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我的乳胶女魔 第一章

我的乳胶女魔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我国一个繁华的都市,有一所颇具规模的中学,这里书香浓郁,人才辈出。

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着青春的活力,而其中一间普通的教室更是日常教育教学的重要舞台。

这天,阳光明媚,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一位中年男子正在为同学们讲授一堂精彩的课程。

他深厚的专业知识,富有激情的教学风格,赢得了同学们的尊敬和喜爱。

如今,课程即将结束,他站在讲台上,目光扫过一张张专注的面孔,心中充满了满足和喜悦。

“好了,同学们,今天的课程就讲到这里。”中年男子精神抖擞地宣布。他一边说,一边收拾讲台上的教案和课本。

同学们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始整理书包,准备下课。

“谢谢老师!”同学们齐声回应。

下课铃声响起,老师离开了讲台,同学们纷纷走出教室,开始了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

终于等到下课的时刻。

疲倦瞬间袭来,我赶紧抓住这个机会补一觉。

趴在桌子上,没一会儿我就沉入了梦乡。

在半梦半醒之间,我竟然奇迹般地回想起今天老师讲的内容。

讲的是关于X国的杂碎人,这个我印象深刻。

对了,就是杂碎人,这个名词在我脑海中清晰地浮现。

仿佛还有同学提问,但是具体问了什么,我已经不太记得了。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老师提到了杂碎人令人发指的行为。

这其中竟然还涉及到了几个女魔,她们竟然是杂碎女魔!

这个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在梦境与现实的交织中,我试图理清思路,回想老师讲述的那些细节。

X国的杂碎人,我想起他们的生活方式,那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

这其中,女魔的形象更是让我感到好奇。

她们是如何沦为杂碎女魔的?

她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

她们穿的是什么?

如果她们都是我的手下。。。

那好像也挺有趣呢,喜欢用鞭子抽人,标准的女王范啊。

。。。。。。。。。。

这一觉我睡得很踏实,很安稳,然而这种感觉却带来了一丝疑惑。

为什么我会觉得好像已经睡了很长时间,却始终无法醒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下课时间明明只有10分钟,我却仿佛陷入了漫长的沉睡之中。

我开始挣扎,试图从这片沉睡中挣脱出来。

但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摆脱这种束缚。

我仿佛被淹没在时间的海洋中,无法触碰到现实的世界。

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恐惧,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这片黑暗中度过了多久。

直到我在沉睡中忽然被一个动听的女性声音“是的……你!喂!?妈的!瑟琳娜,他还没醒。”

瑟琳娜?谁是瑟琳娜?

“你是这里的护士,希瑟。”一位被称为瑟琳娜的女子看着身边的同事。

“是的,我是护士。”她回答

“在一般情况下,我们确实需要采取一些措施来唤醒他们,”希瑟解释道,显然已经对这种工作习以为常。”所以我通常会轻轻地踢一脚,这样他们就会立刻醒来。”

“但这次情况有些特殊,阿布森博士很快就会到达这里。她特别强调需要让病人保持完好无损的状态。”她补充道,语气中透露出对那个博士的尊重。

“她打算亲自来吗?”瑟琳娜的语气中充满了惊讶,显然她没有预料到这一点。

希瑟轻轻地皱起了眉头,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是的,据我所知,她确实打算亲自来。而且,最近她很少离开实验室,所以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次她会选择来这里。”她解释道,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困惑。

“那么,这小子看来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瑟琳娜沉思着说道,显然在推测其中的原因。

希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瑟琳娜的观点。”没错,我们对他几乎一无所知。没有档案记录,没有私人物品……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个情况感到困惑。

“真是神秘啊!”瑟琳娜的语气中充满了惊叹,显然她对这一切充满了好奇心。

希瑟点了点头,目光投向门口,期待着阿布森博士的到来”是啊,希望阿布森博士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关于这个神秘人物的线索。”她说道,语气中流露出对答案的渴望。

。。。。。。。。。。

在一片沉寂中,忽然间瑟琳娜激动地说:”好吧,真的太好了,杰克这小子终于醒了!”

这时,我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那声音虽然略显沙哑,但却充满了力量,显然就是那个被称作杰克的家伙”拜托,我可不可以……”杰克试图表达自己的意愿,但还没等他说完,瑟琳娜就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

“不,你不能!闭嘴!”瑟琳娜语气坚决。

此时,另一道声音响起,是希瑟。”瑟琳娜,帮帮我,他现在必须醒来!”希瑟的语气显得有些焦急,似乎情况十分紧急。

“该死,希瑟。这还不简单吗?打他就行了!”瑟琳娜的提议带着一丝戏谑,她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

希瑟闻言显得有些犹豫,”可是,如果他受伤了,阿布森博士会杀了我的!”她担心自己的行为会给我带来伤害。

“那就扇他一巴掌!”瑟琳娜果断地说道,话音未落,我感觉自己脸上被轻轻地扇了一巴掌。

“喂,你!快醒醒!”瑟琳娜大声喊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耐烦和严厉。

这一巴掌似乎起到了作用,我感觉自己开始慢慢地从迷糊中清醒。

我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前面是一座高大的大楼,看起来十分庄严。

大楼周围有护院,看起来十分严密。

而在我面前站着两名女子,一高一矮,都穿着黑色的皮衣,看起来十分神秘。

我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这一切让我感到十分困惑和迷茫。

我决定先搞清楚状况再说,于是我站了起来,准备向那两名女子询问一些问题。

我刚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双手被粗糙的绳索紧紧绑在一张轮椅上。

我挣扎着想要摆脱束缚,但双臂却被牢牢固定在轮椅的扶手上,无法动弹。

我感到一阵恐慌和无助,试图用力挣脱,但绳索却越勒越紧,使我无法挣脱。

在我眼前的是一位身材优美、姿态优雅的女子。

她轻轻地蹲在我的面前,仿佛一朵盛开的花朵。

此刻手还放在我的耳边,看来刚刚扇我耳光的使她无疑了,按之前的话来推断她应该是叫瑟琳娜。

黑色齐耳短发略显凌乱,却透露出一种不羁的个性,让人无法忽视。

画着烟熏妆,红唇鲜艳欲滴,宛如一颗诱人的小红果。

她的妆容既神秘又充满魅力,让人无法抗拒其吸引力。

她的红唇在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仿佛在呼唤着人们靠近,一亲芳泽。

这样的美丽让人心醉神迷,无法自拔。

她身穿一件全包紧身皮衣,让我瞬间联想到了小时候沉迷的漫威漫画中的黑寡妇形象。

这件皮衣紧紧地贴着她的肌肤,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的曲线优美,身材高挑,仿佛是经过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在她的身上,神秘、优雅和力量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魅力。

美中不足的是胸部在皮衣的包裹下看上去好像只有A杯。

紧接着我被另一位美女深深吸引。

这位美女,我猜测应该是之前提到的那位希瑟护士。

她的美丽程度丝毫不亚于第一位美女,甚至还要略胜一筹,这种美丽让人无法忽视。

如果把她放在我们学校,她绝对能成为系花,受到所有人的瞩目。

她拥有一头迷人的棕黄色长发,发丝如瀑布般丝滑,轻轻地拂过她的肩头,给人一种慵懒而优雅的感觉。

她的妆容非常精致,她的眼影带着一丝青翠的色彩,让她的眼神看起来更加神秘和迷人。

然而但令人感到费解的是,这位所谓护士并没有穿着护士服。

相反,她穿着一件与第一位美女相同的皮革服饰。

这种款式的衣服更像是一种情趣衣物,与传统的护士装扮大相径庭,但却完美地展现了她的个人气质和魅力。

她身着一件迷人的V领连衣裙,这款连衣裙以其独特的设计和优雅的气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关键是其胸前巨大的探照灯,一看就有D杯。

裙摆几乎齐逼,既展现了她的优美身材,又让她在行走时更加自如舒适。

设计师巧妙地将侧边的镂空设计与网状连接相结合,为这款连衣裙增添了别样的魅力。

最让我心动的是,她脚上穿着一双长靴。

那一瞬间,我的小弟弟已经开始举旗抗议了。

我完全被她的魅力所征服。

她不仅拥有美丽的外表,还散发出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我情不自禁地想要更深入地了解她,探寻她身上更多的故事和秘密。

看来我似乎被卷入了一场未知的事件中。

然而,看着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姐,也许她能帮助我解开这一切的谜团。

于是,我尽量装得像回事,问了一声:”你是?”。

那身着特工皮衣的女子回答道:”我是瑟琳娜”。

这时,一旁的另一位美女也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希瑟”。

瑟琳娜没有等待我的回答,她自顾自地转向一旁的希瑟,语气中带着一丝挑衅:“不管怎样,他醒了,看起来伤势并不严重。你只需要给他一巴掌,看看这有多简单,对吧?‘护士长希瑟·贝尔’?”

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挑战的意味,仿佛在试探希瑟的底线。

看着希瑟的反应,瑟琳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她似乎在等待着希瑟的回答,想要看看这位“护士长”会如何应对她的挑衅。

瑟琳娜的话让希瑟皱起了眉头,她显然对这种轻蔑的态度感到不悦。

然而,她还是冷静地回答道:“是的,确实很简单。”

看到希瑟的反应,瑟琳娜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现在你能对付他吗?”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挑衅的意味。

杰克在一旁看着,他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声音中充满了恐惧和绝望:“这真是一个可怕的错误,我真的不应该在这里。求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吧!”他的双手紧紧抓住轮椅的扶手,脸色苍白,全身颤抖着。

这时,我才注意到一旁的杰克,他竟然也是全身赤裸,和我一样被绑在轮椅上。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无助和恐惧,看着他这个样子,我不禁感到一阵心酸。

我们两个像是被抛弃的羔羊,任由命运宰割。

“如果你让我解释一下,我其实……”杰克试图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然而瑟琳娜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嘿,你不用解释什么!现在你应该和阿布森博士谈谈。她随时都会来。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杰克。所以,试着放松一下,别再给自己添乱了。”瑟琳娜说着,向杰克走了过去。

。。。。。。。。。。

希瑟趁机靠近我,她学着之前瑟琳娜一样弯下身子,那个胸几乎就在我的大腿上,简直是近在咫尺。

在她的眼神中,狡黠的光芒如繁星般闪烁,似乎藏着无数的秘密和诡计。

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揭示了她内心的狡猾与不羁,一个邪恶的微笑逐渐浮现出来,让人不寒而栗。

她低下头,靠近我的耳边,用一种低沉而诱惑的语气说道:“嘿,你!现在我要和你进行一些私人谈话。我要求你此刻保持沉默,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你只需要听我说。”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令我惊讶的是,她说着竟然直接蹲了下来,使得我们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

她的眼神直视着我,带着一种挑衅和玩味的意味。

此刻,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脖子上戴着一条精致的十字架项链,闪闪发光。

我能嗅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混合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这股香气让我有些心神不宁,同时也让我对她产生了更多的好奇心。

在这个瞬间,我似乎被她所吸引,无法抗拒她所散发出的魅力。

希瑟再次靠近我,几乎贴着我的脸,声音低沉到近乎耳语:“我并不知道阿布森博士对你有什么计划,但我想你可能会在我们这个可爱的疯人院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你最好尽快交一些朋友。”

她语气中的威胁意味愈发明显,仿佛在告诫我她的权威和力量。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朋友们会照顾你,保护你免受其他囚犯和典狱长的伤害。就像我这样的朋友!你现在明白了吗?”她继续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一种狡猾和狠毒。

我感到一阵寒意从脊背传遍全身,心中不由得警惕起来。

在这个看似平和却危机四伏的疯人院里,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处理与每个人的关系。

希瑟的话虽然带着威胁,却也提醒了我人际关系的复杂性和重要性。

我决定尽快融入这个环境,寻找可能的盟友和保护者。

希瑟微笑着,眼神中带着一丝狡黠,“我所要求的回报其实很简单,只是希望你能时不时地帮我个小忙。当然,我也会对你心存感激,并表现出应有的服从。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特别的要求。”

她看着我,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期待,“你说呢?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只要你点点头,我们就有了初步的默契。”

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我同意了她的提议。

这一刻,我意识到自己与希瑟之间建立了一种微妙的联系,而这对于我在疯人院的生活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希瑟激动地说:“太好了!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之间的相处会非常愉快。现在,你可以期待接下来的日子了,它们将会变得非常有趣。”

她的语气充满了热情,仿佛我们已经成为了亲密无间的好友。

然而,我也意识到与希瑟的交往可能并不简单。

她的热情背后隐藏着什么目的?

她所期待的“接下来的日子”又会带给我怎样的挑战和机遇?

尽管心中充满疑惑,但我还是选择相信希瑟,毕竟在这个充满未知的环境中,我需要一个盟友来共同面对未知的挑战。

(希瑟好感度10%)

希瑟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给我带来了丝丝暖意,“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在这里,我认识大部分的工作人员和犯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可以。。。”然而,希瑟的话语突然停住了,她的目光投向了远方。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发现两道人影正缓缓向我们走来。

其中一道身影特别引人注目。

那人身穿白大褂,衣袂在风中轻轻飘动,给人一种无比洁净的感觉。

在那洁白无瑕的大褂遮挡下,我看不清她的身材轮廓,然而这却使得她愈发显得神秘莫测。

那如同一层薄纱掩映下的身姿,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揭开她隐藏在白大褂下的真实面目。

她缓步走来,气质高雅,仿佛漫步在云端之上。

头戴乳胶头套,下身穿着长靴,这种装扮既显得时尚,又彰显出她的专业性。

那双透露着智慧与坚定的眼神,让人不禁为之倾倒。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仿佛藏着无尽的秘密,诱人去探索。

她的步伐轻盈,如同踏在了心头,让人痒痒难耐,急切想要一窥她神秘的面纱。

那件宽大的白大褂,为她增添了几分高贵与神秘。

我看着她,心中生出无数的遐想。

我想象着她揭开大褂的那一刻,会是怎样的惊艳动人。

然而,她始终保持着一副神秘的样子,

看着这两个人影越来越近,我不禁有些紧张。

他们是谁?

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种种疑问在我脑海中盘旋。

然而,我知道现在我只能静观其变,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

在她身后的是一名女子,与希瑟相比也毫不逊色。

这位女子的头发长长的,颜色是明亮的橘红色,没有经过太多的打理,却自然流畅。

她的面部没有浓重的妆容,只是简单的修饰,使得她的自然美得以展现。

她身穿由皮革制成的独特服饰,展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

皮制的服饰贴合她的身形,流出C杯的线条。

这件服饰不仅展现了她的个性,而且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从远处看去,她仿佛是一颗闪耀的星星,在黑暗中独自闪耀。

她的穿着别具一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头部戴着一顶神秘的兜帽,这使得她的面容更加难以捉摸。

这顶兜帽与她的皮制服饰相得益彰,让她看起来更加神秘而高贵。

这件皮衣的设计非常独特,它是靠绳子来扣紧的。

这种设计使得皮衣能够完美地贴合她的身形,从肩膀一直扣到肚脐眼的位置。

这种贴身的设计不仅展现了她的身材曲线,还让她看起来更加干练和自信。

下身并没有穿裤子,而是直接穿着皮内裤和一双大腿皮靴。

。。。。。。。。。。

“希瑟!”瑟琳娜大声喊道,声音中充满了紧张和期待。她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门口,仿佛在等待着什么重要的人物出现。

希瑟被瑟琳娜的喊声吓了一跳,她疑惑地看着瑟琳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看门口!”瑟琳娜焦急地提醒她,手指紧紧地握着椅子的扶手,显得有些紧张。

希瑟顺着瑟琳娜的目光看去,只见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个人正是她们一直在等待的人。

“真的是她吗?”希瑟不敢相信地问道,她的心跳加速,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紧张的神情。

“是的,绝对是!”瑟琳娜肯定地回答,她的目光坚定地盯着门口,仿佛想要看穿那个身影。

“哦,我的天哪!”瑟琳娜惊呼道,“你看,她把你的同事也带来了。那个变态的婊子妮基。”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似乎既有些期待,又带着深深的担忧。

瑟琳娜的眼神中闪烁着疑虑和不安“我会小心的。”瑟琳娜回答道,她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似乎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看来这个名叫妮基的女人并不简单。

“哼,那个变态的婊子。”希瑟咬牙切齿地说道,显然对这个女典狱长充满了厌恶和鄙视,“我真想不通,像她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一名典狱长。她总是那么冷漠,让人感到害怕。我更担心的是博士。好几个星期没见到她了。”

希瑟的话语中充满了不满和愤怒,显然对这个女典狱长没有任何好感。她认为妮基根本不适合担任典狱长的职位,因为她的行为和态度让人感到非常不安。

“是的,我也有同样的担忧。”瑟琳娜深有同感地点头赞同,她的眼中闪烁着疑虑和不安,“没有人知道她在做什么。她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也不准任何人踏入一步。我真的很想知道她在做什么。”

瑟琳娜的话语中流露出深深的担忧和困惑。

“呸,操那个水果蛋糕,”希瑟不屑地说道,”妮基不应该是一名典狱长,而应该是这里的一名病人!她总是那么冷漠,让人感到害怕。”

说到这里,她们突然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立刻停止了交谈。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紧张和不安。

希瑟紧紧地握住了瑟琳娜的手,示意她不要出声。

她知道这个脚步声不是别人的,正是那个一直让她们感到担忧的博士。

她们静静地站在原地,心跳加速,等待着博士的到来。

每一次脚步声的接近都让她们感到一阵紧张,她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博士会带来什么样的消息。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两个女孩默默地祈祷着,希望一切都能平安无事。

。。。。。。。。。。

当两人走近时,瑟琳娜和希瑟默契地让开了位置,以便阿布森博士能够更清楚地看到杰克。

阿布森博士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杰克,然后转向妮基询问:“是他吗?”

妮基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不,博士。他是杰克。”

听到这个回答,阿布森博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

她转过头,看向杰克,希望能够从他的神情中找到一丝破绽。

感受到博士的目光,杰克焦急地说:“求你了,阿布森博士。这是一个误会,我是被冤枉的。”说着,他紧紧地握住医生的手腕,眼神中充满了恳求。

然而,阿布森博士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波动。

她轻轻地抽回手,平静地看着杰克,仿佛在审视着一件艺术品。

“我已经读过你的档案了。”他缓缓地说道,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

她的眼神直视着杰克的双眼,似乎在挑战他的勇气和决心。

杰克紧张地咬着嘴唇,眉头紧皱,眼神中流露出一种焦虑和无助。他试图为自己辩护,大声地澄清自己的清白,“我真的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没有!”他的话语中充满了坚定和激动。

阿布森博士看着杰克,眼神中带着一丝严肃。他认真地对杰克说道:“你被送到这里接受‘矫正行为治疗’。你的妻子和婆婆认为,通过正确的治疗,你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丈夫。”

听到这个消息,杰克感到一阵震惊。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某些原因被送到这里,成为别人眼中的“问题丈夫”。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困惑和不解,他疑惑地看着阿布森博士,心里不禁开始揣测接下来的命运。

恐惧和不安的情绪在杰克的心中蔓延开来。

阿布森博士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安慰道:“别担心。只要几个月,你就会成为完美的宠物……咳咳……丈夫。我们有专门领域的专业治疗师,他们会根据你的情况制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听到这里,杰克感到一阵恐慌,他慌乱地摇头,大声说道:“什么?不!不能这样做!我不要接受这种治疗!”他的情绪异常激动,眼中充满了恐惧。

面对杰克的抗议,阿布森博士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或者不安。

她只是平静地看着杰克,然后转头对一旁的瑟琳娜说道:“瑟琳娜,你能好心带杰克看看他的新房间吗?那里环境舒适,相信他会喜欢的。”

瑟琳娜点了点头,回答道:“当然,阿布森博士!”

“不,你没有权利这样做!拜托,我知道你在那里做什么!拜托不要!”杰克大声地抗议着,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然而,阿布森博士并没有理会杰克的抗议。

她淡定地转过头,仿佛杰克的命运已经注定一般

杰克看着阿布森博士冷漠的脸庞,心中的恐惧和绝望更加强烈。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另一个角落,故事继续展开。

这一边,妮基以一种挑衅的语气向希瑟提出了一个问题:“希瑟·贝尔,在寒冷的天气里,你是否应该……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问问镜子,谁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呢?”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和戏谑,似乎想要试探希瑟的底线。

面对妮基的挑战,希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或不安。她冷静地注视着妮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她并没有被妮基的言辞所激怒,而是以一种轻松幽默的方式回应道:“不,我已经今天用镜子问他,哪个犯人是最疯狂的。”

“当你被砍头的时候,你应该问问镜子,因为我有一种预感,这很快就会发生!”妮基恶狠狠地威胁希瑟。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敌意,仿佛要把一切都发泄在希瑟身上。

然而,面对妮基的挑衅,希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恐惧或退缩。她直视着妮基的眼睛,语气坚定地回应道:”哦,你现在就要动手了吗?我真的很想看看你试试!”她的声音中透露出一种无所畏惧的勇气,似乎在挑战妮基的决心。

“你以为我在乎吗!?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妮基愤怒地说道,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决心。然而,她的决心似乎有些动摇,因为她知道希瑟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

此时,阿布森博士突然大声制止道:”闭嘴!闭嘴!你们两个!”他的声音打断了妮基和希瑟之间的紧张对峙,”今晚我们有一位特别的客人。”

听到这话,妮基和希瑟都立刻安静下来。

接着,阿布森博士将目光转向了我,微笑着说道:“……哎呀!你可能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对吧?别担心,到时候我会解释一切的。”她的语气十分亲切,仿佛在安慰一个迷茫的孩子。

“通常我会先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但你必须明白,我们已经等了你好几个星期了。这种期待快要让我窒息了,我实在不想再等下去!”阿布森博士热情地说道,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期待和激动。

妮基在一旁观察着我,似乎在评估我的反应。她皱着眉头问道:“他看起来并不害怕。难道她找错人了?”

阿布森博士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退后!他看起来并不害怕,因为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没关系,他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是我项目的完美主题!”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和坚定。

突然,阿布森博士戴着手套的手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一支针。看到这一幕,我和希瑟都惊讶地问道:“那是什么?”

阿布森博士瞪大了眼睛,神情异常激动,她挥舞着手中的试管,声音中充满了自豪和激动:“这是我的杰作!我付出了整整六年的努力,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和挫折,才最终取得了这样的成果!这个试管里装着的,是我智慧的结晶,是我付出的辛勤努力的回报!”

她语气坚决地对我说:“别动,这个过程会很痛,非常痛!”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坚定和严肃,让人不敢有丝毫的动摇。

她低头准备进行注射,我能清晰地看到她乳胶头套上额头中间突出的一个万字符号。

我的心头一紧,这是杂碎人的符号!

我的内心开始涌现出一种不安和恐惧,这让我感到有些惶恐不安。

。。。。。。。。。。

“他……死了吗?”希瑟紧张地问道,脸上写满了担忧。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显然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感到极度惊恐。

相比之下,妮基则显得更为冷静,她瞥了一眼病床上的病人,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回答道:“你看到他的身体抽搐了吗?简直就像在演戏一样!

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轻松和幽默,似乎想要借此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此时,阿布森博士突然沉声喝道:“安静!让我检查一下……”她的声音显得格外严肃,打断了妮基的话语。

紧接着她全神贯注地审视着我的情况。

经过一番紧张而有序的检查,阿布森博士终于松了一口气,宣布道:“他暂时失去了知觉,但并没有死!他活了下来!真是太好了!”她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欣喜和宽慰。

然而,阿布森博士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在场的人紧张起来:“把他带到他的房间。哦,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把他限制住。应该不会有任何副作用,但没有人能完全确定。”她的语气变得谨慎起来,显然对于我的情况还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当我又一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牢牢地绑在一张极其简陋的床上。

我立刻试图挣脱束缚,然而无论我怎么挣扎,绳索却纹丝不动。

我尽力扭动头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医院的模样,然而又和我所熟悉的医院有所不同。

墙壁上斑驳的痕迹和破旧的设备都暗示着这里已经被废弃很长时间了。

更让我感到不安的是,这里的气氛异常肃静,除了我的呼吸声,几乎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在我右边,有两个巨大的屏风遮挡住了我的视线,让我无法看清更远的地方。

旁边还有一张空床,床单凌乱,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了。

我心中不禁开始揣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我会被绑在这里?

由于手脚都被绑住,我无法自由行动,只能大声呼喊:“有人吗?!”

然而,我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却没有任何回应。

我心想,这种刚穿越过来就被绑架的待遇,还真是前所未闻。

我尝试用各种方式解开绳索,但都没有成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心情越来越焦急。

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但是被绑在这里无法动弹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在无尽的黑暗和孤独中,我只能默默等待。等待未知的命运降临到我身上。

当我看到那个博士乳胶头罩上的万字符,我就已经猜到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在后世的现实世界中,哪里还有万字符这种东西的存在?

这个符号早已成为历史的遗迹,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和传说中。

再看到自己醒来的地方,那是一座类似于废弃医院的建筑,门前有着沉重的铁门和锈迹斑斑的栏杆,这更加让我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这个地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监狱,而不是一个正常的医院。

更让我感到困惑的是,这个所谓的博士没有和我多说什么,就直接给我注射了一针。

这让我感到非常不安,不清楚这针是什么,也不知道它将会对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开始回想起后世的电视节目,那些关于人体实验的报道和传说。

我知道有很多不法之徒会进行各种非法的实验,而我恐怕就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只是这给自己注射的这一针,到底是什么呢?

我胡思乱想着,会不会因为这一针,我就变成了像美国队长那样的超级英雄?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一些无稽之谈。

美国队长和万字符并没有任何关系,而我恐怕也不会有那样的好运气或许会变成红骷髅吧。

我自嘲感到自己的命运可能并不乐观,可能会像那些传说中的实验品一样,遭受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我不禁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

信息:

瑟琳娜:狱卒,胸围A

希瑟:护士(好感度10%),胸围D

阿布森:博士

妮基:狱卒,胸围C

杰克:被送进来改造的丈夫

每周一更,等不及的可以找我购买

微信y655909163

我的乳胶女魔重制版 第二章 >>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