋点就应该在菊花里,当她在抽插男奴的菊花时,仿佛感觉自己在强奸对方,她就喜欢看奴痛苦的样子。

妮基将按摩棒插入,随着按摩棒的推进,杰克终于也忍受不住,似乎是一口吞下了妮基的口水,开口娇喘了起来,惹的妮基哈哈大笑:“哈哈~不是吧~才刚插入就爽成这样了!?真是个没用的奴隶。”

说着还把肛门按摩棒推的更加深入,然后大力的拍了杰克的屁股一下道:“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就喜欢你这种下贱的奴。”

接着妮基起身走到杰克的头部附近,抬起美腿跨过了他的脑袋,在他崇拜的眼神注视下缓缓地朝着他的面部蹲坐了下去,然后一只手玩弄他的乳尖,一只手饶有节奏撸动他的阴茎,杰克就这样承受着妮基的颜面骑乘,还是在菊花,乳头,阴茎被三方刺激的情形下,很快的他就忍受不住妮基的玩弄,闷哼了起来,妮基便起身给他挪出一点呼吸的空间,大约10秒钟后又重新坐下,如此反复的坐脸加上手淫寸止,每次杰克快要有射精的迹象,妮基便会停下手上的动作,改为握住他的阴囊施力,毁掉他的射精欲望,还有菊花中不停肆虐的按摩棒,杰克到最后已经是带着哭腔向妮基求饶了,然而玩的正高兴的妮基并不理会他,只是冷冷地说道:“别吵了!在我还没允许之前,可不准射出来,否则…”

说罢她停止手淫,改M字腿蹲坐为鸭子跪坐,神秘的三角地带与双臀缝隙完全贴合杰克的脸,残忍的剥夺他最后一丝呼吸的机会,过了一会只见杰克的动静越来越小,双手也开始发抖,妮基这才猛然抬起臀部,手掌交迭在他憋到发紫的龟头上高速磨蹭着,最后只见杰克的双手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臀部重重落地然后晕厥了过去,而腹部残留着上一大滩黄色的混杂着些微白色精液的液体,妮基居然把对方玩到尿失禁了…

妮基起身后,熟练的用靴跟挑起了杰克瘫软下来的阴茎,将之踩在他的小腹上,靴底使劲的辗压着,把他尿道里残留的精液都给踩出来,一边转身戏谑地看着我,我看着地上被妮基玩到失神的杰克,菊花里的按摩棒犹自在震动着,又看向一脸坏笑,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稀松平常的妮基,我重新认识了妮基这个女人,哪一天她把这些手段用在我身上的话…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妮基已经捏住我的下巴抬起来,然后拍拍我的脸“嘻嘻~眼神变的下贱了许多嘛…。”

命令我脱掉自己的内裤后双手后背,跪直了把早已一柱擎天的阴茎放在她夹紧的小腿之间,自己摆动下体磨蹭她的靴子“给你一分钟,射不出来的话只能怪你自己了,我等等还要继续调教那个贱货。”

闻言的我赶紧像条虫子一样摆动着自己的下体,可惜虽然阴茎胀得难受极了,一分钟过后却也是徒劳无功,这时,妮基不满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嗯!?是我的美腿长靴魅力不够吗?贱狗居然射不出来?算了,让主人帮帮你好了。”

于是妮基蹲下来拿着刚刚那双尖头高跟鞋,命令我把阴茎放在鞋底和鞋跟交接的三角处,开始用鞋子帮我打飞机,十几秒过去后,在妮基的注视下,我感觉自己快要射出来了,但是天不从人愿,此时我们身后传来了动静,看来是杰克醒了过来,妮基瞬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回到杰克身边的妮基,把他菊花里的按摩棒给拔了出来,杰克忍不住又呻吟了一下,惹的妮基娇笑了起来:“咯咯~看来你很喜欢调肛嘛,那么…”

踢了踢杰克的屁股,妮基把他带到之前伊莱恩地那一些道具其中地一座木制示众枷前面,命令他自己将脖子和双手手腕摆进了凹洞内,然后从他身后把示众枷锁上,接着调整了他腹部处的支撑架,里面有软垫可以避免受伤,最后将他的双脚戴上皮镣铐,用金属支架撑开,整治完毕后,妮基从旁边抄起了一条黑人尺寸的假阳具内裤,好整以暇的穿上后还对我抛了一个媚眼,接着走到杰克的对面,撕开了一包大号的保险套,优雅的将保险套给套在粗大的假阳具上,接着腰一挺,扶着根部便将橡胶假阳具给捅进他的嘴里,冷冷的命令着:“贱货!给我仔细舔湿了,不然等等遭殃的可是你!”

也许是真的害怕受伤吧,杰克居然像个女人一样伸出了舌头,仔细地舔弄着眼前的橡胶阳具,妮基见状后,脸上残忍的神色大盛,双手一按腰一挺,将他的脑袋牢牢的按实了,逼着杰克来了个深喉口交,十几秒过去,杰克的脸色都憋成了猪肝色,妮基才后退拔出了他口中的假阳具,随即传来了杰克止不住的干呕声,而妮基也没在意他的感受,径自走到他身后,粗长的假阳具低垂在妮基的玉胯之间左右晃动着,有一种诡异的美,只见她一只手稍微撑开杰克的臀肉,然后另一只手扶起那条令人胆寒的假阳具,紧接着腰部向前一挺,假阳具便连根没入了他的菊穴之中。

“呸!已经开发的这么松了…”妮基嫌弃地说道,然后双手牢牢的箍住杰克的腰,小腹紧紧地贴住他的臀肉,连续的腰震了起来,妮基身下的杰克,一会因为硕大的橡胶龟头顶在自己的前列腺上磨擦,给他带来如潮的快感,一会又因为肠道和菊门被抽插,感受到撕心裂肺的剧痛,仿佛身处于天堂与地狱之间,虽然不停的哀号着,但是又能从中感觉到一丝喜悦,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妮基似乎也感受到我灼热的目光,好像在向我炫耀她的腰技一般,妮基喝斥杰克自己站定好,她的双手离开了杰克的腰际,转而背在背后,一派轻松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次都狠狠的顶在杰克菊穴的最深处。

动情起来的妮基,双手隔着马甲装搓揉着美乳,又开始了一轮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抽插。

最后双手使劲地在杰克的臀肉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小蛮腰猛力往前一顶!

杰克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哀号后,从马眼口流出了一丝丝透明的液体,似乎是前列腺高潮了,而妮基的脸色也越发的潮红,慢慢地退出了假阳具,只留下杰克菊穴一个黑幽幽的洞口,看来短时间内是闭不起来了。

她一边走一边脱下假阳具内裤,把漆皮热裤的拉链拉下,有些粗暴的扯住我的头发,让我的脑袋靠近她的玉胯:“被吓傻了吗?还不给我舔!”

本来还震惊于杰克菊门处那被假阳具撑开而无法闭合的洞口,闻言后内心立刻炙热起来,奋力的伸出舌头,贪婪的刮取着妮基的爱液。

口舌了一阵之后,妮基一个颤抖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妮基好感度40%)

本来抓住我头发的手向下一压示意我停止,接着把拉链拉起来,又回到了杰克身旁,解开了他的拘束,然后搬来一块ㄇ字型的木板,让已经被玩到全身无力的杰克躺在下面,只剩下阴茎从木板中间的圆洞处露出,接着坐上了高脚椅,用她的靴子开始玩弄杰克的阴茎,一度还残忍的用靴跟插进他的马眼玩弄尿道,看得我遍体生寒,不过已经被虐的死去活来的杰克,连哀号声都是那么无力,妮基见状也开始失去兴致。

最后把他的精液给踩射了出来,杰克所剩不多的精液就这么射在了妮基的皮靴上,最后命令他把自己的精液给舔干净。

就在此时此刻,之前妮基所呼唤的人真的出现了。

他们的到来让我感到十分惊讶,以至于我的眼睛都瞪大了,几乎无法相信眼前所见。

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穿着胶衣的人。他们的胶衣是深色的,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

这种装扮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仿佛他们是从电影中走出来的人物。

他们大步走进房间,身上散发出一股不可言喻的力量,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胶衣守卫厉声说道:“我真的厌倦了寻找他了!杰克。”她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满和疲惫,显然他已经受够了这种无休止的搜寻。

妮基在一旁插话道:“哦不……”

“他躲在这里,可能整个晚上。”

胶衣守卫冷笑一声:“我懂了……”似乎对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

“你遇到了很多麻烦,杰克。事情本来可以容易得多,但你不得不把事情搞砸了,不是吗?好吧,我想你会在密室里呆上几个小时!”

杰克惊恐地大喊:“不!我不想……”

妮基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她对杰克说道:“闭嘴!在我真正生气之前,你现在就安静点。”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坚决,显然她不想让杰克继续打扰她。

胶衣守卫将目光转向我,皱着眉头问道:“哦……还有谁……又是一个隐藏的病人?”她的语气中充满了疑惑和不满,显然他不愿意再有新的麻烦出现。

面对胶衣守卫的质问,妮基立刻回答道:“不!他和我在一起。而且我还没有和他结束!”

胶衣守卫听后,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胶衣守卫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好吧。简单。我只是问问而已……”

胶衣守卫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突然说道:“好吧。我想是时候找点乐子了……我的意思是,是时候给杰克一个教训了!”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残忍和恶意,显然他并不打算轻易放过杰克。

杰克大声呼喊着:“不!嘿!不,头发!你把我的头扯下来了!”他的声音充满了惊恐和痛苦,显然胶衣守卫的举动让他非常害怕。

胶衣守卫恶狠狠地瞪着杰克,警告道:“她妈的闭嘴。如果我再从你肮脏的嘴里听到一声抱怨,我就打断你她妈的骨头!”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威胁和怒火,显然他并不想让杰克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妮基急忙插话道:“放松,杰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胶衣守卫点了点头,然后带上杰克转身关上了门。

妮基说道:“一定要关上门。我们需要一些隐私。”

胶衣守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妮基和我两个人,妮基看着我,冷笑道:“他真是个混蛋。”她的语气中充满了鄙视和不满,显然她对杰克的行为非常不满。

基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说道:“无论如何……”

妮基继续说道:“看起来我们终于又单独在一起了。我不认为储物柜里藏着更多的囚犯。”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自信和冷静,显然她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

“现在,在我们被打扰之前”” 妮基 “哦,我知道!我告诉你要张开你的双腿!现在就做,张开你的双腿!””

(妮基好感度50%)

“好,现在接受吧!”妮基抬起一条腿用大腿慢慢开始摩擦“当你再也受不了的时候,为我尖叫吧!””

五分钟后。。。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但我却已经逐渐适应了妮基的节奏。

我的身体开始放松,呼吸也变得平稳。

妮基看着我,眼中满是赞赏。“非常好,你接受得很好!”

(妮基好感度60%)

她开始加速并且夸奖道,“现在,让我们看看你是否能承受更多……”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挑战和期待。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十分钟后。。。

妮基再次发出了疑问,“什么……你到底怎么能受得了?”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和钦佩。

妮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消化着自己的感受。

“该死,你很硬。”她承认道,“我喜欢这样!”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赞赏和认同。

(妮基好感度70%)

她开始思考着明天的计划,“明天我真的必须考虑一些特别的事情。”她说道,“一些真正会挑战你的事情!哦,现在我有无数的可能性。”

妮基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决心,“今天就这样了,记住明天你会面临新的挑战。”

……….

“我听说您找到了杰克,恭喜啊!干得好!”霍妮医生。

妮基在一旁补充道:“她确实干得非常出色,医生!”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赞扬。

霍妮医生微笑着点了点头,“是这样吗?我会记住的。好孩子!”她赞赏地看着你,眼神中充满了鼓励和肯定。

霍妮医生转过身来,看着你继续说道:“好吧,我想你的约会时间到了!请跟我来!”她伸出手来,示意你跟着她走。

(霍妮医生好感度60%)

你点了点头,跟随着她的步伐,心中充满了期待和激动。

……….

“……我听说有人说你很忙,总是因为庇护所和注射的事情而烦恼。我对此不太高兴!”霍妮医生皱着眉头说道。

(霍妮好感度50%)

“我什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担心那些超出你能力范围的事情,那些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事情!但你就是这样,总是喜欢自寻烦恼……”霍妮医生的话语中透露出些许无奈和不满。

“我想我们必须对你的治疗采取下一步了。今天我们将深入分析你的问题所在……你不感到兴奋吗?”她看着你,期待着你的反应。

霍妮医生挺直身体,语气严肃地说道:“我想今天对你来说会是一堂非常有意义的治疗课程,所以你最好仔细听我说的话,并认真思考每一句话!”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坚定和认真,让你无法忽视她的要求。

“顺便问一句,你为什么还站着?”霍妮医生突然问道,语气有些严肃。

霍妮医生见你没有回答,继续说道:“我要你立刻爬起来!现在!”她的语气变得更加严厉,让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我只好顺从地爬了起来,感觉有些尴尬和困惑。

“很好,”霍妮医生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孩子!”她的语气变得温和了一些,让我感到有些安慰。

(霍妮医生好感度60%)

霍妮医生继续说道:“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开始我们的小会议呢?这次会议虽然会很短,但仍然非常重要。”

我心中不禁有些忐忑不安。

“在回答我之前,请先仔细考虑一下。”霍妮医生轻轻提醒道“你喜欢有人在你身上施加疼痛的感觉吗?甚至在你的心灵上?”她的语气有些严肃,让我不禁感到有些紧张。

我回想自己对于疼痛的感受。

疼痛是一种身体和心灵上的折磨,通常会引起不适和痛苦。

霍妮医生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她进一步解释道:“你觉得怎么样?你是否喜欢疼痛的感觉?只是一点点吗?”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探究和好奇,让你不禁开始反思自己的感受。

我不喜欢,我摇了摇头。

“非常有趣……我会记住这一点。但是你知道吗?在这里,在疯人院里,个人的喜好并不重要。记住!这并不重要。 “霍妮医生继续说道,“唯一重要的是我喜欢什么。让我给你看……翻身!仰面躺着!”

(霍妮好感度50%)

霍妮医生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你在这里什么都不是。没有人关心你的需要,也没有人关心你的感受。你只是来这里取悦别人。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理解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吗?”霍妮医生耐心地询问。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明白。”尽管我有些困惑,但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最好回答是肯定的。

霍妮医生似乎对我的回应有些怀疑,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好吧,我真的很怀疑你是否真的明白,但至少你在努力。今天就这样吧!现在从我的房间里爬出去,确保我在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不要再看到你!”

(霍妮好感度60%)

。。。。。。。。。。

这时,伊莱恩急匆匆地来找我。

“嘿!我得告诉你,护士们已经把杰克处理好了。他现在已经在牢房里。当我把他扔进去的时候,他已经疲惫不堪……但是他还嘟囔着说他必须和你谈谈!”伊莱恩有些紧张地说“让他冷静下来,这样他就不会为了他可爱的小男友整夜尖叫了!”

于是,我们决定去牢房看看杰克,看看他到底想说什么。

……….(透过窗户看)

“是你吗?”杰克缓缓地问道,声音中带着一丝疑虑和失望。

“我明白你为什么不帮助我了。这是没有希望的。”杰克深深地叹息道。

“我不会离开疯人院,你也不会。”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绝望。

我想开口安慰他,告诉他事情或许还有转机,但我知道这不过是空洞的谎言。

护士们的折磨、地下室里的恐怖传说,这些阴影已经笼罩在我们的心头,无法摆脱。

“当护士折磨我时,他们说这只是开始。”杰克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们迟早都会进地下室。我想我应该感到高兴,至少我的妻子有一个很小的机会带我走。但是……”

他的声音哽咽了,似乎在极力忍住泪水,“我想我应该感到高兴,但现在,我不确定她是否愿意这么做。”

我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如今却如此脆弱。他在痛苦中挣扎,试图找到一线生机,但现实却残酷得令人窒息。

“但是你呢,你这个没有记忆的家伙,那个没人关心的家伙?你认为他们会对你做什么?”杰克突然激动起来,“我在他们折磨我的时候听到他们谈论你!”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阿布森博士很快会来找你。”

这一消息让我心头一紧。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这绝不是好事。我想开口问杰克他是否知道更多的信息,但他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愿再谈。

“我想我们明天会在地下室见面。”他的声音里满是疲惫,“或者也许不会。也许我们不会再见面了。这都没关系。”他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深深的无奈

“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我心情沉重得无法形容。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噢,你们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伊莱恩问道,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你知道吗,我这里正好有一个笼子。你们可以互相依偎取暖,或者,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为我表演一些有趣的动作,让我娱乐一下。又或者而互相操。你不喜欢这样吗。”

我对伊莱恩的态度感到不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好吧,不管怎么样,现在说这些都无济于事!时间已经很晚了,你早该回房间去睡觉了。快去睡吧,你这个大笨蛋!”

(伊莱恩好感度50%)

……….

信息:

(第四天,第一次改造)

第七天

瑟琳娜:二楼狱卒(好感度50%),胸围B,白色胶衣,中间带有拉链。

希瑟:护士(好感度20%),胸围D

阿布森:博士

妮基:三楼狱卒(好感度70%),胸围C

杰克:被送进来改造的丈夫

玛丽:一楼狱卒(好感度40%),胸围B

霍妮:医生(好感度60%),胸围C

塔尼娅:护士长(好感度30%),胸围D

邦妮:新晋护士,胸围C

阿什利:(好感度20%),胸围C

伊莱恩:(好感度50%),胸围C

任务1:送礼物给希瑟

任务2:雇佣妮基

任务3:帮瑟琳娜录像

<<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六章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八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