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喵喵教猫猫 ♥

母狗交易所 第四章

母狗交易所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桃花潭水湿千尺(后半)

两个男人没有理会我的抗议,把衣服扔在一边,又掏出了几个手环和脚环,把我固定在茶几的四角。双腿分开的鸭子坐,两只脚腕牵引向身后的两个桌角。双手则交叉向后,同样牵引到身后桌角。脖子上的牵引绳却向前延伸,系在了茶几前面地面上的一个基座上,那个基座原本应该是用来安装投影立柱的。

于是身体就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面对相机双腿张开,有心收腿却被牵扯,往前倒会被手臂的牵引限制,往后倒脖子的绳子也不够长,只能直立跪坐,动弹不得。看着屏幕上,一个裸体的自己被拘束成羞辱的姿势,乳头和下体都被一览无遗的打开,展示在所有人面前,又自惭形秽地不忍直视,又按捺不住骚动地忍不住想看。

啊,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享受这种羞辱,为什么自己竟然有些期盼这种玩弄,自己真的就是这么反差的一条母狗吗?

“接下来我们开始讯问。我们需要了解母狗的基础表现。”还是那么冰冷的语气,而我听着却开始慢慢有些兴奋。

你的最高学历是什么?你的外语水平如何?你会不会跳舞?厨艺怎么样?平常做家务吗?会不会喝酒,酒量怎么样?会唱歌吗?水平怎样?日常有没有化妆的习惯?你有没有保持健身的习惯?你有没有什么文艺方面的特长?如果给你自己的脸打分你会打几分?平常的穿搭?你会给自己的气质打几分?

这些问题很正常,但这件事很不正常!

这些问题里还有一些是刚才在茶室就已经说过的。然而此情此景,一边看着屏幕里那个,像一个渴望被疯狂凌辱的贱人的自己,一边还要被那两个男人一本正经地提问这些一本正经的问题,实在是太要命了。

屏幕中的我,面色羞红又一脸淫贱,看着这样的自己同时一边嘴上偏要说出自己有多少优点,我埋在内心深处的那些无法示人的反差,被掰开揉碎,洒落漫天,表现的淋漓尽致。这种极致的矛盾和冲突就如同一根鹅毛棒,疯狂的扫动着耳膜的深处,让人心痒难耐。

一阵暖流慢慢出现,在周身开始游走,屏幕中清晰可见,小肉虫的前端开始有一些晶莹剔透的东西。

似乎是不想再清理一次桌面,男人拿了一块方帕子,垫在茶几桌面上。“接下来的问题很关键,如实回答才会获得更好的评估和推介,”两个男人眼神交流了一下,看了看表,“我们需要了解一下你的经历和意愿”。

你是不是处女?第一次自慰是什么时候?平时多久会自慰?自慰习惯用什么?有没有白天也经常自慰?有没有在公共场所偷偷自慰的经历?第一次跟男人性交在什么时候?上过床的男人里,最老的男人比你大多少?上过床的男生里,最小的男人有多大?你最多一天跟几个男人上床?到现在为止,你被多少男人上过了?有没有过多人的经历?能不能接受多人?最多一次跟几个男人?有没有多女一男的经历?

你是否跟这些人群有过性关系?陌生人?亲人?老师?上级领导?同级同事?下级员工?学生?客户、客人或其他工作利益相关人士?邻居?网约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外卖、快递人员?金主或援交客人?有妇之夫?

你是否在以下场景中发生过性行为?教室?图书馆?办公室、会议室?私家车?出租车、飞机、高铁?酒吧、KTV?公共洗手间?朋友家?公园、郊野、工地?车库?

你有没有以下特殊性经历?偷听别人性交?偷窥别人性交?援交?包养?他人面前性交?性交中与他人正常通话?伴侣交换?服用春药?网络投稿?社死游戏?被用隐私胁迫?自愿与性侵或胁迫的男人保持长期关系?

这些问题一个比一个更具冲击力,一层层深入最隐蔽的秘密。维持赤身裸体的状态已经习惯了,可随着问题的深入,仿佛还是像被人在公共场合把衣服一层层扒光一样,每一个问题的难以启齿,最后都变成了我身体秘密的暴露,每一个询问被引导被证实,就如同我在向这个世界承认自己的下贱一般。

我渐渐放弃了思考,遵循着本能回答者每一个问题,同时也随着问题,坠入一个又一个致命的幻想。渐渐感觉到骨头深处有些瘙痒,乳头,肉虫,菊花,耳后,小腹,脖颈,浑身各处的皮肤,都开始逐渐变得如过电一般酥麻,甚至自己都没注意到,相机里的自己时不时会扭动身体,还伴随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呻吟。

处于崩溃的临界点,我的理智逐渐消失不见。长时间的讯问带来的致命幻想,这种欲望几乎要把我吞没。而这两个男人正襟危坐不动如山,还有那冷漠的眼神,全程对我没有一丝的接触,导致我甚至对空调下一次的扫风都产生了渴望。

或许是知道我窘迫到了极致,提问刚好结束了。一个男人取走了那块方帕子,对光看去。我撇了一眼,看见上面分明被我湿透了一大块。男人掏出一块标着小方格的塑料板对着笔画“沁润面积37.5,这个远超平均值啊,你记录一下”

理智完全没有回复的我没听懂,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粗重的呼吸。

一个男人取出了一卷电线,慢慢解开,我看的明白,那好像是电击贴片,随着几片凝胶贴片分别贴上我的乳头和大腿内侧,我身上一凉,心里也闪过一丝寒意。我可从没玩过这个,听说很疼啊,终于要开始对我的身体下手了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抗拒还是期待,只是本能的扭捏着身体。

另一个男人拿出一个空心的口球,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拿了个什么透明的东西摆在我的嘴边,然后对边上的男人点了点头。而随着边上那个男人将最后一根电极棒插入我的菊花,他也对那个男人点头回应,紧接着,贴片处开始传来一阵阵酥麻和刺痛。开始通电了。

电流的冲击瞬间从各处同时蔓延, 一阵酸麻在全身游走,绝不仅限于电极贴片处。如同一万只蚂蚁再爬,其中还有一小半在咬, 尤其是后庭那里,我有些熬不住,开始用力地挣扎着手脚处的舒服,虽然是徒劳。我想叫喊,却被口球限制,只有呜咽和呻吟。

电流在加强。

酥麻演变成针扎,瘙痒转变为疼痛,我开始挣扎的逐渐用力,奈何这个姿势实在是无法发力,于是屏幕里的自己,看起来就不像是挣扎,反而更像是搔首弄姿。怎会如此!我,我怎能如此!

再次,似乎有一股暖流开始汇聚,积累,直到喷薄而出。电击戛然而止,可暖流一旦开闸,怎可能瞬时止住,只能看着屏幕里的自己,一遍颤抖,一边洪水蔓延,漫过了整个台面。

“5分21秒”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

“27毫升”另一个男人举起刚才那个透明的东西观察了一会发声道。

那是个量杯!他在测量我的口水!

我实在有些不忿,闭上眼睛不想再看投屏,眼泪却没憋住流了下来。

“站起来,站直,接下来是身体数据测量”两个人解开我的束缚,让我站好。脱离束缚的我,一时间竟然有些不习惯。

“净身高,裸重,发量,发色,身体毛发量,下体毛发量,肤色。纹身面积,双腿笔直程度,颈部皱纹情况,胸围,腰围,臀围,上臂围,小臂围,大腿围,小腿围。脚踝粗细,小腹平坦程度”

随着两个男人一个报项目名一个执笔记录,一个个检查项被记录在案,期间还被拿着教鞭在身上指指点点。而我听着一个男人不留情面的肆意点评着自己的身体,当每得到一个好的评价时不禁开心满足,当得到一个不好的评价时又觉得卑微不堪,不停地切换交替,冲刷着我的意识,刚经历了一场蹂躏的我,不知不觉下体渐渐地又湿了。真无法想象自己,虽然不是辱骂却胜过羞辱

“张嘴,舌头完全伸出来”教鞭突然申进了我的嘴里,我赶忙照做。然后那只手捏了捏我的乳头。

“舌头长短?舌头厚度?舌头宽度?乳房大小?乳晕大小?乳晕颜色?乳头大小?乳头颜色?乳房弹性?臀部颜色?皮肤光滑程度?毛孔粗细程度?”

细致的检查项目一个一个的过去。男人又绕到身后,扒开了屁股,紧接着就是一根手指捅了进去,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我没忍住,大声地呼喊了出来,身子开始发软,几乎要倚靠过去。

手指的旋转戛然而止,“结束了,这边支付一下费用。”

“啊?”我脑子还没转过来。你怎么停了呢,谁让你停的,你刚刚说什么,什么费用。我的内心乱作一团“什么费用?之前没跟我说啊。”我坐在茶几的边缘,一时间也顾不上猥琐而淫贱的形象。

“两种付费方式,一种付现金,一种用身体。”

啊,这是。我内心一阵麻木。我有现金,但是我犹豫了。此时此刻的我完全是欲望的俘虏,我只想要异常酣畅淋漓的释放。抛开费用不谈,我只怕都想求着被操,所谓下贱母狗,不就是卑贱的玩物吗。

“我,我用,身体”

两个男人看上去没有一点意外,他们对视了一眼,一个男人一把从身后将我抱起,放在茶几上,只是拍了下屁股,而我竟极其自然地跪着翘起了自己的屁股,下一秒,一根粗硬的肉棒就插进了小穴。

痛!

但是充实!

一刹那,自己整个下身仿佛融化,我触电般地抖动了起来。

“啊!”我刚喊出声,另一位从前面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拉抬起来,一个暴着青筋的巨物直接堵住了嘴,深深地捅了进来,直捅到嗓子眼儿,一阵发呕,眼泪瞬间从眼角涌了出来。两个男人并没有理会我的反应,只是如机器那般,快进快出。无所谓润滑不润滑,无所谓松紧深浅力度,更无所谓节奏变化,只是炮机一般,没有任何停顿,将我夹在中间疯狂输出。

"呜呜呜呜”, 在这样高强度的夹击中,我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失去了理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强烈地袭来。终于,小穴猛的一紧,一股热流似乎冲入了腹中。我再也没忍住喉咙屏住,强行吐出肉棒,不顾一切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他们却没让我停下。一只大手一把将我翻过身来,还没来得适应新的视角,一股浓密粘稠的液体,就喷射在我的脸上和胸口,我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支撑身体。

索性就这样闭着眼睛,我侧身趴在茶几上,止不住地颤栗!就这样五秒,十秒,二十秒,半分钟。。。。。。一直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我才冷静下来,夹紧了双腿,蜷缩着身子,扭来扭去,似乎还在回昧那一刻的巅峰快感。

麻木,却又敏感。痛苦,却又快乐。因为自己刚刚羞耻和下贱刚刚已经爆棚,因为自己刚被两个陌生的男人粗暴的凌虐,因为这一切全是一时冲动自己招来的,因为这恰好是内心深处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行了,收拾一下,赶紧走吧,这里还要接待下一位。”两人快速收拾好了物品,就推门离开。我才想起自己还光着身子,脸上胸口还流着男人的体液,这个样子实在是不能见人。羞愧得红着脸,找到纸巾将身上的污物擦干净。捡起地上的衣服,看着被用于清理过桌面的水渍,心中默然。“这实在是没法穿啊”。一朵牙一咬脚,衣服全都收进包包里,全裸着裹上风衣,“只能这样了”我穿好鞋子走出去。

下了楼来到大堂,再没有勇气抬起头去看这里的任何一张面孔。就好似所有人都在用羞辱的眼光看着我仓皇出逃。我不断的说服自己根本不显眼没人在乎我,却还是红着耳根。低下头,紧张和羞愧让我双腿发软,却不得不快步向前,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自己的堕落地狱。

酒店门口的出租车源源不断,招手开门上车一气呵成。初春的风还有些凉,我却打开车窗,让冷风吹进来给我窘迫的脸降温。

回家的路仿佛格外漫长。我努力想要清空思绪,却忍不住像走马灯一般,回想起刚才的几个小时,回想起投屏几次泄身的自己,回想起那一个个突破底线的问题。该死,我都干了些什么啊。一边懊悔,一边却又拼命忍住自己想要打开风衣伸手抚摸自己的冲动。

已是傍晚,才刚走出冬日的时节,天黑的很早。我看着车窗外,华灯初上的街面。

大概,我,也许,想回头,吗。

读者老爷们给点动力呀,一毛两毛不嫌少,三块五块不嫌多的。下一节就开启交易所的探秘了,是上拍卖台好呢还是线上购物线下配送好呢。

<< 母狗交易所 第三章母狗交易所 第五章 >>
2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喵喵教猫猫

一只满脑子幻想的小猫猫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