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arlaC ♥

我自投罗网成了邻家小恶魔的玩物 第二章

目录

我自投罗网成了邻家小恶魔的玩物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正一丝不挂地躺在一张床上,当然,胯下的“鸟笼”并没有消失,依旧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从装饰来看,这似乎是她的卧室,一想到这里,我又兴奋了起来。

不过很快我的思绪就被开门声打断了,她推门进来了。

“你醒了!太好了!”

她一边打开衣柜翻找东西,一边对我说

“还好你没什么事,不然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尽管确实是关切的语气,但不知为何我听起来就是有一种不爽的感觉。

说完她丢过来一件肉色紧身衣,“穿上它,然后出来!”说完她就开门出去了,完全没理会懵逼的我。

我拿起这件紧身衣仔细端详,这件紧身衣连着手套,但并没有头套,并且是不开档的,只是在菊花部位有个开口。

不过最关键的是,它看起来非常小,根本不像是我这样的身材能穿进去的,倒像是给侏儒穿的。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它的弹性很好,虽然非常紧,不过我最后还是穿上了。

穿上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件紧身衣紧的程度远超我的想象,我甚至能感受到些许地呼吸不畅。

不过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得赶紧出去了。

当我开门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餐桌前等我了。

“来,先吃饭。”

我来到桌前准备坐下,就在我坐下的瞬间,她突然伸脚踢来,直接将椅子踢了出去。

“啊!”

我坐了个空,直接摔倒在地。

就在我双手撑地的时候,她又是一脚过来将我踢翻,然后直接踩上了我的头,将我的头死死地踩在地上。

“吃饭就别想了,吃我的袜子吧。”

说着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团袜子,似乎是她平时穿过的那种,不过某些部位都已经发黄变硬了看起来是穿了很久的那种。

她一边骑在我身上,一边薅住我的头发将我扯起来,然后把袜子塞进我的嘴里,剧烈的味道和异物感让我瞬间干呕起来,幸好我没吃什么,否则食物一定会从胃里反出来。

就在我干呕到流泪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将我嘴里的袜子又掏了出来,又用手拍了拍我的脸。

“你没事吧!”

关切的眼神与之前的小恶魔行径判若两人。

我当然没事,与其说没事,不如说我很享受这种事,我自己在平时自己玩的时候,没少遇到干呕的情况。

最令我疑惑的是她此时的态度,之前两次将我弄得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可没那么好心,总不会是良心发现了吧。

尽管如此,我还是点了点头示意我没事。

“好!”

她继续将袜子又塞回我的嘴里,似乎是嫌塞得不够紧实,她又拿起桌上的筷子往里捣了几下,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口球,填上了剩下不多的空间。

此时我的嘴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即使是嘴里的袜子还没被浸湿,也没有多少用嘴呼吸的空间了。

似乎是为了确认这一点,她还捏住我的鼻子测试了几次,每次都是在我疯狂挣扎下才停。

不过由于此时我的手并没有被缚住,她只是骑在了我身上,因此我在挣扎的过程中手还抓到了她的腿,不过隔着紧身衣的手套和她腿上的丝袜所以滑脱了,尽管如此,她似乎还是有一些生气。

“敢抓我是吧,等着!”

她起身拿起一个眼罩,蒙住了我的眼睛。

之后,我就感觉我的双手被她在身后缚住,除了手腕,还有手肘和大臂,都被以最极限的方式绑在了一起,就像是被套上了绳制单手套。

再然后,她开始往我臂上缠塑料膜。

“双手握拳并拢。”

她的语气带着不容质疑的魔力,我只得照做。

很快,从我的双手到接近大臂根部都缠上了塑料膜,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然后她找了一处墙角,在我的脖子上锁了一个项圈,并将项圈固定在了墙上的钩子上,这样我就处于一个上半身跪着“面壁”的姿态,双手双臂被紧紧地绑在身后,上半身可以说是很难活动了。

“猜猜看我要做什么?”

她一边笑着一边似乎在搅合什么。

“别乱动啊,这可是强力胶水,万一粘到别的部位就不好了!”

说着,她将胶水向我“滴水不漏”的双臂间倒去,很快,双臂间的空隙和握拳的双手周边的空隙都被胶水填满,随着胶水慢慢凝固,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我心头升起。

“哎呀,忘记跟你说了,这胶水可不好处理,你想想,它会浸透你的连体袜,牢牢地和你的皮肤粘在一起!我上次就不小心被沾到一点,弄掉的时候整块皮肤都被粘掉了,你看!”

说着她掀开我的眼罩,给我看了一下她手上某处的疤,尽管并不大,但看上去有些狰狞。

我不禁想到了此时胯下的“鸟笼”,此时,我又多了一件“永久装备”,再继续跟她玩下去,我只怕命都要搭在里面,我不禁开始对我的前途悲观起来。

“不能再继续跟她这么玩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于是我开始使用我仅有的表达方式——拼命摇头,但她还是不为所动,似乎刚刚那个关心我的情况只是一个幻觉。

做完这些,她继续去吃饭,全然不顾已然饥肠辘辘的我,不过这也正常,她连我的命都不一定在乎,遑论在乎我饿不饿了。

等她吃完饭,我手臂上的胶水已经干了不少,此时我正在展开想象,要不了多久,我这双手就会因为血液不畅而坏死,然后我要么被紧急送往医院截肢,要么因为感染憾然离世,人能死在自己满足欲望的时候,倒也不是坏事,只是这种死法太憋屈了……

我正在想着,她已经解开了我脖子上的束缚,然后一脚踢了过来。

“给我爬到浴室!”

我继续拼命摇头,试图引起她的注意,让她冷静下来不要玩得太过火,但她似乎并不理解我的意思。

“不愿意是吧?”

她直接将我踢倒在地,一边踩住我的头,一边捏住我的鼻子。

“你什么时候愿意了,我就什么时候松开。”

然后就是漫长的窒息过程,就在我意识恍惚之际,她终于松开了捏住的鼻子。

“现在愿意吗?愿意就点点头。”

此时的我趴在地上,头被侧着踩在地上,根本没有挪动的空间。

她还以为我不愿意,于是又捏住了我的鼻子。

此时我已然绝望了,大抵我很快就会死在这个小恶魔手里了,那或许也不错……

再次松开之时,仿佛已经过了一个世纪。

“怎么,还不愿意?”

过了一会,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松开了踩在我头上的脚。

“哦对,这样你点不了头!”

就在她松开之际,我开始拼命上下挪动我的头,以确保她不会会错意。

“你要是刚刚同意,还能跪着过去,现在就只能这样蠕动着爬过去了。”

说着她往我的屁股上轻轻踢了一下。

“去吧!”

我慢慢蠕动着来到浴室,她将我提溜到了浴缸旁边,然后将浴缸底部的钩子与我脖子上的项圈固定到了一起,在中间留了一小段链子,此时我已经能猜到她要做什么了。

接下来无非就是浴缸放水,然后水慢慢涨上来,我被水一点一点窒息。

她似乎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不过与我想的还是有一些出入。

(以下视角均为事后推测)

她换上了一双高跟过膝靴,并在细长的鞋根上套上了橡胶球。

此时我正撅着屁股,一头扎在浴缸里,她坐在浴缸对面的洗衣机上,似乎是为了坐得更稳,洗衣机的口开着,她整个屁股直接嵌在了桶口。

在放水的同时,她坐在洗衣机上伸出脚,将靴根捅进我的菊花,进进出出的同时,偶尔还踢我两脚。

随着水慢慢涨上来,加上她的不断抽插,我渐渐兴奋起来,尽管还是对即将到来的窒息有些恐惧,但我相信某位小恶魔不会放任自己的玩具淹死的。

突然,在不断的水声中我听见了一阵滑落的声音。

“啊!”

是她的惊呼声,然后我又听见了洗衣机摇晃的声音,还有几声她的喘息声,她似乎在挣扎着想要起身。

挣扎了许久,挣扎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我好像……卡在洗衣机里了……”

她的声音有些微弱,这微弱的声音对我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尤其是水已经开始淹到我的鼻尖了。

“我有点呼吸困难了……对不起,我其实……”

她说着说着,断断续续的声音终究是微弱了下去。

我开始剧烈挣扎起来,但其实都是徒劳,手被胶水固定住的我,又哪有能力解开项圈上的锁呢?就算手能自由活动,没有钥匙也是无济于事,我的挣扎无非是出于本能罢了。

就在绝望中,在层层的束缚下,在窒息的危险中,我爆发出了此生最为剧烈的高潮,即使是隔着冰冷的鸟笼,也能感受到下体的暖流浸湿了整个裆部。

果然,绝望感才是最佳的催化剂……

我慢慢地想着,突然,我感觉到一只穿着丝质手套的手从我的头上按了下去,将我彻底按进水里。

“她出来了!”

绝望的阴霾被一扫而空,我不再挣扎,而是享受窒息的过程……

一分钟后,我还是挣扎了起来,毕竟本能无法抵抗。

见我开始挣扎,她松开了手,不过此时即使松手我也依然在水里,水已经涨上来了。

她解开了项圈上的锁,我瞬间将头抬了上来,在空气中疯狂呼吸着,经历了绝望和狂喜的我需要好好调整一下。

她轻轻地取下我的眼罩,用一种我完全陌生的轻柔语气。

“刚刚吓着了吧!”

说着帮我解下了口球,又将我嘴里的袜子掏了出来,然后在我毫无防备之时突然将我的头抱在了胸前。

“没事了哦!”

我完全惊呆了,这还是那个小恶魔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松开我,用温和的声音问我。

“喜欢我这两天的招待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示意我被绑在身后的双臂。

“哦,你说这个,这其实是骗你的,这胶水没那么厉害。”

说着,她拿出一把小刀,将塑料膜划开,然后又缓缓画在了凝固的胶水上,事实也确实如她所说,胶水并没有那么坚固,轻轻一划便开了,再一剥,竟都脱落了下来。

“就是可惜了这件连体衣了……”

说着她切断了连体衣的手臂部分,将我的双臂整个剥了个干净。

望着突然解放的双臂,我突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还有你的鸟笼……”

说着她拿出一个钥匙。

“其实我封闭的那个孔根本就不是锁孔,也是骗你的。”

她解开了鸟笼,小小的东西耷拉了下来。

“小小的也很可爱哦!”

她一边笑着,一边拨弄了一下,我瞬间感觉脸上有点烫。

“你整理一下,洗个澡吧,洗完了来卧室找我。”

……

当我洗完来到她的卧室的时候,她已经换好衣服了,她穿了一件宽大的白T,隔着衣服能注意到她并没有穿内衣,甚至连内裤也看不出。

我不免多看了几眼。

“怎么?眼罩没戴够吗?看一会得了!”

我不免有些脸上发烫,尽管我在各种视频里见过无数女性的肉体,但在现实中见到一个健康的少女肉体却是第一次,尤其是此时我们并不是S与M的关系。

“我猜你有很多问题,我慢慢跟你解释吧,毕竟你是蒙在鼓里的一方。”

她慢慢给我解释,我也由此了解了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你以为平时只有你在偷窥我,对我做那些下流的事吗?”

“你能偷窥我,我就不能偷窥你?你有时候晚上夜里十一二点穿着女装出门,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出门的时候脚步都很凌乱,袖子插在口袋里,你觉得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吗?”

“啊?”我惊呆了,原来一切都在她的监视之下。

“稍微细心一点就能发现,不过我不想在那种情况下揭发你,我一直在等你自投罗网。”

说着她的嘴边露出小恶魔般的微笑。

“不过我还是要问那个问题,喜欢我这两天的招待吗?”

我点了点头,尽管她这两天表现得很强势,做得又很过分,不过我确实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喜欢就好,下次换你来当S!”

“啊?”

“总不能只有你爽,不让我爽吧!其实我这两天跟你玩的时候可羡慕你了,我也想有一个人能狠狠地把我的头按到水里,可惜我自己玩的时候都不敢玩得太过火。”

我没想到她也有这样的一面,我原以为她只是那种以虐人为乐的小恶魔呢。

“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一面……”

“有什么好没想到的,你以为卡进洗衣机这种剧情我是怎么想出来的?用胶水封住双臂这样的玩法又是怎么想出来的?那么多玩具难道只是图新鲜买的吗?”

……

聊了许多,我终于对她有了更多的了解,她也是一个找不到玩伴的人,并且对陌生人缺乏信任,像我这样自投罗网被她“玩弄”过的人,才能取得她的信任。

“好了,你去睡觉吧!明天有空再玩,你明天有空吧!”

“有空,我一整天都有空……”

我随口答应了一句。

第二天……

我刚醒过来,便感觉双手双脚动弹不得,似乎是被拷在了床的四角,脸上也是朦朦胧胧,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套住了。

“塑料袋!”

我很快便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塑料袋,我自己在玩的时候,没少用过这个。

随着塑料袋里的氧气逐渐稀薄,我的呼吸也慢慢变得急促起来,就在快要到达极限之时,塑料袋被取了下来。

“喜欢吗?这样的叫醒方式!”

恶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我很难说喜欢或者不喜欢,毕竟人不是时时刻刻都处在那种M的状态的,尤其是早上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更关键的是,我以前在那些h文里看到的叫醒方式都是先叫二弟,二弟醒了吐口水了,大哥自然就醒了。

当我把这个想法半开玩笑地告诉她的时候,她却没有反对,只说:“好哦,下次我试试!”

“啊?你真要试啊?”

“看你表现咯,你要是表现好,下次我当然可以试试。”

“那今天玩什么?”

“今天开始玩点大的,你来囚禁我,就按这个上面来!”

说着她递给我一张纸。

“我从网上的一个挑战列表里面随机生成的,我不知道上面有什么项目,因此你也可以按你自己的喜好往上加哦,但是这张纸上的挑战一定要严格执行。”

我打开那张纸,大致看了一眼,上面的挑战实在是触目惊心,我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头皮发麻,我甚至很难保证能对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实施这些酷刑。

……(具体项目会出现在外传里,外传写不写不一定)

总而言之,为期一周的囚禁挑战即将结束,望着眼前笼子里被折磨得十分憔悴的她,我心情复杂,尤其是她给我提供的那些“挑战”,我很难想象如果是我面临这样的挑战能否挺过来,但她竟都坚持了过来。

我掏出钥匙,打开笼子,将她牵出来,一一解开她身上的束缚,她只是静静地趴在那里,没有行动,也没有言语。

见到这样的情景,我暗叫不妙,她该不会是精神失常了吧?

足足等了有半小时,她才缓缓起身,拿起我为她准备好的衣服,走进了浴室,随着水声的响起,我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一点。

十几分钟后,她出来了,依旧是面无表情。

“你先回去吧!明天开始我囚禁你,你愿意吗?”

她的声音毫无表情,就像一个冷冰冰的智械,我从未见过她这样的表情,即使是在囚禁期间,我们偶尔也会互相调侃一下。

因此为了避免她生气,我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啊!”

“明天早上我去找你。”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等到了第二天,第二天一早,她如约来到了我的卧室,此时我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

她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只是丢过来一只“鸟笼”,一个项圈。

“戴上!”

带着不容质疑的命令语气。

我平心静气,控制住老二,锁上了鸟笼,鸟笼并没有做什么便于排尿的设计,如果想要排尿,要么打开,要么就得尿完冲洗一下,此时的我很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然后我戴上了项圈,这个项圈很结实,并不是那种劣质情趣用品的质量,上面的铁链也是正儿八经的铁链,望着这个质量,我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害怕。

将两样东西都穿戴完成之后,她直接牵着链子带着我离开了家门。

“等会,我们这是要去哪?”

见到囚禁的地点并不是我们两人的住处,我不由得问出了这个问题。

“少废话!”

她牵着链子,带我走进了电梯,此时正处于上班的高峰期,电梯里已经有几个人了,见到一个女生这样牵着一个男生,众人似乎还是比较惊讶的,但终究没有说什么,大抵在心里感慨一下玩得花罢。

电梯里的尴尬终究只是一阵的,她带着我来到了一间地下室,这里由于没有窗户,因此即使是白天也依然需要照明,她打开地下室的灯,我得以看见地下室的全貌。

只见这个地下室一半地面是水泥,另外一半铺了一些瓷砖,除了铺瓷砖那一侧墙上有个嵌在墙里的环之外,整个地下室空无一物。

她牵着我来到墙边,将链子锁在墙上。

“脱光!”

她冷冷地命令道。

我只得按她的命令脱光。

她从随身的包里取出手铐,脚镣,两只皮质拳套,以及一个眼罩。

然后依次将这些东西穿在我的身上,手铐和脚镣特别短,活动空间极其有限,中间又用链子连接起来,这样我就只能蹲着或者趴着了,拳套的存在则是为了让我无法取下眼罩。

随着眼罩被戴上,她又往我的耳朵里塞上了耳塞,还用低温蜡将之封住,似乎是觉得不够保险,她又给我戴了个头戴式的耳罩。

就这样,我戴着层层束缚,淹没在了黑暗中。

……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一阵肚子疼,可能是昨晚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暗道不妙,所幸我的嘴没有被封住,于是我准备开始呼喊她,这是我们之前约定好的。

不过这次似乎约定失效了,我尽管呼喊了很多次,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越来越憋不住的我竟然就这样拉了出来,一种屈辱感和兴奋感同时涌上心头,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之后怎么办。

我可能还要在这里囚禁很久,难道我要与我的排泄物为伴吗?

闻着飘来的臭味,我感到越发地绝望,尤其是尿意也越来越明显,我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排泄问题只能就地解决。

鸟笼并不会阻止我排尿,但排出的尿只能顺着鸟笼慢慢流下来,并在这个过程中,弄得到处都是,刚刚的粪便也是这样,它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风干,并在我身上打上一个耻辱的印记。

……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又饥又困,再加上没有喝水,因此也没多少尿,我竟趴在地上睡着了。

就这样睡一会醒一会也不知多久,我突然感觉到头发被抓住了,一只纤细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头发,将我按在地上。

不是地上,似乎是一个食盆,里面是一些黏糊糊的东西,就像是网上那些印度美食……

饥饿的我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尽管现场还有我的排泄物,我依然像一只狗一样吃完了食盆里的东西。

见我吃完,她拿走了食盆,我正想说些什么。

“我……”

“嘘——”

她摸了摸我的头,仿佛是在安抚我,又仿佛是警告,我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只知道她一天来喂一次东西,喂了三四次。那就是三四天,但即使是三四天,我也有点坚持不住了,项圈提供的活动范围本就很小,这样狭小的空间又戴着眼罩,此时我身上许多部位已经沾满了排泄物,就连手铐的链子上,也粘上了不少。

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我已经有些崩溃了。

……

随着她又一次到来,这次她取下了我的眼罩,在适应了一下之后,眼前的景象更加让我崩溃。

她穿着熟悉的丝袜和裙子,只是脚上穿着的不是熟悉的小皮鞋或者运动鞋,而是一双胶靴,戴着厚厚的劳保口罩,端着食盆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又低头看了一下我身上,此时我身上大部分部位都沾着排泄物,看起来十分恶心,但此时精神状态不正常的我已经感觉不到恶心了。

她见我恢复了视野,于是扬起手上的食盆,将里面的食物倒在了我身后的排泄物上面。

趴在地上的我连忙转身,向着已经被倒在了排泄物上的食物冲去。

“够了!”

她揪住我的头发,大喊了一声。

我愣在原地,一阵复杂的情绪涌了上来,化作眼泪从眼眶中流出。

<< 我自投罗网成了邻家小恶魔的玩物 第一章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3 thoughts on “我自投罗网成了邻家小恶魔的玩物 第二章”

  1. 作者大大不能接着一章的小恶魔形象么?现在怎么往好人方向发展了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