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六至七章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六至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改造所生活初体验

“连接完成,开始系统自检”

当我还瘫坐在地上怀疑人生时耳机中传来冰冷而毫无感情的机械命令,听起来估计是某些程序,完全没有语调的分别估计还没有达到自律人工智能的程度。

“系统自检完成,已记录囚犯信息——A203,正在进行对象认知能力检测,瞳孔反应确认,体征扫描完成,管理者信息已接收。”

冰冷的机械语音,尽管词语不同但语气和断句却和战争机械如出一辄,我本能想翻滚跳进草丛匍匐卧倒,但是突然想起自己已经离开创伤区便又坐回回地上

“已开启新囚犯引导程序,A203在收到指令后须立刻跟随指令行动,站起来。”

天花板上垂一下一条锁链与我项圈后方的某个机关相接,将我向上提,尽管看上去像是把我吊起,但是由于项圈是硬质的而且锁链力量也不算大,我没有窒息感。但是站起来这个过程仍然很艰难——膀胱中强烈的尿意不断刺激神经让我双腿发软,而身上那些运作的机关完全没有停止之意。更别提脚上那双乳胶高跟鞋,第一次穿这种东西让我非常不适应,随着身体运动而产生的乳胶摩擦声被耳机捕捉并强制放大更是扰得我心烦意乱。

“服从命令,否则将加大惩罚力度”机械冷酷无情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见鬼,这又不是我不想听从指令……我不断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是更大程度的挣扎也带动体内的众多调教具,愈发强烈的刺激让我每一次刚试图站起来便很快因为双腿无力和不擅长控制高跟鞋而瘫倒,抗议的话语也被粗壮的假阳具封锁在喉咙深处无法发出一丝,不过就算真的抗议了恐怕机械也不会听吧。

“加大惩罚力度”随着机械冷酷无情的指令传达,胶衣内层电击片和绒毛愈发卖力工作起来,强烈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双眼上翻,而墙上也伸出一只新的机械手拿着像鞭子一样的东西。

“啪!”皮鞭在我屁股上发出清脆声响,我惊得浑身一哆嗦,随后又是啪啪几鞭,虽然对我来说并不疼痛可带来的羞耻却是难以言表的,在无法看到的层层封锁之下我的脸颊早已通红,预防奋力的挣扎但无济于事。

“加大惩罚力度”刚刚那些刺激让原本就无力的我更是雪上加霜,如果说之前还勉强能让自己摆出类似半蹲的姿势,那现在算是完全瘫在地上。被不断刺激的双腿甚至连支撑身体的力气都失去了。但是机械可不管这么多,只是识别到自己颁布的指令没有完成便继续加大惩罚措施。

触觉模拟器再一次模拟出被无数人抚摸的感觉,我能清晰感受到粗糙的手在揉捏乳头,慢慢顺着背后滑下,甚至是不断摩擦大腿内侧。鼻腔中的气味也从原本的精液变成精液和汗臭混杂。

这让我怎么站得起来啊混蛋!

“加大惩罚力度”不是吧有完没完……下体中原本平稳安静的两根阳具突然得到指令,像是两条游龙一般在体内不断抽插并且还有微弱的电流产生。和之前体验过人类的动作不同,机械仅仅遵循程序而动虽然不如173号那样灵活巧妙,但机械的强大力量弥补了这一点,对我造成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刺激。强烈的快感加上膀胱被前后夹击的尿意几乎让我崩溃。似乎是专门为了羞辱,耳机中声音还加上假阳具在体内不断抽插摩擦乳胶和精液的淫秽声响——172号射满我体内的精液完全没有排出,此时正在被蠕动的假阳具不断翻搅。

“加大惩罚力度”天啊……我开始怀疑设计者是不是根本就不打算让囚犯走过去。现在不仅是下体,嘴中阳具同样开始抽插,并且金属胸罩和贞操带开始振动,瘙痒感,快感和憋尿感如同热水融化冰雪一般将我的理智融化的一干二净。而被单手套紧紧束缚在背后的双手对于减轻痛苦一点作用都没有。我已经彻底放弃站起来的希望任由双腿不断踢踏,渴望能减少脚心无穷无尽的瘙痒感,但是胶衣紧紧贴附在皮肤上,无论怎么挣扎都毫无意义。相反每一次挣扎都会刺激到被分在腿两边隐藏成阴蒂的蛋蛋,机械手臂还贴心的给我大腿内侧加了两层略显粗糙的布料,让我每一次摩擦都像是用粗布在擦蛋蛋一样带来强烈刺激

“增大惩罚力度”我放弃了,制作者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想过让囚犯好好走出去,他们只是想让囚犯受到更强的刺激仅此而已。我原本以为接下来会让我身上的道具变得越发恐怖但是实际上,这一次的惩罚提升超出我的预期

视线豁然开朗,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处歌剧院舞台上,而台下是密密麻麻的观众。耳机中也出现观众议论纷纷的声音,但是我身上的道具没有丝毫减少,我变成一个在众目睽睽下被调教的乳胶娃娃。

这是假的,是模拟出来的幻觉!我不断如此安慰自己,可逼真的场景却让我真的觉得自己就站在大庭广众之下。而姿势也强行被变成跪坐在地上,尽管触觉告诉我,所经历的一切,

不过是机械手臂在给我调整位置,但是视觉和听觉的反馈却是我被几个穿着乳胶的女孩捆绑。女孩带着粗壮的连身假阳具将我的三个孔洞塞满不断抽插,台下的观众们目不转睛地欣赏着我高潮的丑态。

不要看,不要看啊!我绝望的发出呐喊却被抽插的假阳具变成裹挟着精液粘稠声响的淫秽呜鸣,此时机械的触感也已经校准完毕,无论是从触感还是从视觉还是从听觉上都已经分辨不出我正在被机械手臂淫奸。对于此时的我来说,自己真的就是正在被三个女孩在舞台上像是表演节目一般强奸着,鞭打着,取笑着。

“淫荡的乳胶人偶在这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也去了呢”

“屁股被抽插还这么有感觉,真是淫荡的不得了啊!”

“口交技巧好熟练,果然是下贱的性人偶呢”

这样的声音不断在我耳边响起,我一再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计算机模拟出来的假象。但是屈辱感完全没有抑制的喷薄而出,内心深处那些原本认为自己是男孩子的东西认为自己是人的东西,逐渐的一点一点的破碎了。

“果然把感官完全封闭之后,只需要输入少量信号就会被大脑误解成完整的东西呢。”在科研主管f5办公室内,助手脸颊绯红,正全神贯注盯着备受折磨的我,不时发出得意的浪笑。

“不过这一次就到这里吧,快感、屈辱、痛苦,这些情感要精密的搭配在一起才能给情感熔炉提供最充足的材料。如果直接玩坏掉的话就只能被放到纯粹产生快感的燃料组了,这可是宝贵的试验品不能这么快就坏掉。”

“也是呢”助手失望的将程序选择终止,然后把后面那些代办项目全部打叉“兽奸摸拟,强行百合,公众露出模拟……说起来主管,203号似乎对疼痛很不敏感,需要用什么办法加强一下吗?”助手将视频切换到我被鞭挞时的面部特写。

“没必要,以203号的经历而言肉体上的疼痛恐怕对他作用微乎其微。如果想在不玩坏的情况下攻破内心防线我们还要更多从他脆弱的精神入手。”主管的两只乳胶小手卧在一起发出淫秽的摩擦声。“毕竟要制造的不是送去燃料区那些低级货色,一味控制,捆绑与鞭挞会让囚犯过于绝望而很快堕落,所以把虚假的自由和轻松赐予它们,让它们觉得自己有希望从而进行毫无意义的挣扎,这样才更有趣也更符合我们的需求。”

明明只是少女偏要装的像个老头子一样……助手在心中吐槽一句。“不过,原来203号不是一般人吗,我还以为她只是普通的人格改造手术免疫患者”

“他是创伤区的遗落者,而且还是比较特殊的那种。具体的话等你回来我再跟你说吧”

“唉,回来是指?”年轻的助手对于回来这个词似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满脸疑惑的盯着隐藏在黑暗中的主管,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后不知何时伸出的闪闪发亮的机械手臂。

“最近情感熔炉的产能稍微有些不足,囚犯管理者,也就是调教部那边要求其他部门必须派出员工去帮忙填补产能。”粗壮的机械手臂已经将助手牢牢拘束起来,并且用口塞完美填补了接下来想说的一切话语。

“我已经跟他们说让他们手下留情了,不过这一次上面派的指标很高所以你自求多福吧~”

“呜!!!”(不要!!!)

过了多久?我不知道。在幻觉中被强奸的时间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但是随着机械又一次发出命令一切幻觉都瞬间消失不见,我又回到那间狭小囚室,正在被机械不断玩弄。

“已确认囚犯拒绝命令,开始启用备用程序,A203号记录严厉惩罚一次。”

机器仍然在不知疲倦的运转着,与此同时天花板上再一次下降锁链,与上一条锁链不同在于这条锁链末端有一根钩子没入后庭。我这才发现原本以为是实心的阳具实际上内部中空,并且似乎有像阴道一样的结构,但是比起原本我的要更细小紧致。而单手套末端也被一条锁链连接,三条锁链硬生生的把我吊起让我回到类似站立的姿势。

“往前走”机器的命令强迫我伸出还在颤抖而又酸软无力的乳胶小腿,高跟鞋与地板撞击发出响亮咔嚓声。虽然根本站不稳但现在我是被锁链末端正在移动的机械拖拽着前进,所以也不用担心摔倒。远处改造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看来外面的气温应该不低。

这段路我走的很慢,短短十几米的路程却让我走了将近十分钟。不过随着多次摔倒,慢慢的我也找到掌握脚下高跟鞋的方式。

终于,我跌跌撞撞的走到改造室门前,但是映入眼帘的景象仍然让我吃了一惊。

第七章 改造所生活初体验

面前并不是曾经劳动改造所那样狭窄,千篇一律,被水泥墙和铁门充斥的监狱,而是而更像是一处森林中的小镇。碧绿的树林中有美丽的房子。活力十足的动物在森林中自由奔驰,衣着华丽的贵妇人和身披铠甲的骑士并肩而行,除此以外各种穿着独特的人也杂其中。我甚至看到了美人鱼这样在幻想中才会存在的生物,这让我一度以为视觉感官仍然处于被幻觉支配的状态。

但是这里并非是蓝天取而代之的是低矮金属天花板,数十条轨道纵横交错,其中一些似乎还停靠着样式奇特的铁架子。而森林边缘也是高大金属墙壁,能够隐约看到许多或开或关的门。开着的那些门中能看到里面是狭长走廊和大量隔间。

看来那边才是通常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这里应该只是放风区之类的吧……不过环境也够好了。

出乎意料的美好环境让我内心的委屈稍微平复了一些,忍不住努力倾斜身子让项圈对准那个方向以便更好地观察。

但是这么一观察,不对劲的地方就出现了

森林中的野狼奋力扑倒一头鹿,但是我原本想象中鲜血四溅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狼将自己胯下粗壮阳具狠狠插入鹿体内。不,不是这样,那头露外面似乎并没有毛皮,而是颜色类似毛皮的光华体表,外皮滑溜溜紧绷绷的就像

乳胶一样

而且身材比例不太对……那只狼似乎有些太大,像人一样大

那……根本就是人吧!被扑倒的鹿后腿和人类一模一样,前腿则像是分成了三段。我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个人以后。没过多久便大概猜测出对应的形态:应该是一个人弯着腰,双手分别握住一个长棍子而棍子底部是鹿蹄,通过这样来达到双手和双腿齐平,使得人类能像动物一样四足着地前行。

这么说那只狼也?看上去应该不是。它的外形和人类相差实在太大,但是巨狼僵硬的动作和了无生机的眼神却表明了它并非有机物的事实。机械巨狼轻松按倒那个挣扎的鹿——或者说人,将他压在身下毫不留情的抽插起来。

除此之外,贵妇人和骑士的那个组合看上去也是略显诡异,贵妇人的手一直保持掩面而笑的姿势,但是眼睛却翻了白眼身体也在不住颤抖,那裙子下面似乎有什么活动的东西一样。尽管没有风却让裙子不断起伏蠕动,更奇特的是他们背后草坪上并没有留下贵妇人的脚印,而是两段像是轮子开过一样的印记。骑士更明显,由于没有扇子阻挡,可以直接清晰观察到骑士是一副双眼上翻舌头外伸明明已经高潮过很多次的样子,但是脚下步伐却依旧沉稳,充满机械般毫不动摇的坚定感。这让我不禁对他们的身体究竟是由自己掌控还是由身上所穿着的衣服来控制产生了怀疑

而且村庄中的喷泉外形近似于人形,森林中还放着一些似乎是石质的椅子,但也是由人体雕塑组成。但是如果真的是普通的石雕那么应该是不会动的,我面前的这些物品却有微弱但确实存在的颤抖……

“203号向左转”耳机中再一次传来机械的命令,我机械的将身体转向左侧。那里半空中拉起一道像警戒线一样的细绳,上面穿着许多红白相间的珠子。看完那篇区域是被绳子拉起警戒线。不过为什么警戒线要做成一颗一颗的珠子而不是干脆做一条呢……虽然情况并不乐观但是我没有放弃逃出去的希望,而了解监狱地形必然是其中重要一环,警戒线那头定然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要努力看清楚才行!

锁链带着我移动向那条警戒线然后将我微微提起“203号,把左脚跨过路径标记线”。

我费了很大劲才把酸麻的大腿抬起,这个动作再一次挤压到敏感的膀胱和体内两根运转不休的阳具,我悲鸣一声险些摔倒,幸好锁链把握住平衡。

此时我的姿势是跨坐在那条警戒线上,那些小珠子正好对准跨下。“监狱中不处在放风时间的囚犯使用非挂钩手段前往目的地时必须跨坐于路径标记线,若定位系统确认并未处于此状态,那么该囚犯将承受惩罚措施”

原来这条线是用来标记路线的吗。尽管不是很理解他们为什么连囚犯的路线都要统一标记但也只能照做。

说起来挂钩是什么,总不可能是房顶上那些吧?那些看着也不像是用来挂人的。

“现在,前进”在冷漠机械的命令下我再一次迈开步子……

“呜!!!”两腿之间的强烈刺激让我忍不住惨叫出声,和想象中完全不同这些小珠子在每一次前进时都会不断刺激阴唇。我想起曾经在那些色情漫画上看到过这样的玩法,但是当时并没有亲身体验,以为这只是一种情趣手段不会有太深的刺激,如今自己尝试时才知道这样的刺激远比想象中强烈的多。

小珠子在改造过的乳胶阴道前后移动带来强烈快感,而这里也同样是曾经身为男性的我的蛋蛋。每一次前进就像有人在用两只手指不断按压蛋蛋一样将疼痛和快感一同给予。再加上被撑开后蛋蛋和乳胶大腿有更多的摩擦面,每一次前进都能明显感觉到大腿正在摩挲,简直就像有人在玩弄我的蛋蛋一样,但那个人现在是我自己。

但是机械完全没有在意这一点,以恒定的速度拖拽着我在线上前进,刚踏上线路的强烈刺激导致短暂失衡让我已经落后于锁链牵引速度,我不得不咬紧牙关加速迈步。但是这样也造成胯下更大的刺激,持续不断的刺激让小兄弟试图再一次挺起,但是锁具坚硬的触感破坏了这份身体本能。

走的……好快,要忍不住了……持续刺激和未关闭的体内玩具,尽管没有勃起但是仍然在将我不断推向顶峰,这种在以往生活中完全未曾体验过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发出淫荡的喘息,乞求机械能暂时放慢速度。

糟糕的事情还远远不止于此,这里温度要比在改造室内炎热的多。不透气的乳胶衣更是大大加重这一炎热感。不只是身体内侧感到炎热,表层皮肤更是像发烧一样。很快热感就变成像是无数小针在刺扎皮肤,若是换在以前我早就拉开拉链脱下衣服,自由的让皮肤裸露在外散去热量。可如今,紧身乳胶衣早已紧紧贴服在每一寸皮肤上化作我的新皮肤,三层紧身乳胶衣作为完美囚笼将热量阻拦在体内无法散出,似乎是感觉到我的焦虑,内层乳胶衣还恰到好处的模拟出浑身是汗的滑腻粘稠感,更是让我既恶心又烦躁。

好难受,好想拉开衣服散热。我徒劳的扭动身体试图散去一些热量,但是这些热量被乳胶衣完全包围就像是直接附着在我的皮肤上一样,又怎会随着我的扭动而散去。

好难受,要高潮了!和纯粹痛苦不同,这样难受的折磨虽然让人感觉身处地狱,却在不断刺激快感。尽管在之前高潮那么多次……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快感已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痛苦,但是机械仍然持续不断的刺激让快感在我身体中积累,直到将我推向下一个高潮。

但是突然间抽插停止了,而放电和挠痒却变得愈发剧烈起来,身体上还被模拟出有人在用手按压小腹的触觉感知。瞬间疼痛刺痒和尿意把我硬生生从高潮的云端砸向寸止的地狱。

“为了保证不因高潮脱力而堵塞交通,同时也是为了提高囚犯在工作时的快感生产,改造索专门规定在移动和单独处于牢房中的时间段内,囚犯将被剥除一切高潮权利”机械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我试图哭泣,扭动身体来抗议这残忍的对待,但是附着在眼睛上的乳胶却阻止了眼泪流出,担运力身体得到的只不过是更强的电击和被成千上万羽毛扫过敏感部位一般的强烈瘙痒,而高潮冲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机械没有急于反抗或者挣扎的权利,只是继续拉着我向前移动。

“你现在看到的区域是放风区,在放风时间段每个囚犯都可以在放风区自由行动。当然必须穿着和自己身份对应的装束。身份每个星期更改一次,其将决定你这个星期的穿着,特权和义务,”此时,在我耳边的声音伴随微弱电流杂音,听起来应该是早已准备的预制录音在我耳边响起“比如那边那头驯鹿就是身份的一种,抽到这个身份的囚犯将在这个星期丧失行走的权利,只能四足着地行动,同时在放风时间需要躲避由宾客或者电脑控制的狼犬,若被捉住则将强制持续玩弄至失神并被送至惩罚室进行惩罚措施,除了鹿以外还有猫狗马猪牛等一系列牲畜身份。”

我强忍着被寸指的痛苦抬起头,将脖子转向那个方向,只见此时那只鹿已经被机械狼玩弄得瘫倒在地,几只机械手将它移至附近地面不知何时打开的一个空洞中,而根据空洞那头影影绰绰的触手来看等待他的恐怕不是欢声笑语

“那边的是骑士和贵妇,这两个身份是很幸运的,因为它们的主人这个星期将不需要参加劳动。代价只是被剥夺自由行动的权利将自己封锁至乳胶真空袋,穿戴者的所有行动将会交给附着在身上的机械调教套装完成,程序能够让穿戴者完美的伪装成优雅的贵妇或是坚定的骑士”

果然,这两个人的行动已经不能归他们自己管理了。虽然录音中并没有明确说明,但是考虑到这两套装备明显有大量的空余空间和改造所的习惯来看,封闭在其中的人恐怕不会太平静。

一个星期轮换一次身份,很有可能我也将会抽取到这些身份,也就是说或许下一次在这里,公开倍机械猎犬强奸或是无法行动被封锁在机械调教服众的就是我……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浑身一激灵。

终于我从金属外墙的一个过道上离开放风区,在狭长过道前进一段路程后一座庞大的机械结构出现在眼前。相比起在创伤区见过的杂乱无章的废弃工厂,这里的机械井井有条,维修良好的精妙机械在最下层支撑起各种稀奇古怪的装置,那些装置都留下了足以容纳人的位置和看上去就很不妙的机械,不消说,显然是为了将人固定起来被机械玩弄,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也将亲身体验。

向上是巨大的集成机械,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大号罐子。透明罐子里装满不明液体,根据颜色不同,似乎一次是牛奶,精液,和尿液。最上方完全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只能隐约看到似乎有个光源在散发出有规律的紫色光线。

那是……熔炉。

那个该死的技术创造了创伤区,那片被超自然扭曲的土地诱惑着每一个接近的人。将它们转化为无法融入人类的遗落者。每一个遗落者都无数次想象过如何摧毁熔炉,而此时其中一个离我如此之近,但我却完全无能为力。

“果然有效”尽管无法监测情绪,但是情感熔炉的产出中明显出现愤怒与绝望和羞耻混合的产物。当检验读数出现在电脑中时科研主管f5嘴角勾起诡计得逞的笑容“虽然在审讯的时候你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现在你的反应可不像是骗人呢,你们果然知道熔炉是什么,科研主管f5申请向总部汇报”

“总部收到,请讲”

“已确认创伤区遗落者中有一部分个体知晓熔炉的功能和外观,建议对其他熔炉进行清查运动以保证情感提供个体中没有混入遗落者”

“你的建议已经记录,现在发送证明证据”

“已发送,同时,我申请将清查运动中发现的个体移交至我管理”

“如果情况属实,允许”

“明白,完毕”

“完毕”

放下话筒的主管忍不住发出“哦呵呵呵”的女王式笑声,通过总部的批准,相信很快就会有更多有趣的试验体加入自己的实验。这让主管心情大好,再一次点开刚才为了工作而暂时退出的直播

此时自己可爱的助手已经被强行套上一身光滑的黑色乳胶衣,来自上方的两条锁链强迫她双手伸直打开,此刻少女正在无助地跪坐在木马上不断夹紧双腿试图让自己不滑下去,木马到面耸立着粗壮的假阳具少女的动作仿佛在自己让自己被假阳具不断抽插。而敏感的腋下和脚心已经被粉红色滚筒状器具占据,从上面细密的毛刷也能看出,一旦启动使用者将会受到何等的折磨,黑色的胶衣也让粘贴在少女身上的粉红色跳蛋愈发显眼,密密麻麻的线路教程在一起表明少女身上的跳蛋多的惊人。不过这些器具目前都尚未开启,几个穿着黑色乳胶衣配合红色女王服饰的调教组成员正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少女。

“要打开了哟”其中一个成员走到机器的控制台前“会非常舒服的,所以不要抵抗,乖乖为我们产生更多的情感吧!”

少女的话语被阻在嘴中的口塞球死死封锁,俏皮的大眼睛此时已经满是泪水,随着表示抗拒的摇头而不断滑落。

“那好吧,副组长单独调教了172号囚犯,算上他的话资源应该采集的差不多了,看在是同事的份上就先放你一马,下不为例哦……”组长走到助手身后似乎是要解开拘束的样子,少女难以置信的抬起头,发现组长确实在帮自己拉开拉链,这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而屏幕后主管却露出了同情的笑容

“才怪”主管从背后拉开胶衣拉链将自己暗藏在手中的小瓶魅药全部倒入,随后,快速将拉链拉回,同时早就在旁边伺机以待的组员一个闪身冲上控制台按下全部启动的按钮。毫无心理准备的少女顿时遭到多重攻击,剧烈的刺激让她双眼上翻灵魂几乎都要飞走了。

“如果最后没有到规定额度的话,剩下的差距将会由调教组的全体成员补齐,那对于作为s的我们可太残忍了,不是吗?”

“所以放过你什么的是完全不可能的,产出只能多不能少”

“而且你这么可爱,就算真的产出超标,也想看看你被玩弄的样子”

“是呀是呀,让后背感受到前辈的关爱,不是这里的一贯传统吗?”

“一边流泪,一边被挠痒挠的狂笑的样子,真是超工口哦!”

“晚饭我们会帮你留的,所以你就放心的在快乐中沉迷吧!”

很多时候有心里准备和没有心理准备是两回事,刚刚放下防备的人是最脆弱的。这种时候突如其来的刺激会产生最大的效果,发现自己中计的少女绝望的挣扎着,眼睁睁的看着调教组成员离去将自己遗留在不断自动运行的调教机器中。

“其实本来抽签决定是我要去来着……但是今天食堂有抹茶蛋糕我是绝对不能放弃的所以只能由你做出牺牲了”博士取出刚从食堂拿来的抹茶蛋糕,一边享受蛋糕的口感,一边观赏自己可爱的助手奋力挣扎的工口场面。

“生活多么美好啊~”

顺便一提,后来助手趁周末把主管偷偷带回家雷普到失神,不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虽然穿着乳胶衣的感觉确实很奇特,但是真的太热了!而且穿的那个过程真的超麻烦的……顺便一提,为了好好写我看了很多其他大佬的相关作品,最近感觉有点肾虚

<<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四至五章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八章 >>
2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Majyo (站长的Stand)

粉黑两站第一届吐槽大赛冠军

3 thoughts on “混乱中的迷思—封闭改造所的故事 第六至七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