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rjdmw ♥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二章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看来你终于醒了。”一道冷淡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一个女人正向我走来。

她身穿的皮战术背心,设计独特,兼顾了实用与时尚。

背心前面部分采用了护甲材质,具有较强的防护性能,为她在面对突发状况时提供了安全保障。

而旁边的露空设计,则显得别具一格,既不会影响整体美观,又能在运动时保持空气流通,增加舒适度。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她身上的皮战术背心并非简单地套在身上,而是通过几条皮带精心束缚。

这些皮带紧密地固定在背心上的各个关键部位,既保证了背心的稳定性,又增添了一丝性感的韵味。

不大不少有的胸围大概是B杯,身材瘦削而高挑。

红色的齐耳短发让她看起来干练而潇洒,与她的气质相得益彰。

她的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的表情,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持有怀疑态度。

她穿着一双齐肩的皮长手套,手握一条长鞭子,看起来十分威武。

她的皮长靴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增添了几分冷酷的气质。

整个打扮透露出一种独立自信的气质,让人不禁为她的魅力所吸引。

此时,我感到我的小兄弟再次有了反应,显然是被眼前这位手持长鞭满满女王气质的女子的威严所吸引。

她冷冷地自我介绍道:“我是玛丽·奈特,这里的玉足。”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权威,让人不由得感到敬畏。

她接着说:“既然你和杰克是我们新来的人,那么让我来欢迎你们来到我们可爱的精神病院。”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似乎在嘲笑着我们的命运。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向我挥鞭。在我身上狠狠地抽了5下,每一鞭都让我痛得直抽冷气。

打完之后,她才冷冷地告诫我:“我说完话你需要回答,是的,玛丽主人,或者不,玛丽主人,以表示尊重,知道了么!”她的语气严厉而坚定,仿佛在试图教会我如何在她面前低头顺从。

我忍住疼痛,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玛丽主人。”

我知道,在这座神秘的精神病院里,我需要时刻保持警惕,同时也要学会尊重和适应这里的规则。

“你还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我希望你好好听话,我想我们能和平相处的。”玛丽继续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权威。

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是的,玛丽主人!”

(玛丽好感度10%)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谦卑,试图让她感到满意。

我知道,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我需要学会适应和顺从,才能平安度过每一天。

“你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做一个好孩子,听话顺从,我们会相处得很好!”玛丽继续耐心地解释:“明白了吗?要做一个善良、听话的奴隶——咳咳……耐心一点,你在这里就不会有太多麻烦了!”她咳嗽了两声,略显尴尬。

玛丽微笑着走向我,她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温和与亲切。

“很好,只要你愿意听话,我想我们之间的相处会非常愉快。”她的话语充满了期待与信任。

她随后递给我一条裤子,这裤子看起来有些粗糙“现在,请尽快把这条裤子穿上。”玛丽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动作要快,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那么我保证你会明白什么叫做后果。”

与此同时,玛丽已经开始为我解开绳索。

她的手法熟练而轻柔,使我感到有些惊讶。

齐臂的长皮手套,触碰到我肌肤的时候,特别是她刚刚鞭打过的地方,那种触感竟然隐约让我有种快感,差点让我呻吟出声。

当最后一根绳索被解开后,她轻声说道:“好了,现在你已经自由了。”玛丽拍了拍我的肩膀,仿佛在传递一种鼓励,“有时间的话,你应该去拜访一下霍妮医生。她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医生,或许她能帮你检查一下身体状况。”

我立刻从玛丽手中接过那条粗糙的裤子,急急忙忙地开始往身上套。

“记住,有时间的话,你必须去拜访霍妮医生。”她再次强调道,“试着和其他人员以及病人多交流,让他们了解你。这里有些人对你的传闻已经很久了,他们……会很高兴见到你的!”她的话语让我感到有些困惑,但我尽量不去多想。

玛丽说完后便转身离开了病房,留下我一人在原地琢磨着她的话语。

我不禁想起了那个名叫希瑟的女子,她曾主动提出要和我成为朋友,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找遍了整个房间,我都没有发现厕所的踪影。

无奈之下,我只好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了房间。

我有些担心,不知道这样做是否会违反某些规定。

还好在这里并没有太过限制我的行动自由,不过,既然这里没有明确的限制,我想应该可以放心地去寻找厕所。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我的目光四处打量,却没有发现玛丽的身影。

我心想,或许她正在忙其他事情。

沿着走廊,我逐渐适应了医院的环境。

这里的气氛有些压抑,但我也能感受到一种紧张而有序的节奏。

当我走到走廊尽头时,我看见了穿越过来后第一次见到的美女——瑟琳娜。

她百无聊赖地倚在墙上,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嗯,此时她还是穿着那身特工服,显得英姿飒爽。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我,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我尴尬地移开了目光。

我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我对这里的环境和人物都还很陌生。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瑟琳娜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她微笑着向我走来,打破了沉默。

她看着我,语气严肃地说:“听着,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对我来说,唯一重要的是:你在这里。只要你在我的楼层,你最好学会听从我的命令!”

原来这层是她负责的。

我有些惊讶,但很快镇定下来,回应道:“是的,玛丽典狱长已经和我交代过了。”

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坚定和果决,让我明白她不是在开玩笑。

我默默地记下了她的话,心中也更加警惕起来。

瑟琳娜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坚定和权威,她严肃地警告道:“明白了?很好。我并不想伤害你,但如果你被发现做了不被允许的事情,我会让你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痛苦,让你尖叫求饶!现在,给我滚蛋,我相信你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我忙不迭地问道:“洗手间在哪?”

她一边指着洗手间的门一边说:“好吧,你可以洗澡,但每天只有一次机会。我们缺水,反正上面是这样规定的。如果让我抓到你浪费水资源,你会摊上些麻烦的事情。你可以试试看,那么你现在要去洗澡了么?”

。。。。。。。。。。

不得不说,这间厕所的状况实在令人堪忧。不仅设施陈旧,而且散发着难以忍受的恶臭,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进行清扫和维护了。

当我上完厕所,正准备进入淋浴间洗澡时,令我意外的是,里面竟然已经有人在使用了

我有些无奈地站在门口,等待对方完成。

这时,瑟琳娜走了过来,她摸着下巴,揪出了那人严厉地说道:“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不要浪费水了,你是笨蛋吗?还是你们都觉得自己很特别,应该得到特别的待遇?”她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满和责备。

我站在一旁,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个女囚心中不禁感叹,原来这个监狱的设施是男女通用的。

瑟琳娜继续教训那个女囚:“既然你这么喜欢冲水,我知道一个地方特别合适你。”她伸出一只手,指向了马桶。

我惊呆了,只见瑟琳娜一下下地把女囚的头按进马桶冲水,当对方快要窒息的时候拉上来,这样来回连续三次。

待瑟琳娜教训完女囚后,说了句:“我会记住你的。”就走了出去。

这句话让我感到一股寒意,也让我意识到这个监狱中的生存法则:遵守规矩,不要轻易惹麻烦。

洗完澡后,我迫不及待地离开了那个充满压抑气氛的地方。

瑟琳娜还在那里,我注意到她正在仔细地打量着四周。

我开始仔细观察这个废弃的医院,发现它的规模远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大得多。

有些墙壁甚至出现了大窟窿,仿佛遭受过严重的破坏。

更让我震惊的是,在我视线所及的不远处,墙上竟然出现了几个清晰的弹孔。

在前世那个和平的时代里,这样的场景是难以想象的。

对我而言,这些弹孔显得格外刺眼,它们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过去的悲剧和暴力。

对于瑟琳娜的行为,我并不感到意外。

在这个狭小而封闭的医院里,她和我们这些囚犯一样,都被困在了这里。

长时间的隔离和限制,让人的心理逐渐扭曲,甚至变得异常。

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变态才奇怪呢。

看守折磨囚犯的事情在后世的文献中也有所记载。

其中,某国曾经进行过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后来还被改编成了一部电影《死亡实验》。

斯坦福监狱实验是在二战结束30年后的1970年,在斯坦福大学进行的。

当时,斯坦福大学的任教津巴多将心理学系大楼的地下室改造成了监狱,并邀请了一批学生参与实验。

参与实验的学生必须先通过一次测试,以证明他们是“心理健康、没有疾病的人”。

一共有70名来自美国各地的学生申请参与这个为期两周的实验,他们绝大多数是在斯坦福大学和加州伯克莱大学参加夏季课程的学生。

经过筛选,最终有24名学生通过了测试。

这些学生被随机分成了两组角色:9名学生担任监狱中的“囚犯”,另外9名学生则以三人一组轮班担任“看守”的角色。

津巴多本人则担任监狱长的角色。

为了使实验更加真实地模拟现实情境,担任“囚犯”的学生们被要求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用数字代替姓名。

每个人都穿上了犯人的衣服,戴上了脚镣和手铐。

有些学生甚至在家中被逮捕,被警察戴上手铐、套上牛皮纸头套带走。

这一幕引起了邻居们的惊讶和好奇。

而担任“看守”角色的学生们则穿上了警服,戴上了黑色的墨镜,以增强他们的权威感。

在囚犯进入牢房时,看守们按照正式的监狱程序对囚犯进行裸体搜身,完全模仿真实的狱警行为。

他们拥有与真实狱警相同的权力,负责监控囚犯、执行纪律和任务。

在实验开始之前,自愿参加实验的学生们被告知,在实验过程中他们的人权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这使得双方都能更好地进入预定的角色,更加真实地模拟监狱环境。

尽管津巴多警告过可能会出现一些不愉快的情况,但参与实验的学生们并没有想到实验的真实性会如此惊人。

毕竟,这批所谓的看守和囚犯都是经过心理测试证明是“正常、心理健康”的人。

在实验开始之前,学生们普遍认为这只是一个无聊的两周实验而已。

实验开始时,看守和囚犯双方都显得有些尴尬,毕竟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自己的角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囚犯们开始寻找打发无聊时间的方法。

有些囚犯会撕掉缝制在衣服上的编号,将自己锁在牢房内,完全不理会看守的命令,甚至取笑他们。

面对这种情况,看守们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

作为监狱长和实验负责人的津巴多,他告诉看守们要自行解决问题,并采取措施对囚犯进行“镇压”。

这些措施包括脱光囚犯的衣服、把囚犯进行数个小时的禁闭、没收枕头和被褥、取消囚犯的进餐、强迫囚犯用手清洗马桶、进行俯卧撑或者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活动来羞辱囚犯、剥夺囚犯的睡眠、半夜把囚犯拉出来清点人数和进行各种屈辱性的活动。

除此之外,看守们还采用了心理上的分化策略。

他们将服从管理的囚犯标记为好囚犯,并提供他们特权,比如更好的牢房和伙食。

这些“正常的、心理健康”的好人“看守”学得很快,他们采用了许多与监狱电影中常见的看守狱警策略相类似的手段。

在实验进行的过程中,参与实验的学生们逐渐意识到这个实验的严肃性和重要性。

他们开始更加深入地体验角色,沉浸在监狱的环境中,而原本看似正常的参与者也开始表现出不同寻常的行为。

随着实验的进行,看守们对囚犯采取的惩戒措施越来越严厉,甚至到了需要实验人员出面提醒的地步。

在实验进行到第36个小时的时候,一名囚犯因为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出现了哭泣、咒骂等歇斯底里的症状,最终不得不退出实验。

仅仅经过不到两天的时间,一个原本正常、心理健康的大学生已经变得濒临崩溃。

而这名退出的囚犯,正是第一天领导囚犯们反抗和挑战看守权利的领导者。

也正因为如此,他在看守们的反击中受到了“特别的照顾”。

在连续的惩罚和压力下,这名囚犯逐渐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场模拟的实验、一个虚拟的监狱,而是一个“不是由政府、而是由心理学家设置的真正监狱”。

津巴多已经完全沉浸在监狱长的角色中,他不再过多关注带头的囚犯的精神状态。

他担心的是,如果这名囚犯退出实验,可能会引发更多的跟随者退出,导致实验无法继续进行。

为了确保实验的顺利进行,津巴多采取了与众多监狱电影中常见的策略相似的措施。

他向带头的囚犯承诺,看守们将不再对他进行折磨,并且会给予他更好的待遇。

同时,津巴多要求这名囚犯回到监狱中成为他的眼线,为他提供监狱中的信息。

作为交换条件,津巴多承诺在适当的时候“释放”这名囚犯。

带头的囚犯接受了津巴多的提议,重新回到了实验中。

当这名囚犯回到监狱后,其他的囚犯开始意识到,他们已经没有退出的可能。

斯坦福大学那古老而庄严的心理学大楼地下室里,敌对情绪日益加剧。

看守们仍然不遗余力地进行着折磨囚犯的游戏,想尽各种方法让他们倍受煎熬。

而囚犯们只能默默承受着这一切,以一种行尸走肉般的顺从态度回应着。

这已经不再是一场cosplay游戏,不是一个愉快的暑假回忆,也不是一次舒适的打工经验。

相反,这是一场噩梦,一场让人心有余悸的噩梦。

在实验开始时,看守和囚犯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差异,他们都是一群正常的人。

然而,随着实验的进行,一周后,他们之间的相似性已经荡然无存。

仿佛是魔鬼被释放出来,它狞笑着注视着这些曾经健康、心理正常的参与者。

它让一些看守沉醉于规训与惩罚的快感之中,这种快感让他们变得冷酷无情。

尽管有些看守心理上感觉不对劲,但迫于角色和承诺所赋予的服从义务,他们不得不与其他看守配合。

这种不情愿的配合进一步加剧了监狱情况的恶化。

实验一直持续到第六天,监狱情况逐渐恶化。

所有参与者的心理适应机制开始启动:他们逐渐认为一切都是正常的,一切都是按照试验设计所安排的进行。

在试验过程中,囚犯们的反应大多基于条件反射,他们机械地接受看守们提出的各种要求。

有些囚犯甚至通过模仿带头的囚犯的“疯狂表演”来试图换取退出试验的机会。

实际上,囚犯们在试验过程中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外界。

在短短六天的试验中,大约有100多人以不同的身份和角色接触这群囚犯。

其中包括一名真正的典狱官,他在观察了所有囚犯后发现,这场模拟试验在学生囚犯身上引发的反应与初次入狱的人非常相似。

此外,还有20多名心理系的学生通过视频监视器和窗户观察试验过程。

24名囚犯的父母和朋友在探监时间与囚犯接触,其中一位母亲在探访之后寻求了神父的帮助,最终找到了一位律师,为她的孩子脱离“斯坦福监狱”提供法律咨询。

值得注意的是,这100多人中,包括看守、囚犯、试验设计者、心理学家津巴多在内,似乎都没有想到还有另一个选择:中止试验。

直到试验的第六天,一位年轻的女士到访。

这位女士刚进入时,对监狱的第一印象是平静的。

她与其中一名看守交谈后,认为他是一位礼貌、友好、令人愉快的人。

然而,当晚负责轮班的看守是斯坦福监狱最“臭名昭著”的狱警,昵称为John Wayne。

尽管之前就听说过John Wayne的所作所为,但Christina在见到他之后却感到非常震惊。

与传闻相反,John Wayne是一个绝对的好人,待人友善、有礼。

但是,当Christina开始观察试验时,她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一面:John Wayne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手持警棍,身穿制服,大声嚎叫,痛骂犯人,在犯人报数时表现出粗暴的态度。

这一幕让Christina深感震惊。

她意识到,尽管John Wayne个人可能是一个好人,但是在监狱这个特殊的环境下,他的行为和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让她开始思考监狱制度对人性的影响,以及如何才能更好地改善监狱环境,让囚犯得到更好的待遇。

当时正当洗浴时间。

洗浴房在监狱外,看守把犯人用脚镣锁成一列,每个人都戴上头套,完全看不到环境的情况。

再把他们带到洗浴房。

津巴多透过观察窗看着监狱内发生的一切,神情激动地对他的来访者说:“快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看,这场景真是太棒了!”然而,Christina却转过头去,不忍再看,内心充满了冰冷和恶心的感觉。

她感到自己作为女性在男权世界中的无力感,这种残酷的场景让她倍感痛苦。

随后,试验结束后,津巴多想知道Christina对整个试验的看法。

然而,他得到的却是Christina愤怒、恐惧和泪水的回应:“你对这些孩子所做的事情太过分了!”

Christina感到恐惧,与津巴多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这位以爱生如子而闻名的斯坦福大学温柔敏感的心理学家,此刻在她眼中变得陌生而可怕。

终于,在听到反对声音的第二天早上,试验被强制终止了。

这使得整个实验团队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的研究方法和目的。

召集所有与试验相关的人员,共同反思整个过程。

这场原本是模拟的试验,是如何逐步演变成了一个真实的监狱,一个充斥着严重疯狂的场所?

真正让Christina心有余悸的,是她在整个过程中扮演的挑战者和不服从者的角色。

如果她一直参与试验,她是否能够感受到如此巨大的情感触动?

如果她参与了试验的设计,每天目睹着事情的发生并逐渐适应,那么眼前的这个疯人院是否会像其他100多个参与试验项目的人一样,变成一种常态?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深感每个人心中可能都隐藏着一个魔鬼。

。。。。。。。。。。

带着满腹疑虑,我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病房”,再次躺在那张曾被锁着的床上。

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片刻的放松,我竟然在回到房间后不久就陷入了沉睡。

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竟然能够安然入睡。

此刻,我已经大致明白了这里很可能是一个类似于集中营的地方,甚至可能是某个秘密实验机构的所在地。

回忆起之前看到的皮鞭玛丽和瑟琳娜的场景,我不禁感到一阵寒意。

既然已经知道了身处何地以及当前的情况,难道我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然而,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突然想起了瑟琳娜在早晨在厕所里对一名女囚进行惩罚的场景。

我注意到她的衣服有些松垮,看起来并不舒适。

这一观察启发了我,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呢!

于是我悄悄地从床上下来,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走出房间。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谨慎地探出头看向昏暗的走廊。

不出所料,瑟琳娜正在那里守夜,一丝不苟地巡逻着。

“瑟琳娜大人,”我尝试用尊敬的语气称呼她,希望能够获得她的好感。

“嗯?”她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满意,原本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一些。

(瑟琳娜好感度10%)

“那个…早上在厕所发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我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尽管内心紧张得无法自抑。

瑟琳娜瞥了我一眼,语气有些不满地说:”其实,我并不想对你们这么做,只是想让你们听话,同时我也能完成任务而已。”她的话语中透露出一丝无奈,似乎对这种局面也感到困扰。

“不是这样的,”我急忙打断了瑟琳娜,希望她能听我解释。

她皱起了眉头,显然对我的打断感到不满。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和有说服力,”你知道吗,我刚刚注意到你的衣物似乎有些松动,可能是尺寸不太合适。”

我看到她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于是我趁机继续说道,”我想到了阿布森医生的面具,如果你换成一个类似材质的衣物,可能会更加贴合你的身型,而且不用担心它会不小心掉落。这样一来,你也就不用频繁地用手去调整它了。”

我微笑着看着她,试图引导她接受新的尝试。

我提出这个建议的目的,是希望她能够更加舒适和自信地生活和工作。

“你觉得这个建议如何呢?”我最后问道。

“胶吗?”瑟琳娜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她想象着那种柔软、贴身的舒适感,仿佛置身于一个梦幻的世界,让人无法抗拒。

甚至下身也有点湿润了。

然而,短暂的兴奋之后,她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她轻轻叹了口气,低头思索着:“如果可以,我自然是希望能够穿上那样的衣物。”

瑟琳娜一直对胶衣物抱有浓厚的兴趣。

她觉得这种材料制成的衣物不仅舒适柔软,而且还能展现出与众不同的个性。

那种光泽和质感让她着迷。

她心怀梦想,希望有一天能够穿上那种神奇的胶衣物,展现出自己的独特魅力。

瑟琳娜无奈地摇了摇头,忧心忡忡地说:“但是这种资源实在太稀缺了,我们这里只有最高领导人阿布森博士才有,而且据我所知量也很少。”

“这样啊…”我思索了片刻,然后提议道,“其实只要医用手套足够也是可以用来当作原料的。”我希望这个提议能为他们提供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瑟琳娜听到这个提议后,露出了困惑的神情,不解地问道:“医用手套?那是什么?”

我一时语塞,感觉自己的穿越似乎有点过早了。医用手套在这个时代似乎还没有普及,甚至还没有被发明。

我深吸一口气:“其实也不是很麻烦的事情,我们可以试试别的原料。”

我微微一笑,试图化解紧张的气氛,“你看见那边的轮胎了吗?那种橡胶材料应该可以作为替代品。”

“轮胎?”瑟琳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

“是的,轮胎。”我耐心地解释道,“轮胎是由橡胶制成的,其成分和胶很相似,应该可以作为原料的替代品。”

“那可是战略物质!”瑟琳娜突然提高了声调,语气中透露出明显的警惕。

她紧紧地盯着我,似乎在审视我是否具备可信度。

我理解了瑟琳娜的担忧。

在二战期间,橡胶确实是一种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其稀缺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提议可能给她带来了不必要的困扰。

“你说得对,我疏忽了这一点。”我轻轻点头表示歉意

忽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回想起刚刚穿越过来时,看到外面有许多高大的橡树。

这给了我一个绝佳的灵感,那不就是现成的制作原料吗?

我激动地向瑟琳娜提议:“外面有很多橡树,我们可以去采集一些橡胶汁液,用来制作胶衣。”

在我的坚持下,瑟琳娜最终答应了我的请求,但前提是必须偷偷地放我出去。

她警告我:“如果你完成不了任务,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深知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也明白瑟琳娜的担忧。

但为了能够顺利完成制作胶衣的任务,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的条件。

。。。。。。。。。。

就在这时,大楼的警报声响起,宣布开始实行宵禁。

“你快回去吧”瑟琳娜忽然焦急地说。

然而我并没有立刻回到房间,而是偷偷跟着瑟琳娜。

我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现象:女狱警们会聚集在一起召开会议。

至于会议的具体内容,我并不清楚,甚至都无法确定她们是否真的在开会。

或许她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或者有什么特殊的仪式要举行。

但事实是,她们陆续进入一间特殊的房子后,出来的表情都变得冷漠无比,甚至比平时更加冷淡。

(所有好感度-10%)

每次有女子进入那间特殊的房子后,她们的态度和神情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之前,她们总是显得充满活力,热情洋溢,但之后,她们却变得冷漠无情,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眼看她们散会了,无奈下我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同时我在想这间房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们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

第四天谁也不能离开房间,直到第五天。

。。。。。。。。。。(第五天)

阳光明媚,我早早地来到了一楼。

刚到一楼,就看到玛丽正努力地拉住一个愤怒的男子,那个人是杰克。

杰克满脸怒容,双眼瞪得溜圆,肌肉紧绷,显然正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

他的情绪波动剧烈,仿佛一触即发。

玛丽一边紧紧拉着他,一边试图安抚他,“冷静点,杰克!你不应该出去!我的狗不会……”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不禁有些担忧。

玛丽看起来非常紧张,而杰克则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玛丽继续安抚着杰克,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而杰克则一直在挣扎着,试图挣脱玛丽的控制。

他的双眼中充满了怒火,仿佛要将一切燃烧殆尽。

尽管玛丽已经给出了警告,但杰克显然没有把她的劝告放在心上。

此刻,他满脸通红,情绪激动,大声喊道:“你阻止不了我!我马上就离开这里!”他的声音充满了坚决,仿佛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的决定。

玛丽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深知杰克的固执和冲动。

她能看出杰克内心的挣扎和矛盾,这种复杂的情绪让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惋惜。

她轻声说:“你知道吗?我很乐意看到你尝试。来吧,门是开着的!”

当看到杰克真的大步走出门外,玛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和无奈。

她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的忧虑更加沉重。

她心里默默地念叨:“真是个白痴啊……”

这时,玛丽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她身穿一身黑色紧致的皮装,手持皮鞭,自信满满地向我走来。

随着玛丽越来越接近,我能够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自信和力量,这是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

玛丽终于走到了我的面前,她停下了脚步,皮鞭在她的手中轻轻摇曳,发出嘶嘶的声音

她用深邃的目光看着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挑衅般的笑容:“你去见过梅兰妮医生了吗?”她的声音中透露出一种戏谑和威胁的意味,仿佛在试探我的反应。

“啊这……”我记起了她那天确实对我说过的话,让我有时间去看看梅兰妮医生。我确实是忘记了,我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疑惑和不安,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关注梅兰妮医生的情况。

“还不快去。”玛丽不耐烦地催促道。

看来只好先放弃讨好瑟琳娜的任务了

“是,玛丽主人。”我忙不迭地回答道,依依不舍地把目光从玛丽被皮衣包裹着的性感身材上挪开。

我心中暗自叹了口气,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去见梅兰妮医生。

“记住,梅兰妮医生在三楼。”临走时,玛丽还不忘提醒我一声。

我点了点头,向她保证我会记住这个重要的信息。

。。。。。。。。。。

我小心翼翼地通过那曲折的楼梯,每一步都显得格外谨慎。

终于,我来到了三楼。这里的环境与一楼和二楼相比,明显要安静许多,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天地。

我正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然而,这份宁静并未持续太久。

一声严厉的喝斥声打破了原有的平静,让我瞬间警惕起来。我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身影从不远处缓缓走了过来。

她身穿一身粗糙的皮衣,看似平凡,却透露出一股不屈的坚毅。

她的面容姣好,眉目如画,身材高挑,如水蛇一般的身材总能吸引男人们贪婪的目光

真可谓是人间尤物。

她头戴一顶兜帽,遮住了部分面容,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能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她那独特的气质和坚定的眼神让我心生敬意。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妮基,一个让人既敬畏又畏惧的存在。

耳边响起高跟长靴踩在肉棒上的哒哒声她走到我面前,眼神冰冷地看着我。

妮基一见到我,立刻摆出严肃的神情。她大声命令道:“你!跪下!”我毫不迟疑,立刻在她面前跪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举动似乎并不需要过多的思考,仿佛是一种本能反应。

这一刻,妮基仿佛成了我世界的中心,让我觉得除了她之外,其他一切都失去了重要性。

妮基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她说:“很好!就像一只听话的小虫。那么,你就是阿布森医博士那个用来做实验的神秘新男孩吗?”

尽管心中满是困惑和不甘,但我知道,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我必须学会适应。

妮基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我,仿佛在审视一个犯人。

我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谦卑的姿态,等待着她的下一步指令。

“很好,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妮基冷冷地问道,目光锐利地盯着我。

我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回答说:”是玛丽叫我来的。她告诉我,梅兰妮医生可以帮助我解决目前遇到的问题。”

听完我的回答,妮基显得有些不屑一顾,显然她对我的话有所怀疑。

她眉头紧皱,用怀疑的语气说:”别骗我!我会查清楚的。”

她的眼神坚定而锐利,流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

面对她,我不禁感到一丝的畏惧。

这个女人,正是我在这里的主管,她的权力之大,足以让我在她的掌控之下生活。

“不管怎样!现在是你学习收容所规矩的时候了!”她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眼神也冷若冰霜,”我可能是你在这里最可怕的噩梦,所以如果你想让我站在你这边,那么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

我低下头,不敢与她锐利的目光对视。

我明白,我别无选择,只能顺从她。

妮基微笑着抬起一只脚放在我面前,她说道:“为了表示友好,如果你希望我能庇护你的话,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比如现在。”说完,她紧紧地盯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愣住了,没想到妮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但是既然她已经开了口,我也不好当面拒绝。

此时,妮基满意地笑了笑,接着说:“那么你可以开始了。”

。。。。。。。。。。

信息:

(第四天,第一次改造)

第五天

瑟琳娜:狱卒,胸围A

希瑟:护士,胸围D

阿布森:博士

妮基:狱卒,胸围C

杰克:被送进来改造的丈夫

玛丽:狱卒,胸围B

任务1:收集胶汁液给瑟琳娜制作胶衣

任务2:见霍妮医生

<< 我的乳胶女魔 第一章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三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