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潜入调查神秘教会却被洗脑为新生圣女

潜入调查神秘教会却被洗脑为新生圣女 – 黑沼泽俱乐部

执行者星霖的奇妙体验-所有人都对电磁刃宝贝图谋不轨!系列的第三篇

执行者星霖在咖啡馆沙发座位上无聊地靠坐着,时不时啜饮一口面前空了一大半的奶茶。

镜都的屏障与炉芯这些天高负荷运转,使得周围的气温也上升了不少,星霖顺利成章也换上了清凉的衣服,上衣是粉纱吊带小背心,下身则是一条热裤,脚上是一双系带平底小布鞋和短短的薄棉袜,一副柔柔弱弱的可爱邻家妹妹的模样。但周围人都知道这位镜都的大英雄、海嘉德高级执行者是个在外面到处烧杀抢掠开宝箱的主儿,所以倒也没有人去自讨没趣。

低头看看手中的终端,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星霖端坐起来,回忆起了这次调查任务的细节。

这次任务的目标地点是下城区,一个存在很久的教会,这个教会信奉一个名叫诗蔻娅的女神,应该说,在镜都下城区的相对不那么好的环境下,宗教信仰是被允许的,而这个教会最开始也只是提供心理疏导,为流浪者,鬣狗帮提供生活必需品,收养孤儿的公益服务,在加上这个教会与上城区颇有影响力的麦德琳基金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教会一直被允许进行传教和种种活动。

但是在近期,据下城区的治安长官和线人上报的有关信息,这个教会的影响范围和信徒规模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而镜都安全部却对此知之甚少,再加上有关这个教会的一些匿名举报,分发一些可能有未知成分和效果的“圣水”,甚至部分前往调查的线人,在深入卧底调查了一些时间后纷纷在安全部辞职并加入教会,并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镜都安全部才对此事重视起来,把这事件的危险程度标为S级。

在与此教会有关的麦德琳基金会的掌权者星寰女士进行磋商后,星寰女士表示她也对这个教会的情况知之甚少,只是因为教会确实在援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才投入资金支持。

为了调查这个教会可能存在的犯罪行为,以及至少提高一些能见度,保证至少不发生一些误会,海嘉德派出两名高级执行者参与调查此事。分别是执行者星霖小姐和麦德琳基金会掌权者星寰女士参与此次调查。

星霖终于等到了来客,和约定时间分秒不差,星寰女士出现在了星霖面前。她身着一身透着银色金属光泽的紧身机械修女服,头戴类似材质的兜帽状头巾,黑发的末端和瞳色全都是迷人的酒红色,正是平日里也一成不变的赛博修女打扮,不过,她并没有把那两个骇人的巨大机械重拳带来,以防止把这里的普通客人吓走。

“有劳星霖小姐了,我们这就出发,虽然我和她们并没有太多接触,但是他们也并非坏人,安全部的反应应该是过激了,星霖小姐大可把这次当成一趟出游,由我来指引您完成这次愉快的旅行”星寰微微颔首,向星霖解释道。

星霖回应一个俏皮的微笑“那就请星寰女士带路吧”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咖啡馆,朝着地图标识出发了。

两位按照下城区人的样子乔装打扮后,乘坐一艘通往下城区的飞船,接近目的地时,发现了在一片下城区古老破旧的许多高层和低层建筑杂乱无章分布的建筑区中间的一个不太起眼的白色教堂。

自恃有强大实力的星霖带着星寰女士拉下兜帽直接混入了来教堂参拜的人群中,刚进入教堂,一种奇异的如同磁场一样的感觉笼罩了星霖的身体。

一点点略微不适的感觉从星霖的身体各处传来,仿佛卸下了压力,又仿佛卸下了一层防御。“这教堂有些古怪,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影响教堂里的环境。”星霖小声对星寰女士耳语。

教堂内部,倒是一副正常的景象,最深处是一个白色的大理石雕像,栩栩如生镌刻着一位女人的塑像,她面容庄重圣洁,身穿宽松的长袍,头戴兜帽,左手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右手高举一束十字架形状的火炬,有神的双瞳微微俯视,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在对这个教堂的每个人都施以平等的关注与善意。

星霖目不转睛的抬起头与塑像对视着,出现在这个地方,塑像无疑就是教会的女神诗寇娅了,塑像如此圣洁和善,让星霖心中的疑虑逐渐放下。

塑像最近处的高台上,有十几个人影,远远看上去像是修女,星霖离近点,才看到她们的样子,前排几个修女以跪坐的姿态,低头向前面的女神祈祷着,后排几个则是微微前倾的站姿,另外还有几个修女,则是面向另一面的信徒,有些还在与信徒交谈。

但是,她们的穿着却与星霖对修女的印象有些许不同,虽然在头上是宽松的黑色兜帽形状头纱,脖子下则是各种颜色的领和披肩,往下则并不是肥大的长袍,而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紧紧贴附在她们身上,贴附在胸前的显示出女性的柔美曲线,材质介于乳胶和尼龙之间,既有尼龙的柔软,又有乳胶的厚重和微微光泽,从领子下面一直延伸到脚部,她们好像都没有穿鞋子,而是踩在地板上。一条宽丝带,从她们的前领处开始,往下紧紧勒缚在她们包裹着紧身衣的胴体上,从胸前的深深沟壑穿过,经过小腹,从两腿之间穿过,随后又延伸到后领上。

虽然这套打扮以传统的观念来看很不正经,不过都已经28世纪了,星霖倒也没有感到特别惊讶,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这看起来有些涩涩的衣服,勾起了丝丝性欲,她不由得想象自己穿上这身衣服的样子,覆盖全身的紧身衣虽然一点也不暴露,但是却把整个身体的曲线有如裸体一样显示出来,紧身的衣服带来束缚感和安全感,裸足踩在地板上凉凉的滑腻感觉,走动时丝带与乳沟和私处的摩擦,星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修女们,情不自禁夹紧双腿,蜜穴里也溢出丝丝的液体。

好像注意到有人在盯着这里,高台上的修女缓缓踱步,走了下来,来到星霖面前微微欠身,正要开口询问,旁边的星寰女士就撩开头上的兜帽,吸引了她的目光。

“星寰女士!许久不见,没能提前得知您要光临的消息,有失远迎,还请您恕罪。”修女恭敬地与星寰打起了招呼。

“安娜修女不必见外,这位星霖姑娘是我的一位朋友,对贵教会有所耳闻,心生向往,这不我就带她来看看。”星寰回应道。

星霖也微笑地向安娜修女打招呼,不过脸上挂上了一丝红晕,“心生向往是什么意思,她怎么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呢?不,不可能,她应该只是随口一说,毕竟不能直接把我们要调查的真实目的说出来。”

“那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带这位姑娘进入教堂内室看看吧,我来为星霖姑娘介绍教堂的情况,如果有不周到的地方,就劳烦星寰女士能指点一下了”。安娜修女将星霖带到侧边的一个小门,推开门,随后招呼她们进去。

虽然在外部看到的教堂只是一座并不高大的建筑,但是随着走下楼梯,教堂的地下部分也别有洞天,不时有几个壮实的工人从她们身旁经过。星霖观察着他们,从他们挽气的的袖子和裤管,可以看到里面粗壮的四肢和爆炸性的肌肉,鼓鼓囊囊的把衣服撑起来,甚至在裆部还微微凸起相应的形状。

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安娜修女体贴地解释:“那些都是教会的忠实信徒,因为信仰纯正,受神明大人恩赐,获得了强健的体魄,所以主动来帮助教会扩建工作的。”

星霖将信将疑,她决定继续跟着她们往前走,等一会再调查这些强壮到甚至有些可疑的信徒。
紧接着,修女带着星霖来到一间巨大的更衣室,里面有许多衣架,里面搭着各式各样的修女衣服。

“这些是修女打底服”。星霖仔细端详着眼前的打底服,从脚一直到脖子都是一样的材质和质感,后背开着一个长长的缝,想必是为了方便穿进去,缝的内部则是有一排粘扣,穿上去只要压一压就会粘上,这样从脚到脖子都会被包裹,突然,打底服的内部好像出现了一些小触手,但是随着星霖眨了眨眼,又不见了,甚至连再用手拉一拉都只是普通衣服布料的质感。

再往后则是兜帽和领子,在远处的阳台上,一排丝带被晾在架子上,似乎除了丝带本身,那上面还有其他东西,星霖还想过去,但是安娜修女已经走远了,为了让对方不至于起疑心,她跟了上去。

“接下来请星霖小姐观看神明大人为修女们提供洗礼的仪式。”

星霖进入最内部的一件机关门,门后的景象让她惊呆了。

一个巨大的阿比斯占据了房间的中央,尽管那个阿比斯就是外面教堂正殿的女神的模样,但是由银白色金属和灰黑色粘液组成的巨大身躯,让对灰域体有丰富战斗经验的星霖一下子便辨认出了她的本质。

“女神”虽然仍是外面圣洁端庄的表情,但是在裙摆下的基座上,灰黑色粘液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极为粗长的阳具形状的肉棒,修女们或者跪伏在肉棒前面,以一种极为淫靡的姿势用口腔为这些肉棒服务着,或者鸭子坐背对肉棒,翘起屁股任由肉棒不断的抽插。

这并不是星霖第一次面对阿比斯,但是第一次深入到阿比斯的巢穴内部,周围还是疑似被阿比斯控制的傀儡人类,而且仅有一位队友。

“现在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个阿比斯?诶?”星霖歪过头,小声向旁边的星寰女士求助,
却发现星寰女士早已不知去向。

不仅如此,那位“女神”发现了来客的异常,透着红光的眼睛猛地看向不知所措的星霖,周围的修女也都诡异的齐刷刷看向星霖,随后如同被支配的人偶一样,缓慢地起身包围上来。

被红色眼睛凝视的星霖也一阵恍惚,呆呆地向阿比斯走去,一名白色领带的修女从后面的狂热人群中款款走出,一对机械重拳套也悬浮在她的身边。

“星霖小姐知道了教会的秘密,那就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了,我们需要让她接受主的洗礼,成为为主传播教义的新生圣女”熟悉的声音与武器表明这就是之前消失的星寰。

迷离中的星霖被机械重拳架起,一身伪装成下城区民众的衣物也被撕碎,随后被送到“女神”身下最粗大的一根头部不断滴落着浓黑色液体的阳具面前。周围的修女和强壮的信众也一拥而上,星霖就瘫坐着背对着阳具。随后挺翘的臀部也被托举的推向那根狰狞巨物。

巨物就这样一点一点慢慢被星霖的蜜穴吞没,疼痛与快感让她从恍惚中逐渐清醒。

“唔嗯❤我不可以屈服……只差一点点……用源能结成利刃切断阳具的话……哦~❤”

但是周围的修女和信众看穿了星霖的反抗,她们将两片折射着诡异诱人红色光芒的水晶片塞入了她的蓝色眼睛。眼前的景物也被镜片扭曲成光怪陆离,充满暗示的色欲画面。一端带有巨大阳具的口球也塞进了她的嘴里,让她不得不张开嘴巴忍受着阳具的侵犯,丝丝晶莹口水从口球的边缘溢出,凝结一半的利刃也消散了。

两个巨大的触手从背后抱住星霖的酥胸和大腿根部,也将她束缚在肉壁上,摊平的小脚也被塞入肉壁,肉壁缓慢而不规律的在她的身体上时而轻柔时而迅猛地蠕动着,也连带起上面无力的少女也套弄着蜜穴中的肉棒,时不时还向少女的身体里面注入奇奇怪怪的黑色粘稠液体。

许多细长的触手爬上少女光洁的腹部,从肚脐处不断抽出她因为意识涣散而逸出的源能,还不时在小腹上刻下玄妙的花纹蜷曲内卷的花纹。随后,意识变得恍惚,身体逐渐脱离控制,全身的快感也变的越来越敏感,随着触手的蠕动与阳具的抽插,都能感觉到冲破头顶的爱抚刺激

“呜~❤呜呜~❤咿——❤~啊哈哈~”星霖无力地扭动娇躯想逃脱快感炼狱。但是已经无济于事,修女和信徒虔诚着在周围跪了下来,低声颂唱着,等待圣女的新生,祈祷的颂唱与星霖淫乱的娇喘声混合在一起。

许久。

修女们搀扶着把星霖从肉壁上放下来,摘下她眼中的晶片和嘴里的口球,她依然是一副崩坏的淫靡表情。微张的嘴巴里小舌伸出,不时流出晶莹的液体,蓝色眸子中粉色的桃心变幻着色彩,星星点点的淫液从她的蜜穴滴落在地板上,白色的乳汁也从变大一号的乳房上汩汩流出。

一个嘴部带有一根和之前一样的巨大阳具的黑色丝质面具呈了上来,修女强迫星霖的嘴巴张成O型,随后将阳具塞入,面具也紧紧覆盖在她的脸上,将那淫乱的俏脸封在神秘丝质喑哑的黑色朦胧之下。白色的头巾也戴在白色长发的上面,显得圣洁而美好。之前勾起星霖幻想的紧身修女服也终于得尝所愿,穿在了她的身上,给她从脚尖到颈部的全身带来温润的包裹与拘束,只有私处开了大小各异的三个孔洞。一个白色宽领子戴在她肩部,一条弹性极佳的白色短丝带一头被固定在前领上,随后修女们将丝带紧贴着乳沟和小腹向下拉拽,在接近私处的部位,丝带的内侧则是与紧身修女服相对应的三根长短粗细不同的棒棒,最前面是又细又长尿道棒,中间一根则是巨大的布满粗糙青筋的狰狞二三十厘米长的粗大阳具,后面则是更粗更长的由一颗又一颗拉珠组成的肛塞。

三根棒棒在几十厘米长的弹性丝带被硬拉成一米多长的压力粗暴地塞入星霖的私处三穴中,丝带向后也紧密贴在她的脊背上,最后连在后领,因为巨大的压力丝带深深陷入少女的臀缝,甚至隔着紧身的修女黑丝也能清楚的展示出少女蜜穴的形状和后庭的每一丝褶皱,顺带把三根棒棒压入少女体内。

着装完毕的星霖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她变得同其他修女一样。“女神”满意地低头俯视她新生的“圣女”,忠心的高级仆从。而星霖也乖巧地低头,双腿并拢,双手交叠在腰前,侍立在众修女的最前面。

几天后的深夜,下城区深处的小巷内。
一个身穿紧身服装的“修女”在小巷中缓缓踱步着,白色的头巾领子和丝带在漆黑无光的夜色中显得格格不入,线条柔美的黑丝脚踩在地上,却不染一丝凡尘。

相比身着黑色丝带的普通修女,和粉色丝带的高级修女,白色丝带的“圣女”不仅因为她们的源能亲和体质,可以承受住更深厚的“恩惠”(指更粗更长的棒棒),还承担着传播教义,救济众生的代行者使命。

“修女”突然停住了脚步,三个不怀好意的流浪者从周围的漆黑中缓缓靠近,将她围在中间。

“好骚的妞,身材真tm辣,估计是旁边狗屁教会的的什么修女,穿这么烧的紧身衣,依我看不过是妓女罢了,你大爷们刚从外面回来,赶紧脱光了给爷爽爽”。为首的流浪者挡在“修女”前面。

“修女”没有言语,摘下脸上的黑丝面具,连带着也呲溜拔出口中的巨大阳具,星星点点的晶莹液体也粘连在阳具与嘴巴中间,脱下白色丝带,连带着下体的三根棒棒也一点一点从下体三穴中拔出,随后低头站立,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流浪者目瞪口呆地看着“修女”脱下的淫乱衣物。“果然是个妓女,玩的真花啊!今天必须狠狠地操个痛快”

三个流浪者一拥而上,急不可耐地把肮脏的肉棒挺入“修女”门户大开的嘴穴蜜穴和肛穴。他们还尝试着把“修女”扒光,但是坚韧的黑丝紧身修女服仿佛“修女”的第二层皮肤一样,难以剥落。

“修女”顺从的吸吮着口中的肉棒,快感让流浪者也急促起来,用力抽插,甚至还开始深喉。身后的流浪者也一点一点深入着紧窄的蜜穴,紧窄柔软的内壁在大肉棒的冲击下被强行伸展开,却又紧紧贴住,逐渐变成了男人的形状,骤然收紧了的双穴给流浪者也带来了无比的快感,一下一下又一下❤流浪者粗大的肉棒狂暴侵犯着“修女”,

因为全身都被变得极其敏感,即使是简单的抽插也会让她获得极大的刺激❤,作为全身心的都属于主的“圣女”同时为三位流浪者传播教义带来的满足与快乐,埋藏在星霖潜意识深处对这种滥交的性行为的屈辱与羞耻、被阿比斯和身上淫乱衣物洗脑给与的快感与顺从,以及被调教到无比敏感的三穴带来的性刺激,让修女服内部发情的雌兽更快的配合阳具的抽插加快着这淫乱的交合。滚烫的白浊精液注入淫液四溢的腔道,有些还喷溅到周围的修女服上,星星点点的白色在黑色修女服上格外显眼。

“操,这是什么,啊——!”正当流浪者把肉棒从“修女”体内拔出时,一股浓重的黑色液体从那深邃的腔穴中爬出,缠上了充血的阳物,把它们变得漆黑,还在肉眼可见的壮大着,因长期营养不良而瘦弱的流浪者身体也如同气球般胀大粗壮,还透着如同野兽般的暗色,撑爆了破旧的烂布,肌肉的纹理和青筋显露在外面,

杂鱼般的流浪者瞬间就失去了意识,那黑色的液体给了他们狂暴的力量,却把他们变成了低智的野兽,“修女”踮起脚,抚摸着他们硕大的脑袋,而他们也如同牵线的木偶一样不再言语,迈着机械的步子朝教堂的方向走去,“修女”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清洗干净,又重新塞回到他们本来的位置,起身在无光的小巷中继续向前踱步着…..

几天后的清晨,安全部门口。

一个衣着奇异又魅惑的黑色紧身衣,身材诱人的修女从空港飞船上下来,在路人惊异而又火热的目光中向安全部走去。一条白色丝带从她的两腿之前穿过,随着优雅的猫步不断摩擦着。

安全部接待艰难的吞咽口水,瞪大双眼看着面前的“修女”,结结巴巴的询问“请…请问您有何贵干?”

修女摘下脸上的黑色面具,露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俏丽面孔,微张的小嘴里面不安分的长舌挑动着晶莹的液体,蓝色眸子中间一个粉色心形勾魂夺魄。

“抱歉,我来辞去安全部的职务,我想我找到了人生的真正乐趣所在,恐怕没有时间再忙活这些小事了,再见~”

12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MUFG

调教,洗脑,黑丝,恶堕爱好者

3 thoughts on “潜入调查神秘教会却被洗脑为新生圣女”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