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喵喵教猫猫 ♥

母狗交易所 第三章

母狗交易所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桃花潭水湿千尺(前半)

离开茶室,穿过大堂,通往深处电梯的路上,一路无话,死水般的沉寂。两个男人走在前面大步流星,并没有等我的意思。和一位旅客擦肩而过,身上的衣服抖动,摩擦到了乳头。骤然受激,肩头一阵不由自主的颤抖,瞧见和那两位有些拉开的距离,我摇摇头甩甩头发,拜托尴尬紧走两步。结果脚下生风,顿感下体一凉,我再次猛然意识到,此刻的我,是真空的。

真羞耻啊。内心一阵波动,接着就感觉脸上一片制热,大概已经红到了耳根吧,我默默低下了头,再次跟紧。

电梯到九楼,穿过长廊,来到一个房间门口,这里似乎是酒店的租用会议室,那两位刷卡开门,我跟着走了进去,回收关上门。

“把衣服脱光,取下所有的首饰。”还是那种毫无生气的冷漠的声音,“大衣挂在门后,其他的叠好放在这边,首饰放衣服上”他指了指边上的一个小柜子。

一路上没有被他们触碰身体了,我那些奇怪的情绪收敛下去了很多,理智开始重回高地。听到命令,第一时间是心有不愿的,我抬头看向他。一接触那道冷彻的目光,内心又泛起了涟漪,那个万能的理由:来都来了。

我叠好衣服,取下耳环,现在真的是一丝不挂了,反而有几分“人死屌朝天”的破罐子破摔的气势。很快我就对这份气势后悔了。

“我说了,取下所有的首饰”声音原来还可以更冷的。

“啊,耳环我摘了呀”我小声道。抬头疑惑的看向他。他没说话,顺着他的目光,是我的锁子。神特么。

神特么管CB锁和肛塞叫首饰啊。感觉哪里不太对劲,这往大了说叫刑具,往小了说叫玩具,如果这算首饰,那我是什么。

低下头,默默的脸红着,我缓慢地打开锁,取出肛塞。“唔,这个放哪里”我出声问道。

“把衣服脱光,取下所有的首饰。大衣挂在门后,其他的叠好放在柜子上,首饰放衣服上,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可是,这个很脏的,我,”我只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终究不敢违逆拿到目光,把还带着一些些颜色的,嗯,首饰,放到了叠好的白衬衫上。回过神,再次站在了他面前。这次,真的是破罐子破摔了。

“在大腿根左边写上你的名字,右边写母狗申请四个字,写好了去那边拍一组登记照”他递过来一只水彩笔。

看着他指向的那面墙,朴素的白墙上贴着一面身高尺,不是小孩子长大量身高的那种家用卡通儿童款,而是电视剧里见到的那种,收监入狱前验明正身的那种标尺,黑色的刻线和数字,再无其他。

我低头看向自己打的大腿,拿着彩笔的手有些抖动。挣扎了一会,拔下笔帽。随着笔尖划过嫩肉的刺激感,我一边感受着突破底线的羞愤,一边又盘算着今天还要突破多少次下线。来都来了。

“来,看镜头,站直,不要含胸,好的,侧面,抬头,好的背面。好,跪下,屁股对我,膝盖触地,大腿垂直地面,腰背水平地面,手肘扶墙,双脚打开与肩同宽。”

我有些麻木,即便是这种有些羞耻的姿势,我也并没有犹豫太久。

“好,休息五分钟,内边有卫生间,去排空,然后把这500ml水一口气喝完”

大概是一种身体素质的测试吧,我猜。

“接下来我们要开始身体评估,在整个过程中,你将作为母狗,完成所有的指令,回答所有的问题,我们会如实记录你的身体反应,整个评估过程大约两小时,评估过程将不会中断,你明白了吗”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接受着信息的冲击。

“很好,从现在起你就是225号母狗,你不在拥有姓名。带上这个”男人伸手,递过来一个皮质扣带,上面挂着一个闪亮的铭牌,上书“225”。

仿佛天生就知道那是个项圈,我把他扣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先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听着依旧冰冷的声音,我的双手有些不知该放哪里,一丝不挂的身体任人打量。

“我是母狗225号,我平时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非工作时间我是一个伪娘,平时喜欢玩玩游戏”刚才好像说过,我现在开始不再拥有名字,那在这个回答应该是正确的吧。内心默默地思考着,开始主动进入了角色,甚至有了一点点期待。

“很好,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认知自己母狗的身份的?我们需要了解你建立这种想法的过程,跟我们谈谈吧。”

在两个陌生男人的面前回答这个问题,心中升起一阵窘迫,顿感无地自容,可与此同时,内心深处,却似乎又有些期待这种羞耻又着迷的感觉,我定了定神,思考了一下,回

答到:

“这件事有一个奇怪的契机,大概小学开始我就羡慕女孩子,初中开始偷偷穿妈妈的衣服鞋子,那时候我觉得我想做个女孩子。直到有一次我哥们给我看了一部黄片,说是经典名篇,我至今记得名字叫花与蛇,那还是我看的第一步片子。结果那一下子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不只是喜欢把自己带入女主角,我尤其对强奸,调教,捆绑,监禁,奴隶之类的主题剧情感兴趣,我就知道自己可能也不会是普通的女生了”说到这里,我低头看了看大腿上我刚才亲手写下的母狗申请四个字,也顾不得什么隐私不隐私,我长期自我压抑的倾诉和分享的欲望,开始甚嚣尘上。

“你觉得自己是一只母狗,为什么现在没有主人?”

这个问题几乎给了我一闷棍,是啊,我明明喜欢,为什么我没有。我开始陷入思考的瞬间又跳了出来,我为什么要真的去思考这种羞耻的问题啊。

“我,我,因为,我不敢。。。。。。”我嘤声说到。

“我们会根据今天的评估,按日、月、年三个跨度,分别给你一份评估报价,这样你就进入到母狗交易中心,拥有了自己的价格,这个价格就是一个主人领养你作为他的母狗需要付出的费用。在此之前,你需要按照这三个跨度,给一个自我评估报价作为评估参考之一。”

“那,那就,一天500,一月25k”一边说,声音逐渐减弱,耳根开始感觉到一阵热流蔓延。虽然说找工作面试谈工资似乎也和这没什么不同,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空调的风扫过,赤裸的身体一个机灵,冷意却一扫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害羞的燥热,我更是把头埋了起来,却再次看见大腿上的字。“一年300k”我给出了完整的报价。给自己定价这种事情,唉,来都来了,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后悔,来这一趟,我的底线已经刷新了一次又一次。

“母狗225,站到茶几上来。”一边发出指令,男人一边从桌子下面还是哪里拿出一个箱子打开,取出一堆支架零件开始组装,是两只补光灯,还有一只相机,开始调试。

我爬上了茶几,高出一截的视野略有些新奇。看着围绕着自己的补光灯和摄影器材,有一种舞台的错觉,仿佛自己是即将展出的商品,感受着脖子上项圈的触感和狗牌的晃动,期待,迷茫和羞愧,也不知道哪一这种情绪占的更多。

“跪下,双腿井拢,双手放在膝盖上方,屁股坐在脚上,头部保持水平,亮出脖子,目视正前方”

我没有犹豫太久,调整好姿势,抬头。“翁”“咔嚓”是闪光和快门的声音。

隐私什么的大概真的是没有了,我不是不明白风险,但是我几乎停止了思考,莫名的内心就是带着三分害怕,三分难过,剩下四分却是心甘情愿。默默配合,不知不觉地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妙的出现反应。我的小肉棒似乎在抬头。

羞耻,兴奋,难堪,激动,错综复杂的心情,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放开自己,似乎那些世俗枷锁此时此刻都被打碎,一种莫名的释放感油然而生。我要让这天,再不能遮我的眼,让这地,再不能埋我的心,我渴望的自由,却又只想听他们的话,矛盾,却又和谐。

“用嘴咬住,不要遮住胸”男人递过来一根绳把手,把手上挂着一张A4大小的纸签,然后把绳子的另一端扣在了我的项圈上。

他转身拿出了一根数据线,将相机连上了会议室里的投屏。顿时就在打啊屏幕上看到了清晰的自己,端正的跪坐在茶几上,嘴里叼着牵引绳。绳头上的纸签用最大号的字写着“母狗225”,这是一张名牌,就像是运动员背上贴的那种姓名牌!

这样实时的电视画面,就好像自己真的就是A片里的女主一样。视觉的冲击顿时让我脸上泛起起了红晕,心神震颤……

他分别从正面、两侧和后面每个角度都拍摄了照片,全都投影到了屏幕上。突然想起那种名犬大赛,是不是也是这样,每一只赛级犬都会这样在台子上保持着标准的姿势一动不动,等着被裁判打分。只是确实没料想到终有一天,我也能跟它们一样,做同样的事情被裁判打分。一想到这儿,一股暖流从四肢汇聚到下体,破茧而出,桌面大概已经被我弄脏了吧,我岂不是很敢低头查看。

接下来,依着指令,摆出了头贴地面翘着屁股,屈膝张开双腿张手伸出舌头等姿势,全都被从各个角度拍了下来。

拍照结束,他们看了看我,沉默的摇了摇头,一把取过我之前脱下的衣服,擦了擦被我弄脏的茶几桌面。“别用那个啊,我还要穿的” 看着他们整理茶几,我明白这件衣服是没救了,一会回家,怕是要全裸了。

<< 母狗交易所 第一至二章母狗交易所 第四章 >>
1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喵喵教猫猫

一只满脑子幻想的小猫猫

2 thoughts on “母狗交易所 第三章”

  1. 看到標題有(前半),就期待(後半)的發布。
    希望作者再接再厲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