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八章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穿过放风区和机械区出现在眼前的应该是囚犯居住区,和这座建筑其他设施一样怪异,光滑的乳胶封闭走廊掩盖着其下一切,让所有建筑看上去浑然一体。每层五条走廊分別连接各十个房间的制式监狱向上堆叠,每个房间有对应号码也代表着犯人的编号。此时这里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感官遭到控制,还是这里现在没有多少犯人。

每人一间?监狱住的条件要比我平时居住的地方还好很多,头上是天花板不是随时可能砸下落雷和火雨的雷暴云,周围是四面墙,不是只有两堵墙的壕沟甚至是半露天的坑,周围没有随时可能拧断你脖子的怪物,脚下的地面也不会喷出扭动的火柱,你甚至可以睡在干燥的地板,不,是床上!

好像除了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以外这里的生活还挺理想的……

不对啊,我怎么会这么想?

脑海中那些混乱的思绪一直到楼梯边才暂时停下,我惊讶于墙上居然有电梯门和按钮,甚至此时耳机里的声音也告诉我可以使用电梯。能坐电梯穿着高跟鞋的我现在当然不想走路,按照这个规律算我的牢房应该在五楼以上,而楼梯那边可以看到下体那根路径标记线向上弯折,如果走的话明显会摩擦到更敏感的部位。想到这里,我慢慢背过身去用捆在一起的手按下按钮。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后悔的想回去干死一分钟以前的自己——我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基地里怎么可能会给你一个正常电梯。

随着电梯覆盖胶皮的大门打开,呈现在我面前的是几个座位。当然这完全不是因为制作者的好意——随着大门打开便喷薄而出的粉色雾气和不断挥舞手持各类难以描述器械的机械淫具已经表明这趟旅程恐怕不会安稳。

打扰了。

我很自觉的转身要走,但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事情出现,引导程序甚至为此制作了对应录音。

“自己选的,可不能逃跑哦”随着声音一起的是被绷紧的锁链,牵引着我向电梯走去。

别……

虽然极力抵抗但是经过多次高潮的娇躯和冷酷无情的机械力量完全是天壤之别,我几乎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就被拖拽着进入电梯。

“密封环境已确认,允许摄入外界气体。”耳机上冷酷声音再一次响起,我感觉原本压抑的呼吸突然得到空气补充,本能的想要大口呼吸却猛然想起电梯中的环境。

不好,必须屏住呼吸。

但是屏吸又能撑多久?我缩在墙角看着那些机械步步紧逼,也许此时眼神中早已充满恐惧但覆盖住脸的乳胶面具仅仅呈现出温和可爱的笑容。

救命啊!机械触手硬生生将我拖回椅子上,能感觉到电梯并非直线上升而是有轻微偏移,周围墙壁乳胶向上收起露出完全由玻璃构成的墙壁。我就像展示柜中的人偶,下面正是放风区。在灯光照耀下在电梯中挣扎的我格外明显,任何想要抬头的人都能毫无保留的欣赏到我被机械玩弄一次又一次高潮而疯狂挣扎的丑态,这次不再是幻觉。我真的就这样被展现到大厅广众之下。

不要!

不知为什么我的意识似乎到这里就中断了,当意识再一次来到身体时已经瘫在电梯外,而脑海中一片混乱似乎有什么东西进来过……(番外预定~)

是因为情感太强烈导致记忆断片吗,曾经觉得这种事情不可思议但在创伤区混这么久,自己的身体也许早就产生不为人知的变化。想不起刚才的遭遇对于身心健康都更有利所以也没必要纠结。

不管怎么说终于来到囚室门口,试图深呼吸却发觉鼻塞被塞回去,强烈的窒息感冲击着我。在聚集地把我从这里捞出来之前恐怕得在这里混上好几年。所以现在先掌握周边环境是相当重要的。

“囚犯203号已送达,启动讲解程序”锁链稍微放松,我趁机转动颈部四处观察。与下方装饰类似,这里同样被白色的乳胶包裹,让整个设施都透露出一种奇特而淫秽的感觉。踩上去可以隐约感觉下方是坚硬固体所以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凹陷下去,但是隔着高跟鞋无法准确感知材质。每走一步,鞋跟与地面撞击发出的清脆声响和鞋面与乳胶摩擦产生的淫秽声响都会被耳机收集放大后在耳中播放。无论如何说服自己尝试适应,乳胶摩擦声听上去仍是令人红心跳。

因为每人一间所以在外面看起来并不甚宽敞的房间实际空间并不小,和熟悉的劳动改造所天差地别,并没有简陋的厕所和脏兮兮的平板床,房间内放置着大量未曾见过的机械,数量之多甚至让我一度误以为进入的是工厂生产车间而非囚室。

鉴于之前电梯的经历我有十二分理由怀疑这些机械会伸出机械臂来一次“工业化”调教,其中一些机械上的纹路更证明了这一观点。

虽然现在外面世界似乎确实在提倡自动化,但这不代表这种事情也要自动化吧!虽然内心很想这么说但嘴被阳具堵住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呜咽几声等待耳机解答疑惑。

“先从这里的生活制度开始,为了方便管理将生活时间统一,如果没有特殊安排一律按此规定实行,违反者将被处以随机处罚,同时为节省计算力正常情况下感知模拟系统处于与现实相近状态,所以你目前看到的东西都有实体……大概吧”

颈间锁链拖着我跌跌撞撞的走向房间左前角,墙壁上由乳胶管,机械凸起和收缩式机械臂共同组成一个难以理解的装置,通过那些管道的彼此连接能大概推测出这个装置的用途——应该是将液体泵入容器中或是从其中吸出,用途可能是饮水但房间里没什么像杯子的东西,那个管道也太细了,难不成要连接上我嘴里的那根东西然后……

“这是辅助排泄装置,每天早晨你有一次排泄机会,具体用方在明天早晨排泄时间演示”

等下排泻装置为什么会有泵?!这个装置的用途应该是把什么东西注入进去吧,难不成容器是我吗?!而且一天只有一次机会也太……

现在剧烈的尿意已经冲击着神经,不仅是尿意,同样鲜明的还有射精的冲动和后庭被精液灌满产生的便意,但是裆部和后庭牢牢锁死不允许任何液体泻出。这样持续下去的话膀胱炸掉的,一定会的!强烈的尿意逼迫着我像少女一样夹紧双腿,任由乳胶摩擦。

“呜,呜,呜呜呜!!”(我现在就想尿!)

“对了,这个机器也负责提供早餐,具体操作方式你之后会理解”

怎么听着不妙的样子……虽然已经想到变成这个样子之后不能再像正常人一样饮食,但还是猜不出这机械应该怎么把食物给我,只能等明天早上再说,希望不是什么特别离谱的办法吧?应该不会吧?

视角被强制引导向另一边地上,那是个构造奇特的长方形盒子,单从外观上看倒和棺材有几分神似之处,镂空且彼此分离的金属结构中间有一片平坦乳胶层,没约够一个人躺上。

“这是你睡眠处,睡眠时间固定,收到消息后立刻上床,不得耽误,违反者将收到随机惩罚”

哦,果然是床,不过床面都要用乳胶来做也太奇怪了……而且没有被子,虽然考虑到这里的温度应该也用不到。

“接下来是衣柜和穿衣辅助”项圈上的镜头被转向位于房间中部的凸起“为了丰富日常生活改造所允许多样化的服饰,具体会由身份和你的一部分意愿决定,新囚犯目前只被允许穿着制服,睡觉前到此处脱去衣物,白天穿上,这一过程会由机械来完成”这倒是不难理解,这些东西自己穿的话太消耗时间而且很有可能穿不好,不过不穿才是最好的吧!

目前最麻烦的是我没有看到类似通风管道之类的结构,那个金属制成的排泻装置很显然也打不开,乳胶地面如果被切开会异常显眼……得想想其他办法或者等待队友帮助,希望那些家伙尽快吧。

“这是单人调教系统,它的用法和功能会随着需要而改变,在这里不做统一介绍,最后那个是压制系统,你最好祈祷它永远不会开启”

豁?“治疗者”型小心自动反灵能装置?

别的东西我可能认不出那是什么但是这个可太熟悉了,当年至少拆过七八台,这种东西可以在近距离有效压制心灵异能,既然这里装备这样的东西那么其代表的含义也很明显。

在这里遭到玩弄刺激的强度会达到让理智崩溃,超自然力量迸发的程度。这令我背后微微发凉,虽然接触不多但这并不代表我毫无了解,传说有些作品中人在遭受超过一定程度的刺激后会变成只知道追求更多肉欲的性奴隶,我开始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变成那样。

“接下来,将说明这里的一日时间表”

如果在其他劳动所听到生活制度我或许会很乐意记好然后反过来推测守卫值班时间为接下来行动做准备,但现在理智已经淹没在快感洪流之中,对于讲解也只能左耳进右耳出勉强记录些许。

“早上七点起床,五分钟内起不来的会有特制叫醒服务,起床之后一直到七点二十,顺排屑和早餐时间”

这么一说我真想试试所谓的特色叫醒服务是什么,明天试一下吧!但是为什么吃饭要和上厕所一起……忍不住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那些镶嵌在墙上的管线和泵,洁白柔软的乳胶掩盖着冰冷的机械,那些东西要怎么运作呢?总不可能是抽出来再循环回去……吧,我越想越觉得他们真的能做出这种事,忍不住打寒颤。

怎么总觉得他们真能搞出这事来?

“排泄结束以后一直到九点都是早操时间,为了承受更大快感有一个好的身体很重要。接下来九点到十一点是早课。分为两节,分别教授理论和技术作为对你们改造的一部分。要认真学习,考核不及格者会被配置燃料区一个月作为惩罚,燃料区的样子你以后会见到,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你是绝对不会希望到那里去的”

“?!呜呜呜!”(该死的,燃料,果然这一切都是为熔炉……)

“检测到剧烈情绪波动,启动镇压程序”或许是我表现的太过明显让机器识别到冲动开始进行镇压,而这里所谓的镇压其实也就是给语句的刺激导致犯人无法行动——换句话说,高潮到腿软。

“嗡……”下体的两根棒子一同震动,生物传感链接让作为男性的我同样体验到拥有阴道和子宫的感觉,但是原本的感觉也未曾被剥夺,反而设计了一个极其变态的功能:每一次我试图勃起都会让下体的震动棒都会抽插,就好像我在强奸自己,而原本应该勃起的下体却只能被拘束在金属中,大腿内侧传来剧烈电击逼迫双腿夹紧,让两颗睾丸饱受挤压之苦。乳胶衣模拟出的爱液流淌在下体却无法排出,紧身衣贴得非常紧所以缝隙很小一点点液体也能覆盖很大一片面积,最终导致的结果是我的双腿和整个下体几乎都粘上一层粘液,就像在精液中泡澡,那些液体同样加强电击威力。再这样多重刺激下按理说我应该很快就会达到高潮把精液喷射一地,但实际上尽管睾丸鼓起,精液不断试图涌出,却被尿道锁死死堵回,试图涌出的精液似乎开启尿道锁的某种机制,让尿道深处的那根棍子同样震动起来,原本就已经难受至极的阴茎此时更被折磨的完全充血,无法勃起带来的拘束感也前所未有的强烈,原本脑海中那些想法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此时唯一的思考的只有怎样才能射出。尽管试图用蜷缩身体的方式来减轻快感但锁链紧紧扣在天花板上强迫着我处于站立状态,更糟糕的是因为储存大量精液而膨胀的睾丸并没有被放过,生物乳胶表面蠕动着仿佛无形的大手在揉捏,把玩着敏感的睾丸。

什么都好,让我射出来吧,怎样都好啊!

也不知过去多久,一个透明瓶子从天花板缓缓降下,瓶口的机械结构与正在折磨我的假阳具连接在一起能感觉到下体传来不一样的动作,假阳具似乎有些许变形。下一瞬间随着咔嚓一声,封锁阴茎处锁头缓缓打开让浑浊的精液慢慢流出,但是并没有平时射精时的畅快感,锁头只打开了一个小孔允许我撒尿般一点一点排出精液,更多的精液仍然处于封锁状态,而后庭的刺激也并没有停下,尿道锁的特殊设计只允许放出精液,尿液则一滴都没能混杂着离开。直到最后一丝精液被排出,瓶子已经被装满大半,而我则抽空了所有力气任由索链吊起,无论身体还是意识都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

“主管……203号在接受录音内容讲解时触发了情绪过激保护机制,还有……太激烈了……不要开那么大……”

“是熔炉那里吧?那些从创伤之地离开的孩子能够听到伤口的呼唤,也正因如此他们是上好的燃料”实际上时间已经过去了相当长一段,被临时抽到其他组的助手此时也回到主管身边,而办公室金属门突然被敲响。

“报告”金属制造的人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边。

“游阵长?请进吧”来“人”是改造所保卫组长,不过主管完全没有认真的意愿,只是继续坐在面色潮红的助手怀中把玩着手里的遥控器,助手白大褂底下的乳胶衣上被增加了不少小饰品。

“发现三名入侵者使用超自然产物入侵基地,其中两人逃离一人被捕,我需要你来分析心灵异能监控数据,查找他们进入此次基地的原因”对方声音完全以机械合成,听上去带着极其诡异的古板和不自然,在座的人都早已习惯。

“你太紧绷了游访,在这里放松一些吧?我对于你的身体可是非常好奇哦~”少女笑嘻嘻的将手中遥控器开到最大,助手顿时发出娇喘却无能为力——调教组送了她一些小礼物,但是小礼物的开关却被当做礼物送给了科研主管。

“说正事”游访原本透明的智能凝胶因为害羞而转化成奇特的粉红色,尽管并非人类但作为从创伤区出现的智能实体的它和人类之间实际有着某种联系——比如关于性的知识和对于爱欲的追求。只是迫于职位需要保持威严而从来不会表现。

“真是冷淡~”主管将小脸埋在助手丰满乳房中感受胶衣之下充满弹性的肉体,乳房被玩弄让助手挣扎着试图推开少女,但是看到对方手上的遥控器又只能垂头丧气放弃抵抗任由对方玩弄“没什么好分析的啦,他们给203号囚犯传递心灵信息造成了203小部分记忆丧失并且在一定时期内失去遗失者特性,不过被我截获并且增加了一点东西,一些能让203号变得更可爱的东西”

“你还在关注那个囚犯吗?她已经为基地吸引了不少麻烦……”

“但是也会带来很多不是吗,才来到这里没多久已经能让我们取得很多和遗失者有关的信息了”主管的声音与少女的娇喘混合在一起让游访忍不住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现在出去,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就没必要让自己继续忍受欲火的煎熬“我先走了”

“如果你想加入的话随时欢迎哦~现在我们继续吧”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金属门后,主管回过头脸上露出更加妩媚的笑容“感官模拟装置怎么样了?”

“咿,不要,太剧烈了……哈啊,已,已经做好,只要让游访阵长进入,就……啊啊啊,就能模拟出女孩子的触感,让它感受到……”

“做的很好,乖孩子,现在再给你点奖励吧!”

“咿呀——”助手被乳胶包裹的身躯猛然挺起,伴随尖利的惨叫剧烈抽搐,过了良久,才像被抽空所有力量一样缓缓倒在椅子上

“史莱姆的娘化调教也会很有意思吧?我很期待呢~”

穿过放风区和机械区出现在眼前的应该是囚犯居住区,和这座建筑其他设施一样怪异,光滑的乳胶封闭走廊掩盖着其下一切,让所有建筑看上去浑然一体。每层五条走廊分別连接各十个房间的制式监狱向上堆叠,每个房间有对应号码也代表着犯人的编号。此时这里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感官遭到控制,还是这里现在没有多少犯人。

每人一间?监狱住的条件要比我平时居住的地方还好很多,头上是天花板不是随时可能砸下落雷和火雨的雷暴云,周围是四面墙,不是只有两堵墙的壕沟甚至是半露天的坑,周围没有随时可能拧断你脖子的怪物,脚下的地面也不会喷出扭动的火柱,你甚至可以睡在干燥的地板,不,是床上!

好像除了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以外这里的生活还挺理想的……

不对啊,我怎么会这么想?

脑海中那些混乱的思绪一直到楼梯边才暂时停下,我惊讶于墙上居然有电梯门和按钮,甚至此时耳机里的声音也告诉我可以使用电梯。能坐电梯穿着高跟鞋的我现在当然不想走路,按照这个规律算我的牢房应该在五楼以上,而楼梯那边可以看到下体那根路径标记线向上弯折,如果走的话明显会摩擦到更敏感的部位。想到这里,我慢慢背过身去用捆在一起的手按下按钮。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后悔的想回去干死一分钟以前的自己——我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基地里怎么可能会给你一个正常电梯。

随着电梯覆盖胶皮的大门打开,呈现在我面前的是几个座位。当然这完全不是因为制作者的好意——随着大门打开便喷薄而出的粉色雾气和不断挥舞手持各类难以描述器械的机械淫具已经表明这趟旅程恐怕不会安稳。

打扰了。

我很自觉的转身要走,但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事情出现,引导程序甚至为此制作了对应录音。

“自己选的,可不能逃跑哦”随着声音一起的是被绷紧的锁链,牵引着我向电梯走去。

别……

虽然极力抵抗但是经过多次高潮的娇躯和冷酷无情的机械力量完全是天壤之别,我几乎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就被拖拽着进入电梯。

“密封环境已确认,允许摄入外界气体。”耳机上冷酷声音再一次响起,我感觉原本压抑的呼吸突然得到空气补充,本能的想要大口呼吸却猛然想起电梯中的环境。

不好,必须屏住呼吸。

但是屏吸又能撑多久?我缩在墙角看着那些机械步步紧逼,也许此时眼神中早已充满恐惧但覆盖住脸的乳胶面具仅仅呈现出温和可爱的笑容。

救命啊!机械触手硬生生将我拖回椅子上,能感觉到电梯并非直线上升而是有轻微偏移,周围墙壁乳胶向上收起露出完全由玻璃构成的墙壁。我就像展示柜中的人偶,下面正是放风区。在灯光照耀下在电梯中挣扎的我格外明显,任何想要抬头的人都能毫无保留的欣赏到我被机械玩弄一次又一次高潮而疯狂挣扎的丑态,这次不再是幻觉。我真的就这样被展现到大厅广众之下。

不要!

不知为什么我的意识似乎到这里就中断了,当意识再一次来到身体时已经瘫在电梯外,而脑海中一片混乱似乎有什么东西进来过……(番外预定~)

是因为情感太强烈导致记忆断片吗,曾经觉得这种事情不可思议但在创伤区混这么久,自己的身体也许早就产生不为人知的变化。想不起刚才的遭遇对于身心健康都更有利所以也没必要纠结。

不管怎么说终于来到囚室门口,试图深呼吸却发觉鼻塞被塞回去,强烈的窒息感冲击着我。在聚集地把我从这里捞出来之前恐怕得在这里混上好几年。所以现在先掌握周边环境是相当重要的。

“囚犯203号已送达,启动讲解程序”锁链稍微放松,我趁机转动颈部四处观察。与下方装饰类似,这里同样被白色的乳胶包裹,让整个设施都透露出一种奇特而淫秽的感觉。踩上去可以隐约感觉下方是坚硬固体所以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凹陷下去,但是隔着高跟鞋无法准确感知材质。每走一步,鞋跟与地面撞击发出的清脆声响和鞋面与乳胶摩擦产生的淫秽声响都会被耳机收集放大后在耳中播放。无论如何说服自己尝试适应,乳胶摩擦声听上去仍是令人红心跳。

因为每人一间所以在外面看起来并不甚宽敞的房间实际空间并不小,和熟悉的劳动改造所天差地别,并没有简陋的厕所和脏兮兮的平板床,房间内放置着大量未曾见过的机械,数量之多甚至让我一度误以为进入的是工厂生产车间而非囚室。

鉴于之前电梯的经历我有十二分理由怀疑这些机械会伸出机械臂来一次“工业化”调教,其中一些机械上的纹路更证明了这一观点。

虽然现在外面世界似乎确实在提倡自动化,但这不代表这种事情也要自动化吧!虽然内心很想这么说但嘴被阳具堵住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呜咽几声等待耳机解答疑惑。

“先从这里的生活制度开始,为了方便管理将生活时间统一,如果没有特殊安排一律按此规定实行,违反者将被处以随机处罚,同时为节省计算力正常情况下感知模拟系统处于与现实相近状态,所以你目前看到的东西都有实体……大概吧”

颈间锁链拖着我跌跌撞撞的走向房间左前角,墙壁上由乳胶管,机械凸起和收缩式机械臂共同组成一个难以理解的装置,通过那些管道的彼此连接能大概推测出这个装置的用途——应该是将液体泵入容器中或是从其中吸出,用途可能是饮水但房间里没什么像杯子的东西,那个管道也太细了,难不成要连接上我嘴里的那根东西然后……

“这是辅助排泄装置,每天早晨你有一次排泄机会,具体用方在明天早晨排泄时间演示”

等下排泻装置为什么会有泵?!这个装置的用途应该是把什么东西注入进去吧,难不成容器是我吗?!而且一天只有一次机会也太……

现在剧烈的尿意已经冲击着神经,不仅是尿意,同样鲜明的还有射精的冲动和后庭被精液灌满产生的便意,但是裆部和后庭牢牢锁死不允许任何液体泻出。这样持续下去的话膀胱炸掉的,一定会的!强烈的尿意逼迫着我像少女一样夹紧双腿,任由乳胶摩擦。

“呜,呜,呜呜呜!!”(我现在就想尿!)

“对了,这个机器也负责提供早餐,具体操作方式你之后会理解”

怎么听着不妙的样子……虽然已经想到变成这个样子之后不能再像正常人一样饮食,但还是猜不出这机械应该怎么把食物给我,只能等明天早上再说,希望不是什么特别离谱的办法吧?应该不会吧?

视角被强制引导向另一边地上,那是个构造奇特的长方形盒子,单从外观上看倒和棺材有几分神似之处,镂空且彼此分离的金属结构中间有一片平坦乳胶层,没约够一个人躺上。

“这是你睡眠处,睡眠时间固定,收到消息后立刻上床,不得耽误,违反者将收到随机惩罚”

哦,果然是床,不过床面都要用乳胶来做也太奇怪了……而且没有被子,虽然考虑到这里的温度应该也用不到。

“接下来是衣柜和穿衣辅助”项圈上的镜头被转向位于房间中部的凸起“为了丰富日常生活改造所允许多样化的服饰,具体会由身份和你的一部分意愿决定,新囚犯目前只被允许穿着制服,睡觉前到此处脱去衣物,白天穿上,这一过程会由机械来完成”这倒是不难理解,这些东西自己穿的话太消耗时间而且很有可能穿不好,不过不穿才是最好的吧!

目前最麻烦的是我没有看到类似通风管道之类的结构,那个金属制成的排泻装置很显然也打不开,乳胶地面如果被切开会异常显眼……得想想其他办法或者等待队友帮助,希望那些家伙尽快吧。

“这是单人调教系统,它的用法和功能会随着需要而改变,在这里不做统一介绍,最后那个是压制系统,你最好祈祷它永远不会开启”

豁?“治疗者”型小心自动反灵能装置?

别的东西我可能认不出那是什么但是这个可太熟悉了,当年至少拆过七八台,这种东西可以在近距离有效压制心灵异能,既然这里装备这样的东西那么其代表的含义也很明显。

在这里遭到玩弄刺激的强度会达到让理智崩溃,超自然力量迸发的程度。这令我背后微微发凉,虽然接触不多但这并不代表我毫无了解,传说有些作品中人在遭受超过一定程度的刺激后会变成只知道追求更多肉欲的性奴隶,我开始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变成那样。

“接下来,将说明这里的一日时间表”

如果在其他劳动所听到生活制度我或许会很乐意记好然后反过来推测守卫值班时间为接下来行动做准备,但现在理智已经淹没在快感洪流之中,对于讲解也只能左耳进右耳出勉强记录些许。

“早上七点起床,五分钟内起不来的会有特制叫醒服务,起床之后一直到七点二十,顺排屑和早餐时间”

这么一说我真想试试所谓的特色叫醒服务是什么,明天试一下吧!但是为什么吃饭要和上厕所一起……忍不住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那些镶嵌在墙上的管线和泵,洁白柔软的乳胶掩盖着冰冷的机械,那些东西要怎么运作呢?总不可能是抽出来再循环回去……吧,我越想越觉得他们真的能做出这种事,忍不住打寒颤。

怎么总觉得他们真能搞出这事来?

“排泄结束以后一直到九点都是早操时间,为了承受更大快感有一个好的身体很重要。接下来九点到十一点是早课。分为两节,分别教授理论和技术作为对你们改造的一部分。要认真学习,考核不及格者会被配置燃料区一个月作为惩罚,燃料区的样子你以后会见到,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你是绝对不会希望到那里去的”

“?!呜呜呜!”(该死的,燃料,果然这一切都是为熔炉……)

“检测到剧烈情绪波动,启动镇压程序”或许是我表现的太过明显让机器识别到冲动开始进行镇压,而这里所谓的镇压其实也就是给语句的刺激导致犯人无法行动——换句话说,高潮到腿软。

“嗡……”下体的两根棒子一同震动,生物传感链接让作为男性的我同样体验到拥有阴道和子宫的感觉,但是原本的感觉也未曾被剥夺,反而设计了一个极其变态的功能:每一次我试图勃起都会让下体的震动棒都会抽插,就好像我在强奸自己,而原本应该勃起的下体却只能被拘束在金属中,大腿内侧传来剧烈电击逼迫双腿夹紧,让两颗睾丸饱受挤压之苦。乳胶衣模拟出的爱液流淌在下体却无法排出,紧身衣贴得非常紧所以缝隙很小一点点液体也能覆盖很大一片面积,最终导致的结果是我的双腿和整个下体几乎都粘上一层粘液,就像在精液中泡澡,那些液体同样加强电击威力。再这样多重刺激下按理说我应该很快就会达到高潮把精液喷射一地,但实际上尽管睾丸鼓起,精液不断试图涌出,却被尿道锁死死堵回,试图涌出的精液似乎开启尿道锁的某种机制,让尿道深处的那根棍子同样震动起来,原本就已经难受至极的阴茎此时更被折磨的完全充血,无法勃起带来的拘束感也前所未有的强烈,原本脑海中那些想法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此时唯一的思考的只有怎样才能射出。尽管试图用蜷缩身体的方式来减轻快感但锁链紧紧扣在天花板上强迫着我处于站立状态,更糟糕的是因为储存大量精液而膨胀的睾丸并没有被放过,生物乳胶表面蠕动着仿佛无形的大手在揉捏,把玩着敏感的睾丸。

什么都好,让我射出来吧,怎样都好啊!

也不知过去多久,一个透明瓶子从天花板缓缓降下,瓶口的机械结构与正在折磨我的假阳具连接在一起能感觉到下体传来不一样的动作,假阳具似乎有些许变形。下一瞬间随着咔嚓一声,封锁阴茎处锁头缓缓打开让浑浊的精液慢慢流出,但是并没有平时射精时的畅快感,锁头只打开了一个小孔允许我撒尿般一点一点排出精液,更多的精液仍然处于封锁状态,而后庭的刺激也并没有停下,尿道锁的特殊设计只允许放出精液,尿液则一滴都没能混杂着离开。直到最后一丝精液被排出,瓶子已经被装满大半,而我则抽空了所有力气任由索链吊起,无论身体还是意识都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

“主管……203号在接受录音内容讲解时触发了情绪过激保护机制,还有……太激烈了……不要开那么大……”

“是熔炉那里吧?那些从创伤之地离开的孩子能够听到伤口的呼唤,也正因如此他们是上好的燃料”实际上时间已经过去了相当长一段,被临时抽到其他组的助手此时也回到主管身边,而办公室金属门突然被敲响。

“报告”金属制造的人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边。

“游阵长?请进吧”来“人”是改造所保卫组长,不过主管完全没有认真的意愿,只是继续坐在面色潮红的助手怀中把玩着手里的遥控器,助手白大褂底下的乳胶衣上被增加了不少小饰品。

“发现三名入侵者使用超自然产物入侵基地,其中两人逃离一人被捕,我需要你来分析心灵异能监控数据,查找他们进入此次基地的原因”对方声音完全以机械合成,听上去带着极其诡异的古板和不自然,在座的人都早已习惯。

“你太紧绷了游访,在这里放松一些吧?我对于你的身体可是非常好奇哦~”少女笑嘻嘻的将手中遥控器开到最大,助手顿时发出娇喘却无能为力——调教组送了她一些小礼物,但是小礼物的开关却被当做礼物送给了科研主管。

“说正事”游访原本透明的智能凝胶因为害羞而转化成奇特的粉红色,尽管并非人类但作为从创伤区出现的智能实体的它和人类之间实际有着某种联系——比如关于性的知识和对于爱欲的追求。只是迫于职位需要保持威严而从来不会表现。

“真是冷淡~”主管将小脸埋在助手丰满乳房中感受胶衣之下充满弹性的肉体,乳房被玩弄让助手挣扎着试图推开少女,但是看到对方手上的遥控器又只能垂头丧气放弃抵抗任由对方玩弄“没什么好分析的啦,他们给203号囚犯传递心灵信息造成了203小部分记忆丧失并且在一定时期内失去遗失者特性,不过被我截获并且增加了一点东西,一些能让203号变得更可爱的东西”

“你还在关注那个囚犯吗?她已经为基地吸引了不少麻烦……”

“但是也会带来很多不是吗,才来到这里没多久已经能让我们取得很多和遗失者有关的信息了”主管的声音与少女的娇喘混合在一起让游访忍不住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现在出去,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就没必要让自己继续忍受欲火的煎熬“我先走了”

“如果你想加入的话随时欢迎哦~现在我们继续吧”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金属门后,主管回过头脸上露出更加妩媚的笑容“感官模拟装置怎么样了?”

“咿,不要,太剧烈了……哈啊,已,已经做好,只要让游访阵长进入,就……啊啊啊,就能模拟出女孩子的触感,让它感受到……”

“做的很好,乖孩子,现在再给你点奖励吧!”

“咿呀——”助手被乳胶包裹的身躯猛然挺起,伴随尖利的惨叫剧烈抽搐,过了良久,才像被抽空所有力量一样缓缓倒在椅子上

“史莱姆的娘化调教也会很有意思吧?我很期待呢~”

“那么,继续讲述”好不容易缓过来耳机里已经开始接下来的内容“11点一直到12点,都是工作时间,具体的工作内容和要求将会根据工作任务定,工作结束以后将有两个小时作为午餐和放风时间,但是工作不认真者将会被取消放风转为惩罚,下午也同样会有三个小时安排成工作和学习,下午五时进行晚餐准备,同样是一个小时晚餐时间”

那么多上课时间,他们究竟需要学习什么?我忍不住产生一丝猜疑,原本以为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像在其他几个基地一样直接折磨到精神崩溃然后放在熔炉附近成为燃料,但是目前看来似乎并非如此,不过也可能是被他们称为燃料组的成员已经提供了足够的燃料——无比激烈的人类情感。

“晚上六点到七点自行复习功课,之后是一段时间不确定的监狱活动或者说任务挑战,一直持续到9点30分,完成挑战就可以自由放风,放风结束将会对今日表现进行奖励或惩罚,并进行能源吸取,就是这样,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憋在心里,没必要说出来”

限制的很死,放风时间比我想象中还要少,这无疑对越狱计划又一次增加难度。锁链再一次牵引着我走向那台有乳胶蒙皮的奇怪机器,随着一阵吹气声,我看到那层乳胶慢慢鼓起——原来是两层乳胶形成一个类似袋子的东西。同时,我身上的拘束装置也纷纷开启,只有锁链和金属贞操带仍然固定在身上。

“这就是你以后睡觉的地方,现在躺进去正面朝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双腿可以按照你喜欢的方式摆放,只需要保证处于张开状态即可。”

我不敢确定这个机器的作用,所以只是听从对方的指令乖乖躺好。紧接着我发现袋子接口被封闭仅剩头部在外,乳胶紧紧贴合颈边,耳边再一次响起抽气声。空气一点一点被抽空,我就像真空包装的食物一样轮廓完全被凸显出来,真空紧紧包裹让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即使是一根手指也没有办法挪动丝毫。但这远远不是结束,强烈的闷热感让我即使呼吸不受到影响也极为难受,我都忘记身上到底覆盖着多少层乳胶,空气和水分完全无法渗透,如果不是生物连接科技让内层胶衣取代皮肤的话恐怕所有皮肤都已经溃烂了吧。虽然能够阻止皮肤溃烂但是那种粘稠玩搔痒的闷热感觉是无法抹去的,倒不如说设计者本来就很愿意让囚犯被这种感觉包括来强化已有的折磨。

好难受,这样感觉根本睡不着。每一次用力挣扎都无法让身体动多少就会被充满弹性的乳胶拉回,反而会让身体越来越热。无法散出的热量让感官越发难过简直就像穿着羽绒服在夏天太阳底下走路一般。

由于太过专注于身体上难受的感觉。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耳旁传来脚步声,直到一个隐隐绰绰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才反应过来有人在接近,但是像现在这样被重重束缚着的就是他真想做什么我也无能为力吧。我转过头看向那个走来的人,严格来说应该是“人”,一个完全被粉红色乳胶包裹浑然一体的人型,有着丰满的乳房和让曾经的我都深感惭愧的粗壮阳具。在这种地方每个人都是被层层包裹,所以我一时也无法判断他确认是什么身份。似乎那些被称为调教组的充当狱卒的女性都没有头套,而且这家伙一言不发手中也没有武器……

“通过单纯机械装置产生的屈辱感,经过我们研究比起有人类个体的情况下少”耳机中传来的是一个听上去更沉稳的女声,似乎还有一些粘液滴落声,听上去应该同样是录音,不过并非是之前那个人“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基地并没有充足人手因此采用机械人型对牢房中的囚犯进行辅助调教,这孩子就是你以后每天在囚室的主人,他的命令必须服从。现在先跟你打个招呼,用小穴好好记住吧”

原来是机械,我拼尽全力用眼角余光盯住那个朝我逐渐走来的身影,果然步幅是两次小步后突然拉大——和当年在创伤区边缘对抗的军队战斗机械士兵一样,这个特征恐怕是他们这一套动作协调系统的通病。

下了不小的本钱,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如果聚集地的学者们计算没有错误,只要能持续维持特殊情感的产出,那这些成本相比起回报来说就是九牛一毛。毕竟只是用一些简单的人力和资源就能换取足以扭曲现实的不可思议的材料,知识和技术,这笔买卖实在太过划算。如果不是只有很少的人才能听到呼唤以获得进入那片土地或是成为燃料的资格,他们恐怕巴不得把所有人都丢到这里来吧。

不过就算我知道这么多也并不能改变现状,我现在才发现,乳胶床下方有一个颜色相近的开口,主人掀起胶皮我下体贞操带也随之活动,原本填满下体的粗壮阳具被慢慢抽出,127号射入的精液终于得到释放。

“被灌得满当当的样子可真是淫荡”似乎是原本真人的声音在采集发音,后经过,电脑重新编组形成语句,听起来并不自然但也与真人相似,听上去是成熟大姐姐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却是粗壮阳具插入小穴的感觉。虽然实际上比起振动电击在生理感官上的刺激较少,但被机器玩弄和被人强奸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尽管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包裹乳胶外皮的机械但是和人类相同的外形和自然流畅的动作让我从潜意识中认为它是人类,而我现在正在被一个浑身包括乳胶的扶他强奸。曾经我能同时对抗数十个这样的机械并将他们全部拆成废铁,但如今我不过是一个被机械玩弄的性玩具,口中因为快感产生的无意识呻吟即使带着口塞也不能完全挡住,下体粘稠湿润,被假阴包裹的肉棒能感觉到对方的抽插却完全无法勃起,就这样在床上动惮不得的感受着两性的快感。被曾经弱小敌人凌辱的屈辱感,被人强奸的羞耻感,与身体中的性快感一同将推向高潮但是身体却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是任由下体的洞穴不断收缩,像是要压榨出什么东西来似的继续夹紧。

“如果在主人满意之前就去了的话要遭受惩罚”尽管已经收到如此警告,但是身体本能却完全无法压制,就这样继续被玩弄到高潮边缘,然后一波推向顶峰。“这样就忍不住了吗?主人很失望啊,或许是床上的环境太舒服所以去的太快?”一边问着我注定无法回答的问题,一边按动床边某个按钮。“那就给你一点小小的刺激让你睡着没有那么舒服吧?这种东西能激发生物乳胶衣的轻微过敏反应,给你一点小小的反馈。”

好痒,好痒!皮肤仿佛溃烂一般的剧烈瘙痒伴随着刺痛,就像是严重过敏一般的感觉,如果能自由行动的话,我肯定已经疯狂抓挠着身体,恨不得把身体都抓出血,但是没有办法活动,这样的感觉与原本汗液粘稠的感觉混合在一起,在这段时间我真的感受到什么叫生不如死。但是主人的玩弄仍然没有停止,完全无法发泄的闷热感和瘙痒感最终都被转化成性快感,和男性的高潮不同,生物乳胶衣带来的高朝并非只是射精的短暂瞬间,而是持续不断绵延不绝,只要刺激,没有停下,那么穿戴者就会一直保持在高潮,或是接近高潮的状态。

感官持续功能据说最早是为了让士兵忽略疼痛,永远保持在一个稳定而亢奋的精神状态,但是他同样可以用于固定其他状态——比如高潮。

“不仅在主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就去了而且还一直停不下来?这么下贱的身体,:要好好惩罚才行啊”明明是你不让我停下来的,但是占据主动权的那一方又怎么可能跟我好好讲道理?“你每潮吹一次你的床上就会被多写出一句话,刚开始你先停下来还是床先写满”

结果自然不必多说,床上被写满了肉便器,贱奴,吞精淫兽这样的字眼,主人每一次写下都会在我耳边大声读出,这直接就是摧毁我自尊心的阳谋,但是就算没有任何掩饰也不得不承认效果拔群。

“你都高潮了那么多次还是停不下来嘛~床都写满了耶~”主人一边拍打着我的大腿,一边带着嘲笑的意味对我说,而已经经历数十次高潮的我双眼失神,像是被玩坏的布娃娃一样瘫在床上。身体早就没有力气了,下体却仍然活力十足,与我神经相连却并不完全属于我的乳胶阴道仍然持续吞吐着主人的阳具。“不过时间差不多了呢,那就最后给你一个小惩罚吧”,主人亮出手中的东西——完全封闭的乳胶头套,然后将她紧紧的带在我头上。

实际上我的身体,已经被完全封闭所以这个头套按理说没有任何影响,随之而来的是我的视角,从项圈上的摄像头被切换到屋顶的摄像头,现在我可以直接俯瞰自己的整个身体——抚媚的乳胶女体被真空床完全凹显出来,每一个性感部位旁边都写了数十句耻辱的文字,真空床下未被清理的精液一点一点晕开,而头上,黑亮光滑的,乳胶头套则明确表明着这个性玩具处F一切感官都被封闭的无助处境。

“晚安”机器的折磨终于停止,耳机传出某种带有暗示性的话语,我的意识伴随着某种气体放出的声音慢慢陷入沉寂。那些暗示性的话语将伴随着我未来的每一个夜晚,从潜意识中,一点一点,改造最终将这里的囚犯塑造成,从心里到身体都完全只会追求快感的淫兽。“那么,继续讲述”好不容易缓过来耳机里已经开始接下来的内容“11点一直到12点,都是工作时间,具体的工作内容和要求将会根据工作任务定,工作结束以后将有两个小时作为午餐和放风时间,但是工作不认真者将会被取消放风转为惩罚,下午也同样会有三个小时安排成工作和学习,下午五时进行晚餐准备,同样是一个小时晚餐时间”

那么多上课时间,他们究竟需要学习什么?我忍不住产生一丝猜疑,原本以为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像在其他几个基地一样直接折磨到精神崩溃然后放在熔炉附近成为燃料,但是目前看来似乎并非如此,不过也可能是被他们称为燃料组的成员已经提供了足够的燃料——无比激烈的人类情感。

“晚上六点到七点自行复习功课,之后是一段时间不确定的监狱活动或者说任务挑战,一直持续到9点30分,完成挑战就可以自由放风,放风结束将会对今日表现进行奖励或惩罚,并进行能源吸取,就是这样,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憋在心里,没必要说出来”

限制的很死,放风时间比我想象中还要少,这无疑对越狱计划又一次增加难度。锁链再一次牵引着我走向那台有乳胶蒙皮的奇怪机器,随着一阵吹气声,我看到那层乳胶慢慢鼓起——原来是两层乳胶形成一个类似袋子的东西。同时,我身上的拘束装置也纷纷开启,只有锁链和金属贞操带仍然固定在身上。

“这就是你以后睡觉的地方,现在躺进去正面朝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双腿可以按照你喜欢的方式摆放,只需要保证处于张开状态即可。”

我不敢确定这个机器的作用,所以只是听从对方的指令乖乖躺好。紧接着我发现袋子接口被封闭仅剩头部在外,乳胶紧紧贴合颈边,耳边再一次响起抽气声。空气一点一点被抽空,我就像真空包装的食物一样轮廓完全被凸显出来,真空紧紧包裹让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即使是一根手指也没有办法挪动丝毫。但这远远不是结束,强烈的闷热感让我即使呼吸不受到影响也极为难受,我都忘记身上到底覆盖着多少层乳胶,空气和水分完全无法渗透,如果不是生物连接科技让内层胶衣取代皮肤的话恐怕所有皮肤都已经溃烂了吧。虽然能够阻止皮肤溃烂但是那种粘稠玩搔痒的闷热感觉是无法抹去的,倒不如说设计者本来就很愿意让囚犯被这种感觉包括来强化已有的折磨。

好难受,这样感觉根本睡不着。每一次用力挣扎都无法让身体动多少就会被充满弹性的乳胶拉回,反而会让身体越来越热。无法散出的热量让感官越发难过简直就像穿着羽绒服在夏天太阳底下走路一般。

由于太过专注于身体上难受的感觉。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耳旁传来脚步声,直到一个隐隐绰绰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才反应过来有人在接近,但是像现在这样被重重束缚着的就是他真想做什么我也无能为力吧。我转过头看向那个走来的人,严格来说应该是“人”,一个完全被粉红色乳胶包裹浑然一体的人型,有着丰满的乳房和让曾经的我都深感惭愧的粗壮阳具。在这种地方每个人都是被层层包裹,所以我一时也无法判断他确认是什么身份。似乎那些被称为调教组的充当狱卒的女性都没有头套,而且这家伙一言不发手中也没有武器……

“通过单纯机械装置产生的屈辱感,经过我们研究比起有人类个体的情况下少”耳机中传来的是一个听上去更沉稳的女声,似乎还有一些粘液滴落声,听上去应该同样是录音,不过并非是之前那个人“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基地并没有充足人手因此采用机械人型对牢房中的囚犯进行辅助调教,这孩子就是你以后每天在囚室的主人,他的命令必须服从。现在先跟你打个招呼,用小穴好好记住吧”

原来是机械,我拼尽全力用眼角余光盯住那个朝我逐渐走来的身影,果然步幅是两次小步后突然拉大——和当年在创伤区边缘对抗的军队战斗机械士兵一样,这个特征恐怕是他们这一套动作协调系统的通病。

下了不小的本钱,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如果聚集地的学者们计算没有错误,只要能持续维持特殊情感的产出,那这些成本相比起回报来说就是九牛一毛。毕竟只是用一些简单的人力和资源就能换取足以扭曲现实的不可思议的材料,知识和技术,这笔买卖实在太过划算。如果不是只有很少的人才能听到呼唤以获得进入那片土地或是成为燃料的资格,他们恐怕巴不得把所有人都丢到这里来吧。

不过就算我知道这么多也并不能改变现状,我现在才发现,乳胶床下方有一个颜色相近的开口,主人掀起胶皮我下体贞操带也随之活动,原本填满下体的粗壮阳具被慢慢抽出,127号射入的精液终于得到释放。

“被灌得满当当的样子可真是淫荡”似乎是原本真人的声音在采集发音,后经过,电脑重新编组形成语句,听起来并不自然但也与真人相似,听上去是成熟大姐姐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却是粗壮阳具插入小穴的感觉。虽然实际上比起振动电击在生理感官上的刺激较少,但被机器玩弄和被人强奸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尽管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包裹乳胶外皮的机械但是和人类相同的外形和自然流畅的动作让我从潜意识中认为它是人类,而我现在正在被一个浑身包括乳胶的扶他强奸。曾经我能同时对抗数十个这样的机械并将他们全部拆成废铁,但如今我不过是一个被机械玩弄的性玩具,口中因为快感产生的无意识呻吟即使带着口塞也不能完全挡住,下体粘稠湿润,被假阴包裹的肉棒能感觉到对方的抽插却完全无法勃起,就这样在床上动惮不得的感受着两性的快感。被曾经弱小敌人凌辱的屈辱感,被人强奸的羞耻感,与身体中的性快感一同将推向高潮但是身体却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是任由下体的洞穴不断收缩,像是要压榨出什么东西来似的继续夹紧。

“如果在主人满意之前就去了的话要遭受惩罚”尽管已经收到如此警告,但是身体本能却完全无法压制,就这样继续被玩弄到高潮边缘,然后一波推向顶峰。“这样就忍不住了吗?主人很失望啊,或许是床上的环境太舒服所以去的太快?”一边问着我注定无法回答的问题,一边按动床边某个按钮。“那就给你一点小小的刺激让你睡着没有那么舒服吧?这种东西能激发生物乳胶衣的轻微过敏反应,给你一点小小的反馈。”

好痒,好痒!皮肤仿佛溃烂一般的剧烈瘙痒伴随着刺痛,就像是严重过敏一般的感觉,如果能自由行动的话,我肯定已经疯狂抓挠着身体,恨不得把身体都抓出血,但是没有办法活动,这样的感觉与原本汗液粘稠的感觉混合在一起,在这段时间我真的感受到什么叫生不如死。但是主人的玩弄仍然没有停止,完全无法发泄的闷热感和瘙痒感最终都被转化成性快感,和男性的高潮不同,生物乳胶衣带来的高朝并非只是射精的短暂瞬间,而是持续不断绵延不绝,只要刺激,没有停下,那么穿戴者就会一直保持在高潮,或是接近高潮的状态。

感官持续功能据说最早是为了让士兵忽略疼痛,永远保持在一个稳定而亢奋的精神状态,但是他同样可以用于固定其他状态——比如高潮。

“不仅在主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就去了而且还一直停不下来?这么下贱的身体,:要好好惩罚才行啊”明明是你不让我停下来的,但是占据主动权的那一方又怎么可能跟我好好讲道理?“你每潮吹一次你的床上就会被多写出一句话,刚开始你先停下来还是床先写满”

结果自然不必多说,床上被写满了肉便器,贱奴,吞精淫兽这样的字眼,主人每一次写下都会在我耳边大声读出,这直接就是摧毁我自尊心的阳谋,但是就算没有任何掩饰也不得不承认效果拔群。

“你都高潮了那么多次还是停不下来嘛~床都写满了耶~”主人一边拍打着我的大腿,一边带着嘲笑的意味对我说,而已经经历数十次高潮的我双眼失神,像是被玩坏的布娃娃一样瘫在床上。身体早就没有力气了,下体却仍然活力十足,与我神经相连却并不完全属于我的乳胶阴道仍然持续吞吐着主人的阳具。“不过时间差不多了呢,那就最后给你一个小惩罚吧”,主人亮出手中的东西——完全封闭的乳胶头套,然后将她紧紧的带在我头上。

实际上我的身体,已经被完全封闭所以这个头套按理说没有任何影响,随之而来的是我的视角,从项圈上的摄像头被切换到屋顶的摄像头,现在我可以直接俯瞰自己的整个身体——抚媚的乳胶女体被真空床完全凹显出来,每一个性感部位旁边都写了数十句耻辱的文字,真空床下未被清理的精液一点一点晕开,而头上,黑亮光滑的,乳胶头套则明确表明着这个性玩具处F一切感官都被封闭的无助处境。

“晚安”机器的折磨终于停止,耳机传出某种带有暗示性的话语,我的意识伴随着某种气体放出的声音慢慢陷入沉寂。那些暗示性的话语将伴随着我未来的每一个夜晚,从潜意识中,一点一点,改造最终将这里的囚犯塑造成,从心里到身体都完全只会追求快感的淫兽。

一方面来说,开学能写东西的时间变少所以更新的速度会变慢一些,另一方面来说,我承认这个星期是忙着去当艾尔登之王

<<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六至七章混乱中的迷思 第九章 >>
1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Majyo (站长的Stand)

粉黑两站第一届吐槽大赛冠军

2 thoughts on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八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