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清清子 ♥

救赎 第五章

救赎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意识中一片迷乱,是似曾相识的光景。

少女,甚至年龄不应当被称之为少女的女孩子有着相当夸张的打扮。精干短发挑染成艳丽的紫,身着几乎尽数由线条而不是织物构成的衣装,雪肤之上不计其数的金属环饰和钉饰在艳阳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过膝靴踏下,引擎呼啸,街景走马灯般从视线中一闪而过,一切的一切缥缈又真实。

2040年9月2日,我终于恢复了失去已久的意识。可以肯定的是,我强行用虚假而脆弱的身体,最大限度地试图向家主大人展示我的悔过之心。可惜的是事与愿违,我甚至未曾见到家主大人一面,甚至不被允许踏入觐见室,并且不知什么原因,错上加错地在觐见室门前失禁了。身心状态皆跌入谷底后,思维有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再之后我就一无所知了。直到现在,我睁开眼睛,躺在休眠仓中检查终端内的消息,身体过度虚弱,除此以外的事情我暂时无暇多顾。

有不少未阅读的消息静静地陈列着,我略过最新的消息,往下翻到我记忆中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条消息,然后再慢慢从下往上看,确认我此后被编织而成的命运。

我向家主大人提出的排泄申请被批复了。显而易见,家主大人已然知道了我在排泄申请被允许之前失禁的事实。家主大人的批复不带丝毫温度,正文提到,我失禁的直接原因是家主大人掌握权限的、我的排泄模块运行时,脑机接口故障导致的程序错误,直接打开了我的尿道括约肌。程序错误的根源,当然是我那时剧烈的感情波动释放的信息,不能很好地适配脑功能辅助模块携带的算法程序,这些数据被排泄模块生拉硬拽式运算,最终得出错误结论和失禁结果。

家主大人给出了详尽的解决方案,我以后不需要向家主大人提出排泄申请了,而是每日在固定时间排泄。附件中还提供了新的“约束”训练,我应当在身体状况得以调整后立即参加该训练计划。我在我的回复中表达了喜不自胜的感激,感激家主大人关心我的身体。

令我意外的是,我在失去意识的第二天,收到了家主大人主动发给我的传真。倘若我能够清醒的话,我一定会在收到的第一时间阅读并回复,这直接让我的意识都变温柔了。通常来说,家主大人不会主动联系我。过去的一些事情已经令家主大人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厌恶,所以家主大人不愿主动忍耐这种对我的厌恶感而主动与我产生话题。有的时候,家主大人也会主动忽略一些我的请示,或者主动延缓一些对我的请示的答复,从而给我的身体造成额外不必要的负担,帮助我能够在自控力方面更上一层楼。

还记得从前的时候,最夸张的一次,家主大人刻意让我两天没有排泄。一日五千毫升的营养液,其代谢后的尿液足以让我的膀胱柔软躁动不堪,可我获得允许排泄的批复却是在第三日的凌晨。那一次经历已经在我的灵魂镌刻上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我无法排出体内的尿液,也不敢独断僭越停止第二日营养液的摄入,这会毁掉家主大人赐予我的这幅身体。地狱般的煎熬使我下定决心,决意忍耐到彻底憋坏的时刻,这具身体就算坏掉,也只有按家主大人允许的方式坏掉。不过好在事与愿违,我并没有变成脑海中幻想出的那副腐朽破落的样子。那一次的经历,让家主大人对我深恶痛绝的态度些微好转,由此我得以收到家主大人主动发给我的第一封简讯,简讯肯定了我的娴淑与矜持。我内心雀跃极了,并用家主大人肯定的娴淑与矜持抚平这雀跃,如同砂糖溶解在水中一般,甜甜的感受从心房扩散到每个神经元。

这次家主大人主动联系我,将我的踝骨控制模块做了改进,并置入了我的意识辅助系统。传真的正文提到,我的踝骨获得自由,不必再严丝合缝地卡死在标准十二厘米落差所要求的弧度。然后家主大人简明扼要地进行了目的性阐释,我此后在鞋子的选择上,依然应当符合淑女一般情况下做出的选择,绝不为了舒适度而放弃美感。

传真额外带来一个视频文件,我在正文阅读的基础上,以为是家主大人分享过来的步态课程或者穿搭攻略之类。可这次我完全想错了,视频的人物、情节和环境,全都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了。

视频时间很长,哪怕除了关键情节都是十倍速快放,也有六个多小时,是绫香小姐通过自己的权限而解除我踝骨锁死状态的惩罚,绫香小姐随手不假思索的行为却招致了难以想象的绝罚。

刑房中的绫香小姐一丝不挂地弯曲着,用尽洪荒之力静静地立着,双腿禁闭,双手拢在足踝之上不曾离开。少女双眸眯成一线,呼吸急促眉头紧锁,雪白中透出粉嫩的肌肤大汗淋漓,看上去处境相当不乐观。婴儿一般娇嫩的双足,踏着与少女这个年龄不太适宜也不太适合的步态训练鞋。

水晶绑带下依旧是足尖与足跟完美的十二厘米落差,双足足跟之下不但不见丝毫支撑物的痕迹,而且各自坠着鸡蛋大小的黄金球体。习惯了六厘米落差高跟鞋的少女,突然被迫将落差翻倍,以少女之躯承担着成年人为展现优雅而保持弧度所需的不适感。

足尖凄美而优雅,时不时地想要离开踏着的位置。一线线的足趾缝下,金属铆钉若隐若现,因为反射灯光而熠熠发亮。足下踏着装满水的皮袋子,但凡平衡性稍稍不佳,便会导致液体晃动,这时再想踏稳就没那么容易了。皮袋子周边遍布着乱七八糟撒在地面上的珍珠,足下不稳而跌倒定然带来难忘的记忆。少女娇躯卷曲低俯,腹部与大腿上部贴得严丝合缝,迷离的视线中除却凄美的双足,也就剩下视线中的机械臂和一前一后两个精致但不堪入目的餐碗。

十倍快放的视频每到一个关键节点便会恢复常速供我细细品鉴。机械臂手中握着一个勺子,从后侧的餐碗中慢慢装载大米粥送入少女的樱桃小口,少女喝粥的优雅样子,与任何经过严苛训练的娇小姐并无二致,可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扭曲的娇躯内,胃部长期倒置而风起云涌,少女喝粥的优雅样子,并不能完全掩盖绝罚带来的无限折磨。熬着熬着,少女面对递过来的粥勺,已然抗拒了,每隔一段时间,少女便会带着凄美的微笑,张开娇小的口腔,将胃中未消化的粥连带酸水吐入自己前侧的餐碗。每逢这时,抽水机便会响起嘈杂的轰鸣,抽取少女吐出的秽物,灌入娇嫩的肠道。娇嫩的肠道中,一根橡皮管子连通到后面的粥碗,重重拷问下,少女并不能时刻保证后庭括约肌的恪尽职守,有时便会发出些淅淅沥沥的声音,是娇嫩的女儿要求母亲添饭的声音。

三大碗大米粥会在少女受刑期间作为能量和水分来源,刑期取决于少女自身。什么时候这些大米粥都喝进少女身子里了,什么时候刑满释放。反之,若少女立不稳摔倒了,就完蛋大吉从头来过。根据视频的时长来看,少女一次通关,不过粥也足足喝了两天,期间也伴随着一些不被限制的尿失禁,本次的受刑过程中,尿失禁会导致少女脚踏处的装水皮袋子滑溜溜的,显著增加受刑挑战性,因而并没有被限制,相反还被鼓励,这些是少女从粥中的利尿剂成分中得出的结论。

视频的最后,少女小腹尽管鼓胀,但上身与腿部紧贴的程度丝毫不敢放松。一片狼藉的两个粥碗终于空空如也,濡湿的眼眸带着细腻的情感望向视频以外的方向。似乎得到什么首肯似的,少女衷心地用尽残存的最后一丝精力道了一声谢谢,任由哭声撕心裂肺、泪水飞扬地摔了出去,任由米色浊液从身子里喷出。身处修罗场也无法掩盖少女娇躯从中得到的快意,那绯红舒缓又一团糟的容颜,是世上最美的风景线。

家主大人要我无需回复上述传真,我就脸红心跳又欣喜地应了,然后冥想一阵平复思绪。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了,只有一些就医记录能够告诉我,我在失去意识的一星期左右究竟经历了什么。

剧烈运动使得我的身体短时间内积累了我脆弱的循环系统无法代谢的废物,由此我在休眠期经历了几次透析;乳腺手术成功,此后我得以借此途径排出体内的代谢废物,循环系统得到升级;大量皮下毛细血管破裂和皮肤破损也让我被迫接受了几个疗程的输血和抗生素治疗;人造骨骼中被发现的不太适合的、可能由内而外伤害我的部分均接受了细致的打磨;最重要的治疗则是将我惯常穿戴的动力外骨骼与原有的人造骨骼进行整合,使我之后不必再将这套设备穿戴到体外了。

这些治疗对我而言多数利大于弊。比如说来,我可以此后一定程度上不必再忍受涨奶的折磨,尽管这只是将我过度敏感的触觉所接受到的一小部分痛苦一定程度上消除。再其次,我的身体不用借助外骨骼,也可以较大程度地活动了。可这一切的一切我都宁可不要,宁可承受多得多的折磨,我都希望家主大人能够如同从前那样,一次次耐心地通过我的排泄申请。这两件事虽小,但我能够真切地从中感受到家主大人与我密不可分的联系,现今这微小的联系也被切断了,我能感受到灵魂的孤寂,感受到我与这个世界绝缘。

可我转念一想,即刻仿佛云开雾散一般。这份孤寂是家主大人赐予我的无上礼物,有形的联系已然不复存在,心灵上的牵绊将其献祭后翩然升华。若不是我此前经受的“调整”和“约束”,此刻的喜不自胜必将填满我的心房。一切情感的奔涌,对我如今的身心都可能带来不可预知和不可承受的风险,我只得将满溢的甜蜜悄悄收拢。

我被告知,胸部虽被纳入循环系统,可以将废液排出,但是与之相应的模块暂时还未制作完毕,因而现在我胸部两处尖端,各自插入深处的导管,将本来聚拢于此处的废液尽数收集。我暗自一想,胸部如今也当属排泄系统的一个环节,因此我应当每日仅在家主大人设定的排泄时间,将胸部满盈的液体释放。

我连带置入后庭的营养液泵,将胸部两处尖端的液体收集器一并去除,随之为其附上那一对我惯常佩戴的墨玉乳夹,相信不需要等多久,我变会再度感受到此前习以为常的,这两处的满盈。此后我顺便为后庭置入一支标准营养液,记录仪显示,由于我今日借助液泵额外地摄入了营养物质,因而我只需要额外摄入三支标准营养液,即可满足一日的需求。看消息加上看视频,今天晨间醒来,准备起床已经傍晚了。早晨从夜晚开始的话,无异这天我可以自由支配的仅剩下一些垃圾时间,什么都做不了。

目前看来,我的身体与正常人的距离仍然非常遥远。对我而言接下来最重要的议题便是身体上的手术改造,这些手术改造的底线是让我在外观上能够融入正常人的社会生活,追求的目标远高于底线,则是让我的身体与正常人实现等同的功能。现阶段,家主大人的要求,唯有爱惜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准备用身心接受残酷但必不可少的重大考验。天色暗了以后,我淋浴烘干,躺在床上读了一会儿电子书又看了一会儿视频,便休息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享受着闲适又充实的生活。我的房间位于这处城堡构造的别馆中,最高尖塔阁楼的位置,通向建筑主体结构的通路被家主大人封闭,使我得以充分独处,审视自己的身心,为未来积蓄。

日复一日地,仿佛时间静止了。清晨从梦境中醒来,在两个小时的形体芭蕾后沐浴梳妆,享受运动带来的满足感。我为此三生有幸,因为我仅剩的脑,其分泌多巴胺和内啡肽的功能奇迹般地没受到什么损伤。晨练结束,我一般会读一段时间的书,看一段时间的风景。居高临下观赏山与海,意味阑珊,别有意境。日头开始西斜后,我便在正座在阳台的榻榻米上钻研我所钟爱的花道,往往走过一遍流程后,在落日的余晖中冥想。天一黑,往往就排泄、沐浴休息了,肉体尽管强化过一次又一次,可我的体力不算好,每日要保证十一二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我就这样平静地抵达了数年来的痛苦之路所导向的高峰。长期的修养后,我终于得以接受下一步的手术,抵达这离奇般死而复生的命运的最后一站。

本章是过渡章节,肉不多,而且还是文艺复兴,在《岚》第一章基础上猎奇化一些。下章开始,调教会到达新高度。

<< 救赎 第四章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7 thoughts on “救赎 第五章”

  1. 小剧场:
    主人对我严厉又温柔。确定关系前,主人给出的条件是绝对服从一切命令、无法结束、没有安全词。确定关系后,主人给我所有的痛苦和羞耻,都事先用自己的身体切身体验后,选择能够承受的部分,而放弃不能承受的部分。
    我写小剧场的时候被要求发情,为五一假期受孕做积累。主人正在玩游戏,我一丝不挂地正座在主人右后侧,嘴里含着主人的精液,身上三处小核都有带铃铛的小夹子,前面后面腔道都夹了一串磨砂珠子,有点响声,巴掌就上来了。
    主人当我面喝过自己的精液,我身上的东西,都是主人自己用过后觉得不是特别难受后才给我用的,还被我打过巴掌,你们相信吗?
    其实也不是没有失败的时候。比如说,主人想尝试用姜,又怕直接来危险,就把姜汁稀释以后给自己灌肠,先来低剂量的试试,结果差点就叫救护车了。又比如说主人想要开我尿道,但自己刷到泌尿外科男用尿道棒的视频就吓傻了,此后再不提。所以比如说黄金这种可能有生命危险的玩法等等,我们一概敬而远之。
    不过呢,许许多多的事情,主人只需要在我面前,对自己的身体尝试一次并表示尚能忍耐,我就要在这方面,无条件地用自己的身体,承受相同的东西无数次。主人的一本万利,我为什么甘之若饴?
    写这些小剧场并公布于众,是主人的任务。此前主人一直尝试自己经受暴露的考验,但没有做到,我也因此不需要接受暴露调教。主人从未强迫和诱导我暴露自己,但又向往这种感觉,于是就命令我发这些羞耻的东西。我发这些东西其实算是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因为主人没有亲自发同样羞耻的东西。不过我考虑到这对现实层面没有影响,就在主人一向贯彻的原则性基础上,偶尔贯彻一下灵活性原则,从别的角度成全主人一直以来未曾得偿的夙愿吧。
    最后仍然是出于私心拉赞的环节。每一个点赞数不足30的章节,都证明我在一个阶段的写作过程中不用心,代表发情程度不够,五月一日那天,会在三次基础上,作为累加的高潮次数,原原本本地发生在我的身上。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