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okavolin ♥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四章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四章 “她”,没有讨厌的人~

“喏”

正当我眼巴巴地等待大主人的故事下文的时候,他给我发来一了张照片。

我把图片点开,看到一张旅游照片,只见画面里的女孩子双手比V,表情多少有些拘谨,但精致的脸庞上还是努力地摆出笑靥如花的表情,她的背后是还完好无损的巴黎圣母院。

“这就是我上面说的那个人,这是她几年以后发来的了”

原来如此,想想这个时候他也总不会让我看个无关的人吧。

不过据我所知,有不少mtf,哪怕已经吃了很多年的药了,但身高、脸型和身体结构都是无法改变的,这也是他们解不开的心结,而看着这张照片里的主角,连我都多多少少有些嫉妒。

“她出国,是为了躲父母吗?”看着照片里她背后的巴黎圣母院,联想到她拧巴的性别认同,我心里突然产生了这个想法。

大主人简短地回答道:“不全是。”

他这吊人胃口的手段真是屡试不爽,我不禁翻了个白眼,还好大主人不在跟前看不到我的表情,不然我指定得挨鞭子。

想是这样想,但此时我也多多少少摸清了大主人的习性了,知道该怎么应付他,于是故作乖巧地对他祈求道:“奴婢跪好了,大主人请继续讲”

“你这小妮子怎么这么会了”

“都是主人调教得好”

“行了行了,别贫了,我继续讲,你别插嘴”

她在和父母闹掰之后回了学校,过了一半的暑假,享受了整整一个月,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地梳妆打扮,和女装出门,吃饭,逛街,还有上自习的时光。

不得不说,大学校园对她们这些人来说,算是最适合用来过渡的场所了,她们对校园里的设施和规则都比较熟悉,没有社会上那么多预料之外的事情,算是以女性身份生活的新手难度地图了。

她还在食堂和图书馆被男生搭过几次讪呢,不过因为她没怎么学过女声,所以只能摇摇头,摆摆手,然后那几个男生就识趣地走了。

她说至今也没确定她的性取向到底是男还是女,不过并不讨厌以女性身份结交几个男性朋友试试,但还是很怕会吓到他们,所以只能作罢了,但她真的很渴望能有人对作为女性的她来一点反馈,渴望以女性身份和人交往,被人认同。

高中这几年下来,她的心智也确实成熟一些了,也意识到了网络上认识的那些同好,多半是报团取暖罢了,并不能解决彼此的问题。

所以,尤其是在和父母闹掰了以后,她就变得特别依赖我,什么事都跟我说,后来甚至表达了想来我这儿,被我圈养一个月,让我逼她变得更女性化的意愿。

我在感叹她一路走来何等艰难的同时,也没忘了我的正经事,我也不是什么活雷锋,是吧。

这事你熟悉,我好几次有意无意地问,她身边有没有她很讨厌的人,她说那还真想不到那样的人,她前二十年的人生过得就像一笔糊涂账,困于男性的生活之中不得解脱,这是长期以来最让她痛苦的心理问题,哪还有什么功夫去讨厌什么人。

哪怕对父母,也只是感到遗憾而已,理解他们固执的缘由,仅仅对他们的固执感到遗憾。

虽然到最后也没打听到她身边有什么她特别讨厌的人,但别忘了她也是个正值朝气蓬勃的年龄的大学生,对社会上的一些事情总有自己的看法,她也没有比我更亲密的朋友了,所以这些东西就都向我倾诉。

除了他在性别认同上的困扰以外,我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各种社会热点问题,我到现在还能回想起他那些真挚、热情,又多少带点稚嫩的观点。

我还为此揶揄过她你既然想做女孩子,就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少关注这些政治、军事和社会问题,跟个爷们似的。

她只能羞得当场装死,然后没过一阵子又忍不住来找我聊这些东西。

有一段时间,她尤其热衷的,就是跟我抨击广州的黑人问题,还有**大学的*伴事件,以及什么黑桃Q、BBC(不是那个媒体)、QOS。

那阵子,她一口一个“广坎达”、“真不明白在身上纹黑桃Q的女人是怎么想的”、“媚黑的能不能去死一死啊”。

虽然我本身对黑人也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出于我个人的思考问题的方式,还是在努力尝试跟她探讨这些涉及到黑人的问题在社会方面的根源,而不是单纯的跟她一起宣泄对一个社会群体的仇恨。

黑人问题的社会根源,具体怎样,姑且按下不表。

等会儿,仇恨?

这不就有了嘛。

听大主人说到这儿,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的手段还是那么毒辣,我不禁回忆起了我和主人在教学楼厕所的“偶遇”。

老实说,我对黑人这个群体也没什么好感。

不过我班里就有两个黑人留学生,看上去还算老实,只是确实没怎么打过交道。

就我个人的想法而言,只能说大主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无一点道理:

应不应该去仇视某个群体,这是每个人的自由,你想讨厌谁就讨厌谁。

但是如果是单纯地发泄对一个群体的仇恨情绪,那对于探讨问题本身确实没有多大意义。

特别是有些人,与你素未谋面,你并没有接触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就已经对他们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其抽筋拔骨了,这多少是需要去做进一步的思考的。

不过就大主人的行事风格来说,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她后来会被安排给黑人吗?

这事我想想就感到一阵不寒而栗,让我接受主人我还姑且可以忍受,把我送给陌生人,还是黑人的话,我一时间肯定是接受不了的,直接打1*0都有可能。

说白了,我的两位主人,本质上与我建立的并不是多么严格的胁迫关系,我只要想,随时都可以抽身而去,他们只是利用我抖m的心态,让我对他们臣服,陪他们玩主奴游戏罢了。

当然,也不排除以后我会在他们的调教下一点点失去底线,进一步被他们奴役的可能性啦,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所以,言归正传,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她到底有没有臣服于黑人呢?

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我要是她的话,遇到这样的事,恐怕不会对大主人这个乐子人善罢甘休。

我又一次自觉而乖巧地跪坐在床上,眼巴巴地等待大主人的下文。

呜呜,一不小心铺垫得太多了。

这个文多多少少有我个人的一些亲身经历在里面,特别是这两章里涉及到的内容,行文时真的是感触颇深,不知不觉间就写嗨了,整整两章了一点ghs的内容都没有,真是对不起各位读者老爷了~

马上就要有了~

<<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三章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五章 >>
1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8 thoughts on “本人一步步成为抖m小伪娘被调教的二三事 第十四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