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无法逃脱的命运 第一章

无法逃脱的命运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学院日常

距离上次奇怪的梦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再也没有未来的人找过来。再正式介绍一次,我叫艾尔•修曼,是拜奥大陆赛伦国一名16岁的少女。拜奥大陆是个半科技大陆,既有科技方面的发展,也存在一些古典的炼金,炼药的学问。在拜奥大陆,16岁意味着成年,要离开自己的父母独自生活,有天赋的孩子会进入国有学院进行为期4年的生活,在学院中学习未来从事职业的技能知识,每月学院会给予足够生活的补贴,听起来很不错吧~我就是学院中药剂学的一名学员,顺带提一句,我每次都是满分哦~

今天的我穿着学院风银白色细边点缀的黑色翻领长袖制度,下生则是配套的黑色百褶制度短裙,被白色肉色拼接假长筒袜包裹的双腿下摆着黑色学院皮鞋。我身边的短发一个身穿白色一字肩长袖衫,搭配黑色不规则斜边褶裙和黑色中筒袜、马丁靴,短黑发的小姑娘这个活泼的女孩叫做玻耳修•帕米拉,匀称的身材搭配上一副看起来格外舒服的清爽脸蛋,柳叶细眉下一双丹凤眼,紧俏的小鼻子下两瓣细唇,嘴角微微上翘。这是我的闺蜜,虽然成绩一般般,但是家境不是一般的好,是国内有名贵族帕米拉家族的千金小姐,好像本来是想将她培养成淑女的,不知为什么在科技时代偏偏喜欢舞刀弄剑。

“艾尔~我们是好姐妹对吧~”

“是…”

“好姐妹就应该互相帮助嘛~”

“别说了,不会把作业给你抄的…”

“就这一次,最后一次~”

“这已经是第15次了……”

“啊~坏艾尔,借我一下嘛~”

“………”

“求你了~求你了~”

“……………”

“再送你一把多用刀~”

“……………”

“我今天请你去抽衣服盲盒~”

“不要……我非酋体质离谱,上次开了5件一样的,最后都贱卖了好几件………”

“我把家里珍藏的药剂书籍借出来给你看~”

“唉……好吧,最后一次……”

“知道艾尔你最好了!”

我和玻耳修结伴而行来到了学院,度过一个日常,玻耳修的日常被补齐作业而烦恼着,而我则是一直在思索上次被灌下,以及未来艾尔送我的蓝色瓶装药剂配方。不似其他药剂师需要化验,尝过两次后我已经可以大概知道配方,这大概是我的不寻常之处。老师们经常夸我前途无量,也常常说还好赛伦国制作负面药物是被禁止的,否则不知道我会不会去为了探索解药而去试药。

“大体都知道了,只是两种药的区别还需要琢磨一下…呐玻耳修,你结束了嘛?我肚子饿了~~~”

“还有一点了~等等我好叭~”

“每次都要等你,平时多努力一下呀……”艾尔收拾了一下“我不管你咯~晚上记得我们一起去逛学院里上的新货哦~不见不散”

“嘛~艾尔~好吧,不见不散~”

我穿过食堂的走廊,在逛街之前还有挺长一段时间,我喜欢去药剂学老师艾米丽斯•玛莎的药园去观察各种原材料的特性和培养,玛莎老师是一个留着黑色单马尾年轻微胖的女老师,平时喜欢穿着白大褂,阔脚裤和一双白色休闲鞋。平时里玛莎老师很温柔,专业知识也过硬,所以喜欢她的学生很多,不过她的药园在学院里偏僻的角落,知道她药园的学员不多,亲自去学习的更是几乎只有我一个了。

眼前突然出现一群人影,一群人从一个墙边草丛里钻了出来,貌似是学院里的贵族顽劣分子。几个人边走边说着,和艾尔迎面走来,几个人痞里痞气地走着,看到对面的艾尔,上下观察着,从脸到胸再到腿,恨不得将艾尔印在自己的视网膜上。

一边走一边小声交流着“唉唉唉,那是药剂学的艾尔,比说的还好看啊~”

“真想把她也绑起来舔她的腿啊~”

“算了吧,这种美女,失踪了肯定有人知道,不像我们抓得那个~”

“那婊子水真多,吃完饭赶快把老大叫来玩玩~”

“嘘小点声……别让人听到了”

“有什么关系,那种女生丢了都没人知道~~更何况绑的严严实实的,还塞着东西,怎么跑啊~”

艾尔被看得很不舒服低着头快速和他们走过,但还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等那群人走远后,回头看了看墙边的草丛,“那后面会有什么?”艾尔问自己,“还是当做没看到?”

“当做没看到吧,和我也没有关系……”艾尔正准备离去一个月前自己在梦境中被捆吊折磨的画面突然映入脑海,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她看了看四周,又翻了翻自己的挎包,“应该可以搞定吧,我就去确认一下,然后叫安保来就可以了。”艾尔做了个深呼吸,扒开了那片草丛,草丛一开始长的很长,似乎是被药物催化过,而后面则是一条被各种楼夹杂着的小路,这条小路悠长蜿蜒,一直通到一片学院还没有开发的学院前身废弃的小办公楼。绕过这栋办公楼后面,一个被废弃的体育用品储藏室突兀地出现。艾尔小心翼翼地靠近,用耳朵贴在门上,只听见储物室里有一名女孩轻微的呻吟声传出。艾尔从门缝里观察,但是看不见什么,轻轻一推,门吱呀地打开了,门锁显然坏了很久。艾尔从门缝里环视,一个被绑的女孩出现在眼前。

女孩和艾尔一样是个瘦弱的孩子,浅绿色的头发一缕一缕地从头顶向下伸展,是一头最长到肩膀上部的外翘短发,几缕前发向内扣构成了刘海。女孩靠在一个跳马上,胸部被绑了个花样,绳子编织的绳网罩在她的身体上,一个个菱形图案将女孩的白色水手服分割,也划分出了两个单独的隆起区域,至少是C。双手被反扭到背后,绳索缠绕之后越过肩膀压住白色条纹点缀的浅绿色水手巾,在各个绳子的交接出做好固定,在胸部和脖子之间画出一个简单的倒梯形后回到背后一圈一圈地收在吊住双手的绳子上方,随后又又几圈绳子绕过跳马回到女孩身上,让女孩牢牢靠住。双腿和艾尔一样纤细,虽然没有艾尔那般紧致,但更加修长,一只包裹到膝盖下方的中筒泡泡袜保护着她的一边脚丫,两双鞋子却不翼而飞,另一只小脚丫的脚趾紧紧扣着似乎在忍耐着什么。这双腿被分别被大小腿紧紧折叠在一起,绳子由脚踝开始,绕过大小腿几圈再从中间缝隙绕过固定,反复向上几次,女孩的大小腿分别成为了一短截,最后由膝盖延伸出的绳子紧紧拉住女孩的双腿,分别系在左右的铁架上,女孩的双腿被强行打开,整个人呈M形。回响在空气中的还有低沉但有节奏的嗡嗡声,女孩的黑色皮鞋,圆框眼镜,和浅绿色水手即膝裙被散乱地扔在地上,浸湿的白色少女胖次下亮着红光的小玩意儿看起来就是声响的罪魁祸首。由身上延伸出的Y形绳索更是压在那玩意儿上,防止那玩意儿脱落。女孩的嘴巴被黑色胶带一圈圈缠住,中间有一块凸起,眼睛上也被带上了一个黑色皮革眼罩,带走一些小小雀斑的脸蛋上已经泛起了潮红,整个身上的束缚虽然没有上次络腮拷问艾尔那般处处紧到极致,但也让少女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

艾尔拿出包里的通讯机,呼叫了安保“请问是安保嘛?药园前面,14号实验楼背后的废弃办公楼,有女孩被人绑在这欺负了,麻烦快来救她,谢谢请快点!就在14,15号楼中间的草丛背后小路进。”

“这样就行了吧……”艾尔挂掉通讯机,“我做的也就这么多了”艾尔正准备转身离开,听见女孩有气无力的唔唔声,又看到女孩下身的垫子已经湿了一大片,看起来已经被折磨了一段时间。“算了,好人做到底吧……”

吱呀~艾尔轻轻推开坏掉的门,女孩听到以后拼命摇头挣扎起来,“呜呜呜呜呜!!!唔!!唔呜唔唔……!”

“嘘!!!”艾尔先将门关上,再连忙捂住女孩嘴巴,“别怕同学,我是偷偷来救你的。我帮你解开,你别大叫哈~”艾尔取下女孩的眼罩,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眨了眨,一双浅黄色的眼珠惊魂未定地看着艾尔。感觉到自己嘴巴上的胶带被一圈圈拆下,女孩慢慢平定下来,挪动脑袋配合艾尔。

“这是,你的袜子?”胶带下女孩的嘴巴被自己的白色泡泡袜赛满,腮帮子被撑得鼓鼓的,那群人恨不得把袜子全部塞进女孩的嘴巴里。艾尔费力地从女孩嘴里把袜子抠出来一截,再慢慢拉出来,袜子已经被口水完全打湿了,女孩开始拼命干咳起来。艾尔拿出水杯喂了她两口水,女孩才安定下来,调整呼吸。“我叫艾尔,他们为什么抓你?”

“那……那个………呃……你……艾尔……同学……可……可以先把………把下面停掉……嘛?……我……我真的不行了………”

“呃……这”这可让艾尔一头雾水,随后解开她秘密的绳子,将胖次扯开,一个不断震动的粉红色小玩意儿正在不断工作着,一头没入了女孩的花柱,外边则是贴着女孩的蓓蕾。

不经世事的艾尔一下羞红了脸“这……这是啥……怎么关啊………”

“就……就是……红色亮点下面………开关……长按…………再拿出来……”

艾尔颤颤巍巍地用食指抵住开关,按了下去“呃……~~”

开关终于停了,艾尔用食指和拇指嫌弃地捏住,慢慢将玩意儿取了出来,随后连忙扔到一边,用纸巾擦手。直到这里,女孩儿才长舒了一口气,瘫倒在跳马上。

艾尔看女孩在休息,开始解开她身上缠绕地密密麻麻的绳子。

“谢谢……谢谢你………咳咳……我叫……薇弗利•沃。我本以为没有人会来救我,救这样的我……”

“沃?我好像听过这个姓。”

“艾尔……我和你都是药剂学的……”

“唉??????”

“我…存在感…低,成绩一般,长相一般,衣品一般,不爱说话………”越说声音越小,说完就低下了头。

“没事的,你慢慢组织语言,和我说,我一会和安保说明情况。”

薇弗利鼓了鼓气,“他们,很早,盯上我……没朋友,说要钱,保护我………没钱,欺负我………实在没有钱了……他们说……用身体还…………”

艾尔大概明白了情况,将绳子能解开的解开,解不开的用玻耳修送的多功能小刀割开,随后给薇弗利按摩关节。“没事的,结束了…以后不要和他们沾上关系了”

“我不像艾尔……星光熠熠,走到哪里都是焦点……我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总会在某个时候被他们盯上的………”

“要不要考虑跟着我?我们先去街区口找玻耳修,她超飒的~会保护我们的~”

“欸?”

吱呀~破旧的大门再次被推开,“是这里有女孩被绑了嘛?”

艾尔走到门口一看,是安保来了“安保大叔,这位同学被流氓欺负了,您能不能多叫点人来,把他们逮住,上报给学院?”

“这还了得?谁这么大胆子在学院里做这种事,你们先等一下,我叫人来,然后送你们回住的地方。”

“谢谢大叔~”

“不客气,小事一桩~”安保走出屋子拿出对讲机“啊那个,人找到了,你们带人快来,抓人”

艾尔回身安慰薇弗利,但看到薇弗利的脸色非常难看,“怎么了沃?”

薇弗利指着大叔的脸,惊恐地拉着艾尔往屋外另一边走,艾尔一脸懵,薇弗利见拉不动,离开艾尔向一个奇怪的方向拼命地跑去了。

安保回身一看“唉???那个小姑娘怎么跑了啊?不怕危险的啊?你跟我一起去找找她。”

“不知道啊大叔”艾尔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大叔,您在这等着抓那帮坏小子,我去找她。”但安保大叔却一把抓住了艾尔的手,“别啊,小姑娘,我又不认得人,要不你跟我在这埋伏着,一会兄弟们来了也有个见证啊。”

艾尔从他的举止和沃的反应确定这个大叔有问题,“别了大叔,松开我~我还有事呢~”

大叔的脸上笑得越来越灿烂,身后的夕阳照着他,渐渐看不清他的脸“什么事能大的过抓人呢?”

艾尔,心里越来越慌,她想起了那个梦里,被折磨了一晚上的梦,几乎被绑死的梦,她开始用力挣脱。“哟,小姑娘,这是什么意思啊?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一看就是不常锻炼的~不过我看你身材挺好的,苗条,腰也细,虽然说不上前凸后翘,也就是个A,但也是有一点点奶子和屁股的嘛~他们管这叫啥?萝莉~留点力气一会伺候兄弟们怎么样啊?”云彩遮住了夕阳,安保脸上全然没有刚刚的慈眉善目,俨然一副猥琐的面孔。

“快看,安叔在那,快去抓人!”一群纨绔子弟从小路现身跑来。艾尔着急,又挣不开,急忙从包里取出防狼喷雾对着安叔的眼睛猛喷,“噶啊啊啊!!!”安叔连忙撒手,艾尔又向安叔胯下飞起一脚,让他连连后腿。随后连忙小步子躲进了废弃的办公楼。

“安叔,安叔,您没事吧!”

“可恶,那白毛丫头,在那破楼里,给我把她逮出来!”安叔一边捂着要害,一边呕吼。

“天啦,为什么之前在梦里跑过一次,在这里还得跑一次啊!!!!”艾尔吐槽着“这次穿的还是小皮鞋,怎么跑嘛!不管这个事不就行了!!我真是非酋体质拉满了!!!”

十几分钟后,十多个小混混已经进入了破楼,“出来!别躲了,我看到你在那!”

“白毛,出来,让爷爽一爽,就放过你!”

“躲是没用的,出来!”

艾尔躲在一个办公室里,不敢出声,但她知道这样不是办法,迟早会被地毯式搜索揪出来。“只能用这个了”艾尔从包里掏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将里面的粉末撒在空中,艾尔的身影被隐去了。自从上次的梦,艾尔总是心神不宁,担心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于是自己偷闲儿研制的这种药粉,只要微量撒在空中就可以改变光的反射为折射,从而达到隐身的效果。艾尔慢慢挪动脚步,走出办公室,在楼梯口却遇到了一个纨绔子弟,她屏住呼吸,慢慢挪下楼。

“嗯?是我听错了?好像有脚步?”他环视了四周,空无一人。“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那!”随后疯狂地跑上楼。

艾尔挪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脱下皮鞋装在包里,补充了一些粉尘,在破楼里和这群人开始了捉迷藏。

“见了鬼了,这白毛还能躲到地底下去了?”

“安叔安叔!”对讲机里传来声音,“我们在顶楼办公室发现一个隐形的凳子!真是邪门了!”

“隐形?”安叔皱着眉头,“还真是见了鬼了,这丫头什么来历?”

“好像是药剂学的才女。”

“药剂?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管了,就算她真的能隐身,那也不能瞬间移动。你们听我的!”

艾尔在楼里小心翼翼地挪动,生怕发出声音,向出口挪动着,转过一个弯,却看见出口处被人看守着。一楼东南北3个出口都被人看住,西边的出口一直被锁住。艾尔心跳的越来越快,它怕自己逃不出这张大网。她慢慢摸进了一个储藏室,这个窗子似乎是最后的出路,但是又够不到,艾尔悄悄的挪过来一张椅子,踩上去终于看到了窗外,“没人!”艾尔激动地推开窗子,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对着窗后的掌印一抓,熟悉的脸庞从侧面出现,是安叔………“我抓到她了,都过来!”

四周涌上来了那群男生,拿着抹布,擦去了艾尔身上的粉尘。

一个办公室内,艾尔被押着,扔了进去,用手撑着地,侧坐在地上,面前是一把椅子,安叔站在一侧,椅子上坐着一个金发男子,长长的斜刘海遮住了一边眼睛,身上穿着豹纹衬衫和褐色皮夹克,下身一条紧身裤和擦的锃亮的皮鞋。

“哟,就是你?放走了我们的玩具?”

“把女生当玩具,你们可真够恶趣味的!”

“哦?~~难道那个丫头没有和你说?她是付不起保护费才自愿成为玩具的?”

“保护费?哼~那不也是你们逼的?”

“哦,看来这位银发小姐有点误会,你救的那个婊子可是自己经常偷偷自己偷偷玩哦?”

“沃?那又怎样…”

“嘛倒也不是怎样,不过你做了事,总得给个交代吧?”说着用那皮鞋的尖头挑起艾尔的下巴。“药剂学的艾尔,真是名不虚传的美人~那个穷地方出来的单字姓丫头质量本来也不行,不如,你当我的女人,这事就一笔勾销了。”

“我的眼光好像没有差到找一个街溜子吧~”

“你这丫头!”安叔一巴掌甩在艾尔脸上,“这可是尼拉•梅扎尔,有名贵族的少爷!”

“梅扎尔?!”艾尔瞪大了眼睛“呵呵,那又怎么样,做梦吧~”

“啧…我不喜欢不懂规矩的女人,你们教教她规矩……”

“是梅扎尔先生~”安叔走上前,“啊?丫头,敢踢老子,老子今晚加倍奉还,保准你你明天合不上腿,下不了床~”

“这白毛还脱了鞋捉迷藏,让哥哥给你舔干净脚底怎么样啊?”

“不是喜欢玩捉迷藏嘛,把她扒光了绑起来,让~她~逃~被抓住一次就干她一次~”

在四周的荒淫之语中,一声响亮又熟悉的声音传来,“艾尔!!!你在哪?”

玻耳修,是玻耳修!“玻耳修!,这里!!!啊!”艾尔还没喊完安叔又是一巴掌打在艾尔脸上。说时迟那时快,也就一会的功夫,玻耳修踹开了门,还是那双英姿的丹凤眼,一字肩露出的肩膀上扛着一把武士刀。“谁允许你们动艾尔了!”

一声拔刀,三步并作两步,在人群中穿梭而过,放到了好几人,冲到了艾尔身旁,一剑砍在安叔手上,又接着一个横扫,将安叔撂倒。安叔倒在地上哀嚎。“放心,没有开锋,最多断几根骨头。”

尼拉看着一惊,“你是谁?得罪我不怕死嘛?”

“我只知道,今天你们在座的不折几根骨头,都走不出这间屋子。”喽啰门一拥而上,又是几道刀光闪过

“你们倒下的速度可比叫嚣要快的多啊~”

“你!你!”尼卡怒不可遏抄起一根棒球棍从上往下劈下,玻耳修双手持剑向上格挡,随后一剑打在尼拉的手腕上,随后收剑一捅,扎入了尼拉的大腿“庆幸没有开锋吧,不然就是贯穿了…”随后一个后摆腿踢在尼拉胸口。

“咕唔……哦……哦……”尼拉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着。

“我好像听见你刚刚说有个交代是吧。”玻耳修居高临下地看着尼拉,“这就是交代。”随后一剑砍在尼拉手上,随之而来的,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爸爸……爸爸………”

这时门外冒出一个绿色的小脑袋,“就,就是他们!”原来是薇弗利,指着地上被收拾的混混们。

一队安保进来,“带走带走,都给我带走!在学院里做这种事,不想好了!哎呀,老安,你让我怎么说你,和他们混到一起!你等着处分吧!”

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到玻耳修面前赔笑,“帕米拉小姐,这样您满意嘛?”

“好好教育这帮崽子,让他们以后不敢再对艾尔起坏心思!”

“是是是,是是是!我们一定好好处理!好好处理!”

尼拉一边被拖走,一边怒吼着“帕米拉!帕米拉!!!!我要你生不如死!!!”

这场风波终于平静了,玻耳修和艾尔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呀,这个非酋,还想着去救人,差点把自己搭进去了知不知道!以后还是乖乖跟我一起吧~”

“是是~帕米拉小姐~”

“你说什么呢!不好好说话我可以后不去救你了!”

“好好~玻耳修~”我认真的哄着玻耳修。

“嗯~!这才对嘛~”

“不过你还真是,比以前更厉害了~那么多人我以为最少会出点汗呢~不过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嗨,就是那个绿头发咯,我正在等你逛街,突然跑过来和我说让我去救你,我就让她带着我的戒指去找安保,买了把剑就过来了~”

我回头看着沃,她一直远远跟着。

“今天谢谢你啦,沃!”

“欸!欸!不客气!没事的!没事的!”她一边说一边鞠躬。

“你以后要和我们一起嘛?我做药剂缺一个助手~”

“欸??!我!?可以吗?即使我……”

“不愿意就算了哦~”玻耳修说道。

“没有,没有!我一定好!好好!好好!做!”

“以后多麻烦你了,薇弗利~”

主要是剧情,带有绳缚和调教元素,希望各位喜欢,为爱发电。

<< 无法逃脱的命运 序章无法逃脱的命运 第二章 >>
1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4 thoughts on “无法逃脱的命运 第一章”

    1. 都有点只能说嘿嘿,主要是想讲个故事,后续不想透露太多啦,跟着剧情发展就好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