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uminme ♥

我的女同舞团调教性事 第九章

我的女同舞团调教性事 第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九章 开火车和潮喷

三角木马的座椅上没有尖尖的棱角,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狰狞到额肉色假阳具。

冉雪撩了撩额头前的斜刘海,解开被束缚的梅知晚,扶着她起身,后者只能嘴里“嗯嗯啊啊”,双马尾甩得像是拨浪鼓。

嗡————————

梨儿猝不及防地又开起了电源,径直贴在我微微凸起的蜜豆上。我大大张开的双腿再次收紧,绑腿的皮带勒出两道鲜红的绳印。这个贱人根本不照顾刚刚才潮吹的我,真该死!

咕叽咕叽————

好消息是部长状态还可以,章沙菱只是不停地拿着黑胶玩具来回摩擦尹柔希的娇嫩穴口。

“嗯啊————”梅知晚发出的惨叫盖过了现场所有的声音,她被强制送上了三角木马。 那根足足有鸽子蛋大小的假阳具龟头已经顺利了进入她娇小的身体。不过我记得幻龙高潮挑战的时候,她是用的后庭。这次没这么好运,冉雪硬是扶着玩具,强迫她用蜜穴去接纳硕大的一根。

见头部已经进入,冉雪踢开了三角木马两边用来垫脚的矮木凳。梅知晚尽力的绷直双腿,踮起双脚想要支撑,可一切都是徒劳。虽说她只有不到一米六,目测80斤,但也需要一个着力点。现在那个唯一可以支撑她的地方,只有那根堪称刑具的恐怖人造阴茎。

我强忍着一波波冲击大脑的性快感,瞥见梅知晚缓缓地被假阳具进入,哦不,看上去是她主动坐上去的。她挣扎着绷紧臀部肌肉抬起,试图远离一点假阳具,但事实却是放松之后它更加深入了浅窄的蜜道。

“啊啊啊啊————”与此同时,被狐狸正面进入的茶茶也到达了顶峰。她原本灵动的双瞳完全失去了焦距,呆滞地向上翻着,露出大片眼白。狐狸扶着轮椅后背,死死将身下的玩具地抵住茶茶还在汩汩流水的穴儿,顺便欣赏自己的杰作。

“这才对嘛,我做事向来讲究公平。”章沙菱停下了手中的挑逗,部长的玉蚌暂时逃过一劫,“都先停一停。”

身下的震动顿时偃旗息鼓,我积攒的快感也戛然而止,心里竟流过一丝不舍。混蛋,我的身体正逐渐变得陌生起来。求而不得的高潮带来不尽的空虚,一时间有点羡慕旁边的茶茶。

“啧啧啧,我们的新社员似乎有点欲求不满呢,这样的调教她都能忍住不高潮哟。”果然,章沙菱敏锐地捕捉到了我的表情。

我撇过头,不去和她戏谑的目光碰撞。

“嘶——哈——”梅知晚还在和那根“刑具”斗智斗勇,咬着银牙蜜穴收紧,生生将另外的半截抵挡在娇躯之外。狐狸倒是很爽快地抽出了穿戴式的假阳具。泛起点点淫光是茶茶私处粘稠的汁液。

“看来你不愿意高潮?”章沙菱走到我面前,骨节分明的手夹住我的下巴,打量道。熟悉的角度,上次这样捏我下巴的还是趴在椅子上,不着半缕的部长大人。

“哼!”我想到这里,气从中来。

“那好,那就让尹部长代替你高潮好了!”章沙菱变脸真是快,丢开不服气的我,手上耍起了那根黢黑闪着乌光的性玩具。

“不!!”我猛然意识到不对,扭头出言阻止。

“真是姐妹情深呢。”章沙菱摇曳着丰臀,娇俏道,“可惜我改变主意了,刚刚让你高潮你不,现在不准了!”

她使了个眼色给冉雪,继续道:“给三位小美人松绑,开开火车吧!”

“双开还是单开?”梨儿问道。

“梨儿看来怨念很深啊,那就双开!”

又开始谜语人了,我也没有原本那么害怕了,还有比现在更糟的吗?目前对我来说,只要肯放过部长大人,别说开火车,就算开飞机开飞船都行。但很快我就乐观不起来了。

我们三个很快被解开束缚被扔到一块大床垫上。我身上都是被勒得痕迹,感受着温暖的血液慢慢回流,真是难得的清静。梅知晚一直夹紧着双腿抽着凉气,看来刚刚那根触目惊心的木马刑具肯定不好受。茶茶回了点神,依偎在我怀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呼出的热气打在我还未受难的胸上,有点舒服。

“晚晚,双开你还可以吗?”茶茶突然打破沉寂,小声问道。

“不知道——”梅知晚换了个姿势,侧躺笼着双腿。

“你是我们中最敏感的一个,待会儿你自己轻点,应该还好。”

我肚子里的疑问更甚,什么啊?茶茶抬头,从我怀中起来看出了我的不解。

“开火车就是,嗯——”她惨白的双颊闪过一丝殷红,“我我我们三个,一个接一个,穿那个狐狸刚刚弄我穿的,那个,做。”

“双开就是,前面和后面一起被弄,看副部长脸色,你估计会被安排在中间。”

我好像有点懂了,不对,但?还有的疑问直到我看见朝我们走来的冉雪。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种新的玩具,至少我从来没见过——双头龙?也不是,有一端是弯曲呈现倒钩状,另外一端是正常的假阳具模型。lesbian 双头dildo

“你们快带上吧。”

茶茶接过,很是熟练地将弯的那头朝自己的阴部塞过去。借着蜜穴深处的汁液的滑腻,一声很短暂的呻吟过后,弯的那头完全埋了进茶茶的小穴儿。我依葫芦画瓢也开始模仿,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我对准洞口,只是轻轻一推,弯的那头就一下滑了进去,即使不刻意收紧阴道,整个双头龙也不会调出来。穿戴完毕,除了靠近小腹的地方有点鼓胀酸酸的,没有任何不适,十分“合身”。我低头打量,就好像长出鸡巴一样,太神奇了。末了我还忍不住甩了甩,顿时觉得有点滑稽。

“不错嘛,像模像样的,好了别玩了,晚晚去中间快点动起来吧!”章沙菱逮到了正在炫耀胯下“鸡巴”的我。她和梨儿、狐狸、冉雪一样,也穿上了我们同款的双头龙。

哈?晚晚去中间?这个剧本和茶茶说得不太一样。

“你去当车头!”章沙菱隔空点了点呆住的我。

“你蹲下点,腿分开,不然我——够不着——”梅知晚拍了拍我的屁屁,粉红着小脸,用假阳具顶住我后庭,害羞道。

我轻轻提臀,分开双腿,微微弯曲膝盖,白嫩的小臀撅起一个完美的弧线,还没来得说慢点。下一秒一根滑滑腻腻又坚硬无比的圆柱状物体就进入了我的后庭。梅知晚不愧是专业的后庭玩家,即使是我菊门的初次,却没有丝毫的疼痛感。不知道她涂了什么秘密武器,初经人事的私处只有清清凉凉的膨胀。

异物进入的满足感让我舒服得不禁呻吟,双颊红得有点发烫,嘴里嘤咛一声。梅知晚微微踮起脚尖,试着将胯下的假阳具缓缓送入。我紧致有力的肠道环环吸住了它,这也给梅知晚固定在蜜穴的那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如果说我的呻吟是满足,她的呻吟更像是媚叫。

“顶到奇————————怪——的地方了,你快放松。”梅知晚的销魂声传来。

真是敏感,没想到梅知晚这个看上去正在干我的角色竟然比我还舒爽。习惯了尺寸,我尝试着放松后庭,“咕叽”一声,整根假鸡鸡就全部进来了,隔着薄薄的一层肉膜,顶到了我蜜穴里的弯弯另外那头。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酸胀和酥麻从两根碰撞的地方为中心扩散开来,有一瞬间,我甚至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被融化掉了,张开嘴,想要喊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茶茶也没有放过梅知晚的菊门,她轻车熟路地挺腰,强忍着蜜穴那头G点的快感,抽插起来。每次冲击都会带动中间的梅知晚,而梅知晚只能向前顶撞我,这种奇怪姿势带来的新鲜和被双插的满足让我的双腿按照她们抽插的频率而痉挛着。

实际上梅知晚才是那个快感最强烈的位置,她处于中间,后有茶茶的假鸡鸡冲锋,前有我菊门的顶撞,以至于本来身高就略逊我们的她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舟,踮着脚尖,前一下后一下地随波逐流,算是另类的被“操飞”了。

我们三个胸前的三对玉兔都不属于雄伟的类型,此时也竟翻起了臀波乳浪。

狐狸看着这活春宫,媚眼迷离得几乎滴出水来,芊芊玉手握住身下的假阳具,来回套弄,只为了追求蜜壶里面那头微微的刺激。梨儿可不是那么老实的主,或许是得到了章沙菱的默许,她选择站在了茶茶空虚的后面,找准机会,对着正在向后挺动娇臀直捣黄龙。这无疑给迷失在高潮之海里的我们三人又掀起了一股浪潮。

后庭的假阳具材质和幻龙差很远。幻龙虽然看上去狰狞可怖,但实际质地很软,真正进入穴儿的时候会被夹紧以至于失了维度,但现在正在为非作歹的双头龙可是实打实的坚硬如铁。无论是弯的那头还是直的那头,对于G点的刺激更明显。我们的身下不停地流出拉丝的淫水,冉雪很是贴心地伸出两根青葱玉指采撷起来,罢了又时不时涂抹在我们的早已红肿不堪的阴蒂上。

三重快感已经让我的眼前一片白光,“不!不!快不行了!放放放————过我!”声带已经没有力气震动了,全靠气音。

“这还差得远呢——”章沙菱不知道推了一个什么东西过来,顺手握住了我身下的假阳具。蜜穴里的G点终于得到了休息。出乎意料的是后庭的不断的冲击,得不到蜜穴里的回应,我试图开始收紧穴肉来使得自己停留在高潮的状态。可惜并不能单纯控制,阴道一用力,菊门也跟着收缩,身后的梅知晚被这毫无征兆的阻力顶了个十成十。“呜呜呜————————啊!!!!”停止了抽动,踮起的脚尖绷紧,做了个标准芭蕾舞的动作,双臂下意识地紧紧抱着我,身体像是如筛糠一样颤抖起来。她的胸紧贴我光滑的后背,两颗挺立的乳尖无意识地上下摩擦,我心里痒痒的感觉更加难以抑制。

“来,乖孩子,现在还不可以高潮,想不想试试干别人的感觉?”章沙菱扶了扶金丝眼镜,用风骚入骨的声音对我洗脑。而我此刻哪里还有半点思考能力,下意识地点头。她左手伸进我的嘴里,搅动着无处安放的舌头,剐蹭着黏液,右手扶着我的假阳具顶着什么。毕竟不是真的长在自己身上的鸡鸡,我只能感觉那里软软的,估计是冉雪或者狐狸的大屁股。

冰冷无情的假阳具顺利滑入了一处神秘紧窄异常的地方。

“嗯————啊!”

不,这个呻吟吓得我一激灵,不是冉雪的那种做作,也不是狐狸的娇媚。我摇头摆脱了章沙菱对我舌头的入侵,看清了身下的人——————————竟然是跪趴着,被绑在凳子上的部长!

章沙菱适时后退了一点,让我看清了全貌。部长的腰肢过于纤细,到了胯下却突然宽大起来,显得那对玉股异常的挺翘肥美,与上面的苗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翘起的雪股即使被固定着,也是白若凝脂,泛着光泽,如同剥开的鸡蛋,滑润瓷实。至此尹柔希再也没了高高在上的女神作态,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两只美眸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

眼下的一幕当真炫目至极,部长两股之间深邃的沟壑更显得玉臀的丰满。

狐狸见状走到部长身前,抽出体内的双头龙,顺带着一丝丝粘稠滴落。淫荡的气息扑向了此刻微微皱眉的部长面前。

“快舔!”章沙菱突然挠了挠部长不堪一握的柳腰,尹柔希就条件反射式地伸出了丁香小舌,气吐如兰。狐狸一激灵,瞬间便扶着部长完美无瑕的脸庞,挺腰将自己泥泞不堪的蜜壶送到了伸出的舌头上。尹柔希顺势舔了舔狐狸潮湿温热的阴部,她就闭上那对勾人眼,一副死而无憾即将升天的样子。

章沙菱微微弯下身,伸手去握住部长的棉乳。尹柔希的乳质细软,在章沙菱手上颤颤巍巍,而又乳量惊人,堆雪似的积留在凳子上。章沙菱的指缝间美肉四溢,尹柔希也配合着轻吟两声,可她舌头却舔的啧啧有声,津液从嘴角滑落。章沙菱见状更是得寸进尺,找到了尹柔希硕乳上如黄豆大小挺立的乳蒂,细细捏住。顿时部长上下同时失守,“啊!”销魂的声音从喉头传出,原本收紧的蜜穴口也微微一送,我哪里预料到这一出,一挺腰,身下阳具整根没入层层叠叠的穴儿当中。

配合着身后晚晚对菊门的冲撞,我的G点再次被激活,触电般的快感流遍下身,一股液体似乎要从蜜穴深处涌出,我使劲憋住但快感就来得更加强烈,直到如钱塘江的春潮铺面而来,不可阻挡。

淅沥沥的液体从我和部长的结合出不受控制地缓缓流出,而晚晚还在埋头蒙干我的后庭,似乎用力收紧也抵不过她的决心,眉头紧锁,足弓绷起,原来她也即将攀上性的高潮。但她持续的抽插给我带来另外一股不可名状的快感,有点像尿尿的感觉。一定要忍住!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收紧膀胱、阴道、子宫、肠道。

“晚晚!快停下!我,我,哦————嗯————憋不住了——————”

“嘶————————啦————————”我娇弱的下体,伴随着梅知晚的抽插,噗呲噗呲,一下一下地用力喷出透明温热的液体,射在部长的光溜溜的两瓣丰臀上。这一幕像极了毫无征兆,自己爆开的消防栓。

题外话,那个双头龙虽然满足了长出屌的愿望,但用的时候感觉还是有点诡异,挺重的。所以说男的那里如果太大,生活里(比如早上晨勃跑步甩来甩去)不会不方便吗?算是幸福的烦恼?纯属好奇,评论区如果有天赋异禀的,解答一下呗,哈哈哈哈。

<< 我的女同舞团调教性事 第八章我的女同舞团调教性事 第十章 >>
3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8 thoughts on “我的女同舞团调教性事 第九章”

  1. 有没有可能,我们跑步的时候压根不可能勃起,血液不会流向那里,晨勃是睡着无意识,撑死了睡醒的时候回起来一点,其他时候都是受刺激才会有勃起
    不过居然有女写手啊,写的很棒

  2. 对,平时没感觉的,可以很小的感觉,感觉可能类似戴眼镜的感受,不知道女性胸部是不是也不妨碍什么

  3. 对,平时没感觉的,可以很小的感觉,感觉可能类似戴眼镜的感受,不知道女性胸部是不是也不妨碍什么

  4. 男性非勃起状态下是很小的,你可以去蓝鸟搜搜看平板锁佩戴下的情况,能小到吓死你,所以不存在什么甩来甩去的情况

  5. 别的倒还好,只是有时候不听话从内裤旁边钻到裤腿里,尤其是穿牛仔裤的时候蹭得剧痛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