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rjdmw ♥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三章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那个尴尬的瞬间,我无奈地苦笑着,心中暗自感慨这次真的是躺着也中枪。

然而,事已至此,我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可走。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内心的慌乱。

于是,我鼓起勇气,伸出两只手,紧紧握住妮基的靴子。

我的举动显然表明我愿意遵循他的指示,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很好,这就对了。”妮基满意地点点头,微笑着继续说道,“现在,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挑衅和试探。

他指着那双脏兮兮的靴子,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仿佛能看穿我内心的挣扎和无奈。

我明白他的意思,她是想我用实际行动来考验我的诚意。

她是在暗示我,如果我真的有心,就应该把那双靴子舔干净。

这无疑是一种侮辱和折磨,但我只能默默接受。

很明显,他的意思是让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的诚意,那就是舔干净那双靴子。

我必须承认,在前世的生活中,我确实涉猎了一些关于恋足题材的小说。

然而,那仅仅是停留在想象层面,满足一下个人的好奇心而已。

那些故事情节和角色设定,终究只是虚构的产物,与现实世界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而现在,当妮基提出这样的要求时,我内心感到十分抗拒。

这种要求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分了,让我觉得十分尴尬和无奈。

我无法想象自己真的要去舔那双脏兮兮的靴子,这种事情超出了我的底线和价值观。

尽管我的脸上尽力地保持着一丝尴尬的笑容,试图掩饰内心的抵触情绪,但内心的声音却在我脑海中不断回响:“臣妾做不到啊!”我明白,这个要求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过苛刻了。

同时,我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妮基的反应。

他的眼神中透着一丝戏谑和挑衅,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早已看穿了我的内心挣扎。

我知道,无论如何我也无法逃脱这个困境了。

她缓缓地开口,声音中带着一丝温柔和理解:“我知道,这对你说来可能有些难以接受,也许会让你觉得尴尬和不舒服。但你要明白,如果想真正融入这个群体,那么这就是你必须经历的。这是你为了获得认同和接纳,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听了她的话,我心中不禁犹豫起来。

我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和挣扎。

一方面,我感到羞涩和不安,对这种要求感到难以接受;另一方面,我又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我能够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也许就能更好地融入这个群体,获得更多的机会。

我注视着眼前那双靴子,那尖利的靴跟距离我的眼睛不到一厘米。

在灯光的映照下,靴跟反射出黑亮而魅惑的光芒,仿佛在向我展示着它的力量和魅力。

我知道,我必须面对自己的恐惧和不安,勇敢地迎接这个挑战。

靴跟很细,不到一平方厘米,同时感受到下体的反应,我窘迫不已。

“也许,可以这样!”我突然发现了一线生机悄悄调整了下身的角度,让裆部摆在妮基靴面上。

妮基只是眉头一邹,却并没有拒绝。

就这样我带动靴面在空的鸡鸡上左右摩擦。

扭动着身体,带动着胯下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摩擦着那双紧紧贴合着妮基美腿的黑色及膝高跟靴!

软软的皮革靴面很舒服,这样产生的快感渐渐感受到精液开始上涌,集中在了靠近鸡鸡的地方。

然而这一切,都被妮基看在了眼里。

不管是我故意摆在自己靴面上的小鸡鸡,还是前后起伏的上半身。

妮基笑了笑,此时此刻她穿着长筒靴的脚也开始发力,长靴顶在肉棒的位置开始有节奏地发力,并且开始看似轻盈实在力道极大地开始用靴子的靴底在那个位置上前后摩擦着。

而且节奏相对来说更快。

妮基的靴在我的裤子中间发出细细的摩擦声。

而此时那靴子下自己命根子被皮靴踩住来回摩擦的酸酸的感觉一点点地在刺激着我。

这种酸酸的感觉,仿佛是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悄然降临在我的身心之上。

它不是那种明显的疼痛,让人难以忍受,而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侵蚀着我的内心。

我试图挣扎,试图摆脱这种感觉的束缚,却发现它早已渗透进了我的灵魂深处。

它犹如一位巧妙的征服者,利用我内心深处的柔软与脆弱,让我在无痛的状态下,心悦诚服地屈服于它的魅力。

我仿佛被它牢牢地抓住了心扉,这种酸酸的感觉如此独特,让人无法抗拒其魅力。

在这种感觉的支配下,我似乎变得越来越无法自我。

我的思维、行为,甚至情感,都受到了它的影响。

我试图寻找抵抗它的方法,却发现越挣扎,越沉迷。

它就像一个无底洞,让我陷入了无尽的困惑与迷茫。

这种酸酸的感觉,让我陷入了一场梦魇,无法自拔。

我渴望摆脱它的控制,恢复曾经的自由,但我又无法抗拒它的诱惑,宁愿沉醉其中,不愿挣脱。

这种感觉让人矛盾,让人纠结。

我知道我不能被这种感觉完全控制,我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摆脱它的影响。

我必须振作起来,重新掌控自己的思维和行动。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地摆脱这种酸酸的感觉,重获自由和心灵的平静。

妮基一双坚实的长靴,在肉棒上来回搓动,前端与后跟交替受力,渐渐地,她开始用力的左右摩擦,让长靴的表面与肉棒产生剧烈的摩擦力。

随着脚下的动作,她的身体也轻微地晃动起来。

小小的肉棒在皮靴下不断地被刺激着,刺激着。

妮基在命根子上的靴子稍稍松开了一些。

只见那裤子里的肉棒竟然变大,挺了起来,把裤子撑起一个帐篷。

那一幕确实让人感到十分滑稽。

妮基此时的情绪显然已经达到了顶点,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笑声,发出了犹如铜铃一般清脆的女王笑声。

她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仿佛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打破了周围的沉闷和紧张气氛。

她的笑声中充满了愉悦和轻松,让人感到无比的欢乐。

那笑声里充满了快乐,同时也透露出一丝邪恶的气息:“你的鸡鸡都硬了,看来你生理上很满足啊。很享受吧。”

(妮基好感度10%)

我竟然无言以对,的确这种感觉是无法抗拒的。

我竟然不会对妮基的这种行为排斥,但是我是有尊严的,一个男人的生殖器尽然被女人的脚踩着并且反复摩擦这是多幺可怕的事情,不能就这样屈服了!

但是尽管如此,我的命根子的反应和思维却完全不在一个立场上,挺到了几乎是极限的大。

“才没有享受呢,你真是过分,怎幺能这样羞辱别人。”我发现自己说出来的话都显得十分没有力气,似乎经过了妮基的这一阵子自己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一样。

而此时此刻妮基说:“别装了,你的嘴巴会骗人,但是你的肉棒可不会,你看它翘得多大啊,那幺欢迎我,像是请求着,请求着。”

妮基说到一半,抬起皮靴,把直直挺起来的肉棒一脚踩下去“请求着被我的皮靴踩下去继续碾啊碾,碾啊碾。”

这一脚踩下去更加刺激着我。

皮靴的靴尖把鸡鸡的龟头部分踩在了我的小腹上。

靴尖狠狠地碾着,来回左右地摩擦着。

妮基看着靴底下的小贱根笑了笑“脚感真不错。”

这种酸酸的感觉达到了极致,我快要受不了了,但就是上瘾,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控制不了那个命根子。

面对着皮靴对我疯狂的摩擦,我根本没有办法抗拒。

我感受到一股奇怪的反应在自己的命根子上即将产生。

妮基继续地,疯狂得践踏,那蹂碾的速度,节奏都在加快,仿佛男人最骄傲的东西就是她皮靴下用来给她增添欢乐的玩具。

这时,白色的粘稠的液体从裤子上溜了出来。

我最终没有控制住。

“哎呀,射出来了呢!”妮基调着说。

踢了踢几脚贱根,然后走到我边上:“这样的感觉让你永生难忘吧,再给你一次机会,舔我的靴子,发誓成为我的奴隶。”

我皱着眉头,强忍着心中的不快,轻轻地摇了摇头,断然拒绝了那个对我而言极其屈辱的提议。

我深知,这样的提议不仅会损害我的尊严,更会使我在别人面前失去做人的骨气。

然而,我的拒绝似乎并没有让妮基打消对我的折磨念头。

她冷笑了一声,用皮靴轻轻地勾起我的下巴,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说道:“哦,真是勇敢呢,那就让你继续品尝被践踏的滋味吧。我想,你一定会渐渐习惯并喜欢这种感觉的。”

听到这话,我的心像是被冰冷的针扎了一般。

妮基放下皮靴,毫不犹豫地抬起另一只脚,狠狠地将我的脸踩在脚底下。

那一刻,我仿佛陷入了一个无尽的黑暗漩涡,自尊和尊严被无情地践踏在泥土之中。

作为一个男人,脸面是至关重要的。

它不仅仅代表着个人的名誉和尊严,更是我们立足于社会、赢得他人尊重的基石。

如今,我的脸不仅被无情地踩在脚下,还遭受着妮基皮靴的羞辱,这种耻辱让我感到痛不欲生。

在这个刹那,我深刻地领悟到,尊严这种东西,有时候是如此的脆弱。

它可能在一瞬间被彻底摧毁,被无情地踩在别人的脚下。

曾经的我,拥有着坚定的自尊,无与伦比的自信和令人敬仰的骄傲。

但此时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消失得无影无踪。

心中的痛苦和羞愧让我无法抬起头来面对这个世界。

我感到自己仿佛被所有人所抛弃,尊严和自尊被剥夺得一干二净。

我本来就因为命根子被皮靴踩射后十分虚弱此时此刻被妮基的长靴踩在脸上更加毫无反抗之力。

在无奈之下,我无法反抗,只能任由那双黑色的皮靴在我的脸上肆意摩擦。

那皮靴的靴底纹路犹如锐利的锯齿,在我的脸皮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每一次靴子的碾压,都让我感到脸部皮肤被无情地撕裂,那种痛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靴子的主人,妮基,毫不留情地加大了力度,皮靴在我的脸上碾压得更加猛烈。

巨大的压力使我脸部表面承受着无法承受的神经压迫,疼痛感愈发强烈。

仿佛每一根神经都在被踩得生疼,脸部的肌肉也在痛苦地痉挛。

在妮基的靴子下,我的脸部表情扭曲得无法辨认。

她的残酷和野蛮使得她在践踏他人的过程中丝毫不留情面,让人感受不到一丝人性和温情。

那层层的脸皮在她的长靴下扭曲着、磨砺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从远处看去,妮基的脚底下不再是一张人脸,而是一张陌生而可怕的野兽面孔。

在这张被皮靴无情践踏的面孔上,扭曲的表情显得异常狰狞,仿佛在诉说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

那双皮靴用力地碾压着我的脸庞,带来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这种痛苦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更加可怕,仿佛是一场无尽的噩梦,紧紧地缠绕着我,让我无法挣脱。

然而,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大声呼喊求救。

也没有人会来救我,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和无助,每一次皮靴的碾压都让我感到生不如死。

我多么渴望这一切能够尽快结束,让我从这如同地狱般的痛苦中得以解脱。

在妮基的皮靴下,我痛苦地忍受着无尽的折磨。

那双黑色的长筒靴毫不留情地践踏在我的脸上,每一次的碾压都让我感到无比的疼痛和屈辱。

这种痛苦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更加深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瞬间颠倒。

我只能咬紧牙关,默默承受着这份残酷的折磨。

然而,我无法反抗,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与这个女人对抗。

她的残忍和野蛮让我感到无助和绝望。

我只能任由她无情地践踏我的尊严和脸面。

每一次皮靴的碾压都会带来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剧痛,那种痛苦如同火焰一般在我心中燃烧。

那双皮靴带给我的压力,如同巨石压顶,让我几乎无法呼吸,脑子仿佛被窒息般的痛苦笼罩,思维瞬间停滞。

我瞪大双眼,眼神中充满了惊恐与无助,眼前的那双靴子仿佛变成了噩梦的化身。

我的脸部肌肉在靴子的重压下扭曲变形,涨得通红,仿佛要燃烧起来。

那种疼痛如同烈火在我脸上肆虐,让我无法忍受。

疼痛让我眼角湿润,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滑落下来。

我无助地望着妮基,眼中满是恳求。

我希望她能看到我的痛苦,能停下这无休止的折磨。

然而,她的眼神却冷漠无情,仿佛在告诉我,她不会轻易放过我。

那种无尽的痛苦和绝望让我感到心如刀绞。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滞。

我心中涌起了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对未知的恐惧,对无法摆脱痛苦的恐惧。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开始后悔当初为何要惹这个女人,为何要让自己陷入如此痛苦的境地。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忍受着痛苦,等待着这场折磨的结束。

就在我快要无法承受的时候,妮基终于放开了她的靴“你的脸都被踩成这样了,你还有什幺尊严,屈服吧,觉悟吧!你什幺都不是,你只是一个应该被女人踩在脚底下的贱狗。”妮基快乐地侮辱着。

我内心深处的尊严正在做着最后的抵抗,尽管我感受到它正在被妮基的靴子无情地践踏,但它并没有完全消失。

我紧紧地握住自己最后的尊严,不让它轻易地滑落。

在这关键的时刻,我选择了沉默。

我并不想与妮基过多地争执,因为她正沉浸在兴奋之中,无法自拔。

我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但我不想让她感到满足。

我默默地忍受着脸上传来的痛苦,这是为了保护我心中的那份坚定。

看到我如此执着,妮基叹了口气。

她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对我说:“好吧,既然你如此固执,那么说明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这是肯定的。但既然我已经看到了你的诚意,稍后我会再来找你,我们会有更多有趣的事情要做。”

当妮基的背影渐行渐远时,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我明白,这场斗争还没有结束,但我坚信,我会一直坚持到最后。

。。。。。。。。。。

当我悠然地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房间,上面写着霍妮医生的名字

令我惊讶的是,房门恰好在这时打开了。

从房间里迎面走出一位女士。

她的年龄大概在35岁左右,形象端庄大方。

眼镜下的双眸闪着犀利而智慧的光芒,一颦一笑间透露出优雅的气质。

身穿简约而又得体的职业装,展现出她严谨的职业态度。

胸围大概是C杯

这位女士的五官清秀,面似桃花,眼神中流露出坚定与力量,仿佛能洞察一切。她的嘴角总是挂着一丝微笑,让人感到亲切而温暖。

我立刻意识到,这位女士就是霍妮医生。

她看着我,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问道:“你就是杰克吧?怎么来得这么晚?”

这时候,妮基的声音突然响起,与我不约而同地说出:“他不是杰克。”

“我不是杰克。”我附和道。

霍妮医生疑惑地看着妮基,不解地问道:“那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她眼神中透露出对这位陌生人的好奇与警惕,想要知道这个人的出现是否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妮基从容地回答说:“他是新人。”

听到这个回答,霍妮医生稍微松了口气。

(霍妮好感度10%)

“先让杰克过来吧。”对方迅速地关上门,仿佛在强调这个请求的紧急性。

我不禁感叹,神经病真是无处不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面对这种状况,我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尽管心中有些不满,但还是强行压抑住。

我在心里暗自诅咒一声,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然而,从霍妮医生的言行举止和刚刚的对话语气来看,她的地位似乎比妮基还要高。

如果不是因为名字不同,我甚至怀疑她就是那位阿布森博士。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高度重视霍妮医生的话语。

因此,我必须尽快找到杰克,向他传达霍妮医生的指示。

忽然想起,今天早上我好像看到杰克匆匆忙忙地往外走。

。。。。。。。。。。

当我再次来到一楼时,心中满怀信心,认为这次终于能够成功地走出去。毕竟,我是奉霍妮医生的命令来叫杰克的,理应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仍然被玛丽给拦住了。

她一如既往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对每一个出入的人员进行仔细的盘查,毫不放松。

我试图向玛丽解释我的来意,告诉她我是受命来找杰克的。

然而,她却依然保持着警惕,对我的说辞并不相信,认为我可能是企图混出去的人。

无奈之下,我叹了口气,心想这次任务恐怕又要泡汤了。

没想到她接着说“好吧,其实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她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能否请你帮我喂一下我的狗?我已经在食堂为它们准备了食物,但是门现在锁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希瑟会把门锁上。”

她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恳求,“如果你能找到钥匙,把食物拿过来,然后喂给我的狗,那我会非常感激你的。”

接着,她补充说:“如果你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就会让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自由地到外面的区域。你甚至可以时不时地和我的狗一起玩耍,它们非常友善,我相信你会喜欢它们的。”

我听了玛丽的话,心中不禁一阵欣喜。她终于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和她有更多的接触。

我立刻答应下来,表示我会尽快找到钥匙,把食物拿过来,喂她的狗狗。

玛丽听到我的回答,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那太好了,我相信你能做到的。钥匙就放在食堂的柜子里,你可以去找找看。食物就在食堂的角落,也是很容易找到的。等你完成了这件事,就可以一起出去,享受外面的阳光了。”

我满怀信心地开始了我的新任务。

对于这次机会,我倍感珍惜。

我知道,只有通过实际行动,才能赢得玛丽的信任和友谊。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走向食堂,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我来到了厨房,发现那扇被锁着的打开。

我心中一阵激动,因为我见到了那个我梦寐以求的人——希瑟。

原来她就在这里!

厨房里的希瑟还是那么美丽动人,她高高地坐在一张桌子上面,优雅而从容。

她的眼神中透着一股神秘,让人不禁想要探究她的内心世界。

然而,厨房里还有一个陌生的男子。

他看起来年纪与希瑟相仿,身材高大,面容英俊。

他们似乎正在交谈着什么,神情专注而神秘。

我心里不禁产生了疑问:这个男子是谁?

他跟希瑟是什么关系?

他们刚刚在谈论的是什么话题?

这些问题在我的脑海中盘旋,让我无法平静下来。

我决定找机会接近他们,试图解开这些疑问。

我悄悄地走近,尽量不发出声音。

他们的对话声越来越清晰,而我内心的疑问也渐渐变得迫切起来。

”如今我们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你再也不需要找任何理由来掩饰对我深厚的感情。我知道,自从你踏入这里的那一天起,你的内心就一直渴望能与你坦诚相对。对此,我从未责怪过你,也请你放心,这同样是我也有错。”希瑟轻轻地问道,眼神中带着一丝温柔和期待。

我凝视着她的双眸,那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风景。

她的眼睛里仿佛藏着一片深邃的海洋,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只见杰森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片刻,然后终于开口说道:“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她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希瑟突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如清泉般悦耳动听:““哦天哪……你在害羞,不是吗,杰森?”

希瑟忽然坐正身子打开了她的腿,用手占了一下小穴“太甜了。我喜欢它。也许你也需要来上一点……”

我心一凉,希瑟给我美好的印象在这一刻幻灭了。。。

“看看我华丽的粉红色小穴。看看它!”希瑟诱惑着“我还是个处女,你想尝尝吗?你想靠近点吗?闻一闻?”

不得不说,这一切都让人感到心动不已。

希瑟所散发出的独特魅力,仿佛一股强大的吸引力,让人无法抗拒地想要靠近。

她的眼神、微笑和举止都充满了诱惑力,让人为之陶醉。

希瑟用充满诱惑的语气对杰森说:“过来,告诉我你心里想用它做什么!”她的话语中充满了神秘感,仿佛在引导杰森揭开自己心中那层神秘的面纱。

“别害怕,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希瑟鼓励着杰森,希望他能够鼓起勇气,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

她的话语让杰森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要害怕,追求自己的内心所想。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杰森在希瑟期待的目光中犹豫了片刻,仿佛内心在挣扎。

他开口时声音略带颤抖,但仍然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

杰森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内心的波动。他直视着希瑟的眼睛,语气坚定地继续说道:“我不想对你做任何事……”

“什么?”希瑟惊讶地问道,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

她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和不安,瞪大了眼睛紧张地望着杰森,“你刚刚说什么?”

杰森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话让场面变得尴尬。

他试图解释道:“我想立刻离开这个不舒服的局面。”他的语气中透露出无法掩饰的疲惫和无奈。

希瑟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杰森会这样说。

她的心情从惊讶转为失落,她不明白杰森为什么会这样说。

她试图掩饰内心的波动,但眼中的失落和困惑却无法掩饰。

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默中。

杰森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让希瑟受伤,他有些内疚地低下了头。

他知道自己的话并不是希瑟想听到的,但他也明白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

他希望希瑟能够理解他的想法,并接受他的决定。

希瑟一边问,一边用手紧紧捂住脸,失望的情绪清晰地写在她的脸上。

杰森站在一旁,默默地忍受着她的斥责。

“天堂之门现在对你关闭了!永远!”希瑟无法置信地望着前方,语气中充满了惋惜和无奈。

她无法理解杰森的决定,更无法接受他的拒绝。

“这是一次机会,但你没有抓住它,而是决定拒绝它!?”希瑟紧张地咬住下唇,情绪激动地问道。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质疑和不满,仿佛在质问杰森的价值和判断。

“你真的不值得来这里!”她的话语中充满了疑惑和失望,仿佛在质疑杰森的存在和意义

“现在,从我的视线中爬出去!我不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看到你那张愚蠢的脸!”希瑟愤怒地指着杰森,情绪激动地喊道。

杰森默默地承受着希瑟的指责和怒火,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愤怒或反驳。

他深知自己的决定无法改变希瑟的看法,但他仍然坚定地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他不想因为一时的诱惑而放弃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

希瑟紧紧握住拳头,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怒火,继续指责道:”想想你错过的绝佳机会,失败者!”

然而,杰森并没有被希瑟的话语所动摇。

“你在看什么!?走,滚开!我不想听你那张蠢嘴里说些什么!”希瑟愤怒地挥舞着手臂,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杰森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了受伤的表情,仿佛被希瑟的话语深深刺痛。

他慢慢地低下头,转身离开,仿佛在逃离这个让他感到痛苦的地方。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周围都是智障。”希瑟望着杰森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抱怨道。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失望和无奈,仿佛杰森的离去让她感到被孤立和无助。

杰森默默地离开,心中的痛苦无法用言语表达。

希瑟的愤怒和厌恶并没有让杰森改变自己的决定。

希瑟面对这个世界感到困惑和迷茫,她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让她感到失望和无奈。

她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仿佛有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

我非常清楚,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去打扰希瑟。

她正沉浸在与杰森的矛盾情绪中,此时的她非常敏感和脆弱。

如果我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去打扰她,很可能会让她将心中的怨气和不满转移到我的身上。

尽管希瑟现在的心情明显不好,我却认为这是一个与她建立联系的好机会。

我鼓起勇气,走到她的身边,开始与她搭讪。

我告诉她,我希望更深入地了解她,并强调我们之间的友谊关系。

我希望通过这种情感联系来减轻她的防备心理,让她愿意向我倾诉心声。

希瑟叹了口气,开始向我倾诉她的烦恼。

她告诉我,在学校里,她是那个最受欢迎的女孩,担任着啦啦队队长的职务,成绩优秀,每个人都喜欢她,因为她个性善良、平易近人。

然而,当她成为一名护士,来到这里后,她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里并不是她最漂亮、最出色的地方,这让她感到很烦恼和失落。

我安慰了希瑟一下,告诉她每个人都会遇到挫折和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够优秀或者不受欢迎。

我强调她的独特魅力和优点,告诉她不要轻易放弃自己。

最后,我向希瑟承诺,下次我会给她带一件小礼物。

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她带来一些惊喜和温暖,让她感受到我的关心和友谊。

(希瑟好感度20%)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觉得和希瑟聊得已经足够多,于是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我从房间里拿出一包狗粮,打算去喂外面的狗。

希瑟看着我拿出的狗粮,有些惊讶地问道:“你要去喂狗吗?”

我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它们可能饿了很久了。”

“好吧,那你小心点。”希瑟叮嘱道。

我感激地笑了笑,拿着狗粮走出了房间。

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星星开始在天空中闪烁。

。。。。。。。。。。

我正拿着狗粮准备出门,突然,玛丽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的眼神犀利如刀,仿佛能洞穿一切谎言。她严厉地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我还未来得及回答,她已经挥起了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抽在了我的身上。

“啪”的一声,鞭子抽打在我的皮肤上,那种疼痛感让我瞬间晕了过去。

我条件反射地高举手中的狗粮,急切地喊道:“玛丽,等等!我有给你的狗吃的食物!”

当我缓缓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我挣扎着站起身来,抬头看见玛丽正瞪大眼睛看着我。

她看见我手中的狗粮,一时间有些惊讶。接着,她的表情逐渐变得柔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好吧,对不起!既然这样,那你就出去吧!”

她挥了挥手,示意我离开。我感激地点了点头,拿起狗粮匆匆出门。

(玛丽好感度10%)

我松了一口气,心情愉悦地连忙走出门去。

在门外,阳光明媚,和煦的阳光洒在我身上,让我倍感温暖。

我不禁感慨万分,感叹生命中的美好时刻。

很快,我看到了被一群狗狗围着的杰克。

他看上去有些惊慌失措,大声喊道:“噢……好狗!走开!我没有任何东西给你!”

我立刻走上前去,将一碗热腾腾的食物递给了玛丽的狗狗。

狗狗们一看到食物,立刻围了过来,兴奋地摇着尾巴,围着我手中的美食转圈。

它们瞪大了眼睛,盯着碗里的美食,口水滴落。

我微笑着看着它们,心里泛起了一丝温馨的情感。

看着狗狗们吃得津津有味,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家中的宠物。

那些温馨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浮现,让我心中泛起了温暖的波澜。

我想起了每次回家时,它们期待的眼神和欢快的叫声。

想起了我们一起散步、玩耍的欢乐时光,以及它们在我失落时给予的温暖陪伴。

这些美好的回忆让我感到无比幸福和满足。

此时,杰克热情地喊道:“谢谢你的帮助!”他的眼神中闪烁着感激之情。

他记得,不久之前,他们曾在疯人院门口相遇。

那时的他,满怀恐惧和无助,像一个迷失的灵魂,不知道未来在何处。

然而,如今他的眼神中却透露出坚定的决心,仿佛已经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我正在寻找离开这里的方法!”杰克焦虑地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不安。

这个地方,虽然他曾深入探索,但每一个踏入这里的人,都没有再离开过。

他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亲眼目睹了那些令人发指的实验,这让他深感忧虑。

他明白,如果在这里停留太久,他可能永远也无法揭露他们的罪行,甚至可能被同化,成为他们的一员。

“……这一切都是什么!我们必须趁现在离开这里,还来得及!”杰克紧张地打断了自己的思考,语气中充满了紧迫感。

他深知,这里的人对他们表现得越好,就越有可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种虚假的安全感只会让他们陷入更大的危险,他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他紧紧握住我的手,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他的语气急切而坚定,不容置疑。

我知道,或许他说的没错我们必须尽快行动,逃离这个充满未知和危险的地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我并没有立刻答应他,毕竟我觉得杰克这个人太冲动太情绪化了。

杰克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他继续说道:“如果我们两个一起努力,或许我们能找到一条离开这里的路。也许我们可以试着说服这里的其他人,一起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否则一旦陷入他们的陷阱,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的眼神坚定而果敢,仿佛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困难的准备。

我回应道:“毫无疑问,建立友谊远比树立敌人要明智得多。但我还是需要考虑一下。

同时我向杰克传达了霍妮医生正在寻找他的消息。

杰克听后回应道:“我得赶紧去见霍妮医生了,否则他们可能会找上门来。如今,我们似乎只能依靠自己了。你要小心,别让他们抓到你!”话音刚落,他便离开了。

。。。。。。。。。。

信息:

(第四天,第一次改造)

第五天

瑟琳娜:狱卒,胸围A

希瑟:护士(好感度20%),胸围D

阿布森:博士

妮基:狱卒(好感度10%),胸围C

杰克:被送进来改造的丈夫

玛丽:狱卒(好感度10%),胸围B

霍妮:医生(好感度10%),胸围C

任务1:收集胶汁液给瑟琳娜制作胶衣

任务2:见霍妮医生

任务3:送礼物给希瑟

<<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二章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四至五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