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无法逃脱的命运 序章

无法逃脱的命运 序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序章 夜半惊魂

夜半时分,一轮弯月高高悬在天空,除了几颗星星忽闪忽闪地伴随,几缕阴云也慢慢遮住了月亮的光芒,人们都沉浸在梦乡之中。一条悠长的胡同里,一名身穿杏色水手服的少女正在奋力逃跑着,身后紧随着3名年轻男子。

“呼……呼……怎么回事嘛,这些人……一直……追个不停的!”名叫艾尔的少女边逃跑还不忘吐槽道,被白色连裤袜包裹的细长双腿运动时带动着与水手服配套的浅杏色短裙飘扬。可是身后的追赶者却毫无停止的迹象,与艾尔的距离渐渐缩短。

少女纤细的双腿榨干了最后一丝力量,“啊…哈……不行……不行了……你们……追我一个……啊宅……太卑鄙了!!”力竭的艾尔在转过几个弯后钻进了一条岔路,停止了奔跑,一只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扶着弯曲的膝盖,用力地喘着气,任凭两股银色色的双马尾拖曳下来,脸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滴在了自己的棕色圆头搭扣小皮鞋上。脚步声越来越近,艾尔连忙紧贴着墙壁,紧闭双眼,双手捂住嘴巴心里默默念叨“过去过去,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令人绝望的声音传来,“可让我们好找啊,艾尔”三名男子拐进岔口,呈品字形将艾尔围住。“个头那么小,细胳膊细腿能跑哪去?啊?”为首的络腮胡青年喝到。

艾尔睁开双眸,抬起头用一双玲珑的杏眼看着对方,将双手蜷缩在胸前“谁…谁是艾尔啊,你们找错人了!”

络腮胡看着艾尔蓝水晶一般虹膜,楚楚可怜,咽了咽口水,定神道“哦?那你跑什么啊?”

“你…你们三个大汉…追我一个小女生…我…我能不跑嘛!”艾尔说完将眼神撇到一边。

“哦?”络腮胡从腰间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对着艾尔端详起来,“杏色水手服,翻领袖口和裙子上有棕色条纹,双马尾,刘海,银发,你说这不是你嘛?我可是看着一模一样啊。”

“……”

“不说话那就是了,说,回魂圣水的配方是什么?”

“回魂圣水?”艾尔抬起眸子,紧皱眉头,“那是什么?”

“别装了,全拜奥大陆最好的药剂师艾尔,只有你知道回魂圣水的配方,劝你早点说出来,也少吃点苦头。”

“唉?我?最好的药剂师?我只是学院的学生啊,虽然我的药剂学一直满分………不对,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回魂药水啊!”

“那就怪不得我们了,我们也是受人所托,总有办法让你说出来。”说完络腮胡一手抓住艾尔的手腕,“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别!别碰我!”艾尔拼命挣扎,但青年的大手就像是铁铅一样夹住她瘦弱的手腕,艾尔扭动着身体做着无用功,一点点被络腮胡拉离墙根,情急之下艾尔扬起一脚,正中络腮胡要害。

“咕唔唔!!!!!!”络腮胡一下跪到在地上并松开了手掌,艾尔也失去了平衡倒在墙根边,随即马上起身准备逃跑。刚跑出去两步,就被一个喽啰从身后抱住。喽啰将艾尔双手强行扭到背后用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将艾尔按在墙上,并且用膝盖顶住艾尔的双腿。

“头儿,你没事吧!”另一个喽啰扶起络腮胡。“臭丫头,胆子不小啊!”

络腮胡皱着眉头,在喽啰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啐了一口口水“本来想对你温柔点的小妮子,你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了,给她带走!”络腮胡一声令下,艾尔便被押着粗暴地推向了来时的路。夜很深,艾尔的喊声在胡同里回转,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听见,阴云遮住了月亮,4个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一间幽暗的屋子里,络腮胡正坐在一张桌子前,夹着手下点的香烟,深深吸了一口,色咪咪地望着眼前的艾尔。艾尔的双手被反剪高高拉起在背后,随后好几股绳索从她的上臂庞绕过,穿过她馒头的上下侧,随后经过肩膀,在两个马卡龙之间做了绳栓,又穿过胳膊与身体的缝隙固定,最终回到背后的主轴上收紧,艾尔的上半身完全成为了一个整体只剩下动动手指和摇晃身子的权利。绳子勒住衣服像是断成了几节,每一节都被空气充满又随时可以瘪下去。薇尔的小嘴里含着一个红色的带孔口球,口球塞得很深,让艾尔完全咬住,两股皮带系在脑后,拉的艾尔的小嘴微微变形。艾尔被口球和绳子勒的生疼,挺拔的小鼻子微微抽泣着,脸上还有半干的泪痕。但是络腮胡一行人似乎并不想这么放过她,喽啰用一根绳子绕过艾尔身后的绳柱另一端穿过屋顶的挂勾,分别将主轴,肩膀,腰连接固定牢牢吊在挂勾的主绳索上。络腮胡笑了笑,按下了手里的升降按钮,挂勾缓缓上升艾尔身上的绳子进一步勒紧。

“呜……唔唔呜……”艾尔一边摇着头,疼痛的感觉更是逼出了她的泪水,哀求声被口球过滤,只剩下嘟囔不清的话语和滴下的口水。她的身体慢慢悬空,只剩脚尖碰到地面,最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上半身的绳索上。喽啰又一把抓住艾尔的脚踝,脱掉她的圆头小皮鞋,让白丝包裹的玉足呈现出完美的足弓,用绳子做了一个单柱绳套收紧,随后绕过挂勾上绳索的搭扣,托住艾尔的大腿,将绳子收到最紧,另一只脚也如法炮制。

“呜………呜呜………呜……”艾尔的小脑袋耷拉着,轻轻摆动以示抗议。

“头儿,这样可以了嘛?”

“差了一点~”络腮胡说罢,走上前借过小弟递来的绳子,一把揪住艾尔的银色双马尾,用绳索在马尾中部和根部绕了几圈,再将绳子拉直固定在悬吊的绳子上。艾尔的小脑袋被头发牵扯,不得不高高抬起望着前方动弹不得,整个人呈反弓形被吊在空中,口水与眼泪在她细嫩白皙的脸颊上不住流动,精致的小鼻子一吸一吸,喉咙里满是哭腔。

络腮胡捏住艾尔的下巴,“怎么了?刚刚不是挺能耐嘛?这滋味挺好受吧,臭丫头!”随后向手下使了个眼色。艾尔的口球被解下,嘴角已然被皮带勒出了红印,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下巴,一滴滴落到地面上。

“我不想废话,配方是什么?”

“呜……呃……我……我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啊………”

“头儿,看来不用点方法这臭丫头是不会招的。”络腮胡听闻使了个眼色,一块被绳子系住的长砖被拎了上来,随即挂在了艾尔的纤纤细腰上,整张被拉开的弓又被添了一把力。

“啊!……别别……不行……不要……我真的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说就这么被挂着吧。”络腮胡并不理会,转身和手下坐下,讨论任务,时间之类的话题。

“求……求求……求你们了……放我下来……我……呃……不知道啊啊………”艾尔在空中哭喊着,恳求着,但换来的只是漠视。不知过了多久,艾尔觉得自己的腰几乎脱力,在折断的边缘,胳膊,手腕和脚踝被绳索勒的几乎麻木,手掌已经发紫。艾尔双目无神,小嘴微张,任脑袋被绳索拉着,平时红润的小脸蛋有些苍白,冷汗从额前鬓角渗出,打湿了银色的刘海。她就像一个没有感觉的拉开的弓,被悬在空中供人观赏,意识也渐渐模糊下去,只有悬挂处的疼痛提醒着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儿。

“头儿,这丫头这样了还不说,该不会真的不知道吧。”

络腮胡搓了搓自己的胡茬“莫不是上面出了差错?你俩先去把药给她灌下去,不能给这丫头绑死了。”“是。头儿”手下听言取出一瓶蓝色的小瓶子,捏住艾尔的脸颊给她灌下。不一会儿,艾尔觉得自己从原本的碎片拼成了一块整体,手脚,身体恢复了知觉,不过伴随着的还有更清晰的痛感。

“怎么样,臭丫头?还是不肯招嘛?”络腮胡一巴掌拍在艾尔的小屁股上。“还是说喜欢这种滋味啊?”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你们…在说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什么……回魂圣水………”

络腮胡沉思片刻,“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咱兄弟几个为了你可也忙活一晚上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说完玩味地挑起艾尔的短裙看着被连裤袜包裹的娇臀。

“你……你们要……要干什么!”

“拜奥大陆排得上的美女,药剂精灵艾尔,可不得用你的身体来犒劳犒劳我们?”络腮胡在艾尔白丝包裹的大腿上摩挲,不怀好意地笑着。

艾尔听闻连忙摇头拒绝,但被绳索紧紧拉住,扯的头皮生疼,“不……不不………求你们……别这样……咕唔!”一只大手捏住了小嘴,随后一张像口罩一般的黑色皮革蒙在了艾尔的鼻子下,皮革中间一个向内伸展的空心圆柱卡住了艾尔的小嘴,圆柱向皮革外的一侧恶趣味的用细锁链连接了一个盖子,口罩两侧则是通过皮带在脑后链接。艾尔再一次失去了抗议的权力,虽然腰间的砖头被解下,但是几个青年却不怀好意地围了上来。

几个青年玩味地看着艾尔,一边捏着艾尔被白丝包裹的玉足,一边将艾尔的短裙掀起固定在腰间的绳子下。“头儿,这丫头真他娘的漂亮,穿的也骚,我都忍好久了。”

“不过头儿,我们这么做上头不会怪罪下来吧?”

“你俩给我把嘴闭严实点!这件事谁都不会知道,为了这丫头一晚上没睡,还不得尝尝滋味?”络腮胡边捏着被绳子勒的更加突出的小土包边呵斥道,“看你俩那样,别忍了,干活~”鬣狗在饥饿时会不顾一切地扑向猎物,艾尔现在俨然是被绑缚着的嫩肉,除了被鬣狗们享用,再无他法。

“不!不要!”艾尔在心里嘶喊着,但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只是面前大汉赤条条的大腿,和充能已久的武器。艾尔羞红了脸,却挪不开脑袋,只能尽力将视线向下转移。艾尔口罩上的盖子被人拉开,沾满口水的香舌被人无情地拉出来玩弄了一番,她感觉自己的秘密之处有风吹过,裤袜和内裤已经被拉到大腿了罢,两只手按在了她的脑袋两侧,两只手扶住了她的胯骨两侧,一只脚被拉的更高了一些,大概是抓住了绳子固定吧。她感觉到私密的庭院被人刚刚抵住了大门,前门带了一点温度,后门则是微凉,鼻子前,一股讨厌的臭味也越来越近。

“不……我不要……”艾尔哭喊着“谁……谁都行……来救救我………”

“噶啊!!!!”“啊!!!!!!”“唔呃………”

就在被拉入深渊的前一刻,三声惨叫拉回了艾尔的思绪。带着恐惧和疑惑睁开的双眼,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穿着斗篷看不清楚身材,但是个瘦弱矮小的女性,带着面罩,用特别熟悉的声音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艾尔…”

艾尔整理完衣衫,蜷缩在凳子上,双手分别抓住另一侧的胳膊,狠狠捏着,想要止住身体的颤抖,从刚刚的一系列事件中平复。斗篷女人则是递过来一瓶蓝色的小瓶子,“喝了它,能够修复被绑伤的地方。”随后给艾尔按摩满是绳印的脚踝。艾尔喝下药剂,刚刚被拼接起的感觉又在身体蔓延开来,不过对比与刚刚缝补,这次更加柔和,像是一块块拼图,恰到好处。“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回魂圣水是什么?”

斗篷女愣了一下,随后缓缓站起来,摘掉了自己的面具,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像蓝宝石一样好看的眼睛和一头披散的银发。

“你!?”艾尔瞪大了双眼。

“没错,我是你…是未来的你……”

艾尔好一会才接受了这个事实,“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回魂圣水是什么?”

未来艾尔长叹一口气“这事都因你我而起…”

在未来的时间线里,大概在一两年后,艾尔因为制药天赋异禀,被誉为拜奥大陆有名的药剂精灵,参与到所在国赛伦的顶尖药剂研究计划当中,而回魂圣水则是在这个项目中诞生的。回魂圣水可以让除自然死去不超过1天的人起死回生,本来是用于来不及救治的意外死亡病患。但是赛伦的武斗派要利用在战争上,打造出不死军队,回魂圣水的原材料很稀缺,由于国家常年扩张,赛伦的原产地渐渐也就枯竭,不死军队成为了历史。但四处征伐积累的仇恨不会消失,赛伦灭亡了。我和其他赛伦的旧部四处隐居,不为新王服务,新王想要利用本国原材料重塑不死军,于是便想到了回到过去,从初出茅庐的你下手。

“呃……但是现在并没有……”

“对,他们把时间计算错了1年,而且未来回到过去,只能影响到梦境。”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梦?”

“是的,我发现了他们侵入了你过去的梦境,好在赶上了,切断了他们的链接,而且毁掉了备份,他们以后再也找不到你了。”

未来艾尔抓起艾尔的小手“答应我艾尔,把回魂圣水的配方,记在你的脑子里!不要让它用于战争!不要走向我这个结局。”

“唔…嗯……嗯嗯,我答应你!”

“好,好艾尔,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不过,还有一件事…”

话未说完,未来艾尔身躯一颤,跪倒在地上

“你,你怎么了!”艾尔着急地扶起。

“是报复,就像我切断他们的链接一样,我也差不多了……在那之前,艾尔,记住我说的话。”

“好的!”艾尔拼命点点头

“不要靠近梅扎………………………………”

未来艾尔的身体化作碎片,一点一点随风消逝,随着消逝的还有没有说完的话语……

“艾尔!!!!”

“艾尔!……艾尔…”艾尔从床上惊醒,看着窗外蒙蒙亮的天空,“真的是梦……”但是抬起手一看,里面攥着的是一个小小的蓝色瓶子……

剧情向的文,带有绳缚,调教元素,各位看官看个乐就好啦,为爱发电,支持一下。

无法逃脱的命运 第一章 >>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