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okavolin ♥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二十章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二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章 返校,与建立绝对的主奴依附关系

在这个寒假里发生了这么多事,虽然看上去还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我跟两位主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因此理所当然的,假期结束回到学校以后,相比假期前,我的处境可以说是急转直下了。

之前提到过,以大主人的玩法,总会引入一些“受害者”周围的人来参与游戏,

而他们毕竟都是些圈外人,所以往往都会在游戏过程中,逐渐成为大主人享受个人爱好的工具人。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我的主人就是如此。在我们三人的游戏中,主人已经几近沦为了纯纯的背景板。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寒假发生的那几件事以后,在大主人的悉心指导下,主人也慢慢地变得“会玩”了,最主要的是,他似乎对凌虐我的人格这件事,产生了更多的兴趣。

这对我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之前热衷于凌虐我的大主人,毕竟跟我隔着十万八千里远,我总是可以偷偷地偷一下懒,

但如果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主人,也开始热衷于来凌虐我,我可真的就无处可逃了,得时时刻刻活在他的掌控和淫威之下。

有一个也不知他是从大主人那儿学来的的,还是自己想到的法子,放假回来以后,周末宿舍里其他人都出门了,我好不容易迎来了第一次开锁清洁,

在我被戴上手铐,全裸着跪在宿舍浴室的地上,等待着被他用花洒冲洗时,他却第一时间拿出了池子,对着我的下身量个不停。

理所应当的,锁刚被打开时,我被锁了一个来月的鸡儿还蜷成一团,当然不能代表我的真实长度,但他还是用尺子,对着我处于人生最短状态的鸡儿认认真真地量了一遍,然后揶揄了一声:“三厘米,这么短啊”。

我TM……

其实我还是骂早了,我还是太天真了,以为他干这个事的目的,只是最后用这句话来侮辱我一下而已。

在被水冲洗完,被把锁戴了回去以后,正在我穿好衣服回到自己床上躺着看手机的时候,他才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地说出了他的真实目的,一时间让我无所适从。

他竟然说,要我在原有的QQ和微信昵称后面,加上(3cm)的后缀。

我的天啊……

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但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补充道:

只要你答应,以后半个月就开锁清洁一次,怎么样?

老实说我已经有点心动了,按照原先的规矩,每次都要憋一个月实在太难熬了,哪怕还是不被允许射精,但只是开一下锁,就已经很舒服了,

但要做这种事,岂不是社死……

所以更多的打消我顾虑的,还是他的下一句话:

你想想看啊,就算你改了,别人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有什么损失吗?没有。

说完,他耸了耸肩,一副“你爱改不改”的表情。

对哦,这事顶多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所以这样做也没什……

不对不对,还是很奇怪吧,在名字后面加这样的后缀什么的。

但见我犹豫不决,主人终于祭出了大杀器。

其实吧,我看你放假的时候,玩得很花啊?我这儿录了什么视频来着,要不要给他们看看?”他一边说,还一边用眼神瞥了瞥其他舍友的床位。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啊!

怕不是本子看多了,真以为现实里智商正常的人会被威胁吗?我只要报警……

但是,我也没有忘记,我要真是这样果决和理性,一点也不会被感性和高涨的荷尔蒙冲昏头脑的人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答应跟他俩开启这段微妙的关系。

所以,即便面对这种低级的威胁,在脑海里已经想出了好几种应对的方法,

但内心中的恶魔正朝我低语:屈服了会怎样?屈服了会怎样?把自己交出去,任由他人控制摆布,不正是你这只贱奴想要的吗?

所以,我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他把那些视频发给我们身边熟悉的人的样子,权衡了一下利弊,就轻而易举地选择了屈服于他的威胁之下。

我很快就把QQ和微信用户名,后面加上了(3cm)的后缀。

虽然之后我都想好了说辞,有人问起的话,我就说:我最近养了只小鳄龟,在记录它的长度。但其实也是多此一举。

实际上是真没什么影响,过了好几天,也没一个人来问我为什么要改昵称。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一天会到晚都盯着你,看你身上有什么变化啦。

所以我就没当回事了,但殊不知,这其实就是我走向无法回头的深渊的第一步。

半个月后,主人遵守了之前的约定,给我开锁清洁。

但让我猝不及防的是,他这回并没有给我戴回之前的那个联网遥控锁,而是给我换上了一个锅盖锁。

我下意识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但一时间忘了,我的双手还被手铐铐在背后,以及我有没有资格质疑主人做的事?

主人见我发出了质问,立刻就用上了第一次撞破我的丑样时动作,让我闭嘴,也就是把我的上半身按倒在地,然后用脚踩住我的头,让我的脸被迫跟冰冷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我刚刚还很正常地说着话,转瞬之间就遭受了如此待遇,一时间说不清的委屈涌上心头。

但脸感受了几秒地板冰凉的温度,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主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于是求饶道:

“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奴隶再也不敢质问主人了,主人说什么奴隶都绝对服从,求主人饶了奴隶……”

见我如此卑微的求饶,主人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然后把脚拿开了。

我把脸从地板上挪开,喘着气,感觉几乎要哭出来了,但还是不敢出声,只能静静地等待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

又是半个月后,照例开锁清洁,主人又一次拿出了尺子。

因为戴了半个月的锅盖锁了,所以我原本就不大的鸡儿,被压得比戴原来那个长筒的锁时还要短了些,只剩下1.5厘米了。

但我连锅盖锁都没资格再戴了,主人这回给我换上了平板锁。

我的QQ和微信名字,后面的后缀改成了(1.5cm)。

……

又是半个月以后,开锁清洁,量长度,0.5厘米。

***(0.5cm)

原来把开锁清洁的间隔改成半个月,其实不光是为了让我改名而给我开出的条件,而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这也在他的计划之内吗?我感到了一股胆寒,我究竟认了一个怎样可怕的主人?感觉他比总是只是兴趣使然的大主人,还让我感到害怕。

除了我们三个人外,当然没人知道,我名字后面的这个正在变化的长度是什么意思,我的隐私也没有受到任何威胁。

但我还是觉得我的自尊心,已经被主人无情地彻底打碎了,

我,一个月前,3cm;半个月前,1.5cm;现在,0.5cm,

都如实记录在案,我好友列表里所有的人,都看得见。

这一次我内心的底线,就这样被主人无情地突破了。

两位主人已经各自突破了好几次我的内心防线,我的理性已经千疮百孔了。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已经有快三个月没有射过精了,无比高涨又无处发泄的荷尔蒙,让我渴望着更多更下贱的羞辱。

还差临门一脚,我就要彻底沦为一条下贱的戴锁雌犬了。

于是,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0.5cm)的这一刻,

终于,我忍不住了,哪怕知道很可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哪怕会让我进一步走向堕落,我还是实在忍不住,用弱弱的语气向主人问了起来,

主人,请问你让我做的这个事,是大主人教你的吗?

还会换新锁吗?

他好像早有准备,竟不无得意地说,是大主人介绍他认识的一个朋友。

他说,大主人原本就是个玩sm的,就算目标有涉及到伪娘和mtf,也只是约出来面基,然后去宾馆约调的那个程度。

至于真正用言语打碎我这样的伪娘的自尊,让我们真正接受认人做主,从心底里臣服于他人,心甘情愿被他人奴役,这种话术和方法,大主人则是有很多都是从这个朋友那里学的。

所以,大主人看主人在我们三人的关系中逐渐被边缘化了,觉得这样的关系恐怕很难长久,于是也就把他这个朋友,也介绍给了主人。

主人正在玩某款moba游戏,因为是工作日下午,又是郊区服务器,所以排位等待时间很长,他的话匣子一开就止不住了,于是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起了那个人给过他的建议。

比如,对伪娘来说,在他人面前灌肠,尤其是最后喷射的那一下,是对他自尊的有力打击。

然后,又让伪娘把肛交的过程展示给人看,也是对他羞耻心的一种打击,

再伴随着对他蜷缩在锁里的小阴蒂的羞辱,更是能让他的心理防线被大肆突破。

这其实是人类的本能,在很多动物身上也一样,他们往往不能接受在他人面前做排泄动作,

而如果被强迫做的话,那就能有效地消除他们的羞耻心,让他们在后续被提出更过分的要求时,会有更高的接受度。

而具体到对我的奴役,则是要分三步走,正常人都很重视自己的隐私,想要击碎一个人的自尊心,彻底摧毁他的心理防线,建立起绝对的主奴依附关系,

就要先侵犯他的房间隐私,再侵犯他的个人隐私,最后侵犯他的个人社交,当他把一切社交方式都交给你们的时候,他就彻底完了。

听主人说到这儿,我的心脏已经在狂跳不止了。

房间隐私,我已经失去了;个人隐私和个人社交,我已经被侵犯了一部分了。

至于,把一切社交方式都交给他们……?

主人对我说这些,当然不是出自好心,他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他仿佛看透了我在想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你怎么想?

此刻,我的理性,正疯狂地向我发出警报:

至少在这件事的后续上,不管他想让我做什么,我都绝对不能答应,哪怕之前已经千屈服万让步了,也绝对不能在接下来的事情上答应他,否则真的就无法回头了。

但在听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砰砰跳着,

我知道我不想拒绝这个,

我要的就是这个。

但我也没有第一时间接主人的话茬,而是选择了装傻,玩起了手机。

主人见我没什么反应,也就低头玩游戏了,正好排进去了。

我实际上是怕主人过于激进,容易玩脱,这种事最好还是问一下大主人,听听他的意见。

于是我就找上了大主人,跟他提了这个事,他说:

像你这样奴性这么强的,还真不多见。

我也没必要拦着你,但你可想好了啊,玩了这个,你可就真的没法再回头了,

我们随便动一动手指,就能毁掉你。

所以做了以后,你就完全被我们给控制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要对我做什么,但说服了自己——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无论是要在我身上做怎样过分的事情,我都自愿接受。

只是还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狠。

在我跟大主人说了,我已经想好了,我愿意接受以后,他马上就去联系了主人。

但是,即使做了再多的心理准备,在主人给我发来了信息的时候,我还是傻眼了。

明知道以他匮乏的经验,不可能想出这么狠毒的手段,显然他是大段大段从那个人那里复制粘贴过来的,

但是,在心里无比揶揄他之余,我还是非常顺从地,去照做了。

做这些事的时候,我的心在狂跳,仿佛在拼命地阻止我,不要去做这种没有回头路的事。

但我还是去做了,毅然决然。

第一件事,是把我爸妈的微信名片推给了主人,让他申请加了好友,

然后先后打电话给了我爸妈,跟他们说:

这是我刚认识的本系的学长,约好了明年一起做大创,介绍给你们认识认识,

他已经加你了,他名字叫,祝仁,网名叫……我的煮仁

分别对我爸妈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震撼,紧张得快晕过去了,

但我爸妈当然没可能听懂这种称呼背后的意思,也没什么强烈的反应,只是显然也有点困惑,只是连忙答应,嘱托我要在大学里多交几个朋友什么的,就挂了电话。

事后主人跟我看了他的聊天记录,对于我突如其来的要求,我爸妈也许感觉有点困惑,但还是马上加了他的好友,客气地跟“祝仁”(网名“我的煮仁”)寒暄了几句以后,就没有下文了。

这种事情乍一看好像没什么,但主人手头可是有我的好几个视频的,他就这样直接掌握了我爸妈的微信,

我还亲口对他们说他叫祝仁,还什么“我的煮仁”,我要不听话的话,他只要手指一动,把我的视频发过去,我不就直接完蛋?

我只能听从他的一切命令了,再过分的要求,也得一丝不苟地去照做。

我对此等手段之毒辣,感到深深的战栗,好巧不巧我还非常头铁地自愿被它所坑害,真是时也命也。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更绝的还在后面。

接下来要做的事,步骤很简短,所以我很快就做完了,但做完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

是真的很简单,我把我的手机递给了主人,他打开了我的qq,点击修改密码,要先验证当前的密码,

于是我报给了他,让他通过了验证,然后就要输入新的密码,

他就背过身去,给我的qq账号,输入了新的密码,

理所应当的,他没给我看,我当然也就不知道。

最后他转过身来,不怀好意地笑着,退出了当前账号,

顺手又在列表里删除了这个账号。

现在,我的qq账号,密码只有他知道,只有他能登陆了。

虽然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我很快就做完了,但等到做完了,我的心也已经几乎碎完了。

把我的qq账号交出去了,就意味着,如果以后什么时候我不听从这两个人的命令的话,我qq里的群聊,还有好友那里,都会收到我的那些视频。

后果就不用再说一次了,我进一步失去了反抗的自由。

而且亲手交出了用了十几年的qq号,自己再也登陆不上去了,虽然事发突然,还没有太多的实感,但我的心也几乎快要碎完了。

但羞辱我、压迫我愈发愈熟练的主人,此刻可不会好心到留给我足够的时间来心碎。

所以紧接着就是我的微信账号,也如法炮制,被他改掉了密码,还是只有他知道,没让我看见。

但微信的密码,其实并没什么用,真正重要的是手机号,qq账号也是一样。

那么,怎么办呢?

正当我刚刚把自己的QQ和微信账号都交了出去,正像刚做了错事,酿成了大祸的孩子一样,大脑正一片空白,还在愣着神,大脑还没转过来弯的时候,

他从他的枕头底下,掏出了自从他之换了最新款苹果以后就被淘汰了的,只被他用来当早上的闹钟用的,我认不出品牌的山寨机,递给了我。

我不知他想表达什么,就把他的山寨机接了过来,握在手里等他的后文,

然后,他就把我的手机,揣进了他的裤兜里,对我摊了摊手。

一刹那间,我明白了,我的手机归他了,我得用他的山寨机了,是这样吗?

即便我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要对我做什么我都照做,绝对不会反抗,即便是自己的qq和微信账号都已经被剥夺了,但多少还不太有实感,

但涉及到手机这种,我的物质财产被抢走的时候,一下子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接受,

这也太…

但还没等我发作,主人好像从我的肢体动作和眼神里,看到了我的不满,抢先说道:

别急,谁也没惦记着你这破手机,我这旧手机你先用着。我等会儿去食堂,吃完午饭就顺道去趟营业厅,给你办个新号,给你手机换上,就把你手机还你。至于现在你手机里的sim卡,以后就归我了,明白吗?”

“啊。最近好像有那什么……腾***卡,老鼻子划算了,给我办个那个吧”估计我和他,包括远在千里之外的大主人都想象不到,在这种场合,这种语境下,此时从我的嘴里,蹦出的竟是这样一句话。

呃……行吧,你哪儿看到的,我去弄弄看”主人显然也被我这句话弄得有点懵了,稀里糊涂就答应下来了。

这件事,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办完了。

我就拿回了插着新卡的我的手机,用上了新号。

有一说一,联通的这个卡,19块月租,流量一块钱1个G,真是太香了,相比之下我之前那个号的套餐简直是在抢钱,老号还根本换不了新套餐……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

那张不但绑定着我的QQ账号、微信账号,还绑定着我所有的app账号,以及游戏账号的sim卡,就这样被我的主人收走了。

被一起收走的还有我的身份证,因为用身份证可以挂失和补办sim卡,所以也一并被收走了。

很难想象得到,想出这一套毒计的人,心肠得有多歹毒,而且在程序上考虑得这么周全,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被用来坑害别人了。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无法回头了,只能熟练的用着自己的手机,以新手机号注册了qq,注册了微信,然后看着一片空白的好友列表发愣。

现在,我等于失去了所有的个人隐私,失去了所有的个人社交。

而且我之前的qq和微信账号,也并不是注销了,而是被主人牢牢地掌控在手里,

如果我不服从他和大主人的命令,那他手指一动,就可以给认识我的好友们发送我的那些视频。

所以,我回头的自由,脱身的自由,抗命的自由,跟他俩谈条件、全凭自愿来玩主奴游戏的自由,也一并失去了。

我已经几乎失去了一切自由,我大片空白的qq和微信列表里,只加上了他们两个的账号,我的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了。

更要命的是,我已经把自己的全部社交,都自愿上交给主人掌控了,在主人眼里,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隐私可言了,

我在精神上,还有心灵上,更是都已经把自己,完全地、虔诚地上交交给了主人。

我跟他们之间,已经不再是在玩情趣游戏了,而是变成了主奴之间的完全的、绝对的人身依附关系。

就这样,我用一种,可能会让我后悔终身的方式,来坐实了只能臣服于两位主人、绝对服从他们命令的奴隶的身份。

如此狠绝,如此果断,从还是正常人,到上交自己的一切,一起都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完成了,我没有给自己的理性留任何反抗的空间,

在我的理智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已经急不可耐地,不可逆地彻底毁掉了自己。

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九章
2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4 thoughts on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二十章”

  1. 如果这一切都曾真实发生过,那么真的想认识一下作者和文中的大主人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