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爱丽丝镣铐陷阱 第四章

爱丽丝镣铐陷阱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当不普通成为大多数的时候,每个人就又普通起来了。

魏月爬进了商场,商场规模很大,金碧辉煌一眼望不到头,不过里面的商铺似乎是专门为她们这种拘束佩戴者量身定制的,因为上面的店铺都标有着:fmljail的标志,不过魏月发现还有的店是:fmljy-r/s标志。

魏月在专用搜索上搜了出来原因,原来是因为fmljail为福漫里监狱,但是是自爱丽丝着手规划起「帝国标准」后,原来只供给监狱的变成了fmljy,这个还挺有来头。

有认为是文化自信使用拼音缩写,有认为看起来像似family的英文,但不管如何,这些人全都没有真正的体验过在fmlijy标准下的衣服。

魏月爬入家有fmljy-r的店,r表示是监狱人员着装,这种店里也基本是无人售货,为什么呢?因为都是去受「帝国标准」监管了!不如说这种店是:帝国直营,值得信赖!

魏月通过自助更衣机器(福漫里在技术飞升后带来的福报,能够快速换脱衣服,不过只在固定的店和授权密钥使用)试了一件,不免怀疑爱丽丝所提出的严格服装管理,是多么不切实际逆天啊。

一件国风袍子,魏月还以为是浴袍,结果看见标签上被表为日常服装的时候,魏月惊掉了下巴,因为这件衣服胸部的布料不能说是少,只能说是镂空的美,一身黄色衣服,好似轻纱一样的短袖在外面,肚兜是实打实的肚兜只护着肚子上下那是没有多一点,下身的话是轻纱短裙,而面料魏月就不好说了,毕竟不知道下一秒能变成什么。而袍子自然不带裤袜,但是因为那两双裤袜和脚套是规定佩戴的,只是变成了肉色,实际上还是被拘束着的。

最好的一点在于,衣服就是衣服,不像s*s夹带私货。

可是,费用是谁来出呢?魏月猛然想到一个问题,只见那自助更衣机器处于友情提醒了她:当前衣服已经被锁定,您已经不可脱下。魏月忍不住说一句:“怎么还带强买强卖的?”可是被口罩口球堵住了嘴,自动更衣机器自动进入了下一步:我该如何付款?来试试看兼职吧!*门已锁上,请您放心!如果不选择或者无力支付将会再次关入监狱。(红色粗字)

魏月此时身无分文,她并不想再去监狱看见轻浮的爱丽丝了,只能匆忙的选择了一个兼职盲盒。

紧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个兼职任务:裸体家政(路费由帝国承担,您的衣服移交给我们保管,同时帝国负责保障您的安全和监视)

啊?什么?裸体家政?脱下衣服?魏月还在茫然间,衣服已经被脱了下来,甚至把刑具都脱了下来,但是唯一没有变的是,嘴上的口罩似乎变成了超厚的48层+口球了,而且腿依然跪着,脚套趋近于透明,魏月低下头发现已经变成正铐了,锁链很短,四肢都有。魏月从下体的摩擦中感觉到了这应该是被穿上贞操带了。

魏月紧接着被运送上了高铁,虽然是帝国买单,但是魏月不能坐着只能跪在作为旁边,就连一个壮汉霸占了魏月位置,魏月连丝毫的声音和动作都发不出来,你要想让魏月阻止,那简直是异想天开。

不过,魏月瞅着那位壮汉,壮汉并没有识别码和信息,难道他没收到「帝国标准」监管吗?那壮汉翘起了二郎腿,瞅了魏月一眼:“哟西,叫魏月啊。要不是今天钱不够,还能再买把钥匙……”魏月顾不上这种单项透明的隐私泄露,只想赶紧逃离,可刚一挪动,手腕就被电击了一下,似乎在阻止着魏月的行动。

呜……魏月只能固定在旁边的座位上,甚至连厕所都去不了,也不用去了,魏月只能安安心心思考着:他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呢?应该是单项隐私吧……也就是说,实际上只有接受「帝国标准」的人有信息查看,还是说同类人只能看自己的,毕竟当时不能看兔子的,也就是说,他比我还高一级吗?钥匙……不会是贞操锁钥匙吧?!不要啊,什么时候这也是可以用金钱能够交易衡量的啊喂。

魏月甩甩头,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似乎这趟高铁上两边窗户一直是黑着的,以及一堆:帝国标准就是好,提升素质大跃进。/孵化地福漫里世界,价格优惠实用无比。/爱丽丝提醒您:如发现挣脱拘束的人,请立刻上报道二仙桥办事处,有概率最高50w奖励……

魏月看的出来,窗户很豪气的装上了电子屏,然后就是日夜不断的播放着广告,有的广告信息有用,有的广告就是顺口溜通畅跟要考研一样,魏月要不是口球挡着,早都背个滚瓜烂熟了。

车还没到站,一个箱子不知不觉的扣在了魏月身上,把她悄悄的挪盖住了,魏月只见眼前一片漆黑。等再睁眼的时候,魏月发现已经到一个家中了。魏月看着箱子前正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戴着一双眼镜,似乎很精明的样子,身高比魏月高了些许,很是强壮,起码顶两个魏月了。说话口气确实没那么友善:“喂,愣着干嘛呢?还不快扫地!”魏月看见了他手上拿了个皮鞭,眼见要挥鞭子,魏月赶紧爬了出来,也不顾自己的身体被看了个精光。

“叭”的一声,电光火石之间男人甩了红鞭子在魏月雪白的屁股上留下来了深的印迹,魏月回头看去,叭的又是一下,魏月疼痛不已,却又因为口罩挡住发不出声。

“这是给你的教训,在这你要听我的。知道不?”

嗯嗯,魏月拼命地点着头,生怕不和他意了。

“好,那你先把碗洗了吧。”男人的手指了过去,魏月抬头望去,地板上居然铺满了指压板,魏月眯着看了一眼男人,男人的拖鞋鞋底很厚,自然没有这个烦恼。

啪的一声,打在了魏月的脊背上。

“还不快去!”

魏月赶紧把膝盖放在了指压板上,要知道脚走在上面都不容易,何况整个大腿摩擦在指压板上,魏月每跪着爬一步就要疼一次,她本想哀嚎,可又被死死的掩盖住了疼痛,魏月拼命地爬着,总算是到了厨房。

与之相比,男人步履匆匆好无疼痛的走了进来,指了指盘子,又把魏月贞操锁上的尿道口用一个管子连接着阀门,阀门上连接着筒和压力表,对魏月说到:“赶紧的,如果用水太多或者是偷懒将会全把臭泔水输进尿道,再给你个差评再连接到嘴里!”说着,就锁上了门,屋里只剩下魏月一个人。

魏月发现,虽然自己跪着但是手铐限制短啊(服务要求和安全考虑),魏月只能把抬着脖子,手尽力的伸在水龙头上,结果手一打滑,开大了!

魏月猛然感觉到自己的尿道正在拼命的输入着东西,让本就不多的膀胱更加捉襟见肘了,魏月赶紧调成了正常,却不慎淋到了水,魏月的手腕立马感觉到了酥酥麻麻的感觉。魏月猜测着电子手铐应该防水,并不是漏电,或许是检测水以为要破坏,可是却没有人关心她们的真正体验,只是一昧的拔高标准罢了。

魏月比以往更小心起来了,哪怕是她几乎看不见水龙头,只能模模糊糊的看着水和盘子,但这足够了,魏月虽然在家不常洗碗,但还是会洗碗的。

魏月的手铐间隙很短,不过链子淋水不怕,所以魏月的基本是一手拿盘子,趁着锁链淋水的时候擦试着盘子,魏月擦了许多个盘子,她已经数不清擦了多少个盘子,被电了多少下了,不过魏月谨慎的克制着,因为似乎有差评这一项,魏月猜想着差评太多不会要返工吧……

终于,把盘子算是洗完了,魏月听见了“滴答”一声,魏月才发现,原来水龙头有个针眼摄像头,把魏月刚才的所有的动作全部被录了下来,而另一边,门也打开了,男人又走了进来,检查了一个个盘子,魏月很担心会不会故意摔碎或者吹毛求疵,但男人却没有这么做。

接着,男人发声到:“扫地看你也没法扫,这样吧,你是拖地的布,我来拖你吧!”说着,男人拿了出来一个分腿杆,示意魏月前半身俯着,把魏月的大腿和手分别连接在了一起,并在贞操锁上做了一个挂钩,又套上了一个和魏月脖子明显小的项圈,也有个挂钩。

魏月感觉到脖子突然被什么拉了起来,后庭也是,魏月似乎想象到了男人正拿着棍子挂在了挂钩上的样子,那自己不就成马了?

由于此时的魏月必须是双膝跪地,所以是撅着屁股的,也就是说,项圈也得强制是拉在一起,男人往前推了推,实际上魏月并不会因为这跟杆子而走。显然男人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是以疼痛驱使着魏月,魏月的手和大腿连在一起,两手腕和两脚踝又相互连接,似乎的确是推着的,不是用魏月的身子在摩擦着。

走出厨房,男人已经拆了指压板,男人推着魏月了一会儿,忽然像是忘了什么,猛然往地上撒了一盆水。魏月很想说: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做会被电麻的。

即使被拉着疼痛魏月也不愿意向前走去,直到一下狠的鞭子毒辣辣打在魏月身上,魏月怯生生的如一条蚯蚓一样爬了过去。因为抬手必动腿,显然魏月没有能力做到四肢悬空撑地,魏月经过水潭的几秒钟,已经被电了数十次,整个人已经被电麻了,以至于魏月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完成任务的。

等魏月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福漫里少女关押区里了,魏月痛恨自己没有坚持到最后可以看一看外面的风光了解世界,魏月看着自己的身上已经换上了露的都是擦边到了极点,不过魏月很好奇,明明这里只能看见少女,互相穿着似乎也不用羞耻吧……直到魏月看见那一条消息:给出中评,惩罚:改为透明裤袜5天(服刑结束后再计算天数,此为提前执行,不计算天数)魏月看见变成透明裤袜上熠熠生辉的蓝色绑带和清晰可见的大腿,又看着服刑结束:29天差点昏厥了过去。

此处无字。

<< 爱丽丝镣铐陷阱 第三章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